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三星冲霄-卷一 飞蝉神功-三国异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异侠传 > 卷一 飞蝉神功
第一章 三星冲霄

    夜色苍茫,云星横空。
    荆州襄阳城北三十里的蚬山之巅,一位白发白胡的老人,正迎风挺立,目视苍穹。
    茫茫天际,星斗密布,有的闪烁不定,有的悬凝不动,有的晦暗无光,有的灼灼耀射。
    忽地,东、南、西三方天角,各有一道强烈光华腾升而起,仿如电光,划过天际,射向正北面。正北面之中, 一颗大如拳的紫色星斗,被射来的三道光华冲击,猛烈摇晃;其光本已晦暗不明,再一摇动,则更显惨淡无光,大有摇摇欲坠之势。 白发白胡老者察此异象,不由猛地打了个寒噤,暗道:北面正中乃主汉室国运之紫微星,南面乃赤色朱雀荧惑星,东面乃青色青龙岁星,西面乃白虎太白星。三星合于一宿,乃奇凶大险之兆,当主国危兵凶,天下生灵涂炭,亦主国将由合而分矣!
    白发白胡老者目睹此惊人天兆,不禁仰天长叹道:“哎!光武帝于我庞氏一脉有知遇之恩,我受父亲之训,势须匡扶汉帝刘氏血脉。但其子孙后人却为君非君、为臣非臣,外戚、宦官轮流荼毒苍生,天怒人怨、地火奔腾,终于天现凶象,看来汉室国运,已危如累卵了!当此时势,好教人进退两难矣!天乎,我庞德公将如何是好呢?
    就在庞德公心里震汤之际,正西方距地平线六丈之处,忽地闪出一颗斗大白星,光华灼灼,摇曳生姿,似沉寂已久的顽童,终可现世,欢欣雀跃,大有立刻出手摇撼乾坤,进而令天地翻覆之势。
    庞德公察天悉地知人,精通天机之学,他目睹之下,心神不由更为震撼,喃喃的失声道:“唉!不料连司危星亦骤现于世,此星现,则主天子失政。而天下豪杰起兵之兵凶之兆!而太白、荧惑、岁星直犯紫微帝星,三星光华,掩盖帝星,则主天下行将三分!哎,神州大地、百姓苍生,只怕须经历一番血火战祸大劫难也!我庞德公又岂能袖手旁观、坐视不理?虽然天机大势不可逆转,但难道便不可延缓吗?嘿嘿嘿!且看我的人谋,是否可与天机斗上一斗上吧!”
    庞德公仰天长啸一声,即毫不犹豫,展开绝顶的轻功身法,掠下他隐居数十载的蚬山。
    他一路向东面掠行,因为他深知犯紫微帝宿的三星中,以东方青龙岁星光华最热,气势亦最盛,对汉帝的威胁因而最厉害,他若要匡扶汉帝刘氏一脉,便非要于青龙岁星的宫宿所主地域,寻觅一位足与青龙岁星的气运抗衡的能人异士不可。
    庞德公一路东行,数日后便抵达谯郡(今安徽亳县)地域。他眼前忽地一亮,只见于平川之上,突现一座雄伟山峰,自东向北蜿蜓。山体青翠。有如一条盘于起伏的青色巨龙。他向当地人打探,原来这座山峰便叫“青龙山”,是沛国谯郡地域最著名的名胜之地。但当地人此时尚仅知此山为风景胜地,对其内在的无穷奥秘,却毫无所知,亦毫无所察。
    但落在庞德公的眼中,却有如久渴之人,忽遇清甜甘泉,心神不由为之一振,长途跋涉的疲困,亦忽地跑到九霄云外。
    庞德公毫不迟疑,便向青龙山上纵跃而上。他的功力已达通玄境界,雄伟而并不险峻的青龙山,自然丝毫不能令他为难。
    仅花了半个时辰的工夫,庞德公便已呼地跃上青龙山的顶峰。他放眼向四周望去,不由叹道:“不料沛国谯郡平川,竟隐伏如此一座奇峰大龙脉!若将其真龙潜伏之地点出,得获之人,其子孙血脉为王为贵,将指日可待也!”
