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北伐中原-卷五 千秋英魂-三国异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异侠传 > 卷五 千秋英魂
第十五章 北伐中原

    孔明微微一笑,从容说道:“主上放心,臣身子尚佳,不必忧虑,且臣受先帝托孤之重责,时刻不敢或忘。如今南方已平定,朝政清明,军民同心,再无内顾之忧矣,若不趁此良机,北伐中原,恢复汉室宗业,还等待何时呢?请主上明察。”
    刘禅见孔明如此说,再无异议,道:“朕年幼无知,一切请相父自行裁决。”
    此时,朝中的太史官谯周却出班道:“臣夜观天象,北方旺气正盛,帝、将之星十分光明,急切恐难动摇,丞相洞悉天机,为何反逆之而动呢?”
    孔明道:“天机不可不察,但亦不可太拘执也。宜随机应变,方为治国之道,如今我不攻魏,魏亦必攻力蜀;与其让战火在国土燃烧,不如引人魏国境内为佳。我北伐之意,大旨乃北图中原恢复汉室大业;但亦是以攻为守的保国之道。”
    朝中文武百官一听,均猛然醒悟孔明的深谋远虑,他之所以不惜犯险北伐中原,目的其实是保蜀国的唯一可行之略,于是众大臣也再无人反对。
    刘禅依从孔明的奏请,下旨封孔明为平北大部督,统率大军十万,北伐中原。
    孔明领了诏旨,即下令调集兵将。他调用的大将分别有魏延、张翼、王平、马岱、廖化、马谡、马忠、李恢等人。此时,镇守北面阳平关的虎威大将马超,已一病去世;黄忠亦已病逝,五虎大将中,便只剩下赵子龙一人了。
    孔明已将三军的各路兵将部署妥当,只剩下最重要的先锋一路尚未调用。
    就在此时,一员大将一跃而出,向帅座上的孔明高声道:“丞相!众将皆用,为甚独剩我赵子龙不用?”
    孔明道:“子龙乃五虎大将硕果仅存,我不欲再有所折损,子龙可留下镇守蜀川。”
    赵子龙慨然说道:“将军百战沙场死,乃无尚光荣之事,有甚折损不折损?北伐中原乃我平生之愿,我愿为前部先锋。”
    孔明道:“子龙乃我的臂膀,怎可犯险?”
    赵子龙厉声道:“丞相若不允许我所请,我一头撞死阶下,也比苟且偷生好过。”
    孔明一听,不由微微一笑,心道:子龙乃福将之命,必可享天年,我不过欲识其勇气是否尚存罢了!他含笑道:“子龙坚决要去,须答应我一个要求。”
    赵子龙笑道:“只要能作北伐先锋,莫说一个要求,便十个八个也应允。”
    孔明欣然道:“好!我即令萧参军为副先锋,与子龙同领前部大军一万,司马邓芝等,出汉中向中原待机突进!一切依我部署而行。”
    赵子龙、萧侯仪、邓芝等将士,领了孔明军令,率一万先锋大军,先行开赴汉中。
    孔明随后亦率领十万征北大军,离开成都,向汉中进发。
    魏明帝曹睿继位不久,即接此惊报,甚为惶恐。他召群臣商议,如何击退蜀军。不知为甚,身为骠骑大将军的司马懿,却默不作声,不进破敌之计。曹睿无奈,只好目注曹氏宗族诸将,连问数声。
    夏侯渊之子夏侯琳,因其父死于汉中黄忠之刀下,对蜀。
    军仇深,忍不住挺身而出,厉声道:“臣父死于汉中,血海深仇未能报。蜀军今既犯境,臣愿率大军,西行破敌!上报国家,下雪父仇,臣万死不辞。”
    曹睿即令夏侯琳率领大军,开赴中原西面重镇潼关,迎击蜀军。随行大将,有关西军韩德,及韩德四子韩瑛、韩瑶、韩琼、韩琪等,兵力二十万,声势十分浩大。
    魏国兵力雄厚,足以抵挡蜀军的进攻,战争的胜败,便须看统军的主帅如何运用计谋了。
    当时,从汉中北伐,必须经过数百里的高山险谷。自古以来,有两个方向,四条通道。一个方向是出秦岭入关中,这方向上有三条通道,谷长路险,均须经栈道,大军行动十分困难,另一方向则是由汉中出阳平关,经武都即甘肃略阳、建成即今之甘肃西和祁山出天水,直捣魏国的西部重镇潼关。
