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仙灵老人-卷一 飞蝉神功-三国异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异侠传 > 卷一 飞蝉神功
第二十章 仙灵老人

    曹操帐下的谋士,眼见曹操咬牙切齿,痛恨人心,谁敢劝阻?当下曹操即下令留谋士荀彧、程昱二人,统率三万留守充州重镇鄄城、范县、东阿县三地,其余二十五万大军,由他亲自统领,以夏侯惇、于禁、典韦为先锋,杀向徐州。
    曹操向夏侯惇、于禁、典韦三人下令道:“你们攻下一城,即把城中不分男女,一律屠杀,不留一活口,否则难泄我心头之恨!”
    夏侯惇、于禁、典韦三将,见曹操怒火攻心,不敢违命,果然向徐州无辜百姓大开杀戒。从充州境进入徐州境内,曹军竟惨杀无辜徐州百姓数十万人!以致尸体堆积,把泗水河的水流截断了,而这一切,仅仅是曹操为报生父曹嵩一家数十口被杀之仇,亦即曹家每死一人,便要无辜百姓一万人陪葬,曹操的残暴,令天下极为震惊。
    天机隐侠庞德公,以及仙灵老人左慈、神相管辂,以及诸葛亮、诸葛钧、诸葛慧、貂蝉等老少七人,闻讯亦十分震惊。
    仙灵老人左慈先就按捺不住,他气得胡子直竖,怒道:“以一万人去陪一人之死,这等独夫民贼,我誓取他颈上人头,以慰数十万惨死冤魂。”
    诸葛家的小妹妹诸葛慧,此时已是十二岁的女娃子,她的脾性亦正当介乎于少女与娃儿之间,一听便随即尖叫道:“好啊!师父,你什么时候出手,切记要告诉慧儿一声埃”仙灵老人左慈奇道:“慧儿,为什么?”
    诸葛慧道:“慧儿平生最恨无缘无故杀人之人,我是丧父亡母的孤儿,最知孤苦女儿的苦处。如此惨杀老弱无辜,令数十万小娃儿成孤儿的独夫民贼,若师父动手除恶,慧儿怎能不紧随出手,助师父一臂之力啊!而且……而且这也必定十分热闹有趣呢。”诸葛慧毕竟尚是十二岁的女娃,说顺了口,她的顽皮娇野女娃心性,便又不自觉的显现了。
    左慈一听,不由呵呵笑道:“百万军中,取独夫民贼人头,你以为是好玩有趣的么?慧儿呵慧儿,你当真一如我老左慈少时一样,不知天高地厚埃”神相管辂此时忽然接口道:“不然,我和曹操曾有一面之缘,察其命宫寿数直达‘金缕’位,亦即年寿应为六十有六。
    目下曹操行年才三十有九,其命寿数尚有二十七年,当中轻易不可摇动也。而且曹操的本命星宿,似属‘天龙与地龙’之间,其护体龙气,决非外力所可能动摇的,若轻举妄动,只怕徒增残酷杀戮而已。左慈兄若不相信,庞老先生自可确判。”
    仙灵老人左慈不服气道:“庞老哥,当真如此么?”
    庞德公一听,不由仰天长叹道:“哎!曹操此人的本命所属到底是什么?连我庞德公亦弄糊涂了!不错,我当年曾替其先祖勘点过一座盘龙地脉,他祖宗龙气之盛,足达天龙的境界,亦即人间所称的‘真命天子’也。可惜曹操自身的本命始终未能配合,不但根基不稳,且渐趋狭隘,更见残虐,他早前逃难,惨杀吕怕屠一家,我尚以为他是为势所逼,为求自保而不得为。但此时此刻,曹操竟因其父曹嵩一家被杀,不去追缉真凶,反而视百姓苍生为其仇敌,大开杀戒,血屠数十万生灵!哎,如此残酷血煞,天地变色,犹如洪水猛兽,曹操的祖宗地脉龙气再旺再盛,亦必被如此血煞之气冲散过半,试问又怎可助其跃升为天龙境界!我看他的本命运势,充其量亦不过是一尾孽龙罢了。”
    庞德公忽戛然而止,不再发话,因为到了此时,他对昔日故友夏侯海的嫡孙曹操的本命运势,以及曹操后天才形成的个人气质,已彻底失望了。他一度萌生欲助曹操成帝业的念头,亦因此而烟消云散了。
    秋深时分,天高云淡,清风阵阵。
    曹操已被复仇的火焰烧得赤红双眼,他下令残杀屠城,杀了数十万徐州百姓,仍不泄恨,仍严命他的将士,凡徐州的活人,一律要变死尸亡魂!
