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曹刘汉中战-正文-三国评论精选-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论曹刘汉中战

    作者:生如过客
    曹操刘备会战汉中是关乎蜀汉政权存在与否的一次大战。对于如此重要的战争,史书中的记载不仅很少,而且分散多处。为了充分了解这次战争,不才试作论述。
    汉中大战始于建安二十年,直至建安二十四年,历时四年。
    先说下汉中的地理形势。汉中处于关中平原和成都平原之间,是中国西部的战略要地。在中国历史上,南北割据对峙时,通常是,当汉中地区为南方势力所控制时,双方以秦岭为界;当汉中地区为北方势力所控制时,南方只能凭大巴山险要以作抵抗。
    汉中作为南北双方的一个中间地带,它夹在关中与四川之间。关中为北方地区的上游,秦岭为关中的南面屏障;四川为南方地区的上游,大巴山脉为四川的北面屏障。汉中就夹在秦岭和大巴山之间。
    形成汉中地位的地形主要是秦岭和大巴山脉。两列山脉平行耸立,东西横亘,将中国地势第二级阶梯截断成差异明显的南北两部分。秦岭西抵陇山,东连熊耳山、伏牛山;大巴山延绵于川、陕、鄂边境,与武当山、荆山、巫山等山相连。一般称任河以西为米仓山,以东为大山。秦岭高峻险拔,足以为关中南面屏障;大巴山浑厚绵长,足以为四川北面屏障。几条谷道穿越山岭,成为南北通行的孔道。
    秦岭东端有武关,西端有散关,另有三条谷道穿越秦岭中部,可为汉中与关中之间的通道。它们是褒斜道、傥骆道、子午道。
    褒斜道南口曰褒谷,在今陕西褒城北十里,北口曰斜谷,在今陕西郿县西南三十里,谷道全长四百七十里。战国时,司马错攻蜀,即由此道进兵。
    褒斜道主要是沿褒水和斜水河谷而行。河谷深险,悬崖壁立,通行不易。故历代多治栈道于褒斜道。秦治栈道于褒斜,以通汉中、巴蜀。刘邦就封南郑时曾烧毁;后又予以修复。诸葛亮第一次北伐失利退兵时,赵云又烧毁一段;诸葛亮最后一次北伐兵出斜谷,又曾修复;诸葛亮死后,又被魏延烧断。此后或修或毁,增损不定。
    傥骆道南口曰傥谷,在今陕西洋县北三十里,北口曰骆谷,在今陕西周至县西南一百二十里,谷道全长四百二十里。其中越秦岭主峰一段,盘山路曲折回旋八十余里,共八十四盘,行军不易,易受阻塞。唐武德年间,复开傥骆道,以通汉中、巴蜀。唐后期,关中变故频仍,唐帝每幸汉中、巴蜀以避难,骆谷道是其往来通道之一。五代后,骆谷亦渐荒废。
    子午道南口曰午谷,在今陕西洋县东一百六十里,北口曰子谷,在长安南百里处,谷道全长六百六十里。王莽时修通子午道,东汉时废子午道而通褒斜道。
    三条谷道连通关中与汉中。但以秦岭之高峻,每条谷道都曲折回旋,幽深险峻,不利于人力物力的大规模运动,尤其不利于粮草补给的运输。曹操在争汉中而未得后多次感叹“南郑直为天狱,中斜谷道为五百里石穴耳。” [ 注:《资治通鉴》卷七十 魏纪二 ] 利用这些谷道出奇兵还可以,大规模进兵则不利。南北交争之际,多以散关为要冲。 汉中与四川之间的通道有二:金牛道和米仓道。金牛道北起陕西勉县,南至剑阁之大剑关口,中间越最高峰曰朝天岭,剑阁为其南端咽喉。金牛道最早为秦惠王伐蜀所开,其后,钟会攻蜀汉、尉迟迥取梁益州、郭崇韬攻前蜀、北宋平后蜀、蒙古攻南宋,都曾由此进兵。
