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重陷混沌-卷三 龙飞凤舞-三国异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异侠传 > 卷三 龙飞凤舞
第十二章 重陷混沌

    曹操借铜雀台之会,运用文扬武攻,令满朝文武慑服,又振奋了赤壁败北后颓丧的军心,他此时十分高兴,不觉连饮数杯美酒。
    他已有了五分酒意,正欲下令侍者取上笔墨,亦来作一首“铜雀台赋”。
    不料就在此时,留守荆州樊城的将领派人急赴许都,又赶来漳河畔的铜雀台,向曹操禀报,说刘备不但攻取了荆州重镇南郡,更攻占了长江南岸四大重镇——武陵、长沙、桂阳、零陵。
    曹操一听,不由一阵心慌意乱,连手中的笔亦掉落地上,脸上神色亦一片惶恐。
    他身侧的心腹谋士程昱见状,不由奇道:“丞相于百万军中,矢箭交攻之下面不改容,但为甚听闻刘备得荆州数郡即如此惊惶?”
    曹操道:“你等有所不知,刘备乃人中之龙也。他生平未有立足之地,犹如龙未得水。如今他得到荆州数郡,乃如龙归大海,后患无穷矣!我又岂能不感忧虑?”
    程昱微笑道:“丞相不必忧虑,我有一计,必令孙、刘二家自相残杀,丞相则可从中取利。”
    曹操一听,不由心动,忙道:“是何妙计?”
    程昱道:“东吴所倚重者,周瑜一人而已,如今丞相可表奏周瑜为南郡太守,程普为江夏太守。周、程二人同为东吴副都督,一旦受封,必与刘备争夺荆州。孙、刘二家必势成水火,我则趁其火并之际,各个击破,则荆州可平、江东可定。
    届时孙权、刘备无势可恃,还怕两人不臣服朝廷吗?”
    曹操犹豫道:“我与周瑜有赤壁之仇,若表奏他为南郡太守,不会被周瑜笑我心怯吗?况且周瑜忠心于孙权,若孙权无夺荆州之心。则周瑜亦无奈也。”
    程昱微笑道:“孙权本忌刘备,欲以兵攻之,所虑者乃丞相趁虚进击江东而已。今封赏周瑜,周瑜欲得荆州之心必炽,亦必极力说服孙权,令其安心,孙权在周瑜的力劝下,又怎会不向刘备决然用兵呢?此乃古时‘一桃杀三士’之计也。”
    曹操大喜,当下再不犹豫,上表朝廷,奏封周瑜为南郡太守,程普为江夏太守。第二天,又以汉献帝的名义,派使者赴江东,向东吴宣示朝廷诏命。
    东吴方面,周瑜在赤壁之战大败曹操,乘势进攻荆州,却被诸葛亮妙计先取荆州等数郡,将周瑜气急攻心,病倒军中,此时又接合肥方面的孙权告急文书,周瑜无奈,只好到吴都柴桑养病,留下甘宁守巴陵郡,凌统守汉阳郡,又令程普率兵北赴合肥,支援孙权。
    此时,孙权正在安徽合肥的城外五十里屯兵,与曹操留守在合肥的大将张辽对峙,孙权与张辽,在合肥交锋,大小十数战,双方未分胜负,孙权久攻合肥难下,唯恐张辽反攻,因此急令荆州江陵战场的周瑜派兵增援。
    不久程普率兵马赶到,孙权亲自出营迎接。接而又报鲁肃来到,孙权原坐马上,闻报即下马以待,众将见孙权如此厚待鲁肃,均甚感惊异。
    鲁肃马到,见孙权立于马下待接,不由吃了一惊,连忙翻身下马,向孙权拜揖。
    孙权请鲁肃上马,与他并马而行,孙权向鲁肃悄声笑道:“孤下马相迎,足显公之贵了吧?”
    不料鲁肃断然说道:“并未足够。”
    孙权奇道:“如此,如何方足以显示呢?”
