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魏宫生变-卷四 倚天飞虹-三国异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异侠传 > 卷四 倚天飞虹
第十八章 魏宫生变

    此时,曹操下令兴建的洛阳新宫——更始殿,仍在日夜建筑之中,曹丕的太子行宫,实际上便是当年董卓在洛阳雄踞的董府,洛阳城旧宫内外,均被董卓一把火烧成灰尽,唯独他占据的董卓在洛阳雄踞的董府,却仍完好保存。而且董府极为雄壮,府内亭台楼阁,一派金碧辉煌,甚至比曹丕在许昌的太子宫还更华丽,因此曹丕甫抵洛阳,便将董府定为太子行宫。
    司马懿身为太子少傅,有督导太子的权责,自然可以入住太子行宫,但司马懿十分谨慎,处处表现谦虚。虽然曹丕三番数次邀请他入住行宫,但司马懿却以方便督建新宫为由,婉拒了曹丕的好意,仅在董府的行宫之外的一处间隔的民居停宿,司马懿的谦虚谨慎,因此更得太子曹丕的欢心。
    但此时司马懿却一反常态,十分热心,陪伴司马芝直驶太子行宫,就连督建新宫的事务亦暂时抛开了。
    曹丕的车驾驶入太子行宫,曹丕和马马懿亲自送司马芝进入内堂。早有一众女侍出来迎候,将司马芝迎入内堂一处叫秋蝉院的雅居。原来这便是当年董卓,为了他心爱的貂蝉而特别命名的院落。曹丕入住后,对府内的一切均十分欣赏,因此毫不改动。
    侍女将司马芝迎入秋蝉院之后,曹丕便呵呵一笑,对司马懿说道:“仲达,马姑娘是我平生仅见的天下第一美女呀,幸亏你善体我心,说服她留下,否则硬逼之下,说不定会毁了这朵鲜花埃”司马懿一听,心中不由一阵欣喜,他知道曹丕的心神,已的确被迷住了。……只要司马芝真的成为曹丕的太子妃,不久便必成为皇后,届时他这位皇后的胞兄,便一跃而成国舅大人,届时魏国的朝政,还怕不被他紧紧捏于手中吗?……司马懿自曹操下令建造洛阳新宫——更始殿这一天起,便断定曹操已自知时日无多,正在加速为他的身后事作准备,特别是刻意安排他的太子曹丕,达成他心中更汉立魏的宏图大业,因此司马懿自这一刻起,便已将自己的前途事业,全部押注于曹丕身上了。
    此时司马懿闻言,即微笑道:“殿下,马姑娘不但俏美如仙,且武功极佳,连锦衣侍卫亦非她对手,甚至佩刀亦被她夺下,因此我以为对她绝对不可以用强,否则必毁此娇花也。”
    曹丕的心事一下子被司马懿说破,他忙道:“不错。不错。马姑娘的确是一株带刺玫瑰,美则美矣,可惜浑身带刺,令我无从接近埃……但我决计不会放弃。仲达是否有妙计化解?”
    司马懿心中暗道:曹丕对女色有一种特别的癖好,就是越难得到的美女,越发令他着迷。例如他当年迷恋袁绍的儿媳甄氏,便是这种心态作怪,因此若要他放弃司马芝这朵娇花,除非日从西面出来吧……他不由嘿嘿的一声暗笑,表面上,却十分殷切的说:“殿下的心意,臣岂会不明白?但若要令马姑娘甘心乐意就范,却并非易事,须大费周折,我亦为此苦思妙策呢。”
    曹丕一听,急道:“仲达智计过人,父王亦因此授以我师之职,想必有妙策助我达成心愿也……功成之日,我必不忘仲达的大恩。”
    司马懿沉吟不语,心中不由一阵为难,晴道:曹丕已深深迷恋我妹司马芝,看来,曹丕是摘不到这朵娇花,是决不肯罢休的了。因此,除非是这朵娇花被毁,否则便只有促其成为太子妃之后,寻机向她解释明白,料她决不致怨恨于我也。
    司马懿心中主意已决,便忽地呵呵一笑,问曹丕道:“那请问太子殿下,是否真心实意喜欢这位马姑娘呢?”
