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地脉神功-卷三 龙飞凤舞-三国异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异侠传 > 卷三 龙飞凤舞
第十章 地脉神功

    浩瀚乾坤,天机大势正在急剧演行。
    此时正值已丑年三月初六日,距曹、孙、刘三家赤壁大战,不觉已过了五个月份。 这一天晚上,夜空澄碧,星斗闪的,万里无云,孔明与雕雪,因近日军务稍定,可偷空一会,正于军师府的后园中欣赏夜色。 雕雪偶尔仰头一望,但见一星灼灼耀于天际,十分奇特,她不由向孔明道:"师哥啊!此乃何星?又主甚天兆呢?" 孔明凝神一望,心中便忽然一动,暗道:此星大而白,无角,忽上忽下,乃照明星也!此星既出,则主战事,天下多变也。然则三分天下的天机大势,到底演进至何种境界呢?昭明星呈现于赤壁上空,看来天机大势的演行轨迹,倒不可不加细察也。" 孔明心念忽转,便向雕雪道:"此乃昭明星,主天下仍值多事之秋。此星既现,必主天机大势仍在急剧演行,我不可不细加审察!你即去邀请庞师弟、子龙、司马芝三人,我决定明日一早,便抽空前去曹操的故乡谯郡,实地查探这三王鼎立的龙脉奇格。" 雕雪一听,不由大喜道:"好啊!诸葛师哥呵诸葛师哥,你可知雕雪等待这一天,等了多久?但不要紧,不要紧,迟来总比不来好,这一刻终于等到啦。" 雕雪说罢,即毫不迟疑,连夜前去庞统和赵子龙的府上,通传孔明查堪龙脉之意。 第二天一早,孔明、庞统、雕雪、赵了龙、司马芝等人,便己聚集于孔明的军帅府,此时各人均已脱下官服戎装,只作江湖儿女平装素服打扮,单从外表来看,谁也不会察觉,这便是足令乾坤旋转的五位天机异侠人物。 孔明向刘备留下口讯,说此行乃审察天下地理山川形势,以便日后的决策进取,待他回返,便必有所决定了。 刘备接讯,心中虽然有点不安,但孔明既说此行事关日后的进取决策,他又怎敢煮烂?不过自孔明等人离开后,刘备便终日坐立不安,他的魂魄,似乎已随孔明等人荡游去了。 此时,孔明等人,却已渡过长江北岸,直奔北面的隆中而去,这五位天机异侠,一路上舍马不奇,弃舟不乘,各施展上乘轻功,风驰电掣向北面疾奔。 看看再走十里,便是襄阳城郊的隆中地域,雕雪不由奇道:"诸葛师兄,怎地不走东北面?却直插隆中故地?你不是欲奔东北面的曹操故乡谯郡,查探那三王鼎立的龙脉奇格吗?师兄莫非已倦证战生涯,重返隆中隐居生活吗?" 孔明尚未答话,庞统已呵呵笑道:"雕雪师妹,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且说来听听好吗?" 雕雪深知这位庞师哥的功力才华,并不在她的诸葛师兄之下,他如此逗笑,必有深意,或许他已窥破诸葛师兄的心思了!雕雪心中转念,便格格笑道:"如何,如何?我不作答。除非庞师兄可以窥透诸葛师兄的心思主意,乖乖的告诉我!" 庞统心性偏于高傲,他一听便忍不住大笑道:"我当然知道!师兄他重返隆中,绝非返卧龙岗,而是直奔卧龙岗山后的蚬山去也。" 雕雪奇道:"他为什么上蚬山去呢?"