    而孔明北伐的战略方针是稳扎稳打,先夺取陇右,再相机进图关中。
    当时魏延有不同见解,向孔明献议道:“魏军统帅是夏侯琳,此人胆小而无谋。丞相请拨五千兵马,由我统率,各人背负干粮,从褒中出发,沿秦岭东行,出子午谷北上,不到十日,即可直捣长安。夏侯琳坐镇长安,见我军忽然杀到,必定弃城逃走。长安城粮草丰足,可作我军粮草。待魏国东调大军援救,须二十多天,届时丞相大军,就算出斜谷亦可抵达。如此,咸阳以西中原地土,均可一举平定也。”
    魏延所主张的,便是取出秦岭险道入关中的急进之策。
    魏延之策虽有成功的可能,但危险性亦极大,他统率的五千军力,犯险出击,孤军深入,只要在行军、粮草等方面稍出差错,便有全军覆没之危。这与孔明的战略方针并不符合。
    因此孔明断然说道:“不然,此非万全之计,你认为中原无计谋之士吗?只要有人献计,于险道谷地以伏兵截击,五千兵马即立陷绝境,无可援救,不但徒损我五千兵员,且大折我军锐气,决不可行也。”
    魏延仍不服气,道:“丞相大军,若从大路进发,直出阳平关,则魏军必尽起关中之兵,沿途截击,我军进展延缓,必失先机也。”魏延并不明白孔明北伐中原的总战略是以攻为守、以保蜀川,因而孔明的战略方针便只能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绝对不可犯险冒进、孤军深入。否则若是稍有差错,弱势的蜀国不但不能以攻为守,且立有亡国之危。
    孔明因此绝不会采纳魏延之计,他决然说道:“不必多说!我从陇右取平坦大路,只须善用计谋,必可破魏阻击之军。”
    魏延心中不悦,悻悻而退。孔明也不加理会,断然下令前部先锋赵子龙、萧侯仪,出阳平关向中原突进。
    赵子龙、萧侯仪两将接令,即毫不犹豫,率领前锋大军,北出阳平关,向陇右的武都挺进。
    大军进抵武都城外三十里的凤鸣山,即遇关西大将韩德所统的二万魏军。
    两军摆开阵势。蜀军先锋旗下是赵子龙,左有萧侯仪。
    右有邓芝,魏军则是韩德及其四子,挺立帅旗下,十分威武。
    韩德并不认识赵子龙,也不知副先锋萧侯仪是何方神圣,因此厉声大骂道:“反国之贼,怎敢犯我疆界。”
    赵子龙虽然已届中年,但神勇丝毫不减,见魏将出言无礼,不由大怒,猛地一拍战马,挺枪骤出,直取韩德。
    邓芝忙对萧侯仪道:“赵将军半生英名,决不可在此地折损!萧将军快上前接应。”
    萧侯仪从容的笑道:“邓司马放心!赵将军神功不但未减,且更精进也!魏将虽勇,决非赵将军之敌手。”他一顿,又决然说道:“赵将军乃我师兄,我已奉丞相密令,负责保护他的安全,但有我在此,决不教赵将军有分毫伤损。”
    萧侯仪说罢,即凝神戒备,见赵子龙稍有危机,即上前救应。
    此时,韩德的长子韩瑛,见赵子龙直击其父马前,且单人匹马,十分骄做,不由大怒,骤马而出,挺枪接住赵子龙,激斗起来。
    韩德其余三子韩瑶、韩琼、韩琪,见长兄一人左支右绌,不敌赵子龙,但尚未至落败,料想合四人之力,必可斩蜀将先锋于马下。于是三子便舞刀弄枪,一齐杀出,欲以多取胜。
    赵子龙的天象六合神剑,却是遇敌强才能发挥威力。刚才韩瑛一人独战,尚激发不出六合神剑的精髓,因此尚可勉强保存生命。但此时,韩瑶等三子齐出,将赵子龙困于核心,刀枪并举,欲置赵子龙于死地,这便激起赵子龙的豪气来了。
    只见赵子龙长啸一声,银枪之势骤变,他即以枪代剑,天象六合神剑的第一式‘三三不颈’摹地施展,银枪尖吐出三道剑光,犹如三道光箭,射透韩瑛的枪尖,韩瑶的刀身、韩琼的大刀背,又透胸而入,三人连一声惊呼也不及发出,便倒下马去,立刻毙亡。
