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 庙算多者胜-曹操卷-漫话三国人物-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十一 庙算多者胜

    后来诸葛亮在《隆中对》中有一段说道:“自董卓已来,豪杰并起,跨州连郡者不可胜数。曹操比于袁绍,则名微而众寡,然操遂能克绍,以弱为强者,非惟天时,抑亦人谋也。”曹操对于袁绍的胜利,胜在《孙子兵法》上所说的“庙算胜者”的人谋,官渡之战并非是偶然,而是厚积薄发的一种必然。
    在郭嘉说了给曹操打气的《十胜袁绍论》之后,荀彧后来又帮曹操算计了两次袁绍。
    第一次是曹操从张绣那败退回来,袁绍很得意地来信挖苦曹操,估计又是让曹操把老婆孩子送到邺都去安全。气得曹操一天到晚摔东西打人,别人都还以为他为儿子死了恼火,其实是他想杀袁绍又怕打不过不敢公然表示。荀彧去见他,他才把袁绍的信给荀彧看,大骂袁绍的祖宗。荀彧知道曹操需要的不是和他一起骂,而是需要他对袁绍进行分析。于是荀彧就告诉曹操,袁绍个性的弱点决定了他的优势其实都是劣势。一个是别看袁绍谋士多,这家伙“任人而疑其心”,别人说话他未必信;一个是袁绍可能重视学历问题,手下高分低能的多,馊主意比好主意多,袁绍又笨,采用的肯定是多数意见;一个是别看他兵多将广,这个纨绔子弟根本“军法不立”,将骄兵惰;还有一个对曹操最有利的,就是袁绍的迟疑少决,现在还没有把一个坐地自守的公孙瓒给解决了,只要曹操自己速战速决完全可以先把吕布之流先给灭了不用害怕袁绍抄后路。然后他又给曹操推荐了钟繇对付西边的马腾韩遂,听得曹操心情特好,不再摔东西了,开始想怎么收拾吕布。
    第二次是建安四年,曹操收拾了吕布,张杨也给部将杀了,徐晃和史涣正帮曹操抢张杨原先的地盘。曹操觉得时机成熟了,就去官渡修工事,准备对付袁绍。顺便告诉了孔融,因为孔融是被袁绍的儿子袁谭从北海任上给赶跑的,家眷还在袁绍手里,曹操对他说是为了让他开心。没想到孔融不领情,让曹操别招惹袁绍:“绍地广兵强;田丰、许攸,智计之士也,为之谋;审配、逢纪,尽忠之臣也,任其事;颜良、文丑,勇冠三军,统其兵:殆难克乎!”气得曹操想抽他———袁绍前两天还来信让曹操找个罪名替他把孔融的脑袋给切下来,孔融居然还帮袁绍说话。荀彧又一次帮曹操出了气:“绍兵虽多而法不整。田丰刚而犯上,许攸贪而不治。审配专而无谋,逢纪果而自用,此二人留知后事,若攸家犯其法,必不能纵也,不纵,攸必为变。颜良、文丑,一夫之勇耳,可一战而禽也。”要知道荀彧就是从冀州出来的,属于老家贼,同僚的特点他当然知道。
    袁绍也真帮预言家荀彧的忙,先把提议现在先不要和曹操决战的田丰给抓起来了。田丰的主意也够毒的,让袁绍:“简其精锐,分为奇兵,乘虚迭出,以扰河南,救右则击其左,救左则击其右,使敌疲于奔命,民不得安业;我未劳而彼已困,不及二年,可坐克也。”如果袁绍采纳了田丰的建议,可能曹操只能选择主动进攻,袁绍在自己的根据地作战,后果可能要好一些;但是兖州和冀州的老百姓又要倒霉了,抄略就是武装抢劫,以杀人放火搞破坏为目的。不过袁绍因为看了陈琳做的檄文,以为自己真的能“有何不消灭者哉?”,田丰的毒计是“沮众”,而且破坏现在曹操的东西就是破坏将来袁绍的东西,当然要抓起来。
    沮授不知道是不是当年和荀彧喝酒的时候一起贬损过颜良、文丑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匹夫,书生所见略同,以为颜良、文丑不能独自领兵,袁绍当然还是不听。
    这样,建安五年春二月,袁绍派遣颜良去攻白马,自己领兵打算从黎阳渡河。曹操早在建安四年秋八月就在黎阳一线勘查过了,而且修有工事。当下引兵向延津,做出要渡河抄袁绍的后路的姿态,调动袁绍分兵阻击,曹操迅速回师,轻骑直取围困白马的颜良部(估计此时曹操的步兵留在延津层层阻击迟滞袁绍军)。颜良仓促应战,被关羽所杀(此时如果是沮授一类的家伙不会应战,而会粘住曹操,让袁绍从延津抄曹操的后路)。曹操带上白马的老百姓,引军后撤。他带上老百姓可不是安着什么保境界安民的好心,否则在建安四年就会迁徙了。等从黎阳渡河的文丑和刘备带着五、六千人在延津南气喘吁吁追上他们的时候,曹操的部将还要保护人民财产安全,想让乡亲们先撤(史书上都说是什么辎重,曹操轻骑奔袭颜良哪来的辎重?连步兵恐怕都不多),曹操微笑不语,荀攸一语道破天机:“此正可以饵敌,如何去之!”曹操阴险地一笑,把部队集中在土坡上,等到文丑的部下开始抢老百姓包袱的时候(军纪不严的后果),发动突然袭击,把河北名将文丑也给宰了。刚才还在因为没有抢到老百姓东西而大骂文丑不仗义的刘备边逃跑边想,曹操这招不错,以后我逃跑的时候一定要用上,就算不能反败为胜也能够让老百姓帮我挡挡灾。取得胜利的曹操出人意料地没有在这一带和袁绍决战,而是大踏步地退守到了济水岸边的官渡。袁绍被曹操这两棍子给打蒙了,不敢再分兵了,而是大部队一起行动,小心翼翼地开到阳武。他不理解,曹操为什么会战胜后还退兵。曹操的部下同样有很多都不理解,关羽也不理解,想了想,用忠义安慰了一下自己的良心,还是投奔了刘备。
    曹操也没有追关羽,心想我的意思当然是你们所不能够理解的,想起自己的坏主意曹操就想笑。后世的史官也不理解,《三国演义》的作者也更不可能理解。笔者也是看到地图才知道曹操的毒辣之处,阳武在济水和黄河之间,袁绍等于是在背水为阵,一旦败了,背后就是黄河;更可怕的是有黄河阻隔,后勤保障很成问题,袁绍的粮食被烧,在这已经埋下伏笔了。济水的上游和黄河的接合部仓敖是独眼龙夏侯惇的主力,再下面是徐晃张辽的部队双重阻截。更狠的是济水比黄河好渡过,徐晃部随时可以进击袁绍的侧翼或者他的粮道。曹操自己扼守险要的官渡,让袁绍进退两难。曹仁屯兵嵩山附近的阳翟作为总预备队。
    一直评价官渡之战多说乌巢烧粮决定了胜负,其实官渡对峙,袁绍已经上了曹操的恶当,吃了地利的亏。袁绍一干谋士,就没有一个想出以直接从河内进军,过孟津、阳城,迂回攻击许昌为正军,以黎阳方向为奇兵的;但是从兵力布置上可以看出曹操想到了,夏侯惇的部队就是防着这手的。未战而庙算胜,曹孟德确实是千古名将。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