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阵图之秘-卷五 千秋英魂-三国异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异侠传 > 卷五 千秋英魂
第八章 阵图之秘

    刘备在黄忠等蜀将的死命保护下,仅率数千人的部队,突围而逃。最后终于逃返蜀军攻吴的起点,长江入川峡口的白帝城地域,但距白帝城尚有数十里。
    后面陆逊旗下的大将徐盛、丁奉、韩当、朱然等人,杀降蜀兵无数,依然紧追刘备不舍。陆逊已颁下军令,非要生擒刘备不可,刘备此时身边的兵士不及二百人,大将全被阻隔,无一人能接近保驾,他的生命已危在旦夕。
    此时孔明在成都,自接探子呈报刘备山地连营百里,便料蜀军必败无疑,已急速作好救应的部署。
    他先派萧候仪,施展他的捕风捉影轻功,以快于战马的速度,飞赴江州,向镇守江州作刘备后应的赵子龙授计,着他如此、如此。
    然后又召胞妹诸葛慧到他身前,密语一番,未了道:“四妹!事势危急,我身边己无大将可派,由雕雪师妹随你走一遭吧……切记不可轻举妄动,依我计行事。”
    雕雪一听,不由大惊道:“孔明师哥!你竟然要慧妹单独一人,面对陆逊的十万精兵吗?这岂非要她去送死?这怎可以?”
    孔明道:“不然!我入川时,已知主公必有今日之危,故于白帝城前鱼腹滩布下十万雄兵……陆逊若然追击,必受我十万雄兵困祝”雕雪仍奇道:“师哥!雕雪会来回帝城三番数次,除了山野峡谷河川,哪有十万兵埋伏之迹像?”
    孔明断然说道:“我已授计四妹,师妹届时自会明白了!”
    雕雪心中仍惊疑不定,暗道:孔明面临此危急情势,是否有点惶乱了?
    但诸葛慧却欣然领令,只是不大明白孔明的用意,忍不住轻声询问道:“二哥!一切妹子谨遵……但我不明白,为甚不趁东吴主将陆逊受困,将其消灭,反而要放他一条生路呢?
    这岂非纵虎归山么?”
    孔明道:“蜀、吴两国经此,均元气大伤;曹魏本就强于蜀、吴,如今坐山观斗,更形强大,东吴军负胜不知输,必被曹魏所乘,趁他大军入川,后方空虚之际,出兵攻吴,则吴国必毁于一旦!吴国若灭,蜀国亦必危,天下便尽归曹魏了……”诸葛慧仍感迷惑,道:“虽然如此,可派人警告孙权即可,放陆逊一条生路有甚有关系?”
    孔明道:“我军新败,东吴气势正盛,孙权以陆逊为傲,怎会将我警告放在眼内?陆逊出战以来,以智谋取胜,亦心存傲意,不将我军放在眼中,因此我须以大法挫其锐气,令陆逊不敢轻举妄动。且人若处危难,易于听从劝告,趁陆逊惊惶之法挫其锐气,令陆逊不敢轻举妄动,且人若处危难,易于听从劝告,趁陆逊惊惶之际,晓以大局,加以忠告,必令其折服。而纵观东吴军中,唯一可与曹军对抗者,亦仅剩陆逊一人而已,为要用他抗阻曹军,陆逊决不能杀,因此我不得不放他一条生路!此乃救吴而又救蜀之计。”
    孔明为造就诸葛慧这一位未来的天机使者,不厌其烦,详加解释。
    诸葛慧亦终于完全明白孔明的深谋远虑,她不再犹豫,与雕雪一道,即刻动身,飞赴川口白帝城鱼腹滩去了。
    在此危急时刻,蜀国的兵力仅剩不到十万,大将之中多半已出征东吴,马超、魏延又镇守北面魏军进攻的要塞,孔明根本无将可用,逼得连他身边至爱的人也派出去救急。荆州之战,对蜀国的创伤,由此可见一斑。
    刘备仅率百余亲兵,逃抵白帝城外三十里地。不料东吴大将朱然,已驾船从巫峡入川已抢先一步,驶抵白帝城江口,冲上岸来,截住刘备的去路。刘备此时连一员保驾的大将也没有,前无退路,后有追兵,眼看只有死路一条。刘备不禁仰天长叹道:“我悔不听孔明之劝,今日命丧于此也……”刘备说时,愧侮怒恨交集,激动之下,竞拔出佩剑,却自行了断,与关羽、张飞两弟黄泉会合……就在此际,刘备忽见朱然军兵将如遭狂风急扫,纷纷跌落峡口。一员大将,手势银枪,身插双剑,如电光闪划,杀人朱然军中,吴军如潮水般骤退,朱然不知厉害,舞刀迎战。银枪将如闪电一划,将朱然挑于马下!
