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拜名士南阳逢对手 “月旦评”神骏得天书-第二章 神骏得天鉴-司马懿大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史传小说 > 司马懿大传 > 第二章 神骏得天鉴
四 拜名士南阳逢对手 “月旦评”神骏得天书

    厅堂正中坐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他对面跪坐着一个年轻后生;那后生与司马铭交臂而过,许名士万分惋惜:
    “老夫已将卧龙雅号赐于那后生,就送你个雅号“神骏”吧!”
    三年守孝期满,司马朗告别母亲和弟弟,要回京销假待诏。当时,朝廷懦弱无能,大权旁落,诸侯纷争,身为重臣的父亲去世,使司马家失去了靠山。此番前去,前程如何?
    此后,弟弟们的前程如何?司马朗心中无数。弟兄离肌不免凄然。
    他看着二弟司马懿道:“现在国家纷乱,正是仁人志士报国之际。二弟已举为孝廉,到了为国出力的时候。不过,馅饼不会从天上掉下来。你现在紧要的是,要让社会承认你,给你施展报负的机会。”
    司马懿问:“如何让社会承认小弟呢?”
    司马朗:“为兄想了许久,你该去拜见一下当今的名士南阳许劭。”
    司马懿:“为什么要去见许劭?当今名士豪杰如云,像四世三公的袁绍袁术,拥兵自重的张绣,和你崇拜的曹操司马朗打断他的话说:“对,就是这个曹操。他当初因出身于阉宦之家而倍受世人歧视,多亏他经人指点,到南阳结交了当今名士许助许子将。那许劲虽非位居三公,却与其从兄许靖素以善于鉴定人物著称。他们每月初一品评乡党人物。言语切实中肯,世称月旦评。大凡经过他们品评赞赏的人物,身价就会大大提高。曹操当年曾携重礼,登门拜见许劭,请教。探询许劭对他的评价,得到了‘治世之能臣。
    乱世之好雄’的评语。自此,有了名声。刚满二十岁,就举为孝廉,继而为议郎,又受父亲赏识,当上了洛阳北部尉。
    据传,他可能要当丞相,灸手可热呀!”
    司马懿心动了。问:“小弟如何才能结识许名士呢?”
    司马朗说:“崔琰崔大人与许名士是挚交,你随为兄到京城求他写封书信,此事定成。”
    司马懿急切地:“好,我这就去禀明母亲,与哥哥同往京城。”
    “不必啦。”随着话音,母亲在儿媳张春华搀扶下走过来,说:“你哥哥怕为娘舍不得你出远门,已与我先讲明了。
    你已长大了,为娘怎么能一直把你拴在身边?再者,你爹爹的三年期丧已满,你可以出去闯荡了。”
    司马懿高兴地拉着母亲的手直叫:“好母亲,你是天下最好的母亲!”
    母亲疼爱地点着他的额头,道:“看你,老大不小的了,还像个小孩子。”
    司马懿撒娇他说:“孩儿在母亲面前,不永远是孩子吗?”
    母亲回头看了儿媳一眼,收住笑,郑重他说:“你还没问你媳妇愿意吗?”
    “她?”司马懿一怔,随即认真地向妻子长揖一礼,道:
    “娘子,为夫要出远门,你可是同意?”
    张春华先羞红了脸,扭过身去,低头不语。
    司马朗见状,忙对母亲说:“母亲,还是让他二人商量了再说,咱们走吧。”
    司马懿焦急地啄起嘴,赌气他说:“娘子,你今儿是怎么了,吃了哑巴药啦?你若是不同意,就明言直讲,俺便守在家中,与你厮守一辈子如何?”
    张春华急扭身道:“谁吃哑巴药啦?哪个说不同意啦?大丈夫生身立世,自当报国为民。顾家恋栈,岂能出鸿鹄良骥?
    岂是你这将门之后的胸襟抱负?”她不说而已,一说就是嘟嘟嘟连珠炮,直听得众人先是瞠目结舌,继而哈哈大笑。可是,她的话还头说完呢,下面的话语更是让人听了热血沸腾。
    “还有一事,为妻脚心有块红斑,相书上说这叫踩红云。
    女人脚踩红云,她的夫君一定会发达的。人们咱家弟兄八人为‘八达’,不也暗合了这个寓意了吗?”