    此时有一位九江太守边让,平素深知徐州太守陶谦的为人,决不相信陶谦会杀害曹嵩一家。闻悉陶谦垂危,便亲自统兵五千,前来徐州救援。曹操大怒,令夏侯淳领兵三万,于半路把边让的九江兵围住,乱箭齐发,把边让和五千九江兵全部射杀。
    当日曾救过曹操生命的县令陈宫,虽然已只身躲避,不肯跟随。但此时眼见曹操大开杀戒,徐州血流成河,忍不住亦来求见曹操,试图平息他的炽烈杀机。
    曹操见是昔日的救命恩人陈宫来见,不好拒绝,便把陈宫请入帐中相见,但曹操的脸色却十分阴沉。
    陈宫见了,心中不由一凛,他深知于此时此刻,极易惹杀身之祸,但又按捺不住心头的激愤,终于拼死进言道:“听说曹公以庞大兵力,压临徐州,欲报令尊之仇,所到之处,杀戮无数,不得不向曹公晓以利害关系。我以为令尊之死、乃黄中余孽张门及部属所为,非徐州太守陶谦之罪,曹公宜追缉真凶,方可令人诚服。且徐州百姓,州县之民,与曹公有何仇恨?杀戮之下,必失民心,于曹公有十害而无一利,望三思而行。”
    曹操双眼赤红,瞪着陈宫,怒道:“你昔日舍我而去,尚有面目来见我么?我父一家惨死,全因陶谦恶贼而起,徐州之人,多为黄巾叛逆,我誓杀绝,以泄我心头恨!你不必多言,若非念昔日之情,便立刻取你项上人头。”
    陈宫知再无话可说,无奈告退,他本来已投奔陶谦,但再也无颜面回去,改投陈留太守张邈去了。
    不久,陈宫的大军已逼近徐州治郡郯城。
    徐州大守陶谦知一旦城破,满城百姓必成刀下亡魂,他不由仰大大哭道:“天啊!莫非因我冒犯大道,而令徐州百姓受此浩劫吗?”
    陶谦的部将曹豹道:“曹军如狼似虎,今既杀到,岂可束手待毙,未将愿拼死率军抗击,死于战场,好过枉成刀下之鬼。”
    陶谦无奈,只好点起军马,出城相迎。只见曹军人人身穿白衣,如霜雪涌至,中军高竖一面大旗,上书“报仇雪恨”四字。
    曹军列成阵势,曹操纵马出阵,他身穿缟白丧服,扬鞭指向陶谦,大骂道:“老匹夫害死我父,尚敢现身么?”
