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吞枪吐挑胡车儿 探枪巧破百鸟枪-卷四 长坂坡-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四 长坂坡
第十一回 吞枪吐挑胡车儿 探枪巧破百鸟枪
    第十一回 吞枪吐挑胡车儿 探枪巧破百鸟枪
    赵云与枪王说话弄僵,便两马相交。这时山上的曹操与文武看得清爽。尤其曹操,对于子龙的种种行动密切注意,心中不禁暗暗称赞:子龙果然是好样的,不畏强敌,勇于拼杀。又默默叮咛:须要小心谨慎,他毕竟是枪中之王,不可轻敌。整个战场周围寂静无声,人人全神贯注。只有赵云和张绣的交战,才会出现这种局面。
    两骑战马刚巧跑开圈子,旁边跳出来一个人,把张绣的龙马扣住。枪王一看,原来是马前步将胡车儿,问道;“缘何把本爵的龙马拦阻?”
    “主人,姓赵的有多大的能耐而劳你主人出马?小的上前,已经尽足够的了。”
    张绣想,不错。“人怕出名,猪伯壮。”我即使战胜了他,也没有什么了不起,说起来我是个枪王。俗话说:“老将出手,总是无救。”再说胡车儿也是个有名的步将,典韦如此英雄,也死在他的手中,何况赵子龙!因此便对赵云说:“姓赵的,你若能战胜本爵马前步将,便放尔逃生。”
    见张绣住马不上来,因此,子龙勒马横枪。现在听枪王说,命步将出来与我交战,赵云转念头:动到手,不管马、步都要打,让我先挑步将,捞上一个本钱,再战你枪王。刚才还感到疲惫不堪,浑身无力,现在不知从哪里来的劲,只觉得精神抖擞,力气倍增。其实那是一股虚劲,待到回转长城坡,脑子里这根弦一松,整个身体就象散掉了架子,倒地便睡。现在赵云对枪王说:“命他枪上来领死!”
    张绣对马前胡车儿看看,意思是劳驾你了。胡车儿也有他的想法。他认为,在宛城,我与张绣的名声可以相提并论。多年没有出风头—下,好多人要以为我年老无能了,尤其是年轻人,对我更不熟悉。为此,我要趁此机会,一显身子,让大家看看我胡车儿雄风尚在。他双手抽出腰间的一对短刀,跳到龙马前一立,双手分开,喊一声:“呔!赵子龙,你与我动手吧!”
    赵云见他跳上来,也不去问他的名姓。因为这时子龙心急如焚,不管张三李四,上来就打。幸亏没有问他姓名。否则听到胡车儿这大名鼎鼎的名字,心里多少要有些紧张,造成危险。他在长扳坡一共遇到三个步将,昨日挑王家弟兄,今朝碰到胡车儿。现在看他立在马前四门大开,感到奇怪。步将岂能立得散手散脚?那末,我也不客气了,先下手为强,因为被你步将短武器一进门,我手中的长枪就使不开来。赵云便起手中银枪摇动,用力望准胡车儿当胸便是一枪:“看枪!”
    胡车儿看到枪来,身体迅速一侧,两条手很快合拢来、手中两口短刀十字花一叉:“慢来!”
    “当啷啷”象剪刀一样咬住赵子龙的枪头,望下用力一压,他四门大开的目的,就是要骗你赵云先下手,然后他伺机锁去你手中的武器。今朝觉得对方好象对此道熟门熟路,有所防备,这条枪紧紧抓住,一下子无法抽去。赵云知道,步将往往都要叉住马将的家伙。他使用力把长枪向上一掀,胡车儿顺着赵云用力的方向,双刀在枪尖上一点,两足在地上一蹬,身轻如燕,一个旋风向上腾空而起。赵云心想,这个步将比昨天的钻天龙跳得还要高,不愧是枪王马前的步将!等到他回下来,两刀望难子龙头顶上直刺下来。赵云头一偏,起枪招架,“当啷!”掀开双刀,要想还手,胡车儿已经跳到马后,两刀又向赵云的马屁股上砍了下来,“呔!姓赵的看刀!”
