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中华天威-一统后传之血战台海-一统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一统三国 > 一统后传之血战台海
第二十六章 中华天威

    方瑜拖着疲惫至极的身躯,和吕雯玲背倚着背,身上大大小小十余处轻伤在不停的溢出血来。伴随着轻轻的喘息,方瑜突然间觉得阵地上竟变得寂静无声,所有声响都似乎听不到了……同胞们乡亲们的遗尸枕籍于城头的土墙上上,汩汩的血流顺着台阶淌到了大地上。活着的人也仅仅是比死人多了口气罢了,身上全部带伤。
    一切就要结束了……方瑜激动的想着,我已经尽了我全部的力量,为了我的民族,和我深深爱着的这片土地……父皇,我终究无愧于做你的儿子!
    城头上只剩下被挤压在一处的方瑜、吕雯玲和吕布等孤零零的不足千人的小小方阵,远处,杀进了土城的倭寇们跟集结在城下的民兵们展开了巷战。苍天阴霾,大海咆哮!
    方瑜笑了。
    吕布笑了。
    所有城头的台军战士都笑了。
    为国百战捐此躯,男儿断头意如何?但愿我血化春霖,再灌家山来年春。
    所有的台军战士都紧紧的靠成了一团,他们拖着因失血而蹒跚的身子,握着残损了的武器,死死的盯着慢慢围上的倭寇。可就是面对这样一群战士,围上的倭寇竟然脚步微颤,眼中露出恐惧的神色,后队不时有人偷偷溜走,往城下跑去。
    吕布神色凝重,深情的看了女儿和方瑜一眼,高高的举起了妖戟,准备发起最后一次冲锋的命令。
    就在此刻……
    东北方向的极远处突然传来隆隆的闷雷一般的巨响。海啸般的整齐的呐喊和号子划破了远方的天空。
    吕布惊讶的望着方瑜,满眼都是询问的神色。
    “什么声音?”吕雯玲焦急着问道:“是倭寇后军全面冲锋了吗?”
    “不是!”方瑜侧耳凝听,嘴里喃喃的说道:“不太象。”突然间,远处后队的倭寇鬼哭狼嚎的慌乱的高叫起来,刹时间,金鼓声、梆子上,土炮声响成一片。
    吕布、方瑜连忙极目远眺,只见倭寇后军如同锲入了一把尖刀般,彼此不能兼顾,大大的慌乱起来。紧接着,一只不知名的队伍如蜿蜒的长蛇一般在倭寇的阵中旁若无人纵横开阖起来。这支队伍人数既多,又有马军,旌甲分明,犹如天兵从天而降,转眼间杀得倭寇血流成河。
    炸营了!倭寇炸营了!
    这支不知从哪里杀出来的军队秋风扫落叶般的杀向苦战了两日早已疲惫不堪的倭寇,不过片刻,倭寇自相扰乱,溃不成军。
    首先倒霉的是位于后军的督战队。两日血战,只有他们是衣甲鲜明,最安全最惬意的,可此时他们首当其冲,甚至来不及通报早川,就被这支突如其来的军队杀戮殆尽。
    方瑜在高高的土城上望去,只见青龙旗、黄龙旗远远的飘扬着,城下战事如火如荼。旗角翻飞,有的写着“陆”字,有的写着“孙”字。不多时,一只数百骑的精锐马队撕开了倭寇的阵势,杀到土城城下,割韭菜一般收割着倭寇的头颅。
    万军丛一员大将如入无人之境,勇不可当。只见那员将头戴紫金翔龙盔,身披黄金鱼鳞甲,外罩猩红火凤袍,腰结虎头英雄带,全身披挂;掌中一杆蘸金虎头枪,背后斜插一柄九磨八棱打将钢鞭,马后兽脊弓,两壶雕翎箭,座下一匹嘶风出云绝影兽;马后紧跟着一彪熊腰虎躯的精锐骑兵,排头两个擎旗手,中间一个掌旗将;左边那旗上绣着“风流金枪将”,右边那旗绣着“英雄万户侯”,中间那旗上烫金斗大的绣着五个大字“江东小霸王”!你看他:剑眉入鬓角,俊目有神光,天下传美名,风流小霸王!
