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孤注一挪-卷五 千秋英魂-三国异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异侠传 > 卷五 千秋英魂
第六章 孤注一挪

    孔明领先一路向盘龙山西面飞掠,他此时的无为真气激荡,身如飘风,向西面十里的一座山岗飞去。
    萧侯仪在孔明身后紧随,他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因为他深知孔明身系蜀川百万生灵的安危,绝不容有任何闪失,他此时就连他最挚爱的师妹诸葛慧,亦无暇顾及了。诸葛慧却不但不生气,反而心中欣喜,因为她太敬爱她的二哥孔明,为了孔明的安危,她连自己的生命也可以不要,又遑论其他。
    此时是傍晚时分,山野间一片寂静,行人也不见一个,三人的行踪,因此显得十分隐秘,谁也没有察觉。三人的轻功,均是一等一的高手,不到一会,十里山路,便在三人的脚下掠过去了。
    忽地,孔明突见一座山岗,并不太高峻,却十分突兀的耸立在平原之上,显得十分孤傲奇特。
    孔明先是蓦地一顿,稍一沉吟,即毫不犹豫,向这座孤峰掠了上去。萧候仪、诸葛慧二人紧随其后。眨眼便已接近山巅,忽地,孔明身形一顿,随即伏下,隐蔽在一块巨石后面。
    萧侯仪、诸葛慧心知有异连忙紧接掠到巨石后。孔明示意二人小心,又伸手向西面一指,以密音发话道:“山顶有兵士把守……必定是一座十分尊贵的王陵所在地也……但未知是谁的墓坟?”
    诸葛慧道:“二哥!掠上前去,自可一目了然了。”
    孔明道:“若掠上前去,必被守陵的兵士发现,立刻便有一番厮杀。我等不惧这数位兵士,但却打草惊蛇,惊动魏国官府,派兵追缉,我等行动便十分困难了。”
    萧候仪忽地接口道:“诸葛大哥打算,既要查探清楚,但又不想惊动守坟的兵丁,是么?”
    孔明点点头道:“我正有此意……”
    话音未落,萧候仪的身形已飘掠而出,他施展他那猴拳九式的“捕风捉影”轻功身法,身如一道电光,直向山顶西面,守坟的兵士射去。
    在一座以巨石铸成的雄伟石碑侧面,建有几问草屋,四周果然有八名兵士把守,不许任何人接近。忽地,八名兵士但感眼前一花,似感一道人影掠过,迅即射向巨石碑那面。
    八名兵士大骇,慌忙追上前去,阻截那形如鬼魅的身影。
    那身形却快如电奔,在八名守坟兵士眼前一闪,已转向草屋那面去了。八名兵士十分惊奇,吆喝着壮胆,追赶那身影而去,倾刻间,巨石碑四周,便一牌寂静。
    孔明沉声道:“萧兄弟已将守坟兵士引开!四妹,我等快上前去看看……”话音已电射而出。
    诸葛慧亦连忙跃了出去,紧随孔明的身形,半分不敢落后。
    孔明掠近大的石碑,虽然此际天已昏黑,但孔明内力高深,目力超卓,一眼便发现,原来石碑竟是空白一牌,上面并无任何文字,甚至连一丝刻画也没有。但碑面却光滑如镜,显然经十分仔细的琢磨。
    “这无字墓碑到底是谁呢……”诸葛慧目注孔明一眼,惊奇的示意。
    孔明以密音回应道:“此地乃邺郡的腹地,守坟的兵土又是魏兵,如此隆重,墓中人必乃王者身份……我料必是新逝不久的曹操墓地。”
    诸葛慧亦以密音回应:“既然是曹操的陵墓,为甚碑却空白一片?并元任何名号刻字……好不奇怪。”
    孔明微一思忖,即断然说道:“曹操生性多疑,死时亦复如此。他自知生前血煞太重,冤气缠身,仇家遍布天下,恐如战国楚平王一般,死后被人挖墓鞭尸,因此才遣命子孙,似疑坟葬他,以便天下仇家不知如何下手也。”
    孔明说罢,即绕墓审察一番。又掠了开去,向四面远眺。
    然后即微微一笑,断然说道:“可矣……四妹,快去接应萧兄弟,然后在山下西面会合……我等须立刻赶返蜀川。”
