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张文远三冲鹊尾 诸葛亮大战许褚-卷三 孔明初用兵-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三 孔明初用兵
第九回 张文远三冲鹊尾 诸葛亮大战许褚
    第九回 张文远三冲鹊尾 诸葛亮大战许褚
    张辽跟随探子,带兵来至鹊尾坡下。张、许、夏侯三将一起扣住马匹。文远传令停队。顿时马队住马,步兵站停;刀枪、旗幡落下来。当然,十万兵不可能全部停在山脚边,但是前队已抵山下。三员将抬头对山上一望,果然与探子所讲丝毫无异。其中夏侯惇对诸葛亮看看,心想,我倒又来了,但是希望你把张辽也烧上一烧,哪怕我自己象上次一样,再烧得焦头烂额,也毫无怨言。
    张辽全神贯注在对山上察看,主要在看有没有火攻的迹象。一看,山上树木稀少,都是岩石、泥土,根本不可能用火。心想,那末,诸葛亮为啥还呆在这里不走?是否他故意装得象上次一样,想吓退我十万大军?那你看错了人了,我张辽不是夏侯惇,眼睛也比他多一只呢!
    不料,你张辽上当就上在这里!你确实比夏侯惇聪明,但是这条计,聪明人倒要上当,如果是夏侯惇,他一看同上次一样,圈转马头就跑,倒不会中计了。诸葛亮这个圈套就是专门为你张辽准备的,真是大小尺寸正好!
    张辽看明白之后,下令:“来,传本先行将令,大队前冲!”
    曹兵们听到命令,马队暂且不动,步兵立即向山上冲锋,顷刻间一片杀声。
    张辽对另外二位大将看看:“元让、仲康请!”
    夏侯惇把手一拱:“文远,你请!”回过头看,招呼许褚:“仲康,走啊!”
    许褚只晓得跟牢夏侯惇:“元让请!”
    三匹马马头接马尾,直往鹊尾山上冲去。张辽抬头对山顶上的诸葛亮看看。今天,你的棋子失着了。倘然你在这个地方还能用火攻,我永远佩服你!夏侯惇也在对诸葛亮看,你如有埋伏,现在可以起来了。
    这时的刘备,见张辽的大队人马冲上山来。他实在坐不住了,站起身来对孔明看看。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他们上前山,我们下后山。你的四轮车神通广大,我的马能跃过檀溪,这样,君臣还能虎口逃生。便说:“啊呀,军师!你可曾看到,张辽大队在冲上山来了。你我速速下后山走吧!”
    孔明想,此时更不能走!我就是要你挡住他们半天。
    诸葛亮:“主公既然不打头阵,亮代主公之劳,且与张辽交战一番。”
    刘备想,你若早有布置,我是放心的。但现在山上除了养子刘封和五百执旗兵外,一无埋伏。凭你这把羽扇厉害,也是无用。便问:“军师,你如何能与张辽交战?”
    诸葛亮:“主公暂坐片刻,看本军师自有道理。”
    皇叔今天的着急,比上次要好得多了,但不明白孔明究竟有什么奥妙。只得仍旧坐了下来,睁大了眼睛,看着冲上来的曹兵曹将。只见张辽等三将及数千曹兵已经冲到半山。这批曹兵一边在冲,一边在想诸葛亮究竟有没有埋伏,就看他是否操琴或放炮,别的我们都不怕。
    说时迟,当时快,曹兵距离刘备的篷帐只剩二百步左右了。孔明见刘备急得面如土色,呆着木鸡。心想,酒可以不要吃了。一声吩咐:“残肴收拾了。”
    手下人把酒席收了,桌上揩干净。孔明对刘备说:“主公不必惊慌,亮自有办法。”说完,吩咐两个推车的小僮:“与我家伙伺候。”
    刘备听他要取家伙,倒要看一看,孔明不知用什么武器。回头一望,只见两个小僮送上一张七弦琴,褪去琴裳,放到桌上。孔明放下羽扇,整整纶巾,理理鹤氅,对刘备道:“主公请安坐片刻,听亮操度一曲。说罢,两手准备操琴。
    皇叔一看,啊呀……你总归老一套!上次在山上,今天也在山上;上次喝酒,今天也喝酒;上次操琴,今天又是操琴。但是,你今天操琴又操不出埋伏的!敌人已经杀到脚边,我哪里还听得进什么琴曲!皇叔立起身来:“啊呀,先生,备改日请教!”说罢,双手按上琴去。
    顿时,琴弦“当啷……”响了起来。因为刘备心情着急,按琴时用力过重,所以琴声朗朗,响个不停。只须这么一下,声音早已从山头上传至山下。下面的曹兵已经一片慌乱。因为他们十分注意上面的动静,冲在最前面的曹兵看得清楚,见童子取出一张瑶琴;现在又听见琴声响。心想,这是起火的暗号!因此,不顾一切,旋转身来往下就逃,口中不约而同地喊道:“不好唻,埋伏厉害欧!操琴起火啦!火攻厉害啊!”