    子龙立即回身起枪招架:“且慢!”“当啷!”刚巧招架开,胡车儿一阵旋风又跳到了子龙的左手里,亦是两刀,劈向赵云的左肩胛。子龙身体带侧,起枪掀开。胡车儿从赵云的马肚底下滚过去,到右手跳起身来,便起双刀刀尖直刺子龙的右腿,“呔!赵子龙招刀!”赵云迅速圈起右腿,转过身体,起枪招架,“且慢!”“当啷!”就这样,被胡车儿上下、前后、左右乱劈一个不住。一般说来,十对马、步交战,如果双方实力相当,有九对是马将要输给步将的。因为步将一无牵挂,能进则进,不能进则退,只要跳出圈子也就算了。马将不然,因为坐下一匹马,不可能象人本身那样旋转自如。而且马将往往用长武器,倘若被步
    将的家伙入了门,长武器就无能为力了,甚至无法招架。现在,子龙全力以赴,不让他的兵器近身。这已经不是容易的事情了。
    山上的曹操看在跟里,急在心里。战场之上不是赵云同枪王作战,而是与一员步将较量,打得赵云只招架而不还手,因此他十分恼怒。又不知这个步将是何许样人,要紧间两旁文武:“列公。”
    “丞相。”“丞相!”
    “这个与子龙作战的狗头,是谁呀?”
    两旁文武一听,知道曹操恨透了这个步将,连狗头都骂了出来。事实上,丞相他没有看清楚刚才张绣进帐,胡车儿立在帐外,文武都看见的,丞相没有注意到。观在大家回复曹操说:“丞相,他便是胡车儿。”
    丞相听见“胡车儿”三字,火冒三丈。我岂止认识他,还有一段宿怨未报。想到当时战宛城时,就是这个匹夫,设计害死我手下大将典韦。
    当时战宛城,枪王得悉自己婶娘与曹操勾搭成奸,屡次要去捉奸。可是曹操手下大将典韦一直护卫曹操,枪王又打不过他,因而捉奸未遂。后来,枪王想到一个办法,便请典韦来营中赴会。典韦想,我不见你枪王害怕,自顾只身赴会,看你们如何对待我。
    他也没有通报曹操,使去枪王营中饮洒。古代打仗,打打谈谈是司空见惯的。正在酒酣之时,张绣便与典韦说:“席间饮酒,无以为乐。我有一步将,命他前来舞刀作乐,我等饮酒取欢。”典韦不介为意,欣然同意。胡车儿便上场,舞动双刀,一路刀法舞得精彩,只见刀光不见人影。看得典韦拍掌叫好。事后张绣便与典韦讲,我与将军虽然相敌,但愿同将军结成敌国之交,把这步将奉送给你吧。典韦是一个勇而无谋的大将,他对张绣把心爱的步将相送于他,感恩非浅。便谢过张绣,带胡车儿回营。典韦也爱胡车儿功夫高深,将战马和武器交付与他保管。哪知胡车儿早已与张绣密谋,要暗算他,便把戟和马全都盗到枪王营中。枪王张绣方始上马执枪,冲了进来。典韦连声喊叫“胡车儿带马扛戟!”但声息全无。枪王肆无忌惮直冲过来,典韦措手不及,知道事情不妙,只好把立在旁边的两个小兵抓在手里。张绣金枪刺来,典韦便用小兵的身体来招架。所以说,用活人者乃典韦。两个小兵被张绣连中数枪后,气绝身亡了。人一死后,便无法立
    直,最后典韦还是被张绣枪挑而死。典韦一死,枪王冲了进去捉奸。曹操听到枪王冲进来,知道事情败露,要紧逃出大营,藏到了马营之中。结果穿错了衣服,穿了女人的衣服而逃。现在曹操听说与赵云交战的步将就是胡车儿,他恨之入骨,要想办法除掉他。
    但是眼前自己一无办法,他立在山套上口中不说,心里开始默默哺咕:“典韦啊,典韦!你的仇人来了。你若阴灵有感,附在赵云的枪上,戳掉这匹夫,与你报仇雪恨!”巧真巧,正好曹操心里在嘀咕,只见胡车儿已经被赵云挑在枪上。曹操见此情状,喜得他心花怒放。
    刚才曹操在恨那胡车儿的时候,这个胡车儿已经一连串三路刀法劈了下来。每路是八十刀,一共劈了二百四十刀。重新掉转马头再开场,又是两刀向马头而来:“呔!姓赵的看刀!”两刀望准子龙的鹤顶龙驹马头上劈下来。赵云毕竟是个巧将,他想,我这一枪招架上去,并不向上掀,因为一掀,你总归往上跳。子龙准备让他叉住枪头,我再动脑筋。不料胡车儿也在动脑筋,倘使子龙起枪招架,我也不准备往上跳了,而是要抽脱你手中的长枪。各人自有打算。现在子龙见刀来,起枪招架:“且慢!”“当啷!”