    众人听了更是高兴。其实,司马懿早就注意到妻子的脚心掌纹交叉处有块指甲大的红斑,颜色由深渐浅,真如天空中飘游的云彩。见妻说出,微微笑了。
    次日,司马朗和司马懿弟兄二人辞别了母亲和弟弟们,带上家人司马忠,上路了。他们先到京城崔府拜见了崔尚书。崔尚书在与司马懿交谈中,发现他学识又有长进,高兴万分,欣然给许助写了书信。司马懿谢过,带上书信,径往南阳去了。
    到了南阳,司马懿先到太守府拜见了哥哥的好友、同乡杨俊。杨俊设宴款待,并又亲笔写了举荐信,差人先期送到许府,安排日子。
    司马懿在驿馆住下。驿馆里住有不少外地才子和低级官吏,他们都在等着许名士的接见品评。有的带了厚礼排了好些时日,还没轮上。司马懿不禁暗暗感叹,迫不及待地渴望立刻见上许名士。
    多亏崔尚书和杨太守的举荐信,司马懿被提前接见。他听到这个消息,高兴地一蹦多高。
    到了接见的那一天,司马懿一早起来,沐浴更衣,来到许府。在廊下,被一童子挡住,司马懿报了姓名。童子说:
    “先生已有安排,请你稍候片刻。”
    司马懿这才发现自己求见心切,竟比约定的时间早了半个时辰。便耐心站在廊下等候。
    “许名士在哪里?许名士在哪里?”门外一阵喊叫,扎扎乎乎凤风火火大大咧咧进来一个汉子。此人年龄二十多岁,一张国字脸,满面络腮胡,一双环豹眼。相貌凶狠,神态傲慢。司马懿不觉厌恶地皱了皱眉头,扭过脸去,不去看他。
    “谁在外面喧哗?”
    厅堂内传出一声低沉威严的喝问。
    童子忙跑过来制止:“这位先生,请问尊姓大名,找我主人何事?”
    汉子停住喊叫,打量了童子一眼:“噢,你是许名士的书童吧?在下姓曹名爽。现有我叔曹丞相手书一封,须面交许名士计个口彩。来人,”他向后一招手,一个家人挑一担礼品进来。
    “区区薄礼,不成敬意,请先生笑纳。”
    曹爽!这名字好熟。司马懿扭回身细看,心中一格登,果然是十年前在京郊校场遇到的那个恶少。他怎么也来啦?难道也想让许名士品评?如此粗俗之人。能会有什么好评呢?
    童子看也不看礼品,只接了书信,说句:“稍候。”便进了厅堂。
    曹爽见廊下站一书生,便得意地扫他一眼,才待要扫到别处,眼珠却一怔。此人怎么面熟?不觉仔细打量起面前这个书生。
    “喂,大爷怎么看你好生面熟呀?你姓甚名谁?”
    司马懿见他恶习不改,还这样傲慢无礼,便不予理睬,只顾背着双手环顾左右。
    “喂,大爷问你呐!你耳朵里塞驴毛啦?”
    司马忠一旁没好气他说:“你嘴里吃狗臭屁啦?”
    “什么?你个贱人,敢骂大爷!”
    “是你先骂我家公子司马懿的。”
    “噢。”曹爽想起来了,“原来是司马二公子。我说怎么面熟。十年啦,想不到在这儿又见面啦。”
    司马懿不冷不热地:“原来是曹公子。你还是那么威风呀?”
    曹爽:“啊,啊。你还是那么、那么不卑不亢呀。可惜,你那当京兆尹的爹爹死啦。”言外之意:你已失去了靠山,还傲气什么?
    “不过,我家的祖坟近些时常冒紫气。看来,我们弟兄有祖宗荫德庇佑,自会有出息的。”
    “呀!还不去靠祖坟上的紫气去升官发财,跑这儿来干嘛?”
