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天机神算-卷二 玄龙幻剑-三国异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异侠传 > 卷二 玄龙幻剑
第十二章 天机神算

    天机隐侠庞公目睹异兆,先是眼神一亮,但随又微叹口气似既感兴奋,却又甚感惋惜。
    赵子龙因功力所限,根本不明其中的奥秘,但感惊奇而已。司马芝因坐于北宫玄武方位,此时恰好被众人目光所视,也不知她是心有所触,还是有点害羞尴尬,意怔怔的呆住了。
    雕雪却若有所悟,忙向庞德公道:“师父!刚才异兆,岂非主北宫玄武出一统天下的真命天子么?难道北方的曹氏一脉,竟有帝皇之命?当真奇哉怪极。”
    庞德公微叹口气,却转向诸葛亮,轻声道:“亮儿,你以为如何?”
    诸葛亮微一思忖,即沉吟说道:“天下三分之象,初现于六十年前,又于六十年后的此时此刻再现,依天机玄学中的三元会运定数推断,这天下三分的天机大势当应验于此时!
    而北宫率武再发强烈紫光,俺盖原来北、西、南三极光华,确为天下一统之兆,但并非此时之联兆,而是将应验于六十年后三元会运大轮回之时矣。未知是否如此呢?”诸葛亮忽地向庞德公询示,显然他对此六十年后天兆尚有迷惑之处。
    庞德公默然不语。似在苦苦思索。好一会,他才忽地仰天长叹一声,喃喃的道:“哎……天机大势,果然是合久必分。
    分久必合也?可惜汉室三分已成定数,三分之合非汉室了!”
    他一顿,忽然又道:“亮儿,你天机之学,已达前六十年后六十年共计一百二十年之境界了!我所学亦仅此而已,也未知是否可以更上一层?既然如此,亮儿还犹豫什么?且代为师实践未了之心愿吧。”
    诸葛亮一听,便知庞德公心中已萌归隐不出之意,心下不由一阵难过,忙道:“师父啊!亮儿和雕雪师妹,学艺未精。
    仍需拜求师父教诲呢。”
    天机隐侠——庞德公此时一跃而起,呵呵笑道:“亮儿呵亮儿,你何太痴也!你身入大机门已二十五年,三元会运百年天机,已能澈悟,天下虽大,亦足任你纵横驰聘了!而雪儿则可视师兄为师。”
    诸葛亮知师父去意已决,不可挽留,只好忙道:“师父,今日一别,相逢何时?”
    庞德龙目注诸葛亮一眼,心中不由微叹口气,暗道:“亮儿二十年后逢一大劫,也未知他是否可以跨越?我虽已预伏玄机,亦未知是否可以逆转亮儿的大命。”他心中一阵难过。
    但亦无可奈何,只好向诸葛亮轻声道:“亮儿,当你启封我的最后一个锦囊时,或许便是你我相逢之日了。”话音未落,庞德公已凌空而起,于卧龙岗上猛一回旋,便已失去影踪。
    雕雪目送师父离去,心中虽有点不舍,但却并不太强烈反而情不自禁的有些高兴,因为从此之后,师父便不会像往日一样,终日与诸葛亮纵论天机大势,以及十分深奥的什么兵法韬略了,以至她极渴盼的与诸葛亮独自作伴的机会,也并不太多,她的芳心已完全放于师哥身上,以至连与师父的感情也相形淡薄,女孩儿的心思便如此的微妙,这一点,就连身为天机门两代传人的庞德公和诸葛亮,也没法悟透,因此也就忽略了。
    赵子龙却察觉了雕雪的心思,因为他发觉,自庞德公离开卧龙岗后,她的心神便似乎早已不在那天象上面,俏眼儿直瞟着诸葛亮转,片刻也不肯离开,赵子龙是一代人间福将,极富人间的感情,他心中不由欣然一笑,暗暗想道:雕雪师姐的心儿啊,已牢牢的连在义兄的身上,义兄呵义兄,你就算有通天的本领,只怕也难以将此抛开了!
    此时诸葛亮的视线,却落在北宫玄武方位的司马芝身上,心中暗道三分而一统中,六十年后天兆,现于北宫玄武,司马姑娘自此便怔怔的发呆,她又刚好坐于那北宫玄武方位,莫非这六十年后天兆,与她的本命运数有极深的渊源?