    庞统笑道:"可笑呵可笑。"
    雕雪急道:"可笑什么?"     庞统乐得大笑道:"可笑师妹有了诸葛师哥,便将师父忘掉了。" 雕雪绝顶聪明,一听便明白庞统虽然口中开玩笑,其实已隐隐点出,诸葛师兄此行目的,竟是在师父庞德公了!他不由大喜道:"好啊!等会又可见到师父他老人家了!我正有许多迷惑向师父他请示呢!不过,师父如天外神龙,见首不见尾,未知是否真的可与他老人家相见?"雕雪说时,不由幽幽的叹了口气,也不知她隐藏了多少女儿家的心曲,有甚委屈,非要向唯一可判断她日后运命的天机隐侠师父请示不可了。 庞统一听,便知雕雪心中有委屈,暗道:师兄虽然留她在身边,但也只是尽了师兄的情份,至于儿女私情,必因忙于征战军务,而似有意亦似无意,似有若无、若即若离,这怎不教这位多情师妹如坠迷雾之中?庞统心中不由又好笑,暗道:师兄和师妹这一对金童玉女,身处如今的三分天机大势之中,是否有如目下的天机大势,也来个"分久必合"呢? 庞统心中转念,与雕雪一般,一时间也忘了说话。他后面的赵子龙和司马芝,这另一对金童玉女,难得有如此绝佳机会,早已悄言蜜语,尽说知心话去了。 不知不觉,五人已抵达隆中,孔明果然不入卧龙岗故居,却迳直掠上卧龙岗后的蚬山而来。蚬山是孔明和雕雪的师门之地,两人对此自然十分熟悉。走进一座石洞,只见洞内景物依旧,却哪有师父庞德公的影踪。 孔明正感失落,雕雪眼尖,即突见洞壁被人以指力刻了四行字,她不由格格笑道:"诸葛师兄!快来看!师父他们似乎早知我等来寻他埃"孔明一听,走过石壁这面,向壁上一看,只见石壁上果然现出四行刻字,道:"电光如天眼,闪闪现人间;欲求此中秘,且向西北寻。"短短二十个字,也不知其中隐含什么奥秘。     孔明注视石壁上刻字,却忽然微笑道:"师父已有赐示!且依此而行吧。" 说罢,孔明即决然的离开石洞,掠下蚬山,一路向西北疾行。     时值春夏之交,清风飒飒,令人神清气爽,疲困尽消,十分畅怏。     这一路向西北疾掠,沿途所见,水渐少,山渐多,但天机隐侠庞德公却毫无踪迹。 雕雪不由皱眉道:"诸葛师哥,师父他老人家只道向西北寻,却没说是甚地,这一路下来,毫无形迹可辨,却如何追赶得上?" 孔明微微一笑,胸有成竹的道:"放心,师父不是说"电光如天眼"么?由此可判,天象已生,地上便必有所应也。而"天眼"者,天之目也,此行西北五十里外,便有一座天目山,是观天察地的绝佳去处。由此而推知,师父所示,必是西北面的天目山元疑。" 雕雪一听,惊喜道:"是啊!我怎的便没想到此中奥妙呢?快走吧。"说时,雕雪已抢先掠向前面去了。她深知她这位诸葛师哥之能,其功力其实已不在师父之下,他既然如此判断,她又怎会疑惑?     五人向西北面飞掠,不一会,便突见前面约三里处,耸起两座山峰,高插入云,两峰下面相连,上面却截然而会。 孔明一见,心中便不由一动,暗道两峰云雾缭绕,两相雄峙,耸人云际,形势雄峻,形如人之双目;且若登临峰巅,足可俯览天下,犹如天眼,果然不愧为名符其实的天目山! 天目山高达八百丈,们在这五位天机异侠的脚下,不消一会,便已然登上天目山之巅天目峰了。     赵子龙深知自己此行责任重大,因为当世两大神机军师,均在此行当中,若有任何闪失,均足令天下震动,因此他决定,无如何绝对要保护两人的安全,虽然他知道两人的功力,均不在他之下,但为慎重起见,他毅然抢先掠上峰巅查探清楚,以策安全。 赵子龙刚跃上去,却突见山巅巨石上,已站立了一老二少,正向他拍手而笑,口中呼道:"来了,来了!天机势格中人,果然大聚会了。" 