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羽和张飞的武力比较-正文-三国评论精选-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关羽和张飞的武力比较

    作者:煮酒正熟
    首先比较二人对相同级别武将的单挑成绩。
    关羽曾在严格单挑中“温酒斩华雄”,估计应不会超过10个回合,而张飞则与张合战40合左右未分胜负(毛本原文是三、五十合,而原本三国则言后来张合与张飞力战过百合)。我们再来比比华雄和张合。华雄所斩四将之中,一为袁术骁将俞涉,一为韩馥上将潘凤;如果这两位都还不能说明问题的话,那么祖茂与程普、黄盖和韩当并为孙坚亲随勇将,绝非泛泛之辈,也不过一个照面就让华雄给斩了,而且还是在祖茂躲在暗处突然抢出偷袭华雄的情况下。华雄手下所斩的,皆非无名之辈,更兼其曾连避孙坚两箭,是以华雄本人战力非同小可!再看张合呢,张合在整套前三国中,仅枪挑过一个杨昂,还是个无名末将,其他的单挑战绩是:两场落败,其余皆为平手。论战绩,张合远不如华雄,但关公很轻松地就把个华雄给斩了,张飞却三、五十个回合拿不下个张合。对一流武将的单挑,关公领先张飞一分。
    在对二流武将的单挑上,关公有一场最最为人诟病的战例:战三十合都拿不下一个纪灵。而同是这个纪灵,在张飞马前却连十个回合都走不上就被挑于马下。因此,对二流武将,似乎张飞占优;然而,如果仔细琢磨一下,就会发现这种简单比较忽略了许多复杂的因素,而这些因素又足以影响两人对纪灵的战绩。
    首先,关公与纪灵斗三十合,虽然是不分胜负,但纪灵已明白自己绝对不是人家的对手,所以才会“大叫少歇”,随后又遣自己的副将荀正出马,待荀正为关公斩于马下后,纪灵亦未敢上前继续接战,而是随大军溃败,何也?纪灵已经认输了。因此,那个所谓的“不分胜负”实际上是高下已判!
    其次,张飞战纪灵时占据的许多有利条件,关公都没有:
    (1)张飞是半路截击袁述军的,战纪灵是以逸待劳;而关公没占上这个便宜。
    (2)张飞亲眼见到吕布象抓小孩子似的把个纪灵从门口抓回来,于是认定这个家伙基本上就是个草包。所以在日后与纪灵交手时,张飞压根儿就没把对手那点攻击力放在心上,敢于不计防守,放手进攻,所以能够速胜。
    而关公战纪灵是在吕布辕门射戟手抓纪灵之前,自然没想到这位声名显赫的纪大将军居然是如此无用。关公的心理是:既然是袁述帐下第一猛将,出道成名又都比自己早,其攻击力自然不可小视。所以关公在与纪灵交手时比较中规中矩,先求立于不败,再求取胜,因而其打法不免趋于保守,尤其在开始阶段多以试探为主,未能如张飞一般一上来就行险,是以让纪灵拖到三十合。
    (3)张飞可能从关公那里了解到纪灵的一些战法特点,知道他的薄弱环节在哪里,因而临阵时能觅得机会一招毙敌。当然,这个是在下的推测,属一家之言。不过,这个推测还是有其合理性的,因为刘/关/张此前曾在曹操那里有过一段悠闲的日子,关公和张飞经常去城外演习骑射,切磋武艺。既然是切磋武艺,自然就会把各自遇到过的硬手的战法特点进行交流。纪灵的本领本来也就那么回事儿,哪儿经得起这两大高手的仔细研究?所以后来跟张飞交手就越发显得不堪一击了。(有朋友会说,既然关公知道纪灵的薄弱环节在哪儿,为什么没速胜他呀?其实,很多时候,那些奥妙都是在事后再回味反思的时候才发现的。现代竞技体育这方面的例子就太多了。)
    据此,在下大胆做个推断,如果这一场不是由张飞出马,而还是由关公出马,一样会在十合左右将纪灵斩于马下。
    许多三国迷将张飞排在第二,仅次于吕布,依据是:全套三国,唯有张飞一人能与吕布斗百余合不分胜负。其实,这个依据是不太有说服力的。吕布只有一个,并非所有人都能碰到,许多超一流就根本没有机会碰吕布,您又如何断言他们就不能跟温侯斗百余合而不败呢?事实上,有好几位超一流都显示出接近吕布的战力,比如赵云在体能有明显损耗的情况下还能以30余合击败张合,马超20合即击败张合,颜良20合完胜徐晃,关公大约10合左右阵斩华雄。吕布干净利落击败的一流武将就是一个夏侯敦(15合之内)。如果认为张合/徐晃/华雄/夏侯敦都是一个档次的武将的话,那么上边那几位超一流应该都与温侯战力接近,应都能与温侯战百合而不败。另外,吕布胜公孙瓒用了几个回合,文丑胜公孙瓒也不过十几个回合,与温侯战力也十分接近。总而言之,能与温侯战百合而不败者有好几位,张飞只是这其中之一而已。只不过他有机会碰吕布,而且他还经常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要跟人家碰一下--这都因为他恨吕布。