    银枪将一面厉声大叫道:“我常山赵子龙!今来救驾,挡我者死。”
    刘备一听,心中如闻纶音,他知道自己终于可以逃出生无,不必横死当场了。
    在后面督军追杀的东吴大都督陆逊,深知赵子龙的厉害,他不想手下的大将白白送死,急忙下令三军暂停,不再追杀。
    赵子龙杀入重围,救出刘备,吴军竟无人敢阻。刘备见了赵子龙,心中愧悔交集,他也不及细说,痛苦的说:“子龙啊……朕虽得救,但军中诸将仍在后面苦战,眼看将无一生还……”赵子龙慨然说道:”我奉丞相军令,杀入白帝城峡口,果然救出主公!主公勿忧,可先入白帝城暂歇,我再杀入重围,救诸将便是。”
    刘备此时身心交疲,也再无主意,听说是孔明的部署安排,他就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立刻依计先行退人白帝城去了。
    赵子龙奉了孔明之命,积极抢救蜀军的将才。赵子龙深知蜀国已危在旦夕,他只多救一位蜀军大将,蜀国的安全便多一分保障。
    他因此毫不犹豫,再英勇杀入吴军重围,先后救出黄忠、吴班、陈式等蜀军大将,以及近万蜀兵。赵子龙均接入白帝城,休养整顿,准备迎击吴军的进攻。
    陆逊在白帝城东面三十里处,扎下营寨,暂时停止追击,因为他知道白帝城已有赵子龙率军赶来接应,赵子龙英勇无敌;徐盛、丁奉等东吴大将,亦不敢与之交锋,再加上白帝城居高临下,地势十分险要,极难进攻,陆逊因此决定,绕开白帝城,仅留一部围住白帝城,他自己则率大部兵力,向西面插入,打算从背后攻取白帝城擒捉刘备,陆逊此时大获全胜,心生傲意,连孔明的威名,亦有点不放在眼内了。
    陆逊率军插入白帝城西面的鱼腹滩。陆逊在马上见前面临山傍江,一股杀气冲天而起,他勒住马头,回身向诸将道:“前面必有埋伏,但我亦不惧!蜀军兵力仅剩十万不到,能派到西面接应刘备的,仅赵子龙的万余人而已!就算有埋伏,亦仅是散兵游勇,怎挡我十万雄师。”
    陆逊于是断然下令,向西面疾进。他自己一马当先,率五千精兵,杀入鱼腹滩中,过了鱼腹滩,便有一条平川大道,又直插白帝城的背后,攻取白帝城便十拿九稳了。
    陆逊骑着白马,抢先入滩,但见滩中满布石头,排列有序,四面八方布列,皆有斗有户,十分诡秘。他目睹之下,轻蔑的大笑道:“此乃惑人之术,我有什么好怕。”他率数十亲兵,直闯而入。
    江畔雾气迷漫,此时甫入石阵,雾更沉重,伸手不见五指。亲兵大骇,劝陆逊道:“此地己入蜀境,蜀国军师孔明鬼神莫测,必有伏兵,都督不宜冒险,请先行退出为妙。”
    陆逊大笑道:“江中本来雾多,布此石阵之人,不外利用此天时地物,故布疑惑罢了,只可阻胆小无知之上,怎可阻我陆逊呢……”陆逊话音未落,忽地一阵狂风台风起,接而飞沙走石,铺天盖地般卷来。陆逊心萌怯意,回马欲退,突见一排石壁,锋利如剑,向他撞来,亲兵走避不及,早被撞倒,亲兵吓得四处走避,乱冲乱撞,眨眼全部不见踪影。
    陆逊不由大骇,他急欲退走,但左冲右突,皆有锋利如剑的石壁挡住,任你有通天本领,也决计难以逃脱……陆逊见状,不由心胆俱裂,大叫道:“我一时轻慢,命丧于此了……”“陆逊将军!你欲出此阵不难,但须先知此阵乃谁人所布……”就在此时,陆逊耳际,忽地钻入一缕尖音,直透他的肺腑,令他心神剧抖!而且是少女的高调!