赵子龙一见,不由大喜道:"好啊!原来是左老前辈、笑猴儿弟、诸葛慧妹妹!你等怎会也来到这大目山中?" 诸葛慧拍手笑道:"这可是我这笑师兄的功劳啊!我等欲寻庞老前辈打探目下的天机大势,却在他洞中发现了四行刻字,师父爷爷和我并不精于猜迷之道,正感傍惶,幸而笑师兄在他的大师父天机僧处,学过这等猜迷解疑的本事!他一判呵,便判断必是这座天目峰了!于是啊,我等便掠上这峰巅上来了!可惜呵可或惜。"诸葛慧忽地尖叫了一声。 诸葛慧是孔明的胞妹,赵子龙自然视她如亲妹,一听忙道:"慧妹有甚为难?可惜什么?"     诸葛慧格格笑道:"可惜上来后,却只见青山白云,什么也见不到!幸好呵幸好。"她忽然又得意的叫道。 赵干龙未及询问,紧随赵子龙掠上来的雕雪、司马芝,两女不由笑道:"慧妹妹!幸好什么?" 诸葛慧却不答,向她身边的仙灵老人左慈扮了个鬼脸,左慈微叹口气,又怪笑一声道: "我老左慈急欲探究那见鬼的三王龙脉的奥秘,上德此峰之后,见不到什么,便欲离开,不料我这徒弟孙女,却鬼灵之极,说什么那庞老前辈既然在石壁刻字,便必有其深意,而且亦非留给我等所见,必另有其人,而此人又必定与庞老前辈又有极深渊源,因此除了他的宝贝徒弟孔明外,只怕便再无另一人选了!她说既然有她的二哥驾临,那见鬼的三王龙脉的奇景,还怕见不到吗?因此我等方才留下来,苦苦等待!不料果然等到了,这还不算幸好呵幸好?"老左慈说时,绝不怕自暴其短,反而因他那徒弟孙女的绝顶聪慧而十分欣然。 赵子龙、雕雪、司马芝三人听了,不禁被仙灵老人左慈的神情逗乐了。     就在此时,孔明和庞统二人,已肩并肩出现在众人面前。 诸葛慧一见庞统,她从未见过,不由大奇道:"二哥,你好!新结交了一位高人朋友,也不向我介绍。"     孔明微笑道:"他是我的同门师弟凤雏先生庞统,第一次相逢,四妹还不快来拜见庞大哥?"     庞统知诸葛慧是孔明最钟爱的小妹,又见她十分俏丽有趣,不由亦很喜欢,诸葛慧一本正经的上前拜见时,他不由呵呵笑道:"慧妹妹,庞大哥答应送一件见面礼给你,你欲求什么?" 不料诸葛慧俏眼儿一转,格格笑道:"庞大哥,金银珠宝我并不稀罕,因为师父爷爷已教我点石为金的仙灵神通也。我所求碍…" 庞统听她说连金银珠宝也不稀罕,心中不由有点吃惊,她的师父是仙灵老人左慈,这一老一少两大精灵相聚,可别出甚古怪为难的题目啊!他不由忙道:"慧妹妹欲求什么?" 诸葛慧见庞统有点焦急,便乐得大笑道:"庞大哥!我所求啊,便是你须详细告诉我,如何以一根铁索,便将曹操的千艘战船送进火海的精彩故事埃"庞统一听,心中不由一阵温暖,他此时终于彻底明白,孔明由始至终,心口如一,将那火烧连环船的大功,全部归功在他身上,他自己却毫不居功,就算私底下亦一样。否则诸葛慧便不会求他说此精彩故事了!庞统目注孔明一眼,由衷的欣然笑道:"慧妹妹!一切皆已成灰飞烟灭了,又何必再提及呢。" 诸葛慧格格一笑,不再说话,因为她十分敬佩他的二哥孔明,爱屋及乌,对二哥的同门师弟,她又怎会不敬服这位与二哥齐名的凤雏先生呢? 就在此时,仙灵老人左慈,却再按捺不住,一步掠到孔明的身前,怪笑一声道:"喂!你这天机大传人!知否我老左慈,为了那见鬼的江南百万生灵,作了什么牺牲了。" 孔明微笑道:"左老前辈为拯救江南百万生灵,不借自损寿数,左老前辈的高风亮节,必深受世人敬重。"   不料左慈又怪笑道:"既然我老左慈作出如此宏大牺牲,难道便没有一点补偿吗?" 孔明道:"左老前辈欲求什么补偿?你老人家身如闲云野鹤,视人间荣华富贵如过眼云烟,还会追求那等有形之物么?"