    谁知道,前面这么一逃、一喊,立即影响到后面。后面的人耳朵当眼睛,看也看不见,只好转身就逃。你一逃,大家都跟着逃啊!因为大家晓得,战场交锋,刀来枪去,有死有活。但是,碰到诸葛亮的火攻,凭你本领再大,也没有用。听那九十六位弟兄说,地雷一炸,血肉横飞:火炮打来,粉身碎骨。想到这些,就没命地往下逃走。可是,山坡上军队布满,山脚有人还在冲上来,挤得密不透风,怎么逃得快!?因此,后面的举刀就向前面的人砍去。同时,他自己又被后面的人杀掉还不知道哩!真是自相残杀,一片混乱。顷刻间,尸横遍山。夏侯惇听得小兵一片罗唣,都在喊“火攻厉害啊”,他心花怒放,感到诸葛亮确实有道理。我现在不同张辽讲,回去在丞相面前不好交代了。反正你总归要烧到了,我乐得做个样子,也算指点与你了。因此喊道:“文远,诸葛亮的埋伏来了,快走!”话音未落,早已圈转马头,招呼许褚:“仲康,随我来!”
    许褚亦然圈马,两人向山下逃去。只见前面弟兄无数,马跑不快。夏侯惇想,多死一个好一个,诸葛亮来不及烧,我来帮他杀。挥动长枪,枪挑钻打。许褚一看,他好杀,我也好杀的。抡起九环刀乱劈乱砍。那末张辽,你不要逃呀!然而在这种环境、气氛之中,一个人就不可能那么冷静了。不但听到夏侯惇这么讲,而且看见所有弟兄都在往下逃,张辽也不由得慌了神,也圈马逃遁。但是,见夏侯惇与许褚在把自己的军士这么滥杀,连忙高喊:“元让住手!仲康住手!”一面喊,一面跟在后边逃下山去。
    上面的刘备弄得莫名其妙,为什么我把琴弦一按,曹兵们会吓得如此模样?他哪里想得到,孔明利用博望坡火攻的余威,料定曹兵听见琴声必然会引起联想,象条件反射一样,非逃不可。皇叔弄不明白,只觉得好笑:“哈……原来军师的琴中大有奥妙。”说着,重新坐了下来。心想,曹兵只管来吧。再来的话,我叫孔明亲自操琴,威力一定还要大,把你十万兵烧光拉倒。
    再说,三将逃到山脚下,张辽扣住马匹。心想,后面山上一定烧得火光冲天,浓烟滚滚,鹊尾坡变成火焰山了。他单手执刀,撩须回头观看,一望,山上火星都没有一粒,死尸倒堆了不少。再回头一看,见夏侯惇和许褚还在往前逃奔。张辽心中明白,独眼龙得知我也挨烧,他肯定觉得浑身舒服,所以头都不回,只管自己去了。
    张辽赶紧催马追上前去,喊道:“元让、仲康住马!并无火攻,一点火也没有,速速回来!”
    夏侯惇听说没有火攻,一点火也没有末,他心中倒有火了!哼!明明弟兄们喊“火攻厉害啊”,怎么会一点火也没有呢!?所以扣住马匹,回头一看,果真一无火攻。对山顶上的诸葛亮望望,这么看来,你也是欺软怕硬的,只会得烧我,害怕烧张辽。你真的没有火攻末,放把烟火也好,总算有点火气。夏侯惇叫住许褚,说没有火攻。许褚回过马来,对一只眼看看,既然没有火攻,你为什么叫我逃呢?还噼呖啪啦杀了不少弟兄!唉……自己吓自己?人吓人要吓煞人的!
    张辽见许褚、夏侯惇来到山脚下之后,马上传令:“往上冲者有功,向后退者有罪;我算定诸葛亮并无火攻。军士们,与我大胆地往上冲啊!”说罢,招呼一声许褚、夏侯惇,自己一马当先冲上山去。曹兵蜂拥而上。
    山上刘备一看,敌人倒又来了。他放声大笑:“哈哈!军师,张辽又来了,请军师操琴哪。”但见孔明手执羽扇,一言不发。刘备想,大约要等敌军冲到脚边才操呢。对的,爬得高,摔得重嘛。片刻之间,曹兵曹将已冲到离篷帐一百多步了。
    刘备对孔明说:“军师,此时你可以操琴了!”
    孔明摇摇头:“主公,无用了。”
    刘备听说操琴无用,又不懂是什么道理,要紧问:“军师,因何无用呀?”
    诸葛亮:“主公听了,方才是敌军误以为又同博望坡一样,琴声一响,烈火顿起。因而主公按动琴弦,他们就吓得亡魂丧胆,狼狈逃窜。如今,他们见我并无火攻,二次冲上山来,这操琴就无用了!”
    刘备听他这么一讲,方知个中原委。那现在怎么办呢?问道:“军师,那末而今如此奈何啊?”
    诸葛亮:“主公,不必惊慌,亮别有良策。”说罢,吩咐童子将瑶琴收去。
    然后,孔明命令公子刘封将五百官兵分成前后两批,向曹军射箭。每个小兵身上有五十枝箭──背上廿四条,胸前廿五条,一条扣在弓弦上。射一支,抽一支,背上的抽光,胸前的移到背后,射光算数。
    汉兵:“呔!曹兵曹将招箭呐!”