    诸葛亮因尚未能判断六十年后的一统天兆将应验于何者身上,便忍不住问司马芝道:“司马妹妹,你刚才目睹怪异天象失声而叫,莫非有什么发现领悟么?”
    司马芝本来仍怔怔的发呆,与平日她那欢乐之女的模简直判若两人,此时她一听诸葛亮的呼唤,才猛地惊醒过但仍有点心神不定,喃喃说道:“怪异天象,但庞老前辈分明判断,此乃“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那与我分别了二十多年的兄长司马儿,又是否可以“分久而合”呢?”司马芝心神俱往的喃喃说道。
    诸葛亮一听,这才恍然而悟,原来司马芝目睹那“三分天下而一统”的天象,竟勾起她思念已失踪二十多年的兄长司马儿的心思。心想:她从“分久必合”的天象之兆,竟联以人世的悲欢离合,虽然有点狂乱,但亦是人之常情,并无甚怪异啊!
    诸葛亮心念电转,忽然又暗道:为什么此分久必合天象,偏偏是司马芝最先目睹?又今她心神强烈浮荡?她既然身负含笑春花大龙脉的龙气,有此强大龙气护体,等闲的冲击是决难令她迷荡,由此可见,那分久必合的天象异兆,对她的命数冲击,是如何的强大猛烈了!莫非她司马氏一脉,与六十年后的一统大机有极深的渊源么?若然如此,那日后倒要小心留意了。
    此时诸葛亮虽然突萌此念头,但一来这一统天机应验于六十年之后,而那三分天机却逼在眉睫;二来,诸葛亮深知司马芝的命数,乃属于欢乐之女的命格,又怎会与那等残酷争杀的帝王天命沾边?况且司马氏一脉仅剩司马芝她一人在世,而她矢散二十多年的兄长司马儿,也不知是生是死,想必已不存人世了!因而诸葛亮追索司马氏一脉与六十年后天机渊源的念头,便仅淡淡的在他心头掠过而已,因此他也决计不会轻易漏泄。
    司马芝见诸葛亮良久不语,似在苦苦思索,忍不住追问道:“诸葛哥哥,你以为我与兄长司马儿,可以如此天象一般日后分久必合么?”
    诸葛亮一听,不由呵呵一笑道:“司马妹妹,你的胞兄马儿,与你己失散分开二十多年,天机之中虽有分久必合定数,但其中牵涉的本命运数却变幻无穷,又岂可于一时刻妄下定论?你之本命乃人间的欢乐之女,且把握现在,莫理会那等虚无飘涉的幻象了。”
    司马芝和赵子龙一般,均十分敬重诸葛亮这位义兄,因此听他这般论说,心中不由一宽,心境也转而快乐起来,不再苦思发呆了。
    就在此时,一直默不作声的人间福将赵子龙,却忽地一跃而起,拨出恩师独臂神龙授予他的千古名器凤凰剑,向诸葛亮欣然笑道:“义兄,子龙刚才目睹了天象的异变,觉其十分玄幻,忽然悟出一套剑法,亦取其玄幻之势,未知如何?还请义兄指点。”赵子龙深知,义兄诸葛亮已尽得天机门的真传,不但天机、地脉、兵扇神功,均已达到极高的境界,已足以与其师庞德公并驾齐驱了。因此对他便十分敬重,刚悟创了一套剑法,便连忙向诸葛亮请教。
    诸葛亮十分喜欢这位一代人间福将的义弟,因为诸葛亮知他极重人间情义,其忠义贞勇四重品格,当世之中已难觅同一人眩诸葛亮也不推让,微笑道:“好!贤弟且试演一趟。”
