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曹操的功过-正文-三国评论精选-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论曹操的功过

    作者:明心斋
    论坛上常见网友自言崇拜曹操,比之秦始皇毛泽东,更有甚者乃以“汉丞相”自名。更解释说,此“汉丞相”是曹孟德而非诸葛孔明。真是所谓世易时移,黑白颠倒,只恐七十二座疑冢中有人吃吃窃笑也!
    近世颇有学者为曹操翻案,肯定曹操的历史功绩,想把白脸涂成红脸的。这也是所谓矫枉过正,毕竟以前否定曹操的太多,将其历史功绩一笔抹杀,只着眼于他的罪过。然而功是功,过是过,评价一个历史人物,必须功过并论,忽略哪方面都是不对的。
    曹操的历史功绩,现在看来,应该是在东汉末年天下大乱时,扫平北方军阀,统一中国北方,恢复发展生产,使北方人民安居乐业,过上太平生活。这些功绩,表现出曹操卓越的政治军事才能,另外,他博学多才,其诗歌至今流传,又表现出卓越的文学才能。这些功绩和才能聚于曹操一身,自然显现出男子汉大丈夫的非凡魅力,有人因此而喜欢他崇拜他,也算是有道理的。
    曹操对于汉王朝,也是有些贡献的。早年,他是“治世之能臣”,不畏豪强,执法严明,将他的辖区治理得井井有条;领兵打黄巾,虽然有镇压农民起义之嫌,毕竟也是对汉王朝有保全之功;兴兵讨董卓,虽然没有成功,但也是堂堂正义之师。后来迎献帝,迁都许昌,恢复礼乐,使奄奄一息的汉王朝又多活了许多年,这也是有贡献的。曹操因此得意地自比周文王,“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可谓至德矣”。
    如果曹操真的肯做周文王、周公,做伊尹、霍光,那在历史上他就可以称是一个完人了。但是不然,曹操至所以肯留着汉献帝,不是拿他当君王,只是为了“挟天子而令诸侯”,只是为了握一张王牌,方便其发号施令。一旦羽翼丰满,根基稳固,就要取而代之。
    《后汉书献帝纪》中,建安年间曹操每一次升官,范晔都写为“曹操自为……”表面上仍是献帝封的,但曹操想当什么,献帝就得封什么。“三公制”搞腻了,就改为“丞相制”,直到后来封魏公加九锡,最后进封魏王。
    对忠于汉朝的官员,有名望的官员,曹操陆续实施排挤、罢免、屠杀。而那些试图对抗曹操扶保汉室的官员贵族,曹操更是杀得有理,甚至牵连上皇后皇子。
    曹瞒传曰:公遣华歆勒兵入宫收后,后闭户匿壁中。歆坏户发壁,牵后出。帝时与御史大夫郗虑坐,后被发徒跣过,执帝手曰:“不能复相活邪?”帝曰:“我亦不自知命在何时也。”帝谓虑曰:“郗公,天下宁有是邪!”遂将后杀之,完及宗族死者数百人。
    这段帝后之惨状,在京剧《逍遥津》中表现最多,听之凄怆。人说曹操名为汉相,实为汉贼,确是公允之论。曹操对于汉献帝,丝毫没有臣子之节,他在《十二月己亥令》中的侃侃而谈,实在是自欺欺人。
    按《后汉书》的说法,在桓帝灵帝时,“天厌汉德已久”,汉王朝实是到了应该灭亡的地步。仁人君子为了天下苍生,取汉祚而代之,原没有什么过错。张角黄巾起义时,提出的口号就是堂堂正正,“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明确提出要造反,要消灭汉朝,取而代之,他虽然失败了,但死得像个英雄。董卓曹操之流,口头上尊重汉统,以天下为己任,而采取种种卑劣手段,阴谋篡位,这种行径,在人品上实实地不如张角!后来曹操正月死,到十月曹丕就篡了汉,美其名曰:禅让。
    如今人们有许多时尚的观念,像“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云云。在这些理论的引导下,天下事原没有对错之分,只要符合自己的利益就行。所以曹操为了自己的利益,做什么都不算错,能够取得成功就是英雄。
    却不知天下原有公道,古语说:“作茧自缚”,俗语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曹操潜移汉祚,曹丕顺利篡位,应该说是取得成功了。但曹操的不忠不孝,不仁不义,这些品德上的污点竟成了曹氏门风。曹丕一旦即位,首先对付的是自己的兄弟们,刻薄成家,最终削弱了自己的曹氏家族。曹睿开始比曹丕强,但西蜀的诸葛亮死后,他见危机已去,就开始暴露出性格弱点,贪恋酒色,大兴土木,信奉神仙,把汉武帝的金铜仙人也搬了过来,很快就把自己折腾死了。此后曹氏就完了,只等着别人来篡。
    而曹操本人的“成功”经验,在三国成为模范典型。有志之士,竞相效仿。第一个站出来学习的就是司马氏,他们最终得了天下。后来的宋齐梁陈,乃至北周北齐隋唐五代宋,改朝换代玩了多少“禅让”的把戏,干了多少“弑君”的罪行。权臣、军阀们一旦实力足够,就逼主夺宫,如果仅仅是宫廷政变,权力交换也就罢了,但哪一次不是伴随着屠杀和战争?数百年来,有多少文人名士、正直君子和平民百姓死于这些争夺皇位改朝换代的战争中?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曹操可算是这一系列血腥事件的领头雁、带头人,你说戏台给他画白脸冤不冤?
