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师门奇缘-卷四 倚天飞虹-三国异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异侠传 > 卷四 倚天飞虹
第十五章 师门奇缘

    美须人形断然的说道:“不错。我自然是指诸葛孔明埃不但如此,我尚知姑娘乃诸葛孔明的胞妹,诸葛家一门忠烈,皆匡扶我汉室的大功臣埃”诸葛慧却奇道:“但你刚才判断,他们欲中兴汉室的势力,均徒劳无功,既然如此,又算得上什么大功臣呢?”
    美须人形解释道:“姑娘胞兄诸葛孔明,为匡扶我汉室,鞠躬尽瘁、呕心沥血;虽因天机不可逆转,振兴汉室的大志难圆,但其志可嘉,依然乃我汉室的大功臣也。……而姑娘亦是百年之后,扶助我的子孙血脉刘姓后人,再度为一统天机逆行演进的仙灵女侠,如此推算,姑娘的诸葛一家,岂非一门英烈,皆汉室的大功臣吗?我在此仅先行向姑娘致谢也。……”诸葛慧听到此处,却连忙截住道:“喂。皇帝大人。等一等……你刚说什么百年之后,再度会一统天机逆行?莫非目下的三分天机大势,已开始向一统天机演行吗?若然如此,我二哥为导引三分天机演行,所作的艰苦努力,几番心血,岂非白费了吗?”
    美须人形回答道:“不然,目下三王鼎立、三分天下的大势已经确立,天机传人诸葛亮的艰苦努力,已取得辉煌成就;他为确保目下的三分天下大势,尚须作出艰苦的努力,以匡扶我的蜀汉刘氏一族血脉。这一切,作为你二哥的丰功伟绩,必将永存于千万汉室臣民的心中也。……他的一番努力,几番心血,又怎么可以说是白费?”
    诸葛慧见美须人形如此盛赞她的二哥孔明,心中不由十分欣慰,这比称赞她自己更感兴奋,她太敬爱的二哥孔明了。
    ……诸葛慧心中欣喜,便不再在孔明的努力是否白费的事上纠缠,将话题一转,道:“那好吧,不说这个啦。……但日后的一统天机演行,导引一统天机的人是准?而百年之后令一统天机再度逆行的人又是谁呢?……好不令人奇怪埃”诸葛慧此言一出,那美须人形的身形不由一阵晃摇,其状似如世人的沉吟思忖,好一会,那美须人形的那似有若无声音才又响了起来:“魏王宫中,三马同槽;一统天机,于此卜巫……百年悠悠,一统天机,再度逆行;此时此刻,仙灵侠女,猴形将相,携手匡扶,汉室遗脉。……诸葛姑娘,你悟性惊人,又已通玄机鸟语,一切你自会明白。”
    诸葛慧似懂非懂,但将美须人形所说的偈语牢记于心。
    她也不去苦思。转而又问道:“既然如此,一统天机行将演行,那三分天机必将敛收,这蜀汉之王既然不存,又如何要保你的汉室刘氏遗脉呢?”
    美须人形一听,又忽然吟道:“白帝城下龙脉深,汉子将近汉孙生,辗转繁衍百年后,虎啸天机潜龙吟。……诸葛姑娘,你只须将此仔细参详,自可领悟此百年天机大势也……我已言尽于此,你快去与那猴形将相相会合,然后携手一飞冲天吧。……”美须人形发出的似有若无声音,忽地戛然而止,诸葛慧本在思忖那四句偈诗,一听微吃一惊,抬眼看时,黑暗沿穴中,早已失去那美须人形的踪影了。但黑寂的洞中,诸葛慧的眼前,依然向着一块汉祖刘邦的墓碑,一切均显得十分诡秘,十分奇特。
    诸葛慧凝视刘邦墓碑,心中有所感触,不由喃喃说道:“墓碑呵墓碑。你辗转数千里,从雍州长陵,西奔巴蜀,历尽千辛万苦,付出的代价,犹如开国皇帝打天下……但皇帝艰苦开国,尚有江山可拿,你如此奔波辛苦,为的却是什么啊?
    ……难道是为了于此时此刻,在我诸葛慧面前出现吗?
