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蔡都督计杀刘备 张文远出兵新野-卷三 孔明初用兵-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三 孔明初用兵
第七回 蔡都督计杀刘备 张文远出兵新野
    第七回 蔡都督计杀刘备 张文远出兵新野
    话说刘备见小奸抽出宝剑,不觉脱口而出:“啊呀!完了!”说罢,两滴眼泪挂了下来。
    旁边的孔明先生本来一声不响,现在看见蔡瑁如此嚣张,便把手中羽扇,左右上下向四周摇了起来。
    小奸蔡瑁,看到孔明竟然现在还是这副样子,反而感到奇怪。不知他在玩些什么花招?!因此,他手中的半口宝剑留住了。孔明想,你管你看,我管我摇,还对蔡瑁“哼哼”一笑。孔明心想,你这个小奸,虽然你拔出了半口剑,你敢把还有半口剑拔出鞘来,我孔明今生今世佩服你!
    这时,刘备以为无救,准备一死。只看见孔明先生在摇羽扇。他想我们已死到临头,你还摇什么扇啊!哪知晓,就在这时候,正是小奸心中起疑惑而行动略有停顿的当口,只听得背后“啪啪啪”三窜,一个人已经到了蔡瑁的背后,而且人刚立定,声音已经传了过来:“前面主公、军师不必惊慌,谁敢欺侮,自有末将赵子龙在此!”子龙将军说罢,就站在小奸背后一动也不动,看着你蔡瑁是否再敢上前动手。
    这时蔡瑁听到赵云的声音。他心里“格登”一惊!心想,在这要紧关头,怎样赵云会来呢?赵云的人虽然没有看到,但是,他的声音已经听见了。看样子,人肯定立在我背后,而且确是赵子龙。老实讲,我杀刘备是因为老大王不在了。现在,相反赵云要杀我蔡瑁。同样也无人同我讲什么理了。尤其是赵云,我过去在襄阳城外杀刘备的时候,他的本领我领教过。我对他一家伙,可是,他只轻轻地把手中长枪对我的家伙上一招架,三尖两刃刀就险一些飞出去。知道他好生了得!今天,要是真正他赶到这里来,我如何吃得消。因此蔡瑁便把搭在腰中剑柄上的这条右手收了回来,就去撩着脸上的小胡须,慢慢地旋转头来向后面看着,从眼梢上已经看见立在后面一员白袍小将,头戴白银盔,身穿一件白银甲,外罩一件白缎子战袍,足上着一双粉底乌靴,腰中左右悬挂着鞭、剑、弓、箭,双手分开,准备冲上来,看得惕魂不附体。他定一定神,立即把脸收回,皮笑肉不笑地对着他们君臣二人说道:“哈……我说二主公慢走!军师慢走!本都督恕不远送,慢走了!哈……”
    这时的刘皇叔如梦初醒。他准备死了,突然之间被孔明的羽扇一摇,却不知怎样会摇出一个赵子龙来。他想,我也忘记了,只要有孔明在,我就是有再大的危险,只要见他羽扇一摇,就可化险为夷,万事俱消。他想到这里,便放声大笑起来:“哈……”
    孔明对他看看,意思是请你先把眼泪揩揩干,不要眼泪挂在眼膛里,面脸上露出笑容。好比黄霉天,一边落雨一面出太阳,这样不太好看的。可是,这时的刘皇叔想,蔡瑁啊!我刘备与你有什么冤仇,你竟然屡次要来谋杀我?皇叔到这时真是忍不住气了,他向蔡瑁面前走上几步,两条剑眉竖起,一对龙目圆睁,起两个驾官指头,指着蔡瑁一声喝道:“唗──”
    蔡瑁:“是!”
    小奸心里明白,后面就是赵子龙。要是稍有一点不对头,自己就会把命送掉。因此他连连点着头:“是是是!”
    刘备:“刘备与你有何冤仇?你竟敢如此大胆无礼!屡次欲杀刘备。我把你这可恨的小奸……”皇叔说到这里,他便起右手,对准小奸蔡瑁的脸上左右打了两下。
    蔡瑁:“是是是!”