    “嗖……”箭象雨点般往山下射去。
    张辽看见乱箭,心中高兴。诸葛亮果然没有埋伏,只能放箭。大将是不怕乱箭的。张辽舞动银刀,将箭拨开。夏侯惇这时象踏瘪的皮球──一包气。唉!诸葛亮真没有用,拿点乱箭来吓人!一只眼摇动长枪挡开乱箭。许褚亦然舞起刀花。虽然箭射不到他们,但他们也无法冲上去。
    无多片刻,山上已经断箭了。五百弟兄对军师看看,箭要射光了,如何是好?孔明羽扇一摇:“退下。”
    五百兵退到两旁。孔明捋着三绺清须,对下面一看,只见曹兵曹将离此地不满百步。回头对刘备笑笑,虽然此地一无埋伏,但是吓人的本事我多着呢!便把羽扇上下左右摇动。公子爷刘封一见军师摇羽扇,马上跑到篷帐后面,传令道:“军师有令:点炮!”
    篷帐后面有一尊火炮,炮的周围堆满稻草、茅草、硫磺、烟硝,是名符其实的一尊火炮。只要炮声一响,这些引火之物顿时一起燃烧,这火光可以照得整个山头一片通红。但不过只有两秒钟时间,马上就要熄灭。孔明料定,两秒钟尽足够矣,下面这批人连两秒钟都等不及的。现在守在火炮边上的弟兄,听到公子爷命令点炮,立即抽出火把,点旺药钱。人家爆炒米都要打声招呼:“响罗──轰!”好让别人有个思想准备。诸葛亮连放炮都闷声不响的。刘备正在全神贯注看着冲
    上来的曹兵,没料到背后突然“轰”地一声巨响,吓得刘备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回头一看,眼前一片火光,耳边只听见山坡上混乱非凡。
    夏侯惇眼睛只有一只,但看得顶清楚。听见“轰!”一声,看见“唰”一亮──“啘嘿!”心想,这下来真的了!一面圈马就跑,一面对张辽喊道:“文远,可曾看见,诸葛亮的‘老掉’果真来了!──仲康,快走!”
    许褚也看得明白,听得清楚,所以也已经圈转马头:“元让,走哇!”
    二人冲下山去。这时的曹兵,也顾不得张辽的命令了,宁可回去受军法,总比烧死要好得多。尤其是大将已经先逃,我们小兵跟着跑是无可非议的了。因此,前队作后队,后队改前队,拚命往山下逃奔。
    再说张辽,他听得炮声,看见火光,大吃一惊。心想,诸葛亮的用兵确是神奇,这么一座荒山如何烧法?真是学到老,学不了。现在来不及研究,只有先逃下山去再讲。到山脚下,三将扣住马匹。张辽想想觉着不对!诸葛亮究竟怎么烧法的?他们自己也在山上,难道这火只烧我们,不烧他们的?再则孔明的火攻到底厉害得怎样,我倒也要见识见识。所以回头一看,只见山上非但依然一点火星都没有,而且连刘备、诸葛亮、一员白袍小将及几百兵了都不知去向,剩下一座空篷帐。张辽不觉脱口喊道:“奇了!”
    夏侯惇听见张辽叫奇怪,心想,有什么奇怪!诸葛亮的火攻就是来得这么快的。现在山上肯定已是一片火海了。回头一望,山上十分平静,不见一点火光。他也觉得奇怪了。刚才明明一片通红,现在怎么会没有火的呢?看来诸葛亮真的放了一蓬烟火。而且炮声一响,就此人影全无。这套戏法倒变得不错。张辽此时也来不及追究哪一个先逃,急忙派三路探子去打听:一路山上,一路山后──这两路都是步探。还有一路马探,往新野县察看,探个明白。先说两个上山的步兵探子,一路往山上走,只见尸首七横八竖。
    探甲:“我的哥哎,你看!冲了半天,火攻没有,但是被自己人杀掉了那么多弟兄!”
    探乙:“是啊。夏侯惇、许褚这两个王八旦真辣手,把自己弟兄枪挑钻打,乱劈乱砍。这些弟兄,没有被诸葛亮烧死,反而死在自己人手里。真是可怜!”
    两人边说边上山。到山顶上,兜过篷帐,只见一尊火炮。
    探甲:“你看,一门炮。我们十万弟兄就上了这个玩意儿的当,被它‘轰’地一下,吓得全部逃光。”
    探乙:“那末,现在刘备、诸葛亮上哪儿去了呢?”