    陶谦无奈,亦拍马立于门旗之下,向曹操欠身为礼,道:“在下本欲与曹公结好,因此才令张门相送令尊,不料张门贼性未改,杀人劫财,造成惨祸,绝非在下之本意埃”曹操充耳不闻,大骂道:“老匹夫杀我生父,尚敢胡言乱语!众将士替我先把此老匹夫生擒活捉,血祭我父。”
    夏侯惇应声而出,直扑陶谦。陶谦慌忙避入阵中,夏侯惇不舍,追杀而来。陶谦的部将曹豹,连忙挺枪跃马,接住夏侯惇,激斗起来。
    就在此时,忽然平地刮起一阵阴寒烈风,刺人肌骨,飞沙走石,伸手不见五指。曹军兵士不由大恐,均认为是被惨杀的数十万冤魂出现了,斗志顿时失去。曹操只好下令,先行退回,扎下营帐,改日再战。
    陶谦根本无力追杀,只好亦退人城内。他把幕僚将士召到府中,长叹一声道:“令徐州百姓死难,是我的错!曹军势大,无可抗衡,我只好自缚入曹营,任其宰割,以消其恨,救徐州百姓之难。”
    陶谦舍己救民之意已决,他说罢,便欲安排他赴死的后事。众幕僚将士均痛哭流泪,但又无计可施。
    就在此时,帐下有一人站前一步,进言道:“陶府君镇守徐州,待民宽厚,甚得民心,百姓皆愿与府君死守,曹军虽然势大,但众志成城,一时亦决难攻破,此民心士气可用也。我尚有一计,必教曹军大败。”
    陶谦一听,不由一阵惊喜,细看原来是府中别驾幕僚糜竺,甚有智计。陶谦忙问道:“糜别驾有何妙计?”
    糜竺道:“我愿亲赴北海郡,求北海太守孔融起兵救援,再派一人前去青州郡,求青州刺史田楷救助,若得二家救兵,则曹军必退也。”
    陶谦见有一线生机,便打消死念,当即修书二封,一封交与糜竺,另一封交一位姓陈名登的谋士。二人匆匆而去。陶谦打起精神,率众守城,决心抗击曹军。
    北海郡太守孔融,是鲁国曲阜孔子的二十世孙,亦是当日讨伐董卓十八路诸候之一,但其实力不及袁绍、刘表、孙坚、公孙瓒等人,与陶谦等的小诸候一样,只能勉强偏安于一角。孔融所辖下的北海郡,在山东昌乐县一带地域,与陶谦的徐州郡为邻。鏖竺因此判断,徐州被攻,唇亡齿寒,北海亦早晚必陷曹军之手,孔融不能不救徐州之危。
    糜竺赶到北海郡孔融的治府昌乐县,拜见孔融,呈上陶谦求救信函。
    孔融阅毕,便对糜竺道:“我与陶谦交厚,彼此为邻,徐州有难,我岂能不救?但曹孟德与我亦无仇怨,出师无名,恐军心不服。我先修书一封,派人送去给曹操,替彼此调解。若他不从,再行起兵不迟。”
    糜竺一听,知孔融亦畏惧曹军势大,恐惹火烧身,调解之说,不过两面讨好的缓兵之计,不由大急道:“曹操倚重兵威,决不肯和解也。”
    孔融不答,依然修书一封,派人送往曹操营中。糜竺心中焦急,却也无可奈何。
    正忧愁问,有探马飞报进来,说黄巾军余党管亥,正率数万大军,杀奔而来。
    孔融大惊,暗自庆幸并未留然派兵救援徐州,否则面临贼军压境,北海便万劫不复了!