    陆逊并不知此乃武林中的绝顶神通——真气射音,他但闻音心抖,却不见人影,不由大骇,暗道:蜀川果然卧虎藏龙,一位女人家,竟亦如此厉害,但他此刻有救于人,心不敢再存半丝傲气,慌忙小心的回答道:“姑娘若有妙法,请救我陆逊一命……我委实不知此阵之奥妙,尚请姑娘指教呢。”
    一缕尖音道:“陆将军!此乃蜀国丞相诸葛孔明,早已判料你今日必欲循此路犯境,因此预布奇阵,名为‘八阵图’,考验陆将军是否能破。”
    陆逊叹道:“果然是孔明先生所布……我连阵法之名亦未悉,如何破得?”
    一缕尖音格格大笑,陆逊眼前一花,突见一位娇俏的少女,俏立在他的眼前,向他含笑道:“陆将军,请随我而行,不可稍离。”
    陆逊心慌忙唯唯答应,紧随少女的身后,缓缓而行。前面分明有锋利如剑的石壁挡住左路,却见少女侧身一旋,便绕过去了,陆逊连忙依法而进,果然再无阻滞。不一会,便跟随少走上鱼腹滩的一座小土岗上了。陆逊回头望向鱼腹滩,只见滩上依旧白雾迷漫,十分诡秘。
    陆逊忙向少女拜了一揖,谢道:“陆逊谢过姑娘救命之恩……但请姑娘再施援手,救出我困阵中的数十亲兵好么?”
    少女一听,却一声冷笑,道:“陆将军能出来,已属万幸,仍妄想不损一兵一卒全身而退么?你以为此阵如同儿戏……况且陆将军的吴国危在旦夕,你救国尚嫌不及,还顾得这数十亲兵吗。”
    陆逊一听,不由大惊道:“姑娘为何出此惊人之语?吴国有甚危险?”
    少女肃然说道:“陆将军!东吴在蜀军攻吴之际,是否向曹丕上奏称臣,求魏国派兵进攻蜀国?”
    陆逊见少女不但武功极高,且精通兵阵之法,不敢轻觑,坦白说道:“是啊!的确如此,此乃吴国自救自保之策。”
    少女却不理其中的是非曲直,反而又问道:“但魏国却仅虚以委蛇,表面答应,实则按兵不动,坐观吴、蜀相斗,是么?”
    陆逊又无奈的点点头道:“果然如此。”
    少女凛然说道:“然则吴国重兵入川,后方空虚,魏军趁机从襄樊攻取荆州,再取江东,吴国还可自救自保么?陆将军还不惊醒,速退兵以抗魏兵。”
    陆逊一听,心中亦不由一凛,但他仍不肯相信少女的警告,疑惑的说:“姑娘精通兵法,又是蜀川之人,怎的不助蜀国,反而相助于我?”
    少女肃然说道:“我并非救吴国,而是两全其美,亦为助蜀国也。魏若亡吴,蜀必不保;吴、蜀唇齿寒,陆将军当明白此一道理。反之蜀若亡灭,吴国亦必危在旦夕,因此我救陆将军,亦即救国。”
    陆逊心中不由又一动,暗道:这位姑娘的见识,不下于我陆逊……然则她所论亦不可不加思虑……陆逊心中转念,便已萌迅速退兵,回防荆州之意,他临行,又向少女拜了一揖。
    真诚说道:“姑娘所议,不乏真知灼见,陆逊必会考虑……请问姑娘高性大名?好待陆逊日后图报。”
    少女微笑一下,忽地坦然道:“我乃蜀国丞相诸葛亮胞妹诸葛慧是也。”
    陆逊一听,不由大吃一惊,骇然说道:“姑娘竟然是孔明先生的胞妹,怪道有此绝顶神通……但八阵图既乃孔明先生所布,诸葛姑娘为甚点破令兄之阵而救我?”
