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仙灵大法-卷四 倚天飞虹-三国异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异侠传 > 卷四 倚天飞虹
第十二章 仙灵大法

    曹操一听,却呵呵笑道:“管先生此言只怕差矣,富贵荣华,乃天下人梦寐所求,岂有因折寿而拒绝富贵的道理!我亦曾遇祖宗梦兆,言我决无王者之命,但是孤已贵为魏王,依然好端端的享受荣华富贵,并无因此而折寿!先生又何必担心。”
    管辂见曹操如此自负,目空一切,心中颇感不悦,他微笑道:“天命已定,岂能逆转?并非不报,时辰未到罢了。”
    曹操心中不由一凛,他虽然孤做自负,但对管辂的卜算神通,却已深信不疑,决不敢忽视,他的心思不由一转,暗道:这折寿之论倒不可以等闲视之,我拼斗数十年,才得享目下的荣华富贵,晋位为王,而天下尚分三王,未能一举平定,若我的寿数因而折损,岂非得不偿失,更为我的子孙血脉种下祸根么?……管辂既有折寿之论;便必有解救之法,我倒不可轻易错过!
    他忽然呵呵一笑,向管辂道:“先生既然不求富贵,那你欲求孤封什么?先生但有所求,若合法度,孤莫不答允。”
    管辂一听,即毫不犹豫,朗声道:“魏王如此多情,管某便大胆相求了,我与左慈一道入宫,不曾冒犯魏王,务请魏王恕罪,容他与管某等一同离去!管某就感激不尽了。”
    曹操又哈哈笑道:“管先生所求,本来也没什么,但左慈以妖术欺我,若轻易放过,则有违朝廷法令。因此,除非他在孤面前露一手真材实学,且大大有益于孤,则孤便可念其功劳,以补其过。”
    管辂一听,心中不由甚感为难,暗道:左慈对曹操恨意甚深,他又怎肯为他施展有益于他的神通?但若左慈拒绝,曹操既抬出朝廷法度压人,他又绝不会轻易放过左慈,令人为难极了!
    管辂心中转念,便问曹操道:“既然如此,未知魏王欲求甚有益之神通呢?”
    曹操一听,呵呵笑道:“先生刚才不是有因富贵而折寿之论么?孤如今贵晋王位,忽然疑虑其中或有折寿之虞,因此,若那左慈能为孤化解此凶,孤便十分乐意恭送他离开。”
    管辂心中不由微叹口气,暗道:曹操妄自称王,再加上其血煞戾气,其天命折寿,王数不辰之危,已然注定,又怎可逆转?……但若不答应,老左慈又决计难于脱困,此事如何是好?他无奈向曹操道:“祈寿之术,夺天地之造化,非同小可,我亦未知左慈是肯为魏王施展。”
    曹操笑道:“只要他肯为孤延寿,孤便保存他的生命,这叫‘以命换命’,岂非十分公平合理么?先生且以我的忠告,转知左慈,等他回心转意,则彼此便可好来好去,皆大欢喜。”
    管辂无奈道:“既魏王有令,管某只好勉为其难,去与左慈说说吧。”
    曹操欣然道:“如此好极!孤即派人引领先生到天牢见那左慈!他若回心转意,先生便可与他一道出牢见孤。成功之日,孤答应决不再为难于他。”
    当下管辂即随即随曹操亲自指派的司马懿,到天牢见左慈。不知如何,左慈竞答应了曹操以命换命的条件,于魏王宫中为他祈寿。但左慈提出,施法之时,必须由管辂和他的俩位徒弟作护法。管辂亦提出需要他的徒弟诸葛在常司马懿将俩人所求,回报曹操,曹操毫不犹豫,当即一口答应了。
    为曹操的祈寿大法,决定在三日后的魏王宫正殿施为。
    到这天清晨,魏王宫正殿早已按排好一切,数百武士、刀斧手伏于殿周,曹操高坐殿中,司马懿则在曹操身侧侍候。
    管辂率笑猴儿、诸葛慧、诸葛钩等三小,先行抵达。随后,老左慈亦由天牢押进殿中来了。
    诸葛慧眼利,骤见老左慈披枷戴锁,面容枯槁,犹如待毙死囚,心中不由大悲,尖声叫道:“魂王!若我师父爷爷的生命不保,这祈寿大法便决计无法完成啦。”
    曹操微微一惊,忙道:“女娃儿喳呼什么?为甚无法完成了?”
