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寻龙堪舆-卷二 玄龙幻剑-三国异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异侠传 > 卷二 玄龙幻剑
第四章 寻龙堪舆

    赵子龙并不知道,就在天机僧离开的当天深夜,在悬崖峭壁下,云遮雾俺的天机庙下面,一老一少的两条身影,便已越涧而出,捷如猿猴似的,跃上九松岭之颠,然后又风驰电掣的下去了。
    第二天,在武夷山脚西行的山路上,便出现了一位银须白袍的老和尚,他的身边却跟着一位年方十四五岁的小娃儿,小娃儿顶上留着一撮毛发,大概尚未剃度,跟在老和尚的身边,便显得十分怪异,也不知小娃儿是老和尚的徒弟,还是老和尚的小孙儿,但和尚又怎会有后代子孙?
    更奇的是,小娃儿的模样间有五分像猴子,额窄嘴尖,如非他的眼珠乌黑溜转,黑白分明,甚有灵气,人们必定以为他是会说话的仙猴了。
    原来那小娃儿便是赵子龙于天机庙中曾见过一面的小和尚,而那老和尚自然便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无极天机僧了。
    这位天机寺小和尚的来历也十分奇特。当日天机僧于深山野岭,忽然发现一个半人半猴的怪物,他心中一阵奇怪,便施展绝世轻功,把这只怪物擒住了,这怪物原来是被人遗弃的婴儿,由一只母猴带入深山喂养长大,因此有五分长相似猴子。
    天机僧把他带返天机庙,经一番佛法陶冶,终于将他的猴子习性改掉大半,但容貌却改变不了。天机僧感慨之下,干脆便将他命名为“笑猴儿”,“笑”即“斜,“笑猴儿”亦即“小猴儿”之意,同时亦含有希望他日后再无悲苦,笑口常开之意。
    笑猴儿却十分喜欢这名字,他跟随天机十多年除领悟佛法禅机外,武功也极具根基,足可与武林中的高手并列了。
    无机僧带着笑猴儿,从南向西行,不知不觉已走了数百里,但天机僧依然没有停歇的打算。
    笑猴儿并不知倦,他尚有三分猴性,终日奔走热闹,正合他的心意,但猴性天生好奇,遇到不明或新鲜事,便会好奇的抓耳搔腮,笑猴儿自幼由猴喂大,他的天性与猴酷似,因此就比世人好奇得多了。
    “大师伯伯。”笑猴儿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虽然天机僧禁止他在路上多言,但到底禁制不了他的好奇猴性,这“大师伯伯”的称谓,是笑猴儿自小叫惯了的。
    天机僧瞥一眼笑猴儿,见他抓耳搔腮的模样,不由又好气又好笑,便故意道:“猴儿,这日来禁你说话,想必是如火烧你了,好,你有话便快点问吧,但有一个条件……”笑猴儿一听,如星的灵目不由一闪,暗道:大师伯伯容他发问,这当然是好极了,因若再不许他说话,他便必活生生闷死了,但大师伯伯虽待他有如师父,严厉起来,逼他练功养性时,所提出的条件,却也十分苛刻。
    例如要他学大师伯伯的模样,在蒲团打坐三日三夜,就几乎要了笑猴儿的小命了。
    笑猴儿不由又惊又喜,小心翼翼的说:“大师伯伯,是甚条件?”
    天机僧肃然道:“条件有三个,其一,今日大师伯伯所说的任何话,你只能藏在心内,亦不能向任何人泄露。”
    笑猴儿心惊暗道:这第一个条件就很要命了,大师伯伯明知我好奇,喜欢向人打听,但若我知道的不告诉别人,别人又怎会把知道的告诉我笑猴儿,但若不答应啊,眼前便先闷死了,还是先答应为是。
    笑猴儿心极灵巧,他这般转念,便笑着点头道:“既然如此,笑猴儿只好答应了。”
    天机僧一听,神色一宽,他知道笑猴儿虽然顽皮,但他答应的事便绝不会违逆,只要他不轻易向人泄露,其余的也就次要了。
    天机僧微微一笑,道:“第二个条件,就是告知你后,你便要代大师伯伯四出奔走传讯,不可偷懒误事。”
    笑猴儿大乐道:“是,是,大师伯伯,你跑腿送信的活儿,正合笑猴儿的脾性,我答应。”
    天机僧呵呵一笑,道:“那第三个条件,就是只准你问三个司题,若多问一条,便罚你多坐三夜蒲团,你可答应?”