    诸葛慧不知孔明已判断了什么,但他既有令下,她自然不敢迟疑,即施展她的仙灵神功,身化幻烟,似有若无,飘向墓碑东面的草屋,接应萧侯仪去了。
    到半夜时分,孔明、萧侯仪、诸慕慧三人,返蜀川的西行路上,三条身影,犹如电光利箭,在黑夜的僻小路疾射。
    到第二天的黎明时分,三人便已进入蜀国的汉中地域,到达安全地带了。
    诸葛慧此时长嘘口气,久积的心中疑问,终于按捺不祝她掠前几丈,与孔明并肩而驰,悄声道:“二哥……你在邺郡曹操疑坟,到底发现了什么?…孔明身法略缓,待萧侯仪掠上前来,才坦然说道:“邺郡城西孤岗也有曹操疑墓,我料乃曹操的主墓,亦即实墓,曹操的遗骸必葬于此处。此墓虽然宏大,但十分简朴,与我所知的曹操临终遗命亦十分相符。”
    他略一顿,又续道:“此墓所处孤岗,形势孤傲,突兀于平川之上,四面皆平原,绝无屏障,亦无龙虎,根本毫无风水地力可言。而且我观岗上之土,皆为沙质,十分干燥,竟连一棵树也没有,独独剩曹操的疑墓,此乃火煞甚烈的地土。曹操的遗命自选于邺城西二十里孤岗,他必贪其孤高的格局。然而曹操作梦也意料不及,他遗命自选的这座墓穴,竟然恰恰将他曹氏一脉的祖宗天子龙气克制住了……”萧候仪、诸葛慧二人一听,均不禁惊疑的齐声道:“诸葛大哥!二哥……为甚曹操的无字碑墓,会将其祖宗天子龙气克制呢?”
    孔明微笑道:“曹操自选的这方无字碑墓,所处之地毫无地力可言,只有十分炽烈的火煞之气;再加上曹操本命之中所带的血煞之气因其死入土而泄,释放出来,与此地土中火煞汇聚,形成一股威力无比,十分可怕的赤煞血箭,直射向东面的盘龙山青龙峰曹氏先祖之墓……如此一来,曹氏先祖的天子龙气,岂有不被克灭之理……此乃天机演行之轨,亦是曹操本命所以然呀。”
    萧候仪一听,不由大喜道:“诸葛大哥!既然如此,那曹妄自称帝,岂非注定决不长久么寤?”
    诸葛慧亦笑道:“曹丕不知天机地脉,妄称天子帝皇,乃自招其败。”
    孔明却神色一凛,肃然说道:“虽然如此,但我等亦决计不可轻忽大意,因曹氏一脉的先祖青龙气毕竟十分旺盛,其天子贵气虽然被克制,已无一统天下的气运,但其王者之气却依然根基牢固,轻易撼摇不得。且目下蜀国刘氏一脉,正面临剧变气运之期,若稍一不慎,即有亡之危。”
    萧候仪因已立誓继承关羽生前北伐中原、复兴汉室的未竟之志,对汉室刘氏一脉的气运自然十分关切。他不由吃了一惊,忙道:“刘氏一脉气运剧变之期已届……诸葛大哥,刘氏一脉的气运将朝哪种方向演变?变好还是变坏?是祸是福、是吉是凶呢?”
    孔明见萧候仪对汉室刘氏一脉,已变得十分关切,犹如视作自己的生死大事,他不由微微一笑。心道:关云长之逝,荆州之失,虽然是蜀国的一大损失,但恰如我师所判,祸中有福,凶中亦必有吉,萧兄弟正继承了关云长复兴汉室的大志,不就是最佳的例证吗!
    孔明心中转念,便略示玄机的欣然道:“萧兄弟,刘氏一脉气运之变,乃其本命所然,是祸是福、是吉是凶,亦决非人力所能改变也。我辈中人,行事但求上无愧于天,中不负于百姓,下不辱于大地,也便可心安理得,不必太过于患得失。”孔明对萧候仪越来越看重,因此不惜花费心思,向他循循诱导。
    萧候仪亦领会了孔明的心意,感佩说道:“是!诸葛大哥,候仪必谨遵你的教诲。”
    诸葛慧见萧候仪如此敬崇她的二哥,她少女的芳心,不禁一阵欣喜。
    孔明、萧候仪、诸葛慧三人,平安返回成都,来回所花时间,不过是二日二夜,千里奔波,如此神速,决非世人所能想像,因此蜀国朝臣中谁也不知孔明此行的奥秘。
    孔明等返回丞相府,却见大臣许靖已在府中守候。许靖见到孔明、不由以手加额道:“好了!天佑蜀川,丞相终于现身了………孔明也不顾风尘仆仆,即招呼许靖,坐下叙话,孔明道:“许大傅为甚如此焦切?蜀川有大事发生么?”