    鲁肃决然说道:“我但见主公威德盖于四海,遍及中华九州,一统天下,得成帝业,鲁肃因此可名留青史,我愿才足也。”
    孙权一听,心中欣然,不由抚掌大笑道:“子敬真是我的大忠臣埃”孙权与鲁肃、程普等同入帐中,设宴犒军,一面商议如何攻破合肥之策。
    就在此时,合肥方向的张辽,却派人前来下战书,指名要与程普决战。
    孙权接战书,不由怒道:“张辽欺我胜不了他,故指定要与程普决战!我明日偏不以新军出击,誓破合肥曹军。”当即传令,于是晚三更出寨,向合肥进发。
    孙权统率大军,乘夜急进,到辰时时分,兵马行至半途,距合肥尚有二十多里路,忽闻一声炮响,曹军正从合肥方向杀到。
    孙权自赤壁一战,大败曹军,信心已日增,再不惧怕曹军的无敌神话了。他见曹军杀到也不惊惶,下令摆出阵势,迎战曹军。
    不一会,只见曹军阵中驰出一将,指名向孙权挑战,言语间极为傲慢,似乎欲激怒孙权。
    孙权果然大怒,他怒喝一声,正欲提枪上马,亲自出战张辽。东吴军中早有一员犯将急驰而出,一面厉声大叫道:“张辽休太狂妄!敢欺我军中无大将吗?”此人正是东吴猛将太史慈,是孙权身边的得力亲将。
    张辽见太史慈骤马驰至,亦知大史慈的勇猛,亲自迎战,挥刀劈向太史慈,太史慈银枪一舞,架住张辽的大刀。两人均感手臂一麻,知遇上旗鼓相当的劲敌,两人也不敢大意,小心迎战,眨眼斗了七八十回合,依然难发胜负。
    曹军阵中,大将李典对乐进道:“东吴阵中戴金盔的,便是孙权,若擒得孙权,赤壁八十三万大军之仇可报,将军功高盖世也。”
    乐进一听,也不打话,猛地一拍战马,舞动手中双刀,从侧面驰向东吴军,犹如一道闪电划过,令望者心寒。
    孙权身边的护卫大吃一惊,慌忙舞戟迎祝不料乐进手中的双刀如闪电,锋利无比,刀锋落处,立断两枝挡架的双戟,护卫只能以戟身迎击。
    乐进也不恋战,一击不成,便即拨马回走,东吴将宋谦挺枪追击乐进,被曹军中的李典窥破,猛射一箭将宋谦射落马下,宋谦身亡。乐进乘势回马,直奔孙权。
    此时正与张辽酣战的太史慈,见孙权势危,只好退马回救孙权,不料张辽却趁势大刀一挥,曹军大队冲杀过来,东吴军顿时阵势大乱,四散逃走。
    张辽战马如电,认准孙权的金盔奔来,孙权甚怒张辽轻视他,不肯再退。眼看张辽的战马已近丈之内,孙权势危之际,突有一员大将从侧面杀到,接住张辽大战。这员大将正是周瑜派来增援孙权的程普。
    张辽见程普率军杀到,知不可久战,便下今回师,退回合肥去了。
    程普护孙权退回大营,孙权见亲将宋谦因他而死,不由放声痛哭,随军长史张纮道:“主公自恃盛壮之年,受不住敌方所激,轻视大敌,孤身犯险,才至亲将折损,军心动遥冲锋陷阵、斩将夺旗,乃偏将的责任,岂宜主师呈勇呢?望主公以此为诫也。”
    孙权叹道:“是我轻敌之错,我当改过。”
    说时,太史慈进帐,向孙权道:“主公,未将手下有一人姓戈名定,与张辽的养马官乃弟兄。戈定的兄弟被张辽责罚,怀恨于心,欲作内应,刺杀张辽。未将已与其约定,待他杀了张辽,即举火为号。迎未将杀入曹营。未将请兵五千,杀人曹军,必可报今日败挫之仇,更可一举攻破合肥城也。”
    孙权痛心宋谦为他而死,急于报仇,一听便心动了,忙问大史慈道:“戈定现在何处?”
    大史慈道:“已混入合肥城中去了!有戈定兄弟二人作内应,我必可一举破合肥。”
    孙权正沉吟间,随军的谋臣诸葛亮的兄长诸葛瑾向太史慈道:“戈定不在将军营中,即将军难于知道此人之真伪也。
    况且张辽多谋善战,乃曹操手下的首席大将,望将军慎重,切勿轻敌。”
    太史慈因今日一仗斗张辽不胜,心中十分激愤,闻言便不由大叫道:“张辽乃曹操手下首席大将,难道大史慈是主公手下无名小辈么?我此行誓取张辽人头来献,主公快请允准。”
    孙权为太史慈的胆气神勇倾倒,他亦急于报今日受挫之仇,又急于攻陷合肥,以扩大东吴的地盘,他因此不再犹豫,决然的向太史慈道:“太史将军神勇可嘉,我又岂会不准?我拨给你精骑五千,望你马到功成。”
    太史慈拜辞孙权,即时统领五千精骑,向合肥方向疾驰而去。
    史大慈的偏将戈定,此时果然已只身混入合肥城中。他寻到他在曹军中的养马官兄弟,两人密谋戈定作东吴内应之事,戈定道:“我已与太史将军商定,他今夜必来接应,你打算如何行事?”