    仍旧被胡车儿用双刀叉住。同时,用力夹住枪头往下一拖。一般粗心的人,手中武器要被抽掉。赵云岂会如此!这时的赵云紧紧抓住银枪杆,相反两腿一夹,进马向他当胸刺来。胡车儿感到赵云人虽小,但力气大,不能松手,当然也不能让你刺出来。使用力把手中双刀夹紧枪头,非但不望门前拉,反而用力推住赵云的枪。就这样,一个用长枪要向外刺,一个用刀推住枪。最后,子龙把枪往左,名渭“封”,被他夹住,封不过;往右名“逼”,同样逼不到;那末往上“提”,又提不起;向下名谓“扭”,又扭不下:把长枪“刺”出去,名谓“吐”,又吐不出。出力但被他双刀封住,更要紧的是枪头下面有一个留情结。现在枪被胡车儿的双刀叉在枪头后面──留情结的前面,这样,胡车儿用身体靠上去,推住长枪,与子龙搠过来的力气刚好平衡,大家屏在那里。对于拿枪的人来说,作功主要是封、逼、提、扭、吞、吐六个字,各种枪法都在这六个字上变化出来。现任赵云在六个字中用了五个,仍不能奏效。子龙想,还有一个“吞”字可能使
    得。吞,即是收枪。我的枪被他双刀叉住,又被留情结卡住,要吐出去实是难;如果我把枪收转来,枪头上一无阻挡,倒是轻而易举。子龙想到用收转长枪的办法时,一看胡车儿不禁暗暗好笑。见他正好是拼命在抵住我的枪,倘然我将枪缩回来,然后我再一吞一吐一齐来,保险让他上个大当。对!子龙胆大心细,在眨眼工夫里转定念头,他要在未收枪之前,有意把枪向胡车儿当胸挤命吐出去。这时,胡车儿还没有想好如何战胜子龙的方法,只觉得子龙枪上分量还在增加,死命地刺过来,他只好全力抵住。
    紧接着子龙把枪迅速往身边一缩,胡车儿猝不及防,整个身子失去了重心,你赵云封、逼、提、扭、吐,胡车儿都不怕,被你冷不防来个吞,双刀钳个空,顿时人向前一冲,脚步来不及站稳,子龙把枪吞了回去,一瞬间又立即吐了出来,喊道:“你与我去吧!”
    胡车儿双手脱空,脚步踉跄,朝前一冲,正巧三寸咽喉凑到了赵云的枪头之上。只听得“喀嚓”一声,三管尽断,鲜血直流,双刀脱手,死尸荡在赵云的枪尖之上。赵云一看,心里想,哈哈:你这家伙,枪头又有什么好吃!
    这时,山上的曹操正好抬头看到胡车儿被赵云所挑,这老贼竟会忘形地叫了出来:“哈哈!典韦啊,你的仇终于报了!”
