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落凤之劫-卷四 倚天飞虹-三国异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异侠传 > 卷四 倚天飞虹
第二章 落凤之劫

    隐士一听,微叹口气,道:“益州被三面强敌环伺,益州牧刘璋又非守土护民之主,益州百姓眼见将受刀兵杀戮之苦,均思得明主,我不得不为益州千万百姓着想也。”他一顿,才又问道:“请问凤雏先生,前寨三万大军,是否屯于山脚之下?”
    庞统道:“不错!我如此布军,乃利于向雒城作迅猛攻击也。”
    隐士亦无表示什么,又问道:“那先生知否,屯军山脚西面五里,即江水充盈的涪江?”
    庞统又点点头道:“兵贵神速,为利于迅速的进攻,免汲水食用徒耗人力、物力,我军前锋自然须靠江屯驻,我一切均以迅猛进取为着眼点。”
    隐士一听,却不由呵呵笑道:“用兵之道,欲速则下达呀。
    若蜀军派兵决堤,先生之军屯于山脚低地,洪流淹至,方圆百里,必成泽国;蜀军再以重兵前后围堵,试问三万大军往何处逃生?”
    庞统一听,心中一凛,不由冷汗直冒,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虽然精于攻取谋略,但于实战经验而言,的确难及师兄孔明的精湛,他也不及回话,立即召人进帐,下令道:“速赴黄忠、魏延前锋大寨,令二将亲率精兵,开赴涪江,严密巡察,涪江大堤决不容有失。”
    传令兵令命,火速飞驰前锋大寨而去。
    隐士见庞统已迅速醒悟,心想:凤雏先生性虽偏做,但仍不失为有错勇改的用兵奇才,的确是刘备的左膀右臂。他心中转念,便肃然说道:“我见东面有赤气罩临此地,必有血煞之事,凤雏先生宜小心戒备。”
    隐士说罢,也不待庞统回话,便告辞飘然而去。
    庞统先是微微一怔,心中思忖,接而又暗道:此人口吻怎的如师兄孔明一般?他莫非真的是孔明差遣而至吗?若如此,孔明也太轻觑我庞统之能了!心中转念,对孔明不由心生嗔怨。
    此时,远在二十里外的涪江之畔,冷苞、雷同、吴兰等蜀将率一万精兵,带备锄铲,悄悄开抵涪江大堤。
    冷苞见涪江沿岸静悄悄的,不由大喜道:“刘备军毫无防备,此天助我也!我必令其三万大军溺毙于此。”他也绝不迟疑,立刻下令兵士放下兵器,换上锄铲,拥向涪江大堤,准备决堤放水。
    就在此时,大堤后面及左右两侧,炮声响起,杀出三面兵马。原来是黄忠、二将,接庞统密令,立刻率精兵二万,分三路向涪江大堤火速杀至。
    冷苞见了,他已吃过一次大亏,不由心胆俱裂,慌忙回马逃窜,不料刚奔逃三里路,一员大将已截住去路,正是曾活捉冷苞的魏延。
    冷苞不由一阵手足发软,几乎连兵器也把握不祝与魏延交手不到片刻,便被魏延生擒活捉了。蜀军的两员副将雷同、吴兰,被老将黄忠杀得胆战心惊,撇下自家兵马,便逃回雒城了。涪江畔一战,蜀军决堤不成,反而损失了近万兵力,连主将冷苞亦被活捉生擒。
    魏延将冷苞押解到刘备的中军大营,刘备怒斥冷苞道:“我以仁义待你,你却企图放水淹我三军,罪大恶极,怎可容你。”他喝令将冷苞推出斩首。
    刘备重赏了魏延、黄忠,一面向庞统道:“若非先生洞悉先机,我军危矣。”
    庞统微笑,并无答话,他本来打算说出隐士夜访之事,但此时他已对孔明心生疑忌,料隐士必是孔明所派遣,便将此事隐瞒了。他转而趁机向刘备进言,说宜趁蜀军损兵折将之机,向雒城发动攻击。
    两人正商议攻取雒城的大计,忽报荆州孔明派马良前来探视。刘备一听大喜,连忙吩咐快请。庞统见刘备极看重孔明,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不禁又添几分疑忌。
    马良进帐,向刘备拜见,刘备立刻问道:“孔明在荆州一切无恙么?”
