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打水浒-正文-三国评论精选-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三国打水浒

    却说自从那天罡地刹108星全部回归天庭之后,这一日,天魁星宋江闲来无事,正在乱逛,忽然见前面有一人,两耳垂肩,双手过膝,正是那皇叔刘备。宋江暗想,世人每说我二人相似,却从未打过交道,左右无事,何不上前接交一二。想到这里,他走上前去,深施一礼,道:“郓城小吏宋江,拜见皇叔。”那刘备也是无事出来散心,恰遇宋江,他也久闻这宋江的名声,听说此人仗义疏财,人称及时雨。当下也还了一礼,道:“不敢不敢。宋义士且莫如此。”两人客套一番,互相打量,那宋江先开口道:“久闻皇叔帐下兵强马壮,有五虎上将,小弟在梁山之日,也曾班门弄斧,胡乱凑过五人。名为五虎,实乃心慕威仪也。”刘备闻言,连忙道:“宋义士说哪里话来,想那水泊梁山五虎八彪,天下谁人不知,岂是备可比。”两人口上谦虚,心内却都是不服。当下宋江便开口道:“左右无事,兄弟们皆觉得筋骨懒散,听闻皇叔昔日曾有髀肉复生之叹,不知可否切磋一二?”刘备一听,正中下怀,便道:“如此甚好。拣日不如撞日,明日此时,你我各率兵马,在此操练如何?”宋江连连答应,当下二人各自回去,整顿兵马不提。
    第二日一早,两人各率三军,对垒沙场。刘备拱手道:“宋义士,还望指教。”宋江抱拳答礼:“皇叔何必过谦。”两人也不多说,各回本阵。刘备便问麾下众将道:“你们哪个先去打这头阵?”张飞正要开口,忽听关羽道:“大哥,这头阵让小弟来吧。”张飞见是二哥,不敢多说。关羽提青龙刀,跨赤兔马,来到阵前。手托须髯,点指唤道:“关某在此,何人来战?”
    梁山众将见是关羽出战,个个摩拳擦掌,都想与这武圣一战。忽听一人道:“哥哥,且让小弟出马。”宋江一看,却是大刀关胜。宋江大喜,这二人正是对手,便点头道:“贤弟多加小心。”关胜点头答应,一马上前,拱手道:“先祖在上,后辈关胜,特来领教。”关羽见来将相貌,又自称后辈,便知是自己子裔,当下微微点头,两人挥刀战在一处。他二人这一交手,刹是好看,一般的青巾赤面,五缕长髯,青龙刀,赤兔马。只见四个臂膊腾挪,八个马蹄翻飞。转眼之间,五十几个回合不分胜负。却说关羽边战边想,此人乃是自己后裔,无论是胜是败,都有损自己名声,却要如何处置才好,那壁厢关胜却是同样想法,两人又战了十几个回合,两人眼光一对,不约而同的拨马便走,各自回阵。关羽道:“大哥,此人乃是云长后裔,刀马纯熟,除用拖刀计,无以胜之。无奈他也知道此招,故此不来追赶。”关胜对宋江也是如此说法,宋江便提声叫道:“皇叔,这第一阵算和可好?”刘备连连点头,道:“如此甚好。”。
    那张飞早就心痒难熬,见关羽无功而返,也不向刘备请战,一马冲出,大叫道:“燕人张翼德在此,谁敢与俺大战三百回合?”只听得对面阵上一声鼓响,一将飞马冲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掌中端一条丈八蛇矛,正是那八十万禁军教头豹子头林冲。原来这林冲在山上有个绰号叫做小张飞,故此见张飞出战,便向宋江请战。张飞见来人也是蛇矛,不禁大笑起来,道:“有趣有趣,俺老张今天倒要看看谁高谁低。”说罢两人站在一处。这两人一搭上手,跟刚才又有所不同,林冲胯下乃是一匹黄骠马,张飞却是一匹乌骓,只见一黄一黑两马团团盘旋,马上二人俱是环眼圆睁,怒目而视,恨不得一口水平吞了对方。张飞杀得性起,蛇矛俱是进手招数,猛打猛砸,林冲接了数矛,觉得有些吃力,知道自己臂力略输一筹,当下蛇矛招式一变,由刚转柔,来个以巧破千斤,二人斗到间深处,林冲猛得卖了一个破绽,张飞一矛扫来,林冲在马上一个蹬里藏身,从马侧一矛刺出,张飞不及躲闪,被矛头在右肩扫了一下,他知道林冲手下留情,一张脸不禁涨得通红,好在他脸色本黑,也看不出来。当下大叫一声:“好武艺,老张不及你。”打马回归本队。梁山众兵卒暴雷也似的喝了一声采:“林头领好本事。”林冲马上抱拳,朝着对阵道:“承让。”言罢转身归队,把个宋江喜的不亦乐乎。