    有朋友会问,头一次会吕布时关/张二人都在,为何张飞出马而关公未出马呢?回答是:总要有人先出马,自然是谁更恨吕布更想灭他,就是谁先出马了。张飞恨吕布,而关公并不十分讨厌吕布。
    为什么张飞那么恨温侯而关公不讨厌温侯呢?首先,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从外形和气质上,张飞喜欢的应该是跟他自己一样耿直粗豪的汉子;吕布的外形与张飞完全不同--“束发金冠”“器宇轩昂”,而其气质又总是春风得意目中无人的劲儿,所以第一感觉上张三爷就腻歪他。
    关公与吕布至少有一点相似--两人都是相貌堂堂,身躯伟岸,自然会有些惺惺相惜的味道。另外,吕布的超绝武力,亦应为关公所钦重。君不见,关公视颜良文丑如无物,出语骄狂,但何曾见他对温侯有过一句轻蔑之语?论相貌,“人中吕布”,论武艺,天下无敌,就算关公再鄙视他的为人,也难以象张飞那样恨之入骨。
    其次,张飞最恨的就是背主之人。张飞后来在古城对自己的二哥都能苦苦相逼,于长坂坡又误听人言说赵云投曹,未加思索即怒吼要把子龙一枪刺死,更不要说对这个公认的“三姓家奴”了。
    再次,张飞的性格中有种“不服”的劲头--你们越拿吕布当回事儿俺还就越不尿他!由于这些原因,张飞对吕布可说得上是恨之入骨!
    事实上,关公与吕布的私人关系一直都不算太坏。在刘/吕两家联合击溃袁述七军之后,吕布曾邀关公参加庆功会,而且还留关公住了一夜;关公似乎还是蛮开心的--这可是在刘/吕两家两度为敌之后发生的呀。(第17回)由此可知,吕/关二人虽然是“道不同不相与谋”,但彼此大面儿上还是过得去的。就算后来在两军阵前对阵,关公也不过把吕布视为一个普通敌人而已。但张飞却始终视吕布为“仇人+敌人”,而且还是“死仇”,恨不得一口水活吞了吕布。不得不承认,仇恨是一种强大的精神力量,它可以转化成战力,张飞一见到这个吕布就血脉喷张,极度兴奋,自然容易出状态。所以我们两次三番地见到张飞向比自己更强大的对手发起挑战,并能与之久战而不败。而关公对吕布始终无法有那么多仇恨,自然也就没有张飞那么强烈的求战欲望,所以始终没有机会与吕布大战一场。非不能也,实无恨亦无缘也!
    综上所述,因为张飞力战吕布百合不倒就给张飞加一分,有失公允。因此关羽对张飞依然握有完胜一流的优势。
    张飞还有一处为众多三国迷所津津乐道的伟绩:“当阳桥头一声吼,喝退曹家百万兵”。可惜这个并非战例,因此在本战力点评中毫无价值。有朋友会说,当时曹营九虎将都在场,居然没有一人敢于上前与张飞单挑,完全是镇慑于张飞的武艺和神威。在下以为谬矣。
    首先,众将所忌惮者,非一张飞也,乃诸葛之奸计耳。张飞立于桥头之上,令曹营众将人多的优势一时无法发挥,张飞身后又似有伏兵暗藏。众将此时全胜在即,封赏有望,于是就都取了谨慎之道,想先观察一下再做决断。不料就这么一耽搁,张三爷闹了这么一嗓子,震死了一个之外,还把个曹操给吓得满世界疯跑。曹操这么惧张飞,多一半还是关公那句话留下的后遗症:“翼德于百万军中,取上将之首,如探囊取物”。这种把戏也就能唬唬曹操,可唬不了曹营那些超一流,一流甚至二流武将:此前,于禁,许褚都曾与张飞交过手,徐晃更与其大战过一番,都没吃什么亏;此后,许褚,张合也都跟张飞进行过单挑。若说曹营众将有“恐飞症”,何以这么多人都坦坦地跟张飞交过手,而且无一败绩?(许褚醉酒的那场不算严格单挑)可见惧张飞者,唯曹操耳。后来许褚/张辽等拦回曹操时说的话,也证明了其实他们并不怵张飞,只是刚才过于小心了而已。因此张三爷这一嗓子无法让我们给他的单挑武力加分。
    综上所述,关公在单挑武力方面微强于张飞。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