    米仓道以越米仓山而得名。自南郑向南循山岭经喜神坝、渡巴峪关,越山岭之后沿南江河谷至巴中,是为米仓道。由汉中入三巴,此为捷径。
    就汉中与四川的关系而言,因四川的重心在成都,故自金牛道进军要比米仓道捷近;若是南北对峙之际,四川与东南相连,则由米仓道进军,入三巴,趋重庆,可威胁四川与东南的交通线。 这样,处在两个上游地区之间的汉中所体现着的南北利害关系的胶着程度远非淮河所能比拟。淮河南北尚有广阔的地域可作回旋,汉中地区则完全没有回旋余地;南北双方在淮河一线一时的得失不足以产生决定性的影响,在汉中地区一时的得失即足以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在南北对峙的形势下,汉中对于南方的意义比起对于北方的意义来要重大些。这一方面是由于嘉陵江和汉水的原因,汉中与南方的联系更密切,另一方面是秦岭之险峻比大巴山更甚。自汉中越秦岭北进较难,越大巴山南进却较易。双方以秦岭为界,可共享秦岭之险;若以大巴山为前沿,则地理上的优势在北方。
    (以上引自饶胜文所著《布局天下:中国古代军事地理大势》)
    我们对汉中的地理形势有了一定的了解,有助于我们理解曹刘汉中大战的几个战略转折。汉中大战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建安二十年至建安二十二年,这一阶段曹操势力占有汉中,并且向巴郡方向进攻,曹操势力方面由张郃组织进攻,刘备势力方面由张飞组织防御。第二阶段是建安二十二年至建安二十四年,这一阶段刘备势力进攻汉中,由刘备亲自组织进攻,曹操势力占据汉中,由夏侯渊、张合防御。第三阶段是建安二十四年三月至建安二十四年五月,这一阶段曹操势力自长安进攻汉中,由曹操亲自组织进攻,刘备势力占据汉中,由刘备亲自组织防御。
    对于第一阶段,《三国志》中记载:
    建安二十年,“曹公使夏侯渊、张郃屯汉中,数数犯暴巴界。先主令张飞进兵宕渠,与郃等战於瓦口,破郃等,收兵还南。”(先主传第二)。
    “会鲁降,汉中平,以渊行都护将军,督张郃、徐晃等平巴郡。太祖还鄴,留渊守汉中,即拜渊征西将军。”(诸夏曹传第九)。
    “太祖还,留郃与夏侯渊等守汉中,拒刘备。郃别督诸军,降巴东、巴西二郡,徙其民於汉中。进军宕渠,为备将张飞所拒,引还南郑。”(张乐于张徐传第十七)
    “曹公破张鲁,留夏侯渊、张郃守汉川。郃别督诸军下巴西,欲徙其民於汉中,进军宕渠、蒙头、荡石,与飞相拒五十馀日。飞率精卒万馀人,从他道邀郃军交战,山道迮狭,前后不得相救,飞遂破郃。郃弃马缘山,独与麾下十馀人从问道退,引军还南郑,巴土获安。”(关张马黄赵传第六)
    通过这些记载,我们已经可以粗略的勾画出汉中大战第一阶段的过程。自张鲁降曹后,曹操委派夏侯渊、张郃以汉中郡为进攻基地,向巴郡方向进攻,由张郃率领攻击。开始张郃的进攻很顺利,这应该是张鲁降曹后,巴西郡、巴东郡没有什么军事力量,而且刘备方面刚刚占据成都,尚未来得及将力量扩展到巴西郡、巴东郡一带,这里形成了军事力量真空区,才使张郃进攻到宕渠一线。宕渠居巴西郡、巴郡交界,张郃和张飞在宕渠相拒,也就是说张郃依托巴西郡向巴郡展开了进攻。如果张郃能够占领宕渠,并且能够在宕渠立稳脚跟,可以说对刘备方面极为不利。因为自宕渠向南可以进攻巴郡治所江州(今重庆)。在战局如此严峻的情况下,刘备派遣了巴西太守张飞进行阻击。张飞据宕渠与张郃对峙五十多天后,充分利用张郃军力分布的漏洞,一战击破张郃。张郃引军退回汉中郡治所南郑。