    刘备眼见己方输了一阵,脸上有些挂不住,当下目视赵云道:“哪位将军出马,挽回这一阵。”赵云知道刘备心意,当下便道:“子龙愿往。”说罢跃马挺枪,来到阵前高喝道:“常山赵子龙在此,哪个敢来?”宋江见是赵云,不由得心下惴惴,道:“这赵云昔日在长坂坡百万军中杀了个七进七出,委实勇不可当啊。”话音未落,只听一人高叫道:“哥哥何必长他人威风,灭自己锐气。看小弟擒他。”众人看时,却是双枪将董平。这董平在梁山满山皆呼董一撞,最是勇猛。宋江见是董平,忙道:“董将军多加小心。”董平一摆手道:“哥哥放心。”右手枪一举,双腿一夹胯下马,来到阵前。赵云见对阵撞出一将,风流倜傥,不敢怠慢,问道:“来将何人?”董平一挥手中枪,身后军卒呼啦拉竖起两面大旗,上写“英雄双枪将,风流万户侯。”董平大笑道:“我乃梁山上将,双枪将董平便是。你可是常山赵云?”赵云点头道:“正是,请。”董平也不答话,右手枪一摆,唰的就是一枪,赵云催马闪过,一枪刺了回去。他二人这一交手,又是一种打法,两人招数都是层出不穷,以快打快,把两军的将士看的是眼花缭乱,目瞪口呆。竟连喝彩都忘了。关羽在刘备身边捻髯观看,暗赞赵云枪法出众,真个是滴水不漏。那边林冲,呼延灼等人也是指指点点,评论二人的枪法。他二人马打盘旋,越打越快,一顿饭功夫,已各自换了数套枪法,打了一百多合。赵云见久战不下董平,心中焦躁,心道自己这边已输了一场,就是这场打平,仍然不敌对方,想到这里,枪招再变,一枪慢似一枪。董平本来越打越是心惊,不曾想对手枪法如此高妙,突见赵云枪法渐慢,不由得暗喜,连忙枪下加紧,再战数合,赵云拨马便走,董平不及多想,拨马便追,却见赵云猛一回身,阴阳一合把,那杆枪快似闪电一般,转眼之间,斗大的枪缨已刺到董平面前。董平大惊,低头急闪,只觉得头顶一震,头盔被赵云一枪挑落。当下羞愧满面,落荒回归本阵。张飞在阵后大叫:“四弟好本领!”众军卒此时才想起喝彩,赵云阵前收枪凝立,抱拳团团答谢。众人见他风度如此,彩声更是不绝。
    董平归队,却恼了双鞭呼延灼,他提鞭在手,整乌金盔,理油铁铠,一催胯下乌骓,叫道:“赵云休走,看某家前来战你。”赵云尚未答话,却见背后一骑飞出,马上一人,白袍银甲,正是西凉马超。马超叫道:“子龙少歇,此人交于小弟。”赵云虽胜,却也已疲累异常,当下拨马回阵。为马超观战。却说呼延灼见对阵一将冲出,白马长枪,银盔素铠,当真是一表人才。不由得暗叹刘备手下人才济济。当下便道:“吾乃大将呼延灼,你是何人?”马超高叫道:“吾乃刘皇叔帐下锦马超是也。”说罢一枪刺出,呼延灼右手鞭将枪招一封,左手鞭一鞭打了过去。他二人战在一处,一黑一白,真好像走马灯相似。战了约四五十合,鞭短枪长,呼延灼有些吃亏,渐渐落了下风。他趁着二马错镫之际,手起一鞭,向马超背后打去。不料马超手疾眼快,举枪一挡,这一鞭正打在枪杆之上,两人都是震的手臂发麻。马超顺势带上枪,暗引打将铜锤,就在呼延灼马刚刚兜回来的时候,手挽铜锤,一锤飞出。呼延灼不想马超还有这一手,猝不及防之下,铜锤已到跟前,他尽力一扭腰,那铜锤擦着他的腰间飞了过去,他在马上一栽歪,险些落马。他是马上大将,虽未受伤,却是输了一招,当下施礼道:“马将军好武艺,我甘拜下风。”说罢打马回归本阵。这一下,反是刘备这方胜出一阵。众将都是心中高兴。