孔明似乎已窥破了老左慈的心思,故意往他头上大抛高帽,欲将他的口堵祝不料老左慈却再怪笑道:"不错!不错!我老左慈的确对那等人间有形之物不屑一顾!天可怜见,我的天机大传人,你只须让我老左慈一睹那无形之物,便即是对我的最大补偿!老左慈因此而死亦无憾了。"老左慈说时,口气忽转,已近乎向孔明哀求了。 孔明不由呵呵笑道:"左老前辈,你所说那无形之物到底是什么?且说来听听好么?" 孔明话音未落,老左慈也未来得及开口,正和雕雪悄悄说笑的诸葛慧,耳朵却极灵,她一听便呼地向这面掠来,尖叫道:"二哥!万万不可答应那见鬼的无形之物啊!你知道师父爷爷这无形之物是什么?" 孔明对他这位胞妹,心中十分钟爱,他虽然已醒悟左慈那无形之物是什么,却不想辜负了诸葛慧一番兄妹情份,便趁机向她启发道:"四妹,那无形之物到底是什么?" 诸葛慧微叹口气,道:"二哥呵,师父爷爷的无形之物说得轻松,但却可怕之极!因为他欲求一的,便是那三王鼎立的大地龙脉奇观啊!你当日为那什么江南百万生灵借什么见鬼东风,已自折寿数!今日你若再答应师父爷爷所求,施法令那可怕无形之物现身,说不定又会再折寿命!你怎可答应?" 老左慈一听,忙道:"喂!徒弟孙女!你只为你的二哥着想,便不替你的师父爷爷忧心么?你又可知?师父爷爷自在那见鬼借风法坛上,被庞德公老哥所说的见鬼三王龙脉奥秘,弄得朝思暮想,左跳右跳,不得安宁,今日若再不解此疑迷,师父爷爷我便必定寿命短上加短、折上加折,呜呼哀哉,命不久矣!幸亏你这二哥大大的好人,不似你这徒弟孙女,不念旧情,他必会答应我老左慈这个小小所求也。"     诸葛慧一听,不由大惊道:"二哥!你当真答应这再次自折寿数的要求么?" 孔明此时忽地微笑道:"放心吧,四妹,左老前辈所求,只是欲睹那三王龙脉现形,并非克压龙气,因此于施法人并无损害。而且……"诸葛慧道:"而且什么?" 孔明道:"而且那三王龙脉,事涉天机大势的演行轨迹,我亦欲探究。今日既处身于天目山中,正合天目以测天机之势,因此我亦欲令其呈现示形!不过……"孔明又忽然一顿,目注老左慈微微一笑。     老左慈见状,不由又喜又急,忙道:"不错!不错!庞老哥不在,你这天机传人,便是唯一可令那见鬼的无形之物--三王龙脉,现身示形的大高手也!你不过什么?莫非如那借风法坛上,须老左慈帮上一把力么?你要老左慈于什么,只管吩咐下来!但能一睹这见鬼奇观,老左慈便再折寿数也甘心乐意埃"看老左慈的神气,若能令他一睹那三王鼎立的龙脉奇观,使是要了他的一条老命也乐意之极。 孔明不由微微一笑,道:"左慈老前辈言重了,折寿大可不必,但辛苦一下,倒不可避免。" 老左慈大笑道:"我老左慈别的不精,但这等出力大挪移的神通,却还难不倒我呢!说吧,诸葛兄弟,你需要什么,只管吩咐下来。"他心急目睹,情切之下,竞不惜自降辈分,与孔明这位后辈,称兄道弟起来。     孔明笑道:"如此好极!那请左慈老前辈施展你那大挪移神勇,先搬运三块巨石,再遍集山上碎石,搬运来此,我自有妙用。" 老左慈一听,想也没想,便一口答应。但走了两步,却又蓦地回头,陪笑道:"这搬运石头的功夫,老儿自当照做,但请先说明那碎石的数目,免多搬徒劳。" 孔明见老左慈十分有趣,便忍不住故意吓他一吓,道:"这碎石么,多多益善,少少无拘。" 老左慈道:"这多多如何?少少又如何?"     孔明笑道:"这多多么,便是千千万万、无穷无尽之数,少少么,也就三几百块足矣。不过碎石数目,犹如可睹龙脉现形之数,多多则多多,少少亦就少少而已。" 