    从整个汉中大战过程来看,张飞组织的宕渠一战堪称扭转战局的战略转折点之一。如前所述,假使张飞丢失宕渠,张郃的力量就像一个匕首一样,瞄准了西川和荆州的连接部。待张郃在宕渠站住脚跟,进攻江州,就会完全切断西川和荆州的联系,刘备力量和关羽力量就会有各个击破的危险。而且,依托江州,曹操方面完全可以按照当年诸葛亮、张飞进攻成都的路线,攻击成都方面。所以说,在张飞据守宕渠以前,整个汉中战局的危机情况是很严重的。从这方面说,张飞的宕渠大胜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从史料来看,张飞在此次战斗中,表现出了极为出色的军事能力。从开始的对峙,到发现张郃军力布置的漏洞,然后充分利用地形,一战击溃张郃,堪称是经典的防御反击战。结合张飞支援刘备西川战局,能够攻占战略要地江州,并且生擒守将严颜,可知张飞是攻防俱佳的杰出将领,而且攻击方面可能更出类拔萃。故陈寿评论张飞“万人之敌,为世虎臣”是恰当的。
    宕渠一战后,张飞乘胜追击,收复了巴西郡、巴东郡,直逼汉中郡,为下一步进攻汉中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此后两年双方没有大的军事动作。
    对于第二阶段,《三国志》中记载:
    “二十二年,正说先主曰:“曹操一举而降张鲁,定汉中,不因此势以图巴、蜀,而留夏侯渊、张郃屯守,身遽北还,此非其智不逮而力不足也,必将内有忧偪故耳。今策渊、郃才略,不胜国之将帅,举众往讨,则必可克。克之之日,广农积谷,观衅伺隙,上可以倾覆寇敌,尊奖王室,中可以蚕食雍、凉,广拓境土,下可以固守要害,为持久之计。此盖天以与我,时不可失也。”先主善其策,乃率诸将进兵汉中,正亦从行。二十四年,先主自阳平南渡沔水,缘山稍前,於定军、兴势作营。渊将兵来争其地。正曰:“可击矣。”先主命黄忠乘高鼓譟攻之,大破渊军,渊等授首。”(庞统法正传第七)
    “二十三年,先主率诸将进兵汉中。分遣将军吴兰、雷铜等入武都,皆为曹公军所没。先主次于阳平关,与渊、郃等相拒。二十四年春,自阳平南渡沔水,缘山稍前,於定军山势作营。渊将兵来争其地。先主命黄忠乘高鼓譟攻之,大破渊军,斩渊及曹公所署益州刺史赵颙等。”(先主传第二)
    二十二年……刘备遣张飞、马超、吴兰等屯下辩;遣曹洪拒之。曹洪破吴兰,斩其将任夔等。三月,张飞、马超走汉中,阴平氐强端斩吴兰,传其首。二十四年……夏侯渊与刘备战於阳平,为备所杀。(武帝纪第一)
    刘备遣将吴兰屯下辩,太祖遣曹洪征之,以曹休为骑都尉,参洪军事。太祖谓休曰:“汝虽参军,其实帅也。”洪闻此令,亦委事於休。备遣张飞屯固山,欲断军后。众议狐疑,休曰:“贼实断道者,当伏兵潜行。今乃先张声势,此其不能也。宜及其未集,促击兰,兰破则飞自走矣。”洪从之,进兵击兰,大破之,飞果走。(诸夏侯曹传第九)
    二十三年,刘备军阳平关,夏侯渊率诸将拒之,相守连年。二十四年正月,备夜烧围鹿角。渊使张郃护东围,自将轻兵护南围。备挑郃战,郃军不利。渊分所将兵半助郃,为备所袭,渊遂战死。(诸夏侯曹传第九)
    太祖还鄴,留徐晃与夏侯渊拒刘备於阳平。备遣陈式等十馀营绝马鸣阁道,晃别征破之,贼自投山谷,多死者。太祖闻,甚喜,假晃节,令曰:“此阁道,汉中之险要咽喉也。刘备欲断绝外内,以取汉中。将军一举,克夺贼计,善之善者也。”(张乐于张徐传第十七)