    养马官道:“我这儿距中军较远,夜间不便行动,只能在草堆上放起火来,你再去前面叫喊,说有人造反,城中必然大乱,我等即可趁乱刺杀张辽,张辽一死,太史将军必有重赏也。”
    戈定赞道:“此计妙极!城破之日,太史将军必有重赏也。”
    当下两人密谋准备去了。
    张辽自回军合肥,他下令赏劳三军,但不许解甲宿营,务必时刻警惕。他的亲随不解道:“今日我军大获全胜,斩东吴大将宋谦,将军为甚如此害怕东吴兵呢?”
    张辽肃然说道:“不然,为将之道,不以胜为喜,不以败为忧,须胜而备,败而振也,若不然东吴军料我胜而骄,骄而无备,乘虚攻击,我如何应战?因此今夜必须比平日加倍戒备。”
    张辽说罢,即毫不犹豫的传令三军,加倍严密戒备。
    到半夜,合肥城中,后营忽然起火,随即响起一片叫反声,前来中军大营告急者,不下数十起。张辽接报,即亲率亲兵将校数十人,赴城中要道把守。有亲将进言道:“叫反声越来越急,将军宜速往视察。”
    张辽镇静果断说道:“岂会满城皆反者?此乃作乱这人故意惊吓我军心而已!但遇叫反者立斩毋赦。”他随即下令亲兵亲将,严密巡查。
    不一会,大将李典便将戈定及养马官擒捉,押到张辽面前。张辽间明戈定作内应的细节,手中大刀猛地一挥,立斩戈定兄弟二人。
    此时已听城外鸣锣击鼓,喊声大震,张辽微笑道:“此乃外应的吴兵,太史慈死期至矣。”说罢、张辽下令城内三军速上马,准备杀敌。他又将计就计,下令在城门内放一把火,士兵大声叫反,又打开城门,放下吊桥。
    城外大史慈率五千兵马,前来接应杀敌。此时见城内火光冲天,反声震耳,城门洞开,吊桥放下,以为戈定的内应必已得手,便毫不犹豫,纵马挺枪,当先杀入城内。
    太史慈方才驰入城门通道,城楼炮响,乱箭疾射而下,大史慈猝不及防,身中数箭,他知中计,只好带伤死命杀出城外。后面李典、乐进二将率大队曹军杀来,将太史慈率领的五千精骑,杀得落花流水,折损大半,五千兵马,剩下不到一千。
    太史慈率一千残兵,退到城外的营寨,幸亏吴将陆逊、董袭率兵杀出,救了太史慈。李典、乐进见吴军有接应,亦不恋战,率军退回城中。
    太史慈由陆逊救起,退回合肥城外五十里的孙权大营。
    孙权见太史慈受伤垂危,又折了四千吴兵,心中又惊又痛,无奈下令退兵。
    孙权大军退到半途,太史慈已不治去世,临死时,太史慈大叫道:“大丈夫生于乱世,本愿挥三尺剑而立不世之功,恨大志未酬,我将死矣。”
    孙权见太史慈战死,心中十分悲痛。又见周瑜亦出师不利,己返柴桑养病,心中更感不安。到了此时,孙权才忽然醒悟,赤壁之战之所以大败曹军,根本的原因便是刘备军与东吴军结盟,以两弱抗一强,才有胜利之机。孙、刘两家一旦互相猜忌,各自为战,便决非曹军的对手,结果只能是孙、刘两家两败俱伤而已。
    孙权醒悟了这点,亦即终于洞悉了目下的战略态势,他自在合肥与张辽一战无功而退,在颇长的一段时间内,亦不敢轻萌单独与曹军或刘备交战的意念。
    此时,天下的大势虽然三国鼎立之局大致形成,但却尚未最终确立,呈见出一番奇特局面。
    首先是原来最弱的刘备,赤壁大战后,诸葛亮运用奇谋妙计,趁孙权与曹操双方仍在争城夺地,打得不可开交之际,先行夺取了荆州重镇——南郡(秦,拥有湖北东部及南部之地,郡城即战国楚都郢城;当时江陵亦包括在南郡之内,而江陵即今湖北江陵县,与南郡是不同的两大地方称谓)。而荆州是西进益州(包括四川、云南、贵州大部)的扼要门户,这便为稍后刘备进取益州创造了十分有利的态势。所谓的刘备借荆州,实际上所借的,只是荆州的北部部分地域而已。
    接着,诸葛亮又趁此时战略上的有利态势,率关羽、张飞、赵云等大将,攻占了荆州南岸的零陵、桂阳、长沙、武陵四郡。至此,汉时的荆州九郡,刘备已然攻取了其中的五郡,初步立稳了脚跟。
    其次是孙权的东吴方面,孙权在赤壁大战后,趁曹操北退之机,由和他周瑜分兵进攻荆州及北面合肥的曹军领土。