    两人居高临下,对新野方面一望,只见在新野、樊城两地之间有一条河,名叫樊河。河面上有两条船。
    探甲:“你看,樊河面上好象有两条船只。”
    探乙:“打瞟远镜看。”
    两人抽出瞟远镜一看,只见两条船上都扬起了三道篷帆,直往樊城方向驶去。
    探甲:“我的哥哎,我看一定是刘备、诸葛亮坐了船逃往樊城去了。”
    探乙:“对。咱们快去禀报张大先行。”
    这两人自作聪明。刘备、诸葛亮哪有跑得这样快呢!你们逃下前山,他们也最多下得后山。两个探子以为已经探明,匆匆下前山,到张辽马前:“报禀先行将,小卒们奉命上山打探,只见山上自己弟兄死了好多,约有三、四千人,实在可怜。”
    张辽对许褚、夏侯惇看看:我一个弟兄都没有杀,都是你们两个的战功!不过现在死也死了,不必多讲。要紧问探子:“山上究竟如何模样?”
    探兵:“回先行将:我们到了山上,没有见到一个人影。只在篷帐后面发现一门火炮。看看我们刚才就是上了这个玩艺儿的当。”
    张辽点点头,想不到我会被这么一尊火炮吓退。急忙问:“那末,刘备、诸葛亮、白袍小将及数百兵了都到哪里去了?”
    探兵:“回先行将,我们发现在樊河面上有两条舟船,往樊城而去。看来刘备他们都坐着船逃往樊城去了。”
    张辽:“这个……”张辽觉得此话不可信。虽然诸葛亮神出鬼没,但无论如何也没有这样快的。好在还有两路探子,且听他们报来消息。便说道:“你们先退下。”
    这两个探子退过一旁。张辽以为山后的探子不久就会来的。但是,等了半天还不来。所以,马上再派几个探子前去;结果仍旧不见回来。张辽连派三批探子,都象断线的风筝,有去无回。此时,路远的马探倒先回来了。此地到新野,来回只有十里路,骑马不消多少时间。马探到张辽面前丢鞭下马:“报禀先行将!”
    张辽:“何事报来?”
    探兵:“小卒们奉命到新野打探,只见新野城门大开,吊桥平铺;望到城中,家家关门闭户,路上人影全无,静悄悄一座空城。请先行将定夺!”
    张辽:“退下。”
    探子退下。张辽听说新野是一座空城,此地的刘备、诸葛亮又不知去向,到底是怎么回事?文远正在思考。  旁边许褚一听,心想,刘备、诸葛亮肯定还在后山。探子不回来,让我亲自前去。因此,对张辽说:“文远,后山探子去而不归,待俺许褚前往,看它一个明白。文远意下如何?”
    张江想,凭你许褚的本事,哪怕山后有刘备的埋伏,你也不会不回来。不料,许褚就是不回来,因为,那里有诸葛亮专门在等他前去。
    张江对许褚说:“既然如此,仲康速去速来,本先行在此等候于你。”许褚:“明白了。”说罢,许褚大刀一荡,将马一拎,飞马直奔后山。
    再说诸葛亮。当时,火炮一响,曹兵逃光。刘备得意洋洋。孔明站起身来,拉住刘备的袍袖:“主公,走吧!”
    刘备:“嗳!军师,敌军已经逃遁,我等只管放心在此便了。”
    孔明说,恰恰相反!敌人进攻时,我们只能守在这里;敌军撤退,我们也得马上就走。老实跟你说,曹军再次冲来,我没有本领吓退他们了。刘备一听,喔哟,你用的是吓人本领?而且都已经用光了?那末赶快走吧!立即吩咐带马。孔明令小僮车辆侍候。君臣上马、登车。刘封上马捧枪,带领五百兵卒,保护他们君臣下山。到山脚下,孔明吩咐停车。
    刘备催促道:“军师,快走吧!”
    诸葛亮:“主公,且慢!在此等候片刻。”
    刘备:“等候什么?”
    诸葛亮:“等候一员大将到来。”
    刘备:“哪一个?”
    诸葛亮:“许仲康。”
    刘备想,这三员曹将中,要论武艺,最好的就是许褚。不知军师等他做什么?问道:“军师,你等许褚前来作甚哪?”
    诸葛亮:“亮代主公攻打头阵。”
    刘备一听,难道真的要打吗?所以,不明白地问:“军师当真要作战?”
    诸葛亮:“正是。”
    皇叔想,蛮好的事情,你又要弄些花头出来了!忙说:“军师,不是刘备无情,许褚到来,刘备只得远而避之了。”
    正在这时,张辽的三个探子从前山兜到后山,发现前面马背上刘备,四轮车上诸葛亮,心中一怔。要想旋转身来跑,孔明看得清楚,马上羽扇一摇;刘封立即从山路边上杀出,五百小兵把两个探子围住,一刀一个,两刀一双。死尸拖开,自己仍旧隐蔽起来。三批探子,同样下场。
    现在忽听得山路之上马蹄清脆,鸾铃响亮,一声吆喝,声若洪钟:“呔!妖道诸葛亮,枭雄刘备,尔等逃往哪里去了?许褚来也!”
    许褚马到山后,只见车上坐着诸葛亮,马上骑着刘备。心想,不出我所料,果然都在这里。刘备看见许褚,对孔明看看,倒果真被你守到了。事到如今,你不走,不能怪我没有良心,我要走了。便招呼刘封:“儿啊,保护为父走吧!”