    孔融再无暇理会糜竺,即点起兵马,出城迎击来犯的黄巾军。
    黄巾军将管亥骤马而出,向孔融道:“我知北海粮多,请借我一万石,即刻退兵。若然不借,便攻破城池,鸡大不留。”
    孔融怒道:“我乃大汉之臣,守大汉之地,岂能借粮给你们反叛之贼。”
    管亥一听大怒,拍马挺枪,直取孔融。孔融的部将宗宝出迎,战仅数合,便被管亥一枪刺于马下。孔融军大乱,只好奔入城中,高挂城门拒敌。管亥分兵四路,把昌乐城四面围困。
    孔融坐困愁城,糜竺见状,更不便提及救援徐州之事了。
    第二天,孔融登城视察,贼势浩大,更感惊心。
    就在此时,忽见城外一少年将军,单人匹马,挺枪杀入敌阵,如入无人之境。少年将军直到城下大叫:“守军开门?”孔融不识此人是谁,不敢打开城门。
    黄中军已追赶到护城河畔,少年将军回身舞枪,连挑贼军数十人,贼军吓得纷纷倒退。孔融见状,这才急令打开城侧之门,让少年将军驰入。
    少年将军入城后,下马收枪,登上城楼,拜见孔融。孔融见其英勇,忙问名姓。少年将军道:“我是东莱黄县人氏,复姓太史,名慈。我昨日从辽东回家,娘亲说‘平日素得孔府君恩顾,今孔府君有难,儿速去救援!’因此我便杀入敌阵,登城拜见孔府君。但有差遣,莫不听命。”
    孔融一听,不由大喜。原来太史慈少年英勇,武艺高强,一把银枪,可力敌千人。太史慈的娘亲在城外二十里居住,曾得孔融派粮接济因此不忘恩德。
    孔融得太史慈助阵,十分高兴,他赠给大史慈盔甲鞍马,命他协助守城。
    太史慈慨然道:“我愿带精骑一千,出城杀贼。”
    孔融道:“你虽然英勇,但贼兵数万,你出城必然不保。”
    太史慈道:“我奉娘新慈命,驰救孔府君,若不能杀退贼兵,我也无颜返见娘亲!但愿与贼决一死战。”
    孔融见太史慈英勇无畏,忽然心中一动,想起不远处有一支救兵,或可解北海之危,便对太史慈道:“我知平原县令刘备,最肯救人危难,若得他前来救助,黄巾贼围城之危可破也,正欲派人出城求救,若你不畏贼势,请代我送书往平原郡。”
    大史慈毫无惧色,慨然道:“既可解北海郡之危,我立即出城送信便是。”
    孔融当即修书一封,交与大史慈。太史慈披甲上马,腰挂弓箭,手提银枪,饱吃一顿,即驰马而出,围城黄巾军,即扑前阻截,被太史慈连挑十数人,突出重围,黄巾军随后追赶,太史慈骤然停下,手执弓箭,向八面射去,箭无虚发,连射黄中军十数将士,黄中军吓得纷纷退出箭程之外,太史慈拍马扬鞭,飞驰而去。
    太史慈赶抵平原郡,入城拜见,县令刘备虽有了一块小小的地盘,但兵力不多,除一千亲兵外,只有二三千余散兵游勇,凭这一点兵力,休说救人,就连自保亦十分困难。
    刘备接太史慈送来的孔融求援书函,不由一顿。
    他左面的关羽道:“我兵力微弱,于此乱世,仅足自保,岂能再轻出救人?”
    太史慈一听,大急道:“刘县君!今北海被黄巾贼军所困,一旦城破,百姓势必鸡犬不保!我知刘县君以仁义称着,极肯救人危难,务请赴救北海之危。”
    刘备一听,即决然道:“北海之危,刘备不得不驰赴救援也。”
    关羽道:“为什么不得不救?”