    刘备屯阳平,张郃屯广石。备以精卒万馀,分为十部,夜急攻郃。郃率亲兵搏战,备不能克。其后备於走马谷烧都围,渊救火,从他道与备相遇,交战,短兵接刃。渊遂没,郃还阳平。当是时,新失元帅,恐为备所乘,三军皆失色。渊司马郭淮乃令众曰:“张将军,国家名将,刘备所惮;今日事急,非张将军不能安也。”遂推郃为军主。郃出,勒兵安陈,诸将皆受郃节度,众心乃定。(张乐于张徐传第十七)
    建安二十四年,於汉中定军山击夏侯渊。渊众甚精,忠推锋必进,劝率士卒,金鼓振天,欢声动谷,一战斩渊,渊军大败。(关张马黄赵传第六)
    太祖还,留征西将军夏侯渊拒刘备,以郭淮为渊司马。渊与备战,淮时有疾不出。渊遇害,军中扰扰,淮收散卒,推荡寇将军张郃为军主,诸营乃定。其明日,备欲渡汉水来攻。诸将议众寡不敌,备便乘胜,欲依水为陈以拒之。淮曰:“此示弱而不足挫敌,非算也。不如远水为陈,引而致之,半济而后击,备可破也。”既陈,备疑不渡,淮遂坚守,示无还心。(满田牵郭传第二十六)
    先主争汉中,急书发兵,军师将军诸葛亮以问杨洪,洪曰:“汉中则益州咽喉,存亡之机会,若无汉中则无蜀矣,此家门之祸也。方今之事,男子当战,女子当运,发兵何疑?”(霍王向张杨费传第十一)
    通过这些记载,我们可以看出,建安二十二年,刘备在稳定了成都方面局势后,开始着手对汉中方面的进攻。对于为什么要对汉中进攻,法正作了全面的战略论述。法正认为:汉中的将领才能不足以保全汉中,而且曹操方面肯定有内忧(当时发生了著名的张辽威震逍遥津的战事),最主要的是,如果能够攻下汉中,不仅从政治方面能够鼓舞西川,而且还可以瞄准曹操势力的凉州、关中,构成对曹操方面的战略威胁,就算无力攻击关中,至少也可以确保西川方面安全。可以说,法正的论述相当精妙,将汉中的战略意义完全揭示了出来。对此,不能不佩服法正的谋略能力。从三国历史来看,法正的汉中论堪与郭嘉的十胜十败论、诸葛亮的隆中对、羊枯的伐吴方略相媲美,此四论可以说是决定三国历史发展的重要论述。
    言归正传,刘备听取法正的建议后,全力着手组织汉中攻击。对此,刘备采用了两面出击的战略,在凉州方面,刘备让马超、张飞、吴兰、雷铜等屯武都郡下辨,目的是伺机攻击攻击雍州,同时牵制曹操方面军力。在汉中方面,则是自己亲自率领主力屯阳平关,随行的有法正、黄忠等主要将领。
    在具体的发展过程中,虽然刘备获得了战役的最终胜利,但是刘备的两面出击战略失败了。刘备的凉州方面力量被曹洪击破。刘备派遣马超,目的是要利用马超在凉州的声望,但又对马超本人并不放心,于是凉州的军事指挥权是张飞,而不是马超。在凉州战役方面,张飞轻易分兵,调整军力布置,给曹洪了可乘之机。看地图上,固山在下辨北方,吴兰屯军下辨,张飞分兵至固山,扬言打算截断曹洪退路,曹休看穿了刘备方面打算集结固山的意图,突击凉州部的主力部队吴兰部,斩杀了吴兰,张飞、马超见状,退回到汉中。从张飞马超退回汉中,再次证明了刘备对马超的疑心。至此,刘备的凉州方面作战失败。
    在刘备的凉州方面彻底失败后,整个战局也就成了夏侯渊和刘备在汉中的正面对峙。刘备在阳平关,张郃在广石。从地图上来看,阳平关在汉中治所南郑西面,两者间有定军山和沔阳县,而且沔水自西向东,横贯其中,可以说地理形势相当复杂。一般而言,地理形势越复杂,对防守一方越有利。事实上也正如此,夏侯渊据守刘备的进攻整整一年。
