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方天画戟-卷一 飞蝉神功-三国异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异侠传 > 卷一 飞蝉神功
第九章 方天画戟

    当日,董卓于朝中按剑逼朝中大臣废立汉帝,司隶校尉袁绍曾毅然挺身而出表示反对,几乎被董卓杀害,袁绍一怒之上,于宫门挂印弃官而去,袁绍返回故乡河南的汝阳,之后又前去他袁家势力最大的地域——冀州,出任董卓为收买他而封的渤海守之职。
    袁绍在勃海,秘密招兵买马,很快便建立起一支数万人的军队,成为袁绍与天下英雄争锋竞逐的本钱。他的胞弟袁术,原本任朝廷的虎贲中郎将,见其兄出逃,亦逃亡到河南的南阳地区,招兵聚众,经过一番励精图治的整顿,终于成了当地的土霸王。
    袁绍心中极恨董卓,因此接到曹操所发的讨伐董卓檄文,便聚集旗下文武将官,统带大军三万,离开渤海大营,前来与曹操会合。
    袁绍大军抵达陈留(在河南汗封地区陈留县),曹操当日便与袁绍会面。两人曾于朝廷共事,又一同1宫诛杀宦官,志趣相投,谈笑甚欢。而且两人均受董卓逼害,对董卓同仇敌忾,因此二人很快便商妥,共发讨伐董卓檄文,号召天下各州郡地方统帅,出兵会盟,共同讨伐董卓。很快,讨伐董卓的檄文,便向各州郡发下去了。
    这一篇讨伐董卓的檄文大意道:“今绍、操等以大义告示天下:董卓欺骗天地,拭君灭国,淫乱宫廷,残害生灵,恶如豺狼,罪行滔天!我等奉天子密诏,大集义兵,誓志扫清华夏,剿除群凶。望各地响应,各举义兵,共讨国贼,扶持王室,拯救黎民,安抚百姓。檄文到日,请即奉行兴兵。”
    讨伐董卓的檄文,说得大义凛然,令人振奋。各地州郡豪杰纷纷响应。
    第一路诸侯,是袁绍之弟,南阳大守(河南南阳地区)袁术,统兵二万,前来会合。
    第二路诸侯是冀州刺史(河北南部、山西东南部地区)韩馥,带兵一万,前来会盟。
    第三路是颖州刺史(河南南部、安稳北部)孔由。统兵一万,开赴陈留。
    第四路是充州刺史(北部、山东西南部)刘岱,统兵一万五千,前来响应。
    第五路是河内太守(即河南腹地)王匡统兵一万,响应讨伐董卓。
    第六路是曹操军所在地的陈留太守张邈,派兵加入曹操的军队。
    第七路是东郡太守(今河南淮阳地区)乔瑁,兵力有一万。
    第八路是山阳太守(山东省金乡县一带地区)袁遗,带兵一万,前来会盟。
    第九路是济北郡相(相当于太守,今山东济水以北地区)鲍信,领兵一万,前来会盟。
    第十路是北海太守(山东省昌乐县一带)孔融,统兵一万五千,向陈留开发。
    第十一路是广陵太守(江苏省江都县地区)张超,统兵一万,前来会盟。
    第十二路是徐州刺史(山东省郯城县一带)陶廉,统兵一万会盟。
    第十三路是西凉太守(甘肃省西北部敦煌、酒泉一带,亦即董卓的起家之地)马腾,统一万五千西凉兵前来助阵。
    第十四路是北平太守(河北、北京一带)公孙瓒,统兵一万五千,南下会盟。
    第十五路是上党太守(山西省东南部衷治县一带)张扬,统兵一万,西行会盟。
    第十六路是长沙太守(湖南长沙地区)孙坚,率兵一万五千,前来助阵。
    上述十六路大军,皆应召而来,向陈留、洛阳一带进发,前来会盟。加上袁绍、曹操的二路,共计十八路诸侯,总兵力达三十万,前来陈留会盟,讨伐董卓,声势十分浩大,而上述十八路诸侯,也就是日后逐鹿中原的十八路英雄好汉了,因此详列于前,往下自有详细叙述。
    十六路诸侯豪杰,分东、南、西、北四路,向洛阳都城方向进发,其中北平太守公孙瓒,曾与刘备同拜学于卢植处,和刘备情同兄弟。公孙瓒喜穿一身白战袍,骑白色骏马,北平又属“辽西”,因此当时人称公孙瓒为“辽西白马将军”。他统兵一万五千人,一路南下,路经德州平原(今山东省陵县)地域时,忽遇上一位故人。
    公孙瓒在白马上远远望见,在桑树林中,闪出一面黄旗,却仅得数骑,驰奔而出。公孙瓒仔细一看,原来来人竟是昔日的同窗好友刘备,刘备身边还有两名英伟大汉,三五随从。
    那二名英伟大汉,自然便是关羽和张飞,但公孙瓒离开涿县已久,根本不认识关、张二人。
    公孙瓒见是刘备,十分高兴,连忙问道:“贤弟为何在此出现?”刘备长叹一声道:“小弟逃难,在此地隐身。闻公孙兄大军至此,特来迎候。”
    公孙瓒伸手一指关羽、张飞二人,道:“这两位壮士是什么人?”