    诸葛慧肃然说道:“救陆将军并非我的本意,实乃兄长之令!兄长托我向陆将军忠告,吴、蜀荆州之战,已令三分天机大势开始逆转,两国皆元气大伤,而曹魏则独大矣!因此目下之势,吴、蜀合则两利,分则俱亡。请陆将军细加参详。”
    陆逊心头一震,他不得不承认,孔明的忠告,确为真知的见,他不能不加思量,陆逊沉吟一会,终点点头,并诚恳说道:“孔明先生所论,的确发人深省!我返东吴,必向我主善加解释,令吴、蜀化干戈为玉帛,以图共存。”陆逊一顿,又向诸葛慧拱一拱手又说:“诸葛姑娘,我有军务在身,不敢久留,就此别过,望日后有缘再会。”
    陆逊说罢,即跃上战马,奔下土岗,驰出鱼腹滩,返东吴军营去了。
    此时又有一位少女从暗处一掠而出,原来是奉令前来保护诸葛慧的雕雪。雕雪向诸葛慧含笑道:“慧妹,陆逊已走,你还怔怔的干甚?”
    诸葛慧微叹口气,道:“如今吴、蜀两国已势成水火,又两败俱伤,曹魏独自壮大,形势已十分险恶……也不知二哥的神机妙算,能否力挽狂澜?”
    雕雪亦幽幽地叹了口气,道:“天机之道,十分玄奥,我虽出自天机门,亦仅略知一二而已,既然如此,你我唯依孔明师哥的意旨行事便了。”
    诸葛慧微一点头,但又迷惑的说:“二哥叫我等完事之后,不必返回成都,须赶赴白帝城与他会合。未知二哥到底弄玄虚呢?”
    雕雪笑道:“慧妹!你二哥心思鬼神莫测,未到最后一刻,你我也决不会明白……哎,明知如此,多思无益,但依其意而行吧。”
    诸葛慧无奈点了点头。她与雕雪一道,施展轻功,向东面的白帝城地域掠去。两道娇俏的身影,在山野间消失。
    陆逊反回营寨,诸将见他只身而回,均前来探视,又询问是否继续向蜀军追击。
    陆逊犹豫不决,进退两难。诸将暗笑,陆逊必定被那石阵吓破胆了……不料就在此时,荆州方面,已驰来三路快马,一路快马急报:“魏兵由曹仁统领,向懦须进攻。”一路探马惊报:“曹休向尚口发起进攻。”另一路慌报:“曹真率兵直插南郡。”三路曹军,兵力不下数十万,闻报惊心。
    诸将这才惊佩,若贸然深入蜀境,与蜀军缠斗,此时曹军大举攻吴,吴必危矣!陆逊按兵不动,便可以及时回师,抗御曹军。
    陆逊此时,才向诸将道:“我非畏孔明的石阵,而是料曹丕必趁着我军入蜀,后方空虚,而大举南侵……我军若深入蜀境,则必俱亡于曹魏也。”
    于是陆逊下令回师,从川口直出荆州,堵住曹军直插南郡的去路。陆逊心中却连连惊叹:“孔明真神人也!他料事之准,洞悉大势之深,我不能及……既然如此,他所论之吴。
    蜀存亡大势,我又不能不加仔细思量。”
    陆逊自在蜀境回师返国后,他的战略思想,已和孔明十分接近,因此成了坚决主张吴、蜀盟好的主和派,对孙权的影响甚大,进而令吴、蜀两国因此延长了一段时日。因此,孔明在蜀国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以他的惊人胆识智慧,慑服陆逊,令他回师抗魏,是此时此刻的唯一正确决策。
    吴军迅速退回荆州,蜀国边关白帝城,由于有刘备驻停,成了十分重要的边关重城。
    赵子龙奉子孔明军令,虽然吴军已退,但仍不敢有丝毫疏忽,亲自指挥布防,将白帝城变作一座牢固的堡垒。但赵子龙仍不放心,他进见刘备,恳切说道:“主上!此地乃吴、蜀边境,十分凶险,请主上早日返回成都,以安军民之心。”
