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 刘备借荆州-江东四杰卷-漫话三国人物-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五 刘备借荆州

    “刘备借荆州,一借不回还”是一句用来形容以借贷为名行讹诈之实行为的俗语,翻翻《三国演义》里最无赖的还不是刘备,刘备也就是玩了玩“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老把戏,诸葛亮的“翻了面皮,连江东八十一郡一并取了”才称得上十足的泼皮。不过历史上的刘备和诸葛亮还不敢公然这样无赖,因为在公安驻军的刘备还仅仅是一条得了些肥肉的丧家犬,如若敢于跟主人这样不逊,结果很是不妙的。
    建安十五年,也就是曹孟德写《述本志令》的时候,刘备低三下四地跑到东吴的京去巴解孙权。因为周瑜给他的地盘很小,不足以容纳原先刘表的手下。多半由于刘表和孙权父子多年征战,结下了很深的冤仇是一方面;刘表父子和刘备对东吴一贯的妖魔化宣传又是一方面;再加上东吴的文官体系已经形成,刘备手下的官员体系还没有形成,有比较大的个人发展空间是第三个方面,所以“刘表之故吏士多归刘备”。人多了要吃粮,干部多了要岗位,刘备只能去求孙权给他地盘,让他都督荆州。他跑到东吴的腹地是表示没有什么贰心,就和一只猫要讨好主人往往在地上打滚将最柔软的腹部露出来以示和主人并无猜疑一样。东吴的吕范当时就建议孙权扣押刘备,周瑜也写信提出他的最佳解决方案,要求把刘备留在东吴当人质,随便封他个官当,把关羽和张飞划归周瑜管理,来个“挟刘备以令关张”,则“大事可定也”。唯有鲁肃建议让刘备在荆州建立缓冲区,多半是想曹操挟天子也没有能够令孙权这样的诸侯,挟了刘备这个大耳朵,万一和曹操有旧的关羽再来个投故主也麻烦;至于荆州的一帮刘表的旧手下则更可能用脚来选择曹操。
    孙权很犹豫,就抄战国初魏武侯以嫁妹妹试吴起是否对魏国忠心的故伎来试刘备。却不料吴起是有人格的,刘备是没有人格的,所以虽然孙妹妹有些凶悍,刘备照常接受。人心理往往就是有这样的弱点,以为对方接受了自己的礼物、帮忙或者别的什么好处,就不免欠了自己的,凡事会向着自己,就是属于自己人。这条是对有良心,有原则的人是有用的,但是对大耳朵这样很会忘记哲学的小人是不管用的。刘虞是正宗的汉室宗亲,自称是汉室宗亲的刘备一样可以投靠冤杀刘虞的公孙瓒;公孙瓒给过刘备兵,刘备还是可以投靠杀公孙瓒的元凶袁绍;曹操虽然没有给刘备老婆,但是帮刘备抢回过老婆,这也不妨害刘备谋杀曹操。刘备之流所谓的性善是相对的,人性里趋利避害不择手段的丑恶则是绝对的。在取得心理上的安慰后,孙权答应的刘备的要求。《三国志》的作者陈寿因为曾经当过刘家的下属,回护刘备,说“权稍畏之,进妹固好”,却是蜀方的得便宜卖乖。须知当时刘备立足未稳,实力有限,也就是东吴的看门狗;再者,“进妹固好”是要送妹妹上门的,事实却是刘备到东吴完婚的,很有些上门女婿的味道。诸葛亮也没有什么锦囊妙计给刘备带去,相反还劝刘备别上东吴,有史书记载刘备的话为证:“时孔明谏孤莫行,其意虑此也(指周瑜的挟刘备以令关张计)。孤方危急,不得不往,殆不免周瑜之手!”
    刘备在回来的路上也没有忘记陷害一把周瑜,对孙权说:“公瑾文武筹略,万人之英,顾其气量广大,恐不久为人臣耳!”要陷害一个人,先赞扬此人,以显得自己是客观的、公允的,刘备进谗言的本事和厚脸皮一样都是足以扬名立万的绝技。不过江东人的性格可能是受周公“尊亲尚恩”的文化影响比较重,孙权对和他哥哥同年的周瑜是绝对信任。最愚蠢的谗言也能够使相互猜忌的人反目,再巧妙的谗言去离间倾心相交的人也是愚蠢。
    周瑜感到不能够让刘备在荆州做大,就提议和刘备一起去打益州的刘璋。这条计策是比较毒辣的,因为在心理上很少有人能够认为东吴能够越过刘备统治的荆州占领益州,因此刘备有进攻益州的动力。这样,如果刘备和刘璋交火,无论胜败都和益州人结下了仇,刘备若胜,实力也会受到严重削弱,紧随其后的周瑜可以玩鸟尽弓藏;如果刘备败了,刘璋的实力也会受到削弱,紧随其后的周瑜可以拣现成便宜。偏偏刘备在这个时候接纳了主动来出卖刘璋的益州别驾张松,觉得已经有益州内奸,可以兵不血刃抢刘璋的地盘,失去了和东吴合作的必要。于是刘备假意以同宗的名义替刘璋向孙权求情,既骗了孙权,有向刘璋卖了好,使周瑜的最后一计没有成功。
    建安十五年,天不假年的周瑜病逝巴丘,遗表鲁肃继任。不过就算周瑜不死,恐怕也不能借刘备取益州之机占便宜了,因为刘备于建安十七年十二月正式对刘璋下手的时候,曹操早于十月屯兵濡须水口,进击东吴。
    此次战斗规模不大,值得一提的是吕蒙力排众议事先在濡须建筑工事濡须坞,改变了东吴将士传统的“上岸击贼,洗足入船”的传统战法,提出了“敌步骑侵人,不暇入水,何得入船”的概念。标志着东吴军事上已经从江南水网战船流动作战,过度到了陆战据守的阵地战。
    就战术而论,行伍出身的吕蒙要远远超过士大夫出身的鲁肃了。鲁肃屯益阳和关羽相对峙的时候,吕蒙除了为鲁肃筹划了对付关羽的五条计策之外,还推荐了猛将甘宁来防御关羽。关羽当时手下有五千精兵,蠢蠢欲动,甘宁手下仅有三百人,豪言道:“可复以五百兵益吾,吾往对之,保羽闻吾咳唾,不敢涉水,涉水即是吾擒”,于是鲁肃就给甘宁增兵一千,前去驻扎。关羽听说后,不敢涉河,“而结柴营”,这片浅滩后世便被称为关羽濑。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