    这时候,小奸非常识相,连声称是,一犟都不敢犟。所说,刘备在危急之时,他心里一面着急,一面恨不得立即置蔡瑁于死地。现在来了赵云,转危为安之后,他倒也不过如此了。一打两下嘴巴,就把肚皮里的气全部打消了。可是,对小奸背后的子龙将军一看,感到大给他便宜了!因为这个小奸不是一次图谋,而已屡次处心积虑地要杀主公,不给他点厉害看看,他今后还要不死心的。所以赵云从他背后赶了上来。
    这时的小奸,只听得自己背后“嚓嚓敞敞敞”一阵甲拦裙之声,他的心突然会跳个不停。他心里明白,赵云赶上来动手了!但不知道如何动手,吓得他动也不敢动一动。
    赵云三脚两步走到他背后,在他脑后颈项之中,起三个指头一抓。这家伙已经感到四肢无力了。然后,又起一条右脚对准小奸的两腿后面便飞起一脚。蔡瑁两只脚一弯,双膝对准刘备、孔明跪了下来。然后,子龙起右手捏在他脑后颈项之中,用力将他的脑袋朝地上推了三推,再对准孔明的面前也同样用力按了三按。前后六推,只见小奸蔡瑁的额尖之上鲜血直流。这时的赵云,右手仍旧抓住他的颈项,把他从地上一拎而起,再起左手在蔡瑁的屁股上一托,蔡瑁的身体顿时腾空而起,被子龙高高举在头顶之上。子龙想,把他就这样到荆州城内去兜一个圈子,今后看他还有没有这个脸孔到老百姓面前去耀武扬威。这时的蔡瑁,倒也非常识相。心里想,二蔡啊,在这时请你们千万不要杀出来,你们不要以为我被子龙擒住了,想出来动手救我,要明白你们万一杀出来,起刀抢来对付赵云,赵子龙就会把我的身体来招架你们的刀枪,不一会我的身上就会被刀枪刺得七穿八洞!事实上你尽管放心,二蔡看得清楚,一个都不敢动手动脚。
    刘皇叔在旁一看,他想,今天就算了!一来我没有被害,二来看在我死去的兄王份上,不要被讲起来,好象我刘备死去了刘表,就把他的阿舅蔡瑁弄得如此地步。因此,皇叔叫一声:“啊!子龙,事到如今,看在我家兄王的份上,也就放了他吧!”
    子龙听完,心里想,主人啊!你要明白,这个小奸屡次要杀你,不重重地警戒他一番,我看他是不会安心的。你何必这样仁慈呢?赵云一向服从心极重的,心里尽管不服气,但从不违抗的。便把小奸蔡瑁从上头放了下来,等到他的两足刚落地时,子龙嘴里喊一声:“你与我站稳了!”然后起一条右腿,便向他屁股上猛踢一下。
    这时,蔡瑁整个身体直往前面冲过去,一直冲到对面墙壁上,头对墙上一撞,然后坐倒在地上。那末,赵子龙他如何来的呢?刘备一下子不明白。其实在新野县的时候,孔明不是到内堂去走过一趟吗?就是叫手下人传令,等我一走之后,就叫子龙随后便来。孔明早已心中有数,荆州守关将是魏延,明白子龙到,魏延一定会放他进城的。果然如此,魏延放进了他们君臣二人。魏延本来在担心,正准备自己去救刘备。突然,听得关外有人叫喊。到城关上一看,原来是子龙。魏延一见赵云,便十分放心,马上吩咐关厢开放,让赵云进城。子龙他在此住过一个时期,因此非常熟悉,他到刘表府第进大门,来到大堂前,对阶台上面一看。只见小奸蔡瑁立在堂门口,面朝里、背对外,不知他在等待什么。一向机智的赵云立即闪在大堂口门背后,从门缝中看得清清楚楚。直到蔡瑁抽出半口宝剑,刘备两滴眼泪,孔明先生手中羽扇上下左右四周一摇,他方始很快从门后转了出来,三个箭步跳到了蔡瑁的背后。
    现在让子龙救了他们君臣二人回归新野县。再说小奸蔡瑁等他们走后从地上站起来。
    这时,蔡中和蔡和两个弟兄来见蔡瑁,说明我们不是不来救你,恐怕你要受苦。蔡瑁讲,这样做是对的。
    就在这时,江夏郡小大王刘琦赶到,他和一位叫伊籍的老文官一起前来,到大堂口对上面一看,只见小奸蔡瑁满脸是血,一吓之下就往外而去,到外面一打听,原来老大王已死,小奸蔡瑁欲谋害刘备、诸葛亮,恰被刘备手下赵子龙赶来打得头破血流。伊籍老文官便劝小大王刘琦说:“小大王,照老臣看来,你家父亲已经死。这小奸连刘备都敢谋害,我看你还是趁早赶快走吧。”
    刘琦他也没有接到什么书信,他在江夏郡只是耳闻刘表有病,而且病重得很,因此他到此探望自己的父亲。现在听到如此情况,他只得含着眼泪跟着伊籍到外面上马,带来的三千人马跟着他出城而去。
    伊籍对刘琦说道:“小主人啊!我看后面定有追兵赶来。”
    刘琦问老大夫:“这便如何是好?”
    伊籍:“我们现在走了再说,等到追兵杀来,我们再作商议吧!”说罢,便要紧赶路。
    无多片刻,张允赶到大堂。小奸蔡瑁便对张允说:“刚才似曾见刘琦到这里,没有进来便向外走了。”
    所说两个小奸各有对象,蔡瑁专门钉着刘备,张允看着刘琦。现在听说刘琦到来,张允要紧问道:“那末,刘琦走了多少时间?”
    蔡瑁说:“尚未走远。”
    张允便传令文聘,叫他带兵三千速速追赶上前,把刘琦杀死后拿首级来见我。文聘接令便走,他带领三千人马,立即赶了上去,没有多少时间,便把刘琦等人赶上了。
    小主人在马上听得背后一片罗唣之声,回头一看,只见一彪人马赶来,他想,不出伊老所料。因此紧张地哭道:“啊呀!老大夫,后面追兵果然来了,这便如何是好呢?”