    马良道:“荆州有军师坐镇,一切平安,主公不必忧虑,只是军师说有要事呈报主公,有书函在此,请主公过目。”说罢,呈上了孔明的书函。
    刘备当即拆视,只见孔明的书函道:“书呈主公、师弟庞统。我夜观天象,察江东有异兆,赤红云气起自孙氏龙脉,直犯蜀川。我料此乃孙氏龙气,欲克主公气运之凶兆也。又我察星斗之兆,见大白星悬于雒城上空,光华暴炽,此乃不利于军中将帅之凶象。祈小心谨慎为上。”
    刘备阅罢,心中不安,他让马良先返荆州,向孔明回话,说自己亦打算回荆州一趟,细商攻取益州之事。
    马良拜辞去了。刘备将孔明的书函给庞统看了。庞统心想:孔明妒我取得益州,抢了头功,才故弄玄虚,欲阻拦我庞统建功立业!嘿,你孔明虽然是伯父庞德公的高徒,怎可如此藐视于我!不知怎地,庞统近日心情越来越烦躁,恨不得立刻挥军长驱直进,迅速攻取益州,以建不世奇功。
    庞统就因这种心态在他身上强烈纠缠,他竟对平日十分信赖的师兄孔明,亦生猜疑妒怨之心,因此根本不将孔明的忠告放在心上。
    只见庞统神色不悦的问刘备道:“主公如何看待孔明书函中所论呢?”
    刘备不假思索,便道:“孔明有洞大彻地之能,他的论析,我不敢不从埃”庞统一听,微微冷笑道:“不然,主公重信孔明之论了!
    他精于玄学之道,我又岂会不晓?我夜观天象,早知太白星临于益州,大白星既主兵伐,亦主血煞,主公入川,己连取二关,连斩二将,一切凶兆不是己应验了吗?主公不必生疑,可急速进兵,攻取雒城,直捣成都可也。”
    庞统再三催促,刘备无奈,只好打消先返荆州商议的主意,下令大军向雒城推进。
    刘备大军向雒城方向推进,不一日已抵雒城外围五十里的郊外。
    庞统将黄忠、魏延等将领,召入中军帐内,商议进击雒城,庞统问从成都投奔而来的法正道:“此地至雒城,有多少路可通?”
    法正将通向雒城的路径,画出草图,庞统取出张松所献的益州军机图对照,发觉两者完全一致,绝无差错。于是心中大定,向雒城进军之意更炽烈了。
    法正道:“此地北行,有大路直取雒城东门;南面有路可取雒城西门,两路均可直抵雒城。”
    庞统想也不想,便决然的向刘备道:“我与魏延取南面小路进军,主公则请与黄忠一道,从大路南取雒城东门。我与主公当在雒城内会合。”
    刘备心中疑虑,便对庞统道:“军师不惯马步,可走大路;我与黄忠走小路为佳。”
    庞统道:“为什么?”
    刘备道:“小路恐有埋伏,不利于军师,况且孔明又有不利于军中将帅之论,我为军师安全计,不得不小心提防。”
    庞统一听,不由大笑道:“原来如此!主公被孔明迷惑了。他不想我独建奇功,因此才有此惑人之论!主公厚爱之情,我当以死相报,岂惧什么凶兆哉。”
    当下庞统更不迟疑,与魏延抢先走小路,向雒城推进而去。
    刘备目送庞统远去,不知怎地,他但感心中一阵闷闷不乐,左臂忽然一阵跳痛。但庞统已决然的远去了,刘备亦无法再想,只好与黄忠一道,领军走大路直奔雒城东门去了。
    在雒城中,雷同、吴兰逃返,向吴懿报知决堤失手,冷苞被斩。吴懿大惊,急召诸将高议。
    就在此时,忽报刘备大军,兵分两路,已向雒城迅速推进。
    张任一听,便立刻道:“事态紧急,唯今之计,当先歼刘备一路,然后集中兵力,阻击刘备军的另一路兵马,雒城或可保也。”
    吴懿已无主意,又知张任乃诸将中最善用兵,便立刻答应,由张任统领三千兵马,速赴雒城西门外小路埋伏,他与刘璋则坚守雒城不出。
    张任在小路两面埋伏,不久便见到刘备军兵马驰至,为首大将是魏延。张任知中军未到,便下令埋伏不动,放魏延兵马过去,以便集中全力,攻击中军。