    刘备道:“我实力微弱,连自保亦十分困难。但北海有危,唇亡齿寒,我不去救,他日我有难,亦决无人救助。因此我去救人,实即以求自保之策也。”
    关羽一听,甚感有理,也就不再异议。当下刘备即率领平原郡大约兵力三千人,仅留下一千兵马守城,由关羽、张飞随同,开赴北海援救孔融。
    仅一日多的路程,刘备率领的援军,便已抵北海郡治府昌乐城外。刘备下令先扎下营寨,向太史慈查清黄巾军的敌情,再行进击。
    不料黄巾军主将管亥,欺刘备兵力薄弱,并不以为意、抢先率大军前来截击。
    刘备只好出营接战,与关羽、张飞、太史慈三将立马阵前,见管亥杀到,太史慈按捺不住,便欲拍马出迎。
    关羽却抢先拍马而出,手舞青龙僵月刀,直取管亥。管亥不知厉害,挺枪接战,竟与关羽斗了数十回合。关羽杀得性起,大喝一声,青龙偃月刀猛地一沉,劈向管亥脸面。管亥惊骇,挺枪挡架,不料关羽已使出真力,刀沉如山,管亥如何挡架得住,只见刀锋一闪,鲜血迸射,早把管亥的人头斩下了。
    张飞和太史慈乘势领兵杀出,直入敌军,两将两枪,挑翻黄巾兵无数,黄巾军将士心寒胆裂。
    城上的孔融,见刘备已与敌军接战,又见关羽、张飞神勇无敌,太史慈也如入无人之境,胆气大壮,下令城中兵马出击,城外、城内两路夹击之下,数万黄巾军顿时溃败,降者无数,其余则四散逃命去了。
    孔融把刘备等迎入城中,先谢了救援之恩,又大设盛宴庆贺破敌。
    席间,孔融把糜竺向刘备引见,又把徐州刺史陶谦被曹操攻伐的事,一向刘备说知。糜竺向刘备诚心哀求出兵救援。
    孔融趁机道:“玄德何不与我一道,驰援徐州?”
    刘备道:“实不相瞒,我在平原郡只留下一千弱兵,只恐贼至,则无法保护城中百姓周全,因此援救徐州之事,只好缓行了”孔融见刘备不肯同行,不悦道:“素闻玄德有仁义之心,难道竟见死不救吗?”
    刘备与孔融为邻,见他有责怪之意,便只好道:“若真要救援,刘备唯有向辽东公孙瓒处借兵三五千,随后开赴徐州。”
    孔融并不太瞧得起刘备,疑惑的说:“望刘公切勿失信埃”刘备不悦道:“孔公以为我刘备是什么人,岂是那等失信悔约之辈?我若借得兵马亦好,借不得亦好,均会赶至徐州与公会合。”
    孔融这才决定,由他先行领军援救徐州陶谦。刘备也就率兵离城,向辽东而去。
    太史慈亦向孔融拜辞道:“母命难违,特来向公辞行。”
    孔融道:“将军何不留下,为此间效力?”
    太史慈道:“母亲着我救急后即返,慈命难违,望孔公原谅。”孔融知不能留,赠给太史慈大批财物,大史慈概不接受,单人匹马,返家去了。
    孔融亦出兵开赴徐州。
    刘备赶抵辽东,见过同窗好友公孙瓒。刘备对公孙瓒主说及欲救徐州,向他借兵。
    公孙瓒道:“曹操与玄德你素来并无仇怨,何苦代人受过,得罪曹孟德呢?”
    刘备道:“此事实出无奈,我与孔融的北海郡为邻,孔融已去救援,若刘备不去,必惹孔融生怒,则将永无宁日。”
    公孙瓒一听,甚为同情刘备的处境,但他此时正与袁术联盟,抗衡袁绍,兵力也并不太足。公孙瓒对刘备道:“既然如此,我就借二千兵马于你,以解目下之困吧。”
    刘备向公孙瓒拜谢了。不一会,有一英伟勃勃的少年将军,率二千辽东兵前来刘备的营中,说是公孙瓒命拨入刘备军中听命。
    刘备一见少年将军,心中便不由一阵欣喜,就如与他十分有缘,忙问少年将军道:“将军贵姓?何方人氏?”
