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夏侯霸叛投西蜀 夏侯玄软禁京师-第十一章 忠魂归故国-司马懿大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史传小说 > 司马懿大传 > 第十一章 忠魂归故国
一 夏侯霸叛投西蜀 夏侯玄软禁京师

    少帝摆宴庆贺,大傅心事重重,他是担忧夏侯叔侄谋反;少帝诏三人来京;夏候霸背反投蜀……
    在审讯曹爽一伙的过程中,曹芳洞悉了曹爽一伙的诸多罪恶,由对曹爽一伙的反感,变成后怕,变成痛恨了,对司马懿更加敬重了。如果没有司马懿果断除奸,自己今天就不可能坐在这里了。就觉得当今天下唯有司马懿才是至忠至德之臣,才令自己放心,值得信赖。
    这日上朝,他由衷地宣布:“太傅铲除奸佞,为国除患,联再也离不开他了。刘备死后,后主把诸葛亮当成相父。联决定拜太傅为丞相,加九锡,将他也当作相父。”
    众臣听了,齐声称颂。
    司马懿却诚惶诚恐,跪拜辞让,道:“陛下容禀。臣亲受顾命,忧深责重,凭赖天威,摧奸惩凶,乃份内之职,功不足论。今三公之官职皆备,不必再为臣改制。臣实在不敢当。至于封赏,大将军高柔、太尉蒋济都立下殊功,理应封赏他们。”
    曹芳道:“太傅不必谦让。对众卿的封赏,自不会少的,朕正要与你商议。依卿之见,高柔进封为万岁乡侯,蒋济为都乡侯可好?”
    “陛下明鉴,即请颁诏。”
    当下,少帝曹芳诏命:司马懿为丞相,加九锡,于洛阳建立祖庙,加封其子司马彤、司马伦为侯爵;加封大将军高柔为万岁乡侯,太尉蒋济为都乡侯。对其他有功的文臣武将,也都一一封赏。
    满朝文武,皆大欢喜,齐声颂扬天子圣德。唯司马懿再三辞让九锡之礼,认为大魏以来,只有武皇帝当年受过九锡之礼,我司马懿怎能与武皇帝的勋德相提并论?
    曹芳见他情恳意切,只好依了,不加九锡。
    当日,曹芳命摆宴庆贺。席间杯觥交错,君臣同乐。曹芳喝得高兴,却见司马懿不时面露忧虑之色。便奇怪地问:
    “今日君臣欢宴,天下同乐。为何爱卿面露不快之色?是对朕的封赏还不满意吗?能不能告诉朕?”
    司马懿没有料到自己一时大意,将心中的忧虑极不适宜地流露出来,影响了眼前的欢乐气氛。忙深怀歉意地起身奏道:“陛下折煞老臣了。臣岂敢为一己之私而患得患失?臣想的是,现今朝中的曹爽及其党羽虽被整肃,但是夏侯霸、夏侯玄叔侄手握重权,屯于陇西边塞,他们与曹爽有亲,关系密切,难保不反。此患不除,社稷难安。臣为此而深感忧虑。”
    曹芳一想,言之有理。尤其是夏侯玄,与何晏、邓飏关系特别密切,在玄学上是知音,他绝不会善罢甘休的。便急问:“丞相所言极是。不知可有妙计,剪除二患?”
    司马懿说:“对夏侯叔侄,陛下可诏令他们来朝,将他们囚禁起来。”
    “就依丞相。”曹芳当即草诏,派快马飞驰陇西雍州,诏夏侯叔侄火速进京议事。
    征西将军夏侯玄和讨蜀护军夏侯霸在陇西拥有重兵,牢牢地扼控着魏国的西大队诸葛亮六出祁山一事无成,病累死后,蜀军无力兴兵不敢进,已,一时相安无事。
    少帝诏书送到雍州征西将军府,夏侯玄看了,见事情紧急,不及细想,便准备动身赶回京师。让来使把诏书送往讨蜀护军府,让叔叔看。
    他的叔叔,讨蜀护军夏侯霸,老好巨猾,见诏后,多个心眼。他知道刺史郭淮素与司马懿交谊深厚,天子诏我叔侄进京,所为何事,诏书上并未说明。是不是因为曹爽之事,对我叔侄有疑?如果是这样,司马懿令郭淮断我叔侄归路,我叔侄便会无立锥之地。但是,如此猜测,又不能明说,只好推说南边防务还须安排一下,让夏侯玄先走,自己随后赶到,实是留下观察京城动静,也好牵制少帝不敢对侄儿下毒手。
    夏侯玄赶回京师,即进殿面君,问少帝何事紧急相召?
    少帝曹芳没想到他来的这么突然,麻烦的又是丞相不在身边,便不知如何回答是好。便推说:“夏侯将军辛苦了,是朕不放心西边防务,特请将军回来商议。”
    夏侯玄心中不悦。自忖,哪有这个道理,大老远的千里之外,把两个主将召回,为的就是问问防务,这不是小题大作吗?心里想着,嘴里就顺口说出来,道:“陛下关,心防务,诏臣写封书信详述便可以了。让臣千里迢迢马不停蹄跑来,实在……”
    “这有什么不可?”身后传来低沉的话音。
    夏侯玄身子一颤,他听出是丞相司马懿的声音。脸上不满的情绪就更明显了。哼,是你杀了我表叔曹爽和好友何晏,并株连三族,你未免太不像话了。你难道忘了你的发迹了吗?没有曹家,你能有今天吗?
    司马懿怎么未经宣诏,便上到金殿?又不和少帝打招呼便处理事情?原来,司马懿享有乘舆上殿、御前行走的特权。
    他在府中听说夏侯玄从边关赶回京师,径上金殿,便怕少帝对付不了他;况且夏侯霸没有来?他越发不放心,便立即进宫上殿,正好解了少帝的围。他见夏侯玄发牢骚,便说:
    “夏侯将军戌边辛苦,陛下体念,诏回京师慰问,也可惜此在京师歇息将养,难道不可以吗?”
    夏侯玄一听,便叩谢道:“多谢陛下和丞相的美意,为臣这就回馆驿休息了。”
    “慢!夏侯护军怎么没见回来?”
    “他安排一下防务,随后就到。”
    “来人!”
    便有人在殿外跪下待命。
    “你们好生服伺夏侯将军,稍有差池,严惩不贷。”
    却说夏侯霸暗遣亲信在京城探得侄子实际上被软禁起来,大惊。便点本部三千兵马,欲取雍州。
    雍州刺史郭淮早已收到丞相嘱其密切注视夏侯霸动向的密信,见其率军来到城下,便下令紧闭城门。他立于城头,叱骂夏侯霸道:“丞相早料你要谋反,今日果然应验。还不快快下马受缚?”
    夏侯霸也高声骂道:“我夏侯氏于国家多有勋劳,今司马懿背恩忘义,诛灭曹爽三族,又要取我叔侄,着实歹毒,早晚他要篡位。我仗义讨贼,何反之有?”
    郭淮大怒,杀出城来,纵马挺枪,直取夏侯霸。夏侯霸挥刀相迎,战在一起。
    二人战不到十合,郭淮虚晃一枪败走。夏侯霸随后赶来,紧追不舍。赶得数里,忽听后军呐喊。夏侯霸回头看去,却是陈泰掩后杀来。郭淮拨转马头,杀回。
    夏侯霸腹背受敌,抵敌不过,元处逃窜,便投汉中,降了后主刘禅。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