    诸葛慧尖声道:“魏王的条件上以命换命,我师父爷爷才答应玩这祈寿大法,因此,若我师父爷爷生命不保,那魏王生命,亦必难存!既然如此,那祈寿大法又如何玩得下去?”
    司马懿一听,心中不由大骇,暗道:曹操性极孤傲,他怎能忍受这女娃儿的冷嘲热讽?女娃儿必定凶多吉少了。……
    不知怎的,司马懿在诸葛慧的身上,忽然忆起他那失散多年的胞妹,她假如尚在人世,必定亦如诸葛慧一般亭亭玉立了!司马懿虽然连诸葛慧的身分来历亦不知道,但与胞妹这般联系起来,他不由便为她的生命安危担忧了。他心中不由苦苦思索,如何替这女娃儿开脱。
    不料等曹操发作,那仙灵老人左慈忽然呵呵大笑叫道:“徒弟孙女!你担心什么?区区天牢,小小枷锁,岂能困得住我?师父爷爷仍长命百岁呢!…”他口中说时,身披的枷锁,忽地一抖,然后竟忽地松脱,落在殿上。他坐在地上,绝无损伤;他被囚天牢七日七夜,滴水未进,此时面色却忽地十分红润,犹如酒饱饭足。
    殿上三人,包括曹操、司马懿在内,均大感惊骇。
    曹操到底见识甚广,此时随机应变,哈哈笑道:“看!女娃儿呵,你师父爷爷不是好端端的健在么?因此这祈寿大法便可玩下去了。”
    诸葛慧此时心中不由又好笑又好气,暗自道:这师父爷爷分明以挪移乾坤大法继续戏弄曹操,刚才不过是装出死模死样罢了!…但师父爷爷为甚不继续装扮下去?好令曹操求不得那见鬼的祈寿大法?如今反而令我哑口无语啦。
    ……
    诸葛慧心性虽然娇野,但亦知此刻身处龙潭虎穴,若曹操翻脸,她和师父爷爷等人,必定难逃劫数,她因此不敢再作声了。
    曹操占了上风,心中不由大乐,他目注管辂道:“管先生!
    那祈寿大法可以施为了吧。”
    管辂无奈,只好缓缓走到老左慈的身边,轻声道:“左老哥,你准备好了么?”
    老左慈呵呵一笑,道:“我万事具备,只欠东风。”
    曹操一听此言,猛地忆起当年赤壁惨败之辱,他的脸色不由一沉,道:“左慈!只要你有助于孤,孤已答应赦免你的死罪,你又弄什么玄虚?欠甚东风。”
    老左慈笑道:“我这东风,便是一柄木剑,及四位护法而已,只要齐备,自然便可施为了。”
    曹操一听,嘿嘿笑道:“区区一柄木剑,四位护法,孤以一国之力,岂难办到!来人,替他捧一柄木剑出来,再任你挑选四位护法可也。”
    不一会,侍者果然便捧出一柄檀木剑,交到老左慈的手中,老左慈把诸葛慈、诸葛钧、笑猴儿三人,召到他三面,成一“品”字形站立。又请管辂站到他的身傍,位于“品”字形的中央。
    老左慈手执檀木剑,肃然而立,倒也似模似样,一副施法的模样,但他心中却暗暗叫苦,忍不住以腹音向管辂传话道:“喂!管老弟!…你这不是将我老左慈往火坑里推么?
    管辂亦以腹音回左慈道:“左老哥,我如何推你上火坑?……不是已说好的么?”
    老左慈微叹口气,道:“虽然此乃脱困之法,但你亦知我并不精于这可怕的运命之道,我只能从中助你一臂之力。若大功告成,则彼此皆大欢喜,只便宜了这老奸曹操!若不成事,却又大大折损了你这神相管辂、我这仙灵老人左慈的名头!…如此这般,岂非两者皆得不偿失么?
    管辂道:“左老哥,我苦不施此法脱困,你老哥虽可以你的尸解大法脱身,但你的徒弟孙女二人,只怕要变作尸身横行了,其中的得失,左老哥你还须仔细衡量。”
    老左慈一听,也不必细想,便无奈的哈哈一笑道:“是!