    众文武听了心里想,原来曹操也希望枪挑胡车儿,那真是宿仇解恨。如今枪挑胡车儿后,赵云对枪王看看,你早己讲过,能战胜马前步将便放我逃生,那末现在已经马到成功,你枪王能否信守诺言?枪王张绣万万料不到赵云真会取胜胡车儿。老实说,今朝赔了这么大的本,又是自告奋勇逞强称雄,心里真有点不是味道,他哪里还肯轻易放过你赵子龙呢?张绣想,你居然能挑去胡车儿,说明你的武艺也好算出类拔萃的了,但是碰到我枪王,还是略逊一筹。今天我定要为胡车儿报仇。张绣便提枪出马:“呔!姓赵的,你胆敢将本爵马前步将枪挑,好不知生死!与我放马较量!”
    子龙也不与你多费口舌,反正这一战已是不可避免的了。便将枪头上的死尸甩去:“既然这样,张君侯请放马!”这时,整个当阳道,从山上的曹操和众文武,到战场上的张辽、许褚、曹洪以及众三军,都提足精神,睁大眼睛,观看着他们的交战。说也奇怪,除了张绣带来的一万宛城兵以外,曹营中绝大多数都希望赵云取胜。自古以来,这种事情也是少有的,只有子龙杀得曹营中的人都有了感情。这里有一个心理原因,就是:赵云在此杀了一昼时,曹营中已经没有一个人可以与他匹敌。因此,他们感到赵云失败,整个曹营都没有面子。尤其张绣在此耀武扬威,不可一世,这是人心背向的主要原因。
    现在赵云和张绣各自都在盘算。赵云便把这匹龙驹马将圈子拉得大一些,他知道这是生死之战,要尽量争取休息时间。同时,张绣的马也在跑,他的眼睛盯着赵云看。见赵云双足用脚尖踏住马镫,身体坐得腰背笔挺,手里丈二银枪,前七尺,后三尺,中间怀抱二尺,全神贯注,严阵以待。张绣心中暗暗佩服。心想,此人真是龙马精神,打了一昼时还能如此;要是我张绣,恐怕就做不到了。忽然之间,张绣耳边闻得一阵孩儿啼哭之声──“呜哇!呜哇!”他已经明白这是刘禅醒了。心中暗暗叫好,这样你赵云死得成功了。凭你本领好,小孩的哭声搞得你心烦意乱,一心不可二用,到时必然分心,
    招架不周,中枪而死。子龙听到小主人的哭声,心急如焚。紧要关头你小主怎能喧闹?
    一想,时间差不多了,从天明时吃了老百姓的奶以后,一直睡到此刻,已经半天过去了,要他再睡除非喂奶。这时不要说无奶可喂,即使有奶也无法喂给他吃。一个人到了生死大关,无可奈何的境地,自叹道:“小主啊小主,你要是能同皇叔父子团聚,那末不必啼哭,待末将来把他枪挑;要是你们父于今生难以见面,那末赵云被他枪挑,你小主人只管啼哭吧。”说也奇怪,阿斗就哭这几声,马上又“呼呼”睡去。其实,因为马在跑,人在马上颠动,阿斗就象睡在摇篮里那样,又继续睡去了。
    小主刘禅一平静,子龙当然集中精力对付枪王。张绣正为刘禅的啼哭而洋洋得意时,忽然哭声戛止,反觉沮丧。不管怎么样,只有打了再说,凭我的本领,阿斗不哭也帮不了他的忙,救不了他的命。照理说,“棋逢对手”,肯定要打上几百个回合,才能见分晓。其实不然。这一场好战,并不在于显示大将的膂力、而是一场非常精彩的斗智斗法表演,那些能够舞舞大刀耍耍枪的寻常人物,未必能看出这些绝伦枪法的奥妙之真谛。说来奇怪,两个神枪交战,从头至尾只有两个半回合便定胜负。老实说,要处张绣于死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子龙赢则赢,性命极其危险,真可谓九死一生。
    目前两马相交。张绣此时让赵云先下手,想后发制人。子龙这时也不用客气,他把手中长枪一抖,毫不马虎,封、逼、提、扭、吞、吐六字俱全,把枪抖足,方始对张绣面门上一枪刺去:“张君侯看枪!”一枪直刺而去。
    张绣便起手中金枪招架上去:“赵云,且慢!”只听得“当啷”一声,“啊!”银枪荡了出去。张绣掉转枪来,对准子龙当胸一枪:“赵云,去吧!”“嗖”一枪搠过来。子龙很快收转银枪,招架上去:“张君侯慢来!”
