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许褚武力-正文-三国评论精选-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也谈许褚武力

    作者:煮酒正熟
    许褚VS马超
    200合之前双方无上下风之分。不多说啦。
    200合后许褚去甲恶战。萝兄言是许褚感到此时自己掌握了一定主动,因此想寻机使出绝招取胜。我以为此论有待商榷哈,因为原文明确交待是“许褚兴起... 来与马 超决战”。我以为比较合理的理解是,许褚此时杀红了眼,本来战前情绪就高度兴奋、战意极强,经过这200合不分上下的激烈交锋后,许褚变得情绪更为兴奋、战意更强、更加不计后果。所谓“兴起”,就是这个意思。至于“感觉自己掌握了一定主动并寻机用绝招”云云,我以为流于想象了,不够忠实原文哦。不是不让推测和想象,但抛开原文的推测和想象,我以为合理性就不太好。
    踢过足球的朋友都有这样的感受,当双方拼抢白热化时,队员非常容易出现动作过大的现象,而且对对方一个过分的举动也会变得非常敏感和易怒,明显比平时更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北京队的老一代球员里面,高洪波和胡建平都是公认的理性、冷静型球员,而且球风一直为人称许,但就是这两位,也同样因为场上动作过火而吃过黄牌,胡老师更多一些。就是这个道理。
    许褚的性格比较复杂,既有稳健谨慎的一面,也有激烈冲动的一面。在这一战中,许褚性格中冲动的那一面占据了上风。所以200合后杀红了眼就去甲决战,合理的理解应该是“兴起”、战意达于极盛,这个时候的许褚处于一种相当冲动和不计后果的精神状态,这是一种非正常的、相当罕见的而且相当可怕的精神状态,所以后文有“两军大骇”之语。
    至于去甲后对自身武力的影响,我以为是增加了volatility,就是提高了胜负的概率而降低了打平的概率(书中所言“决战”,也证明了我的这个推测)。再说具体点就是,去甲令自己失掉了锴甲防护,更容易受小伤(比如枪尖的划伤),但却提高了身体的敏捷度和运刀出招的速度,令攻击力有所提高,同时令受致命伤的概率也有所降低(因为身体敏捷度提高了)。用煮酒二维理论来说,就是提高了攻击能力,防守能力有升(致命伤)有降(小伤)。所以短时间来说,许褚去甲是占便宜的。(长时间对许褚则不利,因为此时是初冬时节,去甲后热量散失太多显然是不利久战的)
    而且多数朋友公认,马超武艺的最大特点是出枪极快,而且前二、三十合最是厉害(按毛本),再往后,出招速度会有所下降。
    许褚去甲是在两人恶斗200合之后,此时马超的出招速度已明显不复前20合那般迅捷,所以这个时候许褚去甲,危险度明显低于一开打就去甲。
    其实,我倒不认为许褚是经过严密、理性的权衡比较后才决定去甲的。许褚去甲的原因很简单 ---- “兴起”。因此许褚做出去甲这个决定,是在一种冲动的情绪下 做出的,他不可能有闲暇去周密思考权衡一番。
    但是,在客观上,按照常理,许褚的去甲却实实在在地提高了他的战力 --- 当然是 在短时间范围内。
    另外,萝兄也承认许褚奋威砍马超是许褚在瞬间看到战机。因此,许褚这一刀,是带有毕其功于一役的意味的,可以说是出了绝招、大招,这一刀的力度和速度,是寻常攻防换招所无法比拟的。但就是这么恶猛狠霸的一招,马超的应对却显得相当轻松 ---- “超闪过,一枪望褚心窝刺来”,能在闪避对方攻击的同时还刺一枪, 这本身就说明其闪避动作做得轻松无比!而且这个连闪带反击的连续动作,也体现了马超的绝伦武艺!(拳击历史上,我印象里只有阿里等极少数人物才能做到闪中反攻。)
    而许褚对马超突如其来的这一枪,应该是没有心理准备的,因为许褚此前出的是个大招儿,按常理度之,这种猛恶的大招打出去,即使伤不到对手,对手也会因全力招架或躲闪而无力还击,没成想马超居然能连闪带刺!此时许褚大刀在外围(已经砍出去了么) ,抽刀恐已不及,所以才会弃刀夹枪。应该说,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间, 两人各出一个大招儿,但两人给对方的威胁性显然是存在差异的,许褚的狠招对马超几无威胁(因为轻松躲过),而马超的反击却令许褚相当惊险。
    总有朋友说许褚弃刀夹枪是因为他知道马超不如自己力气大,所以才故意夹住对方长枪、以期夺下对方军器以胜之的。这个说法煮酒无法认同。平心而论,许褚当时面对突如其来的一枪,第一反应只能是如何化解这一攻击招法,根本不可能想到可以夺下对方军器达到取胜目的。
    结果当然是许褚夹住了马超的长枪,并形成双方夺枪的对许褚稍稍有利的局面,但这个局面,与该局面的形成原因,完全是两码事。很大程度上,许褚是为化解对方锋锐无匹的攻击而被迫夹住对方来枪的,因此是瞎打误撞才进入到一个对自己稍稍有利的夺枪局面的。
    当然马超的这个回刺质量也不够高。但两人这一砍一刺的换招,显然是马超对许褚的威胁更大些。从马超轻松闪避许褚奋威一刀的情况来看,如果给许褚100次同样的机会,马超应该可以全部避开,但如果给马超100次机会的话,许褚就未必100次都能夹住对方长枪了,这其中如果有那么十次八次没夹好,那一定是非死即伤。这就是我说的威胁性方面的差异。好比巴西和中国足球队交锋,中国队前场30米一脚远射,球打得又高又偏,对方门将象征性地跳一跳而已,而巴西队一次攻门却是在中国队小禁区内一脚施射,中国队门将站位不错,将球扑了一下,碰边柱出去了。这两脚打门,威胁度显然是不一样的,前者那种机会即使有100次,也未必能有一次破门,而后者那样的情况如果发生100次,乖乖,或许60次都要破门。(当然许马攻击威胁度的差距没有这么悬殊,但这个差距还是个客观存在呀。)
    另外此战显然许褚处于情绪极度亢奋的状态下。可以说是整套三国中最令人血脉喷张的两大恶仗之一(另一场是典韦最后的血战),这个从交锋过程中的“许褚兴起”
    和“两家大骇”,还有战后马超心有余悸的惊叹“吾见恶战者莫如许褚,真虎痴也!”,都可以看出来。(对比一下马超与张飞夜战之后,可曾如此忌惮地说过张飞恶战吗?