    司马懿反唇相讥:“你不去找你叔叔讨个官做,也跑到这儿干嘛?”
    “曹公子”童子打厅堂里出来,冲曹爽道:“我家主人说“了、礼物退回,请曹先生两日后来见。”
    、曹爽一听,火道:“什么?你没让许名士看我叔叔的书信?我叔叔可是曹丞相呀!”
    童子:“如果没有曹丞相的书信,先生恐怕要等十天半个月哩。”
    司马懿故意感叹道:“哎呀呀,到底是曹丞相的侄子,好大的面子呀!”
    “哼!”曹爽可没受过这等窝囊气。
    司马懿又火上浇油道:“哎,何苦找气生。这儿又不是曹府。何况,俺司马懿不也等了一日?”
    “啊?!”曹爽不听则已,一听气得豹眼圆睁,哇哇直叫,“你等了一日,偏叫俺等两日。这不是太小瞧大爷我了吗?
    走,大爷不见他了。有什么了不起?不经过他品评,老子就做不了官了吗?”说罢,挥手让家人挑上礼物,气咻咻走了。
    司马懿见许名士不畏权不媚上,心中愈加敬佩。他忍不住倚着廊柱,透过竹帘,向堂中窥视。
    厅堂正中打坐着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古貌清奇,体态清瘦,精神矍铄。颔下一络整齐的灰须,鬓边微有几茎白丝,风采翩翩。他对面跪坐着一个年轻后生,生得眉清目秀。面对老者的言谈,不住地点头,神态十分专注、虔诚,犹如佛门弟子在听禅师讲经布道。下首还坐着十几个学生,个个正襟危坐,不时地点头,似乎从老者的育讲中悟出了什么。
    房中摆设极为筒洁,但古朴有致。先生身后挂一幅长卷山水画,高山岭岩,飞瀑流泉,苍松古藤,对弈老人,画得浓淡疏密有致。画两边是幅对联。上联是:深山大泽龙蛇远;下联是:古木苍藤日月昏。含义高古隽永,字体飘逸洒脱。
    先生面前有一张紫檀木雕螭书案。案上摆着几卷摊开和未摊开的书籍;边上有一只青铜香炉,不知燃的什么香,香气从竹帘间袅袅溢出,是一种奇特的香气。
    此情此境,立刻使司马懿产生一种肃穆敬仰而又忐忑不安的感情。
    他默默地侍立在廊下等侯。俟那案上的一柱香燃完,便见先生微闭双目,摆了摆手。面前的年轻后生起身,虔敬地向先生长揖一礼,告退出来。
    房中童子掀开门帘,冲司马懿道:“司马公子请进。”
    司马懿闻听,急整冠趋前,恰与喜气洋洋迈出门槛的年轻人交臂而过。
    不知何故,二人竟同时互视一眼,仅仅是一刹那问,司马懿看到对方眼中掠过一道闪光,而自己也瞬间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已经走过去了,他不禁又回头看去,那后生恰也蓦然扭过身来。四目相对,似乎又,问电光石火般的一击。二人都不好意思的互相点了点头。
    司马懿强按住一颗膨膨狂跳的心,走向前去,向许名士深施一礼。
    一许助手持胡须,朗声发问:“是河内司马懿吗?”
    司马懿忙答:“学生正是河内司马懿。”
    许劭见他神情紧张,长揖不起,笑道:。‘不必拘礼。坐下说话。”
    他待司马懿谦恭地跪坐下后,问:“年庚几何?”
    司马懿:“虚度二十春秋。学生久慕先生大名……”望云霓。今日敬上仙庄,得瞻尊颜,三生有幸。”他不知怎么搞的,回答了先生问话后,竟情不自禁地又冒出一段钦敬之词。
    许助听了,立刻变了脸色,道:“小小年纪,怎学得如此俗语套话,令人听了肉麻。老朽忠耿秉直,推荐榆扬,评人论事,决不虚言诳语,也不喜欢别人戴高帽。”
    司马懿惶惑万分,忙辩解道:“先生教诲,如醍醐灌顶。
    方才所言,实是学生心中激动,脱口而出。”
    “好了。”许劲摆摆手。“你家祖上世代为官,崔大人、杨大人信上俱已写明。但凡官宦子弟,有三种情况:一是纨绔于弟,一是昏愚不可教,一是济世贤才。看来你不会是前两种。对于前两种,老朽会嗤之以鼻,赠他一句学会做人再来’。现在老朽问你话,你要从实讲来。”
    “恳请恩师教诲。”
    许劭微闭双目,问:“你平日读的什么书?最爱读什么书?”