    但见青龙峰屹立于青龙山岭之中,前后左右皆有山峰耸立,左如青龙,右如白虎;前竖如屏,后立如幛;正西面处,有九道河川蜿蜓奔流而来,左有东沙河、仓河;正中有涡河、惠济河;右有茨河、河,绕山而过,犹如九尾白龙盘游而至,十分奇特玄妙。
    庞德公喃喃地道:“好气势,左有青龙右有白虎,好地脉,前有房、后有障………更有九河回环,天造地设,当真千年难得一见的王者大龙脉也……哎哟不好………”他忽然惊叫一声。
    原来庞德公被眼前的“惊天大龙脉”景象迷祝忘了他此刻正站于尺高的草丛中,因此右腿不知被甚么东西咬了一口,登时痛澈心脾。
    他连忙一跃而起,跳至一块石上,俯身一看,只见右腿脚跟处,已红肿一片,一道形如小蛇的黑气,正向腿上蜿蜓爬行,他深知此乃毒性向上蔓延之象,只要侵入心脏,便必死无疑,于是连忙向腿部上面疾点一指,封住向上伸延的穴脉。他再一跃而起,打算尽快掠下山去,寻郎中救治。
    不料他忽感一阵昏眩。内力似已尽失,根本跃不起来,反而一跤摔跌于大石上面。放眼四望,山林遍野,山风呼啸,但却难见一个人影。庞德公心中不由大骇,仰天长叹道:“天意!天意!莫非当真天亡汉室刘氏一脉么?难道天下三分之势当真不可逆转吗?”
    此时,天已近晚,四野凄清,寒风在密林中呼啸。庞德公渐而已感心智迷糊,眼前景物一片蒙胧。他深知此乃剧毒侵犯之象,只要毒入心肺,那便神仙难救。蒙胧中他但见有一樵夫模样的汉子,正向他这面疾奔而来,庞德公正欲张口呼救,不料却连些微音响也发不出来。
    蒙胧间,庞德公但见那樵夫已奔近身前,更俯身仔细察看。然后樵夫竟毫不犹豫,张嘴贴着他的伤肿处,连连吸吮,恍惚中见樵夫连吐几口黑血,接而樵夫又摸出一粒丹药,咀嚼一会,连同唾沫涂于庞德公伤肿的地方。
    庞德公心中又感又佩,他万料不到,一位山野樵夫,竟有如此仁义心胸,舍命救他,这比那等满腹经纶的学问之士,遇事先要讨较自己的利益安危,显见又强多了!
    又过了一会,庞德公但感一股清凉之势,沿伤患处向上伸延渐入血脉,心胸一阵凉快,他的神智便完全恢复了。他试运真气,但感十分畅顺,内力亦已尽复,他不禁十分高兴,一跃而起,向那樵夫深深一揖道:“这位大哥,救命之恩不敢言谢,但请告诉我,你可有甚心愿?我必助你达成!”
    那樵夫是一位年已五十许的汉子,脸上满布沧桑岁月的印痕,但筋骨却十分健壮。他一听,便憨憨的笑道:“这位老人家,客气甚么?其实我所以救你,一半的原因是为了我自己的目的啊!”
    庞德公奇道:“这位大哥有甚目的?”
    樵夫道:“老人家知道么?此地独出一种奇毒之物,叫赤练蛇,其色赤,长如练,其毒甚烈,若中其毒,所行不过七步,便必毒发身亡,因此又称为”七步蛇“,歹毒无比,闻者心惊!我因生活所逼,以此山砍柴为生,不得不冒此凶险。半年前幸遇一位采药老人,山上跌断了腿,是我把他背下山去。他为了答谢我,便赠我一把药丸,说此药丸乃”七步蛇“的克星,若被它咬伤,将此药丸嚼碎,清除黑血,然后涂于伤口,便必定可以起死回生!我得此药丸已久,可惜一直未有机会试验其效,今日终于碰着老人家你受此奇毒蛇伤,我的药丸终可试验其效,又果然证实乃赤蛇毒的克星,是我这人于山中谋生的起死回生仙丹妙药!因此啊,我救老人家你,岂非一半是为了我自己的目的么?”
