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诸葛亮智激孙权 吴国太举荐周瑜-卷五 群英会-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五 群英会
第七回 诸葛亮智激孙权 吴国太举荐周瑜
第七回 诸葛亮智激孙权  吴国太举荐周瑜
    此番诸葛亮到江东舌战群儒,上大堂面见吴侯,联兵伐曹。孙权见先生双眼微合,以为他昨日到此未曾睡好,对文班中鲁肃看看,可是未能好好安置军师?鲁肃知道孔明的脾气,他是一年到头这个样子,有话只管与他讲。孙权说:“啊!先生,权常闻鲁子敬谈及足下,今日得见,平生之幸,敢求教益。”
    我经常听鲁肃讲起你诸葛先生的雄才大略,今天相见,定要向你请教,谅必你能给我很大益处。
    “亮年幼无才,有辱明问。”
    众文官一听,顿时惊呆。刚才在“迎宾馆”时你是何等高傲,不把江东文人放在眼里,说得管仲、乐毅都比不上你。现在见了我家吴侯,又是这般谦虚,彬彬有札,与刚才判若两人。此人真是无可捉摸,随机应变。
    孔明从离开“迎宾馆”,到吴侯大堂,已经把办法想了出来。孙权,乃是一家主人,虽则年轻,却常与谋士战将聚议天下大事,曹操虎视江东,大有吞并之势。孙权他手下能征惯战的将士颇多,兼有长江天险,让他北面称臣,非其所为,真是初生之犊不畏虎,敢作敢为。故而对他不可轻慢,否则他要看我不起,不用我计。只有以善言相劝,大言相激,方可达到目的。
    “曹孟德雄兵百万,战将千员,屯兵赤壁,虎视江东。权未知其底细,望先生以实相告。”孙权开门见山问道。
    “吴侯听了,想我主兵微将寡,曹操兵多将广;曹兵出,我军弃甲抛戈,闻风而逃,焉知曹兵虚实?”
    “先生何必客套。常与曹操相峙,定知彼方消息。请教了!”
    “这个……”
    “先生请讲!”
    “那个……”
    孙权心直口快,说话欢喜爽气。现在讲了没有几句话,孔明便是这个那个,心里感到有些不耐烦。要想催他快讲,又不好意思,只得将身子在虎案上一靠,强装镇定等待他回答。
    主宾两个屏在那里,却急坏了文官班中的鲁大夫。他想,孔明啊!曹兵五十万,我早已与你打过招呼,何必装模作样只管在那里这个、那个!可是你贵人多忘事,把我的说话忘怀的了?赶快让我指点于他。鲁踱头以为孔明在动脑筋,竭力回想刚才的说法,少说一点没有关系,倘然被他说他一百万来,那孙权还攻打吗?孙权降曹,我江夏吊丧相请诸葛亮,前功尽弃。想到这里,他顾不了许多,因站在前排,便对着孔明连连咳着冷嗽,同时举起一只右手,张开五只手指,频频示意,提醒诸葛亮。
    孔明冷眼里看得清楚,见这踱头暗中打着手势,不觉好笑!你要我讲五十万,我岂会忘记。可是打仗非同儿戏,一时骗得孙权出兵,我今后被孙权得知曹兵虚实,定要说我华而不实,诡计多端。因此把头向左旋转,不理睬他。
    鲁肃一看,哎呀!孔明没有看见。要紧从大堂后面兜到左面,继续假咳嗽,又伸出右手对孔明一招。孔明见他到左边,知道他不死心,索性把头一低,装作思索的样子。鲁肃想,这下完了。不要被他乱说一通,吓得主人不敢交战。他象捉迷藏一样,也不顾堂上众目睽睽,悄悄地跑到了孔明的背后,对着他咳嗽,举起五指,恨不得代孔明说出这五十万。
    孙权端坐大堂,等候孔明回答。见鲁肃从右到左,起初不甚在意,后来见他蹑手蹑脚走到自己背后,不知他有什么事情这么神秘。回头一看,“啊?”见他对孔明又是咳嗽,又是做手势。心里想,你文人就应该站立文班,跑到这里鬼鬼祟祟有何花样?因此对他双眼一弹。
    鲁肃见主人回头发觉自已,连忙收转右手对着孔明白了一眼,你不看见,倒被主人看见了,不知你还懂不懂我的意思,棋错一招,要输全盘,就看你怎样讲了。所以他无可奈何地退回原地。
    孙权等了一会,还不见孔明回答,要想问他可曾想好。这时孔明已经开口:“吴侯。”
    孙权听他总算开口了,方才放下了心。与他讲话真吃力,一句话要等这么长的时间,如果同他谈判,那不知要到何时结束。听他讲些什么:“先生怎样?”
