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观新军校场遇恶少 看猛虎洛阳显英才-第一章 少年一俊才-司马懿大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史传小说 > 司马懿大传 > 第一章 少年一俊才
一 观新军校场遇恶少 看猛虎洛阳显英才

    东汉未年,天下纷争。宦官与外戚争权夺利。一方面灵帝献虎讨欢,一方组建新军邀宠;人群中,有两帮少年对峙:“我叔叔是新军校尉曹孟德!”“我爹爹是京兆尹司马建公!”
    汉灵帝中平五年。
    动荡朝代中最不平静的一年。
    以宦官张让、赵忠为首的“十常侍”宦官集团与外戚、大将军何进争权夺利,矛盾演化到白热化的阶段。
    何进是何皇后的哥哥。他们深知灵帝是个喜怒元常而又宠信宦官的主儿,在王美人为灵帝生下个儿子后,生怕失宠而被废遭贬。便绞尽脑汁,煞费苦心地讨好灵帝。何进见灵帝每日不理朝政,不是在裸游馆偎红依翠,便是在西园斗狗玩鸡骑驴车,便投其所好,以重金让人捕捉了几只猴子和一只老虎,进献灵帝消遣。
    “十常侍”听到消息,赶紧密谋策划,借口保护皇宫,防止黄中军余党造反,建议皇上组建一支护卫京师安全的西园新军。这新军的统领便是“十常待”之一的赛硕。
    这天,风和日丽,是何进向皇上进献猛虎的日子,也是新军成立的日子。
    整个洛阳城轰动了。天不明,人们就涌向街头翘首以望猛虎,涌到校场观看新军军威。
    等着看热闹的人群前头,早早就来了三个服饰鲜亮的少年。从相貌上看,他们无疑是兄弟三人。年龄大约有八九岁,长得龙颔虎额,眉清目秀,身材匀称,被另两个少年称作二哥。被称作三哥的则略显清秀。年龄最小的四弟是个虎头虎脑的小胖墩。他们在等着,叽叽喳喳地议论着。
    四弟兴致勃勃地:“……大哥还不愿来看哩。这么多人,多热闹。又能看老虎,又能看新军演练,多好玩!”
    二哥瞪他一眼,道:“你还小,只知道玩儿。大哥不来是有原因的。听说今天的事儿牵扯到朝廷中的争斗哩。大哥快要做官了,他一心只想早得功名,报效国家,最嫉恨大臣间的争权夺利。我要是到他这份上,也不会来的。”
    三弟疑惑不解地问:“二哥,这老虎和新军咋会与争权夺利有关哩?”
    二哥看看左右,低声他说:“你们不知。听大哥说,老虎是大将军何进献给皇上的。他是何皇后的哥哥,是外戚集团的头儿。这新军是宫中宦官‘十常侍’策划组建的。这两家势力矛盾很深,谁都想执掌大权,控制皇上。唉,我看他们非要把国家折腾个样子不可。”
    三弟不置可否他说:“嗨,二哥是祀人无事忧天倾。咱还是看热闹吧。”
    四弟随声附和说:“对,咱管他谁掌权哩。”
    二哥正色道:“你们就知道玩儿。就不想想,爹爹会不会加入哪一派?如果他那一派斗争失利,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三弟惊叫道:“哎呀,那可咋办?”
    二哥:“咋办?但愿爹爹哪派都未参加。”
    三人正议论着,突然身后人群骚动,有人喝喊着挤涌过来:“让开让开!曹公子来了!”
    老百姓最怕惹事。也不知是什么了不起的曹公子,只听那恶声恶气的架势,便都乖乖的让开了。
    站在人群最前面的三兄弟可不吃这一套。今日来看热闹,是朝廷贴了告示的,谁都能来。来了就讲个先来后到。
    凭什么你来晚了,别人就得给你让路?你要是皇亲国戚,到台子上去呀!便不让。
    谁知,来的这帮少年却够恶够横。为首的一个粗黑小子也就十一、二岁的样子,一把推开三兄弟,趾高气扬他说:
    “好狗不挡路。走开!”
    三兄弟也够犟。不怕对方人多个子大,三个人一字儿排开,挺胸叉腰:“恶狗才抢食。你们讲不讲理?”
    粗黑小子蛮横他说:“讲理?你知道大爷俺是谁吗?”
    三兄弟也不示弱,针锋相对:“你知道大爷俺是谁吗?”
    对方一个小子指着粗黑小子说:“这是曹公子曹爽!”
    三兄弟中的二哥冷笑一声:“没听说过。我看是草包。”
    粗黑小子曹爽气得眉眼倒竖,大叫道:“什么?你敢骂我?告诉你,我叔叔是新军的典军校尉。喏,看见了吗?在阅兵台上排在第三位的那个红脸将军,便是我叔叔曹操曹孟德!”
    二哥不屑地:“有什么了不起,我爹爹也不是吹糖人的。
    他是京兆尹司马建公。”
    原来,他是司马防的二公子司马懿。另两个是三公子司马罕,四公子司马值。司马防治所在长安。这次来京都是为大儿子司马朗的仕途活动。孩子们都想来京都看看,便把他们都带来了。
    曹爽听了一愣,继而又嚣张地:“京兆尹有什么了不起?
    我爷爷是当朝太尉!”
    司马懿听了大笑起来。笑得曹爽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便嚷嚷道:“你若是害怕就赶紧告饶,笑什么笑?”
    司马懿抹了一把笑出来的泪花,说:“还有脸炫耀呢。都说这个太尉是花一万万钱买来的,有何光彩?其实,按市价,旁人一千万钱便可买下,你爷爷却要花上十倍的价钱,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你爷爷有个干爹,是宦官曹腾。曹腾有钱,却怎么着也是宦官。阉官的养子买官,合该出高价。”
    曹爽哪里知道这些?羞得满脸通红。口里却骂着扬起了拳头:“哼,你小子敢取笑我爷爷,看我不揍扁你!”司马懿岂能示弱?也攥紧拳头迎上:“今日是你无理。若要寻事,我们三兄弟定然奉陪到底!”
    “对,看谁把谁揍扁!”小铁锤似的四公子司马馗,别看人小,却天天练武。看他扎的架势,就不是穰茬。
    那曹爽别看长得人高马大,实则正如司马懿说的,是个草包。他见对方一强硬,心中便有几分怵。但口中少不得又硬又横:“哼,我看你们是皮痒痒啦。今天大爷就教训教训你们,让你们知晓俺曹爽的厉害!”他扎撒着架势,挥舞着双拳,两腿却并未向前,只是在原地蹦跶。
    司马前看着他这付样子活象个狗熊,直觉得好笑,便逗他:“有种,你来打呀!”
    曹爽蹦跳着,看看左右的小兄弟,意思是说:你们上呀!
    可这几个小兄弟也是欺软怕硬的孬种。见对手是京兆尹的公子,气焰早已减了七分。又见他们卡腰端拳的架势,颇有些威风,哪个还敢上去?
    双方就这样对峙着。四周围满了看热闹的人。他们脸上个个充满了既兴奋又紧张,既渴盼又害怕的神态。今天可是饱眼福了,在看老虎看新军之前的空档儿,还能看打架,而且是两帮官家子弟打架,你说,刺激不刺激?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