    笑猴儿一听,先就心惊胆跳,因为他极怕打坐蒲团,但又禁不住心中的好奇,只好点头答应。
    天机僧笑道:“好,那你问吧。”
    笑猴儿想了又想,这才小心翼翼的问:“大师伯伯,自天机庙出来后,你东奔西跑,尽往深山大岭四处查探,到底查探什么呢?”
    天机僧闻言,不由欣然一笑,暗道:这猴儿问得巧妙极了,一个问题,包罗万有,却一下便抓中要点,显见他的心窍越来越灵巧了。
    天机僧十分喜欢笑猴儿,无时无刻不在引导他步入天机之门。如今见他进步神速,心中欣然,便但然的道:“此事说来话长,一时也难于细说。大师伯伯只可以告诉你,此事乃因一场即将降临的武林浩劫,为了化解此浩劫,大师伯伯无法不四出奔波……”笑猴儿心急,不待天机僧说毕,便忙道:“那大师伯伯如何化解呢?”
    天机僧呵呵一笑,道:“好!这是你问的第二个问题了,日前你于天机庙所遇的赵子龙大哥哥,不幸身中火焰门中桃花女的飞蝶蛊毒,此事非同小可,足以引发一场武林浩劫,为化解这一场浩劫,因此不得不设法替赵子龙化解他身中的蛊毒。”
    笑猴儿越听越好奇,他也忘了天机僧的第三个条件了,不由又急道:“那为什么赵子龙大哥哥化解了身中的飞蝶蛊毒,便可化解一场武林浩劫呢?”
    天机僧忽地脸转肃然,沉吟道:“此亦是老衲无法中的办法也,其中的种种是非恩怨,非你所能领悟。老衲只可以说,此事牵涉了上一代武林名宿的情恨恩仇,若不能化解,则必加深彼此的仇恨,届时生死火拼,武林便有一场腥风血雨降临了,因此赵子龙身中的飞蝶蛊毒,老衲无论如何,亦要为他化解,以消弥武林这一场腥风血雨。好,这是第三个疑问了,猴儿,你还有要问的么?”
    笑猴儿心中半明半惑,并未能透彻领悟其中的曲折情由,他正俗再打听下去,却猛然醒悟,他已问了三个疑问,不由吓得伸手掩耳捂嘴,转身就溜了开去。
    天机僧一怔,他向笑猴儿伸手一招,一股浑厚的柔力,便把笑猴儿扯了回来。天机僧道:“猴儿,你急着溜逃什么?”
    笑猴儿笑道:“猴儿已问了三个问题,若再不走,必定忍不住再问,如此一来,猴儿的屁股岂非要变作铁板,沾于蒲团上永不能移动了么?不得了,这岂非把猴儿活活憋死了,因此决不敢再多留片刻埃”天机僧一听,不由芜尔一笑,也不再多说什么。而此刻他的心情亦十分沉重焦虑,因为他深知目下行将降临的武林腥风血雨,其原因与他天机僧有甚大牵连,若因此而令天下武林受屠戮,他天机僧苦修近百年的功行,便会一朝尽丧了,他又怎能再悠闲以待?而且这一切的根由,说出来笑猴儿也决计不会明白,他只须知道他目下所做的乃不得不为,全力协助,不畏艰苦奔波,也就足够了,其余的细节,天机僧也根本无暇解说。
    不久,天机僧和笑猴儿,便从武夷山的南面,一路向西行,已远处数百里外了。
    两人进入河内温县地域,这大中午时分,天机僧带着笑猴儿,登上一座山峰,这座山峰乍看平平无奇,但登上峰颠,天机僧向南面一看,眼神却不由突地一亮,暗道:我踏破铁鞋无觅处,不料却于眼前现身么?
    原来但见南面耸起一座山峰,挺立于群山之首,风姿绰约,犹如一位亭亭玉立的仙女,又如春花含笑,令人目睹而心旷神怡,随即乐也融融。
    天机僧暗道:赵子龙身中的飞蝶蛊毒,乃属阴中之阴,除了桃花魔女其本门的解药可以解外,唯一的解救办法,便是要施展地脉寻龙大法,替赵子龙造就一位阴中之阴的奇女子,只要此女与赵子龙一旦结合,便可以凭其身上的阴中之阳龙气,化解赵子龙身上的阴中之阴飞蝶蛊毒的毒性了,我四出奔波,正是为此目的啊!
