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 故旧多死亡-曹操卷-漫话三国人物-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十三 故旧多死亡

    没想到刘备是被曹操吓破胆了,确定来的真是曹操后掉头就跑,真没白长了一对大耳朵,比兔子还快,去荆州投刘表。曹操一路上想了好多收拾大耳朵的毒计一条都没有用上,很不痛快。加上建安五年中国北方又发生了旱灾,收成不好,袁绍的降兵又多,曹军的粮食有点吃紧,曹操就想顺势去收拾刘表,外带抢粮。这时候袁绍的老家贼荀彧一把把曹操给拉住了,告诉他“行百里而半九十”,袁绍那条蜈蚣虽然战败,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趁热打铁让袁绍就此完蛋。刘表胸无大志,而且是老官僚,不是那么容易相信刘备的,所以不足为虑。曹操一想也对,就回头再去对付袁绍。
    回到冀州的袁绍把田丰给宰了,理由是田丰是对的,他自己是错的,而他自己是不能错的,因此把田丰给杀了他就永远正确了。历史上有人把这栽到逢纪进谗言上,估计是后来袁谭捏造的。审配和逢纪一直不对付,文人相轻,官渡之战审配的儿子让曹操给抓走了,就有人跟袁绍说得把审配的兵权给撤了,袁绍问逢谋士该怎么办,逢说:“配天性烈直,古人之节,不宜疑之”,袁绍就奇怪了,你不是和他不对付吗?逢回答说道:“先日所争者私情,今所陈者国事。”比古人祁奚外举不避仇还高尚一点,怎么会捏造田丰快意于袁绍军败呢?连田丰自己也知道是袁绍外宽内忌,容他不得,田丰出那种祸害老百姓的计策,挨杀也不冤枉。
    这样,曹操又在建安六年夏四月击破袁绍仓亭军。不知道是因为黄河河水上涨,还是发现袁绍这只大蜈蚣一口吃不下,曹操在秋九月回师许昌。
    “富贵不归故里,如衣锦夜行”,建安七年春曹操率军回到了自己的老家谯郡。曹阿瞒微服私巡,想体会体会当年老百姓的感觉,走遍全城,发现一个认识的也没有,当初飞鹰走狗后常常光顾的酒店也已经只剩下了断壁残垣。人到中年的曹孟德不禁伤怀,念了几句“淮南弟称号,刻玺於北方。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的《蒿里行》,潸然泪下。故旧多死亡,恨得咬牙切齿的大反派董卓和袁氏兄弟何尝不是曹操的故旧?当年一起玩游侠的现在还就剩下一个袁绍了,还是要你死我活。回到军营的曹操下了一道军令:“其举义兵已来,将士绝无后者,求其亲戚以后之,授土田,官给耕牛,置学师以教之。为存者立庙,使祀其先人,魂而有灵,吾百年之后何恨哉!”文人气质的曹操算是找到了一点心理平衡。可能是看到别人祭祀,曹操想起他的忘年交前太尉桥玄当年和他开的关于祭祀的玩笑来。当时老桥玄对愣头青曹阿瞒说,我死后你路过我的坟墓,如果不拿斗酒拿只鸡来拜祭拜祭我老头子,车过三步之后,别怪我让你肚子疼。如今位高权重的曹操想有这样的朋友,这样的玩笑却难。一篇:“匪谓灵忿,能诒己疾,怀旧惟顾,念之凄怆。奉命东征,屯次乡里,北望贵土,乃心陵墓。裁致薄奠,公其尚飨!”的祭文却也是曹操对自己青年的感怀与祭祀。
    河北的袁绍做不出曹操那样的好文章,不知道是否感怀,先前他听说同父异母的兄弟袁术被曹操打败后,在困窘中呕血而死的时候说不定还有些快意,因为袁术老揭他是庶出的疮疤,让他很没有面子。建安七年夏五月,袁本初也患了呕血症,看来是袁氏家族的遗传,足见袁绍肯定是袁氏的亲骨肉,袁术给他父亲戴的绿帽子是冒牌货。两人的困窘也是出自同一个人——曹操之手,不知道此刻的袁绍是否想起的袁术,是否有了些许狐悲之意。袁绍最终连遗言也没有留下就吐血死了,这点不如袁术在死前还能够大喊一声:“袁术至于此乎!”
    袁绍留没有留下遗言不要紧,象一切有可继承东西的阔人一样,反正他老婆和儿子之类可能有继承权的人会帮他写遗嘱,在冀州的袁绍小儿子子袁尚在审配和逢纪的支持下继承了袁绍的事业。袁绍的老婆在帮袁尚立了这个功劳之后,把袁绍的五个小老婆一并杀掉,倒不是想让她们从袁绍于地下,只不过是为了报复当初的争宠,因此反而要将她们髡头墨面,免得给袁绍在阴曹里认出来。袁尚更狠,把这五个庶母的家人一起干掉,以防他们作乱。由此可见小老婆和大老婆之间的斗争和政治斗争一样,都是你死我活的,当小蜜和小蜜的亲属也很有些危险。
    曹操没有因为当年和袁绍的交情就遵守不因丧伐人之国的古制,而是趁火打劫地在建安七年九月从黎阳进兵开始讨伐。袁尚的大哥袁谭请袁尚发兵支援,袁尚却在想着借曹操的手杀他哥哥,就拒不发兵。袁谭一气就把袁尚留给他当人质的逢纪给斩了(不知道捏造的罪名有没有谗言杀田丰一条),威胁要阵前起义。袁尚才慌了,但是为了避免袁谭兵多了,在赶跑曹操后玩兵变,就留下审配守邺城,自己带兵来增援。
    在黄河边,曹操和这两个各怀心腹事的袁氏兄弟硬碰硬地打起来了。
    仗打到了建安八年三月,袁谭和袁尚顶不住,一起跑回了邺城。曹操把邺城围住以后,实在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就等到夏天,把邺城周围的麦子收割干净,然后在城下祝愿袁氏兄弟饿肚子之后,留下贾信守黎阳,大军打道回许昌度假。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