    许靖时任太付的要职,是仅次于丞相的朝中大臣,并与丞相一道,共同辅粥国君朝政,许靖忙回话道:“丞相啊!自曹丕称帝的讯自传入蜀川之后,蜀川军心、民心皆大为震惊,纷纷传言,汉献帝已被曹丕杀害,曹丕一统天下的野心大发,不日必然攻灭蜀、吴两国了……汉中王亦因此忧心忡忡,又痛惜关羽的亡逝,终日痛哭,夜不能寝,日不进食,已病倒在床,不理朝政!幸好丞相适时返回,望丞相早定大计,以安军民之心。”
    孔明微一沉吟,即道:“然则大傅和朝中同僚有何高见?”
    许靖道:“我与光禄大夫谯周商议,均认为目下之计,唯有以进为守,尊汉中王为帝,已延汉室气运。同时亦又稳定蜀川军民之心。”
    孔明微一点头,道:“不错!许太傅此议,与我亦不谋而合。为甚不向主公进言?”
    许靖叹道:“我早向汉中王进奏,可惜三番数次,皆被汉中王拒绝了。”
    孔明道:“主公以何理由拒绝?”
    许靖道:“汉中王坚称此举乃陷他于不忠不义,因此坚决不肯答应……看来唯有丞相亲自出面劝奏,或可令汉中王回心转意也。”
    孔明沉吟不语,暗道:目下主公气运,已届剧变之期,如何变化我暂难窥透。而曹氏虽无天子帝皇之份,但其称帝仍足令天下震动,撼摇了蜀川的军心民心,我倒不可不加正视,设法重振蜀国军民的信心!
    孔明主意已决,忽地微微一笑,向许靖附耳低言。许靖神色一振,立刻欣然点点答应。
    第二天一早,蜀国朝中大臣,便忽然传出丞相孔明重病不起的讯息。朝中大臣,除太传许靖、光禄大夫谯周外,均大为惊惶。因为谁都深知,孔明是蜀国的栋梁,他若有三长两短,蜀国立刻便陷入危险境地!
    但众大臣前去探望,丞相府中的雕雪、诸葛慧、萧候仪三人一律婉拒,说丞相病重,只能静养以求康复。
    正在病中的刘备闻讯,不由大惊,他就连自己的病也忘记了,连忙直奔丞相府。他吃惊之下,心中的痛苦也暂时忘却,他的病况反而霍然全痊。
    刘备率数十侍从,便直入丞相府中。雕雪、诸葛慧、萧候仪等,以丞相府幕僚的身份,拜进刘备,道:“丞相早知汉中王驾临,特令我等在此迎接。丞相正在卧室中恭候呢。”
    刘备此时心急如焚,也不及细思,令诸葛慧引路,便直奔孔明的卧室中来了。
    刘备急步走到孔明的床前。只见孔明紧闭双目,躺在床上,神色十分困倦。
    刘备走近床前,示意候者不必惊动孔明,他伸出手去,轻摸孔明的额角,但感十分灼热烫手。刘备禁不住失声叫道:“丞相……你怎的了,难道竞忍心先刘备而去么?丞相有失,教我如何是好……”孔明忽地微睁眼,道:“主公,请恕臣不能拜迎之罪……臣深感惶恐……”刘备忙道:“丞相千万珍重……丞相到底患何病症呢?”
    孔明道:“臣忧心如焚,只怕命不久矣。”
    刘备忙道:“丞相所忧何事?快告知我,我必可为丞相解忧。”
    孔明只是一连道:“我的病已重,救无可救了。”
    刘备不由又惊又急,道:“丞相到底忧虑什么?但说出来,我必尽力解决便是。”
    孔明一听,才长叹一声,道:“臣自出茅卢,得遇主公,相随至今,幸能言听计从。今主公已得两川之地,总算达成臣一部心愿。但目下曹丕篡位,汉室将灭,文武百官,均却奉主公为帝,灭魏兴刘,复兴汉室,以共图功名。不料主公坚持不从,众官皆有怨心,不久,必各散东西。若文武尽散,吴、魏来攻,两川必难保全,试问臣怎能不忧心如焚呢?”
