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单军师初次用兵 赵子龙一举破阵-卷二 三顾茅庐-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二 三顾茅庐
第三回 单军师初次用兵 赵子龙一举破阵
    第三回 单军师初次用兵 赵子龙一举破阵
    让曹家弟兄隔夜准备,单福在将台命敲锣收兵,和皇叔等人下了将台来到大帐。关、张、赵回帐交令,单军师与他们每人记上大功,特别是云长收到降兵一百,因此关将军独记两大功。从此皇叔有了七百名三军。等到有了九百五十军兵的的时候,正好诸葛亮出山。现在军师传令打扫战场。
    刘备问单福说:“军师,曹仁可要到来?”
    单福:“料他们明日就要渡过河。主公请放心,他们来多少,我们就杀他们多少。”
    今日晚上一战,皇叔对这位单福更其敬重。一夜已过,直抵来朝。手下人报来,说曹仁带了大队人马在渡樊河而来。单福传令上将台观看。皇叔与文武跟了军师到得将台之上,文武站定。刘备与军师、关将军坐定。这时的曹仁弟兄早已渡过了樊河,离皇叔大营二里左右。在那里扎下营寨。
    但是,刘皇叔看着不懂。一般说来,炮声一响,弟兄们一下子把大营分为东、南、西、北、中,扎下五方营。现在看到下面的扎营,炮声连连,并不是按常规扎营。因此,就问单福说:“军师,敌人怎样如此地扎营?”
    单福:“主公,本军师看得清楚,敌人是在那里摆下一个阵图。”
    皇叔想,莫怪我弄不懂了,因此问先生:“军师,可知道摆什么阵图?”
    单福:“此乃谓之‘八门颠倒金锁阵’!”
    刘备:“何谓‘八门颠倒金锁阵?’”
    单福:“此阵图共有八门,名谓休、生、伤、杜、景、死、惊、开。要是你让他摆好这个阵图,至少要有三万军兵,现在敌人三万,外貌看来完整,其内中却是空虚,但是变化无穷。他可以从中将埋伏调动,因此称谓‘八门颠倒金锁阵’。”单福正在同刘备谈论之际,敌人那边已经停止了炮声,营盘刀枪旗幡,插得整整齐齐,你要当它是座大营,如果冲进去就会中计。曹仁亲自在将台上指挥。命兄弟曹洪来刘备营前挑战,准备将刘备手下大将骗进阵图去杀害。曹洪到了皇叔营前,在马上高声喊叫:“呔!刘备营上听了,大将军曹洪在此,速命孤穷将出马交战!”
    小兵报上将台。说明曹洪在营前讨战。单福对大将班中一看,开口问一声:“哪位将军出战?”
    从旁边闪出张飞:“单军师,待老张出战!”
    单福:“三将军,你能战胜吗?”
    张飞:“请军师放心,老张自有办法。”
    单福:“你可要带多少兵?”
    张飞:“老张一个都不要。”
    单福想,你不带兵倒要看你出去之后怎样作战。就对他说:“须要当心了!”
    张飞:“老张明白!”
    其实,三将车他并不准备出去打。因为知道敌人是摆的阵图。但是,刚才听单先生同自己的大哥讲得清清楚楚,我也听得明明白白,以为学到了一点本领。照单军师这一番说话,把他们吓也要吓走了。因此他下将台,上马提矛。弟兄开了营门,张飞冲了出去。
    曹洪见到张飞杀出,心中暗喜,认为将他骗到阵图中杀害于他,可以伤刘备一条臂膀。因此对着张飞开口骂道:“呔!黑脸张飞,快来交战!”
    早说,三国中的张飞并不是真正的憨大。他心中明白,你们存心来骗我去上当,因此他扣住了战马,圆睁着环眼,开口问道:“贼将听着!你们在那里干什么?”
    曹洪想,不能说穿是阵图。因此回答张飞说:“我们在驻扎大营。”
    张飞哈哈大笑,回答说:“哈哈,你这个贼将真狡猾!明明在摆下阵图,岂能瞒得过老张!”
    曹洪听他一说,心想根据我家叔父曹操对兄长曹仁说过,一般的人都不懂得这是阵图的。怎么现在连这匹夫张飞都懂得?但又不十分相信。既然他懂得,倒要问一个仔细。便说:“黑脸听了,那末我摆的是什么阵图?”