    天机僧心念电转,也不敢怠慢,连忙展开身形,向南面那座形如玉女的山峰掠去,笑猴儿见状,亦随后飞掠而上,他的轻功已极具火候,天机庙的悬崖峭壁,亦可一掠而上,何况是区区的山路。
    上得峰顶,天机僧四面一看,但见山石秀润光洁,草木青葱,宛如山花插上美女云鬓,美艳而喜气洋洋。
    天机僧直看得眉飞色舞,不知怎地,连他这等功力通玄的绝顶高手,上了此峰,亦不由心中荡然而动,情不自禁,但感百虑尽消,只剩喜气洋洋,心中一派欣然鼓舞。
    笑猴儿随后掠上,他忽然乐得手舞足蹈,抓耳挠腮,哈哈大笑,好一会,才一面大笑,一面喘气道:“大师伯伯,怎的了,乐死猴儿了,但大师今日为甚也如此乐融融的?”
    笑猴儿的叫声入耳,天机僧的心头不由一震,这才猛地惊觉,连他自己亦着了这山峰地力的迷惑,几乎不能自持……他连忙默运玄功,这才把心头的激荡抑止住了,很快也就神清目明。
    天机僧怕笑猴儿的内力抵御不住山峰地力的迷惑,伸手向笑猴儿背上一按,以佛门神功助他抵抗。
    好一会,笑猴儿这才稍为安静,不再手舞足蹈,但依然乐得大笑道:“好啊!大师伯伯,这山峰好极了,哈哈,上了此峰,心中只有快乐,但想愁苦也苦不起来了,为什么?”
    天机僧一面运功助他抵御,一面启发笑猴儿道:“我早与你解说地脉寻龙堪舆之道,你目下所遇,便即受此龙脉地力的感染埃”笑猴儿忙道:“这便是龙脉的地力所致么?好厉害啊,这龙脉叫什么呢?”
    天机僧伸出左手,向四面指点,一面道:“猴儿你看,此峰是否形如仙女,又是否有如含笑春花,令人目睹而无限欢乐?”
    笑猴儿的内力根基已十分深厚,此时再得天机僧的相助抵御,神思已复清明,他向四周一望,不由连连点头道:“是极!是极!大师伯伯,这山峰果如下凡仙女,又似一朵盛放的含笑春花埃”天机僧知笑猴儿的心智已复清明,便把按在他背上的右手收回,微笑道:“不错,因此此峰所潜龙脉,可称之为‘含笑春花仙脉’也。”
    笑猴儿道:“含笑春花仙脉有甚好处?”
    天机僧道:“含笑春花仙脉,其地力十分雄厚,承此龙气之人,若是男子,则日后必出一代帝王将相,奇贵无比,因其地力乃阴中之阳也,可令阳性之人得极大之益。若为女子。
    则必出一代女中豪杰,而且此女必奇乐无穷,乐而大方得体,乃一位见之可解千愁的快乐女子,有如一位百年难遇的仙乐之女也。”
    笑猴儿不由吐舌道:“如此厉害啊!难怪猴儿甫上此峰,沾此龙气,便感愉乐无穷了,但请间大师伯伯,你打算利用此龙脉造就一位帝王将相之才,还是一位仙乐之女呢?”