    ) 很大程度上,许褚正是靠着这种极其亢奋的情绪和极盛之战意的支撑,才维持了 前200合的均衡态势的。张飞战马超时的战意显然是逊于许褚的。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许褚前200合的不落下风,是搀了水的。比之武艺来说,情绪和战意的波动性是很大的。许-马之战开打前所发生的一些事件(如马超连胜曹将以及许褚吓退马超等等),都强烈地刺激着许褚的神经,令其此战处于一种极度亢奋的情绪和战意之中。
    但谁能保证让两人再打100场,许褚能始终保持如此亢奋的情绪和战意呢?许褚是在极盛之战意支撑下与马超200合战平的,如果没有了那股战意,他还能支撑如此之久而不落下风么?
    许褚VS典韦
    两人单挑确实是难分上下。两人都曾上演过以一败四那样惊心动魄的场面,但典韦所对四将相对名气更大一些。另外典韦曾轻松击败高顺+侯成,这也是许褚一辈子也没取得过的辉煌战绩。要知道毛本中的高顺与于禁武力相若,加上一个侯成,俨然就是个李典甚至乐进了,而李典乐进这样的人物在典韦面前居然是没得打!(关键是两人有十足的理由必须把典韦堵在城里,却还是给打得倒走出城)
    许褚可曾有过如此强悍的攻击表现?杨昂杨任?那两位还是无法与高顺+侯成相比呀。
    许褚VS赵云
    我觉得萝兄对“力战”一词的理解有待商榷。“力战”的合理解读,我以为应该是“全力交锋”的意思,而不是什么“硬拼力气”的打法。
    此其一也。
    其二,按毛本,此处的原文是这样的:“许褚追至,与赵云力战。” 显然,力战的 主语是许褚,而非赵云!据此我们只能说,许褚是在全力与赵云交锋,而赵云是否也全力战许褚,这个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按罗本,此处追至的是张辽,而且也没有“力战”二字。这个就不多谈了。
    总之,萝兄的“此役是赵云没法发挥迅捷特长,而被迫走到许褚擅长的力拼路子上。”
    以及“许褚在此役中发挥主导作用”的观点,我以为是缺乏说服力的。
    许褚VS徐晃
    首先,许褚出战徐晃时,曹操并未表示要收徐晃之意,许褚既然没得到这方面任何信息,自然会将徐晃做为普通敌将来看待,以许褚嗜战如狂的性格特点来看,他对徐晃不可能手下留情。至于50合后曹操主动鸣金并表示不愿以力并之,这个情况倒是可以支持“许褚有可能微占上风”的推测,但这个“微占上风”的结果,却是在许褚全力交战的情况下取得的,而不是手下留情的情况下取得的。因此,50合微处下风,应可看作徐晃与许褚马战武力的合理差距。
    其次,我们讨论三国武力,主要是讨论军器马战的武力。萝兄拿出徒手格斗的战例来论证,显然是缺乏说服力的。军器马战与徒手格斗,是两种不同的能力。如果认为两者可以相互替代,那岂不是说燕青马战可以轻松杀死李逵了么。
    许褚VS庞德
    萝兄言:“马超天天与庞德一起练兵,庞德的恶战能力马超应相当了解,今言“恶战者莫如许褚”,实际上等于说庞德不如许褚。 ” ---- 若论嗜战如狂,漫说庞德有所不如,其他猛将如张飞等也不如虎痴。但决死恶 战 与 武艺 是一回事吗?
    许褚VS颜良
    我们假定许褚当时确实不在曹操身边,可在颜良20合完胜徐晃之后,为何程昱和曹操一致认为曹军中只有关羽“可敌颜良”呢?(注意:还不是“可胜”,而是“可敌”
    ) 显然,在曹操和程昱心中,许褚未必能敌颜良。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