    她转念又暗道:“那汉朝的开国皇帝刘邦,他以他的形神现身,向我揭示了百年内的天机大势,其中充满诡秘,艰深莫测,我一时却难参透,他为甚向我揭示?……莫非他已预知我此行是去与二哥孔明见面,因此欲借我的口,将此天机奥秘告知孔明二哥吗?……但既然如此,他又为什么向我说什么仙灵侠女与猴形将相,将于百年后携手匡扶他刘氏遗脉?
    而这刘氏遗脉却又是指谁呢?……哎,这等天机奥秘,为甚如此深奥莫测。可把人家的脑袋也弄胀也。”
    诸葛慧天性玄幻,她想来想法,亦仅领悟三分,到底尚有七分迷惑,便不再思想下去,决定侍见了她二哥孔明,再去向他请教。
    她打定主意,便不再思想那费人思量的天机奥秘。但忽然一个古怪的意念又浮上脑际,暗道:若那仙灵侠女,指的是我诸葛慧,那么猴形将相指的又是谁呢?当今之世,谁具猴形?谁有此百年长寿?……咦,刘邦的形神,又着我与那猴形将相携手并肩,来个什么一飞冲天,莫非是与那金线黑猴有关吗?若然有关,那师哥笑猴儿必定亦被诱入此番奇缘中了……只要寻着他,便可与他携手一飞冲天,一同脱困啦。
    诸葛慧思想至此,忽地格格一声娇笑,她也不再犹豫,凝运她的仙灵真气,聚于双目,向前摸索行地。地穴虽然一片黑寂,但在诸葛慧的那只仙灵俏目下,十丈内的地形景物,却清晰要辩,可怕的黑寂洞穴,根本不能令她为难。……此时,随后翻进大石板下地穴的笑猴儿,但感身如陀罗,呼隆隆的,向地穴深处翻滚。他一阵头昏目眩,根本无法收摄真气,顿住身形,只好双手抱护头部,任由身体向前翻滚。
    呼……砰……的一下,笑猴儿但感自己越门而进,滚地一座石室,四面石壁,他的身子撞上,终于停住,不再滚动,幸而笑猴儿内力极深,身子坚如精钢,这一路翻滚,又撞上石壁,却毫无损伤,只是脑袋一阵昏弦发胀,嗡嗡作响。
    笑猴儿自幼便跟随无极天机僧于荒山野岭过活,根本不畏孤寂黑暗,因此石室虽然一片黑寂,十分恐怖,在笑猴儿的心中,却毫不可怕,与外面的阳光大地并无异样。他屏气凝视,调息一回,神志也就迅速恢复过来。
    他向四面一看,石室虽然黑暗,但在笑猴儿的目下,一切却依稀可辩。但见石室十分宽广,与世间的大屋井无二样,四周亦有石床、石桌、石凳,犹如有人在此地穴石室中过活。
    就在此时,笑猴儿耳际忽地传入一阵吱吱叫声,他心中一动,立刻便知是那见鬼的金线黑猴,不由恨道:“这鬼猴子……害师妹掉进地穴,此刻也不知落入何处去了。哼。若师妹有甚损伤,我笑猴儿必将你一掌毙了……转念又暗道:师妹的仙灵的神功比我精进,当世之中又有什么可伤得了她?她必定安然无恙……既然如此,我为甚不将这鬼猴子生擒活捉,献给师妹,让她高兴一番、补偿她的惊吓?