    刘备道:“乃小弟之结义兄弟关羽、张飞也。”
    公孙瓒喜道:“闻说贤弟破黄巾贼时,有义弟二人,出力不少,便是这两位壮士么?”
    刘备道:“的确如此。”
    公孙瓒十分欣赏,问道:“他二人现居什么职位?”
    刘备道:“乃布衣草民之身。”
    公孙瓒叹道:“如此真可谓埋没英雄也!如今董卓作乱,天下诸侯皆前去讨伐,贤弟何不带同关、张二位壮士,一同前去;为匡扶汉室出力,亦可趁此机会建功立业,你以为如何?”
    刘备忙道:“天下英雄有此壮举,刘备岂敢落后?愿一同前去。”公孙瓒大喜。
    此时张飞在刘备身后,恨恨的对关羽道:“当日若允许我一枪刺杀董卓老贼,又何来今日之祸乱也。”
    关羽忙悄声劝解道:“此一时彼一时也,事已至此,抱怨无益,还是放开心怀,跟随兄长一道前去杀贼吧。”张飞这才不再发狠。
    当下刘备率关羽、张飞二人,投入公孙瓒的辽西大军,一同开赴陈留,曹操派人迎候。
    此时各路诸侯陆续赶到,各自安营下寨,三十万大军,分布了近三百余里地方。各路大军的首脑,均前来曹操的大营相会。曹操下令宰牛杀猪,盛宴款待各路诸侯,趁机商议进军讨伐董卓之策。
    河内太守王匡首先进言道:“我等既以匡扶汉室为大义,彼此同心,何不推立盟主,以定约束机制,再行进兵讨贼呢?”
    众诸侯一听,皆同声附和,但谁当盟主,各路诸侯却各有心计,谁也不愿抢先表态。
    曹操见状,心中不由一凛,暗道:眼见各路诸侯表面前来加盟,但心中却各怀算计,若彼此异心,讨伐董卓大事岂非未战先溃败吗?那天机隐侠虽然暗示我曹操是领袖群雄、匡扶汉室的人选,但我兵力只得五千,各路诸侯以我兵力最弱,他们又岂会服我调遣?按目下情势,唯有抢先推出一位强者,先慑服群雄了。
    曹操心中转念,便决然的进言道:“依曹操之见,袁绍乃四世公之后,兵强马壮,乃各路诸侯之首,理当出任盟主,以领袖群雄也。”
    袁绍一听曹操提议,心中不由暗喜,但口中却连声道:“袁绍不敢当!不敢当。”
    各路诸侯均知袁绍统带三万大军前来,加上他胞弟袁术的二万大军,兵力强大,就算心有不甘,亦不敢公开反对,自招祸端,于是均异口齐声道:“盟主之位,果然非袁绍公莫属。”
    袁绍这才按剑而起,慨然道:“既蒙天下各路英雄错爱,袁绍便勉为其难,暂摄盟主之位吧。”
    第二天,袁绍下令筑高台三层,遍列五方旗帜,正中竖起一面金斧帅旗,帅旗下面是一张大师椅,案前摆列兵符将樱各路诸侯请袁绍上台会盟。于是袁绍整衣佩剑,慨然登台,率领众诸侯焚香拜告天地,宣读盟会之文。
    盟文道:汉室不幸,朝政失主,贼臣董卓,趁机作乱,祸加天子,残虐百姓。我们担忧社稷沦亡,因此纠集义兵,共赴国难。凡会盟者,齐心合力,以尽臣责,决无异志。有违此盟,当即命丧,绝子绝孙。皇天后土,祖宗英灵,共鉴我们心迹。
    读罢盟文,袁绍即率领群雄,滴血于酒,各人饮血酒作誓。此时众诸侯慷慨激昂,热泪盈眶,十分振奋。
    饮血酒誓盟已毕,众诸侯依同心合力扶持盟主之意,扶袁绍下坛,竖上帅旗帅帐,端然而坐。下面各排两行酒宴,众诸侯依本身朝廷所封的原官职爵位排列而坐。酒宴开始,众诸侯轮番痛饮。
    酒宴后,便是盟主行令的时间,曹操进言道:“今日既然已推立盟主,应听从盟主差遣,共同匡扶国家,切勿以力量强弱而推搪抗令。”
    袁绍于是以盟主的身分发话道:“袁绍既蒙各位推为盟主,虽然力有不逮,但亦决尽力而为,有功必赏,有罪必罚!