    张飞想,好得我刚才听得清,现在说得明。所以笑着对曹洪说:“贼将你听了,你们摆的是‘八门颠倒金锁阵’,变化无穷,进去就要‘老掉’。因为你们可以颠颠倒倒。不过你们听了!照老张看来。这个阵图要有三万军兵才能完整,昨天你们死去了三千,现在不足三万,表面看来还好,里面没什么大不了。贼将你说对不对?”
    一番说话弄得曹洪莫名其妙。心想,这个匹夫不但懂得,连同破绽都被他找了出来。后来一想,张飞的说话一口气象背书那样,曹洪疑心,想他不知是从哪里听来的。不管怎么样把你领进阵图,看你能不能破?所以对着张飞说道:“那末,你既然懂得,那跟随我大将军曹洪去往阵图中一战?”
    张飞想,我是只会说,根本不会破。要是跟你进阵图,必然送命。再一想,我家单军师他一定懂得破法,让我回去向他请教,学会之后再去破它。但是这种说话不能对你曹洪老实讲,但是就这样回营也没有下场。不知怎样被他想出来,对着曹洪似笑非笑地说:“贼将,你听了!老张看你脸上气色今天还不坏,你明天一定要老掉!老张明天来破你阵图,今日我老张去也!””说罢圈转马头回转大营。
    曹洪一下子摸不清张飞的说话是真是假,想他不但懂得阵图,还会相面,被弄得倒有点汗毛凛凛。所以要紧圈马回营,对兄长曹仁说:“我们的阵图已经无用了,连匹夫张飞都懂,还为我相了一面,说我明天要死。所以他明天来破。”
    曹仁想,我家叔父丞相一再说过,料刘备方面无人识得此阵图,何况张飞是个匹夫。子孝想,看他明天来与不来。因此命兄弟曹洪,来朝到刘备营前,去叫张飞出来破阵。
    再说三将军回营下马,进帐交差。
    这时的单福,早已与皇叔等众文武下了将台到了大帐。因为没有听到杀声,欲命人打听,到底可曾在交战。现在见张飞已经回了进来,单军师开口便问:“三将军,你回来了?”
    张飞:“老张回来了!”
    单福:“可曾交战?”
    张飞:“勿曾打!”
    单福:“怎样未曾交战?”
    张飞:“贼将被老张吓退的!”
    单福想,张飞倒确实不简单,居然将敌人都会吓退,不知他用的什么办法?便问:“你怎样把敌人吓退的?”
    张飞就把刚才与曹洪讲的一番说话向单军师重复了一遍。他满以为军师会赞成他,不料单福听完他的说话,把脸一板,说了一声:“你真好大胆!”
    张飞不懂得这句话的意思,他以为军师在赞成他胆子大,记性好,所以请教单福说道:“军师,我说话已讲在前头,请你教我破阵图的方法,让老张明天好去破他!”
    单福对他眼睛一弹,说了一声:“真是‘朽木不可雕也’!”说罢,向里面寝帐一走,文武退出。
    张飞被弄得不知所云。他只认为单军师有意不教我,还要骂我朽木。他一把拉住了刘备。
    张飞:“大哥,你一定要同我去说说好话,请这位单军师教我破阵之法!”
    刘备一时也没有理会到单福的意思,所以叫兄弟放开手,待我里边去问来。皇叔跟进了寝帐。就与军师单福说:“军师,你定然懂得破金锁阵的方法,是不是请你将此法传授了我家三弟,让他明天去破吧!”
    单福有些气愤地回答刘皇叔说:“主公,你也明白;凡是自己营中的大小事情。不论什么说话,千万不可在敌人面前泄漏。今日三将军在将台上,竟敢把本军师与主公所谈的一番说话,在敌人面前全部讲了出来,这就师泄露秘密的行为。幸而事情进出不大,否则岂不误了大事吗?所以我要说他是朽木,连这点都不懂。尤其他是一个鲁莽之人,即使传授他破阵的方法,恐怕三将军一下子也记不清楚,并非本军师不肯传授于他!”
    皇叔方始明白,主要我家三弟将军师的说话到敌人面前去胡言乱语,因此皇叔回到大帐。
    张飞正等待着,现在见到大哥出得寝帐,要紧上前问道:“大哥,军师肯不肯教我?”