    却说呼延灼回到阵上,宋江还未开言,旁边恼了霹雳火秦明。他是个火爆性子,从刚才就一直跃跃欲试,却被宋江一直拦住,怕他性子急躁,此时他见呼延灼败回,心头早已怒不可遏,一催胯下马,舞动掌中狼牙棒,一马来到阵前,高声叫阵:“霹雳火在此,哪个不怕死的上来。”刘备阵中五虎将还有黄忠未曾出马,他正要上前,却被魏延抢上一步道:“老将军,杀鸡焉用牛刀,此人交给小将就行了。”却原来魏延自从在长沙同黄忠一起跟了刘备,五虎将却封了黄忠,没有他魏延的份儿,他一直不服不忿,此时便要抢功。刘备见赵云马超连胜两阵,心中自是高兴,便点头让魏延出阵。魏延一挥手中大刀,高喝道:“对面来将,可识得魏延魏文长么!”秦明早已等的不耐烦了,哪里听魏延罗嗦,二话不说,兜头就是一狼牙棒,魏延不料对方说打就打,连忙舞刀招架。秦明一棒正打在刀杆上,把个魏延震的双臂发麻。魏延不敢大意,抖擞精神,跟秦明战在一处。黄忠在阵后观战,见秦明棒法纯熟,魏延堪堪抵住,便对刘备说道:“主公,不如我暗助文长一箭,再胜了此阵,我们今日便是胜局了。”刘备点头称是,道:“老将军点到为止,只分胜败即可,且莫伤了两家和气。”黄忠点头应允。便踅马上前,目不转睛的观阵,等待机会。
    那梁山众将在后观阵,见秦明渐占上风,都是心头高兴。其中小李广花荣因为秦明是他妹夫,更是关心,他忽然见对面阵上一匹马上端坐一位老将,背后一张雕弓,肋下一壶箭矢,手中一柄金背大砍刀,须发皆白,威风凛凛。他心中一动,连忙擎下背后的泥金鹊画细弓,眼睛不看秦魏二人,而是紧紧盯着对面的黄忠。却说魏延咬紧牙关,跟秦明又战了数合,只觉得刀法渐渐施展不开。再看秦明却是越战越勇,他万般无奈之下,兜转马头,便要败回本阵。黄忠见魏延败回,伸手到走兽壶中拽出三支箭矢,飕飕飕三支连珠箭发,朝着秦明射来。花荣早已准备多时,当下高叫一声:“休放冷箭。”弓开如满月,箭去似流星,唰唰唰也是三箭连发。只见三支箭都对准了黄忠射出的三箭而去,六支箭在空中一一相碰,落于尘埃。两旁的军士看的一个个呆若木鸡,就连鼓手都忘了敲鼓。秦明见状,也不去追赶魏延,勒马回归本阵。
    黄忠见自己的三箭都被花荣射掉,颇为不服。便开口对花荣道:“前面五场,除去第一场平手,剩下四场双方都是两胜两败。你我再比一场,三箭定输赢,如何?”花荣年少气盛,又自负弓箭天下无双,自是来者不拒。当下点头答应。两人各留了三支箭在壶中。浑身上下收拾利索。两匹马相距大概三百余步。双方军士都是凝神屏气,看这一场比箭。只见花荣化落落一马跑来,左手如端泰山,右手如抱婴儿,瞄准了黄忠一箭射来,黄忠在马上一扭身子,将这一箭避了开去。二马一错镫,花荣扭转身子,抬手就是一箭。黄忠却恰似身后长了眼睛,在鞍上一伏身子,又避了开去。不料他刚刚起身,花荣的第三箭又已射到。原来花荣早已料到前两箭都射不中黄忠,是以这第三箭才用足了全力。眼见黄忠避无可避,不料黄忠擎出弓来,看准弓箭来势,在那箭上一拨,那箭滴溜溜的掉下地去。这三箭好似电光火石一般,直到第三箭落地,旁观众人这一声“好”才叫了出来。
    黄忠兜回马来,见此时花荣已是手无寸铁,便等花荣的马也兜转回来,三箭连珠箭发,却是瞄准了花荣的上中下三路射去。只见得弓开如秋月行天,箭去似流星坠地,三支箭几无先后,分射花荣。好花荣,不慌不忙,叫声:“来得好。”一个蹬里藏身,右脚离镫,整个身体便如挂在马侧一般。黄忠的第三箭取势甚低,几乎是贴着马背飞了过去。众军士又是一身震天价的喝彩。赞这三箭射的漂亮,躲的精彩。两马交错而过,花荣一个翻身,跃上马背,手中却多了一箭。原来他刚才蹬里藏身之际,借机将地上之箭拣了起来。这箭正是适才他射黄忠的第三箭,被黄忠拨到地上。花荣心想如此便没有违了三箭之约,他一箭在手,回身觑的分明,恰逢黄忠的马将转未转之际,一箭射了出去。那箭去的好快,转眼便到了黄忠近前。黄忠身子猛的后仰,平躺在马背上,只靠双腿的力量夹住马,空出的右手一把将箭杆抓住,然后腰上一用力,坐起身来。瞄准花荣后心,一箭射来。花荣要显本事,见那箭来的力道不劲,竟是不躲不闪,反而在马上微微站起,用后心去迎那来箭,只听的当啷一声,那支箭正射到护心宝镜上,斜飞了开去。待得花荣再次兜转马头,两人相视大笑,英雄惜英雄,好汉识好汉,各自都起了惺惺之心。当下两人各归本队。
    宋江和刘备见双方不分胜负,也乐得不伤和气,一番客气之后,各自收队。这番大战就此收场,成了一段佳话。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