    公子爷也是武艺蹩脚的,根本无法同许褚交战,听到父亲叫他走,来得正好。他便带了五百小兵,保护了刘备往新野方向而去。
    孔明想,象刘备这样的主人总算是有良心的了,但是遇到生死关头,尚且要丢下了我自己去逃生。好吧,你走吧,你看我会不会死在这里!
    刘备走了一段路,想想不好,我好不容易三顾茅庐请诸葛亮出山。他对我确实功劳不小,我岂能丢下他一走了之?因此,扣住马匹,回头观看。一看,奇怪!诸葛亮非但不逃,相反,四轮车在向许褚马前迎上前去。皇权想,难道你真的要与他打吗?是要打的。孔明一生总共打过三次。今天是第一次,大战许仲康,火烧新野县;第二次是赤壁大战之后,孔明掠四郡,在零陵城下,把守将邢道荣杀得落马翻缰,将他生擒活捉;第三次是进西川,取夔关,战刀王,收阳平。因为孔明未出茅庐就有考虑,将来我若当了统帅,或许有些战将不服,认为我只会用兵,不能上阵交战。虽然,这种说法是毫无道理的,但是我尽量要使人家无话可讲。他想,有些敌将虽有万夫不当之勇,然而有勇无谋,匹夫之辈。我尽管手无缚鸡之力,却可以以巧取胜。于是,孔明就研究出来一种车战──不是春秋时代的车战,而是在他这辆四轮车上的特殊战法。
    现在,许褚见诸葛亮的四轮车直往自己马前撞来,倒也一呆,连忙将马扣住,倒退几步,大声喝道:“呔!诸葛亮,你与我住了!”
    孔明车停,手执羽扇,对许褚一指:“马上许仲康听着:你武艺如此高强,投在曹操门下,实是可惜。听亮良言相劝,速速丢刀下马,卸甲归降。如若不然,本军师家伙无情!”
    许褚一听,啊!你诸葛亮也会使家伙?今朝我倒要看一看,你的武器是什么东西。
    许褚:“诸葛亮,尔的家伙在哪里?快快拿将出来,待许褚一看。”
    诸葛亮:“尔且听了:亮的家伙胜过十八般兵器,杀人不见血迹。”
    许褚想,你的武器这么厉害?我倒也不大相信。说道:“诸葛亮,你休要虚张声势。有什么家伙,只管拿将出来!”
    诸葛亮:“许仲康,尔坐稳马背,看仔细了!”说罢,右手将羽扇摇动,左手对扇一指──“喏喏喏,这便是本军师的家伙。”
    许褚一看,一把羽扇。“哈哈!这算是武器?”再对自己手中的象鼻九环紫金刀看看,你这扇子能同我这口刀较量?笑话奇谈!诸葛亮肯定另有花头,倒有点吃他不准。但是,打一定要打的,如果见了诸葛亮不劈他一刀,回去如何向丞相交代?还以为我私通刘备呢!不管怎样,先劈一刀试试看,看他究竟有什么花招。所以喝道:“妖道诸葛亮看刀!”说罢,刀起盘头,“呼──“往孔明盖顶一刀。
    孔明端坐车上,不慌不忙:“且慢!”竖起手中羽扇,对着劈下来的大刀,摇摇晃晃地迎上去。
    许褚一看──“咦!”真的用扇子同我的大刀打?!不觉一愣,九环刀顿住。
    这时,许褚再一想,我去管他干什么?让他扇子就扇子,我一刀劈了下去再讲。便牙齿一咬,“嗨”地一刀。其实,扇子怎么能招架大刀呢?《三国》不是《封神榜》,诸葛亮的羽扇也不是铁扇公主的芭蕉扇。孔明把扇子向上一举,这是一个信号,叫两个推车的童子把四轮车向后倒退。两个童子早已训练得非常娴熟,立即把车子猛地向后一拉。如果拉长路,那是速度不可能很快的,但是一下子的暴发力,却相当迅速,四轮车“呼”地退下一丈左右。许褚一刀劈空,家伙往下一沉,人住前面一冲。连忙稳住身体,收转大刀,抬头一看,诸葛亮就在面前。
    孔明对他用扇子招招:“来啊!”
    许褚哪肯罢休,马冲上来,横过九环刀:“看刀!”
    向孔明左腰一刀。如果劈着,连人带车劈成两段。诸葛亮便起羽扇向左边招架:“慢来!”扇子往左,就是指挥小僮把车子向右,“格楞!”四轮车向右闪出丈把路。
    许褚:“咦!”又劈一个空,刀往左边荡过去,人在马背上一晃。
    如果是两将交战,家伙同家伙顶住,倒可以借对方之力,现在他等于自己同自己打,特别吃力,好象一个人练拳一样,冬天都会打出汗来。孔明很轻松,只要在车上用羽扇指挥;扇子向上,车子往后;扇子向下,车子往前;扇子向左,车子往右;扇子向右,车子往左。这两个小僮忙得很,把车子推来拉去。许褚更忙乱,老是“哇呀呀呀……”大刀上下左右挥动。孔明东西南北避闪,象捉迷藏一样。
    其实,诸葛亮这个战法是有破绽的,聪明些的大将劈了三、四刀就会发觉。
    许褚连砍了十刀左右,也有所醒悟了。心想,诸葛亮这样躲来躲去,我的刀劈下去时,马也不能停。刀管刀劈,马管马跑。对!诸葛亮啊,这下你完了!