    伊老老听到追兵赶来,他想果真如此。他便同刘琦说道:“小主人你只管放心,请你带领三千人马速速前往赶路,后面来的追兵,待我上前抵挡。”
    这时的刘琦明白,伊籍是一位文官。他根本没有一点武艺,分明赶去找死,因此不准他去:“啊!老大夫,你与我一同来此,岂能让你一人前去,我们只管逃了再说。”
    伊籍完全懂得他的一片心意,但是他想:我今天要是贪生一下,必然与你同归于尽。因此让我一个人去,使你可以安然脱离虎口。所以回答刘琦说:“小主人,请你放心便了,老臣自有主见,请速速走吧!”伊籍说完话,便将自己手中马鞭对准刘琦的马屁股上狠狠地一鞭,公子爷的马匹吃着一鞭,便直向前面飞跑而去,三千小兵跟着小大王向前去。刘琦跑了一段路,将马扣住,回头看着伊籍。只见伊籍老文官的马匹回头向追兵方向跑去。
    让你在这里远望着伊籍。我再说伊籍老文官他直向后面赶去,近前一看,只见马上一将遍体金盔金甲,胯下黄骠战马,手执一条金枪,面如白玉,眉清目秀,三缕清须,伊籍一看便知是文聘将军。他想,文将军乃是刘表手下的忠良,他岂肯接此将令呢?便先扣马等着。文聘见来者是伊籍老文官,他便下令停下了。伊籍见他扣马,他便上前先行开口道:“前面来者何人?”
    文聘:“金枪将文聘便是!”
    伊籍:“你是忠是奸?”
    文聘:“我乃是老大王前大大的忠臣!”
    伊籍:“那末,你赶来何事?”
    文聘:“哈……你是伊籍老大夫么?”
    伊籍:“正是老臣。”
    文聘:“你可知道我文聘赶来何事?”
    伊籍听他的对话和表情,便知道他是另有事情,但是事关重大,不可不问:“你既是忠臣,前面是哪一个,你可知道么?”
    文聘:“老大夫,你且听了。文聘早知道前面是小大王刘琦,何奈老大王已死,小奸张允下令,命我带兵前来杀死大公子,要是我不愿带兵前来,他便可说我是违令。如此我便在后面追赶,暗中保护小大王。如今既由你老大夫保护,那我便回去交差,只说追赶不到,所以回来。这样他们也奈何我不得,彼此可以收场。伊老你看如何?”
    伊籍老文官听完这番话,他方始明白文聘的来意,也知道金枪将如果不接此令,势必要与小奸火拚,这也太不策略。还是这样对付比较妥当!叫留得青山在,不怕无柴烧。伊籍马上对他把手一拱,回答道:“如此说来,将军确实是个忠良。我们今后相见吧!伊籍告退,将军自己请当心便是。”说罢,他圈转马头赶向前,回复大公子刘琦去了。
    让他们暂时回转江夏郡。到后来得信兄弟刘琮降曹,他气得一场大病,准备江夏出兵来同兄弟算帐。伊籍老大夫就同小大王说:“大公子,你要明白,目前你家兄弟把荆襄九郡全部送?了曹操,你去与他评理,曹操便可参与,再说你目前只有一个江夏郡,可称为寡不敌众,加上你身体又不大好,我看等到今后同你家叔父刘备再商议吧!”哪晓得连下来刘备自己都不行了。因此,荆襄一直要到孔明助江东火烧赤壁之后,方始可以由诸葛亮来复取荆襄九郡,后书再提。
    让他们回去听信。我再说文聘将军,带领三千人马回转荆州见张允交差。张允听完他的说话,心里明白,他一定是追到之后没有动手。但是也没有什么办法来对付于他,只怪自己当时没有另差别将带兵。事实上忠臣多奸臣少,即使你差了愿意杀刘琦的将去,也会有人想法子去救他们的。
    就在这时,里面传令出来,说老大王并没有死,现在叫蔡瑁、张允两人进见。其实当时刘表的毛病确实是重得很,当时一气之下,只是昏厥过去。等到他醒过来一看,自己兄弟刘备已经不见了,包括客客气气的诸葛先生也同样离开了此地。老大王心里明白,自己确实不久于人世了。他根本没有其他精力,只是想再关照几句说话也就算了。因此传令蔡、张二人避免。现在蔡瑁、张允两人到里面,只见蔡夫人与二公子刘琮等主要人物都在这里了。心里想,你死了不是很好的事吗,怎么又活了转来?但是现在只好上前进见:“老大王,蔡瑁有礼了!”“张允有礼!”
    刘表:“蔡、张两位!”
    蔡瑁、张允:“在!”
    刘表:“想寡人不久在世了!”
    蔡瑁、张允:“请老大王保重为上。”
    刘表:“等到寡人一死之后,请你等两人办两封书信,一封书信去江夏郡,叫我儿刘琦前来即位;一封书信到新野县,叫我弟玄德来此相助。我弟玄德文有诸葛亮,武有关、张、赵,还能抵挡国贼曹操。尔等要牢牢记住了!”
    蔡瑁、张允:“是!”
    这几句话,两个小奸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你刘表等于没有说。他们全本在和你老大王的调,恨不得你马上就死,他们就可以得势。
    刘表再对蔡氏看了一看,说道:“夫人啊!”
    蔡氏:“大王!”