    此后的史料记载就很错乱了,刘备传、法正传中记载是夏侯渊主动进攻,刘备伺机出击,才斩杀夏侯渊。而夏侯渊传、张郃传中记载却是刘备主动进攻,夏侯渊轻兵援张郃,才被黄忠斩杀。我认为,此次战斗应该是一个典型的围点打援战例。可能战局是这样发展的:在对峙一年后,刘备发现夏侯渊在阳平关一线的防御体系太完善了,完全没有漏洞,于是调整进攻方向,将进攻基点从阳平关调整到沔阳西南面的定军山附近。双方此后在定军山附近调整布置军力的时候,刘备利用夏侯渊布置军力的漏洞,集中攻击张郃部,调动夏侯渊主力部队支援,然后命黄忠部阻击夏侯渊,一战斩夏侯渊,彻底的击溃了曹操方面的汉中防御体系。
    对于此次战役,出彩的地方很多。首先,夏侯渊能够与刘备部相持一年多,可以说夏侯渊组织阵地防御的能力是相当强的。要知道,刘备是倾全力进攻,而夏侯渊所依靠的仅是汉中郡的力量,这个可以从杨洪传中看出来。夏侯渊的防御体系是这样的:徐晃守马鸣阁道,确保汉中和关中的联系;张郃屯广石,正面对抗刘备军。其间,刘备曾派遣陈式等十馀营(按照当时的军制,一营约八百人,可知刘备派遣了至少八千人进攻马鸣阁道),结果被徐晃击破。正因为夏侯渊的防御体系的完善,才导致刘备放弃阳平关,改屯定军山。而这一行动成就了刘备,毁掉了夏侯渊。这就是此次战役中的第二亮点。
    此次战役中的第二亮点是,刘备见夏侯渊的正面防御很严密,于是主动放弃阳平关阵地,渡过沔水,占据了坐落沔阳县的定军山有利地形,按照史书记载,刘备应该是占据了定军山北面较高的地形,从而形成夏侯渊部仰攻刘备部的形势。夏侯渊于是调动张郃,离开广石阵地,与刘备抢夺定军山的制高要点,打算在定军山附近对抗刘备军。此时主客之势顿时逆转,在此以前,夏侯渊部占据汉中有利地形,为主;而刘备部则居于客的地位。此后,刘备占据定军山附近的制高要地,居高临下,化客为主;而夏侯渊部抢夺定军山要地,反而在定军山附近成为客势。这一调整,可以说是刘备取得汉中战役胜利的关键一步。
    第三亮点是:刘备在充分调动夏侯渊部后,组织了一次漂亮的围点打援的战例。刘备先是针对夏侯渊部军力分布漏洞,集中攻击夏侯渊新防御体系中最薄弱的张郃部,夏侯渊为避免防御体系崩溃,增兵防御张郃部。此后,刘备根据夏侯渊的性格,预测夏侯渊将亲自援救张郃,提前放火在援救路线之一的走马谷,夏侯渊只能从他道走来援救张郃,而这条路就有黄忠部。(看到这里,感觉很像《三国演义》中华容道一幕。)此时,汉中战役的战略转折就此产生了。从黄忠传中可以看出,双方在山谷相遇,在此处基本形成了一个相对封闭的战场。俗话说,狭路相逢勇者胜。双方都是硬碰硬,此时就要看谁对士兵的组织进攻能力强,谁就能获胜。夏侯渊作为主帅,所领部下定然是精锐中的精锐。黄忠能够面对强敌,鼓动士卒进攻,而且并且做到推锋必进,可以说与黄忠的武勇有关,最终能够取得胜利并斩杀夏侯渊,可以说相当不容易。
    第四亮点是:郭淮在夏侯渊死后,安定军心,稳守阳平关,为后来的曹操出兵保留了汉中前沿的重要据点。根据前面所述汉中地形,如果郭淮丢失了阳平关,曹操要想进入汉中,可以说相当不容易,汉中战役至此就算结束了。所以,郭淮此举奠定了汉中战役下一阶段发展的基础。
    至此,汉中战役的第二阶段就以刘备胜利宣告结束。整个阶段,最终以曹操方面统帅夏侯渊被斩而结束,刘备军得以占据汉中。
    对于第三阶段,《三国志》中记载:
