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古寺观棋驭神马 禅房天机授慧心-第一章 少年一俊才-司马懿大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史传小说 > 司马懿大传 > 第一章 少年一俊才
六 古寺观棋驭神马 禅房天机授慧心

    慈胜寺。颠和尚正与一位高僧下棋,司马懿忍不住高叫:“好棋!”颠和尚:“棋理含哲理,绝处能逢生。”“《孙子兵法》是一部奇书,你要熟读牢记,还有这本棋谱《驭马谱》……”
    一连几日,司马懿吃睡不香,神魂颠倒。颠和尚的话一直在他耳畔索绕。
    月光明亮,夜色如洗。膝胧中,司马懿听到身后有人喊他。他回头看去,见是一小和尚在向他招手。奇怪,我并不认识他呀。他心里这样想着,脚下竟不知不觉向小和尚走去,小和尚并不答话,扭头便走。司马懿也鬼使神差地跟了过去。
    走着走着,小和尚停在一座大庙前。司马懿抬头看去,寺院大门上方端庄的三个斗大金字“慈圣寺”。
    “呵,这不是颠和尚要我来相见的地方吗?莫非那小和尚是颠和尚差遣来引领我的?”
    他正想着,小和尚双手合十,唱了个暗,说:“阿弥陀佛,我家师傅请小施主到后面藏经楼一叙。”说完指了指路径,便闪身不见了。
    司马懿将信将疑地进了寺院,绕过大殿,来到藏经楼前。藏经楼廊下有个小和尚,见司马懿走来,忙双手合十:
    “阿弥陀佛,有请小施主。”说罢掀起竹帘。
    司马懿忐忑不安进入藏经楼,明亮的烛光下,两位高僧正聚精会神地下棋。其中一人正是那颠和尚,但见他正襟危坐,双手扶膝,神态安祥从容自若,与那日的通蹋相判若两人。
    司马懿来到近旁,就要施礼,见二位高僧埋头下棋,旁若无人,只好静立一旁看他们下棋。
    棋局已近残局。颠和尚一马一炮一卒,力量远不如对方的一车二炮,而且更糟糕的是颠和尚的炮还处于对方象口。
    司马懿禁不住要喊“走炮!”可看颠和尚安然自信的面孔,把话又咽了回去。
    颠和尚不知是没有看见,还是棋技问题,只顾驱卒跳马,那可怜的炮话生生被对方吃掉。
    司马懿正惋惜不已,却见颠和尚的一匹马盘旋进逼,不显山,不露水,直逼九宫,顿时显出八面威风,须臾问,一举擒王,大获全胜。司马懿看得目瞪口呆,忍不住叫道:
    “好棋!”
    颠和尚这才抬起头来,道:“阿弥陀佛,不知小施主来到,贫僧失礼了。”
    司马懿忙说:“大师胸藏韬略,棋艺高超,晚辈有幸观棋,获益非浅。”
    颠和尚:“棋理含哲理,绝处能逢生。不知小施主看出点什么门道。”
    司马懿:“但求大师点拨。”
    颠和尚起身道:“小施主,请跟我来。”
    司马懿跟着颠和尚上了楼,来到一个房间。房间里有几个高大的书架,书架上摆着书。看来,这是主持的书房。
    颠和尚:“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你来这里吗?”
    司马懿:“晚辈不知,请大师明示。”
    颠和尚:“你是官家子弟,是不是看我通里邀蹋,象个疯和尚,而对我的话似信非信,甚至当成耳旁风,听了一笑了之?”
    司马懿:“晚辈不敢。大师煞费苦心,为晚辈着想,晚辈定当谨记大师教诲。晚辈迟至今日方来,实是晚辈的不是。”
    颠和尚:“贫僧看你吉人天相,前程似锦,将来定成经天纬地之人,故而点化于你。常言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对我的话,是全听,甚或不听,就看你的造化啦。”
    司马懿认真地:“愿听大师教诲。”
    颠和尚指着书架上并不大多的书,说:“你来看。你可能会奇怪,除了佛家经典,我这儿的书并不多。其实,世上真正有用的书,不过数十部而已。有人把四书五经奉为经典,可我这里却极少孔子、孟子、老子与庄子的书。孔孟的书,讲道德讲得多,固然不错,但讲智谋讲得少,实在可惜。
    当今天下大乱,诸候纷争,读多了孔孟的书,会使人变迂变蠢…………”
    司马懿听了,吃了一惊。心想,他真是个颠和尚。佛门中人竟说出这样离经叛道。惊世骇俗的话,实是对至圣先师之大不敬。
    颠和尚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继续说:“你一定以为我的话离经叛道。贫僧有言在先,这只是指当今而言,只是指对这些书是一般的读读还是奉为经典而言。老子的书,读一遍就够了。你越去琢磨道德经,会越糊涂。至于庄子,海阔天空,不着边际,读多了,就只能陷入清淡之泥淖而不可自拔。就拿老庄的无为而治说吧。当今哪个诸候能这样去做?
