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黄巾坠落-卷一 飞蝉神功-三国异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异侠传 > 卷一 飞蝉神功
第五章 黄巾坠落

    朱僬回京不久,朝廷即封他为车骑将军,兼河南尹治理河南郡的事务。但随朱僬入京的刘备等,却寂寂尤闻,朝廷根本对三人未加留意。
    刘、关、张三人闷闷不乐,出街闲逛,张飞倒没什么,他只要有酒痛饮,也就自得其乐,但刘备建功立业之心甚炽,被朝廷冷落,郁郁不得其志,甚感落寞,三人在酒店中饮酒解闷,张飞自得其乐,关云长闷然不语,刘备却忍不住连连长叹,此时在朝廷任职的郎中张钩,亦进店中饮酒,恰见刘、关、张三人,甚感惊奇,暗道:这三么相貌不凡,各怀绝艺,为什么于京都之地,借酒消愁,如此落寞。
    于是过来探问,刘备忍不住把他兄弟三人,为朝廷屡立战功,却遭冷落之事,向张钩诉说。张钩听了,吃惊道:“皇上宠信十常侍,视为父母,言听计从,此必乃十常侍嫌公等无物进贿,不加奏报公等战功,致受冷落,乃十常侍误国之罪也。”
    张钩回去,上朝时向汉灵帝奏道:“启奏皇上,黄巾之所以作乱,乃因十常侍误国所致,如今又欺蒙皇上,有战功而无进见有者,隐而不报,致令有功之士意冷心灰,实非朝廷之福也冤皇上先斩十常侍,然后下旨,有功者重加赏赐,则民心归顺,四海靖平。”
    所谓“十常侍”,即灵帝刘宏呼为“父”的中常侍张让,呼为“母”的中常侍赵忠等十位大宦官。
    当下刘宏闻张钩所奏,竟毫无主意,反问十常侍之首张让道:“父以为如何处置?”张让冷笑道:“张钩胡说八道,存心欺骗主上。”刘宏便下旨把张钩逐出朝殿流放去了。
    散朝后张让与常侍王甫商议道:“张钩今日所奏,必是因平乱有功者出怨言,未受朝廷封赏。为稳住其心,然后再伺机除掉便了。”
    果然,不久朝廷便有旨意传下,凡于平乱中有军功者,均受封赏。刘备也因而被任命为中山府安喜县尉,并令即日赴任,不得留在京城。
    刘备被授此县中小史,心虽有不甘,但亦不敢违抗,无奈只好把所带的兵将,遣回乡中,自己和关、张二人,仅带了二十亲随,赴安喜县上任,刘备到了安喜县,任县中的保安之职,他尽职尽责倒也把县中的治安搞得一派靖平。他与关羽、张飞二人,并无分彼此,食时同坐一桌,睡时同眠一床,情同手足。而刘备每出席公会,关羽、张飞二人,亦必左右侍立,就算站一整天也毫无抱怨。
    这样过了数月,忽闻朝廷又有旨命下来,凡因平乱有军功而出任地方县吏的,均须接受审核,不合格者悉数罢职。
    刘备心中暗料,自己也必在罢职者之列了,过几日,一位负责审核的朝泛督邮便果然来到安喜县。刘备无奈,只好到县城郊外迎接。刘备站着向督邮行礼,督邮高坐马上,仅以马鞭向刘备点了点,便算答礼。关羽、张飞见了,心中均勃然大怒,勉强按捺,没有即时发作。
    刘备把督邮迎到县衙,督邮高高坐在椅上,刘备则站在阶下侍候。过了好一会,督邮才冷冷的问道:“刘县尉的出身是什么?”
    刘备只好据实答道:“我是中山靖王刘胜之后,自涿郡领兵平乱,大小三十余战,立了点功,才蒙授此县尉之职,”督邮大喝道,“你胆敢诈称皇亲,虚报功绩吗,朝廷下旨,要罢免的便是你等之人。”说罢,拿眼角膘着刘备,看刘备有何反应。
    不料刘备并未会意,督邮便粗声把他喝退了。刘备出来,与县吏商议,县吏悄声道:“督邮乃中常侍王甫之人,他此举不过是索贿敛财罢了。”刘备为难道:“我并未收受百姓任何财物,些微傣禄,哪来财物向其贿赂?”