    此时,庞统率中军,正紧随前锋魏延向前推进。他见魏延已顺利通过前面山坡,心中不由甚喜,暗道:蜀军以为我不敢走小路,怕遇埋伏,我偏反其道而行,我的兵行险道必又建奇功……庞统做然的思忖间,他的眼前忽然一花,但见一只七彩大鸟,凌空而降,落在前面不到二十丈的坡上,大鸟似凤如凰,昂起头来,向庞统发出一阵啸啸悲鸣。
    庞统见状,心中如遭电击,暗道:坡上之鸟,不知是否凤凰一类,若然如此,眼前所见,岂非隐含“落凤坡”三字么?我的外号“凤雏”,“落风坡”三字,对我大不利也……他心念电转,正欲下令中军火速后转。
    不料就在此时,小路两旁,忽地响起一声炮响,随即箭如飞蝗,从两面向庞统射来!庞统连回身逃避的机会也没有,中箭而亡。庞统死时三十六岁,他身上所中之箭,亦恰好三十六枝,他中箭坠马死去之处,也恰好是七彩大鸟悲呜的地方——落凤坡。
    蜀军大将张任,直到此时,才知射死刘备的军师庞统,不由大喜,乘势向庞统所率的中军冲杀,庞统的中军进退无路,被张任歼灭大半。落凤坡上,血流成河,十分恐怖,其状当真有如孙权祖脉赤色龙云罩临此地,诡异之极。
    庞统军前锋魏延正向雒城方向疾奔,忽听后面杀声四起,连忙回身救援,但山路狭窄,回旋不得。张任又下令以强弩射来,魏延心中慌乱。
    此时,降顺刘备的蜀军士卒向魏延道:“魏将军,唯今之计,只有续向雒城杀出血路,与主公的大军会合了。”
    魏延已乱了主意,无奈只好依蜀军的指引,下令前锋五千兵马,继续向雒城奔进。
    不料接近雒城时,前面一声炮响,蜀将雷同、吴兰引军杀来,后面张任大军亦追杀而至,将魏延及五千兵马困在中间,进退无路。
    魏延拼力死战,眼看气力不继。幸而就在此时,一员老将杀到,正是刘备的前锋黄忠。两下夹攻,魏、黄二将杀退雷同、吴兰,向雒城冲杀。
    抵雒城下,刘璋率领大军冲杀而出,魏、黄二将此时已知军师庞统遇难,大势已去,只好火速循大路向涪水关撤退。
    半路上遇到刘备,刘备得知庞统遇难,心慌意乱,斗志全失,慌忙撤回。
    后面张任、刘璋、雷同、吴兰率领蜀军追击,打算趁势夺回涪水关。魏延、黄忠等残兵退到涪水关下,后面张任等所率的蜀军亦已杀到。
    危急关头,留守涪水关的刘封、关平二将,率三万生力军从涪水关杀出,大败张任的追兵,将蜀军赶回雒城,暂时保住了涪水关。
    刘备在涪水关,因庞统的遇难伤心不已,如何行动,他已毫无主意。
    黄忠见状,忙劝刘备道:“唯今之计,主公不如立刻派人赴荆州,请诸葛亮军师到来,重定收川大计了。”
    刘备哭道:“我悔不依孔明之论,力劝庞统切勿急进,才有了今日之败啊!事到如今,也唯有请孔明至此谋策了。”
    刘备于是下令关平,连夜飞驰返荆州请孔明,刘备则紧守涪水、葭萌两关,张汪率军至涪水关下挑战,刘备亦坚守下出,决计待孔明到来,再作打算。
    荆州南郡城中,孔明的军师府内,此时正在欢要,今日是七夕佳节,孔明以军师中郎将的身分,邀请驻守荆州各邵的大将关羽、张飞、赵子龙,以及留在荆州的雕雪、司马芝二女,齐集军师府饮宴,庆贺佳节。
    月悬中天,孔明军师府内,宴席将散而未散。
    就在此时,西面益州天际,忽有流星飞坠,划过西面夜空,一沉而下,光华散裂,随即寂然。
    孔明目光如电,瞥一眼西面天际,微一思忖,神色忽地一凛,随即双目垂泪,掷酒杯于地,“砰”的粉碎,仰天长叹一声道:“哎!庞师弟恐怕已遇难了!我心悲痛!鸣呼哀哉。”
    以客卿身分,与司马芝同坐一席的雕雪,她内力深厚,目力奇佳,她的心儿又自始至终凝聚于孔明身上,因此孔明的失神,立刻落入雕雪的眼中,她不由大吃一惊,忙道:“孔明师兄!你不是已去信庞师兄,教他小心留意凶劫么?庞师兄处事精明,怎会遇险?”
