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钻铁佛小卒拱心 破骗局百姓感恩-第三章 初仕上计掾-司马懿大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史传小说 > 司马懿大传 > 第三章 初仕上计掾
三 钻铁佛小卒拱心 破骗局百姓感恩

    正是春耕大忙时节,百姓怎么却忙着上香?大佛寺里铁佛显灵,到底如何个灵法?司马懿直奔大佛寺:“我倒要看看你的神通!”
    司马懿受王郡守辟请,接受了上计事务,每日尽心竭力,账目表册清楚无误,很得太守王匡的赏识,多次流露出如有空缺,定当耀升的意思。司马懿自是不急不躁,每日除了公务,便是看书习剑,琢磨棋艺。
    这年春节,司马懿回家过年。过了正月十五,方告别母亲、妻子和弟弟,赶回郡府。
    出了村子,见田野里已有农夫吆牛挥锄,开始了春耕,心中欢喜,今年又该是好年成了。
    一路走出十几里,却发现田畴里耕作的农夫越走越少,大路上,急匆匆赶路的人越走越多,心里十分奇怪,就问旁边一个中年人。
    “这位老哥,你这么脚步匆匆,去做什么呀?”
    中年人:“给铁佛爷上香去。”
    司马懿不解地问:“现在正是春耕大忙时节,不忙地里的活计,烧什么香呀?”
    中年人:“你这位客官还不知道吧?凤凰岭大佛寺里的铁佛爷显灵啦!”
    司马懿奇怪地问:“噢?如何显灵法?”
    中年人神秘他说:“喝,大年初一那天,铁佛爷突然开口说话,为人解穰消灾,有求必应神灵得很哩。”
    司马懿一听,感兴趣他说:“真有此事?老哥能否带我一道去?”
    中年人指着前后的人群说:“这都是去烧香的。你如要去,咱们一路走吧。”
    司马懿随中年人走了七八里,来到凤凰岭大佛寺。寺庙不大,有些破败,却熙熙攘攘人如潮涌。香客中有老幼妇孺,有青壮男子,有士人贵族,还有衣衫褴褛的乞丐。小小的山野破庙,人声鼎沸,恍若通衢集市。
    司马懿在门前买了香烛,进了庙门,见寺内十分简陋,大殿和厢房都己残破。前殿里有尊铁佛,高一丈有余;佛案上香炉里烟火缭绕;功德箱里,银钱堆得满满的。一侧立一老僧,微闭双目,手捻佛珠,嘴唇翁动,似是住持僧。司马懿观察他多时,见他不时地微睁双眼侧目瞟一下功德箱,每每眼角流露出一丝笑意。
    这时,一鲜衣华帽的绅士进来,将一锭元宝放人功德箱。老僧瞥见,高唱:“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接着,手中佛尘一扬,铁佛竟开口说话啦。
    “有生有死寻常事,无官无钱天下然……”
    声音嗡嗡地,浑厚低沉,殿外的香客听到了,便哗啦围了进来,跪了一地,连连磕头不已。那绅士听了更是磕头如捣蒜,口中直道:“佛爷保佑,我母长寿,我儿做官。到时,弟子一定给你重修庙字,再塑金身。”说罢,又撒一把钱人功德箱。
    司马懿在一旁将这一切尽收眼底。转身退出前殿,要踅进后院看看,却被一目露凶光的黑胖和尚拦住:“阿弥陀佛,施主留步。”
    司马懿看了他一眼,便出了寺庙。
    司马懿一路上越想越觉得这里有奥妙。铁佛是铁铸的,怎么会说话?百姓都去烧香拜佛,这春耕误了,明年如何会有好收成?赶回郡府,便向大守作了禀报。
    王太守不以为然道:“寺庙香火旺盛,只能说明我河内黎民安康,百姓富足,有何大惊小怪?”