    县吏道:“若然如此,督邮只怕决不肯罢甘休了。”
    果然第二天一早,督邮便把县吏召去,逼他出面指证刘备残害百姓。刘备闻讯,自知难免解职之厄,便三番数次、前去督邮府第,求请辞职,以免为难一众县吏。不料督邮仍不肯罢休,决要县吏指证刘备害民,以便报奏朝廷,治刘备的死罪,因此不放刘备进去陈情。
    此时张飞刚好饮了几杯闷酒,自督邮驾临安喜县后,刘备怕张飞鲁莽行事,便不让他跟在他身边。张飞独自闷饮,不觉饮出一肚子的闷气出来。他摇摇晃晃的走着,刚好路经督邮的府第。
    张飞只见有一群老人,聚在督邮府第前面痛哭流涕。张张飞问道:“你等为什么如此凄苦?可是受人欺负?”
    众老人道:“受欺负的并非我等,而是刘县尉埃我等安喜县百姓父老,好不容易才盼到一位如刘县尉的清正父母官,却被朝廷派来督邮欲强加罪名在他身上,我等欲去替刘县尉求情,又被督邮今人乱棍打出。心痛更加皮肉之痛,忍不住哭了起来。”
    张飞一听,勃然大怒,豹眼猛地一张,跃身便直奔督邮府门,守门人哪能阻挡,早被一拳打进去了,张飞进奔后堂,见督邮正高坐椅上,心中更怒,他一把将督邮揪住,扔在地上,大喝道:“害民之贼,认得我张翼德么?”
    督邮被天豹似的张飞吓呆,也未及答话,早被张飞抓住他的头发,扯出府外,拖到县衙门前,绑在树上,一手折了一把柳枝,便抽打起来,一连打断了十根柳枝,直把督邮打得魂飞天外。
    此时刘备正在县衙中闷坐,闻到外面人声嘈吵,连忙出来,一看原来是张飞痛打督邮,刘备吃了一惊,连忙走上前去,问张飞为什么如此气恼?张飞道:“这等害民之贼,不将其打杀,留在世上作什么?”
    督邮此时威风尽失,形如死囚,连忙向刘备哭告道:“刘县尉救我。”
    刘备虽恨督邮作恶,但他的心软,抵不住督邮苦苦哀求,便叫张飞停手。
    此时关云长走了过来,沉声道:“兄长建功不少,却仅授县尉小官,显见朝廷受奸人迷惑乱政,留恋什么?如今被这等蝇头小官侮辱,又何苦来哉?我认为荆棘丛中,并非凤凰栖身之所,不如将此奸人杀了,弃官还乡,另图大计吧。”
    刘备见关羽、张飞皆主意甚决,也无心留恋,当下即把尉官印取出来,挂在督邮的颈上,斥道:“你作恶害民,本应杀掉,如今且饶你生命,望好自为之。官印已然缴还,也不必罢我之官也。”
    刘备说罢,即与关羽、张飞一道,扬长而去。
    县吏见刘备弃官而逃,天奈替督邮松了绑,督邮恨透刘备,回京向王甫哭诉。王甫大怒,即下令各州府衙,缉捕刘备、关羽、张飞三人,谁敢违抗,格杀勿论。
    缉捕捞文下到各州府衙,刘备、关云长、张飞三人,无处藏身,只好化装易容,隐匿乡间,四处逃亡,十分狼狈。后来,刘备、关云长、张飞三人,潜往代州,在山西代县一带,投奔代州太守刘恢。刘恢得知刘备是汉室宗亲,才大胆把三人收留顾匿在府衙中。
    此时刘备年已二十八岁,已届而立之年,不但事业无成,反而成了朝廷的通缉犯,几乎落到无处容身的地步,他不由仰天长叹道:“天乎?我刘备一心立志匡扶汉室,为什么运途如此坎坷?莫非天运舍我而去么?”他百般无奈,辗转难安,不由更思忆起他儿时所遇的奇人,一位“白发白胡伯伯”的往事来了。
    “白发白胡伯伯”——庞德公,这位一代“天机隐侠”,此时到底潜隐于何处呢?