    孔明长叹一声道:“我早已察觉,庞师弟出征益州当日,他的命宫太阴之位充斥青赤之气,青者乃其本命之劫,赤者乃受一股威力无比的赤龙气克煞;他受两者侵袭,运命凶险之极!而命宫太阴之位,主世人之三址六岁年运,庞师弟今日刚交三十六岁,西面益州现此凶兆,庞师弟必已凶多吉少矣!哎,我虽欲以人谋为其趋吉避劫,不料天命难逆,庞师弟竟难逃此劫。”
    在座人客中,雕雪、司马芝、赵子龙三人,一听孔明的悲痛叹息,又如此论断,便再无疑惑,确信庞统已不幸夭折了!
    因为三人均亲眼目睹孔明洞天彻地之能,他既然如此判断,便决非虚妄了!忆起庞统一生英明,却如此夭逝,三人均甚感悲痛惋惜。
    关羽、张飞却决然不信,关羽尚沉得住气,张飞却忍不住叫道:“军师啊!先生的谋略,张飞佩服得五体投地!但如此虚幻之事,隔了千里,判人生死,我张飞怎能相信呢。”
    张飞这一嚷叫,在座众文武官员亦纷纷点头应和。因为孔明的判断毕竟大玄幻了。
    孔明却微叹口气,道:“是否如此,稍后自会明白。”
    众人心中不乐,这一席欢宴最终郁郁而散。
    过了三日,孔明正与关羽、张飞、赵子龙等将领论说目下的军事形势。
    忽报关平从益州赶回,关羽、张飞均大吃一惊,关平仓皇进入军师府,向孔明拜见,随即呈上刘备亲致孔明的书函。
    孔明拆视,但见刘备在书函中道:“本年七月初七日晚,军师庞统被张任射杀于雒城郊落凤坡,我心悲绝,仿惶无计。
    困守涪水关,一切待先生裁决定夺。”
    孔明将刘备的书函给关羽、张飞等文武官员阅视,至此,关羽、张飞等才不得不信,孔明三日前的预料,竟如斯灵验!军师庞统的确英年夭逝了!
    孔明长叹一声,神情十分哀伤,向关羽、张飞、赵子龙等文武官员道:“庞军师英年早逝,主公的大业丧一有力臂膀也!主公函中虽没表明,但他目下被困涪水关,进退不得,我又怎可贪图安逸,不亲赴益州决策埃”关羽一听,吃了一惊,忙道:“军师欲亲赴益州,那谁人可守荆州?荆州乃后方大营,不容有失也。”
    孔明道:“主公函中,虽没言明,但他既派关平送信,主公之意与我不谋而合。镇守荆州重任非云长莫属也!但关系重大,云长宜小心谨慎。”
    关羽见孔明如此重用于他,心中大喜,当即一跃而起,慨然说道:“云长谨遵军师令旨。”
    孔明取出荆州官印,关羽双手欲接,孔明手捧官印,欲交而未交,道:“云长接了官印,荆州大营便落在你身上,担子重如泰山埃”关羽慨然说道:“大丈夫既有承诺,便决以死相守。”
    孔明一听关羽口中的“死”字,心中便不由一凛,他登时有点犹豫,但已表态,怎可在关羽面前收回?他无奈肃然的问关羽道:“云长,若曹操引兵来犯,你打算如何裁处?”
    关羽道:“我必以力拒之。”
    孔明又问道:“若曹操北犯,孙权西攻,又如何应付呢?”
    关羽道:“我届时分兵抵御。”
    孔明一听,神色骤变,肃然说道:“若然如此,则荆州危矣!我有八字真言,云长牢记,可保荆州。”
    关羽心急接官印,忙道:“请问军师,是哪八字?”