    方瑜在城上看得真切,瞧的分明,这不是荆州十二万水军先锋头领,镇北将军广陵侯孙凉孙伯旷却又是谁?
    “伯旷大哥!孙伯旷大哥!”方瑜狂喜之下,惊极失声,忘情的狂喊起来。他一把抓住吕布,大声吼道:“我说过,父皇不会抛弃台湾,大陆不会抛弃台湾!援军到了,我父皇的援军到了!”
    “大陆的援军到了!”
    “大——陆——援——军——到——了……”城上城下的台岛军民齐声呐喊,涕泪泫零。城头的残军士气大振,嘶声喊叫着杀向了刚刚形成合围之势的倭寇。惊慌失措的倭寇首尾不能兼顾,指挥系统彻底失灵,溃乱的不成阵形。早川刚刚杀到城下,立逢惊变,面如土色,百般喝止手下士兵不住,只得传令退向海边,上船暂避。
    开城,开城!城上城下一叠声的喊着,奋力推开堵在城门上的木石,杀出城去,接应大陆援军。
    战局终于逆转!
    孙休牵着火龙驹引着五百生力民兵来到城下,与方瑜会合。方瑜翻身上马,引众人杀出城去,龙戟挥处,鬼神皆惊;孙休挥舞大刀,紧随马后。不多时,和大陆军马会合,方瑜往青龙旗下大喊:“伯旷哥哥!”
    孙凉乱军丛中闻唤,扭头大声道:“太子殿下千岁!末将救驾来迟。”孙休大喜,叫道:“伯旷堂兄,我是子烈,我父亲在后军!”两下里自家人见面,好不喜欢,更加士气如虹。搞不清状况的倭寇如同没头苍蝇般到处乱撞,被整队整队的屠杀。
    远处,登陆的大陆援军逐渐全部杀入战场,一杆大旗之下,精锐无比的步兵排成方阵,整齐的喊号挺进,将来不及溃逃的倭寇踏成肉泥。那杆旗帜黄龙做底,五彩金线,上书十七个大字:“荆淮徐泗兵马大都督领大司马荆州牧陆”!
    方瑜遥望大旗,惊喜非常,问孙凉道:“陆伯言都督亲自来了吗?”孙凉随手一鞭,把一个倭寇脑盖削上半空,回马道:“大都督来了,不过不是主帅。此次是陛下御驾亲征了!”
    “什么?”方瑜喜不自胜:“我父皇来了?在哪里?我父皇在哪儿?”
    孙凉却来不及答应他,又杀入倭寇溃兵群中去了。
    不到日暮,战事结束。六万倭寇,四万多横尸土城城下,一万多弃械投降,成为俘虏。只有早川、石山率领着数百心腹逃上大船,逃出海岛去了。方瑜、吕布、吕雯玲、孙权、孙休等人收住军马,来和孙凉、陆逊相见。正欢叙寒暄之时,后军传来圣旨,命令清理战场,看管俘虏,代来日圣上亲自处置。
    方瑜急着要与父亲相见,连忙问来使道:“我父皇在何处,为何不来相见?”使臣笑道:“陛下有口谕告诉太子。”方瑜连忙跪听,来使道:“皇上说:‘瑜儿,你做的事朕都知道了,你很好,非常的好,是朕的儿子。’”
    方瑜听完,楞了半晌,问道:“就这样?没了?”怅然若失,远望大海,不知何时能与父亲相见。
    却说早川、石山狼狈万状,逃出生天,上了大船,犹自惊魂难安,喘息不定。
    早川阴鸷地扫了一眼残存下的数百倭寇,嘶哑的带着哭腔的喊道:“八格!支那人!我一定要报仇!一定要报仇!”