    天机僧沉吟不语,暗道:我的本意,当然是欲造就一位阴中之阳的仙乐之女,以化解赵子龙身中那一股阴中之阴的飞蝶蛊奇毒,但世事玄妙,未知是否能如我所愿呢?他心中转念,便简略说道:“此时我尚难判断,一切且看赵子龙的运命之缘份如何演进吧!猴儿,此地不宜久留,快助我行事吧。”
    天机僧说罢,当即取出一个罗盘,在山峰上四处堪度,终于定下一处地方,他吩咐笑猴儿搬来五块石头,按东、西、南、北、中五行方位,摆放五块石头,镇装含笑春花”大龙脉,又作好标记,然后即下山而去,四处查探承此大龙脉的人选去了。
    离开河内温县地域的玉女峰后,笑猴儿便高兴起来了,因为自此时起,天机僧便不再在深山野岭中勘察,改而转向人多聚集的材镇市集行走,有人的地方自然就有饭菜茶水,这比那山溪野果好吃多了。
    这天傍晚,天机僧带着笑猴儿,走进一个大镇。
    大镇中市集未散,甚为热闹,在镇中的城隍庙前,正有人在卖艺演杂耍。不少人围成一圈,正欣赏凑热闹。
    笑猴儿天生好奇,碰上这等热闹,岂能放过?他又拉又扯的求天机僧,放他过去看看,天机僧微微一笑,不知怎的竟爽快的答应了。
    天机僧和笑猴儿,走近那围观的人群,天机僧目光如电,也不必进去,远远便辨清人群里面的动静,笑猴儿身子机伶,一闪身便钻进去了。
    只见场内有一男一女,男的年约五十,风霜满面,显比他的实际年纪苍老多了,而且愁眉深锁,似有重重心事。
    那女娃却年仅十六岁,模样甜俏,在场内团团转,傻里傻气的在嘻哈大笑。
    这一男一女,一愁一喜,一哀一笑,登时把围观的人逗乐了。
    笑猴儿虽然天生好奇,但一见那少女的模样,却不由叹了气,心想:那男子显然是她的爹,她爹爹满怀心事,愁眉不展,她却嘻哈大笑,当真是傻极了。笑猴儿是被人遗弃的孤儿,连爹娘的样子如何也不知道,他见了人家父女相聚,似十分快乐,心中不由便感触起来。
    天机僧目注那傻里傻气的少女一眼,眼神却不由一亮,心中有所思,双脚停住,决计不肯离开了。
    此时只见那男子忽然捧出一个瓦罐,在手上团团一转,随而一抛,便在他肩上停住不动了,他双手抱拳,向四周人群团团一转,眉头紧皱,朗声道:“各位乡亲父老,此乃亡妻骨塔,无力安葬。只好先行烧化成灰,再筹款下葬,在下无以为报,聊以杂耍以娱各位善长仁翁,如蒙各位赐赏,在下感激不荆”男子话音刚落,围观的人便有的叹息道:“原来是为亡妻卖艺筹殓葬费,此情可悯!但未知他身怀亡妻之痛,是否还有心情卖艺?”
    那男子把亡妻骨塔倒放一边,搬来一把竹梯,往空地上一插,竹梯竟稳立地上,巍然不动。然后又四周拱手道:“各位,在下别无长技,只好向天上王母娘娘的蟠桃园,偷个仙桃回来,供各位每人分吃一口,以助各位延年益寿,长命百岁。”
    男子话音刚落,人群中又有人哗叫道:“好厉害啊!竟敢上天宫蟠桃园愉桃埃听说那仙桃吃一个可长寿九千年,那就算吃一片,岂非可多活一、二百年么?若真能偷得仙桃回来,我等每人愿出十两白银作酬劳!但如何知道那就是天宫蟠桃园的仙桃呢?”
    男人道:“那自然是从天上掉下的桃子才作准。”
    众人一听,心想:若真有桃子凌空而落,那亦非仙即神了!于是不约而同齐声道:“好!那便以此作准吧。”
    男子默默的点点头,却不再犹豫,向那傻气嘻笑的少女招手道:“芝儿!你过来,爹爹有话对你说。”
    那少女原来叫芝儿,她虽然傻里傻气,但却十分听从爹爹的呼唤,她一听便立刻走过来,向众人嘻哈一笑,把众人逗乐了,便向那男子道:“爹爹有甚吩咐芝儿?”
    那男子道:“芝儿,为替你娘亲筹银殓葬,你就攀上云梯,直上天宫蟠桃园,偷一个仙桃回来,酬谢各位乡亲父老吧。”
    芝儿一听,想也设想,便立刻嘻哈一笑说道:“是!爹爹,芝儿这就去偷仙桃回来便是。”
    话音甫落,芝儿已纵身一跃,身在竹梯的半腰了。别看她傻里傻气的,轻功之高,却绝不下于武林高手。
    笑猴儿此时却不禁看得目瞪口呆,他原有猴儿之性,也极喜吃桃,但仅凭这一把竹梯,真想直达天宫去天宫蟠桃园,他作梦也没有想过!
