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之名将-----于禁-正文-三国评论精选-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魏之名将-----于禁

    于禁,在演义中首次出场是曹操招兵买马时,“又有一将引军数百人,来投曹操:乃泰山巨平人,姓于,名禁,字文则。操见其人弓马熟娴,武艺出众,命为点军司马。”
    当时他的地位与李典乐进吕虔等类似,次于夏侯与曹家兄弟。
    在曹操突击徐州时,他与夏侯敦、恶来一起作为前锋——可以说是骁勇善战的表现吧。
    后来在历次与吕布或者其他军阀混战中,于禁都会出现。大多情况下是诸如:“忽然两彪人马杀出,左有于禁,右有谁谁”这样凑数的。与吕布的濮阳会战,于禁出过一个主意说“袭其西寨”,那次也就引出了恶来著名的“五步乃呼我”的故事。
    在曹操徐州围城时,刘备来援救,有如下场景:
    “寨内一声鼓响,马军步军,如潮似浪,拥将出来。当头一员大将,乃是于禁,勒马大叫:“何处狂徒!往那里去!”张飞见了,更不打话,直取于禁。两马相交,战到数合,玄德掣双股剑麾兵大进,于禁败走。张飞当前追杀,直到徐州城下。”
    注意,能享受被刘备张飞夹攻的人,一共只有三个:吕布,张任,还有就是于禁。
    在宛城之战,著名的战事发生:
    曹操被张绣偷袭,恶来战死,全军溃退。夏侯敦所部青州军下乡劫掠,被于禁沿路杀掉。张绣军到,于禁率先出战,身先士卒,大破张绣。本来一次彻底的完败居然有个好结局。
    演义和三国志里,关于这段都有精彩描写:
    绣复叛,太祖与战不利,军败,还舞阴。是时军乱,各间行求太祖,禁独勒所将数百人,且战且引,虽有死伤不相离。虏追稍缓,禁徐整行队,鸣鼓而还。未至太祖所,道见十余人被创裸走,禁问其故,曰:“为青州兵所劫。”初,黄巾降,号青州兵,太祖宽之。故敢因缘为略。禁怒,令其众曰:“青州兵同属曹公,而还为贼乎!”乃讨之,数之以罪。青州兵遽走诣太祖自诉。禁既至,先立营垒,不时谒太祖。或谓禁:“青州兵已诉君矣,宜促诣公辨之。”禁曰:“今贼在后,追至无时,不先为备,何以待敌?且公聪明,谮诉何缘!”徐凿堑安营讫,乃入谒,具陈其状。太祖悦,谓禁曰:“淯水之难,吾其急也,将军在乱能整,讨暴坚垒,有不可动之节,虽古名将,何以加之!”
    绝对是将才之举。冷静。
    后来历次军事行为,于禁都多少参与了。在赤壁还当了水军总督——代替蔡张那两个死鬼的——但成效大家都知道了。
    实际上在历史上,于禁的战绩是与张合张辽等并列而毫不逊色的。三国志上说:
    "及太祖领兖州,禁与其党俱诣为都伯,属将军王朗。朗异之,荐禁才任大将军。"才任大将军,那是把他拔到了足以左右一个国家军事才能的高度了。
    在与河北军作战中,战绩则:
    太祖初征袁绍,绍兵盛,禁愿为先登。太祖壮之,乃选步骑二千人,使禁将,守延津以拒绍,太祖引军还官渡。刘备以徐州叛,太沮东征之。绍攻禁,禁坚守,绍不能拔。复与乐进等将步骑五千,击绍别营,从延津西南缘河至汲、获嘉二县,焚烧保聚三十余屯,斩首获生各数千,降绍将何茂、王摩等二十余人。太祖复使禁别将屯原武,击绍别营于杜氏津,破之。迁裨将军,后从还官渡。太祖与绍连营,起土山相对。绍射营中,士卒多死伤,军中惧。禁督守土山,力战,气益奋。
    注意此处,曹操在许都时,官渡行营总指挥即是于禁。这个责任可是关系到大局的。而于禁以两千军拒河北军十万,可见其胆略。
    而于禁的为人则:
    太祖每征伐,咸递行为军锋,还为后拒;而禁持军严整,得贼财物,无所私入,由是赏赐特重。然以法御下,不甚得士众心。太祖常恨朱灵,欲夺其营。以禁有威重,遣禁将数十骑,赍令书,径诣灵营夺其军,灵及其部众莫敢动;乃以灵为禁部下督,众皆震服,其见惮如此。迁左将军,假节钺,分邑五百户,封一子列侯。
    很厉害。曹操“亦惮之”,可见他真的是个严肃威武的人。不象曹洪那样暴发户土财主脾气——曹洪在定军山战役前夕居然还在汉中搞很淫乱的PARTY,服了他——而于禁则是如此标准的一个军人。而且整军有方——做先锋和后军都是要求严格的。
    可以说,老罗对于禁描写的力度是不够的。以至于到了关羽逼近许昌曹操想迁都时,派遣于禁去抵御关羽被认为是不可理解的——实际上,夏侯敦生病,张辽在合肥,张合在长安,曹仁被困,当时曹操能派的够档次的大将一共也只有于禁和徐晃了。
    论将才,于禁与徐晃难分上下。但是于禁与曹操是三十年的兄弟。
    于禁,时任左将军。就这样背负着三十年友情出征了。
    大雨。水淹七军。一场大雨成就关羽千年英名。
    于禁肉袒出降。
    我想那天,灰色的阴云下,于禁伫立在堤坝上任大雨吹打。看见七军将士在水中翻滚呼号看见远方那树立的关字大旗,回首三十年前尘如梦,他在想些什么?
    曹操说:“吾知禁三十年,何意临危处难,反不及庞邪!” 那是伤透了心了。
    于禁归来后,须发皓白。
    想象在荆州土牢中被关押的样子——讽刺的是,他是由吕蒙送回来的。
    想象一下那场景:
    于禁坐在牢中。有人开门 :于将军,我等奉吕将军之命送你回许都。
    于禁蹒跚的步行而出。吴军将士们看见这昔日的劲敌今日的囚徒,窃窃私语不休,偶尔爆发出嘲讽的大笑。
    对一个老人来说,这是羞耻。绝大的羞耻。
    而天没有给他一个好的收场。曹丕没有放过他。连死都让他死得很屈辱。
    于禁是羞愤而死的。
    他的死比任何人都痛苦。因为他是眼看着一代大名陡然间在一场大雨中灰飞烟灭的。
    那一夜的大雨成就了很多人也葬送了很多人——那是三十年的英名。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