    当日,天机隐侠庞德公在琅琊阳都山城郊的溪畔,巧遇诸葛圭,并且留赠三大锦囊于诸葛圭的二儿诸葛亮,他自忖已得一位衣钵传人,日后必可助他达成匡扶汉室的大志,大志,心中感到十分欣慰。他匡扶汉室,扶持汉室刘氏一脉的信心和意志,因此而更坚定了。
    这十数年来,庞德公一面周游天下,预伏玄机妙局,另一方面亦密切注视正急剧演变中的天机大势。
    发生于汉都洛阳城内、宫内的种种异兆、凶兆,庞德公早就洞悉了。但是“青蛇绕殿”的凶兆,并没引起庞德公的注意,他深知此乃一时一事之凶邪,并不足以动摇汉室朝廷的根基。他最担心的,却是“长虹横贯紫微帝宿”的天象异兆,特别是随而引发的“五原由石崩塌”的惊变,更令庞德公惊骇不已。因为他深知五原乃汉都洛阳的地脉,屏障青龙白虎,“五原崩塌”,亦即拱卫京都洛阳地脉的屏障龙虎尽失,帝都孤伶,前景堪虞。
    果然不久便发生了张角的黄巾造反,其势之大,其力之宏,足令汉室根基摇晃不已。其后黄巾造反虽然被平息,但庞德公深知,这不过是“天下三分”的天机大势,在猛烈演行中暂时沉寂而已。这是否预兆另一场大风暴即将降临之兆呢?庞德公心中惊骇不已,他终于按掠不住,决定直接潜入京都洛阳,于咫尺近地审察汉室朝廷、刘氏一脉的运命根基,到底处于何种境地?
    无人知道庞德公这位一代天机隐侠的年岁,也无人知道他根基来历,更无人知道他从何处来往何处去。他就犹如神龙一现,庞德公的踪迹,忽然便在汉都洛阳城内出现了。
    这个时候正是汉灵帝中平六年的正月,此时洛阳城中、皇官内外,已是一片愁云惨雾。
    庞德公进入洛阳城中,他很快便获悉一宗发生于皇室刘氏子孙血脉的异事。
    那是发生在戊午年,也就是汉帝光和元年的宫帏中事。
    汉灵帝刘宏这年二十二岁,正值男子血气方刚的年岁,刘宏又极为好色,因此大凡宫中的美女,他自然一个也不会放过。
    当时,宫中有一位采女、姓何,名艳。何艳祖籍南阳,父亲何真是一家屠户,长兄何进亦协助父亲经营屠宰之业。
    何艳年方十六岁时,已出落得十分美丽。她的父亲何真不想女儿屈于屠宰之家而终,便千方百计为女儿谋个出路前程。刚好这一年汉官廷派出中官到各地招选采女,何父便以重金贿赂中官,得以入选进宫为采女。
    过了二年,何艳在宫中已十八妙龄,出落得更为娇艳迷人,与众不同,令人注目。一天何艳奉命往宋皇后宫中送花,刚好皇帝刘宏昨晚留宿宋皇后宫中,何艳被刘宏发现了,他见了便有如蜜蜂儿遇花,趁宋皇后还未返,即时便把何艳抱住,又模又吻,把何艳弄得娇喘连连。
    何艳不敢亦不会反抗,因为她进宫的目的便是寻找富贵前程,宫女被皇帝看中宠幸,还有什么比此更妙的前程?何艳娇喘不已,半推半就,更把刘宏挑逗得血脉沸腾。刘宏把何艳一把抱起,扔到床床上,即时便把她宠幸了。