    “曹兵共有一百五十万。”
    “喔呀嚯——”吴侯不急,急坏了鲁踱头。我叫你说五十万,你却变本加厉、添油加醋说有一百五十万。曹操自号雄兵百万,那还有五十万人马从何而来?这样,孙权还敢战吗?
    孙权听说有一百五十万,他当然不相信。凡是用兵的人只有多说,从无少说,此乃“兵不厌诈”,这点他也懂得。因此问道:“哪来一百五十万?”
    “吴侯,据亮所知,曹操初出皇城,带青州兵二十万;后剿灭袁绍,收降兵六十万;下江南招兵四十万;取荆襄,降兵三十万。岂不是一百五十万?”
    鲁肃想,这笔帐我算不来了,你竟说得活龙活现,不知情者哪有不信之理?
    “啊!先生,那末曹将共有多少?”孙权又问道。
    旁边的鲁肃听见主人问曹将多少,睁大了眼睛对孔明看,意思是,曹兵一百五十万,你已经说出了口,难以收回,可能把曹将说得少些,饭桶一些,说起来兵多不稀奇,主要看大将。大将本领平常,我家主人还可以胆壮一些。只见鲁肃在文班中,对孔明用两个指头一指。你可懂否?
    “吴侯,足智多谋之士,能征惯战之将,车载斗量。曹将共有二千员。”
    “哦,嚯——”鲁肃连连叹气,心中说道:孔明,你在放屁了。
    孙权一听,曹操果真有雄兵一百五十万,大将二千员。有了一百万,我们江东尚且难敌,再有二千员战将,叫我如何抵挡得住?是降是战,倒不如请你孔明一决。即使我们完蛋,我也有个交托,总算听了当今卧龙的说话,诸葛亮尚且没有破敌之策,叫我如何能胜此强敌?于是便说道:“或降或战,请先生一决!”
    孔明想,你孙权战意已决,苦无良谋,何必再优柔寡断。虽然我也主战,不过在降与战的抉择上,我不参与己见。如果我劝吴战曹,一举成功,那无可非议,江东君臣感我相助之恩。倘然偶遭挫折,一则江东文人晒笑,二来孙权万一反目,说我眼高手低,将其大业糟蹋,我何颜于世?我也不说降,也不劝其战,让你自已说出战,我方才用计。
    “故将军——”
    孙权知道孔明在说我哥哥孙策。想我哥哥倘若在世,也用不着我劳神费力,早有决断了。
    “刘皇叔——”孔明说。
    乃是你家的主人。
    “曹孟德,乃是……”
    孙权想,曹操是我们两家的大敌。
    “前二十年并争天下。”
    二十年前,大家都还没有成天下,正是你争我夺的时候。
    “直到眼下,袁绍、袁术、吕布、刘表等,尽被曹操所灭。我主刘皇叔新败当阳道。能与曹操交战者,唯吴侯一人。”
    三年一小变,五年一大变,二十年后的今天,曹操势大滔天,各路诸侯几乎全被其蚕食,你家主人败绩于当阳,避难于江夏。真正还可以与曹操争天下的人,只有我孙权一个人了。这确是事实。孙权不免有些沾沾自喜:父兄的基业总算没有在我的手中败掉,此番能一仗取胜,前途无量。
    “量力而行。能战者,请把六郡兵马粮饷整顿,然后与曹操决一死战。”
    如果有能力的话,就与曹操决一雌雄,这是孔明对孙权的正面开导。正如对联一样,这是上联,接下来就是下联——
    “如其不能……”
    孔明早已料到孙权,打是想打的,就是缺少经验,胆子又小,恐不能取胜而无法收场,最好有人包他打胜仗。因此,他必定要听下联。但听了下联,肯定要弄僵。所说夹里总归不及面子漂亮,好话总比坏话容易接受。果然见孙权聚精会神,侧耳静听。
    “如果不能,那便采纳文人权宜之计,办降书降表,北面降曹。”
    孙权以为孔明要说出万全之计。不料要他屈膝降曹,一丈水退下了八尺。这算得了什么好办法呢?我要降曹,早已有人出此高论,哪里还要你来教?他回头对鲁肃看看:亏你说得孔明的本领如此如此的大,照我看来,也只平常得很,徒有虚名耳。要想站起身来往里面一走,但想到他此番到吴,到底是一片诚意,弄得他没有下场势,人家要说我无礼。因此耐下心来,问道:“刘皇叔何不降曹?”