    刘表:“寡人一死之后,你立即命大儿刘琦来此即位。人家叫你一声主母,我看你也是荣耀的。”
    蔡氏:“是!”
    这个女人同自己阿哥一样,心里想,反正我答应管答应,做管做。然后,刘表对立在床前的小儿刘琮看了看,说道:“儿啊!”
    刘琮:“父王千岁!”
    刘表:“为父不久了!”
    刘琮:“父王请保重。”
    刘表:“等到为父一死之后,你速速命人去江夏郡,叫你兄长来此即位。因为你只有一十四岁,年幼少智,不能做荆襄之主。但是,兄长即位,人家同样叫你一声二主公,你也是荣耀得很。”
    刘琮:“是!”
    刘表的小儿子,我在这里说他不错,因为别人把老大王的话都没有好好地听进去,倒是他把自己父亲遗言句句入耳。尽管最后还是把荆襄送给曹操,但这事情因为年幼,他一点办法也没有,更主要的是因为大权不在他手中。就这样,我在这里一句话表到它八月戌申日,老大王刘表过世了,这时非常络乱。他们先把死人放着不管,先要紧来侍奉活人。蔡氏打开箱子拿出来一套衣服,她为自己的儿子早就做好在这里。现在,终于时机到来,便拿出来对着儿子刘琮说道:“儿啊!你快穿起来吧!”
    刘琮一看,原来是一套全新的龙冠龙服。二公子想起自己父亲临终的说话。知道这身衣服我是不能穿的,应该由哥哥来即位。便说道:“母亲,这是我家兄长穿的。我是二主公,岂能穿此冠服?万万不能!”
    蔡夫人想,我一切都是为了你,现在不轻容易守到这个时候,你倒相反不肯即位。她就大哭大叫起来。不一会蔡瑁进见。因为蔡瑁是蔡氏的兄长,也就是二公子刘琮的娘舅。所以他一副娘舅的面孔,对刘琮讲道:“小大王你快穿起来罢,这是天经地义的大事,老大王死了,那应该由你来即位嘛!来来来!快穿!快快穿上吧!”
    刘琮:“嗳!母舅大人听了,我家父王他在临死的时候,早就和我说过,应该叫兄长来此即位,因此我不能穿的。”
    蔡瑁:“对对!你要知道,你家哥哥从江夏郡到此,不是一天两天的时间,可是这里老大王一死,岂能一连几天无主呢?我看今天还是由你来代替你的兄长,等到刘琦到此之后,再请你脱袍让位,你看怎么样?”
    毕竟只有十四岁,被你小奸这么一阵哄骗,二公子信以为真。他想代表阿哥那只有我了。因此便把这身冠服从头到脚穿了起来,外面一声令下,银銮殿上聚集荆襄文武,大家都明白老大王已过世,但是他们闭丧不报,为此文武都知道,但在当场只好装得都不知晓。现在就看一看到底是谁人坐出殿来。这时两个小奸一左一右地立在中间座位两旁,两边差人们虎威连连:“呼……呼……”
    无多片刻,只见在端门后面走出一人,头戴龙冠,身穿龙袍,脸面倒象刘表,可惜人矮了一截,仔细一看,原来是二主公刘琮。这班忠良心里都明白,老大王一死,他们废长立幼,就把这二主公拉了出来。因此大家头都旋转,看都不看。
    这时,刘琮到外面坐定。他看到这种情况,心里非常明白。他便开口对两旁说道:“殿上众位先生,列位将军,我家父王归天,江夏郡我家兄长来此不是一、两天的时间,为此由我先行代表兄王。”
    就这样一来,文武暂且相信。然后蔡、张两个协助一下办理些小事便退殿。一方面把刘表的死尸放进了棺材里,但一时并没有机会可以把棺材抬出去。因为是闭丧不报,文武心里明白,你们不报丧,大家也装得不知道。刘表是十八路诸侯之一,按理应该各地去报丧,上至许昌皇帝刘协方面,下至大小各路诸侯,这样天下方始知道。现在刘表已故,由于未曾报丧,哪怕知道此事,也只好装得不知道。不料机会来了,突然刘琮身体不好,两个小奸一商量,就借此机会,从此地荆州搬到襄阳去,这样文武一起搬场,就在百忙之中,便把老大王刘表的棺枋弄了出来。因为刘表在生前说过,他一死后,棺材要停到当阳道。这两小奸就把老大王的坟墓做到了那里去。所以,下来刘备兵败长坂坡,皇叔误闯了阿哥刘表的坟堂屋,这事下书再说。可是,刘琮一到襄阳,他的身体倒逐渐好了。一天,他坐殿出来,两分文武都感觉不对头,特别这班忠良之臣认为,起初可以相信,但是事情直到现在,还不见小大王刘琦到此,分明是瞒天过海,唐突我们。所以也不多讲了。这时的刘琮,心里也起了变化,起初代表阿哥刘琦,后来日子一长,毕竟是个十四岁的小囝。他想,我坐在中间,说长便是长,说短,哪怕年纪再比我大,只好依我是短。因此希望刘琦最好慢一点到来,那我这个小大王可以多做几天。到后来希望刘琦不要来了,我可以一直做下去。就这样脑子一天天变了过去。哪知道事情并没有这样便当!外面一个探子报了进来,而这个探子已被小奸蔡瑁阻挡了多天,现在蔡瑁又见到探子进来,他对探子在暗中摇手,意思请你不要禀报。这探子对蔡瑁看看,想军情紧急,不能不报。蔡瑁没有办法把他挡住在外,只得让他进来。
    探子上殿,到刘琮虎案之前双膝跪下:“报禀小大王!”