    是!为我这宝贝徒弟孙女生命保存,说不得只好让曹操占大便宜也!…管老弟,但请吩咐,我须如何助你施为吧。
    管辂微一点头,再以腹音传话道:“左老哥!我已知曹操的时辰八字,当可据此而令他的元神出窍。但我功力未达此境界,须左老哥你助我一臂之力。”
    左慈亦点点头,回道:“管老弟须我如何助你?”
    管辂道:“待会我放出曹操时辰八字。”黄色纸符,忽地凌空而起,又无风自动,犹如无线风筝似的,冉冉向宫外飞去。
    老左慈见状,亦不敢犹豫,当即施展他的大挪移神通,将真气贯于指中,猛地向曹操的胸前射去!…曹操但感心胸一阵发涨,随即又感神习跃跃而动,他眼前一黑,不由便伏在案上,呼呼入睡。他的心神却十分清醒,但感身不由己,已凌空而起,紧随前面飞舞的黄色纸符,向一座白雾茫茫的山峰飞去……司马懿在曹操身傍侍候,见他忽然伏案而睡,而且呼呼有声,睡得十分香甜,心中不由又惊又奇,不知其中有甚玄虚?但又决计不敢打扰曹操的好梦,因为他深知曹操的脾性十分多疑,甚至在梦中亦会下令杀人,被杀之人,到人头落地亦不知自己所犯何罪。……因此司马懿只好站立一旁,小心戒备。
    此时,管辂和左慈二人,亦各自默运玄功,将自身的元神导出窍外,紧紧跟随曹操的元神而去,管辂的功力,仅能催激纸符飞射,而左慈却须以莫大神通,驾御曹操的元神,相较之下,左慈的功力比之管辂,显然又胜出一筹。也难怪管辂的祈寿大法,非要左慈相助才可施为了。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也不知飞越了多少个山峰,曹操但感自己随前面的黄符,降落于一座有七色彩云弥漫的山峰。
    山巅之上,一棵七彩树下,正有二人坐着对弈。一人身穿白袍,向南而坐;一人身穿红袍,向北而踞,白袍者样貌诡异恐怖,红袍者样貌却十分俊美。
    曹操在后面甚感怪异,也不知是进是退,如何是好?
    就在此时,曹操耳际,忽地传人一缕尖音,道:“曹瞒!你时后有酒有肉,快捧将上前,向弈棋二老进奉。”
    曹操扭头一看,只见地上果然有一盘酒肉,酒以一精致小壶盛装,仅得二只小杯;肉是一小片、一小片的装在碟上。
    也不知有多少数目。
    他的心神此时恍恍惚惚,似乎忘了自己尊贵的魏王身分地位,回到被人呼作“曹瞒”乳名的孩童时代。他也不感为难,俯身拜起酒盘,便向树下弈棋的二老走去,他走到二老身后,拿着酒盘,一言不发,不知如何是好。
    穿红袍、白袍弈棋二老,下棋十分着迷,每走一步,均苦苦思索,但见一时红袍者占优,白袍者处于劣势;一时白袍者忽出妙着,占了先机,红袍者急得长呼短叹。
    俩老又对弈了一会,穿红袍老者忽然伸手向后一招。曹操见状,即倒了一杯酒,递到红袍老者的手中。红袍老者也不回头,将手中的杯酒一口饮了;又伸手接过一小片肉,仍进口中,嚼得津津有味,加赞:“好酒、好肉。”
    那穿白袍老者见状,引得口涎直流,终于他也按奈不住,伸手向后一招。曹操也同样与他斟酒、献肉。白袍老者饮酒吃肉,亦乐得哈哈而笑。
    弈棋两老者,接连伸手向后,接饮了数杯酒,连吃了数片肉。但却默不作声,连半句谢话也没有,甚至根本不知曹操在身后苦苦侍候。
    在俩老者的眼中,天地乾坤,仿佛只剩下树下一盘棋,以及在四周飘浮的七色云彩。
    曹操也不知两老者到底饮了多少杯酒,吃了多少片肉,他但知自己斟酒递肉,已累得有点手软,奇怪的是,精致小酒壶中的酒,斟多少便有多少,永无穷尽;碟里的肉片,吃多少有多少,永远也吃不完。
    虽然心中奇怪,但曹操却渐感气愤,心道:这红袍、白袍老者,好大的架子!我斟酒递肉累得手发软,他二人却大模大样安乐享用!…连客气话也不说一句,更休提请我坐下饮酒吃肉了!但我到底在何处?我到底是谁?……曹操越来越感气愤,忍不住便要狠狠的发作。
    就在此时,忽听那穿红袍的老者大笑道:“我乃南斗,主人生寿,世人为表谢意,往往上酒肉敬赠,我饮之无碍。但北斗老兄却主人死丧,世人对你恨之入骨,绝无酒肉敬奉,你也绝不会收受,以免收人好处,延误了世人应死之期。你怎的随我大饮大嚼酒肉呢?”