    哪个不是野心勃勃、孜孜以求夺得汉朝天下?墨子嘛,是个苦行僧,自己给自己套上枷锁,又怎能教导别人有所作为呢?”
    司马懿忍不住问:“那晚辈还读什么书呢?”
    颠和尚:“当今纲纪崩摧,群雄乱国,极需治世之能臣,经国之大才。只会读书舞文弄墨,成不了大气候。唯有学智学勇,亦文亦武,方能成大器。因此,孔孟老庄的书,看一遍足够。唯有孙子是古代最聪明的人。”他取出一本《孙子兵法》,继续道,“这才是奇书!你不要以为这只是本兵书,它实是经略圣典,万事万物离不了。它讲虚实之理,进退之法。这里有经天纬地之术,左右逢源之道。读之,则不滞不板,不蠢不傻,不愚不昧。统一中国的秦始皇,雄才大略的汉武帝,他们都熟读此书,方成就了大业。当今,谁个欲取天下,也断然离不得此书。这里,孙子讲的十三篇,要反复揣摩,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这话,贫僧只对你一人言讲,个中缘由,望能知会。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司马懿看他要结束谈话,忙问:“可是,晚辈还是不理解,大师为什么要对我讲这些呢?”
    颠和尚:“阿弥陀佛。琴音虽妙,岂可对牛弹琴?忠言至善,不可对痴人说梦。天机禅理,不可泄露。小施主,自个儿领会去吧。”说着,又取出一本棋谱:“人生如下棋,得失进退,成败胜负,存乎一心。此所谓棋道合于人道,人道合于天道!要用心下棋,用心做人。这本《驭马谱》,是贫僧棋艺的结晶,送给你,读书闲暇时看看,对你大有神益。
    小施主,你该回去啦。”
    司马懿忽闪着一双大眼睛,还想问个究竟。却见颠和尚一挥袍袖,自己竟如腾云驾雾般飞将起来,飞至山巅,突然跌下……他惊得大叫,手足乱抓乱蹬……
    “二弟醒来,二弟醒来!”司马朗一早来催弟弟起床读书,见他又喊又叫,又踢又蹬,知是做了恶梦,便唤醒了他。
    司马懿梦犹未醒,睁开眼,一把抓住大哥的手直喊:
    “我在哪里?我在哪里?”
    司马朗笑道:“二弟许是做了恶梦。你不是在家中好好的吗?快起来读书吧。”
    司马懿这才清醒过来。他想起梦中颠和尚的话,联想起前几日见到颠和尚的情景,不觉暗自称奇。“不,我不是在做梦。我的《孙子兵法》呢?我的《驭马谱》呢?”他在床上翻来找去,急得满头水汗。
    司马朗说:“这几日你正读《大学》,何曾看《孙子兵法》啦?不过,你要读,书房里有,还是爹爹读过的。”
    司马懿一听,翻身下床,三步两步来到书房,从书架上找出《孙子兵法》,迫不及待地翻看起来。
    司马朗笑道:“性急看不得下棋。哪有你这样读书的?”
    说起棋,司马豁猛地又想起棋谱。左顾右盼:“对啦,还有我的《驭马谱》。”
    司马朗:“什么驭马谱?”
    司马懿:“就是棋谱,是仙人给我的。”
    司马朗笑起来:“我说二弟做梦吧,还说不是。咱家哪里有什么《驭马谱灯》?”
    司马懿认真地:“不,是真的。不信,我给你写出来。”
    说着,拿起纸笔,凝神运笔,连写带画,竟把驭马十谱丁点儿不漏地写出来了。他的耳畔响着颠和尚的教诲:“下棋,是斗智斗勇,这是要用心的。神马棋艺的精髓,在于胸无城府,浑厚纯朴,顺应自然,行乎所当行,止乎所当止。故每在劣势之下,才兵以义动,后发制人,转危为安………”
    司马朗看弟弟专注于棋谱,不禁埋怨道:“咳,二弟怎么迷上这个?琴棋书画,略通即可,正经地是要读好《论语》、《大学》、《礼记》、《尚书》,过几年好谋个官职。”
    司马懿:“大哥,四书五经我已经读腻了,策、论、表、判之类时艺经文,古板沉闷,我想读读《孙子兵法》,下下棋,换换脑筋。”他知道,对哥哥讲颠和尚的道理是万万讲不通的。
    司马朗无奈地:“你呀,回头爹爹知晓了,会训斥你的。”
    说罢丰了。
    当下,司马懿如鱼得水,捧起《孙子兵法,》读起来。读着读着,果觉有趣,圈圈点点,兴奋不已。那演阵斩姬的孙武遂鲜活地向他走来……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