    “当啷”,把金枪掀开。
    子龙已经感到张绣确是身手不凡。这一枪分量虽不算十分大,而还手的速度要比一般的人快得多。幸得子龙功夫到家,见枪来马上招架,悄然反应稍微迟钝一些,早已被他刺中了。这样就是一个回合。
    两匹战马迎面擦肩而过,开始第二次照面。汉朝打仗所谓战之有礼,打得客气。第一个照面是子龙先下手,接下来就是张绣先发枪。刚才张绣为了想刺中赵云,因此招架连回手一起来,只注意了速度,而力气便来不及矛足。现在轮到自己出手,张绣便起手中鸦乌金枪,也是六字俱全,用足平生之力。一枪刺往子龙面门:“赵云看枪!”
    子龙看得分明,这一枪连地上的灰尘都被吸了起来,知道力量非小。要是照往常一样,提枪招架,必定要吃亏。赵云眼快手快,横转银枪,双手抓住枪杆,来一个“托梁换柱”的姿势,望准张绣金枪上招架上去。高喊一声:“且慢!”“当啷”一声。枪王无论如何没有想到,子龙会这样招架。“啊!”金枪打到银枪上后,直荡地荡出去。
    子龙要想收转长枪回手,但是枪尖在左,发出的枪一则无力,二则目标难以吃淮,一定要枪尖从右再向左发。可是,今天同枪王交战,要想等你把枪尖调整好再发,时间来不及。所以赵云起右手枪钻,向张绣左面的太阳穴中打了上去,:“张君侯招打!”
    “当啷!”掀开打来的枪钻。张绣心里想,枪是刺的,从来没有敲的。赵云想,我的枪,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致对方的命,都要用上。不要说敲,哪怕抱住了咬也是要咬的,只要你死我活!就在这点上,枪王知道赵云的枪法,另有奥妙。虽说都是用枪,但打法上各有异同。真所谓“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两个照面下来,胜负难分,连下来打第三个回合。两骑战马兜过来。张绣想,未曾出战时,我认为上场只消一两个回合,便可将赵云枪挑于马下;现在两个照面打下来,自己觉得,不要说一二个回合将他丧命,即使打几十个回合,也恐难以取胜于他。现在,照理应该又轮到赵云下手了。哪里知道,赵云起手发枪,枪王的枪也出手了。张绣想抢先出枪,仍旧先发制人。
    当然,战场之上也没有明文规定非要交叉出手,但长期以来,一直作为一种不成文的规定的习惯,被大家袭用下来。这样双方同时发枪,便称为半个照面。赵云喊声“君侯招枪!”银枪直刺枪王面门。同时,张绣喊声“赵云去吧!”一枪也是望准子龙劈面而来。
    一条雪白的鼠白烂银枪,一条蜡黄的鸦乌金枪,一白一黄,象两条出水蛟龙,直窜对方。彼此五指阔的枪头交叉而过,可是双方枪头后面的留情结互相卡住。正好比在拥挤的人群中,头部前后摆动自如,肩膀却相互卡住一样。只听得“锵锒……”一连串金属碰击之声。
    在这种情况下,就要在灵活多变的基础上,运用相当的臂力,压倒对方。无论哪一方,只要稍一不慎,便会被对方把自己的枪弹出去。早已说道,用枪也同长跑一样,都要抢内圈的。就是要把自己的枪,从左首移到右首,才用得出力。因为用枪通常是左手在前,右手在后,而用枪六字中,“逼”的力量最大。因此一定要把自己的枪从右向左逼出去。现在,双方留情结挺住,大家都有同一个想法,就是枪头朝右转。
    子龙感到张绣的枪在渐渐转动。子龙想,他毕竟是枪王,枪法的变化非常娴熟。要是被他的枪转到右面,我就会吃亏。因此子龙的枪亦在渐渐转动。把自己的银枪转向枪王的右面。便形成了张绣在左,子龙也在左的局面。子龙今天吃亏便吃亏在力气不佳。
    子龙明白,我一昼时打下来,精力上够不着,倘然被你枪尖转稳,先用力向外逼出去,我定然吃不消。所以只有跟你一起转。可是留情结的地方不大,两条枪转到后来,双方滑脱。枪一滑脱,就转得更快了。一眨眼在左,一转眼在右,阳光之下,一白一黄的两条枪,不象是纯钢打就的,好象是糯米做的,软得非凡,转得滴溜滚圆,光芒四射。这时山上山下一片喝彩之声:“好啊!……”转到后来,大家的留情结又碰牢,双方又用力挺住。这时赵云舍命转动长枪,一无杂念。可是张绣的脑筋象风车一般转动:这样打下去,打到何时了结?想我枪王久负盛名,威震寰宇,谁人不敬重我枪王三分?不期今日与这无名小将打一个平手,真是奇哉怪也!倘若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他枪挑,同行之中,也算不得我枪王的威风;如果我反被这小将一枪刺于马下,岂非被世人贻笑于天下,身败名裂!怎么办?张绣在这种情况下,既想不出好的办法,又战胜不了他,思想上已经开了小差。大敌当前,如何容你分心?