    国有刑律,军有军规,务须遵守,均勿违逆。”
    众诸侯均齐声道:“我等诸候盟主军令。”
    袁绍也再不客气,肃然的下令道:“我弟袁术,素有后军调度之才,当总管三军粮草,保障各军供给,不得遗缺。”
    袁术站起,道:“未将袁木听令。”
    袁绍又道:“现需一先锋将领,先行直闯洛阳汜水关,向董卓挑战,其余各军紧守阵地险要,以作接应。”
    袁绍话音刚落,长沙太守孙坚便一跃而起,请缨道:“未将孙坚,愿为先锋前部,誓破董贼。”
    袁绍微笑道:“孙将军勇猛刚烈,正合先锋重任,今便令你为盟军先锋,直扑汜水关,向董卓军挑战,以振我军威。”
    孙坚道:“未将领令。”
    第二天一早,孙坚即率领本部兵马一万五千人,向洛阳汜水关杀奔而去。
    守关官兵,立刻飞马向洛阳丞相府董卓禀报告急。董卓自作半个皇帝以来,每日饮酒作乐,早已不思征战,闻李儒来报军情,不由又惊又急,连忙聚集将士商议。
    被董卓加封为温侯的吕布,急于向董卓请功,便首先挺身而出,道:“义父放心,关外诸侯,皆乌合之众,我视之如草芥矣!愿领精兵三万,出关尽斩从诸侯首级,悬于都城,以示惩诫。”
    董卓闻吕布的豪言壮语,不由大喜,抚掌大笑道:“我有布儿押阵,大可高枕无优也。”
    此时,吕布身后,又有一将领站出,高声叫道:“杀鸡焉用牛刀也!不必温侯亲自出马,未将斩诸侯首级,亦如探囊取物。”
    董卓一看,此将身长九尺,生得虎背熊腰,豹头猿臂,是关西人华雄。不由又喜道:“好!好!众将士同心合力,诸侯之军必败也!我封你为骁骑校尉,领兵五万,随同李肃、胡轸、赵岑三人赶赴汜水关迎敌。”
    当下华雄率军五万,驰赴汜水关,亮出西凉董卓军旗号,迎战诸侯。
    此时盟军先锋大将孙坚大军尚未抵达汜水关。济北太守鲍信的营地距汜水关最近,他恐怕被孙坚抢了破关头功,便暗中派其弟鲍忠,率领马步军三千人,走捷径直闯汜水关下,向关上董卓西凉军挑战。
    华雄见状大怒,亲率五万精骑,飞驰出关,势如电闪,向鲍忠大喝一声道:“贼将受死。”鲍忠胆怯,正欲急退,不料华雄神勇,西凉战马又快,走避不及,被华雄挥刀一劈,鲍忠登时被斩于马下。鲍忠所率三千兵将,几乎全军覆没。
    华雄差人持鲍忠的人头向董卓告捷,董卓大喜,特将华雄由原先的骁将校尉晋封为都督将军。
    稍后,孙坚才率军赶抵关下。孙坚麾下有四将,分别是程普、黄盖、韩当、祖茂,各使蛇矛、铁鞭、大刀、双刀作兵器。
    孙坚则穿挂深灰银盔甲,头戴赤色头巾,手执一柄利刀。
    孙坚率四将领先直闯关下,指着关上大骂道:“你等助贼作恶匹夫,我盟军大军杀到,还不早早献关投降?”