    笑猴儿打定主意,决定先将那金线黑猴捉了,再去寻找师妹诸葛慧。
    他身子一闪,藏在石室的一角,身子不动,气也不敢粗喘,双目如电,凝注发出吱吱叫声的地方。
    原来那是石室中,东面石壁中一个小小的石洞。而这吱吱的叫声,正是从那石洞中传出来。笑猴见料定金线黑猴必定藏身在那孔石洞里面,因此更不敢放松,双眼一瞬不眨,紧紧盯着,心道:只要这鬼猴子露身,凭我的轻功身法,必定可以将它手到擒来……就在笑猴儿转念之际,石洞之中,黑影一闪,竟然钻出了两头金线黑猴,一雌一雄,依偎搂抱,十分亲密,其中那头雄的,正是诱笑猴儿、诸葛慧进此地穴的金线黑猴。
    笑猴儿见雌雄两只金线黑猴如此亲密,心中不由又羡又恨,暗道:你等如此亲热,却害苦了我的师妹,令我笑猴闯了大涡,今后只怕再无如你等这般亲密的机会了。……哼哼,唯一可以补偿我的过失,便是将你等一同捉了,令师妹高兴,或者回心转意也……笑猴儿与诸葛慧相伴多年,直到此时此刻,他才猛地发觉,师妹诸葛慧在他心中的分量,是如此沉重,简直压得喘不过气来。……为了令师妹开心快乐,他但感连自己的生命也可以奉上,更遑论两只金线黑猴了。
    笑猴儿心念电转,他的身法亦快如电奔,呼地一下,便射到石洞侧面,双手疾伸,抓向雌雄两只金线黑猴;同时身子又将洞口堵住,不许两只金线黑猴钻回石洞,这一连串的动作,快如电光一划,当世的任何高手,要躲过这闪电一攫,简直比登天还难。
    不料这俩金线黑猴却胜当世任何一位武林高手,雌雄双猴,疾伸右爪,挥向疾猴儿的双眼,快如闪电,攻其必救,任何人反应稍慢,双眼必立刻被抓毁盲瞎。
    笑猴儿亦不由猛吃一惊,他万万意料不着,这雌雄双猴竞有如此高明的招式,以攻为守,攻自己必救之处,本来笑猴儿的反应丝毫不慢于两猴的身法,只见他伸向猴的左右手一旋,不进反退,闪电般斜伸而上,不但护住双眼,更蓄势以待,准备趁机擒抓两猴的右爪。
    两猴却不恋战,见笑猴儿反应神速,似知厉害,吱吱叫两声,便斜飞而出,钻洞口,反而落在石屋正中的石桌上面。
    扭头向笑猴儿吱吱一阵鸣叫,竞就在石桌之上,嬉戏玩耍起来。
    只见雌猴右爪一收,五指聚拢,成一尖掌之形,攻向雄猴。雄猴似十分欢喜,吱吱一阵乱叫,左爪拟掌,欲抓雌猴伸出的猴掌。雌猴将它的猴掌猛地一回,转攻雄猴的右侧,雄猴左掌一沉,护住左侧,欲抓雌猴攻来的猴拳。只见雌雄双猴,一攻一守,斗得十分激烈,玩得二分快活开心。
    两猴的攻防相嬉相斗,落入笑猴儿的眼中,他的眼神却不由一亮,暗道:两猴攻防有度,十分精妙,其攻中有守,守中带攻;而且身法迅速,快如电奔,十分神气。……他不由一阵神往,也忘了去捕捉两猴,反而仔细观察,两猴的攻防相嬉的章法。
    笑猴儿自幼跟随武功极高的无极天机僧学艺,武功根基十分深厚,此之令他心仪的子龙哥哥亦不遑多让,只是缺少赵子龙那横扫千军的杀人招式罢了。
    此时他不由暗道:两猴的攻防相戏章法假如辅以内力真气,用之于战场的攻防,当世能够抵挡的,只怕少之又少也……笑猴儿心中转念,竟情不自禁,手舞足蹈,模仿起两只金线黑猴的相戏动作来了,他身上本就尚潜三分猴性,此时模仿两猴的动作,竟十分得心应手。
    不一会,笑猴儿便领悟出两猴相戏的章法。这一套两猴相戏的章法,第一式分有“叶底偷挑”,例如两猴两爪,以眼为桃,疾伸而插笑猴儿的双眼,若笑猴儿反应稍慢,他的双眼便如叶底的桃子,被两猴“偷”去了。
    第二式笑猴儿将之定名为“捕风捉影”,以此形容两猴相戏中,一攻一防的神速快捷,犹如闪电,简直可以捕风捉影。
    第三式则为“顺手牵羊”,以表示猴子的慧黔。
    第四式是“水中捞月”,显示猴子的天真活泼,以及不畏艰辛,敢于水中去捞月,明知不可为而敢为,其非凡气概令世人折服。
    第五式则为“毗蜉撼树”,与第四式“水中捞月”有异曲同工之妙。
    第六式“抓耳挠腮”,则显示两猴相戏章法的独特猴子形态,也只有笑猴儿这位身潜三分猴性的武林高手,才可以领悟出来。