    刘备:“军师说你泄漏了军机,又说你学不会的。”
    张飞想:我也是个人,怎么会学不会?看来他为了我在外面多说多话之故,所以有意不教我。心里想也没有办法,明天曹洪前来叫我去破阵图,我只有躲在营里不出去了。
    就在今天晚上吃过夜饭之后,单福暗中叫了赵云,两人出得大营。正巧月明星稀。赵云不知道军师黑夜里唤我出营何事。走不多远,前面一片小小的树林。树林外有着几块大石头,单福就招呼子龙将军在石头上坐了下来。两人正巧面对面。
    赵云问单福道:“请问军师,黑夜里命我到此何事?”
    单福:“营中比较嘈杂,在此清静得多,我来把破金锁阵的方法教给你,来朝由你子龙去破此阵图!”
    赵云:“以小将看,还是让三将军去破吧。因为,他已在敌人面前讲过的了,以免他失信于敌人。”
    单福:“子龙。你要知道,因为三将太鲁莽,即使他一时能学,但是到了战场,在千变万化之中,他也会忘掉。这样,就有关他的性命了。”
    赵云一听,军师在说三将军一时学不会的,想必变化较多。我倒要仔细听着,否则也要临场疏忽。再说军师诚心传授我,本领越多越好。所以对单福拱手言道:“请军师教授。小将洗耳恭听!”
    单福就将这八门一个字一个字的内容,详细地先与子龙说明。他说:休者,即是性命休矣;生者,是个空门;伤者。必然有重要埋伏。杜者,变化无穷,捉摸不定;景者,尚有出路;死者,当然性命不保;惊者,使你惊慌失措,方始中计;开者,便可乘机脱逃。这八个门,五死三活。当然懂得这一点还不够,还要懂得八个门的暗计,即使记住了他的暗计还是不够,因为这阵图称到“颠倒金锁阵”,这八个门可以变换方位,使你耳目都乱,因此你只有一个方法,进得阵图死盯住敌人营中主要的大将,又不能距离太远。这样万一有厉害的埋伏,那敌人也要中着。敌人见到自已人在一起,也不敢乱放埋伏。即使你能牢牢看清这三门──生、景、开,敌人还能把阵图变为其他阵势,此阵共有六十四变,现在本军师教你的只是一种变化。赵云听到这里,心想,我学会破此阵已经够吃力了,一下子要我学会六十四变。不要说一夜,恐怕一年都学不会。所以,回答单福说:“军师,这么多的变化,在这一夜里,小将岂能学它?”
    单福:“子龙放心!老实说,这六十四变很少有人会这样变化,也很少有人逢变必破。就是本军师,也未能全部学会。有一点可以料到,敌将曹仁他能变了三五变,已经越不容易的事了。明天你去破阵,本军师在将台上观看。万一敌人有变化,本军师立即命人前来营救于你。他能变,我能破。你就将以上的说话,今夜好好地背熟它,以免来朝临场忘却。”
    赵云想了一想,就将刚才对金锁阵的破法当了单福的面回忆了一遍,大体上都能记住。单福再与他重复了一遍,两人谈到二更时分,回转了大营。赵云一夜没有好好地安睡。睡在行军床上。他一遍二遍的不断地默念着。可以说被他念得熟而透。睡着没有多时,天色已明。单军师一朝升帐。外面曹洪已经来讨战了,指名要叫张飞出战。小兵报至大帐。
    单福对张飞看看,意思是你能不能出战?三将军懊丧地低着头,心想是你单军师不肯教我破阵法,弄得我只得躲在营中不好出面,只怪自己嘴快。
    当时的单福拔令在手,叫一声:“子龙将军听令!”
    赵云:“末将在!”
    单福:“本军师付你将令一支。带领挡牌手军队一百,破此八门颠倒金锁阵!”
    赵云:“末将得令!”
    张飞认为赵子龙早已会破此阵图,他也是有意不教我,恐怕我张飞要夺了他的功劳,所以他在旁边低声地咕了一声:“老赵,你好刁也!”
    赵云懂得他的意思。子龙想,我也是昨日夜里方才学会。他点兵一百,上马提枪冲出营去。单福带众人上将台督战。
    曹洪正在等着,只见营中冲出的不是张飞,而是一员白袍小将。曹洪开口便问:“来者孤穷小将,通下名来!”
    赵云:“先通名来!”