    刘备一听,无奈说道:“我并非故意推却,而是想此举不忠不义,天下人心不服。”
    孔明立刻接口道:“不然,若果真名不正、言不顺,则事不可行。但主公乃汉室后裔,名既正言亦顺,有何不忠不义不服?主公!知否天若予之,不受反被其害之理?切望主公三思。”
    刘备又无奈的说:“虽然如此,但一切须待丞相病复,才能成事……”不料刘备话音未落,孔明已从榻上一跃而起,精神抖擞,全无半分病态。他拍一拍身后的屏风,外面一众文武百官,均蜂涌而入,跪而拜道:“主上既然答允,须请择吉日以行登基称帝大礼。”
    刘备定睛一看,原来是太傅许靖、安汉将军糜竺、光禄大夫谯周、光禄卿黄权、博士伊籍、博士郎许慈、谏议大夫孟光等人。刘备此时才知道是孔明托病用计,逼他答应称帝。刘备又知孔明刚才所论,其实充满真知灼见,他此时若再推拒,便必定失去军心、民心了。刘备无奈道:“陷我于不义者,皆是你们那。”
    孔明也不犹豫,决然说道:“主上既允所请,便可即日筑台择吉以行大礼!请主上先行返宫,作好准备。许慈、孟光。
    你等二人又作主上登基掌礼。”
    很快,登基台便在成都的南面筑妥。诸事亦已齐备,百官造妥帝皇尊用的金驾,赴汉中王府,恭迎刘备登台。
    刘备登上高台,面南而座,台下是孔明、许靖为首的文武百官。四百是十万雄师,严密禁卫,刘备先行登告天地,由光禄大夫谯周宣颂祭之。
    读罢祭文,孔明即率文武百官,向刘备奉上国玺,刘备接过,放于台上,再次推让道:“刘备无德无能,请众卿家择有德才者奉之。”
    孔明道:“主上纵横四海,功德遍及天下,且乃大汉宗室,登基称汉帝,乃顺天应民,怎可再推让?”
    许靖等文武百官,亦随即下跪。口呼万岁。
    刘备此时,才最后接受,他下旨定国号为汉,史称,蜀汉,以别于大一统的汉朝,又改年号为章武,以刘禅为太子。
    次之为鲁王,三子刘理为梁王。三子中,除长子刘禅是甘夫人所生,次子、三子均为吴后所生。
    刘备又正式封诸葛亮为丞相,许靖为等同副丞相的司徒。五大虎将中除关羽的爵号由其子关兴承继外,其余四将均重新正式封任,朝中大小文武百官,亦一一升赏。同时又下旨大赦,两川军民,信心因而大振。
    此时,蜀汉的军力有三十万,边关又有赵子龙、张飞、马超、黄忠、魏延等大将镇守,令吴、魏不敢轻易犯境,三国的形势处于相峙的状态,相对地平静。
    这天,孔明正在丞相府中,与雕雪、萧候仪、诸葛慧三人闲话。
    忽有魏国方面的探子以飞鸽传书回报,说魏国在司马懿的献议下,将魏国的五行属性定为土,土属黄,因此魏国将旗帜一律改为黄色,皇帝的服饰、车驾也一改原本汉朝皇帝的红底龙身,而改为黄底龙身,并且,号令举国上下,亦以黄为尊。
    诸葛慧奇道:“二哥,为甚司马懿议将魏国定为土呢?”
    孔明沉吟道:“魏国代汉而立,汉属火依照五行中火生土,因此司马懿据此而定魏为土。上的属色为黄,因此魏国自然以黄色为导。……但司马懿的献议,必另有深意……”雕雪亦奇道:“孔明师哥,是甚深意?”
    孔明道:“我知阴阳五行学说中,五行均相生相克。火虽能生土,但木却能克土。曹氏一脉,其先祖地脉乃青龙盘穴,青色属木,木即能克土,亦即魏国属性之土,隐隐然受制曹氏的祖脉之木也。虽然曹操墓地属火,能够生土,但是,曹操的脉气却不及祖脉地气强大,因此曹氏祖脉仍克制着魏国。
    ……如此玄奥的布局,司马懿此人果然非同小可……”萧候仪大感兴趣,忙间道:“诸葛大哥,那司马懿如何非同小可?如何暗中算计曹氏的魏国呢?”