    庞德公见樵夫如此憨直,绝不以恩人自居,更无欲无求,对他的品格不由更为感佩。庞德公莞尔一笑道:“虽然如此,但老夫的生命,到底是你所救,你有不求报的道理,我亦有必图报的理由啊!”庞德公一顿,目注樵夫一眼,忽然微笑道:“嗯,这位大哥,若我所料不差,你必年已五十,却膝下犹虚,并无子嗣血脉遗下,此必乃你的一大憾事,是吗?”
    那樵夫一听,先是一阵目瞪口呆,接而如见鬼魅似的霍地跳后一步,喃喃地道:“老人家,你…你怎知道?你是仙神,还是鬼怪?”
    庞德公微微一笑,道:“这位老弟,你的命宫山林位,有青气直犯天中、辅角、太阴、少阳、准头、子嗣,亦即预兆你从廿五娶妻,直至五十,尚缺子嗣,此乃青煞之气直犯子嗣官之兆应也。尚幸你五十命宫廷尉之下,忽现淡紫,乃主你巧遇贵人,当助你化解此一厄运。”
    那樵夫先是一阵沉默,似惊疑不定,过了一会,才下了狠心似的咬牙道:“不错,不错!所判一切千真万确!啊,对啦,老人家你莫非便是那位大贵人了?”
    庞德公微笑道:“我也不知是否那位贵人,但你于我有救命之恩,你的解困心愿,我倒十分乐意为你玉成,或许这便叫缘份吧!”
    那樵夫一听,又连忙向庞德公拜道:“小弟叫夏侯海,这里先行谢过老哥哥的大恩大德啦!但未请教老哥哥高姓大名?为甚竟能如此厉害,仅凭一面之缘,便可以窥透小弟几十年的隐衷?”
    庞德公甚喜这樵夫的憨直忠厚,便坦然的含笑道:“原来是夏侯老弟,实不相瞒,我即荆州蚬山庞德公是也,因事抵此山巅,遇此凶厄,几乎生命不保,幸而碰着夏侯老弟,又刚好配备此灵丹妙药,令我得保生命……哎,不然我的乾坤大计便要落空了!”
    樵夫--夏侯海不等庞德公说完,便忽然以手附额,失声叫道:“万幸!万幸!
    不料我夏侯海误打误撞,竟有幸遇到一位绝世高人!”他说着,又连忙向庞德公再拜了一拜,喜形于色的道:“庞先生的高名。小弟早就听闻啦!都说荆州蚬山的庞德公,乃如见首不见尾、神龙一般的人物,他洞天彻地,神通广大,若有幸遇上他,便天大的人生苦境难题也可迎刃化解!庞先生呵庞先生,民间之人,均称你为绝世的一代天机隐侠呢!”夏侯海心神激汤,话也多了,竟滔滔不绝,说个不休。
    庞德公淡淡的一笑道:“夏侯老弟不必客气,我怎敢自夸”天机隐侠“?我不过是冀求天下太平,苍生莫受战火蹂躏罢了!”庞德公一顿,又决然的道:“夏侯老弟,走吧!”
    夏侯海一怔道:“庞先生,上哪儿去?”
    庞德公欣然的道:“夏侯老弟,自然是上你家祖坟,实地勘察,才好作勘点迁坟的工夫。”
    夏侯海见庞德公言诺必行,不由十分惊喜,连声道:“是,是,多谢庞先生如此美意相助!但我夏侯家自爹爹起已一贫如洗,根本无力请人堪舆,更休题甚么风光大葬,只是草草在山中寻个坑洞,填土封埋罢了,未知这是否算是祖坟呢?”
    庞德公微笑道:“但凡埋祖宗遗骸之地,均称为祖宗坟墓,夏侯老弟便领我上那山洞墓穴去吧!”
    夏侯海一听,心中惊喜参半,因为他实在不敢相信,祖宗坟地的所在,竟可以令他断子绝孙的厄运改转!但这是他数十年来最大的心愿,眼看有一线机会,他又如何会经易放弃?因此他再不敢犹豫,向庞德公连声道:“是,是,是,那便请庞先生跟我走一遭崎岖山路啦!”
    夏侯海说罢,连忙领先而行,走了几步,却又折转身来,对随行跟着的庞德公道:“庞先生伤患刚愈,只怕难走如此崎岖山路,我夏侯海别的没有,但力气却足,不如由我背负先生走好了!”
