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 速胜本难为-曹操卷-漫话三国人物-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十六 速胜本难为

    赤壁一战,主角是周瑜周公瑾,不是曹操,也不是诸葛亮或者刘备。故此,就不在这里写赤壁之战的精彩了,以后谈到周公瑾的时候再细细道来。
    看着樯橹灰飞烟灭的曹丞相大大地后悔是肯定的,不过他比袁绍强也是肯定的,弃军逃走不是曹操的作为。曹操是率军而退。黄盖二十几条船上是硫磺鱼油之类的燃料不假,但是究竟不是现代的汽油什么的,烧得绝对没有《三国演义》等作品炫耀的那样快。况且有火船阻隔,东吴的士兵又没有神话小说里的避火诀,即刻上岸追杀也是很不现实的事情。在夏口的大耳朵倒不是曹操说的“见机迟”,而是没有安着好心,在看着周公瑾和曹孟德赤壁鏖兵的时候也没有打算东吴就一定能赢。刘备和诸葛亮都不是什么仗义的人,憋着要是东吴败了就趁机占有东吴地盘的主意,至少为了一旦东吴失败好撒丫子跑,也要远离主战场,因此是首鼠两端。
    再说曹操带的军队数量,赤壁之战发生在建安十三年十月到十二月之间,赤壁的曹方水军很可能都是刘表当年的老部下。曹操用兵有个特点,就是只要条件允许就会留下大量的预备队,这样能够保证一线挫败以后能够由二线、三线逐次抵抗,不至于一下崩溃;或者再一线部队陷入苦战的时候能够注入生力军以取得决定性胜利。此次赤壁之战,曹操在江陵留有曹仁部,襄阳留有乐进部,所以在兵败的情况下,曹军并没有崩溃,在江陵的曹仁部还整整扼守了一年。襄阳乐进部可能主要是镇守的作用,毕竟荆州新降,政局还不是很稳定,两处的留守兵员肯定不少。再就后来曹操的统治区不但没有发生什么动乱,建安十四年春马上就有兵力屯兵谯,随后进军合肥来看:第一,在赤壁的曹军不多,最多可能就在七、八万左右;第二,曹军损失不大,损失的也主要就是原荆州的部队,根本没有伤筋动骨。
    集中兵力和分兵确实是一对矛盾的事情。分兵可以使胜负取决于一场战斗的事情不大可能出现,降低了战争中不确定因素的危险性,颇有些象现在股市里的半仓策略。但是分兵确实也有被各个击破的弱点,不象集中兵力那样可以在局部战场拥有绝对的优势。一般来说分兵多是实力比较强的一方的做法,而集中兵力是实力比较弱的一方的打法。可能是中国共产党取天下是从小变大,由弱变强,因此现在很多军事著作多宣传集中兵力的好处,好象分兵就是一种错误似的。其实战争远不象这样简单,分兵还是集中兵力正是体现一个军事家指挥艺术的重要方面。如《三国演义》里所说的在曹操撤退的路上,一会是张飞,一会是赵云。一会是关羽的,那刘备和诸葛亮的智商也太低了。因为曹操当年不单能够夸于禁“乱而能整”,就是他自己对待张绣和刘表的联合追兵也一样能够以少胜多,要是分兵追击,正好给曹操以反败为胜的机会。
    赤壁之战后,荆州地区形成了曹军以江陵、襄阳、樊城、江夏为据点的防御态势。荆州不再是曹操统一的主战场。提到江夏,是刘表的旧将文聘驻守,《三国志》上记载文聘先和曹操一起追刘备于长阪,后“乃以聘为江夏太守,使典北兵,委以边事······聘在江夏数十年,有威恩,名震敌国,贼不敢侵”。这里面让文聘率领的肯定是曹操的老部队,就不用担心文聘会叛变。后来曹操对孙权的打击就主要放在合肥一线。
    曹操在赤壁的失败来源于战略上的错误判断,原因就是降刘琮、破刘备后曹操对于形式估计不足。对待远离根据地且实力有限的刘备固然可以速战速胜,对待刚死了父亲自己有没有什么本事的刘琮当然可以诱降。东吴的孙权不但是百战得江东,手下有一帮精兵强将,根本就没有受到任何打击,相反是在以逸待劳,想速胜是不可能的,况且孙权接替孙策已久,绝对不会象刘琮那样轻易投降。同时荆州新降,政治上还没有完全的稳固,牵制了曹操大量的兵力也是曹操兵败的重要原因。
    失败后的曹操肯定对自己战略上的失误进行了反思,在第二年把对于东吴的进攻点选在了合肥的同时,实行的不是大举进攻的方略。而是“置扬州郡县长吏,开芍陂屯田”,采取休生养息的政策,按照《孙子兵法》的战略:“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静观待变。曹操选合肥作为攻击点确实是抓住了东吴的七寸,让东吴始终必须在自己的腹地留下重兵进行防守,并且可以在适当的时候将东吴这条长蛇斩为两段;对于地形相对复杂的荆州则取守势。
    对内曹操则下了著名的《求贤令》:“自古受命及中兴之君,曷尝不得贤人君子与之共治天下者乎!及其得贤也,曾不出闾巷,岂幸相遇哉?上之人不求之耳。今天下尚未定,此特求贤之急时也。孟公绰为赵、魏老则优,不可以为滕、薛大夫。若必廉士而后可用,则齐桓其何以霸世!今天下得无有被褐怀玉而钓于渭滨者乎?又得无盗嫂受金而未遇无知者乎?二三子其佐我明扬仄陋,唯才是举,吾得而用之。”这正是曹操的高明处,用人唯才,何况是在乱世?他手下的谋士程昱就曾经有把人肉干当干粮往军粮里混的劣迹,但是好几次在最关键的时候都是程昱帮了曹操的忙。孟子说,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一个政治家未必在于自己各个方面都很高明,而在于让部下高明的人都能够脱颖而出,发挥个人的优点,人尽其材,绝不是一天到晚找下属的茬。三国中曹操实际上是得了人和。象《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在历史上并不存在的草船借箭时言道:“为将而不通天文,不识地利,不知奇门,不晓阴阳,不看阵图,不明兵势,是庸才也。”唯独没有用人,自己只好累死在五丈原。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