    曹丕忙道:“我自然是真心实意也。只要她肯留在宫中侍候,我愿为她达成一切。”
    司马懿一听,趁机道:“依我所见,这位马姑娘玉洁水清,绝非庸脂俗粉之辈,因此她的心志亦必非同凡响,日后若她以太子妃的名分,求于殿下,殿下将如何应对呢?……但此事非同小可,殿下须三思而后行也。”
    曹丕听了,转而沉吟,但仅一会,便决然说道:“马姑娘才貌出众,武功高强,不失为我之太子妃的最佳人眩因此若她甘心乐意入宫,我之太子妃之位便非她莫属了……我只须奏明父王,或蒙其恩准也……”曹丕说时,神态坚决,但末了却面露犹豫神色,因为他忽地醒悟,立“太子妃”如此大事,就算自己真有此意,仍须通过父王曹操这一道难关埃……而他自己的太子宝座,是他与弟弟曹植几番辛苦激斗的战果,昔日曹操既可立他为太子,但日后同样亦可将他废掉,试问他又怎可为一位美女而自毁前程?
    而曹丕自然十分清楚,曹操自己虽然十分好色,但却不允许自己的子孙淫乱,弟弟曹植就因为风流成性,迷恋上一位虚幻的洛神,被父亲曹操斥为荒淫不实,而最终失去太子之位。因此曹丕又怎敢重蹈其弟的覆辙?
    曹丕的回答不由戛然而止,神色一阵犹豫不决。
    曹丕神态的微妙变化,自然逃不过司马懿的锐目,心中不由微微一笑,暗道:此乃江山与美人的大难题,自然是极难取舍也……但于我眼中,这江山与美人难道便不可以两者兼得吗?
    他心中转念,也不待曹丕有所表示,便含笑道:“殿下莫非忧虑魏王有异议吗?”曹丕一听,不由抚掌叹道:“仲达锐目惊人,真知我心埃……马姑娘虽然不失为上佳太妃人选,但父王恐怕未知底细,难于接纳……这两者之间,的确令我为难,望仲达为我善策作解。”
    司马懿微笑道:“其实此事并不难化解,只是未知太子殿下是否有此勇气和决心罢。”
    曹丕一听,忙道:“只要能令两全其美、两者兼得,我决依从仲达的妙策。”
    司马懿略一沉吟,便断然说道:“太子殿下,若要两才兼得,便须行两路奇兵突出之计……”曹丕一听,大喜道:“仲达请道其详……这何为两路奇兵突出之计?”
    司马懿道:“一路奇兵,乃由太子殿下亲自出马,以奇兵突出之法,令马姑娘就范,但须以太子妃之位作根基,否则难稳马姑娘归顺之心也。”
    曹丕一听,忙道:“这一路奇兵甚妙,我决依计而行……那另一路呢?”曹丕情急之状溢于言表。
    司马懿微笑道:“另一面由我向魏王奏报,请魏王下旨册立太子妃。魏王素嫌甄氏并非清白之身,必对立太子妃之事犹豫不决,这便留下十分充裕的回旋时间也。……其中的关节,殿下相信不难明白。”
    司马懿的言外之意,便是实行奇兵突出、先发制人的策略,先将立太子妃之事奏请曹操,利用曹操的犹豫不决来拖延立太子妃的时间,待曹丕正式继位后,一切也就迎刃而解了。
    曹丕一听,不由大喜道:“如此妙极。不但可保我心愿达成,又讨父子的欢心,乃两全其美之妙策也,我决依此两路奇兵之计而行。……”曹丕一顿,却又狐疑的说:“但我看马姑娘性情刚烈,她岂会轻易就范?万一强烈反抗,我将如何是好?”曹丕亲眼目睹司马芝的功夫,深知凭他之力,决非司马芝的对手,因此若对她用强,不但不能成事,只怕连生命也贴上去……这可是面临了生命、江山、美人的抉择,曹丕自然以自身之生命为重,因为生命不存,江山、美人再美再好,他也无福消受。
    司马懿自然洞悉曹丕的心态,他亦早已谋妥对策,虽然他内心深处,骂自己出卖胞妹十分无耻,但他又安慰自己,他的所作所为,全是为了光大他司马氏族的门媚,为求达此目标,就算是胞妹亦须牺牲了。
    他意味深长的一笑,附耳对曹丕说了一句什么,曹丕一听,不由连连点头,大喜道:“妙。妙。……此法妙极了。”
    司马懿极善谋略,他的妙计运用在对付司马芝的身上,简直是牛刀小试。但却决非是大材小用,因为司马懿已立定生意,决心利用自己胞妹司马芝在为太子妃这一妙着,达到他自己成为未来魏帝的国舅大人,进而再将魏国朝政掌握手上的惊天大计。
    于是,按照司马懿的精心安排,他策划的两路奇兵突出之计,便很快地实施了。
    而司马芝在此时,尚沉浸于寻兄的希望之中,根本不知她那同胞哥哥便近在眼前,而且正在利用自己的玉体作饵,想要极大地巩固他在曹丕心中的地位,以作日后更惊人的进取。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