    曹洪:“大将军曹洪便是!小将何人?”
    赵云:“大将军的名姓枪上领取!”
    曹洪想,我是要张飞出战,谁来同你这无名的小将缠绕不清。他根本看不起赵云,因此对子龙用藐视的口气说道:“孤穷小将。你与我回大营,命黑脸张飞前来交战!”
    赵云想,我家三将军他不会破此阵图,但是子龙并本这样说,硬要为张飞拉回一些面子,所以开口说:“贼将你听了,我家三将军乃是金枝玉叶。岂会同你交战?大将军足够你受用了!”
    曹洪想,既然如此,倒不如把你这小将领进阵图,杀去了也就拉倒。因此叫一声:“那小将,你就放马!”说罢,拎马迎上前去先动手,起手中红铜大刀向赵云盖顶劈去。
    子龙便起长枪招架了上去,叫一声“且慢!”只听得“当”的一声,曹洪的大刀荡了出去。赵云很快地回了一枪,直刺曹洪的眉心,他来不及招架,便将脑袋能一仰,还好!枪尖虽然没有刺到他的致命的地方,可是在他的额尖之上似锉刀一般地锉了一下,可称谓“穿冠断发”,顿时额尖上鲜血直淌,心想这小将他虽然不留下名姓,可是本领高强。曹洪要紧圈马而逃,以为只有把他领进阵图去杀害。
    哪知子龙本来要去,因此带着一百名挡牌手,左右分开似两爿翅膀一样,在曹洪马后紧紧追赶,曹洪逃近阵图时,抬起头来对将台上的曹仁看看,意思是张飞没有来,被我领来了一位白袍小将。上面曹仁看得清楚,认为来一杀一,来两除去一双。当时的曹洪将马一拎,窜进了阵图,这一门就是休门,曹洪希望白袍小将跟他进去,可叫有来无归。
    早已说过,休者,便是性命休矣,这正是:“进得休门鬼也愁,杀气腾腾心担忧。二旁都是五花井,四面埋伏梅花沟。凭你擒龙恶虎将,休门阵内一命休。”
    但是,赵云牢牢谨记昨夜单先生的教导,凡是敌人领进的里面总是危险重重,要是躲在外面怎样能破去他的阵图。何法叫破?第一,要识破阵图的奥妙;第二,进得阵图要丝毫无损。这样敌人的阵图起不了作用,也算被我所破。因此子龙对右边一望,只见左面营门上有一个红圈,知道这就是生门的标记,要是懂得的人才从此门而进,可称并无危险。这正是“生门阵内藏老军,年纪都是六十零。一无埋伏二无将,只要能知内中情。来将若从生门进,此时还可保全身。”赵云看准目标,带着一百弟兄从生门冲了进去。曹洪进了休门回头观看,不见小将冲进阵来,正在感到奇怪之时,只听见右面营盘之中一阵罗唣,抬头看老军们抱头而逃。曹洪明自,这小将从生门而入了。
    这时赵云跟着老军们冲了过来,曹洪中了赵云一枪之后,本不敢再同他交战,他乘赵云不防之际,对他放了一条冷箭。
    子龙眼观四处,耳听八方,听得弓弦响,身子一偏。一箭射个空,对前面一看,原来是曹洪。子龙高叫一声:“贼将,大将军来也!”说罢,向曹洪冲了过去。
    曹子廉哪敢抵挡,将硬弓挂好,提刀圈马就逃。事实上他从伤门而出,希望赵云随后追来,便可将他杀死。因为伤者,是伤亡的意思。这正是:“伤门阵内不吉祥,刀枪密布闪寒光。防守军士都年轻,四周密布陷马坑,凭你常胜无政将,一到此门把命伤。”
    赵云本是巧将,尤其在敌人阵图之中作战。他还是第一次,因此百倍小心,牢记军师的嘱咐。他灵机一动,命一百挡牌军抓住了一批老军,命他们马前带路,这班老军为了自己的性命,命,只得将赵云连将带兵领出了“开”门。曹洪刚才穿到阵图对面,只见这白袍小将已从“开”门中带兵冲了出来。子廉将军惊慌失措,感觉这小将不进“休”门而进“生”门,不出“伤”而出“开”、照此看来金锁阵已经无用了。他抬头对将台上曹仁望望,意思是兄长你可曾看到,这孤穷小将已经将我们的阵图破了。子孝在将台上也明白。若要除去这小将,定要变化阵图。早白说过这阵图有着“乾、坤、艮、震、龚、离、坎、兑”八卦,加上这颠倒的八门,再按这天地人三才,所以称谓八八六十四变的金锁阵。曹仁在将台上指挥弟兄舞着五色旗,便是指挥下面的三军将阵势改变一下。顿时间,刀枪纷纷,旗幡碌乱,三军四处调动,灰沙腾空。赵云一见便知敌人在那里变化了。他心中有三分担心,自己知道只能破头阵;后面不管变什么阵势我都不会破!这样就有性命危
    险。这时,他唯一的办法,仍旧听军师的说话,死盯着曹洪不放,即使要死与你同归于尽。刚才的曹洪希望赵云跟他前来,现在要想丢掉他,倒被赵云死盯住不放。因为阵势还没有摆好。所以他被赵云追得在樊河边逃来赶去。
    这时,皇叔在将台上早已看得清楚,见此情景,便向军师说:“先生,敌人为何混乱?”
