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回 紫衫女指点天命星 汉宁王三打八阵图-仁者之心-一统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一统三国 > 仁者之心
第八十一回 紫衫女指点天命星 汉宁王三打八阵图

    却说方博等受困八阵之中,李巧从天驾鹤而来,当前指路,博等只顾随李巧杀出阵去。所过之处,八阵自行转动,让开道路,众军并无再有折损,安然脱困。出得阵来,径回大营。李巧停鹤落地,一同如营。众人看那鹤时,英风仙骨,健美非常,尽皆赞叹。张飞等昔日一干收江东、降山越之将佐便来与李巧相见,拜谢指路相救之恩。
    方博倚马独立,见众人一径拜谢李巧,并不出言。好容易待众人寒暄毕,张飞暗使眼色,众人识趣,尽皆走避,却皆窃笑立于帐后偷窥。李巧嫣然含笑,便欲来与博相见。博含怒不语,甩手入帐。众将愕然。
    李巧心中不解,掀帐来见博。博背立帐中,负气不语。李巧笑曰:“怎么了,大英雄,我又哪里伤犯了你了?”博转身施礼曰:“岂敢岂敢。多谢仙子垂怜,搭救贱命。”李巧闻言,紧咬下唇,泪光只在眼中打转,责曰:“我又做错什么了。值得这样你这样说我。”方博曰:“原以为我们能是一样的人,如今才知道您是仙子,我们配不上。您一个高兴,无影无踪,三十年不露一面;什么时候高兴了,又突然冒出来拯救世界。对不起,这样的艳福,我小鼻子小眼的人可消受不了。”李巧闻言,破泣为笑,曰:“等闲为了这个。我只是回师傅们的飞船上去了一回,为你去激发玉玺的能量,如果我不去那一回,你的传国玉玺就是块烂石头。不过我只在船上待了半小时,那里是平行时空,一分钟就等于这里的一年……所以在你看来就很久了……”博闻言,半信半疑,问曰:“飞船……女娲星人……一分钟等于一年?真的?”李巧颔首曰:“正是。我是女娲星人在地球上收的徒弟,汉建安二年生人,不过按照平行时空的观念,我也不知道自己几岁,我的样子是永远十八岁,不过我经常在各种时空跑的……”博叹曰:“如此说来,终究人仙殊途,你今次来,什么时候走啊?”李巧忽娇羞无限,低声曰:“不……不走了!师傅说,大千宇宙,女子终……终须有归宿……”
    却说张飞等不知方博何事发怒,自各在帐外窃听,只闻得二人道甚“飞船”、“平行时空”云云,皆以为仙家机宜,莫明所以。忽然听得汉宁王一声欢呼,紫衫仙女连声惊叫,不知何事。但见得暮色之中,帐内二人身影重合,博高举佳人娇躯。众将面面相觑,笑容暧昧。甘宁叹曰:“大王三十年行只影单,不立妻室。臣下屡谏而不应,原来为此。至情至性,真丈夫也!”众皆叹惋,愈加钦敬。
    却说方博复得李巧,约定入川之后成婚。众人检点今日所失军马,阵中折了连环马军千余,步卒死伤七八千人,俱各忧思不展。李巧在旁轻笑曰:“其实此阵要破不难。”博大喜曰:“愿闻高见。”李巧曰:“明夜可随吾乘鹤去看此阵,便知破阵之法。”——看官听说,这平日方博与李巧二人独处时说得是普通话,若有旁人在时,为免惊世骇俗,说得却是那时言语。博曰:“如此最好。”便命各人散去,各守岗位,教负伤将士养息。
    次日夜半,李巧招来仙鹤,鹤脊背宽大,可乘三五人,二人端坐其上,鹤唳声中,缓缓升空。不多时飞至八阵之上,向下看时,篝火点点,皆按白日布阵时分布歇宿。李巧问曰:“看得出诸葛亮这个八阵是按什么排布的了吗?”博大惊曰:“这……这个,不会是……这个是水瓶座的星云图啊!我以前是学校的天文爱好者,不会看错的!”李巧拍手笑曰:“聪明!正是!此阵创自异人鬼谷子,按三十六周天变化,依伏羲方位布列,有八八六十四个变阵。反应了中国古代人对天文知识的理解和应用。呵呵,每一个变阵其实按照就是一个星座的星云图配合五行搭配摆列起来的,阵中变化奥秘的参数之多,恐怕是天文数字吧!”博颓然曰:“这样说,就算知道阵图也没用。如此周密的阵图,如何打得进去。”李巧笑曰:“非也。任何阵势都有致命之处。八阵再厉害,也是人创的。每个星座都有自己的天命星,八阵的要害,便是星命所在,也就是刘备坐镇的地方!”博大悟曰:“也就是西方人说的星命点!只要击破星命点,八阵垂手可破!”想通此节,不禁手舞足蹈。李巧大笑曰:“大王你可小心了,掉下去会被蜀军拖去当宵夜煮了的。”二人笑闹一番,径回营中。