    笑猴儿不由向身后的天机僧道:“不得了!大师伯伯,连笑猴儿也不敢去干的勾当,她一位女娃儿竟有胆去干吗?”
    天机僧却在笑猴儿的耳边轻声道:“江湖奇人异士时有所见,切莫以己之技度人之能,须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不能干的,别人便不能么?悄悄瞧着,切莫大惊小怪胡乱声张,以扰乱献技者的心神。”
    笑猴儿吐吐舌头,扮了个鬼脸,却也不敢再作声,只紧张的盯着那女娃芝儿,看她如何施展。
    芝儿此时已呼溜溜的跃上竹梯的顶端了。众人不由大感迷惑,竹梯已到尽尖,这女娃儿如何再攀上去呢?
    此时忽见那芝儿在怀中掏出一捆丝绳,她屹立于竹梯的顶端,把丝绳向上空一抛,丝绳便如飞鸟般飘摇直上,越升越高,渐而直入云端,渺渺不见于尽头,只剩下丝绳的一端,握于芝儿手中。
    那男子此时仰空问道:“芝儿,你准备好了么?”
    芝儿嘻嘻一笑,道:“准备好了!爹爹,芝儿这便直上大宫,去那大宫蟠桃园偷仙桃去也。”话音甫落,只见芝儿飞身一跃,双手便抓住了丝绳,沿绳凌空向上攀升,眨限已攀上数十丈高了。
    笑猴儿仰望半空,但是芝儿那娇俏的身影,已越来越小,周身云雾飘浮,显见已身处云空之中,并无半点虚伪取巧。
    渐渐地,芝儿的身形小如飞鸟,隐入云空,竞再也看不见她的影踪了。
    在场围观的人不由目瞪口呆,雅雀无声,有人更张大嘴巴,久久不能合上。
    那丝绳的一端,依然系于木梯之上,此时那男子亦飞身上梯,执住丝绳的一端,贴于耳边,似与隐在云空中的女儿在感应相通。
    那男子听了一会,忽然大声道:“好了!芝儿终于潜上天宫,入了南天门,此刻正偷偷摸入蟠桃园了。”
    众人一听,均面面相觑,作声不得,因为此事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令人难以置信,那女娃儿却又明明已身处茫茫云空中了。
    在众人惊愕之际,那男子忽然又大声道:“当真可喜可贺,芝儿已偷入蟠桃园,得手摘了一个大仙桃了……芝儿,不可顽皮,莫贪玩啊,先把仙桃抛下,给各位乡亲父老尝尝。”
    那男子的话音甫落,半空中红光一闪,众人惊疑中,男子的手上已多了一个鲜红的大桃子。
    男子正欲把桃子抛下,忽然绳头一动,那男子来不及抛下桃子,便连忙把耳贴近绳端,仅倾听了一会,便忽然失声惊叫道:“不好了!芝儿被守蟠桃园的天兵天将发现了!她还有命么……”他话音未落,半空中忽然掉下一样物体,擦过竹梯,落在地上,众人一看,竟是一只血淋淋的手臂!