    华雄见孙坚骁勇,不敢贸然出战,便差副将胡轸带兵五千,先行出关迎战试探虚实。
    孙坚麾下大将程普一见胡轸出门,也不打话,飞马挺矛,直取胡轸。两人斗了三个回合,程普骁勇,蛇矛一挺,震脱胡轸手中的银枪,直刺胡轸咽喉,把胡轸挑于马下。孙坚马鞭一挥,大军冲杀过去,欲强行抢关。关上箭矢如雨射下,孙坚军士纷纷中箭倒地,孙坚只好下令先行退军,回至粱东村驻札下来,一面差人向袁绍盟主报捷,一面向后军统领袁术催发粮草。
    后军统领袁术,自恃是盟主胞弟,加盟以来,便不把诸侯放在眼内,他为人又忌心奇重,因此他处置后军粮草,全凭私人喜恶,根本不理会军情所需。袁术与孙坚素来便无交往,毫无交情,因此他接到孙坚催发粮草的告急文告,根本就不以为意。
    他帐下的谋士对袁术道:“孙坚乃江东的一头猛虎,若被他攻陷洛阳,杀了董卓,必效法董卓,挟天子以令诸侯,如此,岂非除掉一头狼,又闯来一只虎么?”
    袁木不由吃了一惊,深以为然,忙道:“既然如此,要如何防范呢?”
    谋士微笑道:“三军未动,粮草先行,孙坚有勇无谋,只知勇闯,不顾后路,自以为必马到功成,怎料受挫被逼顿驻梁东村,如今只需不发粮草于他,他孙坚军便必定溃散了。”
    袁术道:“虽然如此,但若我不拨粮草,胞兄袁绍怪罪下来,却又如何?”
    谋士呵呵笑道:“从诸侯中,以盟主袁绍之军力最强,他一心的着眼点便是如何保障他军中的粮草,这是他委主公你为后军,统领粮草之用意啊,其余诸侯之需,他只会勉强应付,决不会养虎为患也。”
    袁术一听,抚掌大笑道:“你所言甚是,我就暂缓发拨粮草予孙坚便了。”
    被逼于汜水关十里外屯驻的孙坚军,因所带粮草甚少,袁术拒拔救援,军中很快便陷入缺粮的局面,军中缺粮,使得兵将未战先乱作一团。
    孙坚军中的情形,早有探子报人汜水关上的华雄。谋士李肃对华雄道:“孙坚军缺粮,军心必乱,正好趁机破之。今夜由我率一军,从小路下关,直冲孙坚后寨,将军再攻其前寨,必可生擒孙坚。”
    华雄欣然同意,随即传令军士饱餐一顿,准备夜袭孙坚大营。
    当晚月皎风清,极宜偷袭。华雄率军从正面赶到,向孙坚的前寨喊杀而进。孙坚闻报,慌忙披甲上马,杀出寨外,迎着华雄,狠斗起来。
    就在此时,李肃军也摸到孙坚后寨,放起火来,孙坚军登时大乱,各将只能各自接战,不能互相照应。孙坚的四员大将中,只有祖茂拼死杀到孙坚身边,保护他突围而出。
    孙坚刚突出重围,后面华雄已率军杀到,孙坚大怒,取出强弓,连发两箭,均被华雄避开,再放第三支箭时,用力过猛,竟连强弓也折断了,只好抛下断弓,拨马向前飞奔,华雄紧追不放,箭矢认准孙坚,如雨般射来。
    祖茂慌忙道:“主公头上赤巾大过显眼,贼兵均认准而射,请主公把赤巾与我交换,主公先行突围而出。”孙坚尤奈,只好与祖茂把头巾交换了,分开两路突围。
    华雄军果然只向戴红头巾的人这面紧追不放,孙坚因此得从小路逃脱。
    祖茂戴了孙坚的红头巾,被华雄穷追不舍,他知无法走脱,便把红头巾脱下,挂在一根烧焦了的树枝上,他自己入林中潜伏。
    华雄赶到,远远用箭向红头巾疾射,祖茂趁机从林后杀出,舞起双刀,直取华雄。华雄神勇,并不走避,待祖茂杀至,大喝一声,慑人心魄,祖茂已十分疲困,不由手足一软,被华雄大刀一挥,砍为两截。
    杀到天明华雄才领军退回关上。这一回孙坚折军近一半,军中粮草又缺,无奈只好先行后退三十哩,勉强停驻下来。不久程普、黄盖、韩当三员大将,各率小队残兵赶抵孙坚营中,孙坚知祖茂被杀,十分感伤,只好派人飞马向袁绍求援。
    袁绍接报,不由大吃一惊,暗道董卓果然厉害,他连忙召集众诸侯紧急商议。众诸侯均赶到了,只有辽西白马将军公孙瓒来得最迟。袁绍也无暇理会,请公孙瓒入帐坐下商议。
    袁绍道:“日前鲍将军之弟不听差遣,擅自进兵,被杀丧命,折我锐气。如今,孙将军又败于华雄手下,今我军心受挫,如何是好?”