    仅在这一瞬间,子龙通过这条转动的银枪,已经感到了张绣这条枪上的分量突然减退,心里明白,枪王分心了。这是一个机会,千万不可错过。他便牙齿一咬,把银枪向左面用力一逼:“呀……嗨!”“啊!”“当啷!”一条金枪直荡地荡了出去。张绣心里幡然醒悟,哎哟!我大意了!已经被他钻了空子。战场之上,刀枪不留情,岂容我胡思乱想!三心二意,性命倾于一旦。
    今朝枪王与赵云交战,曹操以及他手下文武大多数倾向子龙的,正所谓不打不成交,倒打出了感情了。现在发现金枪荡出去,知道枪王又败北,旗门下的曹兵都喝起了倒彩,顿时一片好声,这当中大多是受过张绣的气,因此趁此机会泄泄气,“好”字出口,“呀”字还在咽喉,大家觉得不对头。赵云取胜,我们怎能叫好?这叫长敌人之威风,灭自己之志气,倘被丞相知晓,我等如何吃罪得起?谁料想人多声音大,只消异口同声一个“好”字出口,顷刻间百谷齐鸣,群山回荡,声若巨雷,震耳欲聋。
    张绣听到一声呐喊,面孔涨得通红,我枪王的枪怎能被人打得荡出去?而且还遭到曹兵曹将这般狗崽子的奚落、嘲笑。我枪王从未有人敢对我如此轻视。心里怨气直冒。
    他口不开,豹眼一转,恶念头已经转好。对赵云把手一招,然后两骑马兜过来,重新开战。
    子龙以为,两个半回合都是我赢的,看来对付枪王还能延续一些时间。既然已经打开了场,那就打到底再说。所以准备两马相交迎战。哪知晓,张绣不想与你子龙多打了,也就是说,张绣已掂到子龙本领的斤两,知道赢不到他,要胜,只有用杀手枪。其实,你是众所周知的枪王,绝对不能轻易使用杀手。即使要用,也只能让子龙先用之后,你才能用。现在,子龙不用,反而你先用,在这点上大失你君侯的身价,威风扫地。两个半照面的失利,也可以说明张绣已经输了一半。
    那末,张绣用的是什么杀手枪呢?子龙年纪虽轻,但是由于他的精明能干,聪颖好学,各家枪法都有所探求,因而诸家枪法也都能破。今朝张绣用的枪法,子龙非但不会破,甚至也没有破的办法。正象对联一样,只有上句,并无下句,是副绝对。这路枪法,只有姓张的会用,这个张还要是弓长张,立早章也不行的。这是张家独门枪,名叫“百鸟朝凤枪”。便是一条枪能够播出一百零一个枪头,却只有一个枪头是真的,其余一百个枪头,都是从这一个真枪头上化出来的。好比在夜间,手拿一枝香烟点着之后,用手转动,周围的人看到的是—个个红圈圈。这个红围圈是由无数个转动的香烟头组成。
    手不动,只见一个点,圈圈就消失了。那枪一播急,哪个枪头是真,哪个枪头是假,眼睛再好,同样也难以分辨。称到杀手,必定有其独到之处。张绣的杀手,就是用一百个假枪头混淆别人的视线,以假乱真。然后在假枪头的掩蔽下,真枪头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在别人根本没有办法识别的情况下,进门—枪伤命。因此,把一百个假枪头当作一百种禽鸟,一个真枪头称为凤凰,而凤凰正是百鸟之王,我张绣乃是枪中之王,故名曰“百鸟朝凤枪”。