    刘备摇头道:“朕将长留白帝城!以镇守吴、蜀边境,补朕之过失。”
    赵子龙见不能劝服刘备,便抬出孔明的名头,道:“主上,实不相瞒,丞相早授命于我,要我力劝主上速返成都。”
    不料刘备一听,神色更见忧伤,他长叹一声道:“朕于荆州之失,折损蜀国兵马过半,心痛已甚!朕当日若听从丞相之言,怎会有今日的惨败啊!试间朕尚有何颜面见丞相?有何面目回见群臣……”刘备唏嘘长叹,十分伤感。他一顿,又对赵子龙道:“目下蜀国情势危急,魏国或会趁机攻蜀,子龙可速返成都,助丞相拯救危难。朕已死不足惜,不必以我为念埃”刘备此时心境,不知为甚,已突然有如返回他闯荡天下,到处漂泊流离的岁月一般了。
    赵子龙不由亦回想起,当年刘备对他的恩信情义,他不由亦一阵伤感,慨然说道:“主上不必难过!请速返成都,重整兵马,子龙愿为主上报此惨败之仇。”
    刘备此时,却已十分冷静,他深知蜀国遭此惨败,军力、物力的损失已过其半,不要说再次出兵攻吴报仇,就算求自保亦十分艰难了……他因此叹了口气,却决然说道:“子龙,我已身心俱疲,已无力再想攻吴报仇之事了……你不必以我为念,速返成都助丞相挽救危局去吧……我则长留白帝城也……”就在此时,外面忽报有两位姑娘求见,一位是孔明的师妹雕雪,另一位是孔明的胞妹诸葛慧。刘备一听,忙道:“快请。”
    侍者引领雕雪、诸葛慧二女,进府中大堂,拜见刘备,又与赵子龙相见了。
    刘备向二女叹道:“二位姑娘皆忠心为国之士,可惜朕不听丞相之言,铸成大错,将复兴汉室的大业送了……朕见二位姑娘如见丞相,朕当真悔恨莫及碍…”他心中伤痛,竟无法再说下去。
    雕雪、诸葛慧二女,心中怨恨刘备专行独断,招致惨败,陷蜀国于危急境地。
    但此时亲眼目睹刘备神色憔悴;面目黯淡无光,知他已怕受愧悔羞恨的折磨,甚至雄心壮志尽失;眼见他的生命亦已时日无多,同情之心不由顿生,不但恨不起来,反而陪他一同难过。
    诸葛慧为安慰刘备,连忙将孔明早伏下的妙计,以惊世大阵慑陆逊,又以高瞻远瞩之论,劝退吴军之事,奏知刘备。
    未了道:“陛下放心,吴国正穷于应付魏国的进攻,暂时已无力犯境。”
    刘备叹道:“丞相神机妙算,有丞相辅国,朕虽死亦无憾矣……”他一顿,又叹息道:“朕已知时日无多,但能于此临逝之际,与丞相相聚,促膝深谈,则朕心愿已足也……可惜丞相须留成都,费心收拾朕一手造成的可悲残局……”说到此处,刘备神色黯然,目中含泪,心中十分哀痛。
    就在此时,内侍急奔而进,向躺卧在榻上的刘备奏报:“陛下!丞相大人到……”刘备一听,如闻纶音,浑忘了身心交疲,从病榻上一跃而起,挣扎着走出内堂,迎接孔明。
    孔明疾奔而进。他在内堂口见到刘备倚门相迎,慌忙却下跪拜见。刘备已一把将他抱住,伸手抚孔明的背说道:“朕自遇丞相,幸成帝业。可惜朕见识浅薄,不纳丞相之言,自招惨败……朕悔恨成疾,命不久矣,尚幸能与先生及时相见。”
    刘备说时,泪流满面,愧悔之情,溢于言表。
    孔明亦流泪了,他紧抱刘备,有如初遇时一般,心中毫无芥蒂,连声道:“陛下不必难过,荆州之败,半乃人为,半属天意,人谋所不能改变也……陛下请善加珍重,再图振作复兴。