    曹操自己为什么不直接篡汉?《资治通鉴》作者司马光曾有过评论,说是汉朝自董仲舒以来,儒家学说普遍流行,“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一套伦理在社会上占着统治地位,东汉末年仍然是这样。曹家世受汉禄,深蒙国恩,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他不敢公开地直接地篡夺帝位。反对势力经过他数次屠杀,仍然不绝如缕,所以他才有为自己辩白的《十二月己亥令》。近代的袁世凯也号称“窃国大盗”“一代奸雄”,我记得有一则记载说,进入民国后大家剪辫子,袁世凯剃了光头,换了民国服装出来见客,一时竟羞愧难当。曹操不篡汉位,而留给自己儿子,也是为免此羞耳!
    而“听其言,观其行”,曹操在《十二月己亥令》中话说得好听,把自己妆扮成一个大忠臣,可是临死时竟命令建造七十二疑冢,怕人挖他的墓,他要是忠臣,他要是问心无愧,有什么好怕的呢?而其中有几句话最有趣:“孤非徒对诸君说此也,常以语妻妾,皆令深知此意。孤谓之言:‘顾我万年之后,汝曹皆当出嫁,欲令传道我心,使他人皆知之。’”此言可与“分香卖履”之事共参。
    (明心斋 2000年9月6日)
    附:曹操《十二月己亥令》
    魏武故事载公十二月己亥令曰:“孤始举孝廉,年少,自以本非岩穴知名之士,恐为海内人之所见凡愚,欲为一郡守,好作政教,以建立名誉,使世士明知之;故在济南,始除残去秽,平心选举,违迕诸常侍。以为强豪所忿,恐致家祸,故以病还。去官之后,年纪尚少,顾视同岁中,年有五十,未名为老,内自图之,从此却去二十年,待天下清,乃与同岁中始举者等耳。故以四时归乡里,於谯东五十里筑精舍,欲秋夏读书,冬春射猎,求底下之地,欲以泥水自蔽,绝宾客往来之望,然不能得如意。后徵为都尉,迁典军校尉,意遂更欲为国家讨贼立功,欲望封侯作征西将军,然后题墓道言‘汉故征西将军曹侯之墓’,此其志也。而遭值董卓之难,兴举义兵。是时合兵能多得耳,然常自损,不欲多之;所以然者,多兵意盛,与强敌争,倘更为祸始。故汴水之战数千,后还到扬州更募,亦复不过三千人,此其本志有限也。后领兖州,破降黄巾三十万众。又袁术僭号于九江,下皆称臣,名门曰建号门,衣被皆为天子之制,两妇预争为皇后。志计已定,人有劝术使遂即帝位,露布天下,答言‘曹公尚在,未可也’。后孤讨禽其四将,获其人众,遂使术穷亡解沮,发病而死。及至袁绍据河北,兵势强盛,孤自度势,实不敌之,但计投死为国,以义灭身,足垂於后。幸而破绍,枭其二子。又刘表自以为宗室,包藏奸心,乍前乍却,以观世事,据有当州,孤复定之,遂平天下。身为宰相,人臣之贵已极,意望已过矣。今孤言此,若为自大,欲人言尽,故无讳耳。设使国家无有孤,不知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或者人见孤强盛,又性不信天命之事,恐私心相评,言有不逊之志,妄相忖度,每用耿耿。齐桓、晋文所以垂称至今日者,以其兵势广大,犹能奉事周室也。论语云‘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可谓至德矣’,夫能以大事小也。昔乐毅走赵,赵王欲与之图燕,乐毅伏而垂泣,对曰:‘臣事昭王,犹事天王;臣若获戾,放在他国,没世然后已,不忍谋赵之徒隶,况燕后嗣乎!’