    司马懿坚持道:“在下思忖此中有诈,敢是不法和尚在骗钱。再者,乡民如此蜂涌到庙里烧香,误了春耕,将会影响今年的收成,万万不可助长此风。据下官看来,此风将愈演愈烈,后患无穷。请大人派差役前去察明,以纠时弊。下官愿承担此差事。如有差错,甘当受罚。”
    王匡知道司马懿一向办事认真,见他一再坚持,说得也不无道理,便点头应允,让他率一班差役前去处理,并叮嘱:
    “一定要小心从事,查有实据,据实处置。”
    次日,司马懿带领一班差役扮作大户人家前去烧香礼佛。
    到了庙里,司马懿望着“一声不响,二目无光,三餐不食,四肢无力,五官不整,六亲不认,七窍不通,八面威风,九(久)坐不动,十分无用”的铁佛,冷笑一声:“今天我倒要看看你的神通!”司马懿拿出一锭元宝给住持僧道:“师傅,我家主人愿多出银两,请寺中众僧俱到大殿做道场。”
    住持僧犹豫了一下。司马懿便又递过去一锭元宝。住持僧眉开眼笑地答应了。
    待到众僧都聚集到前殿,咿咿呀呀诵起了经文,司马懿抽身来到后院。
    后院正北是一溜平房,一半是和尚住室,一半是伙房。
    西屋紧挨着前殿挂着棉帘子,司马懿想,这该是方丈室了。
    掀起帘子进来,外间布置一般,内室锁着。司马懿过去扒着门缝向里一看,大吃一惊,里面摆设十分豪华,贴墙有一排大柜,都上着明晃晃的铜锁。司马懿看了心中有数。
    他在外屋仔细打量四壁,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之处。最后,他的目光停留在墙上挂的一幅很大的中堂画上。他上前掀起画,发现后面有一暗道。他钻了进去,七拐八弯来到一处,能听到钟善诵经声。他心中一喜,紧走几步,隐隐有了亮光,就见一人贴在壁上,透过一个小孔向外张望。果然有鬼!司马懿便扑上去,反拧住那人胳膊,低声喊喝:“不许声张!”
    那和尚以为是伙伴在和他开玩笑,头也不回他说:“乱什么乱!快看这户人家多有钱,我该说几句好听的糊弄他一下。”
    司马懿一听火了:“好你个秃驴,想出这损招骗钱。”
    那和尚听出不对,口头一看,愣住啦,结结巴巴地问:
    “你,你是谁?”
    司马懿:“我是衙门里的差官!”
    和尚一听吓瘫了:“啊!”
    司马懿一把把他拽开,反绑了。自己来到他方才呆的地方,向外一看,原来铁佛是空心的。这儿是铁佛的肚子,从肚脐眼的小孔中可以看到庙堂里的一切。此刻,住持僧正摆着一幅慈眉善目的样子在诵经,时不时用贪婪的目光扫一下黄澄澄的元宝,脸上掠过一丝欣喜。
    司马懿一阵大笑:“哈……”
    笑声惊呆了住持僧,惊呆了众和尚,也惊呆了等着进香的百姓。诵经声嘎然而止,大殿里一片死寂。
    住持僧以为是铁佛里的和尚出了差错,正要发火,铁佛里又传出嗡嗡的话声:“骗人的把戏该收场啦!”
    住持僧这才知道大事不好,就要逃跑。
    司马懿早在铁佛肚里看到,大喊:“差役们还不动手!”
    扮作香客的差役们听到号令,发一声喊,一齐动手抓住了众和尚。
    司马懿在铁佛肚里见进香的百姓都愣在那里,不知就里,便说:“乡亲们,我是河内郡派来的差官,今日来戳破贼和尚的骗钱把戏。希望大家不要再受骗了。现在正是春耕大忙季节,你们还是赶快回去吧,误了农时,吃亏的是自己。
    快回去吧。”
    百姓们听了,纷纷道:“受骗花钱又误农时,真是不该呀!走,回去侍弄地去。”
    司马懿和差役们押回和尚。太守审理了此案,处决了为首的住持僧。
    回到后衙,太守很感兴趣地问司马懿:“你怎么断定铁佛说话是个骗局呢?”
    司马懿说:“道理其实很简单,稍有头脑的人不难识破。
    首先,铁佛没有性灵,怎么会说话呢?再听声音,嗡嗡的,有如人在井中讲话,有一种瓮音。再看住持僧的神态,全然不似出家人视钱财如粪土,而是目露贪婪之色;且有凶悍和尚把守后院。后院一定有机关。果然,在方丈禅房,我发现了和尚装钱财的大柜,在画轴后面发现了暗道。我这是用了棋道上的小卒拱心术呀!”
    太守听了连连点头,赞道:“好个小卒拱心术!”当下,拿出八千钱奖励了司马懿,又设宴款待。
    酒至半酣,王太守放下酒杯,轻轻叹了口气。
    细心的司马懿见状忙问:“大人有什么为难事吗?”
    王太守说:“唉,今日虽破了一桩骗钱案,却还有一桩棘手的案子无从下手。想起来,令人头疼。”
    司马懿问:“什么案子这么难办?”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