    众诸侯一听,眼见连孙坚也败于华雄之手,各人均先自胆怯,谁也不敢出言请战,大营帐中一片死寂。
    袁绍大急,向座中各人扫视,忽见公孙瓒背后挺立之人,容貌奇特,似在暗中微微冷笑。袁绍心中微怒,间公孙瓒道:“公孙将军背后所立何人?”
    公孙瓒一听,心中不由一凛,原来他背后所立之人,正是刘备、关羽、张飞,因是布衣之身,不能列席与众诸侯同座,只能作为公孙瓒的侍从,在他后面侍立。公孙瓒知袁绍心高气傲,似有怪罪自己让闲人进帐之意,忙道:“盟主,他是我的同窗兄弟,平原人刘备。”
    此时,距公孙瓒不远处的曹操,忽地发话道:“他莫非是建有破黄巾军战功的刘玄德么?”
    公孙瓒道:“不错,正是刘玄德也。”说罢,又连忙对身后的刘备道:“贤弟,怏上前拜见盟主。”
    刘备无奈,只好站出来,向袁绍拜见,公孙瓒乘机将刘备是汉中山靖王刘胜之后的来历,向袁绍说知,袁绍才道:“既然是汉室宗亲,可以赐座。”
    刘备道:“备乃布衣之身,不敢与列位将军诸侯并席列座。”
    袁绍笑道:“我非看在你的官爵,是看在你是帝室后裔的分上,才赐座于你,客气什么。”
    刘备见袁绍神色不快,只好依言坐于未席,关羽、张飞便改站在他背后侍立。
    就在此时,探子入营,向袁绍报道:“华雄率铁骑大军数万,用长杆挑着孙将军的红头巾,直扑大营而来。”
    袁绍吃惊道:“华雄骁勇,谁敢应战?”
    袁木因粮草之事,担心被袁绍追究,此时连忙示意他背后的大将俞涉出战,若能斩了袁绍,便建了大功,一切安然无恙了,俞涉一步跨出,大声道:“未将愿往迎战贼将。”
    袁绍见是其弟袁术的将领,甚喜,便欣然下令俞涉军迎战华雄。
    但不到一会,探子来报,说俞涉与华雄交战,不到三个回合,便被华雄一刀斩于马下,众诸侯均感惊惶。
    此时,冀州刺史韩馥道:“我有大将潘凤,可斩华雄首级。”袁绍一听,便令潘风出战,潘风手执大斧,上马而去。
    潘凤出去迎战,又一会后,探子来报:“潘凤将军又被华雄斩了。”
    众诸侯均相视失色,再也不敢作声,袁绍见状,不由叹息道“可惜我的大将颜良、文丑不在此处,若得一人到来,岂惧华雄埃”袁绍正在叹息,阶下有一将站出大叫,道:“未将愿去斩华雄人头回来。”
    众诸侯闻声一看,但见这人身长九尺,髯长二尺,丹凤眼、卧蚕眉,面色赤红,声如洪钟,立于阶下,十分威武。
    袁绍暗暗称奇,问道:“你是谁人帐下?”
    关羽道:“我乃刘备结义兄弟关羽是也。”
    袁绍又道:“现官居何职?”
    关羽道:“草野之身而已。”
    袁绍一听,眉头不由一皱,帐下袁术正因属将被斩,恼怒不已,见状趁机发威道:“区区草野,竟敢于帅帐大呼小叫,你敢欺我军中无大将么?来人,给我乱棍打出。”
    曹操却连忙道:“袁将军息怒,此人既敢发豪言壮语,必有取胜信心,不如让他出战一试,再作处置。”
    袁绍犹豫道:“令一草野之人出战,必被华雄耻笑我帐中无人也。”
    曹操道:“此人仪表出众,华雄怎知他是草野之身?大可出战一试?”