    庞德公近一甲子的修为,内外功均已臻通玄的境界,山路崎岖又怎会看在眼内?
    他呵呵笑道:“放心,放心,夏侯老弟只管使出力气,在前面引路,你能走多快,我便可跟多远。”
    夏侯海一听,不由老大不服,心道:我平生砍柴为生,久走山路,背负百斤柴薪,亦可健步如飞,你庞先生虽然甚有学问,但论凭力气走山路,又怎可与我这樵夫相题并论?他心中不服气,脚下不由便加快加速,他筋骨强壮,久走山路,果然如一头山豹,健步如飞,一路向山的西面奔去。
    他走了一大段路,后面再也闻不到庞德公的气息及脚步,他恐怕他到底年纪已老,自己这般逞强,岂不难为了他?于是连忙顿住脚步,缓缓的向前移动,好等庞德公跟上。不料依然听不到后面的脚步声,夏侯海不由吃一惊,以为庞德公在后面不支跌倒,连忙转身,欲去救助。不料后面的长长山径,竟人迹全无,庞德公也不知到何处去了。
    夏侯海不由一阵发呆,接而又狠狠的顿足道:“哎!都怪我逞强好胜,动起比脚力的蠢念头……如今可把一位绝世高人走失了。”
    夏侯海正在自怨自艾,忽地一缕尖音钻入他的耳际:“夏侯老弟只管向前奔走,我正紧随于你身后,顺便替你夏侯家勘点一座上佳龙脉地也。”
    夏侯海不由吓了一跳,他四处张望,方圆十里。竟瞧不见庞德公的身影,显然他是在十里之外发话的了。夏侯海不由一阵发呆,喃喃的失声道:“老天,十里之外发声,竟如此清晰,犹如对面说话,遥隔十里,竟窥透我的一举一动,犹如近在咫尺,巨细无遗……天,这到底是甚神通法术?”
    夏侯海以砍柴为生,根本未涉武学之道,自然并不知道,庞德公此刻施展的,正是道家正宗的玄门内功心法,只要修炼到家,便可“千里传音”,以及“百里辨物”,相隔千里,自然可以清晰见闻,巨细无遗。
    夏侯海心料庞德公必乃剑仙侠客一类的人物,他也不敢犹豫,放开脚步,向他的埋祖骸洞穴疾奔。
    向西再奔行了二十里,夏侯海终于抵达一个洞穴前面。这是一个位于山脚的天然洞穴,洞口仅宽约三尺,放入祖宗遗骸,再把洞口封住,便成了埋葬祖宗之地,果然十分方便省力。封洞口的石板上面,已布满了青苔,显然夏侯家的祖宗遗骸,葬入此洞已有一段很长的日子,洞口外面就连标志祖宗名号的墓碑也没竖,若非夏侯海自己亲临,天下间便再无人知道,这山洞原来是一座天然墓地。而且四周就连一丝拜祭用的香烛残留物也没有,显然夏侯海自把祖宗遗骸葬入洞穴后,便从来没有前来祭祖,他绝非虔诚的“孝子贤孙”。
    夏侯海此时怔怔的站在洞口石板前面,心中又惊又奇,暗道:我已依那庞德公的吩咐,抵达祖宗埋骨之地,但为甚他仍不现身呢?他心中焦急,不由喃喃的自怨自艾道:“夏侯家的列祖列宗啊,可莫怪你的儿孙把你等草草埋于此,委实是无力为你等风光大葬,若然如此便注定夏侯一脉断子绝孙,那也非你等子孙之错,委实是为势所逼啊!”
    “嘿,夏侯老弟为甚如此叹息,你就算在此嗟叹一生,只怕也无济于事呢!”
    忽地,刚才那一缕尖音,又在夏侯海的耳际响起。
    夏侯海转身一看,庞德公已忽然在他身后不到三尺之地出现了。夏侯海心中一阵骇然,他不由喃喃的反问道:“为甚么?庞先生,难道身为夏侯一脉的祖宗,亦不欲自家子孙有血脉承继香火吗?”
    庞德公闻言不由呵呵一笑,道:“山脚洞穴,乃阴寒之地,上面更有千重石压。
    你把祖宗骨骸葬于其中,祖宗灵气长年累月,受无尽煞气侵害,更如负千钧重担,世人受此折磨,尚且生命难保,你祖宗先灵受此贱酷磨折,夏侯一脉,又岂能不夭折中断呢?”