    建安二十四年三月,王自长安出斜谷,军遮要以临汉中,遂至阳平。备因险拒守。夏五月,引军还长安。(武帝纪第一)
    及曹公至,先主敛众拒险,终不交锋,积月不拔,亡者日多。夏,曹公果引军还,先主遂有汉中。(先主传第二)
    太祖遂自至汉中,刘备保高山不敢战。太祖乃引出汉中诸军,郃还屯陈仓。(张乐于张徐传第十七)
    夏侯渊败,曹公争汉中地,运米北山下,数千万囊。黄忠以为可取,云兵随忠取米。忠过期不还,云将数十骑轻行出围,迎视忠等。值曹公扬兵大出,云为公前锋所击,方战,其大众至,势偪,遂前突其陈,且斗且卻。公军败,已复合,云陷敌,还趣围。将张著被创,云复驰马还营迎著。公军追至围,此时沔阳长张翼在云围内,翼欲闭门拒守,而云入营,更大开门,偃旗息鼓。公军疑云有伏兵,引去。云雷鼓震天,惟以戎弩於后射公军,公军惊骇,自相蹂践,堕汉水中死者甚多。(云别传)
    通过这些记载,我们可以看出,第三阶段经历的时间很短,大约只有几个月时间。
    曹操方面在夏侯渊被斩失利后,曹操亲征,走的是斜谷一道。前文讲了,关中通汉中,有三条路,分别是褒斜道、傥骆道、子午道,曹操之所以能够通过斜谷顺利进驻汉中,完全得益于郭淮据守阳平关。曹操大军到汉中后,刘备采用坚守不战的策略,使曹操放弃了汉中。(看这段,感觉很像司马懿对付诸葛亮的手段。)
    此阶段,曹操几乎不战而退,可以说很意外。纵观曹操一生,这种不战而退几乎没有。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刘备据守不战的因素,但更主要的是曹操的身体状况不佳造成的。次年春,曹操就死了。曹操估计是看到自己方面没有大将可以担负汉中进攻,才放弃了汉中,从这方面,可以看出黄忠斩杀夏侯渊的重大意义。我们完全可以认为,如果夏侯渊不死,曹操决不会如此轻易放弃汉中,夏侯渊之死,对曹操经营汉中攻略造成了致命性的打击。所以,曹操在汉中只待了几个月,就全军退出汉中地区。至此,整个汉中战役彻底结束。
    其间,云别传记载了一则战例,此战例被《资治通鉴》采纳。不才认为,此战例存在很多疑点。
    首先,此战例发生的时间。云别传说,发生时间是曹操从斜谷进汉中时期。但当时曹操方面占据阳平关,赵云黄忠怎么可能通过阳平关去阻击曹操大军的前锋?如果赵云黄忠可以通过阳平关,到达斜谷,前文说过,斜谷全是栈道,完全不利于大军作战,那为什么刘备军不在斜谷口布置大军,阻击曹操?
    其次,此战例发生的地点。云别传说,曹操军在退去时自相践踏,堕汉水中死者甚多。汉水是东西流向,所以战场应该是在汉水以南。但是,阳平关在汉水(汉水即前文所说沔水)以北,曹操前锋怎么可能越过阳平关,而到达汉水以南?
    第三,云别传提到沔阳长张翼。《三国志》中记载:“张翼字伯恭,犍为武阳人也。先主定益州,领牧,翼为书佐。建安末,举孝廉,为江阳长,徙涪陵令,迁梓潼太守,累迁至广汉、蜀郡太守。” 也就是说,建安末年,张翼初举孝廉,被任命为江阳长,后升职为涪陵令。江阳(今为泸州),在江阳郡,地理上居巴郡西。沔阳,前文已经说了,在汉中郡,定军山就在沔阳县内。可以说,云别传和三国志对此的记载完全不同。 第四,假设上一疑点不存在,云别传说沔阳长张翼在赵云围内。这样战场应该在沔阳县内,否则张翼为何要离开治所?当时战况危急时刻,作为一县之长,应该组织县内粮草筹集和士卒征募,为什么会在赵云围内?如果战场在沔阳县内,沔阳县在阳平关东,又怎么可能和曹操进驻汉中的前锋相接触?