    穿白袍的丑陋老者一听,不由吃惊道:“哎呀不好!我下棋着迷,受你诱惑,吃了世人的酒肉,收受了世人的好处,若不还礼,于理不合,必遭天谴!这……这如何是好?”穿白袍的丑陋老者,原来是主人死丧的北斗使者。
    红袍南斗老人呵呵笑道:“受人酒肉,替人消灾,天公地道。你已收受世人给你的好处,自然便该向他酬谢一二埃”白袍北斗使者为难道:“但此人姓曹名阿瞒,于我的生死册中,死期已届,我又如何酬谢于他?”
    红袍南头老人道:“我亦知他年寿仅得六十三岁,今己届满。但你我既已误受其酒肉,须有所报,以还其酒肉吧。”
    白袍北斗使者一听,不由大惊道:“此乃人间酒肉,有形真实,我等玄虚之身,一经人口,便化无形之物,如何可以还他酒肉?”
    红袍南斗老人笑道:“我等既乃玄虚之身,自然还其玄虚之物。我等便还其二年寿数吧。”
    白袍北斗使者无奈道:“看来亦唯有此办法啦!但为什要还他二年生数?”
    红袍南斗老人道:“你我共计饮了他二十四杯酒,吃了二十四片肉;一杯酒主其寿数一月中之黑夜,一片肉主其寿数一月中之白天,二十四杯酒、二十四片肉,恰好是二十四月之白天黑夜,那忌非恰好两年之寿数么?”
    白袍北斗使者无奈道:“南斗老兄所言甚是、我等便在其寿数六十三中,将‘三’加二划,改成‘五’吧。”
    红袍、白袍俩老者,经一番商议,果然有所行动,各自在身边摸出一本册子,红袍老者摸出的是一本红册,白袍老者摸出的是一本白册。两老者又各自掀开,各执红笔、白笔,便要更改。
    此时曹操见状,才知此乃祈寿大法,他不由一阵悔恨,心道:“早知如此,一杯酒、一片肉主人寿数一个月,我便拼命进献,让他们大吃大喝、多饮多嚼,令我之寿数大大延长!
    但此时后悔已太迟了,曹操心中,不由老大不服,忍不住大叫道:“不公平!我不服气。”
    红袍、白袍两老者一听,不由手中红笔、白笔一顿,虚悬于空,厉声道:“如何不公?不服什么?”
    曹操大声道:“酒肉既可延人寿数,怎可不分尊卑、一概而论?普通低贱之人,杯酒片肉可延寿一月,但我贵为魏王,以王者之尊,进献酒肉,自然你等须加倍酬报!因此我的一杯酒、一片肉,可抵常人十倍之数埃”红袍南斗老人一听,不由呵呵笑道:“在我眼中,大地万物,皆有繁衍生息之权,岂有尊卑贵贱之分?”
    白袍北斗使者亦哈哈笑道:“我所掌死册,并无分帝王草野、巨富乞丐,但届死期,必入死册,绝无例外。”
    曹操一听,心中又气又恼;可惜再无法反驳,因为他就连话也说不出来。
    此时又听红袍、白袍两老者大笑道:“于我们眼中,你不过是在世六日零三个时辰之小娃儿,何来什么王者之尊?否则,我等亦不会怜之;再替你添多二个时辰之寿数碍…”话音未落,两老者已各自挥笔,分别在自己的在寿册、死册上面,取掉二笔。
    然后将手中的红册、白册,分两面向曹操一照,猛地一红一白两道强烈光华,犹如两股威力惊人的旋风,将曹操凌空掷起,向七彩茫茫的虚空飞射而去!…曹操心中大骇,不由大叫一声,忽然已清醒过来。他定了定神,才发觉自己仍身坐魏王宫正殿之中,他身傍的司懿正小心侍候。不过,在殿中施法的老左慈、管辂二老,连同三位少年男女,却已失去影踪了。
    司马懿见曹操已醒来,正欲询问,曹操却已吃惊他说:“那左慈和管辂等人,怎的不在殿中施法?”