    单福:“敌人在变换阵势。”
    刘备:“变些什么?”
    单福:“他们尚未安下阵势。”
    约有半个小时左右,只见敌人大营变换已定,刀枪旗幡齐齐斩斩。
    单福就对刘备说:“主公,敌人变的乃是一个‘一字长蛇阵’。但是。一般变化多端的人,第一变决不会变出这种阵势。看来,曹仁对金锁阵只懂一点皮毛。”
    刘备:“那末;子龙将军长蛇阵能破否?”
    单福:“本军师尚未教他。”
    刘备:“那子龙岂不要有危险么?”
    单福:“主公,只管放心,我立即命人去接应他!”说罢,对张飞一看,感到今天的张飞好象孩子背不出书一样,立在旁边一声都不响。明白他在敌人面前说了大话,无法收回。
    单福想,只要你下次不再到敌人面前去胡言乱语,那也就算了,今天的面子让你收回。所以对张飞喊一声:“三将军听令!”
    张飞:“老张在!”
    单福:“本军师命你带兵一百,立即前去破此长蛇阵,接应子龙将军!”
    张飞听见一吓,睁大了环眼,对着军师看。心想我与你什么冤家,昨天我要去,你偏偏不教我,今天我准备下面子,你又为难我,所以对军师说:“军师啊!老张岂会破此阵,这不是要我去送死吗?”
    单福笑着对张飞说:“下次凡是营中听到的说话,你再要到外边去说么?”
    张飞:“老张知过必改,向来是大丈夫!”
    单福:“那末本军师马上来教你!”
    张飞:“多谢军师。你快些说罢,慢一点老赵要‘老掉’!”
    单福对他说,破此阵很简单,称到长蛇阵,顾名思义,他象一条蛇一样,只要在它七寸三分的地方抖他一抖.这条蛇的全身骨头都抖掉。现在你在将自上望过去,从东往西第七座营帐之中,便是敌人集中老军、粮饷军需的地方,只要从那里冲进去,既无埋伏,但又是敌人整个大营的重要之地,好似蛇的七寸三分致命地方。只要被你冲破这个营帐,整个大营必然混乱。
    张飞毕竟久经战场,这一点他一学就会。可是他粗中有细,要紧再问了一声单福:“军师,要是敌人再变化,岂不是要连老张一起‘老掉’?”
    单福笑笑说:“你不用害怕。本军师在此看得清楚,敌人变化,我会命人来相救你的!”
    张飞记住单先生的说话,立即下将台,上马提矛,带步兵一百,冲出大营直往曹营第七座营帐冲了过去。三将军马高人长,加上他一丈八尺的长矛,所以人未到,长矛已经向敌人营帐上挑了上去。照理你只管冲进去就是了,但张飞想,不管它长蛇阵还是短蛇阵,老张把它统统拆掉,让你们变不成算数。他力大无穷,长矛枭上去,将营帐插在泥里的钉签都一起被他拔了起来,里面确实都是藏着敌人全营的军需。这班老军见到篷帐突然飞去,抬头看到了青天,正在摸不清头脑之际,张飞一声大叫:“贼兵贼将,老张来也!”