    夏侯海大骇道:“原来祖宗葬地,竟有如斯学问,难怪我夏侯海自把祖宗骨骸葬入此洞后,便终日心绪不宁。虽可勉强度日,但绝无余粮,只有干一日活,才有一日活命口粮,数十年来便如此度过的,至于子孙血脉,更想也休想,而且就算有子孙诞生,亦恐怕无力负担呢!这数十年来,我夫妻二人,便如负千钧重压,愁愁惨惨,苦不堪言也,庞先生,为甚竟有如斯折磨报应呢?”
    庞德公微叹口气,道:“祖宗先人受此千钧重压,阴寒折磨,如负千斤重担,子孙后人又怎会安宁快乐呢?夏侯老弟如此草葬先人,虽为势所逼,但招来的磨劫,却也无法躲避。”
    夏侯海不由脸色大变,骇然道:“庞先生,这……这如何是好?”
    庞德公微笑道:“夏侯老弟放心,你目下命宫运位已届廷尉,当主你有晚年奇福之缘,我恰好于此时遇上,亦早已替你夏侯家觅到一处移葬祖宗的吉壤也。”
    夏侯海一听,又喜又惊,忙道:“多谢庞先生助我夏侯一脉,但我委实家无余粮,怎有能力如富户人家般风光大葬呢?只怕白费了庞先生的一番心血啊!”
    庞德公道:“夏侯老弟,你的境况我岂不知?世间有等富户,为祖宗风光大葬,大摆排场,以为如此必可荫庇子孙,但他们并不知根基,运命根基不如宏厚地方,因此墓穴之地的吉凶,比外表的排场重要多了,我亦并未打算要你风光大葬你的祖宗遗骸,你只要依我吩咐,诚心诚意办妥一切移葬事宜,足可令你夏侯一脉运命由凶转吉了。”
    夏侯海一听,这才转忧为喜道:“是,是,一切但凭庞先生吩咐便是。”
    庞德公也毫不犹豫,当下即吩咐夏侯海,挖开洞口的石板,把洞穴中的祖宗骨骸,小心收拾,装入一个骨塔之中,然后又助他背着骨塔,辗转折回原路,攀上东面三十里的盘龙山峰。
    在盘龙山峰的北面,庞德公原来已用石块摆了一个大“品”字,他再仔细审查一番,决然的对夏侯海道:“夏侯老弟,可于”品“字的正中挖穴七尺,然后放入令祖宗骨骸,再封土成坟。”
    夏侯海依言在“品”字的正中下锄挖土,他力气充盈,不大一会,便挖出一个七尺方圆的坑穴。他把祖宗骨骸盛载的骨塔,放入坑穴,再填土封固,外面再堆土封牢,一座土墓便大致成形了,但尚差了一样最重要的标记,便是土墓的墓碑。
    此时只见庞德公已拾来一块长约三尺的石板,倏地插入土墓正北面。然后他忽地默运真气,力贯于中指,猛地向石板上面画去。不大一会,夏侯海但见石板上碎末纷飞掉落,一行刻字竟然清晰的现出来了。刻的是“谯郡夏侯列祖列宗之墓”等十个大字。
    夏侯海瞧着,不由又一阵吐舌,心道:这般以指代刀锯啊,只怕当今之世便绝无第二人了,但此刻他已无暇惊叹,连忙问庞德公道:“庞先生,这……这便是世人所称的祖宗风水墓地吗?却未知有甚好处?”
    庞德公不答,沉声道:“快,夏侯老弟快叩拜祖宗先灵!”