    赵子龙也毫不迟疑,将手中的凤凰剑一抖,一道光华便凌空而起。灼灼生辉,逼人眼目,原来他已将内力真气贯入剑中,剑身一抖,威力无比的剑气便被催激出来了,光华灿烂,犹如凤凰起舞。
    随即,赵子龙身法突变,从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游走,快如闪电,十分奇幻,从东转南,从南转西,从西向北,从北折中;而又形左实右,似前若后,飘幻之极,若有若无;但阵阵剑气,却渐而形成一股锋利无比的气浪,赵子龙身周十丈之内,竞叶落花飞,地抖石碎,凌厉之极。
    此时赵子龙刚走了二式,但威力已见无与伦比。不过,诸葛亮却眉头一皱,暗道:单从此二式剑势来看,第一式似是依天象之变,悟化成三三不尽,第二式则再进而演化成六六无穷,其剑气威力,果然无穷无尽,凌厉之极。但此剑法却极为消耗内力,威猛有余,灵幻不足,难与变幻无穷的天象汇为一体,因此时间一长,便必因内力消耗过巨而力竭,届时便顿失无劲无穷的威力了……诸葛亮视赵子龙亲如同胞骨肉,因此也毫不客气,立刻发声道:“子龙!此剑法既悟创自天象之变,宜将凌厉锋芒,与天象之灵幻奇巧融为一体,方可收出奇制胜之效也。”
    赵子龙于武学之道,悟性奇高,他一听便即领悟诸葛亮的启示,于剑浪中应声道:“是!兄长所言甚是……子龙便以此为本源,再加演化。”
    他话音未落,手中凤凰剑先蓦地一叫欠,再一抖一放,将三三剑势再突然变为九九剑海,但见其剑势如江河大海,时而轻波荡漾,时而惊涛骇浪;时而如和风细雨,时而如蚊龙兴波作浪。忽而如江河奔流,忽而如汪洋大海广纳百川,可容万物,吞吸天地,极为广宏壮阔……赵子龙演化至此,诸葛亮不由欣然叫道:“好,子龙的剑势,终于抵达九九归真的天象分合境界了!单凭此三式剑法,便足以纵横驰聘天下矣。”
    赵子龙于剑阵中又立刻应声道:“好一个九九归真,多谢诸葛大哥替子龙的剑式赐名!正好与我的第一式三三不尽,第二式六六无穷相配而成也。”
    司马芝在一旁,见她的子龙哥哥悟创出一套连诸葛亮亦称赞的武功,她的心中不由一阵欣喜,竞比她自己吃了蜜糖更感甜美。她格格笑道:“诸葛大哥,你既已替子龙哥剑式扬名,何不一并为他这套剑法命名呢?”
    诸葛亮听司马芝欣喜之下,竞亲密的直呼赵子龙的名字,心中不由一阵好笑,他微一沉吟,便朗声道:“好!子龙这一套剑法,既源自天象异兆,那便称为天象六合神剑,简称为六象神剑吧。”
    此时赵子龙已收了剑势,一听连忙向诸葛亮笑道:“多谢大哥!子龙草创的这一套剑法,便叫六象神剑好了。”
    诸葛亮眼见赵于龙果然不愧为一代人间福将,对于武学之道,已具备极深的造诣,天地乾坤、海阔天空,已足可任他纵横驰聘了,他心中转念,不由欣慰的开怀而笑。
    不料赵子龙一顿,又情真意切的忙道:“子龙本来已答应寄身荆州的刘备,待寻着大哥相会后,便返回荆州襄阳,助他一臂之力,但与大哥相聚时日短暂,怎舍分离?因此子龙打算留在卧龙岗,不再回返返荆州了!大哥以为如何?”