    话音刚落,几个曹营老军已经被他刺倒在地。他们连逃都来不及,把所有的粮草全都丢掉不管了。张飞带着弟兄,跟着敌人的老军冲了过去,他每过一座营帐。总是被他长矛拆得于于净净。敌人到处乱成一片,不象长蛇了,果真象死蛇一条。
    赵云正在担心的时候,只见前边三将军张飞已经冲了过来,他方始安下心来。见到张飞正在挑帐,子力想,你不是来破阵的,而是来拆阵的。这时将台上的曹仁已经慌了手脚。心想,颠倒金锁阵被白袍小将所破,一字长蛇阵被黑脸张飞所拆,即使再要变也变不成了。何况曹仁六十四变他只会一变。因此,他无可奈何要紧从将台上逃了下来,上马提枪上前,见到了曹洪,弟兄二人带着败兵也来不及渡过樊河,只得往北方逃遁。
    这时的赵云叫住了三将军。张飞会同子龙,黑白二将如猛虎下山一般,带着两百军兵开始将敌人刺杀。曹兵顷刻间血流成河,尸骨堆山,死的死逃的逃。单福命人去招收降兵,结果又收到了一百,从此皇叔有了八百军兵。这时的赵云在前,张飞在后,飞马追赶曹家弟兄,准备杀一个痛快,突然耳边听得后面金锣响亮──这是收兵的命令。
    张飞叹了一口气,对赵云说:“老赵!”
    赵云:“三将军怎样?”
    张飞:“你可听得金锣响亮?这位军师好虽好,可惜没有胆量。在这时候收什么兵?老张不回去!”
    赵云:“闻鼓则进,闻金则退。此乃军令,不可违抗。我们回去可以问军师缘何收兵?”
    两人带兵回来。这时弟兄们正在打扫战场,黑白二将下马进帐交令。单福与刘备早已坐在大帐之上。子龙上前交过令,并不多说,退了下去。张飞虽然同样交差,他欢喜多说多话,上前对单福说:“军师,老张与老赵正在追赶两个贼将,你为何敲锣收兵?”
    单福:“本军师在将台上早已发现,离此不远杀气腾腾,料想二人有着救兵前来,唯恐二位上前吃大亏,所以敲锣收兵!”
    张飞想,我们在前面都没有看出来有杀气,怎么你在后面倒已经看了出来?他有些不信,然而在嘴上不敢多说,便退了下去。
    单福下令说:“今日我军又打了一个大的胜仗,破去了敌人摆下的阵图,应该畅饮几杯贺功喜酒,同时犒赏三军。”不过他又说:“决不能饮过量之酒,因为今天晚上还有一场厮杀!”
    旁边皇叔一听,要紧问军师说:“请问军师,难道曹仁还要杀来么?”
    单福:“主公,本军师料到敌人有接应的人马,今夜曹仁定来偷营劫寨!”
    刘备:“那便如何?”
    单福:“要他前来,杀他一个干净!”
    他倒象做生意一样,所以先让这里畅饮贺功喜酒。再说曹家弟兄只败剩千余军兵,准备回转许昌。哪知离此不远有座山头,名叫“鹊尾山”。见山脚下扎下一座营盘,曹家弟兄吃了一惊,以为刘备近来用兵如神,在我们前边早已设下伏兵。近前一看,只见营上曹字旗高飘,方才知道乃是自己人。事实上曹操命一将叫夏侯兰带兵三千,运来大粮一千石。准备来接应曹家弟兄。。一到此地,得报前面我军大败,夏侯兰不敢上前,便扎营在鹊尾山下。现在听说曹仁等败了回来,就出营迎接。
    曹家弟兄同时下马,跟夏侯兰进营上帐。夏侯兰命令摆酒,款待他们弟兄二人。
    曹仁开口问夏侯兰说:“请问贤弟。怎样到此?”
    大家知道,曹操本姓夏侯,后来寄过姓曹的,因此夏侯氏与姓曹的都是自已人。
    现在夏侯兰回答说:“子孝兄,小弟奉叔父丞相之命,带兵三千,运粮一千石前来接应二位兄长。知道前军失利。因此在此等候兄长。”
    曹仁听完他一番说话。想了一想,便开口说:“二位贤弟,刘备一向被我家叔父打得他东逃西窜,如今被他打了胜仗,他必然在营中狂欢。今日晚上必然少有防备。愚兄准备向夏侯贤弟借兵三千,今日晚上我与兄弟曹洪前去偷营劫寨,报今日一仗之仇,才能回去见叔父交令。二位贤弟看来如何?”
