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所谓英雄-一统后传之血战台海-一统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一统三国 > 一统后传之血战台海
第二十章 所谓英雄

    安平山北土山伏击战,以皇太子方瑜传奇而浪漫的从天而降终告结束。对于台湾军队而言,无疑是一场惨败。参战台军六千人,伤亡过半,能保留战斗能力的只有不足两千人,台军精锐,几乎一战丧失殆尽。而倭寇军方面,只不过因为吕布个人的奋战折损了数百人而已,对于号称十万的日本远征军而言,损失完全可以忽略。倾覆的阴影笼罩在台湾岛上空,含泪埋葬战友袍泽的台军将士心头沉甸甸,军营之中一片沉寂;安平山南的小土城后,万户哀哭。
    在这种凄凉的气氛下,唯一还有笑容的恐怕只有久别重逢的方瑜和吕雯玲两人了。
    刚刚整点完军队,匆匆告别吕布、孙权的方瑜飞奔出大帐,挨个营盘寻找心上人的倩影。同样在寻找方瑜的吕雯玲骑着火龙驹,焦急的往大帐奔去,浑然忘记了营中跑马是军中的忌讳。宝马认主,火龙驹一声欢嘶,远远的向着方瑜奔去。马上马下的目光一碰撞在一起就再也分不开了,方瑜一个翻身上马,二人共乘,转眼奔出营盘,消失在暮色之中。
    直奔到朗月初上。
    野外的空气格外清新。紧紧拥抱在一起的两人贪婪的呼吸着久违了的彼此身上的气息。一个长吻把分别后的想念酝酿的无比香甜。
    “太子哥哥,你终于还是回来了。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我一直知道!”
    “天上地下,人间海底,我们永不分离!”
    两人背靠背坐在草地上,入夜的露水打湿了鬓发,享受着大战之后难得的静谧。
    忽然急劲的马蹄声打碎了静夜的沉寂。黑暗中一骑飞驰而来,马上乘者身披软甲,连连加鞭,口中焦急的喊道:“太子殿下!玲妹妹!殿……下……”听声音正是孙休。方瑜和吕雯玲闻声而起,大声答应。孙休在月色中依稀见得二人,连忙打马奔了过来。
    吕雯玲微觉羞窘,连忙问道:“子烈哥哥,这么着急找我……恩,找我们有什么事?”说着望了一眼方瑜,忍不住羞红了脸。
    孙休哪理会得到这小儿女情态,一擦满头汗水,焦急的问二人道:“你们可知道吕伯伯去了哪里?”
    “我父亲?”吕雯玲诧异道:“他现在不是应该在营中抚恤受伤的将士吗?”
    “就是不在才奇怪啊!”孙休一脸惶急,手中马鞭虚劈一下,急道:“我爹爹想找吕伯伯议事,营前帐后找遍了就是不见。连马匹和妖戟也不见了!”
    方瑜闻言面色一变,心里咯噔一沉。吕布的个性一向很不稳定,今日大败之余,焉知他不是自责太深,觉得无颜面对将士和父老,单枪匹马的去找倭寇拼命去了?要是这样就坏了,三军不可无帅啊!
    吕雯玲想了一下,微微一笑,道:“别瞎猜了。我知道父亲在哪里,你们跟我来。”于是翻身上了火龙驹,和方瑜共乘一骑,领着孙休,两骑一齐消失在夜色之中。
    不多时,吕雯玲带着二人来到貂禅的墓地。果然不出吕雯玲所料,在貂禅的孤坟旁的一棵小树上栓着一匹骏马,吕布正孤零零的坐在坟前,伟岸魁梧的身躯佝偻着,嘴里喃喃的不知在说些什么,手中拿着一块绢布,正在反复擦拭着倚在腿上的妖戟。在清冷的月光下,藏青色的妖戟幽幽的发着银灰色的光芒。
    远远的望见这一幕的方瑜明显感到怀中的吕雯玲微微一颤。
    “爹爹!”她叫了一声,翻身下马,快步走到吕布身边。孙休看了看方瑜,两人也一齐下马,来到貂禅的坟前,大礼参拜下去。
    吕布抬头看了看女儿,点了点头,接着就将目光落在方瑜身上。方瑜被吕布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道:“吕……伯伯,吕将军……郡守,这个,三军不可无帅,您此时还是不宜外出太远才是……倘若贼人突袭,这个……”
    吕布不去理他,凝视了方瑜好一阵,突然叹问道:“太子殿下,以你看来,我吕布这一生,可称得英雄?”方瑜被问得微微一楞,咬咬下唇,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吕雯玲见父亲这样问,生怕方瑜说错话惹父亲不高兴,连忙接茬道:“爹爹你武艺超群绝伦,勇猛世间无比,天下皆知你是男人中的男人,勇士中的勇士,您若不是英雄,谁是英雄?”