    夏侯海一听,不敢怠慢,连忙收摄心神,依言跪于坟前,虔诚的叩拜起来。奇怪的是,庞德公并没喝令叩拜完毕,因此夏侯海便只好一直叩拜下去,虽叩得昏天黑地,也不敢中途停止。
    庞德公此时却绝不轻松,因为他深知夏侯祖宗已得据“盘龙地脉”,祖宗灵气已复,必与其子孙后人有所感应,因此不敢懈怠,在夏侯海叩拜时,凝神贯注夏侯氏这座外形古的土墓。
    就在夏侯海叩到第十个响头时,土墓前竖立的墓碑上面的刻字,在“夏侯”两字上,石粉忽然纷纷而落,“夏侯”两字渐变模糊,接而竟隐约变形,合而为一,变成一个十分奇怪的刻字,似“曹”非“曹”,似“夏侯”非“夏侯”,十分奇特,亦十分怪异。
    庞德公心中不由一动,以已领悟了甚么,但并没说出,继续凝注墓碑上的动静。
    他默不作声。并无停止的表示,夏侯海也就只好一直叩拜下去。
    忽地,土墓正中,冒出丝丝紫气,淡淡的,正在凝聚,渐而浓烈起来,竟化作一朵紫色烟云,同墓碑这面冉冉飘来。说也奇怪,这朵烟云似长了眼睛,长长的墓碑那处也不停留,竟稳稳的粘于那似“夏侯”非“夏侯”,似“曹”非“曹”的刻痕上面,久久凝聚,并不散去,直到夏侯海叩拜至四十八次时,这朵紫色烟云,才淡化而失。
    庞德公心中一跳,皱了皱眉,似乎连他亦有甚么疑难未能参透。他忽然对夏侯海道:“夏侯老弟,且起来吧,不必再叩拜下去了。”
    夏侯海骨碌碌的跳了起来。也顾不得叩拜得昏天黑地、头昏眼花,急道:“庞先生,这如何了?”
    庞德公含笑道:“也没甚么,但可确证,你夏侯一脉的祖宗元气,已与龙脉龙气相汇,遂成威力强大的祖宗龙灵之气,更已与你自身一脉相承,很快你便可验证此龙脉坟地的威力了。”
    夏侯海惊奇道:“庞先生,是这样吗?但为甚祖墓一片死寂,毫无异样呢?”
    庞德公伸手一指墓碑道:“夏侯老弟,你且看墓碑上有甚不同了?”
    夏侯海依言向墓碑一瞧,但见墓碑上的刻字:“夏侯”二字上竟变得十分模糊,连成一个古怪的刻字,也不知那是甚么。他不由一阵惊骇,失声道:“不好了,庞先生,墓碑上的”夏侯“两字竟然似失未失,十分模糊,那岂非暗示夏侯一脉,快将灰飞烟灭吗?这却如何是好?”
    庞德公不由呵呵一笑,道:“不然,墓碑上的异变,乃喻示你夏侯家必将因”改姓而贵“,此事必于十年之后发生,你一切好自为之了。”
    庞德公忽地戛然而止,不再说下去。他心中疑惑不已,暗道:按墓碑异变所兆,这夏侯家必出一位奇贵之人,但为甚又发生改姓之事呢?而且那“紫色烟云”,粘于“夏侯”变形字上。当夏侯海叩拜到第四十八次时,便淡而化之,这又暗兆甚么呢?
    庞德公虽然精于寻龙之术,但到底非仙神一类,因此对这等极长久之后的玄机,一时也难于参透。
    他决定不再在此事上纠缠下去,因为他此番下山,是为了要造就匡扶汉室的奇人异士,以期暂保天下太平,苍生免受战祸之苦。他为了达成他这个惊天大计,前面尚有漫长之路,也不知尚需经历多少艰难曲折。
    庞德公这般思忖,便决然的对夏侯海道:“夏侯老弟,你祖宗骨骸既已移葬于此,不久将有兆应,其中虽然另有曲折,但无论如何仍是你夏侯一脉的子孙,因此夏侯一脉的香火,亦必定可以延续了。我有要事在身,不能久等于此,就此告辞,一切务请善自珍重。”
    庞德公话音未落,夏侯海也来不及再追问甚么,庞德公的身形一晃,谯郡龙山盘龙峰上,便已失去他的踪影。
    夏侯海不由一阵发怔,呆呆的站立祖墓前面,好一会,他才跌足叹道:“这等高人,想必留他不住了……哎,不想他,不想他,且先到市集买粮,家中的老伴,尚等着米粮来下锅啊!”
    夏侯海向祖墓拜了拜,便决然的转身下山,出市集购粮填肚子活命去了。夏侯海就算再蠢,也深知只有自己活命下去,才谈得上那子孙血脉的延续啊!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