    剩下韩琪一人,见三兄均被赵子龙杀死,不由心胆俱裂,拼死舞刀向赵子龙劈下,一面大叫:“我今日誓取你狗头,替三位兄长报仇偿命。”
    赵子龙本来已收摄剑势,改用枪法,欲放韩琪一条生路。
    因赵子龙并不嗜杀,拼战之时,非必要总会给对手留有生机。
    此时他见韩家四子已死其三,便不欲再赶尽杀绝,枪势不徐不疾,好让韩琪知机而退。
    不料韩琪不但毫不领情,更不知死活,空门大开,拼死抡刀劈来,欲先换一枪,再以刀劈赵子龙,拼个同归于荆赵子龙不由大怒,厉喝一声道:“我已容你存命而逃,怎地尚如此不知死活……”他银枪闪电一刺,将韩德的大刀一截,将他刺于马下。
    韩德见四子皆丧,心胆俱裂,慌忙奔入阵中,不敢出战。
    赵子龙奋起神威,单人匹马,杀人魏军阵中。魏军中有当年参战的老兵,认得赵子龙,惊呼道:“此人乃力敌百万大军的常山赵子龙……”因此魏军皆如惊弓之鸟,赵子龙所到之处,势如洪流,无人敢于堵截迎战。
    邓芝见状,大喜,忙向萧侯仪道:“赵将军真虎将也!萧将军可趁机率军杀人敌阵,必获全胜。”
    萧侯仪亦正有此意,即率五千兵马,向魏军冲杀,魏军全线崩溃,连韩德亦几乎被生擒活捉。他所统的二万兵马,逃出重围的只有不到千人。
    陇右武都一役,蜀军正副先锋赵子龙、萧候仪、邓芝等,杀得魏军鬼哭神号,闻赵子龙之名而胆战心惊。
    韩德逃进武都城,一面坚守不出,一面派人飞报夏侯琳。
    夏侯琳接报犹半信半疑,不太相信力敌万人的关西名将韩德,竟如此不堪一击。于是便率军杀赴武都,近击蜀军前部先锋。
    夏侯琳大军刚到,便有探子飞报,说蜀军前锋已逼近武都。领先杀到的大将,正是力斩韩家四子的蜀军先锋赵子龙!
    原来赵子龙在武都西面风鸣山一役,全歼韩德的主力后,便欲挥军直捣武都。
    萧侯仪征战多年,更获孔明亲授兵略阵法,他的武功智略,均已今非昔比,足可与赵子龙并驾齐驱了,他见赵子龙欲抢攻武都,便向他进言道:“子龙师兄,丞相曾授意我等,进军须步步为营,稳扎稳打,不可冒进,韩德虽折损二万兵力,但武都守军仍在,且魏军大部,必火速前来武都救援,而我军只得一万兵力,若被魏军设伏包围,我军危矣。不如先扎下营寨,待丞相大军赶到会合,再作迸击。”
    司马邓芝,亦侍同一意见,主张先行休整,再作进攻武都的行动。
    赵子龙道:“不然,北伐中原、复兴汉室,是丞相历来大志,亦是我的心愿,如今北伐之战已打响,五大虎将却只剩下我一人,若我畏首畏尾,不显其虎将犹在的威力,怎能激励北伐大军土气呢?因此,我知犯险,亦不得不为也。”
    萧侯仪想了想,便向赵子龙道:“子龙师兄,既然如此,可否将先锋大军分为两部,前部由你统率进攻武都,后部由邓司马和小弟率领,作前锋的后盾?”
    赵子龙慨然道:“我此战乃为激励军心,不在兵之多寡,依师弟之计行事可也。”
    于是蜀军先锋大军分作两部,前锋三千兵马,由赵子龙统率,向武都挺进,后军五千兵力,由萧侯仪和邓芝在后面布防,准备随时接应前锋。
    在武都城,韩德闻赵子龙率大军杀到,向统帅夏侯琳请战道:“赵子龙杀我四子,此仇不报,我在为人也!愿领军出城迎击蜀军。”
    夏侯琳并无甚主见,韩德坚决请战,又自恃兵雄将多,便答应韩德出战。
    韩德率二万大军,出城十里,迎战赵子龙。他为报四子被杀之仇,决心不惜一切杀死赵子龙。他布下重兵在后面,自己仅率五千兵马挑战赵子龙,以便将他诱入重围,一举斩杀。
    很快赵子龙的兵马已逼近,韩德也不待赵子龙立好阵势,即抡刀拍马,直取赵子龙。
    赵子龙见韩德双眼血红,知他深恨自己斩其四子,彼此已无任何回旋余地,他也再不犹豫,展开枪法,不到三个回合,便一枪刺韩德于马下。