    吕布笑着摇头道:“小儿之见。”接着一指身前的几块大石道:“你们都坐下吧。”方瑜、孙休等人依言坐下。
    吕布怅然道:“我吕布一生,行事率性,不忌人言,不拘小节,世人皆道我任性乖戾,累人误己,我岂无言以辩乎?我自幼长在西北蛮荒,诸族群居,民风野犷之地,少小便好弓马,人称无敌;羌人及诸蛮夷见我,闻风丧胆,不敢正视。我自小在草原上驰骋长大,从来无人教我以义礼,我只知人真心待我,我亦以真心待他,以直报怨,以德报德,难道我错了吗?我第一个恩主丁原丁建阳,拔擢我于草莽之中,我原以为是再生父母,感激涕零,认他为父,发誓要尽力辅佐他成就大业。谁知这厮竟是个小人,他虽用我,却是嫉我之才,恐我为他对手所用或不受他控制,故此将我收入麾下,待我更无半点真心,以我武艺,他竟命我为文职主薄,不令我领兵,我吕布在他手下只是个众人笑柄!你们说,这样心机卑鄙的小人,我杀他错了吗?当时董太师名满天下,礼贤下士,赠我赤兔马,许我英雄之名,令我执掌兵权,我杀丁建阳投奔这样的明主,难道错了吗?当时的我,又怎知董卓后来竟天怒人怨,成为国贼?我初时待董卓,又何尝不是忠心耿耿?我浴血奋战,一身替董卓对抗天下,虎牢关下我力战方博,阻诸侯大军于关外,为董卓保住江山,可是董贼何尝真心待我?他用我不过是当豢养了条猎犬,利用爪牙之利罢了!我为貂禅和王司徒合谋杀此国贼,既报私仇,又救国家百姓,我难道错了吗?世人污我辱我,道我是三姓家奴,我心不服!我只想痛快为人,快意恩仇,凭什么要我为虚无的‘忠义’二字背负一生的枷锁?若说我有错,我只错在不该来到这个乱世,更不该来到着义理当先,伪君子遍地的中原,我飞将吕布,原是属于简单的草原的,不可能适应这复杂的处处机心的中原争霸之场。世人道我狐疑轻狡,其实我若聪明到能如刘备、曹操一般满腹心计城府;又或者这乱世中的人都能如我真心待人般真心待我,我又何必狐疑?又如何轻浮狡猾?说一千道一万,我只是不能适应这虚伪的游戏规则罢了!”
    吕布一口气说了这许多,白发须髯颤动,竟潸然泪下。吕雯玲心疼的望着父亲,轻声道:“爹爹,夜了,我们回营去吧。”吕布心绪激动,摆了摆手,面对方瑜说道:“我吕布蹉跎一生,至今方知,普天之下,只有两个人知我解我,是我知音。一个是我夫人貂禅,另一个,却是你父皇方子渊!当年我兵败困窘,投奔你父皇,是真心真意服他,愿在他麾下辅佐他成就大业。而你父皇实是深知我肺腑,他知我不可能适应这个乱世,知我不可能在人之下,又不可能见容于汉室的所谓正人君子。他知我只适合天高皇帝远,自立为王,他知我只能痛痛快快的随自己性子做主……故此他发给我船只粮秣和十万子民,令我开垦夷州诸岛,南面独立为王。此时想来,这实是对我吕布最好的安排,若非如此,只怕我早已在中原的倾轧之中粉身碎骨了!”
    说道此处,吕布望向貂禅陵墓,眼中似有无限悔意,叹道:“可惜我吕布年轻之时,心胸狭窄,无知愚鲁,错会了你父皇的一番苦心,在荒岛上怨天尤人,浪掷了这一段本该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光阴,若非貂禅以死唤醒于我,我可能至今未悟!貂禅……她实是爱我极深啊。孩子……”吕布拍了拍方瑜的肩膀道:“你自幼来到岛上,我却始终待你不好,没想到今日竟是你救了我的性命……现在想来,吕布负你方家,实为良多啊!”
    方瑜忍不住红了红脸,嗫喏道:“不……不,吕伯伯待我很好啊……您这样说,我可当不起。”
    “当得起的!”吕布慨然说道,接着从怀中掏出台湾的兵符令牌印信之物,忽然大礼跪拜下去,口中说道:“太子殿下,老臣今日便将小女雯玲并着三千里台岛一并托付了!愿殿下带领吾等外御仇虏,保家卫土,成就大功。吕布愿随鞭镫,但为马前末将足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