    诸葛亮闻言不由微微一笑,道:“子龙,我与你均为三分天机大势中人,日后亦必相聚一处,你又何必急在一时?况且你本命中潜伏无数护主奇缘,且行将兆应,荆州襄阳,恐怕你不得不先行返回了。”
    赵子龙急道:“为什么?子龙尚未正式拜刘备为主,因此就算子龙不回去,亦不能说子龙不忠。”
    诸葛亮微一沉吟,他忽然猛地忆起,师父庞德公当日曾向他提及,他当年曾为刘备堪点了一座白兔龙脉,以旺其衰竭之本命,又提及刘备的生辰时日,此时他心中不由猛地一跳,暗暗道:刘备生于辛酉年三月十一日的子时,乃正值桓帝的延熹四年,按刘备的时辰八字来推算,他于四十六岁之始。
    必然有一场生死杀劫;而目下尚差半月,便是刘备四十六岁的生辰了,那刘备的生死杀劫,岂非已逼在眉睫了。”
    诸葛亮虽然与刘备素未谋面,但听说刘备待人十分仁厚,更爱民如子,求才若渴,因此心中已留有印象。二来当日庞德公曾有训示,说当今之世,他曾预作玄机布局的三姓血脉中,刘氏一脉的龙气地方最弱,庞德公因见刘氏的白免龙脉,其形弱于曹氏的青龙地脉,以及孙氏的赤龙地脉的龙气地力,因此着诸葛亮相机助刘氏的血脉一臂之力。目下虽然未知刘氏血脉到底是谁,但当今之世,除了刘备,白兔龙脉的嫡传后人便决难再觅第二个了……诸葛亮心念电转,深感他焉能不替刘备先行化解这一场逼在眉睫的生死之劫。
    诸葛亮于是肃然的对赵子龙道:“子龙,我亦不舍得与你分离,但荆州襄阳城中,一场危及刘备生命的杀劫,已逼在眉睫,当于半月之内发生,我奉师命,必须维护刘备的周全,因此只好烦请贤弟先行返回荆州,为刘备化解这场杀劫。事出无奈,望贤弟勿负我所托。”
    赵子龙见诸葛亮一脸肃然,又深知诸葛亮的天机神算之学,已达鬼神莫测的境界,他既然如此郑重相托,那荆州襄阳城中的刘备,便必定隐伏杀身之祸!赵子龙又想起刘备待人仁厚,十分爱才,不由亦替他担心起来。他不再坚持留下了,与诸葛亮双手相握,四目相注,动情说道:“既大哥如此判断,于龙便先返荆州襄阳便是!但请哥哥切记,子龙时刻渴盼与哥哥相聚一堂埃”诸葛亮亦被赵子龙的情深义重所感动,他与赵子龙四手紧紧相握,含笑道:“放心吧,子龙。我与你之天命既然同汇于三分天机大势,那相聚一堂的日子,必为期不远了!一切务请相机而行,切勿鲁莽冲动。”不知怎地,本已洞天彻地的天机门传人诸葛亮,在与赵子龙这位人间福将临别之际,竟一反平日的精干严谨脾性;变得有点妇人似的婆妈了。”
    赵子龙有所感触,眼圈不由一红。他也不敢再逗留,恐怕再不走,说不定自己便会改变主意,连忙向诸葛亮拱手拜道:“大哥,子龙先行告辞了。”
    越子龙话音未落,身形已骤起,旋风似的掠下卧龙岗去了。他临走甚至没向司马芝告辞。
    奇怪的是,司马芝这位欢乐之女,并未因她的子龙哥哥离去,而流露半点留恋不舍心绪,依然与雕雪在一旁俏声说笑。
    雕雪不由奇道:“司马妹妹,子龙哥哥已别你而去,你难道不难受么?”
    司马芝格格笑道:“雕雪姐姐,我刚才目睹天象,忽然醒悟,既然天象亦有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定数,那人间又岂无“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的呢?而且碍…”雕雪笑道:“而且什么?”
    司马芝道:“雕雪姐姐,你不见子龙哥哥他刚才眼圈已红了?他就算舍得了我司马芝,再决计舍不得他这位义兄诸葛大哥啊!既然如此,子龙哥哥又怎会不尽快赶回来?此时短暂的分别,换来的却是永远的相聚埃”雕雪听了,与诸葛亮互视一眼,两人不由会心的一笑。
    但也没再说什么,随后下了卧龙岗,返回卧龙岗下的茅芦去了。
    当天中午时分,赵子龙便返回荆州襄阳城,前去拜见刘备。
    刘备见赵子龙依约而回,十分欣慰,他握着赵子龙的双手,连声道:“子龙重言守诺,真乃有始有终诚信之人也。”刘备一顿,又问道:“与你一道的笑小兄弟和司马姑娘,怎的不见同返?”
    赵子龙告诉刘备,司马芝留在义兄处,暂时不回襄阳了,笑猴儿则拜了一位高人为师,一同去游天下去了。
    刘备虽然有点惋惜,但料想两男女娃儿,虽精于武学,但仅是江湖拼杀的技俩,于大军战场作战,也没多大用处,只要赵子龙返回他身边,他也就心满意足了,因此也没怎么留意,略问一句,也就算了。
    刘备正欲向赵子龙打听他与那位神秘的义兄会面的情形。就在此时,府外有刘表的信差,前来相请刘备火速到刘表府衙议事。刘备不敢怠慢,吩咐赵子龙先好好歇息,他自己立刻赶赴刘表府衙。
    到了刘表的府衙,刘备以小弟之礼,拜见了族兄刘表。
    刘表立刻急道:“贤弟!原降荆州的部将张武、陈孙在江夏造反,烧杀劫掠,为祸甚大,我欲率兵征讨,但恐荆州空虚,未知如何处措?”