    袁绍无话可说,这才勉强同意让关羽出战,曹操亲手斟了杯酒,道:“请先饮一杯,以壮行色。”
    关羽慨然道:“多谢曹公,但请先寄酒于曹公手上,我回返再饮便了。”
    关羽说罢,即提刀出帐,飞身上马,帐内众诸侯,但听大营外面鼓声如雷,杀声震天,如天崩地裂,风云变色,正欲差人前去打探动静,铃声骤响,一匹战马已骤驰中军大营,马背上跃下一将,正是刚出战的关云长。只见他手中提着一个人头,众诸侯定睛一看,竟然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大将华雄。
    关羽把华雄的人头向地上一掷,才接过曹操手中的酒杯,一饮而荆曹操不由赞叹道:“好啊,关将军万人军中取贼将首级回返,我手中之酒尚留余温,关将军真神勇之将。”
    众诸侯面面相觑,作声不得,关羽的神勇,令人惊骇不已。
    就在此时,刘备背后猛地闪出一位壮汉,豹头虎眼,声如巨雷,大喝道:“我二哥已斩了华雄,还不趁机杀入关去,活捉董卓,更侍何时?”此人正是张翼德。
    袁术心中正恼怒不已,闻张飞大叫,不由大怒道:“我们朝廷大臣,尚在谦让,你一介布衣草野,竟敢于帅营中大呼小叫,耀武扬威么,来人,给我赶出帐外。”
    曹操忙劝阻道:“袁将军,有功者赏,又何必斤斤计较贵贱呢?众人皆为国效力,身分官爵,该无分轻重。”
    袁术怒道:“你等若只看重布衣草野,袁某这便告退罢了。”
    曹操又忙道:“袁将军岂可一言之间,便误了国家大事。”
    转身又向公孙瓒示意,公孙瓒会意,连忙引领刘备、关羽、张飞三人先行返回营寨。曹操于当晚,又派人暗中送酒菜到刘备处,慰劳三人。
    华雄被关羽所斩,败军残余,报上关来。李肃接报,不由大骇,连忙派人向董卓飞送告急文书。
    董卓闻报,亦大惊,急忙召集李儒、吕布等人商议,李儒道:“如今失了大将华雄,贼势浩大,袁绍为盟主,其叔袁魄现居朝中太传要职,若他们里应外合,则势危矣,请先斩袁魄,再由丞相亲率大军,前去破敌。”
    董卓深以为然,便差李催、郭汜,领兵五百,把袁魄的府第围住,无分男女老幼,一律斩杀,把袁魄的首级飞送关上,悬挂示众。
    然后即起兵二十万,分作二路,杀奔汜水、虎牢二关城。
    一路由李催、郭汜领兵五万,开赴汜水关,只须稳守,不许出战。另一路由董卓亲率吕布、李儒、樊稠、张济等将,统兵十五万,开赴虎牢关。虎牢关距京都洛阳只有五十里,万不能破,董卓令吕布领兵三万,于关下驻扎,自己则统兵十二万,留在关上作战略预备军,董卓为保住自己的江山,用兵倒也不敢有丝毫轻慢了。
    董卓大军赶到的消息,早有探子报入袁绍的盟军帅营,袁绍慌忙召集众诸侯商议。
    曹操道:“董卓屯兵虎牢关,我军中路被堵,宜以一半兵力破之。”
    袁绍于是下令王匡、乔瑁、鲍信、袁遗、孔融、张扬、陶谦、公孙瓒等,八路诸侯,开赴虎牢关迎敌,曹操负责后备军往来接应。
    八路诸侯,各自起兵前赴虎牢关。河内大守玉匡,领兵一万,先行赶到。
    吕布不等王匡札住阵脚,便率铁骑三千,抢先冲杀而来,王匡慌忙布下阵势,准备迎战。但见吕布手执方天戟,座下赤兔马,果然十分威勇,不由暗赞道:“果然是人中吕布、马中赤兔……此人万万不可轻敌。”
    思忖间,吕布已快驰到阵前,王匡无奈,转身问属下将领道:“你们谁敢出战?”
