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魔方之四、宰相肚量-正文-三国评论精选-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曹操魔方之四、宰相肚量

    "宰相肚里能撑船",这话能用在世称"奸雄"、生性"好忌"的曹阿瞒身上吗?
    在《文和乱武》一章里,曹操曾以一副不咎既往的态度,满腔热诚地接受了宿敌张绣的投降。作为一个极端务实的人,曹操如此对待张绣,固然有事急从权的成份:官渡交战正酣,敌强我弱,当然宜捐弃前嫌,尽可能地吸收一切力量,为我所用。然而曹操总不见得忘了长子曹昂的死因、爱将典韦的惨状,何以在时过境迁之后,仍对贾诩这位张绣的幕后操纵者诚信不疑呢?曹操弥留之时,曾在半昏迷状态中对妻子卞氏吐出这样一句话:"我到了那边,子修(曹昂字)若问我'我母亲在哪?'我该如何回答呢?"魏种是一个颇受曹操信任的人,曾任河内太守,曹操对他有荐举之恩。当年兖州被张邈、陈宫、吕布等人夺去,郡县多叛曹应吕之时,曹操曾不无得意地对手下说:"我相信魏种肯定不会抛弃我。"话音刚落,就接到了魏种叛变的消息。曹操怒火攻心,咬牙切齿地发誓道:"除非你有本事逃到飞头之国,断臂之乡,看我不收拾你。"随着曹操大军的节节胜利,不多久,叛逃的魏种即被兵士绑得结结实实,送到曹操面前。"哪能这样对待魏先生",曹操喝退兵士,亲自上前为魏种解开绳索,仍旧让他官复原职,就像两人之间根本没有过节,就像自己从来没有发过誓。──"唯其才也",曹操这样解释道。
    曹操不杀刘备,说起来肚量也大得惊人。依刘备此前反复无常的行为,他本来完全可以找到杀死刘备的借口,何况他早已看出刘玄德体内有一股不羁的英雄心,不仅不可能为自己所用,且迟早会成为心腹大患。"方今收英雄时也,杀一人而失天下之心,不可。"曹操说。
    曹操放关羽归山,更显出其超乎群英的雅量。那本来是一个借机杀死关羽的大好机缘:临阵叛逃,投靠强敌,即按现今的战争逻辑,也是一个在军事法庭上必将受到严惩的行为。当时关羽旧主刘备,正以贵客身份,坐在劲敌袁绍的府上。不可猜度的曹操,竟嘱咐下人先去通报"云长慢行",再亲率百官,备上丰厚的礼品,亲自为关羽祖道送行。想想刘备、关羽后来给曹操造成的危害,曹操为求一时风雅,实在付出了过于高昂的代价。──后来沮授同样欲效关羽行迹逃归旧主袁绍,曹操为什么突然又雅量尽失,把他杀害了呢?(沮授事详后《英雄末路》)
    曹操最惊人的肚量(此等肚量,即在宰相堆里也属百里挑一)体现在官渡之战后。袁绍仓皇溃逃,曹军兵士从袁绍主帐里搜出大量书简,其中不乏曹操手下与袁绍暗通消息的信函。"把他们一个个找出来,按军法就地处决",几个对曹操最忠诚的谋士武将,不约而同地建议道,言词里充满愤激之色。"免了,免了。当时我都自身难保,有人希望在我死后能另有出人头地的机会,自属人之常情。烧了吧,都烧了,谁也不许偷看。"当然,从谋略的角度,我们可以将曹操这份肚量命名为"怀惭术",亦即通过让手下羞愧的方法,使他们从此以后更加俯首帖耳,再也不敢(或不忍)对自己有任何不忠。与曹操应无血缘关系的曾祖父曹节,也曾有过相似的雅量,虽然是在一个普通得多的场合:有人家里的猪不见了,越看越觉得曹节家的那只猪有点像,便蛮横地上门认领,"喂,姓曹的,我家大白猪怎么光天化日之下到你府上来啦,还不快快还我。""是吗?"曹节急忙起身,领客人到猪圈,"是哪头?""就这头!""对不起,麻烦您就领回家吧,不好意思。""哼,偷了人家的猪,说声'对不起'就够啦,这么轻巧……"邻人哼哼唧唧地牵着曹家的猪回家了,却见到自家的猪正在路上愣愣地瞧着自己。古人似乎是勇于知错就改的,羞愧之下,这位邻人当即备上重礼上曹家请罪,曹节依然只是笑笑。我们提到过的的那位讨伐黄巾军的著名将领皇甫嵩,也特擅此道。据《后汉书·皇甫嵩传》记载,他知道手下有人受贿时,不仅不加责罚,反而给他更多的钱财,结果,受贿者中竟有因羞愧而自杀的。──可见,即使将曹操的肚量归结为"权谋"和"怀惭术",仍无法否认曹操的宽宏。若道德上不能令人折服,谁又会因你而"怀惭"呢?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