    少年将军朗声道:“我乃常山赵云,字子龙,现下于公孙将军旗下任校尉之职。”
    刘备与赵云执手相见,欣慰说道:“刘备与赵子龙三生有缘,竟在此相遇,恨相识稍迟,未能与子龙共创大业也。”
    赵云亦甚喜刘备的礼贤下士,两人竟有一见如故的感觉。刘备把赵云向关羽、张飞二人引介,关羽与张飞亦甚喜赵云的英伟焕发,三人竟如知己相遇,十分快慰。
    当下刘备决定,自己先带三千兵马,开赴徐州,赵子龙则率二千辽东兵随后而进,以作策应,赵子龙拜别刘备,领军去了。
    此时孔融已率军赶抵徐州郡城郊外,但慑于曹操势大、竟不敢靠前,远远的依山扎营,随时准备撤退。同时,由陈登求请的青州田楷,亦率军赶到,不过亦同样畏惧,于十里外下寨,不敢轻进。
    虽然如此,曹操眼见两路兵马赶来救援徐州郡城,却也不敢轻觑,分军防卫,因此攻城的兵力减了不少,徐州郡城内的陶谦,顿时松了口气,但感压力减缓了。
    刘备领军开到,赵子龙随后亦赶来。刘备前去拜见孔融,孔融才相信刘备果然没有失约,并非违诺失信的小人,他对刘备才另眼相看。
    孔融对刘备道:“曹军势大,曹操又极善用兵,不可轻敌,宜先观察敌情,再行进击。”
    刘备却自知己军粮草兵力皆不足够,只宜速战速决,决不能拖延,便对孔融道:“孔公所言,亦有道理,但只恐徐州城中缺粮,难于久守,若城池一破,曹军回师向我们反击,将危及我方,因此刘备打算由云长、子龙领军四千,归孔公调令。
    刘备则与张飞杀入曹营,入徐州城见陶府君商议破敌之计。”
    孔融见刘备勇于救援,不由大喜,当即答应刘备之建议,他与田楷军会合,成犄角相护之势,由云长、子龙领兵两面接应,与曹军对峙。
    当天中午,刘备和张飞,统领一千兵马,突然进击,杀入曹军营寨,正行之际,寨内一声鼓响,马军步军,如潮似浪,汹涌而出。当先一员大将,正是于禁,厉声大喝道:“何处狂徒,敢扰我营寨。”
    张飞一见,也不发话,骤马挺矛,直取于禁。于禁见张飞有如天降神兵,心中暗骇,只好打起精神,奋力接住张飞厮杀。但于禁到底不敌张飞的神勇,两人大战了十数回合,于禁已感后力不继,渐呈败象。刘备见状,趁机挥军掩杀过来,于禁只好虚晃一枪,斜刺而逃。
    刘备和张飞也不追杀,迳奔徐州城下,城楼上的陶谦见有援军杀到,只见一面红旗,上书“平原刘玄德”五个大字,不由大喜,连忙下令开城门,放刘备和张飞的兵马进城。
    刘备和张飞入城,然后一道同赴徐州府衙。陶谦设宴招待刘备和张飞,一面又以酒食犒劳刘备带来的一千平原兵。
    陶谦见刘备果然以仁义为本,又仪表轩昂,心胸豁达,不由十分欣赏。他思忖自己已一度濒临绝境,也再无心留恋官位,便命糜竺把徐州刺史的官印取了出来,呈送刘备。
    刘备吃惊道:“陶公此系何意?”