    后面一将,纵马挺枪而出,乃河内名将方悦。方悦拍马上前,截住吕布,挺枪便刺。吕布方天戟一沉,他神力过人,早把方悦的银枪震开。吕布趁势一戟扫来,登时把方悦扫落马下,再一戟刺下,方悦登时命丧。
    王匡军登时大败,四散溃逃。吕布东奔西突,戟扫尖挑,杀人无数,如人无人之境。王匡正危急间,乔瑁、袁遗两军赶到,三路兵马,且战且走。吕布又杀了近千盟军兵将,才引军回返关下。
    王匡、乔瑁、袁遗三路诸侯,近三万大军,被吕布一轮冲杀,竟折损过半,直退了三十里路,才扎下营寨。不久其余五路大军亦赶到,王匡向众诸侯力言吕布英勇,无人可敌,正慌乱间,探子来报,说吕布又率军前来挑战,八路诸侯无奈,只好一齐上马,迎出阵前。
    吕布一马当先,风驰电掣,前来冲阵,上党太守张扬部将穆顺,出马挺枪迎战。刚打个照面,便被吕布疾起一孰,刺于马下,众诸候均相觑失色。
    此时北海大守孔融部将武安国,按捺不住,使双锤飞马而出。吕布挺戟拍马来迎,战了数十回合,一裁削断武安国的手腕,武安国被迫弃锤而逃。八路诸侯齐出,这才把武安国救回,众诸侯均感惶恐。
    曹操道:“吕布果然英勇无敌,如今唯有会集十八路诸侯,商议破敌之策。若擒了吕布,则董卓不难歼灭。”
    众诸侯正商议间,吕布又引兵杀到,八路诸侯唯有一齐迎出接战。其中恼了一位白马将军公孙瓒,他不信吕布当真无敌,便亲自挺枪跃马,直取吕布。
    不料吕布神力惊人,公孙瓒用的是双搠短兵器,吕布的方天戟长达丈二,一戟刺来,公孙瓒的双搠根本无法招架。
    因此不到五个回合,公孙瓒便败走疾退,吕布知公孙瓒的身分,心想杀得此人,可抵敌兵一万,于是拍马疾追,只见那赤兔马眨眼便追到公孙瓒身后不到十丈了,吕布心喜,拍马冲前,一戟向公孙瓒背后刺来。
    公孙瓒这位白马将军,眼看就要英名尽丧。就在此时,张飞圆睁环眼,倒竖虎须挺丈八蛇矛,飞马直扑吕布,一面大叫道:“三姓家奴休走!燕人张翼德在此!先吃我一矛。”
    吕布一听后面风声呼呼作响,知张飞骁勇,便不敢冒险,回转身来,迎击张飞。假如他直刺公孙瓒,背后便空门大露,吃亏的事,吕布从来不干。
    吕布回身迎斗张飞,公孙瓒因此拣回一命,对张飞的神勇救命之恩,不由十分感佩。
    张飞与吕布斗了五十回合,吕布的方天戟连半点破绽也没有,而且吕布身经百战,张飞实战不多,因此凭张飞骁勇亦难奈吕布何。张飞斗得性起,不由哇哇大叫道:“好个三姓家奴!果然技艺出众,张飞今日便与你大战三百回合,拼出生死胜败来。”
    吕布的生身父亲早逝,其后由丁原收为义子,吕布杀害丁原,改投董卓,又拜董卓为义父,因此是名副其实的“反骨仔——三姓家奴”,而吕布亦最恨别人揭他这块伤疤,他见张飞三番数次辱他,怒火中烧,恨怒至极,巴不得折张飞的骨,煎张飞的皮,因此斗志大旺,比平日更加炽烈。
    两人又斗了二三十个回合,依然难分胜负,双方也占不到半点便宜。
    关羽在阵前观战,不由大怒,将战马猛一拍,挥舞八十二斤重的青龙偃月刀,疾冲上前,从后面一刀向吕布劈去。
    吕布果然武艺出众,他与张飞激斗中,仍可回身一战,挡住关羽的大刀,又毫不惧怯,猛战关、张二人的夹攻。
    三人又斗了二三十个回合,按实力比较,关、张二人均有万夫莫敌之勇,吕布虽然神勇,但在两人夹攻之下,双拳也难敌四手。不过此时吕布怒火中烧,咬牙切齿誓要斩张飞的人头,因此斗意极旺,一反常态,三人一时间竟斗成平手。
    刘备见关、张二人,仍斗不赢吕布一人,心中恼怒,把马一拍,亦舞动双股刀,加入战阵,直取吕布。
    由于刘备的加入,吕布狂怒的心神反而冷静下来,他已经醒悟,在关、张二人的夹击之下,他自己其实已陷于久战必败的危避,刘备的武艺比不上关、张二人,他之所以加入战阵,只是欲借关、张二人之力,斩他吕布的人头,以立声威罢。
    吕布窥破了刘、关、张三人的心思,便寻思脱身之计,吃亏的勾当,吕布如何肯做?他再斗一会,便忽然把方天戟猛地一回,疾刺刘备的面门,刘备的武功是辽西白马将军公孙瓒所授,公孙瓒仅能接住吕布五个回合,刘备自然无法破解吕布狠辣的一记杀着,不得不疾速向后闪避。
