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话曹操-正文-三国评论精选-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把酒话曹操

    曹操,一个英语发音很可笑的名字,象个孩子的乳名,也许他永远都是一个任性的孩子吧。这个孩子控制过一个时代的半个中国。他是英雄?还是恶魔呢?
    我不知道。
    因为我不知道英雄究竟该怎样定义?
    你说成吉思汗和郭靖谁是英雄?什么?你说前者杀戮太重,可知一将功成万骨枯,几人能免俗?好杀如项羽,一样得到后世“鬼雄”之誉。
    也许,他们都是英雄吧,可惜郭靖是虚构的,正统文人如金庸,心有千千结,跳出来呵斥执政者,过瘾,可惜是小说,意淫。
    还说曹操吧,我一向很喜欢的人物,但不否认他的缺陷和不足。豪迈,残忍,性情,狡诈,这正是一个丰满的曹操——出身爆发新贵,受了太监的荫泽,自然被脑满肠肥,酒山肉海的世族鄙视,于是,他注定做不了良臣,而要一辈子与世家,传统,朋友,甚至自己作战,为此头痛不已。
    那个四世三公鼻息吹虹的时代,他不可能最终胜利,因为他和诸葛一样——不得其时,惜哉。
    诸葛:同时代另一个伟大的人物——孔明,走的是最纯净,最中国的文人道路,因此无人不佩服;曹操走的是另一条路,他在这条路上无比孤独,因为他身前身后的同行者,多半是纯正职业的小人和屠夫。
    他杀了沮授,那条真正的河北汉子;他侮辱了献帝,那个聪慧薄命的末代帝王;他望着长江水,看了一下水里的月亮,江那边是他一辈子的死敌,和最尊敬的敌人——刘备。
    这样的时刻,他很想流泪,然而,他没有我这样脆弱,他改成仰天大笑,横戈颂诗了,“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诗歌的大气磅礴,我五体投地。亘古罕有人能比,窃以为。因为,别的诗人都不是身体力行者,只是冷闲派或风月派。
    于是,江水也因为他眼中的豪情,火一样烧起来了。
    真的烧起来了。
    梦破的一场大火。火光中,周瑜英姿俊琅,年少轻狂。
    此后的曹操,没有重导袁绍一溃千里的覆辙,而是厉兵秣马,重整河山了,仅此一点,足够厉害。
    可惜,他老了。
    作为文人的任何人,老了都会那样,偏执。拒绝刘晔,笑话司马,折了妙才,三分了天下。
    想起另一个人,不敢冒犯。但很象阿。
    他也许早该把眼睛,从江水望的更远,看看更无垠的大海洋,彼岸大陆千年以后,奔驰的马刺和牛仔裤包裹的,尽是这样膜拜的疯狂。
    而他生活的大陆,神之洲中央,文人的事业——庙堂之高则宣循规蹈矩,祖宗之大,庙堂之远则云命之所在,人不得强。呵呵,哈哈,曹操,你这永远的叛逆————岂不知顺天者逸,逆天者劳。
    没关系,他死了。遗言凄凉感性,遗产被儿子鲸吞——连老爹的女人都要。
    这样的德行,还会有什么伟大的延续?
    于是,这个家族更有了被诟病的资本。埋在地下,也不许你安生。奸雄,最高的评价;不高兴的话,来的去的撇撇嘴,你就顶着白脸,遗臭万年吧。
    可惜,滔滔骂声没有倾注的标点————这人,连个准坟地都找不到。
    一年又一年,青草露珠,花开花谢,牧童白了胡子,箭头腐烂成铁锈。
    摘下草叶,吹出颤音,前朝的古韵,你还记得吗?
    古人作事无巨细,寂寞豪华皆有意;书生轻议冢中人,冢中笑尔书生气!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