    刘琮:“何事报来?”
    探兵:“小大王听了,小卒打听到曹操在驾前奏明三章:第一刘备烧皇师十万;第二先大王刘表屡年不贡;第三江东孙权独霸江南,有叛逆之心。现在他雄兵百万,战将千员,屯兵在宛洛道上,虎视荆襄九郡,请小大王定夺。”
    刘琮:“你与我退下了!”
    探兵:“是!”
    二公子代到今天,他开始感到不太平了,曹操百万雄师已经驻扎在宛洛道上,虎视此地荆襄九郡,因此一面命探子退出,一面他要紧问两旁文武道:“殿上众位,今有探兵报到,曹操雄兵百万,战将千员屯兵在宛洛道上,虎视荆襄,尔等看来如何?”
    两旁文武感到事态的严重性。这班忠良,都把头旋转,即使有办法也不多说多话,要来看看你们这班奸党如何拒敌!因此你对我看,我对你望,一下子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
    刘琮见两旁一言不发,继续问道:“两旁看来如何?”
    等你问到第二声,立在文臣班中有一位大夫,姓蒯名越,字异度,他走到刘琮面前说道:“下官见二主公……”
    小大王见蒯越。他不知此人的姓名,因此开口便问道:“请问先生姓甚名谁?”
    蒯越:“小大王听了,下官姓蒯名越,字异度。”
    刘琮:“原来是蒯大夫。”
    蒯越:“正是!”
    刘琮:“上前有何妙计?”
    蒯越:“下官想,曹操的百万雄兵,还只是小大王的外症,你还有内疾在身!”
    刘琮想,我有内外两种疾病?不知内疾是什么?“请问蒯大夫,孤的内疾是什么?”
    蒯越:“小大王,照下官看来,老大王一死,小大王闭丧不报,而且废长立幼,若被刘琦知晓,合同新野刘备带兵杀来,这便是内疾!小大王以为然否?”
    二公子一听,你讲了半天,目的是来吓吓我!下面的计倒要问你一声:“既然如此。那末,计将安出?”
    蒯越:“若问有何妙计,要请小大王问一声蔡、张二位都督,下官是没有的”蒯越说完,对刘琮把手一拱,退了下去。
    此人目前看来似乎是刘家的忠臣,其实降曹之后,他是真心帮曹操忙的。所以只能说他也是属于奸党。刘琮一想,蒯越的说话不错,我本来是二主公,全是蔡瑁、张允叫我代理兄长刘琦,哪知代到今天,事情就没有这么便当了。刘琮回头对蔡、张两人看看,意思是,我只有一十四岁,如今这样大的事,须由你们来承担了。蔡瑁完全明白刘琮的意思。这小奸在刘表一死之后,把刘备、刘琦二人全然丢在脑后。现在听到蒯越说明有内外两患,想首先要治内患,赶紧从旁闪出:“小大王,蒯大夫说道有内外两患,以本督看来,我们不如把荆襄送与曹操,命人到宛洛道献降书与孟德。我们一归顺曹操,就有了泰山之靠,那何惧刘备,怕什么刘琦?内患就不存在了。请问小大王意下如何?”
    二公子刘琮虽然只有十四岁,但是非分得很清,他感到两旁文武都不开口的原因,就是看不惯你蔡瑁。你虽然是我母舅,然而在银殿之上,我是主,你是臣。二公子想到这里,便对蔡瑁双目一瞪:“唗──大胆蔡瑁,擅敢在银殿之上胡言乱语!与我退下了!”
    蔡瑁:“是是!”
    小奸蔡瑁被公子爷连斥带骂,心想,我是你的母舅,你居然对我如此无礼!但是,在银銮殿上,却也无可奈何,只好退了下去。
    旁边张允感到蔡瑁说话太露骨,让我上去与他补个漏洞。就从旁闪出,到刘琮面前,把手一拱,道:“小大王,下官有礼了!”
    公子爷看见张允,心里明白,张和蔡是一搭一档。银銮殿上这班父王手下的忠臣,大多皆因你们两个胡作非为而一言不发。因此,公子爷板着面孔问道:“张允,你有什么说话?”
    张允:“小大王听了,蔡都督方才言道,把荆襄送与曹操。我看这是表面的事情,暂时安安曹操之心。实质为借他之军,抵挡刘备、刘琦。我们对曹操可以外表服从,内存二心。小大王你看来如何?”
    意思就是,我们并非真心投降。曹操他来,我们就见他怕;他跑,我们就凶。这样,荆襄仍旧是你小大王的。这叫缓兵之计。公子爷一听,想:张允,你的说话比蔡瑁还要可恶。因此,对着张允骂道:“呔!大胆不法的张允,你也来缠绕不清!不要多说,与我退下了!”