    孔明见他在马背上呆顿顿,知道他已经发现漏洞,在动脑筋。便起羽扇四面转动,指挥小僮:要准备长距离跑了,你们也上车吧。这辆四轮车的构造和用法,已在前书表过,这里不必赘述。两个小僮见军师下令,立即跳上车子,在孔明背后的座位上坐好,四只小脚踩上盘车。此时,许褚转定念头,将马一拎,喊一声:“诸葛亮,你往哪里走!”冲上来又是一刀。
    小僮踩动盘车,四轮车向后倒退。许褚的马不停,孔明的车也不歇,始终保持一段距离。许褚仍旧劈不到。仲康将马扣住,诸葛亮车子也停。许褚叹口气,无可奈何。刘备在刘封和五百兵车保护下,边看边退,心想,原来诸葛亮用这样的办法。许褚啊,你上了当还没有晓得!许仲康追追停停,停停追追。虽然他的战马跑得很快,但是诸葛亮的车子可以向左右行动,骑马毕竟没有这样灵活。刚要追到,孔明车子突然往旁边去了。许褚只得扣住马匹,看准方向,掉转马头再追。眼看将要追到,车子又不见了,……许褚杀得性起,不顾一切,根本不去考虑追了多少路,打了多少时间,到了什么地方。五里路程,转眼而过,不觉已经来到了新野东门城外。
    刘封和五百兵卒保护皇叔退进城关。孔明的四轮车“格楞……”亦然进城。到城里大街之上,车子停下。
    许褚的马顺势追上吊桥,勒住丝缰,抬头一看,只见城门大开,城里关门闭户,街上不见行人。许褚见状,不敢轻进。
    孔明在车子上对他招招羽扇:“来啊!”
    许褚:“许褚不来!”许褚想,空城莫入。我追到此间未能把你杀了,也只得算了。
    孔明见他不肯进来,对两个小僮看看,你们有没有办法骗他进来?两个小僮想,那好,我们来帮帮你先生的忙吧。二人立即跳下车子。一个叉起了双手,装得气喘吁吁,好象再也拉不动车子了。另一个还要好,干脆跑到墙脚边上去小便了。
    许褚一看,两个推车人已离开车子,我马上冲上去劈他一刀,不管劈得到,劈不到,这最后一刀总要劈一劈的。再说,所谓空城莫人,空营莫入,是为了防止中埋伏。现在,他们君臣就在我的面前,不论是火攻也好,乱箭也好,他们自己先要中着。想到这里,许褚更加胆大了,便一声吆喝:“妖道诸葛亮、枭雄刘备听着──许褚来也!”将马一拎,直往城里冲去。
    哪里知道,两个小僮十分机灵,小便是假的,眼梢一直在注意你的行动。见你放马,他们立即转身跳上车子,踩动盘车,如飞而去。刘备也明白,孔明是在骗许褚进来。因此,率众先往前跑。许褚一进城,行动更加不便,因为街道狭窄,这口大刀只能一直竖在那里。诸葛亮的四轮车却比刚才更能发挥其长处了。你的马追过来,他“格楞……”向旁边小巷内弯了进去。你马不留缰冲过了头,要重新回过来,再追进小巷。他见你追上来了,又往旁边一拐弯……就这样,曲曲弯弯,转来转去,从东门绕到了北门。
    此时,刘备、刘封等已经出了北门。诸葛亮的车子也到了北门城外,许褚紧跟着追出北门,已经追得汗流满面,一直到樊河边上,河面上一无船只,二无桥梁,刘备、刘封和五百兵卒都停在那里。两个小僮一看,前面无路可去了,跳下车子,往边上一棵野树上一阣。许褚一看,总算没有白追,现在你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我要你活的,就单手执刀,一把将你拖下车来;要你死的,一刀结果你性命。
    哪知就在此时,孔明羽扇一招,只听得在那两个小僮阣的大树背后“当”地一炮,许褚吓得一跳,连忙将马扣住。只见大树背后杀出一员白袍小将。哪一个?便是赵云。子龙的主要任务是埋伏在东门外面。但是,孔明锦囊上写明:“今天下午,在樊河边上另有一些小事”,就是指杀退许褚。现在,赵云见军师羽扇一摇,立即放炮杀出。
    许褚一看,来一个白袍小将。身材矮小,面目清秀,并无多大威风。因此喝道:“呔!孤穷小将,与我住马!”
    赵云:“啊!从奸贼将,通上名来!”
    许褚:“小将听着:我乃是曹丞相帐前右护卫、痴虎上将许褚。小将何人?”