    司马懿道:“刚才管辂在殿中向大王请毕,向大王告辞。
    微臣见大王忽然把手向殿外一挥,示意让他们离开,不敢有违,便代大王下令,放他们五人出宫去了!…但他们离开不到半个时辰,快马加鞭,应可追回。
    曹操沉吟不语,好一会,才半欣喜半失落的摆摆手道:“算了,他们皆玄虚之人,就算追截回来,非他们真心实意相助,于我亦无多大益处!…”他一顿,又微叹口气,有点无奈的说:“况且他们所施的祈寿大法,亦已成功了一半,虽不尽人意,我亦无话好说,任由他们离去吧。
    司马懿一听,这才暗松口气,他微一思忖,才又小心翼翼的问道:“大王刚才伏于案上入睡,莫非是有奇遇么?所见所闻,又是否与大王的寿数有关呢?…司马懿说毕,便知犯了曹操的大忌,心道:“曹操必已知其寿数,但并不满意因此既感安慰又暗暗焦急。司马懿心中转念,便连忙道:“微臣料想,那老左慈必定可以为大王长久延寿,大王必定可以长命百岁,微臣衷心恭贺大王。”
    曹操却微叹口气,道:“我已知大命如何了!一切我亦自有安排。你可愿意为孤效劳。”
    司马懿一听,更证实了自己的推断,知曹操必已时日无多了!…他连忙更恭谨的道:“大王但有指令,微臣必心如铁石,为大王效劳。
    曹操亦不再犹豫,随即道:“孤升封你为太子少傅,以辅助太子曹丕,你须好好指导太子早日成材。”
    太子少傅,亦即等如太子的老师,日后太子登基继位,那太子少傅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师了!…司马懿心中欣喜万分,忙向曹操跪拜谢恩。
    曹操又道:“孤欲于汉都旧址洛阳,建一宫殿,定名为更始殿,你以为如何?”
    司马懿一听,心中不由又一凛,暗道:曹操欲于洛阳建宫,又定其名为更始,显然已有意让他的子孙以魏代汉,又行将定都洛阳了!…由此足证,曹操必已自知时日无多,以魏代汉的惊世之举,留给他的子孙了!如此上来,日后的曹丕,岂非成了魏帝么?……司马懿心念电转,不由暗晴庆幸自己被封为太子曹丕的少傅。而且,他自这一刻始,已断然地作出决定,他必须分出一半心血精力,牢牢的把握住太子曹丕的心。
    当下,司马懿拜领魏王曹操的令旨,以“太子少傅”的身分,入驻曹丕的太子宫,又与太子曹丕一道,前赴汉朝旧都洛阳,督率建造一座宏伟的新宫——更始殿。
    曹操决定在汉朝的旧都洛阳建造新宫,又定名为更始,他的深长用意——改朝换代,也就不言而喻了。
    此时,趁机逃离邺郡魏王宫的老左慈、管辂二老,以及诸葛钧、笑猴儿、诸葛慧等三少,却己远在邺郡南四百里外的荆州大道上。
    仙灵老人左慈着实戏弄了曹操一番,心中十分得意,一路上嘻哈不绝,犹如一位馋嘴娃儿刚偷吃了甜糖似的。笑猴儿、诸葛慧心性原本就顽野,眼见这位老师父如此,亦乐得陪他一道疯疯癫癫。一老二少,倒似变成三位小顽童了。
    诸葛钧心性严谨,不苟言笑,他见了老左慈三师徒的模样,不禁暗暗皱眉。他忍不住向管辂悄声道:“师父!不好了……左老前辈心疯了!不但如此,只怕还传染了他的徒儿哩。”
    管辂微微一笑,轻声道:“钧儿稍安毋躁,依我看来,左老兄三师徒,在魏王宫闷得太久,一口闷气无法宣泄,如今重返自由天地,还不纵情发泄么?他三师徒练的是仙灵神功,左老哥已成半仙之体,他的二位徒儿亦已内潜三分仙气,只怕泰山崩裂于眼前,亦难令他们失心疯呢!…”管辂忽然一顿,因为就在此时,诸葛慧已呼地掠到他的面前,半娇半嗔,俏目的的,盯着管辂,管辂见了,心中也不由微感发毛,在这位仙灵门嫡传人弟子的面前,连管辂这位一代神相亦有点不知所措,看诸葛慧的神气,管辂便知她必定是前来“兴师问罪”了,他无奈陪笑的说:“诸葛姑娘,有甚疑难么?若有疑难,我为你解释便是?
