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士之异类-钟繇钟会卷-漫话三国人物-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名士之异类

    魏晋多名士,名士多异行,如阮籍喜欢坐着马车到处跑,遇到没有路了就大哭,没有事翻白眼给别人看;刘伶喝醉了,赤身裸体,别人说他,他就反问别人怎么到他裤头里来了,“何妨醉后死便埋”的疏狂是魏晋的正宗名士,虽然让现在人看来也很有些异类。钟会按照家事和才学也称得上名士的,不过他这个名士是名士里的异类,少了名士的疏狂,多些政客的权术和务实,更和其他名士不合群,虽然他一直想朝那里面混。
    其实钟会也喝酒,也不对礼法有什么遵守,小时候和哥哥钟毓一起偷酒喝,哥哥先行礼而后喝,钟会是拿起来就喝。被老头子钟繇看见了,就问钟毓为什么喝酒前要行礼,钟毓回答道,饮酒是礼仪的一种,怎么可以不做姿势呢?整个一个庄子盗亦有道的翻版。旁边的钟会当场就骂他迂腐,虚伪,说偷酒本来就是违反礼仪,装什么装?钟会也就是因为这个不屑去装成为了名士中的异类,须知名士是要给自己的一切行为找理论依据的,找圣人的话为自己辩护的。如当马官不知道马有多少不要紧,只要能够拿“伤人乎,不问马”来文不对题的巧言饰非,还说不定能够成为美谈。钟会也不是会虚伪,当年和钟毓见魏明帝的时候,钟毓紧张得满头都是白毛汗,魏明帝就问他:“你为什么出汗啊?”钟毓回答道:“看到陛下天威赫赫,所以战战兢兢,汗出如浆。”魏明帝很是得意,一看旁边比钟毓年龄还要小的钟会脑门上是一点汗没有,就吓唬他:“你是不是不怕我啊?”钟会答道:“我是战战兢兢,汗不敢出,比我哥哥怕得还利害呢!”钟会的捷才只在钟毓之上,未必在其他名士之下。可是钟会没有这个习惯。习惯是可以培养的,钟会成为名士中的异类不止是没有这个习惯的问题。想来也有受到自己生母被毒造成父亲正妻被逐事件的牵连的因素,和名士们有先天的隔阂,因为当时嫡庶之分还是看得很重的,钟会本就是一个破坏当时价值观的产品。倒是务实司马懿父子三人都很赏识他,毕竟钟会不但写了一手好字,而且“有才数艺而博学,精练名理,以夜继昼”,就是有点才不正用,好模仿别人的字迹。现在中国最早关于白铜比例的文字记载还是钟会留下的,钟会除了注解过《老子》、《易经》,写过《道论》外,还写过一本《四本论》,想去找当时的名士品评品评,增加自己的知名度。他选择了美男子嵇康,不过平时被名士们冷落惯了的钟会多少有些心虚,毕竟和如玉山的嵇康相比,他除了一双贼亮的眼睛外,外表实在没有什么拿得出手。于是钟会选择了把自己的著作隔墙扔进去的战术,就跟后世的的纯情少男往初恋情人家里扔苦心炮制的情书似的,扔完了掉头就跑。嵇康想来是看到了,并且把这当成趣事对名士伙伴们讲,不然也不会被后来的刘义庆记到《世说新语》里去,就和收到情书的小女生把对自己吹捧的作品在女伴们中间炫耀而全不顾作者本人的体面似的,不过就是不给钟会答复。钟会因此很失落,也很有些没有面子,就带着失恋般的心情想去找嵇康理论。没料想在嵇康和同是名士的向秀只顾打铁,就当站在旁边的他不存在,钟会憋得脸通红,可平常辩才很好的嘴里却迸不出什么话。站了半晌,钟会很尴尬,气狠狠地掉头要走。不料嵇康这时候觉得钟会不是很虔诚,没有等到太阳下山,虽然就算他等太阳下山也不会理他,但是只等这么长时间,实在让嵇康也有些失落,有些不满足了。毕竟在向秀面前钟会等得越久,嵇康就越有面子。于是嵇康挑衅道:“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钟会可不是失恋的小男生,会因为这句纶音妙语“不由得痴了”,忘了回答,或者干脆就坡下说:“等了您很久了,您总算说话了,我好感动”,而是很酷地说:“有所闻而来,有所见而去。”然后把头一抬,把手一被,昂昂然走出了嵇康家的大门。
    钟会见到名士们对他的冷落,自然很是忿忿,他不是没有本事的人,没有本事的人才会为有谁对自己看不起而一蹶不振。钟会开始很执着地跟着看得起他的司马懿父子混。帮司马懿写讨伐公孙渊的诏书。就是司马懿被曹爽架空了的时候也不例外。
    魏明帝死后留下两个辅政大臣:司马懿和曹爽。而在名士们眼里,曹爽才是正宗,因为曹爽不但属于皇族,更喜欢喝酒加玄谈,和小白脸何晏等人很谈得来,而司马懿是属于务实派,老气横秋的旧贵族,名士们自然都不喜欢他。钟毓当时也跟着曹爽混,每天喝酒喝到很晚才回家。钟会的生母张昌蒲就跟钟毓说,这样不是长久之道,要知道“富贵而骄,自遗其咎”的道理。钟毓也很听劝,曹爽的宴会不免是去的少了,并且奉劝曹爽别这样穷奢极欲,得罪了曹爽,让曹爽给下放到魏郡当太守去了。钟毓当时却没有想到这是因祸得福,可能还在埋怨自己嘴太欠,不去赴宴就行了,多说无益。
    当时钟会已经当到了中书郎,因为和司马懿父子的关系仕途上不是很得意,但是这不妨害钟士季帮助司马家出谋划策。高平陵政变司马家在城里起事的时候,钟会正在城外的皇帝身边,也就是曹爽兄弟的身边当第五纵队。司马懿把城门一关,中书令刘放等人都到钟家找女博士张昌蒲问消息。没有想到女博士很镇静,全不为钟会的处境担忧,有说了一番司马懿是对付曹爽又不是对付皇帝,而我儿子在皇帝身边的场面话。并且说出了“出兵无他重器,其势必不久战”的论断。其实钟会这位才智超群的生母早就看出端倪,钟会一直和曹爽不是一伙,这次出城还不善于隐晦的钟会又一副志得意满的模样,肯定是司马懿父子的同谋。在加上不是好相与的司马家父子在暗处,无能的曹爽在明处,她儿子发达的日子就要到了,高兴还来不及,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