    次日天明,人报陆逊大军已至。博大喜,亲来十里外迎之。使李巧与陆逊、孙凉等相见,众人寒暄毕,一同进帐。逊便表孙凉大功,博心大悦,称赏不已。于是大摆筵席,犒赏三军,一连数日。
    数日之后,三军整备毕,斗志高昂.博命大帐点将,欲三打八阵。先预教李巧乘鹤查探回,知孔明今日之阵乃依天蝎座所布,博画出星图,标出星命点,教众人看罢,熟记于胸,分拨人马。第一命张飞、张苞引军一万,尽打黑旗,去打红旗文丑军,此水克火之意也;第二命马超、马岱引连环马军三千并八千西凉步兵,尽打黄旗,去打黑旗颜良军,此土克水之意也;第三命甘宁、吴懿引军一万,尽打白旗,去打青旗张合军,此金克木之意也;第四命李严、庞德引军一万,尽打青旗,去打黄旗高览军,此木克土之意也;第四凌统、全综、李异命引军两万,尽打红旗,去打白旗魏延军,此火克金之意也;博自与孙凉引铁骑八千,直取星命点刘备所在;留陆逊、满宠引大军在后接应。
    三军出寨,再入八阵。孔明见博军复来,急命列阵。左右颜良、文丑一齐杀来,博大呼曰:“此天蝎之双钳也!二哥与马孟起何在!”张飞、马超二将齐声应诺,飞马引兵,直撞入去,阻住颜、文二将。博等趁势杀入。
    厮杀少时,阵中涌出张合、高览所部,各用刀牌利斧,杀将出来。博复大呼曰:“此天蝎之口也!甘兴霸、李正方何在!”早有甘宁、李严二将当住。阵后魏延急驱天蝎之尾来战,却被凌统引军切做两处,不能相顾。孔明在岗楼上看得真切分明,大惊曰:“谁人识破吾阵!”急命变阵时,缓急之间,如何能够!那厢方博发一声喊,径引八千敢死铁骑循天蝎脊背一路杀入,直取星命点。
    两军混战,厮杀正酣。颜良依阵法自转过山边,却正撞上马超大军,西凉兵盾举如壁,刀枪不入,将良军截做两段。良不顾,只依阵而行,指望文丑红旗军转过来救,不料丑军亦被张飞引兵截住,阵势凌乱。颜良大惊,急欲回身接战时,所部蜀军大乱,良喝止不住,乱军中正遇马超。二将刀枪并举,大战三十余合,旁边马岱见其兄胜不得颜良,暗取弓箭在手,一箭正中其左臂,颜良中箭力薄,超枪上加劲,再战二十合,一枪挑颜良下马,可怜乱军踏做肉泥。那厢文丑闻颜良落马,心如刀割,急欲分身时,张苞、马岱一齐来并,张飞赶上,虎吼一声,捅文丑下马,再复一矛结果了性命。
    却说刘备自在阵心,怡然自得,以为必同前番,可轻易大败博军,不料战未多时,阵中一片大乱。备急使人去问时,方博、孙凉二将杀至御林军中,如狼似虎,备失惊大呼曰:“太史子义何在!”言未毕,一骑白马飞至,快如电光,马上一将,认得正是方博。只吓得刘备魂飞天外,急待走时,博手起一锤,如山压顶砸下。备急起双剑挡架,铛得一声巨响,把双股剑砸得弯作蚯蛇,只震得备口吐鲜血,伏鞍昏厥。博左锤交右手,正欲生擒刘备时,隐约闻得阵中弓弦急响,暗叫一声不好,马上一个向后急仰,一箭堪堪划过脸去,抬眼看时,正是太史慈发箭救了刘备,只这般缓得一缓,左右御林军马齐至,裹着刘备去讫。
    博见备走脱,急大呼曰:“阵中走了刘备!诸公何不努力!”那厢张合、高览、魏延闻听,一齐回马来救。乱军中庞德一刀斩高览于马下,黄旗军尽溃。魏延、张合眼见自救不暇,自得走奔后阵护住孔明,逃归成都去讫。
    却说方博引众将追赶刘备,被太史慈单骑断后,张弓八面射之,去势受阻。慈单枪匹马,于乱阵中大呼曰:“东莱太史慈在此!谁敢与我一决死战!”气概凛然。博与张飞等见慈断后,思及往事,意尚踌躇。博以锤指谓众将曰:“若得太史子义来降,强似十万雄兵,胜得刘备多矣!”众将大声应诺,各驱本部,径将太史慈等十数骑围在核心。
    欲知慈等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