    诸葛慧微哼一声,道:“慧儿的确有天大的疑难,憋了大半天,非要向管前辈询示不可啦!…”诸葛慧双手往俏腰儿一叉,娇野的说:“请问管前辈!那魏王宫中的曹操,是否嗜杀成性?上至天子皇后,下至平民百姓,触怒了他,一样照杀不误,近日又再杀三百多人,加上徐州的三十万百姓平民,曹操是不是共杀了三十一万一千三百五十人了?
    管辂微叹口气,道:“的确如此。”
    诸葛慧道:“当然如此!但这只是与曹操直接有关的杀人数目!若再加上他在战场上所杀,是不是达千百万之数啊?”
    管辂不由微笑道:“这也不错,或许还只多不少也。”
    诸葛慧嗔道:“既然如此,那管前辈为甚还替这嗜杀成性暴君施展祈寿大法,让他寿命延续,长命百岁,继续肆虐人间!这与管前辈济世救人的神相斗宗旨可大大不符埃”管辂微笑道:“慧儿稍安毋躁!曹操固然嗜杀,但他既三分天下的天机势格中人,他于战场上所杀,便属天命之数,这笔血债并不可算到曹操的身上也。例如东吴的孙权,蜀川的刘备,甚至是你的二哥诸葛亮、子龙哥哥等人,亦属此天机势格中人,手中难道可能不沾血腥么?此乃天命难违啊!……至于曹操的凶残,那是他的本命之数,受此血煞冲击,他必然大大折寿,基本命之劫,亦难逆违也。”
    诸葛慧一听,不由怔了怔,心道:是啊!就算是我二哥孔明,身为天机传人,他为了导引那三分天机的演行,在战场上亦必定杀生不少,这与曹操在战场上所杀,亦并无甚分别也!……但她心中仍不服气,反驳道:“谁说曹操会大折寿?管前辈不是已替他祈寿,让他长命百岁么?”
    管辂一听,不由呵呵笑道:“我虽然为曹操施行了祈寿大法,但他受本命中血煞所制,虽然祈寿,亦必不长也!”此事你师父爷爷有份参与,你若不信,为甚不问问你的师父爷爷。
    诸葛慧一听,连忙又转身向老左慈飘去,老左慈此时正边走边教笑猴儿凌空捉鸟的妙法,只见他迎空把手一伸,隔他十丈远的一只彩雀儿,便呼地落入他的掌心中,他手心一合,彩雀便被他困在掌中了,诸葛慧呼地掠到,老左慈见她半嗔半恼,吓得手掌一松,让彩雀儿飞走,一面向诸葛慧赔笑道:“慧儿莫恼,师父爷爷知你最恨杀生,看!彩雀儿不是生蹦活跳的飞走了?”
    不料诸葛慧却不理会有趣的玩意,身子俏灵灵的一旋,堵住老左慈的欲逃方向,娇野的说:“师父爷爷,慧儿问你,仙灵门的宗旨,是否以天下生灵为本呢?”
    老左慈头皮不由一阵发麻,瞅了神相管辂一眼,心中暗道:这老神相该死!怎的将此烫手芋儿往我这面扔?……但此时他避无可避,又知若不解开诸葛慧的心结,她誓必没完没了,纠缠不消。老左慈无奈的赔笑道:“我的乖徒弟孙女!……你问这怎的?天下生灵,自然是仙灵门的本旨啦。”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