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但愿葬我阿里山-一统后传之血战台海-一统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一统三国 > 一统后传之血战台海
第二十二章 但愿葬我阿里山

    黄帝十七年八月十五,中秋,大晴。普天团圆。
    早起的月色朗照着军营,几天前就从四方得知军中的征集令的台民百姓代表们神情肃穆的推着自家的小车,在尉官们的指引之下鱼贯进入军营。
    硫磺、硝石、火镰、火石、火油坛子、茅草、蘸满火油的棉絮团子……除了这些征集令上要求的东西以外,几乎每辆车上都掖着一篮煮熟的鸡蛋、几束蒸好的荷叶肉粽、一捆熏好的鱼干、一大块原本农家省下来过年的大火腿,还有一坛坛飘着香味的米酒……所有台湾岛上能想象的到的好吃的全在这里出现了。百姓们伸过满是老茧的双手,把这沉甸甸的还带着微温的食物交到子弟兵们的手里:“吃吧,孩子们!吃饱了好去打鬼子!”
    谁也不知道军中征集这些东西是为了什么,但是不知有多少老乡拆了自家住了多年的茅草屋,翻出原本是这一年要用的照明用的火油,只要给三千里台岛带去光明,区区的黑暗算什么?
    我深深的爱着你,这片多情的土地。每一寸黑土,曾有我们祖辈耕耘的足迹;每一寸山河都有我们的子孙后人深切的依恋……可笑倭寇和所有入侵的豺狼们并不知道,当一个民族面临国土和生存的侮辱与伤害时,所迸发出来的力量有多么可怕。
    一坛坛的美酒被拍开了泥封摆在了地上。五百只粗瓷大碗排开了,浑浊的米酒跳出欢快的酒花被倒进了碗中。
    方瑜手捧酒碗,望着台下甄选出来的五百勇士,看着他们年轻的面孔和燃烧在眼中的杀敌的渴望,想到无数大好男儿,行将血洒怒海,魂归九天,不禁激动双手微微颤动。
    “兄弟们!倭寇豺狼,远来侵我,杀我父母手足、辱我姐妹妻女,烧我房屋,毁我田稼,我中华儿郎,当如何报之!”
    “愿随太子死战!驱除倭奴,保乡卫土!”
    “台湾虽然孤悬海外,却是我中华国土,一尺一寸,是我中国所有,岂容他人野望践踏!我们已无路可退,无险可守,背后就是家园乡土,身后就是亲人妻儿!兄弟们,大汉中华的男子汉们,保卫台湾,就是保卫大中华,保卫台湾,就是保卫全中国!以我之躯,卫我家园国土,以我之血,振我中华天威!”
    “保家卫国,振我天威!”
    “万古流长的日月潭水为证,万古巍巍的阿里大山为证!我,皇太子方瑜今日不能许给大家荣华富贵,不能许给大家功名利禄……但我发誓,不烧了倭寇的粮船,我与诸位兄弟,誓不生还!刀山火海,我愿与诸位不离不弃,生死只在一处,肝胆与共!”
    “日月潭、阿里山为证!同生共死!肝胆与共!”
    “兄弟们,干了这碗酒,再看一眼家乡的月亮吧!明天晚上的月亮,我们未必就能见到了,但是我们的子孙后人,会世世代代在月亮下念颂我们的名字!何必马革裹尸还,但愿葬我阿里山!”
    “何必马革裹尸还,但愿葬我阿里山!”
    “何必马革裹尸还,但愿葬我阿里山!”
    “何必马革裹尸还,但愿葬我阿里山……”
    方瑜和五百名勇士仰头喝干了碗中的浊酒,混着男儿激动的眼泪的酒精一下子在众人胸中燃烧起来。吕布和孙权来了,带来了丰盛的肉食,战士们一言不发,开始享受生命中最后的饱食。
    “登船!”
    五百勇士,来不及看一眼身后的故土,和依依不舍的袍泽战友,抹一抹嘴,提起武器,向港口列队走去。
    所有的一应引火之物皆已搬运上船,此次行动,由方瑜亲自带队,孙休随同,用船只四十五艘,每船用十人;方瑜的旗舰帅船稍稍大些,上乘战士六十名,其他全是清一色的机敏灵动的走轲小船。孙家三子中只剩孙休这根独苗,本来是不让孙休去的,但他是唯一见过倭寇粮船步阵的人,必须去做向导,而他本人也一再要求。吕布和孙权他们一再请缨要去,方瑜说什么也不肯,所幸的是,这次吕雯玲出奇的合作,竟自始至终一言不发,方瑜虽然微感奇怪,但也心中宽慰。
    方瑜草草的跟吕布、孙权挥了挥手,引着众人上船就走,连看也不敢看吕布身后的吕雯玲一眼。他心中知道,离别的情伤最坏士气,他自己也只怕再看吕雯玲一眼,便拔不动腿了。
    在夜色掩映之下,四十五艘小船悄然离港,顺着晚来的西北风和轻轻的潮水,向西北行去。方瑜手持龙戟,心潮激荡,离台湾岛和玲儿越来越远了,可是他连回头一望的勇气都没有。就在他热泪盈眶之时,突然远处“扑通”一声大响,港口岸上齐声惊呼,吕布的大嗓门听的分外清楚:“玲儿!你干什么?”
    方瑜和船上的军士们猛然一惊,急忙回头看时,只见黑夜里一条笔直的水线从岸头直奔方瑜的旗舰而来。不多时,接近船尾,水线尽头“哗”得一声,冒出一个人的脑袋,俏丽的脸上满是掩不住的得意笑容,船上众军忍不住齐声欢呼。
    正是吕雯玲。
    早有军士伸下长枪柄拉上吕雯玲。不等方瑜出声,吕雯玲调皮的一笑,扮个鬼脸道:“太子哥哥,我违了你的将令,回营之后,你砍我的脑袋吧!”
    方瑜又气又笑,道:“玲儿!你胡闹什么,快回去!”话音刚落,也觉得不妥,眼看船只离岸更远,港口已经远远不见,再要游回去,纵然熟知水性,恐怕也很吃力。眼见的这小妮子身穿水靠,分明是事先筹划严密,算好了距离来的。
    吕雯玲笑道:“太子哥哥,那日在营门外,你问我为什么不反对你去烧倭寇的粮船的时候,我心里便是这个主意了!这下你想赶我回去,可也不能了吧!”
    方瑜无奈的一摊手,道:“你的智谋远胜于我,可以了吧?”
    吕雯玲嫣然一笑,伸手指了指天,又指了指海面,笑而不语。
    方瑜心头一热,提着龙戟上前与她并肩而立,轻声道:“不错。天上地下,人间海底,我们永不分离!”
    孙休会意的微笑着,悄悄把几个碍手碍脚的士兵带离了船尾,把这最后的浪漫留给两人。他伸手入怀,摩挲着哥哥孙登生前用的自己一直藏在怀里的一把短刀,那刀热的发烫,仿佛和他那颗渴望复仇的心一齐跳动着。
    “子高、子明……你们在天上看着我,兄弟为你们报仇!”他默默的在心中发誓着。
    西北风,更急了。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