老左慈一听,不由又急又奇又慌,不知如何是好,喃喃说道:"这千万、无穷无尽之数啊,如何搬运得完?但若只搬少少,却又只能知其少少,老天!这教人如何决断?" 诸葛慧绝顶聪明,已知孔明在逗趣,便不由乐得格格大笑道:"好极!好极!这叫多劳多得,少劳少报!妙极了。"     老左慈苦笑道:"乖徒弟孙女,你师父爷爷今日被人揪住命脉,你便不肯援手一二?" 诸葛慧笑道:"这是师父爷爷的大神通,徒弟孙女学艺未精,却如何助你?" 老左慈叹了口气,道:"助我搬石,你女娃儿嫌功夫粗重,必定不肯,师父爷爷也不敢相求。但这令旨是你的好哥哥下的,你便不能代我求情,可否因我老儿年老力衰,格外开恩,答应以少少碎石,报以多多之龙脉奥秘么?而且,我老儿亦并非怕苦、心不诚埃"诸葛笑道:"师父爷爷若非怕苦、心不诚,又是什么呢?"     老左慈笑道:"老儿的寿数不幸已折,若搬那千万无尽的石头,只怕石未搬移,我便呜呼哉了!人若死了,眼睛闭上,又如何可见那多多龙脉奥秘?因此左右为难,无奈之极。" 诸葛慧正欲再逗笑,孔明却已含笑道:"左老前辈不必为难了,你且把三块巨石搬来,自有妙法,再借石一用。" 老左慈一听,乐得跳起来就走,生怕孔明临时变卦,要搬那可怕的万千碎石!他飞掠三十丈,心中忽然又犯疑,暗道:孔明这小子弄甚玄虚?他有甚妙法把万千碎石"借"来呢? 哈哈,不管他,不管他,且把大石搬来堵住他的口实再说!他这般转念,果然便喜孜孜的搬运巨石去了。 这面赵子龙见状,心中老大不忍,便向孔明道:"义兄若真的须搬巨石,不如我去助左老前辈一臂之力吧。" 诸葛慧却格格笑道:"子龙哥哥!放心好了!你也不是不知我这师父爷爷的神通,他若施展他的大挪移神功啊,休说三块巨石,便是三座小山,他欲搬来啊,只怕也容易极了。" 诸葛慧话音未落,就在此时,忽地凌空有三团黑压压的物体快如闪电般飞来,又奇准的落在孔明身前的空地上,成了一个大"品"字形,果然是三块人抱不过的沉重巨石!这等搬运大挪移神通,当真骇人之极。 与此同时,老左慈也闪电掠了回来,他竟然气也不喘,十分得意的向孔明他道:"喂,诸葛兄弟,我老左慈总算不负所托,重任完成!你可切莫又反悔不认埃"孔明微一点头,笑容顿敛。他目注一眼前面空地上的三块巨石,但见果然已按他预定的东、西、中三大方位排列。他向众人肃然说道:"我于天目山巅,欲以借石请龙大法,引动东、西、中三大潜龙,进而一窥日后三王鼎立的天机大势,以顺势而行。" 孔明说罢,即不再迟疑,飞身一跃,屹立于天目山之巅峰上面,面向下方的东、西、中三块巨石。 孔明默运师门的天机无为真气,随即蓦地抽出他随身携带的天机无为羽扇,右手执着,左手捏天机门三大神功中的"地脉神功--请在诀",贯天机无为真气于羽扇之上,蓦地向东、西、中、南、北五大方位轻扇而出,若有若无,轻灵之极,但那天机无为真气,却已透扇而出,状似羽毛,射击四野,破空啸啸不绝。 众人惊奇问,孔明突沉声喝道:"大地潜龙,五方汇聚,借尔之力,化石成龙……"喝时,孔明手中的羽毛扇,又分向东、西、中、南、北五大方向一扇一回,再蓦地一抖,指向下面东、西、中三块巨石就在此时,漫山遍野,东南西北中大地各处,与孔明的沉喝声回应似的,响起阵阵啸呜。随即便见阳光之下,闪起万千光点,犹如天际的繁星,如箭如雨,纵我错,纷纷扬扬,向天目山疾射而来!其势骇人之极! 众人正感吃惊,但见万千光点,划破大际,却如长眼,纷纷落在三块巨石旁边,噗噗地迅速布成一座圆形。仔细瞧去,竟似巨石为头,再接颈,再而身,更有四足及龙;射来的万千碎石,竟布成三尾石龙,横卧于天目山峰的下面,果然是无穷无劲借石成龙!     