    曹洪与夏侯兰感到曹仁说的真好。今夜确是个机会。刘备难得打了胜仗,尤其我军一败涂地,今天晚上肯定不防。我们来一个败中取胜。让他们准备黑夜里去偷营。
    再说皇叔大营之中,太阳刚下西。单福升帐,见他从道袍中拿出象信封一样的一叠东西,大家不知是什么。其实,此物名称叫“锦囊”。他与诸葛亮用兵一样,习惯用锦囊把所有计划写在其中,每逢发令就将锦囊交付与战将或文人,命手下文武照此而办,不管锦囊多与少,总是贯串着整个战役的计划。所以后人称其谓“锦囊妙计”。它有一个好处,主要保住军情秘密。单福将一叠锦囊放在虎案上,他方始对两旁吩咐:“帐上众位。本军师得报,曹操命人带兵接应曹家弟兄,现屯兵在鹊尾山。料他们今夜以为我军得胜之后决无提防,定会前来偷营劫寨。如今本军师布置将令,大家听了!”
    他说罢,拔令在手,叫了一声:“翼德将军听令!”
    张飞:“老张在!”
    单福:“付你将令一支,带兵二百,锦囊一封,守在头营内。见到敌人到来,闻听炮声,将军照锦囊上杀出,攻其前,不得有误!”
    张飞接令,一切按锦囊办事。单福再拔令在手,开口说:“子龙将军听命!”
    赵云:“末将在!”
    单福:“将令一支,锦囊一封,带兵二百,立即离营二里,在黑暗中隐藏起来,敌人到后你放他们过来。敌人要退,子龙按锦囊上攻其后,使敌人腹背受敌,这样就可以一仗取胜!”
    赵云同样按锦囊办事。单福再拔令在手,对旁边坐着的云长看看,叫了一声:“君侯听令!”
    关羽:“关某在!”
    单福:“君侯也是带兵两百,锦囊一封,带领关平、周仓以及二十名家将,按锦囊之上,今夜渡过樊河,夺取樊城。锦囊自有妙计!”
    刘备在旁听得清楚。心想,两百军兵怎能夺取一座城关。所说刘备一向以为取城攻关是一件困难事情。他没有知道在这种用兵如神的奇才面前,是不足为奇的。大家知道,这位单先生相助刘备,只有整整一个夏天。称之为今春末到来。初秋离去,与皇叔只有一夏之缘。可是,他在这个短时期内,同样要把今后诸葛亮为兴后汉共干了二十七年之事,仅在一个夏天里大体都要干全,只不过是规模小点罢了。单福对刘备看看,意思是你只有一座新野县,难以发展,把对面一座樊城取了下来,既扫除了威胁,亦有了新野与樊城的联系。今后更有变化。关将军按锦囊办事。单福还拔令在手,对大将班中一看。说一声:“毛、苟、刘、龚四将听令!”
    大将班中踏出了毛仁、苟璋、刘辟、龚都,上前见过了军师。单福说:“四位将军,给你们将令一支。带兵面百,锦囊一封,照此去鹊尾山火烧敌营,劫去大粮!”
    诸葛亮的一生善用火攻,单福倒也是如此。四将接令,按计办事。皇叔想,八百军兵全部差光,说明这位军师,一切都有计划。军师传令退帐。
    将近二更时分,曹仁在前,曹洪在后,中间三千曹兵,离营而出,已经靠近刘备大营。曹仁在马上只见刘备营上灯光暗淡,听得营中鼾声正浓,十分好睡,相今日一仗,定然取胜。实际上,单福与刘备早在黑暗的将台上望到下面,看得清楚。营里头一个都没有睡。张飞带着两百兵,在营门之内按照锦囊上吩咐,一个个眼睛睁大,他们口中在伪装打呼的声音。张飞早在缝隙中往外看得清楚,他心中暗暗好笑,心想我家军师神人一样,说来便来,他希望号炮早一点响。正在此刻,通的一声,只听得将台上一声炮响。弟兄把营门打开,翻平踏板,张飞一马当先冲了出来,他情不自禁地对着敌人高叫:“呔!来者贼兵贼将。不出我家军师所料也!”