    孔明一字一句的肃然道:“北拒曹操,东和孙权。”
    关羽此时亦凛然说道:“我决遵军师训令。”
    孔明心中这才一宽,当即将荆州官印交给关羽。自这一刻始,荆州五郡的千钩重担便压在关羽身上了。
    孔明即时升帐调令,令文官马良、伊籍、糜竺,武将糜芳、廖化、关平、周仓等人辅助关羽,留守荆州。其余文武,均随孔明征伐益州。
    孔明点大军五万,决定从益州的东南部巴州,即今之四川东南地区人川。令张飞统精兵一万,从陆路直逼巴州,再从巴州进抵雒城。又令赵子龙统水军一万,沿水路西上,直插雒城。孔明自己亲率中军,随后西进,三路兵马于雒城会合。司马芝本想留在赵子龙身边打先锋,但孔明知此行凶险万分,不欲增添赵子龙的负担,便教雕雪以军中相伴为由,把司马芝留在中军随行。
    到大军出发的这一天,张飞临行时,孔明特地召张飞到中军,嘱咐道:“翼德,巴蜀豪杰众多,不可轻敌,须警诫三军,不得掳掠百姓,所到之处,须以民生为念,不可任意鞭达士卒,免军心怨恨,你须切记,希望早日与你于雒城会合。”
    张飞见了孔明对他十分重用,心中已欣喜之极。他此时不由欣然大笑道:“先生放心,张飞但于路上苦忍,滴酒不沾,头脑清醒,心平气和处事便是。”
    孔明欣然点头嘉许。张飞毫不犹豫,统领一万精兵,从陆路直插益州的东南部。
    赵子龙亦率水军,沿长江西上,向益州东南部疾驰。
    孔明随后率领中军,向西面的益州进发。孔明所统的人川大军,兵分三路,部署严密,令刘璋的蜀军摸不清进军的意向,被逼分兵把守,兵力分散,为张飞的突袭奇兵创造了有利战机。单从入川的部署来看,孔明与庞统便明显分出高下了。
    作为入川陆路前锋的统军将领,张飞谨遵孔明的训示,一路上滴酒不沾,行动神速,对沿途蜀川百姓亦秋毫无犯,被百姓称为仁义之师。张飞大军得了民心,沿途有当地人指引路径,因此进军十分迅速。入川后的第三日,张飞的大军便已逼近巴州的治城江郡。
    张飞接报,说江郡太守严颜,是蜀中名将,虽已年近花甲,仍威勇不衰,开硬弓,使大刀,武艺高强,万夫莫挡。李严此时正扼守江郡,誓言决不降顺来犯的刘备军。
    张飞心中恼怒,便下令离城十里扎下营寨,派人进城传话。张飞对军使道:“你进城对严颜说,若早降则饶恕城中军民百姓;若不降顺,我就踏平江郡,城中鸡犬不留!你去传我的话。”
    军使领令,守城大将严颜,甚有见识,当日刘璋派法正迎刘备入川,他便叹息此乃引狼入室。及后听闻刘备已攻占涪水关,心中更怒,三番数次向成都的刘璋请缨,要去攻打涪水关,但均被刘璋拒绝,下令他严守巴州。
    此时间悉张飞已率大军杀到,便调动城中五六千兵马,准备迎击张飞军。
    副将向严颜道:“张飞在当阳长板坡,一人喝退曹军百万兵众,曹操亦闻风而避,将军不宜轻敌,可筑深沟高垒,坚守不出,城中粮草充足,可守一年;张飞缺粮,不久必退;更兼张飞性极暴躁,我不与其战,他必怒,怒则残虐兵士,待其军心生变,再乘势进击,张飞必败无疑。”
    此时张飞的军使已驰至城下,大叫“开门。”严颜令人放军使进城。军使拜见严颜,把张飞吩咐的话照直说了。严颜不由大怒道:“张飞匹夫,怎敢如此无礼!我岂是降贼之将也!本待一刀将你斩杀,但须藉你来传话。”
    严颜下令,将军使割耳、削鼻,放他出城。
    军使回营,向张飞哭诉严颜拒降及无礼。张飞大怒,环眼圆睁,披挂上马,率三百精兵,便直奔江郡城下,向严颜挑战。
    严颜却并不露面,只吩咐兵土大骂张飞。张飞怒火中烧,被骂得急了,三番数次冲杀到护城河的吊桥前,却均被城上兵士乱箭射退。一直到晚上,城中无一人出战。张飞无奈,只好先退回营寨。