    张允:“是是!”
    张允退下来,对蔡瑁看着,意思是我与你数年来一直搭档。今天被小大王一对都骂了下来,同样也是搭档。公子爷把这一对小奸骂了下去后,引起了银銮殿这班忠臣的一阵骚动,感到公子爷非常懂得好歹。所以,看冷谱看不到底了。有一位将军名叫李珪,从旁闪出,对二主公把手一拱,说道:“二主公,李珪有礼了!”
    一班奸党都称刘琮为小大王,其实小大王应是刘琦。因此,李珪称他二主公,这才是确切的称呼。小大王一看,是一位老将。听他自称姓李名珪,便把手一招,语气十分和缓地问道:“李老将军有何高见?”
    李珪:“二主公听了,曹操雄兵百万,战将千员,如何拒敌,李珪倒有一计在此,未知二主公用否?”
    刘琮一听,你有好计,我哪有不用?左右两个小奸听说李珪有计,心想:为什么这种妙计都出在他们腹中?既然有计,请你快些讲来,让我二人也好听听。刘琮开口便问:“老将军,若有妙计,孤岂有不用之理?”
    李珪:“既然如此,请二主公听了!先备两封书信……”
    蔡、张一听,心想:两封信很便当,我们也都会写,但是不知道写往哪里?公子爷也感到不是件难事。因此问道:“老将军,两封书信写往何处?”
    李珪:“一封送往江夏郡,并将蔡瑁、张允两贼杀了!”
    两个小奸一惊。心想:听到现在听出报应来了。不知要把我们的头送往哪里?
    李珪:“将张允的脑袋亦然送往江夏,请小大王刘琦前来即位,二主公脱袍让位。”
    蔡瑁想,那末,我的头不知送到哪里呢?
    李珪:“将蔡瑁的首级和另一封书信一并送往新野县。”
    蔡瑁一听,原来我的头要送到新野县呢!──两颗头不能弄错。因为蔡瑁专要害刘备,张允专要害刘琦。因此,要让刘备、刘琦见到这两颗脑袋,他们方始肯安心前来。刘琮一听,只要有理,我一准把两个小奸杀给你看。因此,听得非常仔细。连忙追问:“老将军,杀了他们二个便怎样?”
    李珪:“二主公听了,用这两颗脑袋将刘备、刘琦请到襄阳。想刘皇叔文有诸葛先生,武有关、张、赵云,何惧曹操百万雄兵,千员战将!二主公以为善否? ”
    公子爷听完这番说话,频频点首。招呼老将军退下。李将军退到武将班中站定。刘琮对蔡瑁、张允看了看,准备开口叫手下将蔡、张二人推下斩了。
    这时,蔡、张二人急得手忙脚乱。蔡瑁连忙对殿上的心腹部下看看。这个部下心领神会,赶紧往里面去禀报蔡氏,随即从里面喊出来:“夫人出堂!”蔡、张 二人一听,完全定心了。银銮殿上众文武看到蔡氏走上殿来,个个头都别转。一来是尊重刘表,二是感到荆襄气数已绝,堂堂一家夫人,竟然跑到了大殿之上,一点也不顾体面。所以文武都看也不看。刘琮连忙站起身来:“娘亲,孩儿有礼了!”
    蔡氏看见儿子,一句话都没有,只是鼻子中“哼”地一声,就起右手抓住儿子的龙袍袖往店后一拉。刘琮倒退了几步。蔡氏便在中间位子上坐定。刘琮在旁一 看,心想,娘!你虽然是我长辈,但是这只座位你却不能坐的。可是,拉又不敢上去拉。蔡夫人对两旁一看,气势汹汹地问道:“哪个叫李珪?谁人是李珪?”
    旁边李老将军听见,从旁闪出,背对蔡氏,面向外边,一手撩须,朗声答道:“李珪在此!”
    夫人:“喔唷!大胆不法的李珪,竟敢在银銮殿之上一派胡言!来呀,与我拖去斩了!”
    蔡氏杀李珪是讲不出罪名的,只是一句“一派胡言”就算是李珪的死罪。两旁捆绑手一拥而上,准备法绑李珪。李老将军听得清楚,两膀分开,高喊一声:“ 与我且慢!”
    捆绑手退了下去。李珪旋过身来,一手撩须,一手指着蔡氏,怒目横眉道:“淌啊蔡氏,?大王一死之后,你竟闭丧不报,废长立幼,如今又唆使蔡、张二人 ,将荆襄送与曹操。我看你死到冥界之中有何脸面去见先大王!想俺李珪,十余年来跟随先大王东荡西杀,不意今日死在你这妇人手中!将我相绑便了!”李珪说 罢,身子旋转,双手反剪。
    蔡氏拍案顿足大叫道:“来,与我捆绑!”
    捆绑手上来将李珪绳穿索绑。蔡氏在案角上抽条令箭,丢将下去。手下接令,把李珪押到外面。只听炮声一响,顷刻之间,手下提着李珪血淋淋的脑袋来见蔡氏缴令。蔡夫人下令将首级号令半天,然后叫他们家人来买棺盛殓。哪里知晓,你一杀李珪,殿上的大部分忠臣中,文官摘下纱帽,武将脱去头盔,往外一走了之 。剩下少数奸党立在殿上,也都目瞪口呆。
    刘琮对娘一看,你怎么可以不问情由乱杀忠良!现在殿上剩下寥寥数人,如何收拾?蔡氏不以为然,对儿子望望,开口道:“儿啊,这班老匹夫的说话,你千 万不能听信,有事须同你家母舅大人多作商量。牢记了!”