    赵子龙趁势率军冲杀,韩德部署的二万大军,因主将已死,又畏惧赵子龙的神威,未战先溃,二万大军只有五千余人逃返武都。
    夏侯琳接败军之报,不由大骇,惊呼道:“我久闻赵子龙之名,一直未睹其人,今日方信当年所传并不虚也!他如何神勇无敌,如何是好?”他无心应战,欲下令坚守不出。
    此时,曹操的谋士程昱之子程武,甚有乃父的智计,向夏侯琳进言道:“听说蜀军五大虎将已死其四,赵子龙必因此而激动,犯了兵家急进的大忌。都督可亲统大军出战,先伏两军于左右山中,都督佯退,诱赵子龙入重围,将他四面围住,轮番冲杀,赵子龙便有三头六臂,也必一举被斩呀。”
    夏侯琳依从程武之计,先埋伏六万大军于两翼,他自己率五万大军,出城迎战赵子龙。
    赵子龙见夏侯琳亲统兵至,大喜道:“若斩此人,武都城垂手可得。”他不顾疲累,率五千兵马,向夏侯琳的五万大军发起进攻。
    夏侯琳见赵子龙神勇,心生畏惧,根本不敢露面,只令八员偏将迎战赵子龙。
    赵子龙毫不畏惧,奋力与八员魏将厮杀。八员魏将心惊胆战,根本不敢与赵子龙正面交锋,每人虚晃一枪,便轮番退走。
    赵子龙大笑道:“不料魏军今日竞无一能战之将了!”他毫不犹豫,一马当先,追杀八员魏将。
    魏军退入山谷,赵子龙率军随后杀人。
    就在此时,夏侯琳已登临山顶,令旗一挥,左右两翼埋伏的六万大军,冲杀而至,将赵于龙的五千兵马,拦腰斩断,赵子龙身边只得千余兵跟随。魏军以小部兵力,围攻五千蜀军,以五万大军四面堵住赵子龙的千余兵马,犹如洪流,轮番向赵子龙冲击。
    赵子龙毫不畏惧,奋力杀退魏军。但一批魂军刚退,另一批又冲杀上来,如人海巨浪,轮番冲卷上来。赵于龙激战连场,内力消耗甚巨,连他的独门神功天象六合神剑也因为极为耗内力,而无法施展,他虽仍奋力冲杀,但他所率的千余蜀军,却已战死过半。幸而蜀军经孔明的督训,战力十分旺盛,又仗恃主将赵子龙的神威,因此虽然死伤过半,依然拼死力战,并无一人降退。
    后面被分割包围的四千蜀军,亦以一当十,拼死向重围中的赵子龙靠拢,令魏军不得不分兵堵截,减轻了赵子龙军的部分压力。因此赵子龙统率的前锋,尚可勉强支撑,将六万魏军死死缠祝不过,赵子龙虽然神勇无敌,但他的内力毕竟有限,再斗下去,他必然力竭而亡。
    就在此时,山谷西面,突地炮响震天,鼓角齐呜,蜀军从四面八方杀了上来,也不知有多少人马,为首一员大将,更令魏军胆战心惊,但见他坐下赤兔千里马,手提青龙偃月刀,神威凛凛,仿如关羽再世。
    夏侯琳在山顶,见有蜀军杀入,又接报领军蜀将,仿如关羽再世,他不由大吃一惊,慌忙下令分出一半兵马,前去堵截增援的蜀军。
    再生关羽的讯息,已传遍魏军军中,魏军参将慑于赵子龙的神勇,早已胆战心惊,谁也不敢与赵子龙正面交锋,如今又突然杀出一位再世关羽,因此莫不惊惶失措。但夏侯琳军令已下,魏军将领薛则、董禧等人,又不敢违抗,无奈只好集中三万兵力,前去堵截蜀军。被困在核心的赵子龙军,登时压力大减,赵子龙见魏军已退走一半,赶去西面谷口,便知萧候仪的接应兵马已杀到,他登时精神一振,厉声大叫令蜀军拼死杀出重围。
    如此一来,武都城郊凤鸣山战场,便呈现一种奇特的态势。一面是魏军向困于核心的赵子龙军拼命压逼,一面是蜀军从最外围向魏军冲击。此时己不论兵力的多寡,而看两军的战力强弱。蜀军战力若强,则可化兵力弱为强,由里向外,再由外向里,反击魏包围圈,魏军便处于兵虽多,而内外受敌的不利形势。
    率军前来救援的大将,正是萧侯仪,他接报知赵子龙军已陷入重围,困于六万魏军的包围圈中,随时有全军覆没的危机。他便决然的对司马邓芝道:“赵将军生死存亡,在于此战,我不得不拼死援救!邓司马可率三千兵马,于四周擂响战鼓,多张旗号,四面游走,令魏军不知我军兵力多寡。我即率二千骑兵,突入重围,救援赵子龙军!邓司马不必实攻,只在外围迷惑魏军可也。”