    石山道:“早川殿,请不要灰心!我们还有筹码。那个方博的脑中还装着我们的芯片呢!只要能控制方博,我们就能控制支那大陆!”
    “哟西!”早川长长的呼出口气,道:“石山殿,告诉士兵,节约最后的食水,只要我们能回到日本,就能东山再起!”
    石山却似乎没有听到他吩咐似的扭头远望大海,泥雕石塑一般的站着不动,脸上满是惊恐和不能置信的神色。
    早川诧异的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登时心头大震,目瞪口呆!
    远处的海平线上,魔幻般的涌出数百艘大大小小的战船,呈半月形结阵包围了上来。居中的一艘五层楼船上旌旗招展,各色彩旗飘扬,当先一面明黄色金灿灿的大纛上,一个斗大的“方”字格外刺目。在大纛之下,摆放着一张宽大的龙椅,一个白衣男子意态悠闲的斜倚着坐在椅上,眯着眼看着西下的斜阳,轻轻摇着一把羽扇。
    战船渐渐近了,把早川的船紧紧的围在核心。
    那个白衣男子抖抖衣襟,正襟危坐,望向早川船上来。
    早川终于看清了那个男子的面貌,他吃惊的张大了嘴如同看见了这世上最恐怖的鬼魅一般!
    “不可能!决不可能!怎么会是方博!不可能是他!”早川失神的望着石山,后者也是一脸得难以置信。
    “啪啪啪……”几声齐声做响,无数十丈以上的水战绕钩搭上了早川的座船,精悍的水军将士从四面跳上船来,船上个别倭寇刚要顽抗,转眼尸横就地。早川面色铁青,钉子一般站得纹丝不动,一言不发的与船上的方博遥相对峙着。
    方博的王驾战船缓缓靠拢过来,搭上了踏板,一个文官模样的人宽袍大袖,过船来随便施了一礼道:“我们陛下请你们两个过去说话。”说着朝早川、石山两人一指。
    早川冷哼了一声,手按三日月文字的刀柄,慢慢走上踏板,石山紧随其后,上了方博得大船。
    方博轻轻的叹了口气,望着离自己不过十步的早川,轻声道:“早川博士,我们又见面了。对不起,我刚刚做了一个脑科手术,就不起身跟你说话了。”
    早川又哼了一声,淡淡得说道:“方,那是你命好……”他刚要说下去,突然背后的石山一声狂吼,一步踏前,身体前倾,长刀所向,正是日本“柳生流”的决杀刀技“会心斩”!闪亮的刀锋直逼方博的脖颈而去,眼看虚弱苍白的方博明显躲不过这雷霆万钧的一击,突听一声刺耳的金铁交鸣,石山手中的村正太刀只剩半截,拄在地上,支撑着他不住涌血的身躯。他满脸都是不能置信和想不通的神色,他怎么也料不到自己这志在必得的一击竟是如此下场……
    出刀劈断石山的村正太刀并且在他脖子到胸腹间砍下致命一刀的大汉渊停岳峙的站前一步,望着瞪着死鱼眼的石山冷冷的说道:“好教你死个明白。我叫甘宁甘兴霸!你们倭人的功夫跟兵器一样,好看却不中用。”
    石山的喉间不情愿的发出最后一声绝望的呜咽,颓然倒地。他始终想不明白,伟大的大和武士怎么会输给了低劣的支那人?
    早穿依旧铁青着脸,仿佛一切都和他无关一样。方博再次轻轻叹了口气,道:“早川隆一郎,你还有什么
    话说?”
    早川冷笑道:“我还能说什么?你们支那人有句话,叫‘成者王侯败者寇’,我输给了你,但是不代表大和民族输给了你们!我虽然死了,但是将来必然会有其他的大和英雄站出来完成大一统的伟业!大和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我们终将统治你们这些低劣的民族,终将统治支那、统治亚洲、统治全世界!”