    刘备一听,是为刘表出力的时候了,便毫不犹豫道:“既然如此,兄长不必忧虑,小弟愿代兄之劳,领兵平此叛乱。”
    刘表大喜,当下即派出三万大军,由刘备统领,前去江夏平乱,刘备返回府中,准备率带关羽、张飞二人同去江夏。赵子龙闻讯,即不顾疲困,立即赶来,请求随行参战,刘备知赵子龙英勇善战,有他随行,军威立增不少,当下欣然答应。但又怕赵子龙过于疲劳,便将他留在中军,前锋由关公统领,后军则由张飞押阵。
    刘备统领三万大军,即日开赴江夏,此时刘备手下有关公、张飞、赵子龙三员猛将,兵力达三万,军威甚为雄壮。沿途荆州百姓,均争相迎候,争睹刘备大军的壮盛英姿。
    这一切,均有人立刻飞报襄阳城中的刘表继室蔡夫人。
    蔡夫人下嫁刘表后,生有一子刘琮,蔡夫人极欲令自己的亲子继承刘表的大业。但刘表有前妻所生的长子刘琦,虽然懦弱多病,但依立长为嫡的律例,刘琦才是继承刘表的地位的正统人选,因此刘琦便成为蔡夫人眼中的针刺了。蔡夫人经几年的辛苦经营,本来已伏下妙着,由她的胞弟蔡瑁统控了荆州的九郡兵权,将刘表架空,只待刘表一旦去世,便由蔡瑁出面,立刘琮为荆州之主。
    不料就在此时,刘备却投奔荆州而来,蔡瑁虽然极力反对迎接刘备,但刘表为利用刘备对抗强大的曹操,坚决接纳刘备。刘备入荆州后,与刘表长子刘琦过往甚密,刘琦对刘备以叔侄之礼待之,因此极得刘备的喜欢。蔡夫人深知刘备手下有关公、张飞二员猛将,只要站在刘琦那边,她要向刘琦下手,便十分困难了。因此刘备自然成了蔡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必先除而后快也。
    令蔡夫人更不安的是,此时刘备趁江夏叛乱,取得了统军平乱的兵权,她欲除掉刘备和刘琦,便更难上加难了,因此蔡夫人接报,不由恨得牙痒痒的。她与胞弟蔡瑁商议后,抢先向刘表密报:说刘备大军所到之处,均收买民心,极得荆州百姓的欢迎。
    刘表听了,虽没什么表示,但眉头却不由一缩一皱,似乎有点后悔,不该同意刘备率兵往江夏平乱。不过刘备的大军已出发甚久,且快抵江夏,此时后悔也太迟了。
    刘备率领大军进抵江夏,扎下营寨,准备破乱。
    不料叛将张武、陈孙二人,不知厉害,以为刘备如刘表一般不堪一击,竟抢先率兵前来攻击挑战。
    刘备率关公、张飞、赵子龙等列阵迎战,刘备向敌军望去,但见张武所骑的战马十分雄壮,不由赞道:“这真是千里良驹埃”赵子龙一听,即骤驰而出,直闯敌阵,张武拍马弄枪迎击。赵子龙也不打话,手中银枪一抖,架住张武的铁枪,左手拨出他的凤凰剑,使出初创的六象神剑第一式三三不尽,只见寒光连闪三下,张武已被斩为三,骇人之极。
    赵子龙随手扯住张武的战马,疾驰而回。叛将陈孙见了,以为有机可乘,随后冲杀而至,利斧一挥,向赵子龙的背后砍去。
    不料赵于龙背后却似长了眼,他但感身后护体真气啸啸鸣响,便知有利器袭来,他心中冷笑一声,左手牵马不放,右手银枪作剑,射出一股剑气,登时洞穿陈孙的心胸,那陈孙便应声落马,一命呜呼。原来赵子龙刚才所施的六象神剑第一式三三不尽,剑势为三,分为三面,可立斩三人,刚才只杀了张武一人,尚余二大杀着,正好被陈孙不知死活的赶来撞上了。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