    孔明微笑道:“五行中木克土,曹氏魏国既然属性为土,然而曹氏的祖却属木,二者相克,魏国的曹氏受祖脉所克怎能安稳顺遂?若我所料不差,则曹丕的气运必十分短促,不但曹丕如此,就连曹氏的子孙亦难被克灭的厄运也……司马懿必已窥透此中的奥秘,出于一种极深远的目标,才故意献计,将魏国定性为土……司马懿的用心十分深谋远虑……”孔明一顿,又若有所思的说:“他极可能是我平生最强劲的对于,我不能不小心应付。”
    诸葛慧:“二哥,司马懿如何深谋远虑?”
    孔明沉吟道:“我与司马曾有一面之缘,当时他尚是曹丕的太子少傅,发觉此人山林位潜伏一股十分旺盛的贵气,比之曹操的命宫贵气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一直伸延向子嗣官,由此足证司马氏一脉,日后必定极为华贵。曹操的子嗣已有王者之贵,然而那司马懿的子嗣宫却是天子帝皇之贵。
    再结合曹氏一脉的气数,我料那真正的天子帝皇并非曹氏一脉,而是司马氏一脉。……而所谓的天子帝皇之贵,即并非偏安一隅之王,而是一统山河的天子气运……”孔明说到此处,诸葛慧已然醒悟,不由吃惊的说:“司马氏一脉。既然有一统山河天子气,那日后的天下,不但是魏国,就连吴国、蜀国,亦均是司马氏一脉的吗?……嘿!原来当日刘邦元神所称的‘百年内一统天机’,司马氏才是真正的人选碍…”孔明道:“的确如此……因此我不得不采取以进为守的策略,来顺应这三分天机的大势,亦即勉为其难,在这百年内外,尽力保住蜀国刘氏的气运,以便日后再顺应那一统天机的演行!我虽然抢先一步布局,但是否收效,则我亦毫无把握。”孔明说时,神色一阵忧郁。
    诸葛慧见状,安慰道:“虽然如此,但二哥亦不必大过忧心。因为刘邦元神既然透露,百年之后,蜀汉刘氏一脉,有复兴汉室的天机气运,亦即蜀汉刘氏虽沉而终有升腾之日啊……而这与二哥的志愿,不也十分贴合吗?”
    雕雪亦慰藉道:“师哥啊,你不是常说,天机势不可违吗?
    你既然已窥悉天机势格,慧妹又获刘邦元神启导,两者均十分吻合,何必还去苦思应对之策?一切顺天势而行可也。”
    萧候仪亦慨然说道:“诸葛大哥放心!小弟必定秉承关将军的遗志,谒尽全力,助诸葛大哥力保蜀汉刘氏一脉,进而日后复兴汉室之大业。”
    孔明目注萧候仪和诸葛慧,心中一阵欣喜,暗道:四妹与萧兄弟命宫寿纹奇长,或许真的是百年内外的天机人物,只要我尽力保住蜀汉刘氏血脉,有她二人之鼎力扶持,复兴汉室的大业或可达成也……孔明心中转念,神色这才稍舒。他轻握萧候仪的右手,意味深长的说道:“候仪兄弟!日后复兴汉室的弥天重任,只怕便落在你和慧妹身上了……为了日后的大计,候仪兄弟!日后复兴须从今日起,即苦研兵略阵法,及与此相关的天机、人间、地脉三大学问。我亦会将我所学,悉心传授于你,你可愿意么?”
    萧臣仪一听,不由大喜,他连忙一跃而起,向孔明俯身拜谢道:“诸葛大哥!小弟早视你如师如兄,倾心拜佩!大哥肯传授学问于我,小弟感佩尚不及,还会不愿意么?小弟乐意极了……”萧候仪心中狂喜,说话也有点含混不清,这也难怪,因为孔明在世人心中,已憎爱分明如仙神一般,能获他青睐欣赏的万中无一,得他传授本领的更绝无仅有。萧候仪有此幸运,他如何不激动万分?
    雕雪亦为萧侯仪高兴,她含笑道:“孔明师哥连我亦有所保留,他竟肯将他所学倾囊相授,萧兄弟乃当世第一人埃”萧侯仪十分激动,他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忽地又向孔明拜道:“小弟拜谢大哥……师父……大恩。”
    诸葛慧不禁格格大笑,又嗔道:“师哥你疯了么?说话怎的颠三倒四?你既自称小弟,便应呼大哥,为甚又叫师父了……不三不四、一塌糊涂。”
    萧侯仪笑道:“是!是!师父,我或许真的乐疯了。”
    孔明即呵呵笑道:“四妹休要笑你侯仪师哥……据我所料,侯仪兄弟日后的成就,绝不在你之下!复兴汉室的大业,必会在他身上达成也!而四妹的运命,与侯仪兄弟亦因此而不可分呢……啊啊,若我所料不差,不久的将来,天地乾坤必有一双天机侠侣现世。”
    诸葛慧被孔明逗笑,俏脸不禁绯,她带喜带羞的笑道:“呀哟!二哥堂堂一位蜀国大丞相,竟来取笑……依妹子之见,你和雕雪姐姐,才是一双真正的天机侠侣埃”孔明此时心情甚佳,不由含笑道:“四妹,为甚有此高论?”