    单福他早就向大家打过招呼,在外面千方不要说皇叔手下有个军师。张飞一向记得很牢。今天被单福的出奇制胜激动,他得意地早忘却了单福嘱咐,说出了口,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领头曹仁听到刘备营上的炮声,他本来在惊奇,现在听到张飞这一句话,他方始茅塞顿开,莫怪刘备此番用兵如神,原来他得到了一位军师。但不知道这位军师何许样人?姓甚名谁?曹仁知道中计,便不战而退。张飞万万料不到就在你这句话上,单福的前途和他的一家,全部坏在你的身上。这时候,张飞只管冲上前去,起长矛厮杀,曹兵转身就逃。后面的曹洪一见不妙,同样圈马便回。半路上赵云杀了出来,曹家弟兄又形成了腹背受敌的局势,曹兵伤亡惨重,死的死,逃的逃。曹家弟兄碰头之后,并马向鹊尾山拚命逃去。
    张飞遇见了赵云,开口对他说:“老赵,今天一定要追到这两个小国贼,即使军师敲锣,我也不回去了!”
    赵云想,不管怎样,听到收兵的信号,我还是要劝你回去的。现在当然与你三将军一起追赶。所以子龙在前,张飞在后,追得曹家弟兄屁滚尿流。哪知晓今日军师单福,一下锣都不敲,看你们能不能拿到曹仁与曹洪,他只是下了将台听候消息。
    再说,鹊尾山营中。夏侯兰得报前军又败了回来。他要紧上马提斧,出营赶来接应。只见他弟兄二人飞马逃来,后面追来的两将,跑在前面的是个白袍小将。夏侯兰没有领教过子龙的厉害,见他身材矮小,看他不起。认为两个兄长,为什么见到这个小将要紧张到如此地步?所以他拍马上前直向赵云冲来,连曹家弟兄要阻挡他也来不及了。他直到子龙马前,喊了一声:“孤穷小将,休得猖狂,夏侯兰来也!”说罢,举斧就砍。
    子龙知他看我不起,那就给点厉害你看看。便起手中长枪招架,喊一声:“贼将且慢!”
    只见长枪碰到他的斧头上,夏侯兰的巨斧已经说了手。子龙要想回手,来不及了!被后面的张飞凑了一个现成,他虽然离赵云半匹马的距离,可是他的长矛足够动手。他眼快手快,起手就将夏侯兰当胸一矛,刺他一个前胸通后背,连爬带滚跌下了马背。曹家弟兄回头看得清楚,他们想,白脸将招架、黑脸将动手。你哪里还可以活命?黑白二将杀死了夏侯兰,继续追赶。曹家弟兄还未到鹊尾山下,只见大营火光熊熊,知道不妙,想刘备得到的这位军师实是厉害,一下手四面都开花,这点被你料到。原来是毛、苟、刘、龚四将,带领两百弟兄,准备好了放火之物以后,早已赶来鹊尾山埋伏。只见夏侯兰赶去接应,他们就冲了过去,放火焚烧他的大营。风助火势,顿时大营一片火海。里面只有败兵千余,纷纷落荒而逃。毛、苟、刘、龚四将,趁势把敌人的大粮抢了出来,同时收到降兵一百五十名。曹家弟兄只可盘山而过,向北逃去。黑白二将紧追不放。这里,毛苟等四将,命降兵推动粮车回营交令。张飞赵云一直追到东方发白,还是没有擒住曹仁、曹洪。
    子龙对翼德说:“三将军,看来军师不会敲锣了,我们回去吧。”
    一夜的追赶,张飞已感到拿不到他们了。他才同意了子龙的说话,两人圈马带兵回来。先说曹家弟兄败得一兵一卒全无,在用兵上说来,凡是投降或是脱逃,都作为伤亡。因此,单福初用兵,可称谓一下子杀了曹兵三万三千。曹仁在半路上打听到刘备这位军师姓单名福,乃是颖州颖长村人氏,曹仁想,虽然大败而归,但是刘备手下这个军师的底细被我们打听明白,快去回复丞相曹操。
    再说黑白二将,回营见军师交令。单福对张飞看看,意思是不敲锣你倒照样也会回来。他一面对刘备说:“主公,我们到樊城去吧!”
    刘备:“军师,果真樊城被我二弟得了么?”
    单福:“突阵冲锋,抢关得寨,此乃平常之事也!”
    要问云长到底如何取关,且看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