三国武力点评(31) -- 单挑中的逃走(6) -- 关文之战(3)-正文-三国武力点评-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三国武力点评(31) -- 单挑中的逃走(6) -- 关文之战(3)

    文丑“心怯”的原因,不外乎这么几个:
    1 文丑意识到关羽武力明显高于自己,虽然也有其他原因,但此为主因;2 文丑意识到战局明显对自己不利,虽然也有其他原因,但此为主因;3 颜良之死给文丑的心理压力问题;虽然也有其他原因,但此为主因;4 心理预期与实际情况的反差问题;虽然也有其他原因,但此为主因;5 以上两种或三种或四种原因兼而有之,难分主次。
    现一一比较究竟哪个解释相对更合理一些。
    1 文丑意识到关羽武力明显高于自己,虽然也有其他原因,但此为主因对这一解释构成不利的是:演义中找不到一处因武力不济而“心怯”或“胆寒”的。
    与此有几分相似的是“料敌不过”。这个措辞在演义中出现过两次。“料敌不过”明确点出了“武力不济”这层意思,却没有“恐惧”这层意思,与“心怯”还是有明显不同。因此,两者不应混为一谈。
    与“心怯”最为贴近的是“胆寒”,这个措辞在94回关兴对越吉时使用过。如果我们认为“心怯”或“胆寒”就意味着武力不济的话,那么就只能判定关兴武力不敌越吉了,而这一判定显然是没有说服力的,因为后来关兴与越吉二次单挑时1合秒斩对手。
    据此,我们似乎可以排除掉“心怯”与武力之间的联系了?
    且慢!有朋友敏锐地指出:关兴对越吉一战 与 文丑对关羽一战,明显不可比!因为关兴所处战局极其不利,而文丑的不利战局因反击张辽、徐晃得手而得到缓解;况且关兴从一开始就“胆寒”、怯战,而文丑开始时却是信心十足地与徐晃接战、然后追击,在关羽突然杀出时也没有怯战,却偏偏在打了两合之后“心怯”。这就是说,关兴一直就怯战,而文丑却是经历了从“不怯战”到“心怯”的转变,因此,关兴怯战的原因可以理解为是战局不利造成的,而文丑怯战的原因却与此不同,也就是说主因不是战局原因。排除了战局原因,那么主因必然是武力原因。
    必须承认,这是一个非常强有力的论证。但是该论证实际上隐含了一个前提 -- 武将单挑逃走只有两个原因:战局和武力,非彼即此。煮酒认为,这一隐含前提是有问题的,因为武将逃走的原因未必只有这两个。上文的3和4也都有可能是造成文丑“心怯”的原因。这一点下文会有评论。另外,上面的论证对於战局原因的排除也显得过於轻率了。
    煮酒以为,这里的战局原因可以进一步细分为总体战局和局部战局。总体战局指曹军与袁军的胜负态势,而局部战局则指文丑与关羽单挑时双方的强弱态势。
    从总体上看,袁军已呈败势,军无战意,虽然文丑依靠个人武力某种程度上挽回了一些败势,但整体战局并未转好,袁军依然士气不坚,如果此时曹军发动总攻,袁军必然难以久持。文丑虽难当“名将”之称,但毕竟久经战阵,对於这种全局的胜败态势还是明白的。此前文丑追晃,意在借助阵斩曹军勇将来稳定军心、打击曹军士气(虽然此举某深不以为然)。此时对方来了强援,自己斩将无望,继续与对方缠战下去,一旦曹军发动总攻,文丑又无法指望部下死战相拒,到那时可就不好脱身了。这是总体战局令文丑心生忧惧而急急逃走的原因。
    从局部来看,文丑也是危机四伏。
    这里我们先要搞清两个问题:(1) 文丑战关羽时是孤身一人还是身后带着所部军马;(2) 如果文丑是孤身一人,那么其所部距离关文交锋处有多远。
    对於第一点,煮酒将有一补充文字予以分析,这里直接使用分析结果:文丑此时确实是孤身一人,原本已杀回的军马没有跟上来。
    至於第二点,原文是:[...... 晃拨马而回。文丑沿河赶来。忽见十余骑军马......] 给人的感觉是文丑追晃时间并不长。加上前文的“文丑背后军马齐到”,煮酒猜测文丑遇关羽并与交锋之处,距离其所部有一段距离,但不远,应该在100米以内吧。
    文丑虽然与己部距离不太远,但在与关羽交锋的那个局部小战场上毕竟是孤身一人。文丑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磐河之战时,文丑在单挑击败公孙瓒后,明明身后有无数军马却不用,非要自己孤身一人杀入瓒军阵内,往来冲突,然后又独战四将;这一次也是他挺身独战,在与徐晃接战30合后其所部才赶来助战。可见文丑经常有脱离其所部孤身作战的情况。文丑此时身后并无一兵一卒,而关羽身后还有十数骑(应该是其亲随,武力也非泛泛,忠诚更是无可怀疑),徐晃也在前面不远处(如果太远的话文丑早就放弃追击了)。虽然那十数人未必会出手,徐晃也未必会回马助战,但这些毕竟是潜在的威胁,文丑不得不防。因此,局部战场的强弱态势,也足可以令文丑心生怯意而慌忙逃走。
    有支持关羽的朋友会说:徐晃在前面不远处以及有可能回来助战,那些在原文中哪里写了?那都是你的臆测。
    煮酒答曰:的确是煮酒的推测。如果我们彻底放弃猜测,完全机械地按照原文理解,那也行 -- 原文是“文丑心怯”而逃,并没有用“败走”或“气力不加”这样表示武力不济的措辞,因此我们无法判定文丑之逃是武力原因。
    煮酒的武力分析原则是“重原文措辞、轻推测想象”,却没有说“禁止推测想象”。在不得不进行推测的时候 -- 比如原文措辞语意含混有歧义的时候,只能进行推测。
    煮酒以为,正是由於原文使用了“心怯”这么个意思含糊的措辞,令我们无法从字面上直接判断出什么是促使文丑逃跑的主要原因,所以才要使用推测和想象。如果原文明确使用了“败走”之类的措辞,而哪位非说是因为战局不利,这种推测才是煮酒所反对的。
    总之,原文写明的东西,我们就要机械地去理解;原文写得含混有歧义的东西,而这个东西对於我们的武力判定又很重要,那么我们只好使用推测和想象。这就是煮酒的“重原文措辞、轻推测想象”原则的核心思想。
    -------------------
    小结一下:文丑既有因武力不济而“心怯”的可能,也完全有可能因为总体战局的不利和局部战场上的危机四伏而心生怯意,而且支持这两种说法的依据都有一定说服力。
    下文将分析另外两种可能造成文丑心怯的原因,并做出最终判定。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