    结果是周瑜攻占了荆州的江陵,程普攻占了江夏,而孙权自己进攻合肥,却被张辽击退,不但无功,反而损兵折将,这令孙权从此不敢轻视曹军。
    另一方面,孙权由于周瑜、程普攻取了长江中上游的江陵郡和江夏郡,长江流域地区基本上已落人东吴的版图,战略态势进可攻、退可守,东吴的形势比赤壁战前大大的稳固了。
    最后是曹操方面,曹操惨败于赤壁,威望受损,内患顿生,关中的马腾等割据势力反叛曹操的意向日渐炽烈,在此外忧内患之下,曹操在战略态势上处一种不利的收缩退守状态。曹操将战线退回他原来进攻江东的出发点——樊城、新野一带,以防范孙权和刘备的北侵。
    不过,曹操的实力仍十分雄厚,他消灭北方的袁绍后,中华九州,曹操已据有五州,亦即天下已得五分之二。兵雄粮足,地域广大,根基十分雄厚,孙权和刘备,任何一方亦无力单独向曹操进犯。而曹操此时鉴于孙、刘联盟,亦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
    神州大地上,曹、孙、刘三国形势,正处于一种不战不和、互相猜忌、各怀异心的微妙境界。
    而曹操依从谋臣程昱之计,表奏朝廷名义上的皇帝汉献帝,将周瑜封为南郡太守,封程普为江夏太守,便是想要利用周瑜的急功近利之心,挑起周瑜对刘备的仇恨;进一步利用周瑜挑动孙权进攻刘备,夺回荆州南郡及南岸四郡。
    曹操的战略意图是,只要孙权与刘备互相残杀,他便可以坐山观虎斗,然后出兵再度南侵,将两败俱伤的孙权、刘备一举消灭。
    曹操派出的“朝廷使节”,抵达东吴都柴桑,宣示了“朝廷”的诏令,封周瑜为南郡太守,程普为江夏太守。
    曹操这一着攻心计十分奏效,对周瑜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激励,因为在前孙权虽己任周瑜为南郡太守,但周瑜实际掌管的,仅是南郡的小部分地区——江陵而已,南郡的其余大部分城土,地被刘备“惜”去了,因此周瑜十分恼恨刘备,甚至连主张“以和为贵、同意借荆州”的鲁肃,周瑜亦恨怨不已,而对孙权来说,由于周瑜的南郡大守地位被“朝廷”承认,邵南郡的大部分地土被刘备“借”去,便难于向周瑜交代了,他被夹于“朝廷”、周瑜、鲁肃三者之间,不由十分恼怒。
    果然周瑜接“朝廷”的诏命后,不久便在江陵向孙权上书,请求孙权派鲁肃去南郡刘备处,讨回“借”出的荆州。
    孙权接周瑜文书,心中惴惴不安,无奈只好将鲁肃召来,责道:“子敬昔日主张借荆州于刘备,如今刘备迟迟不还,你有何见解?”
    鲁肃无奈道:“当日我与孔明于文书上写明,待他得了西川便交还荆州。”
    孙权不由气恼道:“他只说取西川,却迟迟不去动兵攻取,赖在荆州不走,这岂非等老了人吗?”
    鲁肃知孙权受周瑜挑动,讨还荆州之心日炽,他根本已无话可说,只好道:“既然如此,鲁肃便去荆州向刘备索讨吧。”
    鲁肃不敢怠慢,第二天便乘船从吴都柴桑出发,一路西行赴荆州南郡。
    鲁肃抵达南郡,见城外正建新坟,城内挂起白幡,守城军士亦披挂守孝,打听之下,才知原来是刘备的正室甘夫人,因新野、长板坡一役,惊吓过度,病重刚亡,又知甘夫人貌美如花,刘备至为珍爱。
    鲁肃见状,心中忽然一动,便亦未作任何表示。
    不一会,刘备和孔明知鲁肃来到,亲自出府迎接。鲁肃见到刘备脸有泪痕,知他必是哀痛甘夫人之逝。但刘备没提及,鲁肃就佯作不知。
    刘备和孔明迎鲁肃进府,设宴招待,两人向鲁肃频频敬酒,十分热情,但有关荆州之事,刘备和孔明却绝口不提。鲁肃开口不是,不开口又难于向孙权交代,不由十分矛盾,坐立不安。
    又过了一会,鲁肃到底忍不住了,他把酒杯一搁,道:“刘皇叔!这荆州之事……”不料鲁肃刚一开口,刘备便忽然放声痛哭,哭得天愁地惨,十分哀痛。
    鲁肃不由怔住了,心想:你就算丧了夫人,也不致如此哀痛啊!他心性忠厚,见刘备如此伤痛,便只好先按下荆州之事不提,改而问道:“刘皇叔何事如此哀痛?”