    张绣起手中金枪摇动,只听得枪风呼号,急旋而来。等到两马跑近,枪已播急。子龙抬头一看,他立即将马扣住,不跑过去了。看见来者所用之枪,自己不识货。子龙想,无论什么武器,也不管本领强弱,只要动手,尽管千变万化,都有一定的出手和架势。老实说,要我不懂的枪,几乎少得寥寥无几。这肯定是张绣的绝招──百鸟朝凤枪。
    子龙在家乡常山就听说过,张家绝技,天下闻名。我不姓张,更不懂其中奥妙所在。再说,张绣两个半照面已输,他想狗急跳墙,用杀手来挽回败局。张绣啊,真乃是小人之辈!你身为侯爵,号称枪王,竟先发毒手,实是可恶。不管枪王身价如何,杀手可用不可用,总之他已经用出来了,我怎么办呢?不懂就无法招架,但又不能不招架。如何招架呢?子龙想,今天看来非拼不可,若不招架,岂不是坐以待毙吗?有得等死,还是主动招架。今天即使死于枪王手下,也不算屈死鬼了。我长坂坡三冲曹营,枪挑曹将数十员,冲营袭寨如入无人之境,斩将杀兵似同探囊取物。此番一战,已震惊曹营,也不枉与皇叔结交多年,更不负军师拜托之思。最担心怀抱之中小主阿斗几经冲灾,百万军之中,惨遭不测,叫我在九泉之下如何安息?
    就在这一瞬间,子龙急中生智,想出了一个办法。不管枪头是真是假,我不妨来一路护身枪法。把你的枪象贼那样拒之门外。要想伤我的身毕竟是真枪头,假的只不过扰乱我的视线罢了。对:只有这样,或许还不至于被他枪挑。赵云想罢,便起手中根枪,上──枪尖过自己的头顶;下──枪尖掠地而过。名谓上护其身,下护其马,同样来个四处播急。要是碰到真枪头,就可以被我“当啷”阻住。真的不动,假的也就消失。顷刻间,子龙的枪同样风驰电掣般旋转舞动起来,与张绣的金枪相映成趣。
    张绣见子龙既不上来,又不理睬我,只顾自己也在播动手中银抢。心想,赵云真是一员良将,武艺在我之上。他不懂我的枪法,却会想办法招架。我一下子无法进门。不过枪王也不着急。老实说,聪明一点的人,都能想到这个办法。只要我靠近了你的身,等候时机。兵家谓:“百枪不死,一枪定亡。”赵云只管播枪,张绣也只管舞他的“百鸟朝风”枪。那末百鸟朝凤枪到底如何呢?请看──
    此枪出手凤来兮,片片翎毛百鸟飞。
    回环转瞬成寒雁,豁然独立是金鸡。
    一时间,张绣的枪头一直向上,带领无数的假枪头在赵云的头顶上盘旋,恰似老鹰追小鸡。忽而假枪头簇拥着真枪头从上到下、自下至上不断翻动。好似那:
    鹞鹰捕禽空中转,白鹤追蛇着地飞。
    ──忽而枪头在中间吞吞吐吐,时隐时现,一百个假枪头两边闪动。又似那:
    大鹏展翅左右列,孔雀开屏闪烁稀。
    ──一会儿枪头又在许多假枪头中闪烁游移,好一比:
    黄莺穿柳,燕子衔泥。
    ──一会儿枪头又在许多假枪头中上蹿下跳,翻来覆去,又好象:
    猛雕飞爪迎风钩,毒鸩啄蛇长喙戾。
    ──忽而张绣又背对子龙播枪。冷不防圈转马头一枪,但见:
    缰收回马青鸾走,枪刺分心鹦鹉飞。
    这时,张绣把枪播得呼呼作响。其声又如:鹧鸪叫,杜鹃啼,枪枪发出有根基。若问此枪名和姓,百鸟朝凤世间稀。