    刘备摇头叹气,不再说话,牵了孔明的手,走回榻边,请孔明坐在他的榻前,向孔明道:“朕尚有许多心腹之言,付托丞相,请丞相留在朕身边,陪朕过三日三夜。”
    孔明连忙唯唯答应。刘备一面又令人飞赴成都,传颁旨意,令太子刘掸、次子刘永、三子刘理,一齐赶来白帝城,领受遗诏。
    一连三日三夜,孔明留在刘备的白帝城永安宫中,陪着刘备,也不知君臣二人畅谈密议了什么。到第四天的早上,刘备的三子终于从成都赶到白帝城。刘备的精神突然转佳,令三子直入内宫,到他的病榻之前,孔明一直陪伴在侧。
    刘禅、刘永、刘理三子,进来泣拜于前。刘备道:“你们不必伤悲,朕得丞相启蒙,已自知天命,天命如此,实不可违逆也。”
    刘备一顿,又向三子道:“朕已有遗诏,付托于丞相。你们三人,朕亡之后,见丞相如见朕,须以父事之,不可怠慢。”
    刘禅、刘永、刘理三人,哭着向孔明跪拜,口呼:“儿等拜见相父。”
    孔明心中一阵伤感,亦连忙向刘备跪拜,流泪道:“陛下放心!臣必鞠躬尽瘁,死而后己,以报陛下知遇之恩。”说完不禁又仰天长叹一声,为刘备的坎坷运命而伤感叹息。
    刘备又召赵子龙及护送太子前来的众官进来。刘备招赵子龙到他身前,伸手握住赵子龙的手臂,道:“子龙,我视你如弟,可惜不能长久相聚!我去之后,望卿视禅等如子侄,鼎力扶持,则我死而无憾。”赵子龙连忙跪下拜领遗命。
    刘备又向众官道:“朕已托孤于丞相,令太子等视丞相如父,卿等亦不可怠慢,以有负朕望。”众官亦慌忙跪拜领旨。
    刘备向孔明、赵子龙,以及刘禅、刘永、永理等三子,一一盼顾,悲凉的说:“刘备一生以复兴汉室为念,如今大业未成先逝,望卿等继承我的遗志……”刘备的话音戛然而止,原来已黯然长逝了!
    刘备逝世,众官便要为刘备发丧。孔明却断然说道“先生遗命,太子刘禅继承帝位,先速返成都坐镇,以安军民之心……发丧之事,我自有安排。”
    太子刘禅忙道:“一切但依相父令行事吧。”
    于是太子刘禅,率百官赶返成都去了。但鲁王刘永、梁王刘理,却被孔明留住,暂居白帝城永安宫,由赵子龙亲自护卫,在宫中守灵。
    就在当天中午,孔明却着了一身便装平服,向雕雪、诸葛慧道:“你二人必定十分奇怪,为甚候仪兄弟至今尚未露面?”
    雕雪道:“是啊!师哥将他差往何处去了?”
    诸葛慧却道:”据我所猜,候仪师哥此行,必与刘先生的丧事有关也……二哥,是也不是?”她见孔明微一点头,又立刻道:“而且,师哥此行探查的,必与那白帝城地穴有关!是么?”
    孔明见诸葛慧果然聪明绝顶,她的惊人悟性,并不在他孔明之下,心中不由一阵欣喜,暗道:四妹果然不愧为未来的一代天机侠女,她只要再加磨炼,与候仪兄弟联手,必可创一番惊世业绩,她二人的成就,只怕并不在我孔明之下呢!
    他心中转念,便毫不隐瞒,坦然说道:“四妹所推断,确然如此。”
    诸葛慧一听奇道:“二哥!你既然是为刘先生寻觅墓地,自古道蜀川多龙脉,为甚偏偏要选那白帝城地穴?可知那地穴里面十分凶险?”
    孔明微笑一下,反问道:“当日四妹是否在地穴中见到汉高祖刘邦的墓碑?更与刘邦的元神相会呢?”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