    刘琮也来不及同娘辩论,蔡氏已转身回过内堂。接着,蔡瑁、张允复番劝说刘琮写降书。十四岁的孩子,哪里盘得过这班奸党的花言巧语。最后,只得忍痛写下降书。蔡瑁便派个学生,名叫宋忠,拿了降书,带了二、三十名随从,十多辆车子──车上装的都是金银财宝,绫罗绸缎,离开襄阳,往宛洛道进发。路经樊城 城外,宋忠认为,我去降曹,此间的刘备肯定不会知道。的确,刘备是不会知道的。
    可是,有一个人早就料到了,此人便是孔明。诸葛亮已派周仓守候在樊城外面的茅草丛中。周将军看得清楚,然而并不动手。因为军师命他,须在下书人回来的时候,方能将其擒获。马背上的宋忠如在梦中。他一路之上并无耽搁,到今日,已抵宛洛道。
    宛洛道本是十分荒僻的所在,自从曹操兵下江南,在此屯扎了七十五万人马之后,市面变得非常兴旺,两旁开设了许多临时店铺。宋忠只见营寨扎得密密层层,但闻炮声隆隆,鼓角连声。不知曹操本人在哪里。一路问讯过来,直至大营中间曹丞相的金顶牛皮大帐跟前,下马,停车,拿了降书走上前来,开口问道:“营 上有人么?”
    小兵:“你是哪一个?”
    宋忠:“费心通报丞相,荆襄大王命差官求见。”
    小兵:“少待。”说罢,往里面去通报曹操。
    曹操得讯,心想,荆襄派差官来见我,既是在我意料之中,又在我的意料之外。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曹操自从下江南以来,一直按兵不动,他主要是在等待刘表生死的消息。他想,倘然刘表一命呜呼,他的儿子定然会来归降。现在,果真荆襄派人到这来见我曹操了。但是,十多年来,刘表从未派人到过我处,今日突 然来使,会不会是刘备与刘表串通一气,诸葛亮从中施计,来诈降老夫?因此,曹操吩咐升帐。帐上文武两旁站立。丞相居中坐定,一声令下,帐上架起刀枪,命来人进见。手下人出去传令。此地帐上一对对刀枪从帐口架起,直架到离虎案十步之处。曹操身子带侧,撩着长长的胡须,用眼梢望着外面进来的人。两旁三班手 下虎威连连。
    宋忠听说传见,手中拿了降书一路跨进帐来。到帐口,只听里面“呼──呼──”之声。宋忠心想,反正我是真心归降,用不着害怕。所以不管帐上如何威严 ,依然大步从刀枪之下走了上来。到丞相虎案前,距离十步左右,站定身子,对曹操恭恭敬敬地双手高举降书,一面开口道:“丞相在上,小的逢荆襄大王之命, 前来献降书、降表。诸丞相观看。”说罢,双膝跪下,将降书呈上。
    值帐官接过降书,送上虎案。曹操将降书接到手中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荆州牧刘琮……”相爷看到这里,已经看不下去了。荆州牧应该是刘表,你怎 么写刘琮?可见孔明用计也太大意了!因此,丞相就把降书往虎案上一放,对跪在地上的宋忠大喝一声:“呔!大胆匹夫,此乃诈降之计,岂能瞒过老夫。你还敢 前来送死!来,与我拉出去斩了!”
    手下人一拥而上,便将宋忠五花大绑。宋忠心想,我这下真的要送终了。因此,连连喊叫:“丞相饶命!小的冤枉!”
    曹操并不准备立即把你杀了,把你绑起来,是试探一下,看看你的神色。现在听到“冤枉”二字,开口便问道:“尔且听了:荆州牧理当是刘表,缘何写‘刘 琮’二字?岂不是诈降!”
    宋忠一听,原来如此。因为你丞相还没有知道刘表已经过世,所以看见“刘琮”二字,莫怪要以为是诈降了。赶快让我说明:“丞相,老大王刘表死了,小大 王刘琮已经即位。”
    曹操:“刘表他竟死了?!”
    宋忠:“是。”
    曹操:“刘琮即位?”
    宋忠:“对。”
    曹操:“这个……”
    相爷一听,心想,我希望刘表死,现在果真如了我的心愿。不过,这“刘琮”二字倒很陌生。我只听说刘表有个儿子叫刘琦。故而问道:“老夫问你,荆襄有 个刘琦,他是何许样人?”
    宋忠:“刘琦乃是大公子。”
    曹操:“如今这刘琮又是何人?”