    陶谦道:“当今天下大乱,朝纲不振,玄德乃汉室宗亲,理该匡扶汉室。老夫已年迈,无能为朝廷驰驱效力矣!今诚心将徐州让献于公,幸勿推辞,老夫自会表奏朝廷,以正名份。”
    刘备一听,连忙站起,向陶谦拜揖道:“刘备功微德薄,勉为平原县令,尚且怕不称职,我来助公,全因大义所在,绝无他念,若有异心,皇天不佑。”
    陶谦道:“这是老夫诚心让献,玄德万勿再推辞。”陶谦推让再三,刘备决计不肯接受。陶谦的幕僚糜竺见状,便道:“如今兵临城下,且先议退敌之计,待战事平定,再细商此事不迟也。”陶谦这才不再坚持。
    刘备道:“刘备与曹操曾有一面之缘,当先写一书,劝曹和解,若他不从,再行厮杀,则名正言顺。”陶谦欣然同意了。
    于是派出使者,把刘备劝和的书函,送入曹操军营。
    曹操接到刘备书函,他此时也忘了刘备是什么人了,不由大骂道:“刘备是什么人?竟敢以书柬劝和?书中更有讥讽之意,十分可恨,来人,先把送信人斩了,再全力攻城。”
    曹操的随军谋士郭嘉进言道:“刘备远道来救援陶谦,又先礼后兵,甚有法度。主公宜以好言相答,以令其心怠慢,再挥军进攻,徐州城可破也。”曹操同意郭嘉的建议,先令好好款待来使,候取回音。
    就在此时,却有探马飞奔而至,向曹操报告:“吕布奉袁绍之命,率军已攻破充州,把濮阳占据了。”曹操一听后方大营被袭,不由大吃一惊。
    原来当日吕布谋杀董卓后,被董卓的部将李催、郭汜率军攻入长安,吕布只好投奔袁术,但袁术却讨厌吕布反复无常,拒绝他的投效。吕布无奈,只好改投与袁术作对的袁绍。
    袁绍正等将用,便把吕布收纳了,但吕布傲慢袁绍手下将士,袁绍怒而欲杀吕布,吕布只好又四处逃亡,终投到陈留大守张邈的帐下。恰好此时与曹操不和的县令陈官,前来投奔张邈,陈宫挑起张邈割据称雄的野心,于是与吕布联手,进攻曹操的大本营充州。曹操的主力已开赴徐州复仇,后方空虚,被吕布连破多重城池,连充州郡治濮阳亦被吕布攻破了。仅剩鄄城、东阿、范县三城,因苟彧、程昱施计死守,勉强保祝曹操的弟弟曹仁与吕布交锋,屡战屡败,情势十分危急。
    曹操接报,不由变色惊道:“充州是我的根据地,老家若失,我岂非成了无根之木吗?不得不先回救。”
    郭嘉道:“当今之势,确须以巩固后方作为根本,主公何不趁机卖个人情给刘备,然后迅速退军回救充州呢?”
    曹操立刻同意了,于是把刘备派来的使者召来,即时答应和解退兵。
    待刘备使者前脚刚出,曹操已下令二十五万大军,后卫作前锋,火速回师救援充州去了。
    陶谦见曹军尽退,不由大喜过望,以为凭刘备一书,竟可退曹操二十五万大军,对刘备自然备加敬重。当下陶谦把在城外驻守的孔融、田楷、关羽、赵云诸人,迎入徐州城,大摆宴席,贺徐州危难化解之功。
    席间,陶谦又重提旧议,坚决要把徐州刺史之位,让给刘备。刘备却深知凭他此时的实力,根本未足以镇守徐州,因此决不答应。
    陶谦哭道:“若你舍我而去,我死不瞑目埃”关羽亦道:“既然陶府君诚意相让,兄长可领徐州政务之事。”
    张飞道:“并非我等强要他州郡,他好意相让,何必推辞。”
    刘备决然道:“你等要刘备作不义之人吗?徐州太守相让,刘备决不肯受。”
    陶谦见刘备意决,不好再勉强,只好退而求其次,道:“目下曹军势大,徐州之危虽然暂解,但不久曹军必去而复至,徐州危矣,玄德若坚不肯领受徐州政务,可否暂驻徐州城郊小沛,以保徐州百姓呢?”
    众人均力劝刘备驻小沛,以助陶谦抵御曹操,刘备思忖一会,这才点头答应了。
    于是刘备率关羽、张飞、赵云等,驻军小沛。赵云见徐州之危已解,便向刘备拜辞。刘备虽然十分不舍,但赵云是公孙瓒的部属,不便强留,只好挥泪送别。
    自此,刘备便留在小沛屯驻,操练兵马养精蓄锐,一面防御曹操的再度进攻,一面审度天下大势,以图谋大计。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