    赵云:“若问大将军的名姓……啊──”他打了一个呵欠,显得非常困倦。
    许褚一看,连睡都没有睡醒,怎么打仗?我饶你一只手都不在话下。不料,你三只手都要败给他的,你赫赫名将,就是伤在赵子龙的枪上。你一生之中要挨他两钻一枪。今天这一钻子还打得轻些;长坡坡中一钻,要打得你口吐鲜血;到打东川时,被赵云一枪,枪挑在阳平山下。现在,许褚举起大刀,只用五成力气,向赵云当头一刀:“小将看刀!”
    赵云举长枪招架:“贼将,且慢!”枪尖往他刀盘上点过去。
    只听“嗒当”一响,许褚的刀“呼”向后直荡地荡开去。晓得不对,将马一拎,与赵云擦肩而过。许褚想,今天这条性命拾到的,幸亏这小将没有睡醒,如果睡醒的话,我早就完了。刚刚想到这里,背后家伙已经来了。
    赵云见他擦肩而过,甩起枪钻子对准了他后脑──“贼将招打!”说时,“啪”一钻子,许褚来不及招架,只得往旁边一偏,八角形的枪钻在他后脑上一锉,穿冠断发,一层皮锉掉,鲜血直流。
    许褚吼叫连连:“哇呀……!”纵马亡命而逃,窜进新野。
    赵云对樊河面上把手一招,立即过来一批船只。刘备、孔明等上船,渡过樊河,到樊城,上敌楼,君臣一边饮酒,一边观看新野起火。赵云按孔明锦囊上的吩咐,到新野东门外埋伏。
    再说许褚,逃进新野,回头一看,白袍小将未曾追来,方始定心。但是对城里一看,一个人都没有,心中有点不相信,就用刀头点开店铺的排门板,一看,店堂里只有货色,不见人影。刀钻打开人家大门,屋里空无一人。许褚这才相信果然是一座空城。心想,让我赶快去禀报张辽。回出东门,过吊桥,一看,城外营头扎得密密麻麻。因为自从许褚一走之后,张辽等等他不回来,便派手下人去打听。手下人回来禀道:“许大将军在后山遇见诸葛亮,孔明大战许将军。”张辽斥道:“胡说!诸葛亮文人之辈,怎会与许将军交战?”手下便如此这般讲了一遍。张辽一听,啊呀,许褚你上当了!连忙率领大队上前接应许褚。到新野东门外,不见许仲康,便在城外扎下营寨。
    现在,许褚到营前来撂刀下马,问:“营上有人么?”
    守营兵一看是许褚,连忙上前见过许将军,然后进来通禀张辽。张辽与夏侯惇坐在帐上。文远想,空城莫入,许褚闯入新野,定中孔明之计,恐怕回不来了。正要派人去探听消息,守营兵跑了进来:“报禀先行将,许大将军回营。”
    张辽听说许褚回来,又惊又喜。心想,倒要问问他,城内情形究竟如何:“有请许大将军!”
    曹兵:“是!──许大将军,先行将有请!”
    许褚:“来也!”
    但听“锵……”铠甲之声,许褚步入大帐,喊道:“文远,许褚回来了!”
    张辽:“仲康,本先行一路前来接应于你,至此关厢之外,不见你的踪影,只道你中了孔明之计,难以出城。如今你能安然归来,真是你的造化了!”
    许褚:“文远哪,实不相瞒,许褚险些儿不能与你相见!”说到这里,旋转身体,背对张辽:“文远,你看!”
    夏侯惇一看,嗨唷!只见许褚满背的鲜血。张辽一看,原来阿戆中着家伙。心中觉得奇怪,你这么好的本事,怎会被人所伤?
    张辽:“仲康,你中的家伙,不知被谁人所打?”
    许褚:“文远啊,说也惭愧,是被一员白袍小将所打。”
    张辽:“哦?!那末,这白袍小将姓甚名谁?”
    许褚:“他的姓名末,我也不知道。我叫他通上名来,他对我打个哈欠。我道他乃是碌碌之辈,便不去问他姓名。哪里知道,他身手不凡,被他打了一家伙。”
    张辽一听,许褚啊,你上了当了,分明是这白袍小将装腔作势,故意使你轻敌懈怠,他就乘机偷打你一下。张辽叫许褚坐下,传军医官来替他包扎好伤口,然后问道:“仲康,关厢之中究竟怎样?”
    许褚:“新野城里四门大开,城中关门闭户,俺打开几户的大门一看,人影全无。确是一座空城。”
    张辽想,空城不可轻进。我还是在这里等候几天,等相爷大队到,让丞相自己来作主吧。这时,天色已晚,营上点起标灯。张辽下令:埋锅造饭。其实,孔明早已察觉,今日天气有变。如果在这里被你们吃饱夜饭,新野就烧不成了。所以,他要请老天帮忙。
    霎时,狂风骤起,飞沙走石,“呼──”。有的篷帐被掀了起来,甚至有些钉得不太牢的马桩,都被拔起或刮倒,战马四下奔窜。小兵们又是带马,又是钉篷帐……络乱纷纷。三将坐在帐上,觉得篷帐鼓动,听得外面风声呼啸,对帐外一看,只见三面大旗猎猎翻卷,旗杆摇摇晃晃。其中张辽的旗帜被风一卷,挂到了夏侯惇的旗杆上。接着,又是一阵狂风袭来,只听得“嘶”地一声,一面“张”字大旗分成两片。
    张辽叹口气:“唉!”