    第七式乃“穿云裂石”,这两猴相戏的章法的威力发挥得淋漓尽致,其威可旋乾,其力可转坤。
    第九式则为“烟消云散”,显示在如斯威力之下,一切强敌必然俱都烟消云散了。……笑猴儿从模仿到演练,再从演练到悟创,直到创出两猴相戏的第九式“烟消云散”,他不由骇然的失声叫道:“不料这套‘猴拳九式’,竟有如斯惊人的威力……简直可与子龙哥哥的‘天象六合神剑’并驾齐驱。”
    笑猴儿在白帝城的地穴石室中,以他惊人的悟性,在雌雄两头金线黑猴的演练诱导下,悟创了一套威力绝世的猴拳九式攻防神招,加上他快如灵猴的轻功身法,坚如精钢的深厚内力,他已一跃而成与赵子龙并驾齐驱的“神兵虎将”了,尚欠只是实战的磨练而已。
    就在笑猴儿仍沉浸于悟创神功的激情之际,石室中央石桌上的雌雄两只金线黑猴,忽地吱吱一叫,两条尾巴一齐向笑猴儿翘起,连摆三摆,似向他打招呼似的,然后即双双向石室门外飞射而去。
    笑猴儿见状,心中不由一动,暗道:这两头金线黑猴似已通灵,它们诱我和师妹进此地穴,显然极有深意。……我已因此悟创了九式猴拳,师妹必也另有一番奇遇。它此时再示意引路,莫非是带我去见师妹么?……笑猴儿心念电转,哪还敢有丝毫犹豫?他飞身一跃,方才所悟创的九式猴拳第二式“捕风捉影”,竟十分自然的施展出来,他身法之快,竟当真有如捕风捉影,就连那两头金线黑猴的身手亦自叹弗如。
    那雌雄两头金线黑猴作为启蒙导师,竞十分欢喜,扭头向笑猴儿吱吱微叫,然后即飞射而去,笑猴儿见了,亦立刻在后面贴身紧追。
    二猴一人,穿洞过壁,也不知钻到什么地方,但见前面一条长长的隧道,一直向深处延伸而去,隧道长而深远,也不知通向什么地方,四周更一片黑寂,若非笑猴儿内力深厚,目力可射透黑暗,根本不敢盲目深入,而那两头金线黑猴的目力却比笑猴儿有过之而无不及,或许是久处黑寂地穴之故,它们在隧道中疾掠,快如闪电,丝毫不受黑暗的困阻。
    笑猴儿在后面贴身而进,一路飞掠,他心中忽然跳出一个古怪的念头,暗道:此时此刻,我和两猴,不正是冲破黑暗,光明就在前面吗?……笑猴儿本来便是无极天机僧的高徒,后来又跟随了仙灵老人左慈习艺多年,于天机、仙灵之道,已甚具根基,此时又悟创了用于攻防的神功——九式猴拳,他的胆色不由更加雄壮,而且济世救人的佛门宗旨,在他的意识中更为牢固了。
    就在笑猴儿心中转着古怪的念头时,他的耳际,忽地钻人一线娇呼:“喂。上面的师父爷爷、笑师哥……你等可听闻慧儿的千里传音?我此刻被困地穴石壁,又饥又渴,只怕将死啦。……若你等听到,就请传音下来,慧儿有你等的声音作伴,便死得不太寂寞了……”笑猴儿一听,心中不由如遭电击,他太喜欢他的师妹诸葛慧了,又如何分辩不出,这正是他师妹的呼救之声?虽然她的话音仍充满玄幻的意味,但落入笑猴儿的耳中,却备添悲切,他宁肯自己生命不要,也发誓非救师妹出去不可。
    ……他情急之下,也不及细思,将自创的九式猴拳中最具威力的第七式穿云裂石,竞力从心生,招随力施,身形如电,坚精如钢,犹如利箭般向发出声音的地方射去。
    他也不管那是铜墙还是铁壁,他心中只有一个意念,那就是舍命救诸葛慧出生天……不料他那九式猴拳的第七式“穿云裂石”,其要旨乃是意志坚精,其威力与人的意志力成正比,意志越坚精,产生的威力便越猛烈。因此,就在笑猴儿咬牙舍命的施展之下,他的身体,竟化作一枝威力可穿云裂石的金刚之箭,直向发声之处电射。
    其威力果然惊人之极,但听“嗖”的一声,笑猴儿的身形竟插石壁而入,接而“卤的一声,一层分隔隧道与石洞的半尺石壁,竞被射穿,露出一个刚可容身的破口,果然不愧为最具威力的一式“穿云裂石”……笑猴儿的招式尚未及收摄,便突听一声娇呼道:“不好了……笑师哥被练成金刚之箭了………笑猴儿一听,不由如闻纶音,他猛地一施,摄住穿云裂石的招式,大喜叫道:“师妹,你在何处?可安然无恙么?”