    第五,假设以上疑点全部都不存在,此战例确实发生过,那么此战例中,曹操方面的参战军力多少?赵云围中又有多少军力?云别传说,赵云将数十骑,被曹操军前锋攻击,后曹操军大众至,赵云且斗且退。曹操军败后,又重整,才追至赵云围。如果此战是曹操进攻汉中的全部兵力,参照刘备在汉中布置的军力,曹操至少也要数量相当,如此的话,赵云数十骑能打败吗?所以赵云所遇只能是曹操军小部人马。当时都是部曲制,基本的战术编制是校、部、曲,一校步兵有八百人,一校统两部,一部统两曲,故曹操军此部人马至多一校八百人。那赵云围中有多少人马?假设赵云是空营,只有所将数十骑,那赵云以戎弩(就是诸葛连弩的前身,诸葛连弩是挚张弩,所以推断戎弩也是挚张弩。)射击,几十支弩矢能否引起全军性的恐慌?曹军见赵云仅数十骑于是才追赶至赵云围,看到赵云弩射如此稀落,难道会不知道赵云兵少?(弩的发射频率很慢,如果只有几十个人,那肯定不会形成很大的震慑性威胁。)既然赵云发弩后,曹军恐慌性逃跑,那样只能是赵云围内军力绝不止几十人。既然如此,那赵云为什么不领军主动出击?按照前文所说赵云军的战斗力,如果赵云军力与曹军军力相当,定然会主动出击,别传上说,赵云并没有出击,那么可以说,赵云军力弱于曹军。也就是说,曹军军力不足以进攻赵云围,而赵云军力也不足以击退曹军。那为什么赵云要开寨门,而不采纳张翼的建议?大家知道,诸葛连弩的射程比蹶张弩差很远,所以赵云此举很可能是吸引曹军靠近赵云寨,方便戎弩射击。所以说,此战例中曹军军力和赵云军力都并不很大,曹军军力略多于赵云军力,空寨计一说也就不是正确的了。
    第六,假设此战不是在曹操进入汉中时期,而是曹操军完全进入汉中,到达阳平关后的相持阶段,此战是在沔阳县内发生,而且参战的是曹操军主力,赵云军确实仅数十骑,构成空寨计诸要素,这又与三国志记载矛盾。因为曹操进驻阳平关后,屡次求战刘备而不能,最后才鉴于个人健康状况而撤退。如果真是前面假设的空寨计,曹操本就是求战,见此情形应该高兴才对,因为一个寨门大开的营寨,可以说是最利于进攻的时候,那曹操怎么可能会退兵?至少也应该围困起来才对啊。所以说,整个战例完全不符合刘备在此阶段的战略方针。
    所以说,云别传记载的站例,很有可能是逸闻,而非史实。就算是史实,也是极为局部的很小战斗,对曹操的损失几乎可以不计。
    有人可能会说,此战例是史实,而且正因此战例大量淹死了曹军主力,才造成曹操的短期退军。这也是不可能的说法。因为如果真是如此,那赵云此战可以说是极大的战功,如此战功,为何不见封赏?为何也不见诸史籍?所以说,此说不成立。
    纵观整个汉中战役,最精彩的就是黄忠斩夏侯渊、刘备改屯军定军山和张飞宕渠大捷。汉中战后,刘备自封汉中王,拜飞为右将军、假节,拜超为左将军,假节,忠为后将军,赐爵关内侯。黄忠能够担任后将军,也可以说是拜汉中斩夏侯渊的战功吧。这个在三国志费诗传里有记载:费诗劝说关羽,“今汉王以一时之功,隆崇於汉升,然意之轻重,宁当与君侯齐乎!”可作佐证。
    汉中战役后,刘备任魏延为汉中太守,在魏延的经营下,汉中成为蜀汉政权的北方屏藩。从这层意义上说,曹刘汉中战役是奠定蜀汉政权的决定性战役。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