    “算了吧,早川先生,”方博叹了第三次气,淡淡的说道:“你是一个可怜的人,大和民族是一个可怜又可悲的民族。像你们这样一个资源匮乏、文化落后,在精神文化上仰人鼻息,不是对我们中华人邯郸学步就是对欧美人鹦鹉学舌的低等民族,像你们这样一个肤浅的蝇营狗苟的低劣民族,居然狂妄得无数次企图统治世界,无数次的挑起你们的能力根本不能支付承受的战争,这难道不可悲?难道不自量力也是优秀的表现?算了吧,如果你们日本人不能意识到战争是你们最根本的错误,你们所谓的‘进取’恰恰是将来令你们灭族的根源,那么大和民族的结局将是无比的悲惨……”
    早川绝望的瞪视着方博,额上莫名的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他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狂喊,拔出了三日月文字佩刀,向着自己的腹部捅去!
    “铮”!一声轻响,早川手中的长刀被打歪,紧接着被轻轻一绞,旋上半空。方博手持宝剑,长身玉立,站在早川面前,冷冷得道:“你犯下了如山如海一般的罪孽,自己剖腹就想了结了吗?你们这种动物,根本不配有尊严的死法——你必须接受审判!”说着一挥手,左右上来将早川上下捆了个结实。
    方博满意的舒展了一下筋骨,对甘宁说道:“把倭人的这艘船凿沉了,船上的倭奴不计死活,全部抛入大海。传令大军,清理完毕我们就回航、上岛!”
    黄帝十七年八月二十一日暮,皇帝方博引荆州、江东水军十二万南征,赴援台湾。随着罪魁早川隆一郎的落网,对倭寇台海之战结束。八月二十五,皇帝方博下旨,将俘虏的一万多倭寇全部斩首,首恶早川在安平土城下设台公审,历数其罪恶,凌迟处死。
    八月二十六,旨意诏封台湾郡守吕布国公爵位;追封其妻貂禅帼国夫人,一品诰命;立其女吕雯玲为太子妃,嘉纳万金。诏封孙权为安平侯,靖海将军,加万户,其长子及幼子殁于王事,追封太子少保衔,立庙配祀;次子孙休,加为安台将军,安平城首任太守,加五千户。随皇太子夜袭烧粮的五百勇士,全部追封列侯,爵禄世袭罔替。烈士陈阿水,封安平城土地,立庙永享乡民香火供奉。
    黄帝十七年九月初五,吉神在北,大利出行。王师扬帆,回师大陆,皇太子、太子妃随驾北归。
    大海苍茫,浪涛相爱。头上白云朵朵,仙鹤展翅,脚下龙舟乘风破浪,令人胸襟为之一爽。方瑜轻轻环着吕雯玲纤腰,立在船头,望着远去的台湾岛,感慨万千,思绪万千。
    再见了,台湾!
    再见了,乡亲们!
    但愿朝阳常照我土,勿忘烈士鲜血遍地!
    方瑜、吕雯玲相顾莞尔微笑,心意相通。阳光下,他们两人的身影紧紧的重在一起,融做一处,天上地下、人间海底,再也不会分开,永远不会分开!
    (谨以此文献给六七十年前,为赢得抗日战争的胜利前赴后继,流血牺牲的英烈们;谨以此文献给在日据台湾时代呕心沥血,为反抗殖民统治英勇献身的台湾同胞们;谨以此文献给鸦片战争后一百多年来,为维护民族尊严、抵御外来侵略,为中华浴血奋战的无数先烈们;谨以此文献给数千年来,为我中华民族开疆扩土,为维护祖国统一抛头颅撒热血,魂萦黄土的中华英雄们!他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他们的英灵永垂不朽!)
    《一统后传之台海血战》全文完!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