    一连二日,张飞均无功而退。反被严颜在城上一箭射中张飞的头盔。张飞恨得遥指城上严颜骂道:“老匹夫!我若生擒得你,必一口生食你的皮肉。”
    到第三日早上,张飞又率领兵马,绕城骂战,江郡城四面环山,十分险要。张飞乘马登上高山,向山下城中俯视。但见城中兵将披挂备马,严阵以待、欲坚守不出;又见城中百姓,人来人往,搬木运石,相助建筑深沟高垒守城,张飞目睹之下,知山城确实易守难攻,急切动摇不得。张飞性虽鲁莽,但此时却忽然冷静下来。暗道:若城中兵马不出战,硬攻必死伤惨重,我军远道而来,怎比得上蜀军以逸待劳?僵持下去,只怕被水路的赵子龙,抢先抵达雒城,夺了我的头功呀。”
    他心念电转,忽然思得一计,他下令大军在寨中严密戒备,仅派出数十老弱残兵,前去城下叫骂挑战,只要诱得城小兵马出来追求,张飞便即率大军趁机冲入攻城。
    不料严颜仍不上当,数十老弱残兵,叫骂了三日,城中依然城门紧闭,绝不出战。
    张飞此时却不生气,他见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传令军兵在城外四散打柴割草,十分忙碌,却不再靠近城下骂战。
    一连三日,均是如此。
    江郡城中的严颜,眼见张飞连日毫无动静,只是打柴割草,心中不由疑惑起来。暗道:莫非张飞军中粮草短缺,军心将变?若然如此,倒是一个痛击的千载良机!
    严颜心中转念,但又不敢大意,决定先派兵士,假扮张飞砍柴割草士兵,混人张飞的寨中,查证虚实,以免误中张飞诱敌出城之计。
    严颜的兵士顺利混入张飞的寨中,暗中窥探张飞军兵的虚实。
    这一晚,张飞在中军寨中饮酒解闷,忽然顿足大骂道:“严颜老匹大!你气煞我也。”
    此时,出外砍柴的兵士向张飞进言道:“我等这数日在城外砍柴,已打探得一条捷径,可以偷潜入江郡城内。”
    张飞一听,大喜道:“既有此捷径,为甚不早报知?”
    兵土道:“未探准虚实,不敢报知将军。”
    张飞大声问明兵士路径方位,即高声下令道:“决传令下去,今晚二更造饭,三更月明,即走小路直捣江郡,活捉严颜。”
    不一会,张飞准备抄小路,偷袭江郡的命令便迅速传遍寨中兵营。
    严颜的探子获悉,不由大惊,慌忙飞潜回江郡,向严颜密报。
    严颜一听,大喜道:“我早算定张飞这匹夫沉不住气了!
    他欲从小路偷袭,以为我不知,怎料一切我已尽悉,只须于小路埋伏下来,放张飞过去,我再劫烧张飞的粮草,张飞军中无粮,必败无疑。”
    当下严颜更不犹豫,亲率城中主力五千精兵,连夜出城,伏于小路两旁。
    到三更时分,月照之下,果见张飞率前锋悄然从小路过去。
    严颜大喜,即率五千精兵,飞驰到张飞的营寨,又蜂拥而进,十分顺利。
    严颜正欲下令放火烧营,不料就在此时,暗影中突现一位黑铁塔似的猛将,手执丈八蛇矛,怏如闪电向严颜疾刺,一面大笑道:“严颜老匹夫!你中我引虎人陷井之计了。”这员猛将,正是曹操闻之而避的张飞!
    严颜一看,才知中计,小路上过去,只是假扮的张飞而已。他不由一阵心慌意乱,挥刀与张飞斗了十数回合,手足发软,被张飞发起神威,蛇矛一挺,刺中严颜的战马,将严颜掀倒马下,早被军兵一拥而上。生擒活捉了。
    张飞又下令,对蜀军追而不杀,蜀军残兵,纷纷向江郡逃奔。城上蜀军,放逃兵进城,未及闭门,张飞大军已风驰电掣抢入城内。
    经过大半日的激战,江郡城中的蜀军大半投降,张飞下令不杀一名降卒,又出榜安民,不许军兵侵扰百姓,由于张飞的恩威并施,江郡城很快便平定了。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