    邓芝道:“萧将军以二千兵力,敢向数万魏军冲击吗?只恐徒招损失吧!不如待丞相大军赶到,再发动进攻。”
    萧侯仪断然说道:“不然,魏军在赵将军的力战之下,战力已大受耗损,其兵虽多而力不强也。而赵将军仍在力战,将数万魏军死死拖住,此乃我军里外夹击,以少胜多的良机也。”
    邓芝想了想,深感此乃目下唯一转危为安的计策。他不由叹道:“萧将军与赵将军内外联手,乃天下无敌之最佳组合!萧将军不必担心外围魏军,我拼死将其迷惑拖住便是。”
    于是蜀军五千兵马,分为两部,三千人由邓芝率领,在外围佯攻,以迷惑敌军,萧侯仪则率二千骑兵,坚决突人魏军重围。
    萧侯仪一马当先,抡动青龙偃月刀,率二千精骑,杀入重围。
    魏军将领薛则、董禧,此时已奉命率军前来堵截。薛则的副将不知厉害,见萧侯仪仅是一位不知其名的青年将领,绝非什么关羽再世便心存轻蔑之意,舞刀枪先迎击萧侯仪。
    萧侯仪深知战机一纵即逝,若不能迅速突入重围,救援赵子龙军,一旦折损,此后便必全军覆没了!他因此不敢作任何拖延,手中的青龙偃月刀一挥,以闪电般的刀法,立将薛则的副将斩于马下。
    薛则、董禧见状不由大骇,不敢接近,率十数将领,轮番向萧侯仪冲杀,但甫触即回,欲行车轮战术,消耗萧侯仪的体力。
    萧侯仪窥透魏军之计,他目中精光突炽,长啸一声,将青龙偃月刀法,与他的独剑猴拳九式神功融合,一式最具威力的“穿云裂石”,疾驰而出,以电光般刀势,嚓!嚓!嚓!
    刀锋过处,连削薛则、董禧等八员魏将的人头!
    他的“穿云裂石”神功,徒手亦可透壁裂石,加上锋利无比的青龙偃月刀,快如电奔的千里赤兔马,简直是他与关云长的合体,其战力之高,连当年的关羽有所不及!萧侯仪闪电一刀,斩八颗魏将人头,有如晴天霹雳,将万千魏军兵将的心震裂了!
    萧侯仪率领的二千精骑,仗恃主将的神威,奋勇冲杀、魏军挡者必死,直如巨浪洪涛,冲垮了魏军的人海围堤!
    不到片刻,萧侯仪军,便突进到魏军包围圈的核心,与核心中浑身浴血死战的赵子龙军,已相距不到百丈。
    萧侯仪素来视赵子龙如兄长,他见赵子龙血染战袍,不由大叫道:“子龙哥哥!你可无恙么?……我来救你出阵。”
    他情切之下,竟如他幼年时的称谓呼唤赵子龙,令人备感亲切。
    行将力竭的赵子龙不由心头一热,他虽然已知萧侯仪正率军前来救应,但料不到他竟神勇如斯,连当年的关云长亦有所不及,片刻之间便突入重围!他精神一振,向身仍在浴血死战的蜀军厉声道:“萧将军生力军已至,我等趁机反击,为战死的兄弟报仇。”蜀军精神大振,拼死奋战,紧随赵子龙,向外冲杀。
    很快,赵子龙军便与萧侯仪军会合,两人联手杀人东面,救出了被围的四千蜀军,此时,在魏军的内围中,蜀军兵力又集中了近万人,加上赵子龙和萧侯仪两大虎将,俩人联手,天下无敌。蜀军的士气大振,魏军兵力虽多,却已被赵子龙和萧侯仪的神威吓得胆战心惊,已成强弩之末。
    赵子龙与萧侯仪两马当先,向魏军发起反击,其势有如久蓄洪流,一旦释放,力如万钧,加上在魏军外围佯攻的邓芝军,令魏军不知蜀军的兵力虚实,更令魏军军心动遥在赵子龙、萧侯仪军的反击之下,魏军很快便全线崩溃,人人争相逃命,在山顶指挥此役的魏军主帅夏侯琳,吓得面无血色,早已抢先逃返武都城去了。
    凤鸣山一役,赵子龙、萧侯仪、邓芝的先锋大军,以一万兵力,战胜六万魏军,更歼灭魏军数万人,逃返武都城的魏军,仅得三万人,这一役惊天地泣鬼神,令天下震动。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