    张绣就这样在子龙四面舞动金枪。但是,凭你这样,赵云仍始终不予理睬,只管自己播枪。等到枪王播满一百枪住手,在子龙马前扣马执枪,子龙方才将枪停了下来。那末,怎样称为“百枪不死,一枪定亡”呢?就是说,枪王手里停下来,你手中的枪还不能停、因为他的百鸟枪是虚虚实实,若要不中圈套,一定要把枪播得没有一丝漏洞,要泼水不进。如果一条静止的枪,要把它播急,任你本领再大,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赵云也算聪明伶俐的人了,知道枪王厉害,故而采取你停我也停,你的枪不放下,我银枪也仍旧握在手中,防备他的最后一枪。虽则久闻最后—枪如何了得,然而从未领教。其实,你赵云已经来不及了。
    张绣与赵云相互对峙不满片刻,突然把枪一抖,一条枪顿时化出一百零一个枪头来,直刺子龙劈面:“赵云去吧!”
    赵云一看,“啊呀!”心里想,“不好!”刚才我是一扣马就播枪,待他上来有一段时间,故而未曾吃亏。现在同张绣面对面,那里可以一下子播得水泄不通呢?只见眼前无数枪头同时而来,不知哪个是真。因此只有碰运气了,挡得着还不要紧,挡不着,也只好听天由命了。赵云自作主张,起长枪拼命向右一封,但只是一阵阴风,知道都是假枪头。连手把枪回过来一逼,又是一阵阴风,晓得亦非真枪头。心想,是否他的枪从下面来呢?又很快把枪往下面一扫,又是一个空。这时赵云心慌意乱,手足无措。感到这么一来,肯定被张绣的金枪入门了。金枪入门,便意味着死神的降临。死,对于我来说,并不可伯,原来准备唯有一死,但要死得明白,不要自己六神无主方寸乱,死得糊里糊涂。子龙想到这里,情绪也很快地镇定了下来,头脑也感觉清醒得多。打定主意,他最后将枪从下向上翻。枪头从马头面前起来,一直从自身的肚腹、胸膛、咽喉到脑袋,象一根铁门闩样,上下拴住。不料真巧!张绣这条枪早不进门,晚不进门,看子龙的枪往下,便望准子龙的面上就是一枪,搠了过来。子龙根本看不清楚,只觉得手中长枪长了眼睛一般,在张绣的枪距离子龙面门只不过两尺左右,恰巧赵云的枪从下面探上来,银枪头望淮金枪头上“当啷”叉住。金枪不动,一百个假枪头完全烟消云散。子龙觉得枪上有分量,抬头一看,只见金枪已被自己个印叉住。
    赵云心想,世上自有这等巧事。但他马上注意自己的神态,千万不能露出一点偶然侥幸的表情。要是他知道我是偶然破他枪法,他就会重新再来。我只有一巧;没有再巧的事情。子龙此时故意装得不屑一顾的样子,表示我就是要等你的枪入门,我再来破你的百鸟枪。所以放声大笑:“哈……”  
    张绣见子龙叉牢金枪哈哈大笑,想,我张绣杀手枪无人会破,天下无敌,如今竟会被赵云轻而易举,一枪破去,实是了不起!我枉空几十载枪王成名,今日视来如同粪土。我这赌徒,既然孤注一掷,全部输光,自己显了底,最后—张王牌也失去作用,那末只有挨别人打了。赵云如此大本领,肯定也有杀手。不知这杀手是什么枪法。
    赵云的杀手枪拿出来,你枪王从未见过,连听都没有听过。要知张绣生死怎样,且听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