    夏侯惇一看──“嘿嘿!”
    张辽想,我的大旗撕开,是不祥之兆,你还要冷笑!便问:“元让,因何发笑?”
    夏侯惇:“文远此番一定大获全胜!”
    张辽:“何以见得?”
    夏侯惇:“大旗已经撕开,名为旗开得胜!”
    张辽想,你还要讽刺我!但也拿他没有办法。再说曹兵弟兄,听说命令埋锅造饭,每人领好一升米,一只锅,掘好地灶,准备烧饭。但是,风这么大,怎么烧法?好不容易将火点着,一阵狂风,又把火吹熄了,弄得浓烟腾腾,小兵们熏得涕泪交流,下午三冲鹊尾坡,弟兄们肚子?经很饿。现在要烧饭吃,又碰着这样的大风,大家怨声载道。有的小兵脾气较躁,开口便骂:“老子要吃饭,老天来捣蛋!这样的大风,怎么能烧饭?”
    兵乙:“好唻,老兄,这有什么办法呢?”
    兵甲:“怎么没有办法?进城去烧好了。风是城外大,城里小嘛!”
    有句俗话说:“风是城外大,雨是城里大。”因为城外空旷,风力没有阻挡,再加上树木摇动,哗哗作响,格外显得风大。下雨时,城里房屋多,屋檐水滴滴嗒嗒,声音分外热闹。军政官听到有些弟兄要想进城烧饭,连连劝阻:“诸位老弟,没有先行将的命令,不能随便进城哪!”
    兵甲:“谁说不能进城?为什么不能进城?难道就把咱们饿死在城外吗?”
    军政:“那好吧,你们先等一等,我来去禀报先行将,看先行将答应不答应。”说罢,军政官奔至大帐:“报禀先行将!”
    张辽:“何事报来?”
    军政:“老天顿起狂风,弟兄们不能造饭,要求先行将下令进城造饭。”
    张辽一听,风确实是大,但城里千万去不得。边上夏侯惇开口道:“文远,哪个说要进城,便将那个杀了!”
    张辽想,你动不动就杀,鹊尾坡上已被你和许褚杀了一批,弟兄们怀恨在心,只是敢怒不敢言罢了。现在,这种情绪,就是对你们的行为的反抗。再这样干的话,军心要乱的。现在只有好言安抚:“元让,岂能如此!”转过头来,对军政官说:“传本先行将令,料想狂风即将过去,叫弟兄们忍耐片刻,少停便能造饭。”
    军政:“是。”
    军政官鸣锣传令:“呔!弟兄们听了:先行将叫大家忍耐一下,大风就要过去的,风小了就好烧饭了!”
    哪里知道,风越刮越大,曹兵们实在饿得吃不消了,因为中午到达鹊尾坡时,本来就应该烧午饭吃的,结果冲上冲下,饭也没有烧。现在两顿并一顿,怎么不要饿得“吱吱”叫呢?那个发脾气的曹兵飞起一脚,把锅子踢翻,米和水泼得一地:“混账!不能进城?为什么不能进城?怕诸葛亮的火攻怕到这种样子,那你还好带什么兵,当什么主将?!老天起风,难道也是诸葛亮叫它起的吗?真笑话!我说老哥,你再去通禀一声先行将,风越刮越大了,再不让咱们进关烧饭,咱们要走了。”
    兵乙:“对,咱们要走了。进城烧好饭,吃饱以后马上出来,保险没有事情。”
    军政官一看这种形势,知道解释不清了,再不进城,只怕军心有变。便允道:“好好好,你们别急,我再去通禀先行将。”
    小兵:“那你快去,快去!”
    军政官急匆匆奔上大帐:“报先行将,风越刮越大,弟兄们饿得实在不行了。他们说,进城吃了饭马上出来,料想无妨。再不进关,他们都要走了!他们都要跑了!”
    张辽听完,心想,这倒是个难题。别说弟兄们饿,我们三人肚子也饿了。但是,老天不帮忙!进城吧?危险。不进去吧?倘若弟兄们真的哗变,一轰而散,我也相当不起这个罪责。等丞相来吧?等不及了。怎么办?张辽考虑再三,权衡利弊,最后咬咬牙齿:也罢!眼前只有先进了城再说,烧好饭,吃饱后马上退出来。这么一点时间,谅来问题不大。所以,此番张辽中孔明之计,不象博望坡夏侯惇那样有罪,因为曹操也理解,诸葛亮有老天帮忙。逼得张辽进城,即使我自己领兵,也难免要中火攻。
    这时,张辽打定主意,立即传令:“传本先行将令:大队进关造饭。然而,只可在街道之上,不许擅人民房,谁人违抗将令,立斩!”
    不料,只要你同意进城,就中了诸葛亮的圈套。
    欲知究竟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