    那男子悲叫道:“天兵天将已把芝儿偷蟠桃的右手斩下来了,只怕还有更厉害的刑罚呢……”悲叫声未绝,半空中又掉下一样东西,原来是一截人腿。
    在场围观的人,原来只欲凑热闹寻开心,不料却搞出入命来,有胆小怕事的,便欲开溜了事。
    那男子一见,凌空一跃掠下来,轻功之高,令人骇然。他四周一掠,把欲开溜的人客堵住了。又向场中各人拱手悲叫道:“各位乡亲父老不必惊惶,小女不慎冒犯天条,命丧天宫,也是无可奈何,与众人无涉。但请各位可怜她为筹亡母殓葬费用,以身殉亲,大节大孝,格外施舍几两安息钱银,则小女虽命丧天宫,亦无憾矣!各位请了!请了………在场围观的人客,此时又奇又惊又怕,眼见已弄出人命,只盼莫祸及自身,只好破财挡灾了。但见众人纷纷触囊赠银,有的十两,有的五两,最不济的,也有一二十文钱。
    不多一会,那男子亡妻骨塔旁边,便已积聚了数十两银,白花花的,在晚霞中非常耀眼。
    众人已欲离去,免惹祸上身,那男子却忽然呵呵一笑,道:“各位请留步……待小女芝儿,向各位拜谢赠银之义。”
    话音刚落,木梯后面的城隍庙内,忽然如飞鸟般的掠出一条娇俏的身影,众人定眼一看,竟是那偷仙桃丧生天宫的芝儿。
    芝儿向众人嘻哈一笑,又向各人款款的万福谢道:“嘻嘻,多谢……多谢各位,嘻嘻……”众人被这突生的变异,弄得目瞪口呆,哭笑不得。
    那男子却又向各人拱手道:“多谢各位慷慨相赠!亡妻委实是新亡不久,在下无力殓葬,更无他法,因此才以些微小技,献给各位,先博各位一乐,若有得罪之处,万望多多包涵原谅。”
    众人此时就算心有不忿,亦无可奈何,深知卖艺的自然是为了求财,用甚手段技艺那是你情我愿,怨不得谁了。
    好一会,才有人忍不住问道:“那请问师父,地上血淋淋的人手人腿,到底从何而来?人命关天,可作不得儿戏玩笑埃”那男子一听,从容一笑。芝儿却嘻哈大笑,她拾起地上血淋淋的人手人腿,竟大嚼起来,而且吃得津津有味,十分快乐。
    众人直瞧得瞪眼咋舌,以为这女娃儿当真疯得入心入肺了。
    那男人却但然说道:“各位,实不相瞒,小女吃的,并非人手人腿,其实只是染了朱丹的熟面条罢了,说穿了不值一提。”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一切均是这父女二人的神技作怪而已。
    不过亦有人耸然动容道:“话虽如此,但师父父女之轻功绳技,却绝对是江湖一绝,我等有幸目睹,那一、二两银,亦值得了。”
    那男子微笑不语,对自己家传的技艺也颇为自傲。
    围观的众人,当下哄笑一阵,各人也就纷纷散去了。
    那男子亦已收拾好行装道具,便欲离去。
    此时天机僧却大步走到那男子面前,合什道:“请问施主仙乡何处?”
    那男子道:“在下司马福,乃当地温县人,大师为甚相询?”
    天机僧目注男子一眼,忽然道:“司马施主中年丧妻,有子嗣而散失,更肺中积疾,静夜喘咳,痛苦万分,未知是否如此?”
    那男子——司马福一听,登时一阵发呆,怔怔的望着天机僧,好一会方道:“大师眼光如仙如神……怎的便把在下的隐衷窥透?”
    天机僧微微一笑道:“司马施主眼角鱼尾纹甚多,此乃中年必丧妻之兆;又施主眼盖深陷,此乃凶煞压断山根,于心肺极为不利;综而判之,不难推测。”
    那男子司马福一听,脸上忽红忽白忽黑,似有满腹心事感触,一发涌上心头。他叹了口气,忽地拱手,向天机憎深深一揖,道:“大师奇能,真可洞天彻地!既能瞧破在下苦况,必有解救之法,万望大师施以援手。”
    司马福说时,竟欲向天机僧下跪,天机僧手掌一翻一托,司马福便拜不下去。大机僧道:“司马施主不必客气,实不相瞒,老衲亦不求于施主,既有所求,便必有所赠也……但请施主详道身世,以便设法化解。”
    司马福此时便感一股浑厚无比的柔力把自己托住,无论如何拜不下去,他深知此乃人的内力气劲,眼前这位和尚,必是一位绝世高人。他也不敢隐瞒,坦然的说道:“实不相瞒,我乃西汉太史令司马谈之后,因堂祖司马迁得罪于廷,不容于世,才隐世不出,司马后人聊以绳技杂耍谋生,我早年曾于途中生子,名司马儿,年仅三岁,不幸在市集中走失,至今已十五年,仍毫无音讯,想必已不在人世矣……”司马福触起心事,不由十分感触。他停了停,才又说下去道:“后来小女芝儿出世,眨眼十五年,亡妻竞再无所出,直到半年前,亡妻因奔波劳累,亦一病去世!我已将近五千,眼看即将入土,只可借芝儿自小便患痴迷之疾,心智不全,傻里傻气,遗下她孤身一人,我又怎能安心?命运悲苦,倒教大师见笑了。”
    天机僧却绝无讥讽之意,相反充满同情,但竞有一点欣喜。因为他已当面审察司马芝的运格气息,发觉她那痴迷玄幻的心性,恰好与先前所勘含笑春花龙脉相配,只要栽培得法,司马芝必将成一代女中豪杰,更可化解赵子龙身中的飞蝶蛊奇毒,这等阴中之阳的运格,在女于中万中无一,如今却被天机僧寻获,自然甚感欣慰。
    天机僧点点头,微叹口气,道:“司马施主命途多舛,十分不幸。但福中祸倚,祸中福伏,往昔之难,焉知非日后的福缘呢?司马施主切勿自悲气馁。”
    司马福道:“在下未遇大师之前,的确已萌绝念,因此极力筹措一笔银两,留给芝儿,好等她日后凭此过活。但她这副痴迷的模样,终究令在下难以心安,若大师能慨施援手,化解芝儿的痴劫,则在下便死而无憾矣!尚望大师成全。”
    天机僧微一沉吟,忽然间道:“司马施主的千金,是否自出娘胎,便是这副痴迷模样?抑或另有灾磨所致?”