胡亥之杀蒙恬也,恬曰:‘自吾先人及至子孙,积信於秦三世矣;今臣将兵三十馀万,其势足以背叛,然自知必死而守义者,不敢辱先人之教以忘先王也。’孤每读此二人书,未尝不怆然流涕也。孤祖父以至孤身,皆当亲重之任,可谓见信者矣,以及(子植)〔子桓〕兄弟,过于三世矣。孤非徒对诸君说此也,常以语妻妾,皆令深知此意。孤谓之言:‘顾我万年之后,汝曹皆当出嫁,欲令传道我心,使他人皆知之。’孤此言皆肝鬲之要也。所以勤勤恳恳叙心腹者,见周公有金縢之书以自明,恐人不信之故。然欲孤便尔委捐所典兵众以还执事,归就武平侯国,实不可也。何者?诚恐己离兵为人所祸也。既为子孙计,又己败则国家倾危,是以不得慕虚名而处实祸,此所不得为也。前朝恩封三子为侯,固辞不受,今更欲受之,非欲复以为荣,欲以为外援,为万安计。孤闻介推之避晋封。申胥之逃楚赏,未尝不舍书而叹,有以自省也。奉国威灵,仗钺征伐,推弱以克强,处小而禽大,意之所图,动无违事,心之所虑,何向不济,遂荡平天下,不辱主命,可谓天助汉室,非人力也。然封兼四县,食户三万,何德堪之!江湖未静,不可让位;至于邑土,可得而辞。今上还阳夏、柘、苦三县户二万,但食武平万户,且以分损谤议,少减孤之责也。”
    曹操勾白脸冤不冤?
    曹操有政治、军事、文学诸方面的才能,在东汉末年群雄争斗时颇多建树,统一中国北方的大部分领土,也是有历史功绩的。所以现在很多人喜欢曹操,崇拜曹操,乃至觉得戏台上给曹操勾大白脸不公平,白脸一度被改成了粉脸。
    《三国演义》中曹操的恶行自然不少,但演义作者是“尊刘”的,难免有不少过份的加工。《三国志》中的曹操,因作者陈寿是晋时人,晋承魏祚,难免要多说一些魏的合理性,所以给曹操的好话也不少。这两天我正好读《后汉书》,这是南北朝人写的,感情因素自然要少一些,在《献帝纪》中,我发现曹操的劣迹不少,给他勾白脸,着实不算冤枉。
    且抄几段书来看:
    建安元年辛亥,镇东将军曹操自领司隶校尉,录尚书事。曹操杀侍中台崇、尚书冯硕等。
    九月,太尉杨彪、司空张喜罢。冬十一月丙戌,曹操自为司空,行车骑将军事,百官总己以听。
    五年春正月,车骑将军董承、偏将军王服、越骑校尉种辑受密诏诛曹操,事泄。壬午,曹操杀董承等,夷三族。
    夏六月,罢三公官,置丞相、御史大夫。癸巳,曹操自为丞相。
    壬子,曹操杀太中大夫孔融,夷其族。
    九月庚戌,立皇子熙为济阴王,懿为山阳王,□为济北王,敦为东海王。[一]注[一]山阳公载记曰:“时许靖在巴郡,闻立诸王,曰:‘将欲歙之,必姑张之;将欲夺之,必姑与之。其孟德之谓乎!’”
    夏五月丙申,曹操自立为魏公,加九锡。
    十一月丁卯,曹操杀皇后伏氏,灭其族及二皇子。
    二十一年夏四月甲午,曹操自进号魏王。
    是岁,曹操杀琅邪王熙,国除。[一]注[一]坐谋欲渡江,被诛。
    二十三年春正月甲子,少府耿纪、丞相司直韦晃起兵诛曹操,不克,夷三族。[一]注[一]三辅决录[注]曰:“时有京兆全祎,字德伟,自以代为汉臣,乃发愤,与耿纪、韦晃欲挟天子以攻魏,南援刘备。事败,夷三族。”
    二十五年春正月庚子,魏王曹操薨。子丕袭位。冬十月乙卯,皇帝逊位,魏王丕称天子。
    (此文发表于畅谈三国论坛,是和网友讨论的。)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