    诸葛慧笑道:“可不是么?二哥和雕雪姐姐同出于天机门,二哥又是一代天机传人,而雕雪姐姐又是娇俏的天机女,俩人合起来岂非一对天机侠侣么……雕雪姐姐,你快说是也不是埃”雕雪心中一阵欣喜,她瞟了孔明一眼,见他脸上无喜无悲一派泰然,不由幽幽的叹了口气,道:“慧妹,雕雪怎有如此福气……你二哥早已立誓,大志未成,决不轻涉儿女私情哩……因此,这天机侠侣的名号啊,只怕只有慧妹和萧兄弟才配称了。”
    诸葛慧深知雕雪对孔明一往情深,她的芳心早已认定孔明是她的终身伴侣,可惜孔明却一直对她若有若无、若即若离,令雕雪的芳心百结难舒……诸葛慧幼时会怨恨雕雪抢走了她至爱的二哥,但此时她却替雕雪抱不平了。
    只见她将小蛮腰一叉,娇野的说:“雕雪姐姐放心!二哥他日后若敢不将你视作天机侠侣,我诸葛慧第一个便与他没完没了……”她一顿,却又有点自知大野,竟敢在堂堂的蜀国丞相面前放肆,不禁吐了吐舌,格格笑道:“但雕雪姐姐也不必疑虑,二哥虽以大志为先,不肯轻涉儿女私情,但二哥的心坚如磐石,绝对不会见异思迁!他既肯让你留在他身边,他的心啊,其实早将你视作终身伴侣了。”
    孔明心中欣然,一句内心话竟脱口而出道:“呵呵!……四妹果然聪慧绝顶,竟连我的心事亦窥透了。”
    孔明虽然没有明确回应,但他那话中含义,却犹如默认诸葛慧的判断了。雕雪心中不由一阵欣慰,她但感她所受的一切委屈痛苦,此时此刻亦得补偿了。
    丞相府中,此时弥漫着一片和平欢乐的家庭温馨,这是多年来孔明的丞相府难得一见的景象。
    不料就在此时,司徒许靖的侍从,从外面仓皇奔进,向孔憎爱分明拜禀道:“丞相大人!小人奉司徒许大人之命,请丞相赶去宫中,有急事商议。”
    孔明微吃一惊,忙问侍道:“许大人何时入宫?是奉主上之命,还是许大人入宫求见?”
    侍从道:“许大人乃奉皇上之命,召他入官商议征伐东吴之事……许大人不敢作主,请丞相快入宫谏阻皇上也。”
    孔明一听,不由微叹口气,转身对雕雪、请葛慧、萧候仪等人道:“哎……要来的终于来了,不料主公的本命气数,果然已伤剧变之期。”
    雕雪忙道:“那师哥快入宫面奏主上吧!主上或许会听师哥的劝谏呢。”
    孔明心中叹了口气,暗道:若主公肯听从我的劝阻,便非他不可逆转的本命之劫了!我此行亦仅是一番徒劳而已……但这是决计不可在此时泄露的。因此孔明也没再说话,匆匆换了朝服,便由八名亲随护送,入宫见刘备。
    孔明进入内宫正殿,向刘备参拜。但见刘备正虎着脸孔,似极不满意司徒许靖的回话。他一见孔明,便抢先发话说道:“丞相!朕自在桃园,与关、张结义,誓同生死;不幸二弟云长,被东吴杀害,朕若不为他报仇,即朕有负盟约,朕虽登基称帝,却不忠不义,如何于九泉之下与二弟相见啊!因此朕决意出兵伐吴,为二弟报仇雪恨。”刘备一顿,又狠狠地瞪了司徒许靖一眼,沉声道:“不料许司徒不谅朕之衷曲,横加阻拦,令朕气恼,朕若不念丞相保举的脸面,必将他下旨斩了。”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