    不料何艳就在这次便怀孕了。刘宏自登帝位,后宫所生之子均都夭折,因此直到此时仍元子嗣,他得知何艳已有身孕,不由大喜,着宫人小心照料。怀胎到十月后,何艳产下一子,取名为辩,就是后来仅当了一年皇帝的少帝。刘宏当即便把何艳封为贵人,其地位仅次于皇后。又过了四年,宋皇后被废后,刘宏即把何艳册封为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何艳的富贵前程果然到达巅峰了。
    可惜何艳的父亲何真此时已去世。刘宏下旨,追封何真为车骑将军,兼舞阳侯。何艳长兄何进被封为侍中,摇身成为大官,而且还是皇帝的近身大臣,何氏一门,因而荣华富贵,十分显赫。
    何艳——何皇后捕捉荣华富贵已达巅峰,她亦再无进一步的期望,只是如何设法保住这个显赫的位置。而皇后的最大靠山便是皇帝,因此如何固宠,如何防止其他贵人、妃嫔“生子夺宠”,便是何艳唯一须做的事。
    不料刘宏这位好色皇帝,不久又遇上一位叫王枝的采女。王枝姿色犹胜何艳,更能书善画,口才极佳,刘宏被她的一身姿色材艺遮住,很快又将王枝宠幸了。奇怪的是,与何皇后一般,仅一次宠幸,王枝便怀了身孕。刘宏于是册封王枝为美人,成为贵人之下的妃嫔。
    何皇后闻讯,严加侦查,若王枝真是怀孕了,便非要把王枝置诸死地不可。
    王枝生性聪敏,她为保命,怀孕之事绝不敢吐露半点风声,或露任何形迹。她进后宫晋见何皇后时,便用腰带束身,把肚于硬生生勒紧,因此并没露出破绽。
    但王枝的肚腹越来越大,根本不能用腰带收束了。王枝十分惶恐,她为了保命,只好命宫女秘密购办坠胎之药回来,饮服下去,希望把胎儿打掉,保住自家生命。
    不料坠胎之药竟然无效,胎儿在腹牢固不动。反而于当晚便得梦兆,梦见自己负背一个小小太阳,辛苦奔行。一连数晚均是如此,王枝不敢再妄为。她只好称病留在宫中,半,半步不出,以避何皇后的耳目。不久后王枝果然诞生一子,取名为协,即后来的汉献帝。
    刘协诞生之年是辛酉年,此年亦恰恰是诸葛亮降生的年份。
    何皇后闻知王枝生子,怒不可遏,派人下毒,把王枝毒杀。
    刘宏见王枝死时浑身发黑,知是中毒,下旨查究,何皇后很恐慌,连忙买通受刘宏宠信的中常侍张让,由张让在宫中找了一个替死鬼,把毒杀王枝的事掩饰过去,何皇后竟安然无恙。
    但刘宏亦心生警觉,他为防有人再向王枝之子刘协下手,便把刘协带入董太后宫中,托董太后小心抚育,董太后一口答允,刘协才得以保住生命。
    庞德公获悉此事,特别是获悉刘协的生辰,竟与诸葛亮同年同月同日生,他不由暗吃一惊。心想:诸葛亮的运命,于五十四岁有可怕凶劫,那刘协岂非难逃同一厄运吗?但灵帝刘宏既已生长子刘辩,按汉室律例传长嫡,日后继位者该是刘辩,为什么刘协却与天生“匡扶汉室”刘氏血脉的诸葛亮,有如此深厚渊源呢?
    这一切均分庞德公十分迷惑,他沉吟良久,终毅然决定,冒险潜入宫中,就近查探。
    这天是汉灵帝中平六年,正月初八日,灵帝刘宏正在御花园与张让、赵忠等十常侍饮酒谈笑。谏议大夫刘陶,迳直闯入御花园,走到灵帝席前便跪下痛哭。刘宏吃惊道:“刘大夫为甚恸哭?”
    刘陶道:“皇上的江山危在旦夕,天下民怨沸腾,皇上尚?