仙灵老人左慈目睹之下,不由心中暗赞,孔明这一手借石成龙的神功,比之自己的搬运大挪移,显然又艰深精进多了! 就在此时,孔明于龙峰上面,默运真气,贯于羽毛扇,蓦地向峰下的东方石龙一扇,又扇中间的石龙,再扇西方石龙,继而又听孔明长啸一声道:"四方龙气,聚于尔身,腾空出世,以迎真龙。" 在孔明的长啸声中,只见大目山下面,空地的三条召龙,竞如披震醒,龙头龙身龙足龙尾跃跃欲动。     孔明见状,在众人目瞪口呆中,又啸啸长叫道:"石龙分布东西中,龙气已速腾空!迎得三王龙脉出,天目山巅现真龙!起。" 空地上的东、西、中三条石龙,竟蓦地龙头一昂,腾空而起,跃上半空,分别向东、西、中三面呼啸飞舞滚滚而去!犹如飞光电闪。眨眼已没入东、西、中三方天际,消失无踪。     此时,笑猴儿、司马芝、雕雪、诸葛慧这四位少年男女,均不由咋舌暗道:若非亲眼目睹,这等"借石成龙"神通,便杀了头也不敢相信!庞统和赵子龙却又奇又喜,暗道:师兄、义兄的功力,又比出山前精进多了!仙灵老人左慈却乐得手舞足蹈,喃喃叫道:"不枉!不枉!今日目睹这等奇观,便搬石累死也不冤也。" 就在此时,中方石龙射向的大地中央,先是沉寂不见,忽地又在沉降之地,毫州郡的方位上,忽地升起了一团青色烟云,其表状犹如青色盘龙,跃跃旋舞于中原上空。 孔明向山上的众人示意道:"此乃曹氏的青龙龙脉现世。" 随即,东面天际,原来已沉下的东方石龙,忽地腾空而起,其形已变,其色亦红,状如赤色飞龙,于东面天际,富春江畔的赤龙山上空,盘旋飞舞,神态悠然而自傲。     孔明又道:"此乃孙氏一脉的赤龙龙脉现形。" 接而,在天目山西面,西方石龙的沉降之处,忽地亦升起一团云雾,其色雪白,状如巨兔,于西面天际四下游动。 孔明道:"这便是三王龙脉之一的刘氏白兔龙脉也!已看三者如何分合……"话音未落,突见居中的青以盘龙光芒大炽,忽地向西面的白兔云龙射去。而白兔立刻左闪右避,状甚狼狈。接而那青色盘龙又向赤色龙云回扑,赤色龙云奋力抵御,终亦抵受不住,开始步步退却。 眼看东、西两面的龙云,均要被中央代表曹氏的青色盘龙逐走,不知怎地,西面那白色龙云却突然向东面飘移,而东面的赤色龙云渐渐迎向白兔龙云。两者终于汇聚,发出强大的光芒,迳直射向逼近的青色盘龙,相互纠缠,天际充斥一片肃杀之声,又似金铁啸呜,其势有如千军万马惨烈厮杀,其影其形其声其势可怕之极! 终于,那青色盘龙的光华收敛,缓缓向其原出的中央退去,而汇聚的白兔龙云和赤色云龙,亦骤然而分,各自返回东、西原位,一时之间,天际东、西、中,各悬三大龙云,虎虎对峙,形神具备,灼灼生辉,犹如三龙临空,雄峻而又怪异之极! 仙灵老人左慈不由仰天长叹道:"果然是三王鼎立的惊世龙脉现形奇观!今日目睹,我死而无憾矣。"     就在此时,忽有一道强烈电光,形如金蛇,从九天疾射而下,划过天际,随即一声惊雷震响,天地震动,霎时又天昏地暗,飞沙走石,天地变色!声势之雄烈,令乾坤为之撼噎… 众人均各自惶惑,功力稍弱的甚至心神震摇,几乎惊绝! 待一切过后,天际的三大异云,已消逝不见,天际顿复清明,天目山上,依然是东、西、中三堆石头而已。 天目山巅,众人均张口结舌,目瞪口呆,暗道:天际既已出现三王鼎立之龙脉异兆,为甚不久又现强烈如斯的金蛇,竞一举将三王鼎立之势克灭?而这三王龙脉既然分主曹、孙、刘三家,那横扫此三王,而一统天下的金蛇,又预兆着什么惊世天机的奥秘?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