    司马福一听,触动痛处,不由叹了口气,苦笑道:“实不相瞒,小女自出世便是这副模样,傻里傻气,十分痴迷,令人痛心。虽然学艺甚精,但这等微未小技,也成不了大气候。在下中年丧妻,儿子失散,眼看司马氏一脉,就要烟消云散了。”
    言下不胜唏嘘。
    天机僧此时把司马芝招近身前,仔细的向她打量,司马芝见天机僧银须白胡,满脸祥和,如白须仙翁,心中早就喜欢极了,不由便嘻哈而笑,快乐极了。
    司马福苦笑道:“大师如此判断,尚望大师成全。”
    天机僧此时再无犹豫,决然说道:“实不相瞒,老衲乃天机庙天机僧。为化解一段劫数,四出奔波,寻觅一位有助化解的人眩此人选不但可以助我化解劫数,且其自身因此获益良多。老衲已相中令千金作此人选,未知司马施主是否愿意令千金负此重任呢?”
    司马福一听,不由大喜道:“在下久闻天机庙无极大机大师的盛名,知大师乃绝世高人,不料今日有幸得见!大师既有指示,在下如何会拒绝?在下乐意之至。”
    天机僧微笑道:“如此甚好。这便请司马施主带同夫人骨塔,随老衲到一处地方吧。”
    笑猴儿一听,不由慌道:“大师伯伯!又要去深山野岭了吗?”
    司马芝一听,却乐得拍手嘻哈笑道:“好啊!去深山野岭,又有猴子哥哥伴着,必定好玩极了。”
    司马福不由苦笑道:“大师,你看小女这副模样,是否真的可以造就呢?”
    天机僧微微一笑,伸手一敲笑猴儿的脑袋,道:“他是野猴喂养,本来猴性十足,便至今已有所成。精诚所致,金石为开,施主又何必先失信心。”
    司马福连忙点头称是,不久四人便联袂入山。
    路上司马芝开心极了,又笑又跳又叫,就连猴性未退尽的笑猴儿,亦被她弄得直皱眉头。
    司马福暗叫惭愧,但女儿天生如此,也无可奈何。天机僧却浑似不觉,任由笑猴儿和司马芝沿途嬉玩。
    一路无事,很快,四人便抵达天机僧堪定龙脉的玉女峰了。
    在路上,天机僧己向司马福解释此行之意,乃欲以大地龙脉的地力,造就司马氏出一代女中豪杰。司马福眼见女儿的厄运已有转机,心下自然又喜又奇,他随身带着玩技的道具,因此就连挖土的锄铲等物也不必准备。
    四人攀上玉女峰岭。天机僧、笑猴儿二人自然十分轻松,司马芝也面不改色,大气不喘,但司马福积疾在身,爬上峰顶,便气喘吁吁。
    幸而司马福虽感辛劳,却毫不退缩,咬紧牙根,奋力攀爬,终于也攀上玉女峰颠了。
    司马福喘了口气,爬上峰颠,精神却倏地一振,心胸亦不由一宽,但感积虑全消,身心振奋,先前的愁苦,似突然消失,竟连说话也豁达起来了:“大师!果然好地方!好景致呵!
    这岂非欲穷千里目,更上一重山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