    与此等欺君瞒主的阉人饮酒作乐吗,”灵帝不悦的道:“黄巾贼乱已平,天下安靖,四海清平,张常侍等皆向朕贺喜,独你前来危言耸听吗。”’刘陶道:“黄巾之乱虽平,但盗贼继起,侵掠州郡,天下黎民水深火热,国人独霸大权,买卖官爵,正人皆去,好人当道,如此危局,祸不远矣。”
    张让、赵忠等十常侍一听,恨透刘陶,便抢先来个先发制人,一齐跪下奏道:“皇上,臣等为朝臣所不容,不能活矣。乞求皇上准臣等回还故乡,保住残命吧。”
    刘宏与十常侍感情极深,闻谏不由大怒道:“刘陶,你家中亦有近侍之人,为甚不容朕之近侍也。来人,把此欺君贼子推出斩了。”,武士一拥而出,欲架刘陶。刘陶大呼道:“臣死不足惜,可怜汉室天下,四百余年基业,终丧于阎人之手。”
    武士将刘陶推出午门,正欲斩杀,有一大臣司徒陈耽,恰好路过,大声喝住武士,暂勿行刑。他即闯了进去,奏问灵帝道:“刘大夫何罪要受诛?”
    刘宏道:“贼子毁谗朕之近臣,辱及朕躬。”
    陈耽道:“天下臣民,皆欲食十常侍之肉,而陛下独敬之如父母。他们未立寸功,竟身列侯王,而且更勾结黄巾,欲为内乱,陛下若再不警醒,社稷只怕立刻便要崩倒也。”说着以头撞地苦谏。
    刘宏大怒道:“都是你等乱臣贼子,视君王如无物,肆意辱朕,致今天下臣民离心。来人,先把此两贼子乱臣收入天牢,三司会审,查明党羽,一并治罪。”
    于是,陈耽便与刘陶一道,被收押入天牢候审。但就在当天晚上,十常侍派人入大牢,把二人杀于狱中。刘宏事后获悉,不但不怒,反而欣喜说道:“此乃欺君者不得活也。”
    但自此之后,刘宏竟心神恍惚,每晚均见刘陶和陈耽二人,血淋淋的跪在床前。以头顿地,以手捶胸,壮甚激愤,却不作声。
    刘宏夜不能眠,他本已好色过度,身虚体弱,受此惊吓,竟一病难起。刘宏挨至四月,已知为时不久,便下沼召大将军何进入宫,欲商托后事。
    十常侍之一的蹇硕首先获悉刘宏欲立长于刘辩的意图,不由大吃一惊。因为他深知大将军何进乃刘辩的舅父,若立刘辩为帝,则朝政大权必落人何进手上,届时十常侍的地位便岌岌可危了,于是蹇硕便力言刘辩轻浮,不足以为君,宜立刘协,由十常侍鼎力扶持,必可胜任,刘宏并无主意,对十常侍又一向言听计从,因此也就倾向于改立刘协为帝,蹇硕又进言道:“若欲立刘协为帝,便非要先诛杀何进不可。因何进乃刘辩的亲属,手握军权,他若不服,则刘协之帝位危矣。”
    刘宏也就同意诛杀何进,因此借口商谈后事,召他入宫,就近诛杀。
    何进奉召,他出身屠户,并无多少心计,身登大将军之职,不过是借其妹何皇后之力罢了。他奉帝召,便连忙进内官来了。
    何进来到官门,司马潘隐火速赶至,对何进道:“将军切勿进宫,十常侍欲杀你积谋已久,你若进去,必死无疑。”
    何进大惊道:“我奉帝召,商议托孤之事,若不进宫,皇上降罪下来,将如何是好?”
    潘隐道:“朝中大臣,欲除十常侍久矣。且先返将军府中,从长计议。”
    于是何进与潘隐一道,潜返将军府中,不久,又有密探来报,说灵帝刘宏已驾崩,中常侍蹇硕与其他常侍商议,秘不发丧,宣何国舅入宫,就近诛杀,以立皇子刘协为帝。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