    刘备一听,却哭得更伤心了,鲁肃无奈,只好慰道:“刘皇叔但有伤心之事,可别闷在心中,说出来或有办法解决。”
    孔明在一旁听了,便立刻接口道:“子敬有所不知,刘皇叔新丧甘夫人,本来也不算什么。但甘夫人当日受曹军追杀,受惊而死,刘皇叔想到自己身为汉室宗亲,本该分疆封土,但时运不济,欲讨汉贼,几番征战,无功而退,反被曹操逼入几乎妻亡子丧的绝境,思想起来,能不悲伤么?子敬乃忠厚长者,想必定会体谅。”
    鲁肃果然心性忠厚,眼见刘备有丧妻之痛,又联想到刘备昔日的奔波悲苦,今日才总算暂时借得荆州容身,此时此刻,他又如何能向刘备开口讨还荆州?他万般尤奈,只好不提荆州之事,反而向刘备好言抚慰。
    鲁肃也无心再留下饮酒,他推说乍闻刘备夫人仙逝,未及备下礼仪致祭,改日再前来南郡吊丧,便向刘备和孔明告辞走了。
    刘备送走鲁肃,在返府途中,便忍不住问孔明道:“我依先生之计,用丧妻之痛哭走鲁肃,令他暂不提及索讨荆州之事。但周瑜智计过人,先生拖延之计必被他识破,他日再来追讨,却又如何应付?”
    孔明从容的微笑道:“荆州九郡,非东吴之地,原属刘表,主公以同室宗亲据而取之,有何不可?若东吴敢公然追讨,我自有办法应付。”
    刘备道:“既然我据荆州乃合情合理,先生又为甚主张向东吴言借,更签立借据文书呢?为甚不物归原主呢?如此岂非可以绝了东吴窥伺之心么?”
    刘备深知自己在这天下竞逐争雄的大势中,根本无法与占据天时以及地利的曹操、孙权抗衡,他唯一可以占取的,便只有人和之略,而这人和之略,却以仁义为其根本。因此刘备处事便只能事事以仁义待人、忠厚处世为原则。因此,他自然不能理解孔明的谋略。
    而孔明施行向东吴借取荆州的大略,源自于他出山时的隆中对。孔明的隆中对主要的策略是联吴抗曹、立稳根基。
    再图进龋因此,孔明在他的整个拓展大计中,除了他不能控制的事态——例如刘备的态度之外,其余的战略行动中,无不以联吴抗曹为重要的基矗荆州地处南北要冲,亦即兵法上所称的衢地,历来便是兵家的必争之地。曹操、孙权、刘备三家主要军事力量均极欲据为己有。而对漂泊半生未得居所的刘备来说,荆州犹如是他赖以生存的本命根源,赤壁战后,孔明助他捷足先登,取得荆州五郡。刘备终于有了赖以生存的地盘,然后他才能作进一步的拓展。若失去这一块地盘,三国中的蜀国也就根本不会存在。
    但东吴却偏偏要来斩掉刘备这条命根,一再派鲁肃前来追讨,向刘备施加沉重的外交压力,刘备自然又惊又气又恼。
    但孔明虽然明知荆州是决计丢失不得的,却不同意刘备欲行明刀明枪的硬抗之计。因为孔明深知,如果不留有回旋余地,而激发东吴用武力解决,自己立足未稳,背后又有细大的曹操虎视眈眈,那刘备的处境便极为凶险了。
    一方面是荆州绝不能失去,另一面是东吴非索回不可,又一面是曹操在背后虎视不舍,这三方面的压力交织在一起,同时又不能与东吴闹翻,而破坏了联吴抗曹的战略大计,这等严峻的局面,等闲之辈是应付不了的。
    天机大势的演行,便是如此的玄妙。一方面是三分天下的天机大势,已演进到三王初立的格局;但另一方面摆在天下人眼前的这一奇格,却又面临随时变幻的微妙局面。
    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造时,天机定人谋,还是人谋导天机?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