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孔明出山克三郡 王朗上阵命归阴-第七章 神速平叛乱-司马懿大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史传小说 > 司马懿大传 > 第七章 神速平叛乱
三 孔明出山克三郡 王朗上阵命归阴

    魏延献计伐魏,孔明按既定方针出师,连克三郡,曹睿大惊,调兵遣将;祁山前,诸葛亮唇枪舌箭,骂死魏军师王朗……
    建兴六年正月,诸葛亮在汉中经过一年的准备,又使反间计,让曹睿削了司马懿的官职,自认为时机成熟,便向蜀主上表出师伐魏。
    镇北将军魏延听说丞相上表伐魏,非常高兴。认为立功建业的机会到了,便求见丞相,献上久已考虑好的谋略,说:
    “丞相容禀,魏令夏侯楙都督长安,是我西蜀求之不得的好事。夏侯楙虽是大将夏侯惇之后,却年少志骄,毫无谋略。
    未将愿领精兵五千,从褒中出兵,沿秦岭东进,绕出子午谷。
    不出十日,可进逼长安。夏侯楙必措手不及,弃城东逃。丞相可从斜谷进出。未将在长安与丞相大军会合,齐心合力,便可荡平咸阳以西。”这是他思谋已久的计谋,反复权衡,找不出秕漏,自认为丞相会赞赏接受。这样,北伐平魏的首功就是他魏延的了。却不料丞相听了淡然地摇摇头道:
    “将军不可想当然行事。你这样太冒险了。我已上表蜀主封你为丞相司马,统领前军。至于打法嘛,还是按既定方针办,稳妥些好。”
    魏延被兜头泼了一盆凉水,就是被封为丞相司马也不兴奋。他根本没料到丞相对他早存戒心,用他只是看重他的勇猛,把他当枪使罢了。可笑他蒙在鼓里,还振振有词地批驳丞相的既定方针哩。
    “丞相若从大道进兵,魏必沿路防守。一路打打停停,何年何月才能取得中原?”
    诸葛亮甩着官腔,冷冷他说:“上天如果保佑大汉,何愁不能势如破竹,一举成功?”
    好了,你别说了。丞相的意思是靠命哩。命里注定你输,怎么打都不行,命里注定你胜,怎么打都中。话是怎么说,如果魏延较上劲再追问一句:“既然上天可以保佑,为何不依未将以求速胜呢?”诸葛亮如何回答?魏延也是聪明人,看丞相的神态语气,分明是对自己有看法,再多说有什么用?
    好吧,就依你的安排,出水才看两腿泥呢。最后看谁的意见对吧。
    蜀主准奏,诸葛亮发号施令,令赵云为镇东将军,邓芝为扬武将军,据守褒斜道中段的岔口箕谷作为疑兵,自己声东击西,亲率大军西出祁山,夺取陇右。
    蜀军经过充分准备,队伍整齐,兵强马壮,号令严肃。
    曹魏由于没有想到刘备刚死,蜀汉会这么快出兵,加之把司马懿撤走,因此,关中、陇右防务薄弱。见蜀兵压境,纷纷告急。
    驸马夏侯楙声色狗马是好手,打仗领兵却是草包一个。
    他哪里见过这种阵势?一交手,就连失天水、南安、安定三郡,如丧家犬逃往羌胡。
    消息传到洛阳。曹睿大惊失色,急召文武问计:“谁可为朕退蜀兵?”
    司徒王朗说:“臣以为朝中只有大将军曹子丹可退蜀兵。”
    “曹爱卿,朕命你为大都督如何?”
    曹真道:“臣愿往,但乞一人为副将。”
    “爱卿保举何人?请讲。”
    “太原阳曲郭淮,文武兼备,足智多谋,可为副将。”
    曹睿准奏,诏命曹真为征西大都督,王朗为军师,郭淮为副都督领雍州刺史,曹遵为先锋,朱赞为副先锋,点东西二京军马二十万,浩浩荡荡,开赴渭水之西下寨,与蜀军相峙于祁山前。
    当夜,王朗晃着自发苍苍的脑袋,踌躇满志地对曹真说:“明日可严整队伍,大展施旗,老夫自出,只用一席话,管教诸葛亮拱手而降。”
    曹真听了,想哭又想笑。好嘛,你既有这本事,干嘛不自己来?把我调出来,到边塞受这份苦?好,就依你。
    次日,祁山前,两军击鼓对阵。魏营中走出一骑,上坐一白发银须老者,乃军师王朗。只见他精神矍铄,志得意昂,端坐马上,轻咳一声,手指诸葛亮斥道:“久闻公知天命,识时务,何故兴无名之兵?”
    诸葛亮哈哈大笑:“我奉诏讨贼,何谓无名?”
    王朗慷慨陈词道:“天数有变,神器更易,而归有德之人,此自然之理也。囊自桓灵以来,黄中倡乱,天下争横。
    降至初平建安之岁,董卓造逆,催,汜继虐;袁术悟号于寿春,袁绍称雄于邺上,刘表占据荆州,吕布虎吞徐郡。盗贼蜂起,好雄鹰扬,社稷有累卵之危,生灵有倒悬之急。我太祖武皇帝,扫清六合,席卷八荒。万姓倾心,四方仰德。非以权势取之,实天命所归也。我世祖文帝,神文圣武,以膺大统,应天合人,法尧禅舜,处中国以治万邦,岂非天心人意乎?今公蕴大才,抱大器,自欲比于管乐,何乃强欲逆天理,背人情而行事那?岂不闻古人云:顺天者昌,逆天者亡?
    今我大魏带甲百万,良将千员。谅腐草之萤光,怎及天心之皓月?公可倒戈卸甲,以礼来降,不失封侯之位。国安民乐,岂不美哉?”
    他洋洋洒洒,有理有据,自以为诸葛亮听了会惶恐汗颜,伏地请罪。岂料诸葛亮哈哈大笑,接着他的话扎扎实实还击了他一通。
    “我以为汉朝大老元臣,必有高论。岂不料出此鄙言!我有一言,你们听着。昔桓灵之世,汉统凌替,宦官酿祸。国乱岁凶,四方扰攘。黄中之后,董卓、催、汜等接踵而起,迁劫汉帝,残暴生灵。因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兽食禄。狼心狗行之辈,滚滚当朝;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以致社稷丘墟,苍生涂炭。我素知你王朗,世居东海之滨,初举孝廉人仕,理合匡君辅国,安汉兴刘。何期反助逆贼,同谋篡位!罪恶深重,天地不容。天下之人,愿食你肉!今幸天意不绝炎汉,昭烈皇帝继统西川。我今奉嗣君之旨,兴师讨贼。你既为制议之臣,只可潜身缩首,荀图衣食。
    安敢在行伍之前,妄称天数?皓首匹夫,苍髯老贼,你即日将归于九泉之下,何面目见二十四帝?老贼速退,可叫反臣与我共决胜负!”
    好一通叫骂。可怜老王朗以耳顺之年,在两军阵前受诸葛亮羞辱,又羞又恼又气,面孔由红变白变青。突然大叫一声,栽于马下,当即气绝。
    曹真见王朗被诸葛亮骂死于阵前,大惊,急鸣号收兵,回营坚守。连夜写表奏闻魏主。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