    话音刚落,便见一条娇俏身影,从黑暗的石洞一角,斜飘而出,呼地落在笑猴儿的身前,正是笑猴儿舍命救助的小师妹诸葛慧的丽影。……诸葛慧的身形未定,便发出一声娇呼道:“笑师哥,慧儿几乎被你射穿身子了……幸亏我溜逃得稍快一点。……你……你从何处练成如此可怕的功夫了?
    ……你到底是否变成一块精钢、并非血肉之躯的活人呢?”
    笑猴儿一听,不由又好气又笑,心道:凭师妹这身仙灵神功,虽然不能伤人,便若自保,普天下又有谁伤得了你?……但他为诸葛慧的安然无恙高兴,也顾不得与她逗笑,立刻道:“刚才发生的一切,稍后才详细告你。师妹,你到底从何处而来?快循原路回去,必可重出生天。”
    不料诸葛慧却叹了口气,道:“我也试过循原路寻找出口,但走到尽头,却见顶部是一重石壁,根本无路可出,无奈才又折了回来。……哎,那鬼猴子,可把我等害苦了……”她忽然一顿,似若有所思。
    笑猴儿忙道:“师妹放心。金线黑猴似乎并无恶意,反而有益于我等。例如我刚才所施的功夫,便是从他们相戏时领悟得来的……它们还带引我前来与师妹相会,足证金线黑猴诱我等进地穴是极有深意了……既然如此,它们又怎会为害我们呢?……只是我因见它们极有灵性,不忍擒促它们让师妹消气。”
    不知为甚,笑猴儿自落入地穴,又悟创了九式猴拳之后,心胸但感热力沸腾,脸上紫气隐现,所潜的三分猴性,亦渐而消逝了,连说话亦清晰起来,变得甚有条理,且甚有说服力。
    诸葛慧心中不由又喜又奇,她俏目一转,格格笑道:“不错。不错。师哥自落入地穴,似乎脱胎换骨了。而且又练成一身金线黑猴神功,这都是叼那鬼猴子的光呢。……”她一顿,忽然又若有所思的说:“咦?对啦……方才那刘邦元神临逝之际,不是说只要遇上笑师哥你,便必可一飞冲天吗?你既然可以撞破这道石壁,为甚不可以循原路折返回去,试试穿越那顶部的石板?……我有灵感,石板上面,必定是活生生的光明世界埃”笑猴儿一听,心思被猛地触动,不由喃喃说道:“是埃冲破黑暗,便见光明;黑暗的尽头,光明也就不远了。……但我等若不落入地穴,便不见此黑暗,亦不能悟创这套九式猴拳,自然也就无须,亦无力去冲破黑暗了……由此看来,光明与黑暗二者乃是相辅相成。……奇妙极了。”
    诸葛慧不由怔了怔,笑道:“笑师哥。你发甚痴呆?说什么没有光明便没有黑暗?……你到底是否有胆去冲破黑暗埃”笑猴儿心中热力沸腾,不由冲口而出道:“我已练成了冲破黑暗的本事,为甚不敢去冲破黑暗?师妹。你快带路,我和你这便来个携手一冲飞天吧。”他情急之下,连刘邦元神到底是谁的疑问也忘记了。
    诸葛慧娇嗔的笑道:“啐……谁要跟你来个携手冲破黑暗?……你倒想得真美埃……”话虽如此,她却娇呼一声,身形一旋,便循原路领先掠去。
    笑猴儿也不知什么地方又惹师妹生气,他也不敢再多说,飞掠而起,紧随诸葛慧身后疾掠,笑猴儿在心中发誓,自此之后,他决不让师妹有任何损伤了。
    诸葛慧的那仙灵神功的原本就十分深厚,自从落入地穴,亲眼目睹刘邦元神后,不知为甚,她但感身上的那股仙灵真气流动得更炽热旺盛,受此冲击,她的身法亦更轻灵迅捷。
    在黑暗中,她本就可视物十丈,此时却连二十丈外的飞花落叶,亦难逃脱她的目力了。
    她在黑暗中身法之快,连后面紧随的笑猴儿亦暗暗惊诧,心道:“师妹在黑暗中的身法之快,在她的眼中,这世上哪还有“黑暗”这二个字眼?简直黑暗犹如白日的光明埃……心中转念,但却不敢有丝毫怠慢,他悟创的九式猴拳中第二式捕风捉影,不由亦施展出来,此时他身法之快,就连风和影也可以捕捉,何况是跟踪他的活生生的师妹的娇躯?