    吕布认准刘备,穷追不放,刘备不由险象横生。关羽、张飞二人,恐吕布狗急跳墙,伤了刘备,只好放松了对吕布逐渐收紧的死亡罗网。
    吕布趁机把马头一拨,斜刺冲出刘、关、张三人组成的包围圈,由于他的赤兔马快,眨眼便退出十里外了。
    刘、关、张三人,率少许亲兵一路追杀,八路诸侯亦趁机挥军掩杀过来。吕布军马,溃不成军,损伤过半,连关下的营亦守不住,只好狼狈退入虎牢关上去了。
    刘、关、张三人,直追吕布杀到关下。张飞突见关上西面城楼,有青罗伞盖闪现,便厉声大叫道:“此必董卓!不如先冲上关,斩此国贼。”
    张飞拍马冲到关前,但他所带的亲兵不多,关上箭矢、石块又如雨般飞下。刘备怕伤了张飞,便下令他先行退回,等待八路诸侯的大军赶来,再作打算。
    八路诸侯的大军,隔了一会,才冲杀而至,但董卓军已全部退入关上去了。刘备眼见因自己兵弱力微,错失了一个直捣关上,活捉董卓的良机,不由暗自叹息。他此时才猛然醒悟,在群雄竟逐,他的“汉室宗亲”名号,根本毫无价值,最重要的是他自己本身掌握的实力,他目下的实力微弱,根本难有所成。自此之后,刘备便向如何扩大自己的实力这一关键点上着眼了。
    八路诸侯大军赶抵虎牢关,却按兵不动,先派人向袁绍告捷,但对刘、关、张三人的战功,却只字不提,八路诸候均有意无意,视三人的战功为八路诸侯的功劳。
    袁绍接报,便下令驻守于汜水关下的孙坚,向汜水关进攻。
    孙坚固驻汜水关下,一直得不到接应,军中缺粮,十分艰苦。他接袁绍之令,二话不说,便带着程普、黄盖二员大将,直驰袁术的营地。
    三人来袁术的大营,孙坚先向袁术出示袁绍下令进军的命令,然后用他手持的铁杖,朝地上狠狠的一画,道:“我与董卓,素无仇怨,我之所以奋不顾身,亲冒矢石杀敌,不过上为报国,下为袁将军一家报董卓之仇罢了!而你却扣住粮草不放,至令我军缺粮,招致挫败,你这是什么居心?”
    袁术无言以对,只好把先前进言的谋士杀了,又以巧言辩解,暂时平息了孙坚的怒火。但袁术和孙坚,自此便结了极深的仇怨。
    孙坚恐怕袁术断其粮草后援,也不敢放胆进攻,只是派出小队兵马,在汜水关下向董卓佯攻,虚应袁绍进攻的命令。
    一时之间,各路诸候,为保存各自实力,谁也不愿出全力进攻,盟军与董卓军也就僵持住了。
    董卓见盟军兵强马壮,他本欲收买盟军中的孙坚,愿意以自己的女儿,下嫁孙坚的儿子孙策,却被孙坚一口拒绝。
    董卓因而难以窥破盟军内部各自保存实力的弱点,心怯之下,先行退守洛阳。
    后来,董卓又担心连洛阳亦难以坚守,便决定放弃洛阳,将国都迁到西面偏远的长安城。
    董卓不理朝中大臣的反对,把反抗最激烈的大臣斩了,强行把汉献帝刘协和上百万人口迁往长安。离开洛阳时,董卓下令放火烧洛阳。洛阳的宫室、官府、民房全遭烧毁,洛阳方圆两百里内,被一把火烧得鸡犬不留,一片瓦砾。
    一路上,董卓用军队押解朝中臣民,百姓走得慢或不合董卓军士心意的,均遭杀害,又纵容兵将烧杀掳掠、淫人妻女、夺人钱粮。洛阳到长安,千里路上,尸横遍野,白骨成山,哭声震天地,乾坤变色。
    因董卓挟汉献帝及朝中大臣而行,盟军打的是“匡扶汉室、扶持天子”的旗号,投鼠忌器,因此不敢进攻阻截,任由董卓遥遥千里,从洛阳迁到长安。
    抵达长安后,董卓自恃盟军已奈何不了他,更为专横跋扈,他自封太师,逼汉献帝称他为“尚父”,出入更使用天子仪仗。又令二十五万民工,在距长安二百五十里的眉县,建造他的行宫“郡坞城”,内藏金银、美女无数,仅粮食便够吃三十年。
    董卓杀人已杀红了眼,几乎已达丧心病狂的境地。一天,他召群臣饮宴,席间有数百名被诱降的“番兵”被押送进来。董卓便下令把这数百名番兵,光斩断手足,剪断舌头,挖出眼珠,再放人热锅蒸煮,然后捞起,用大盘盛着,端上酒桌,逼百官享用。其中有尚未气绝的兵士,在大盘中扭曲颤动。
    百官多半被吓昏了,董卓却神色不变,谈笑自若。
    董卓的残暴,今天下人民间之色变;汉献帝刘协在董卓手上,朝不保夕,汉室朝廷,已彻底崩溃了。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