    “学生熟读四书五经,略精左氏春秋。最爱读的是武略之书,尤以《孙子兵法》为最,每日必诵一遍。”
    许劲猛地睁开眼,问:“嗅,你也爱读《孙子兵法》广司马懿见先生感兴趣,便滔滔不绝他说:“学生不才,窃以为《孙子兵法》不仅讲的是用兵韬略,也是大丈夫生身处世的要旨,经国济世的妙方。读之,可不滞不板,不蠢不傻,不愚不昧。否则,当今朝廷陵替,纲纪崩摧,天下大乱,群雄四起,不懂兵法战略,怎能成就报国为民之大业?”
    许助目露精光,有些喜欢这个敢言直说的年轻人。他要司马懿谈谈春秋战国的王霸大略。司马懿谈讲品评,切中要旨,且引古评今,颇有宏论。直听得许劭连连点头。
    “你可认得方才离去的青年?”
    司马懿如实回答:“学生不曾认得。不过,却有一见如故之感。”
    许劲奇怪地:“当真不认!这就奇了。方才的青年,复姓诸葛名亮字孔明,南阳人氏。和你这河内学子回答的一模一样。你说奇不奇?”
    司马懿半信半疑。我与那后生素昧平生,相隔千里,怎么会谈吐相同?天下竟有如此奇事。
    许劲不无惋惜他说:“可惜。老夫对特别喜爱的门生,往往要依其人品才学赠送一雅号。我已经送诸葛亮南阳一卧龙之赞语。前日又有新野庞统为凤雏。如今你来晚一步,该评说你个什么好呢?”许劭颇费踌躇地拧眉思索。
    司马懿一旁心中如揣个兔子。他急切地等着恩师的评说。他自信不比卧龙后生逊色。他惋惜自己来晚一步,又庆幸哥哥的安排,使自己能够拜谒结交当今以识人善断著称的许名士;同时也使自己大开了眼界,一时间,学到了三年五年学不到的见识。眼下,许名士就要对自己下评语了,这评语将会对自己今后的仕进和事业产生巨大的影响呀!半晌,许劭眉头舒展,道:“‘天马行空,独往独来’!从你的喜好和志向看,你胸怀大志,腹有良谋,具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你这一辈子将在战马上度过。你会在战马上成就大业。我就送你个雅号“神骏”吧。”
    司马懿闻听大喜,忙道:“谢先生厚爱。学生不才,谨记教诲,不懈进取。”许劭郑重他说:“你聪明大略,博学多闻,实为当今奇才。老朽还有一言相赠,请谨记。大其心,容天下之物;虚其心,受天下之善;平其心,论天下之事;潜其心,观天下之理;定其心,应天下之变。若以此道修身养性,则能逢凶化吉,前程无量。”
    司马懿一字一句听着,记着,刻骨铭心。
    旁听的学生中有人喷喷惊叹:“今日开了眼界,大汉出了两位奇才。”
    两位奇才!话音传到司马懿耳中,他既兴奋又不安。兴奋的是受到许名士的好评。不安的是另一位奇才诸葛亮,他竟捷足先登,摘走了卧龙之雅号。自己家乡有个清风岭,本来自己应该是清风岭上一卧龙的,可如今晚来一步。神骏稍逊卧龙一筹,岂不可惜可叹!
    他怎知,世事沧桑,皆有定数。命运安排他俩在这儿碰面,使他们文成为各报其主的生死对手,在三国纷争的战火烽烟中演绎出一段段神奇的故事。此是后话了。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