    俩人掉入地穴时,脑袋昏昏沉沉,也不知经历了多少时间,此时循原路疾掠而出,却快如电奔,在他俩人的眼里中,黑暗这可怕的东西,已永远消逝。
    不一会,俩人便已掠到长长通道的尽头,笑猴儿四周一看,但见四面皆是厚厚的石壁,顶部则是一块光滑如镜的大石板。
    笑猴儿猛地醒悟,他在上面掉入地穴,正是误踏一块大石板引致的,他暗道:大石板既然只有半尺厚,我可以冲破石壁,为甚不可穿越石板?
    他不再犹豫,立刻向请葛慧道:“师妹。你快找个安全地方躲避。……但见我破石板而出,你便立刻跟随掠出去。
    ……你放心吧,猴儿便拼死也救你出去。”
    诸葛慧芳心不由一阵温暖,她伸出小手,握住笑猴儿的手儿,似嗔似喜的说:“你。……你刚才不是说与我携手冲破黑暗吗?这样子便是携手了吧?”
    笑猴儿但感一股热力,从诸葛慧的小手儿,直传入他的心胸,他不由一阵火热,决然说道:“不。决不可以携手。
    诸葛慧不由一怔,不悦的说:“为什么?为甚不可以携手?”
    笑猴儿慨然说道:“要冲破石板,必定要施展‘穿云裂石’一式,这一式威力太猛,十分凶险。我决不许师妹你再有任何损伤,一切的艰险,由我去承担好了。……”话音未落,诸葛慧便感到笑猴儿的掌心,忽然涌出一股浑厚的绵力,根本不能抗拒,将她逼退到十丈之外去了。原来笑猴儿在不经意间,力随心发,他那九式猴拳中的第四式“水中捞月”油然而施,“水中捞月”用的是绵柔之力,而且十分浑厚,诸葛慧根本不能抗衡,立刻被逼退到安全之地去了。
    笑猴儿亦不再迟疑,猛吸一口真气,运贯全身,他的身体登时犹如神话中的孙猴子,变得坚如金刚,然后凌空而起,而这套九式猴拳中,威力紧强的一式“穿云裂石”,蓦地施展出来,顿时身如金刚之箭,向顶部的大石板猛然射去。……在这等无与伦比的威力冲击下,在一角的诸葛慧意料,大石板必被笑猴儿的金刚之体穿破了。
    不料就在笑猴儿身形发电似箭,插向顶部大石板时,在黑暗中忽地一声吱吱尖叫,一团带金光的黑影,忽地斜飞而上,恰好挡在笑猴儿的头顶……笑猴儿目力惊人,立刻便发觉这是那头金线黑猴,假如笑猴儿照原来路线射去,他的穿云裂石一式,便必定变作穿猴裂腹,金线黑猴必定立被击毙。
    笑猴儿此时已变得甚喜这头已通灵的金线黑猴,他为了不伤它,无奈只好抱身子一偏,射向大石板的侧面。不料他一撞之下,大石板却立刻向后弹起,将笑猴儿威猛的冲击力度化解,不致被击破。
    大石板猛地弹起,黑暗中果然射人一团白光,原来大石板外面,果然是进来时入口,此时阳光射入,黑暗的地穴顿时一片光明。
    笑猴儿一见,不由大喜,他明白刚才是金线黑猴有意向他指引触动大石板弹起之势,掠到诸葛慧的身旁,伸手拉住她的小手,挟带诸葛慧一飞冲天而起,穿越石板露出的洞口,呼地疾射而出。但就在此时,后面的诸葛慧双脚尚未穿越,却猛地被两爪攫住,只感身子一沉。幸而笑猴儿的功力十分威猛,他的“穿云裂石”一式又余势未尽,因此呼地一下,连同诸葛慧脚下的两团物体,亦一齐穿越洞口,重返阳光普照的光阴人间之世。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快得连仙灵侠女诸葛慧也来不及对此有所反应。到她终于落到坚实的地面,心神甫定,这才发觉,抓住她双脚,藉势而出的,竟然是引诱她进地穴的两头雌雄金线黑猴……而那大石板又重新砰地翻下,紧贴地面,浑然一体,外面的人见了,根本不知大石板下是另一个充满神秘的世间。