    宋忠:“禀丞相,刘琮乃是二公子。”
    曹操:“这个……”心里明白,这分明是废长立幼。刘表死后,不向各地报丧,名谓闭丧不报。曹操想,原来如此!立即传命:“松绑!”手下人将宋忠绳索 松去。宋忠谢过不斩之恩。相爷吩咐手下招待宋忠去用酒饭,自己把降书仔细看了一番。心想,十四岁的小孩写这么一封降书,真不简单!因此,曹操已经存下了杀刘琮之心。现在为了要出兵攻打刘备,暂时要把刘琮安定一下。相爷写好回文,信中仍旧命刘琮为荆襄九郡之主。然后,丞相就考虑对付刘备之策。既然刘表已 经死,荆襄归顺了我,刘备的新野成了孤城。因此派兵十万足够对付。需要考虑的主要是领兵之将派何人为好。再派夏侯惇吧,不可能了。因为他烧过一次,象下棋一样,孔明已经熟悉了他的底细。因此,丞相对武将班中从头至尾看了再看。见到一将站立前排,遍体银盔银甲,八尺彪躯,剑眉虎目,颔下三绺清须,善用一 口七十五斤重的银背大刀。此人系老夫的心腹,帐前左护卫、二虎将,姓张名辽,字文远。他本则用枪,自从与关云长交结朋友以来,改使大刀。过去帮过吕布。白门楼之后,归顺我曹操。一向作事谨慎,堪称文武双全。命他统兵,看来不会再中孔明之计。前番差夏侯惇为主将,主要是被徐庶从中捉弄,我一时考虑欠周。 但是,张辽一人领兵还远远不够,因为刘备手下有红、黑、白三只面孔,文远一人抵敌这三将,力不能及。想到这里,又见张辽边上站着一员痴虎大将,姓许名褚字仲康。此人力大无穷,也是我曹某的心腹,为帐前右护卫,虎威将军,善用一口百余斤重的象鼻九环紫金刀。他站立平地九尺开外,遍体乌油胄盔铠甲,墨黑的 面庞,一对铜铃大眼,颔下虎须倒多,可惜有勇无谋。但是,把他放在张辽一起,就可抵挡红、黑、白三将。还有一层,估计诸葛亮这次可能再烧一烧。那末,就把夏侯惇一起差去吧。因为他毕竟被烧过一次,多少有点经验,万一发现有火攻迹象,他可以提醒一下张辽。其实,烧过一次,并不等于如种过牛痘那样,可以不 出天花。因为孔明的用兵,对何等人用何等计。现在,丞相转定念头,方始从令架上拔令在手,对三将望了一望,开口道:“文远、仲康、元让三将听命!”
    三将从旁闪出,到曹操虎案前,一躬到底。
    张辽:“末将张辽在!”
    许褚:“许褚有!”
    夏侯惇:“小侄在!”
    曹操:“老夫付文远将令一支,为头队正先锋……”
    曹操的意思是:我现在有七十五万人马在外面。你只能为头队先锋。实际上,前番夏侯惇的行军都督,与你这先锋并无多大差别,只是因为我的大队还在皇城,故而他称都督。现在,我已出兵到了此地宛洛道,你就只能称先锋了。所以,补充说道:“命你带兵十万,杀奔新野县,剿灭刘、关、张,捉拿诸葛亮。须要当 心了!”曹操说到这里,对张辽眼睛眨眨,意思是:我看中你这么一个人才,你千万不能上诸葛亮的当!
    张辽对丞相看看,并不是我夸口,前番倘然派我张辽领兵,诸葛亮绝不能在博望坡中烧我。夏侯惇本来是个匹夫,这样树木森森的山谷险地,他竟会不顾一切地杀将进去,以致中了孔明之计。这种人不烧,烧哪一个?因此张辽接令在手,答曹操:“小将明白了。”
    言下之意:你丞相用不着眨眼睛,我完全懂你的道理。然后捧了令箭退过一旁。
    曹操再拔令在手:“仲康,老夫付尔将令一支,与文远同往新野,沙场迎战关、张二将。”
    许褚接令,退过一旁。
    曹操再拔令箭:“元让,将令一支,同往新野。若有火攻征候,好好指点文远。”说罢,对夏侯惇眼睛眨眨,意思是:你被烧过一次,多少有点经验,此番叫你一起去,目的就是要你指点张辽。夏侯惇完全明白叔父的意思。他的一只眼睛对曹操望望,此番你不派我去还则罢了,既然命我一起前往,老实说,倘然我发现 这个地方有火攻,张辽不去挨烧,我要说得他去挨烧;那个地方有埋伏,张辽不去中计,我要说得他去中计。总而言之,他不挨烧,我不甘心。此番希望他十万兵剩下九十五个。上次我剩九十六个,他比我死的人马多死一个好一个。
    那末,夏侯惇为什么要这样想呢?因为,他博望坡吃败仗回来,被张辽屡次埋怨,因而怀恨在心。今朝遇到报复的机会了。他想,诸葛亮啊,你给我争口气!要烧,也要让张辽烧一烧,否则更要被他夸口,说你孔明只能烧我,不敢烧他。不瞒你说,我把十瓶老鼠油都带好在身边,准备你再烧一次的。
    曹操哪里知道夏侯惇与张辽的矛盾,他认为,这三员上将是我七十五万雄兵千员战将中之精粹,合在一起,可称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不料,他们内部勾心斗角,互相拆台。孔明就利用这一点,将这十万人马在新野烧得一干二净。
    欲知详情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