    “果然是一飞冲天埃……”诸葛慧默默的惊叹。
    笑猴儿和诸葛慧在黑暗地穴中,也不知度过了多少时间,也渐渐习惯了那黑暗世界,此时被猛烈的阳光照射,眼睛不由闭上,好一会儿张不开眼。这有点像黑暗中的生物,见阳光如见鬼一样,在一些人心中的黑暗,在另外一些人眼下,却是光明,光明与黑暗,既截然对立,但又密不可分;没有光明,便没有黑暗。
    此刻,笑猴儿和诸葛慧师兄妹二人,反正在心中默默思忖这光明与黑暗的种种神秘关系,因此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就在此时,却见一条灰色的人影,似烟似雾的飘了过来,一面大叫道:“你二人怎的从天而降也。……”原来仙灵老人左慈,他正在大石四周发疯般搜索,以便寻找地穴的入口,可惜却一无所获,他曾试过站在大石板上乱跳乱踏,希望误打误撞,将他亦翻进地下,好与他俩位宝贝徒弟相会,就算是入地狱送死,也胜于他独自在外面忧心守候。
    老左慈的叫声,终于把迷幻沉思中的笑猴儿和诸葛慧喊醒了。就连分别依偎于俩人身边的雌雄两头金线黑猴,也发出了一阵吱吱叭叭的叫声,也不知是惊诧还是欢喜,是因为老左慈的身法太快,也大虚无飘渺了,以至两头通灵黑猴亦自叹弗如。
    诸葛慧伸手抱住那头雌金线黑猴,嗔道:“师父爷爷。你喳呼什么?莫把猴子吓坏了。”雌金线黑猴似乎畏惧老左慈,吱吱的往诸葛慧怀中依偎,犹如寻找庇护似的。
    老左慈见了,不由又惊又喜又奇,他瞪了诸葛慧一眼,喃喃说道:“这女娃儿疯了。这鬼猴子累她掉进地狱,她不但不恨,反而当宝贝似的。……难道管老弟所判十分灵验,他二人在地底世界有奇遇么?……”他一顿,不由大急道:“喂。
    我的宝贝徒弟孙女,你到底在地下见到什么?遇上甚的奇缘?……你若再不告知师父爷爷,便必将我活活闷死了。”
    不料诸葛慧却一反常态,不带半分的娇野,肃然说道:“师父爷爷。此乃天机奥秘,天机不可泄露。……除非啊……”她忽然一顿。
    老左慈不由脱口道:“除非什么?你快说埃”诸葛慧决然说道:“除非见到我二哥孔明,请他解释明白,才可告知师父爷爷。”
    老左慈奇道:“你二哥虽然是洞天彻地的一代天机传人,但他不在此地,远隔数百里,怎会知白帝城地底的奥秘?为甚先要请他解释清楚?”
    诸葛慧神秘的笑笑道:“师父爷爷,因为啊,这天机奥秘不但与我和笑师哥有关,亦与二哥孔明有莫大渊源。……因此啊,自然要先向二哥询问清楚啦。”
    老左慈一听,目中精光闪灼,一融心痒难熬的模样。但又知诸葛慧这娃儿的脾性,她既然如此神秘,那便决计不会在此时说出来了。幸而此时神相管辂和他的徒弟诸葛钧两人,已从山野问的另一面走过来,老左慈如获救星似的大叫道:“喂。管老弟。我这宝贝徒弟安然无恙,快。快。快赶入成都,去见那位天机大传人孔明也。……”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