    孙权毕竟英雄气短,经不起孔明的言语挑逗,已经面露嗔色,将孔明讽刺起来。
    孔明一看,暗暗叫好。心想:不怕你跳只怕你笑。你跳,我就达到目的。现在见他反唇相讥,更不在话下。老实说,你孙权降了曹操,高官显爵,刘备也不会羡慕。
    “吴侯,齐国田横是个壮士,尚且重义,何况我主刘皇叔。纵然天下人个个降曹,我主不降。”
    刘备是汉室宗亲,与贼同道,认贼作父,非其本愿。就是秦末时期,齐国的壮士田横,尚且是个重义之人,宁可自尽,不愿投降。我主皇叔岂背负辱受屈?孔明今天就是要激怒他,让他争气。不希望在这点上给啥面子,要喜要怒全在他的掌握之中。
    “吴侯降曹,外托服从,内存二心,效学越王忍辱便了。”
    列国时期。吴、越交兵。(吴国属今江苏,越国属今浙江)越国战败,越主勾践与臣子范蠡被吴王夫差拘囚。每逢吴王进出,勾践与范蠡总要跪接。为报家仇国恨,勾践卧薪尝胆,以博取夫差的信任,希望有朝一日回归家园,举兵灭吴。
    有一天,越国君臣得讯吴王染病,范蠡好医,与吴王诊脉。回来与主人讲,吴王偶染微恙,不日便可痊愈,我等若要回去,便在吴王这病上。勾践问其妙计,范蠡便问主人:“可能依计而行?若能做到,料吴王必能放我等君臣回国。”越王说:“范蠡啊!我同你在此苦不胜言,只要能够回国,什么事情都肯做。”范蠡讲,事情很简单,只要尝一下吴主的粪便,我等就可脱身。勾践想,我等在此度日如年,身不由己,粪便难尝,也只得试它一试。因此问他,如何尝法?范蠡便将此计如此这般地讲了一遍。越王应允。这真叫“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越王以探病为名,来到吴王寝室,跪在吴主床前请安,长跪不起。正巧此时吴王便后,手下人要把便桶拿出去。越王立起身来,一把将便桶按住。手下人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心想,你虽然在此做奴才,但粥饭还是每顿不少,你把便桶按住,难道要吃粪不成?因此就将便桶放下。只见越王果真用手指在便桶里蘸了一蘸,伸出舌头在有粪的指头上舔了一下。有的说,“抓一把在手里吃吃”,这到底不是烘山芋;也有的说,“蘸一个指头,放到嘴里的是另一个指头。”《列国》上说,“手取其粪,跪而尝之,”尝是定然尝的,众口纷纭,不一而足,各取其便。手下人都掩鼻作呕。勾践再跪拜吴王说:大王放心,贵恙在某某日便可痊愈。吴王问,你怎么知道的呢?勾践说,我曾听得医师这么讲:“夫粪者,谷味也。顺时气则生,逆时气则死。”我尝了你大王的粪便,味道苦而且酸,这正是谷米发出的气味,所以我能知道。其实,这全是范蠡从脉上诊出来的,因为无人再肯作此尝试,所以也不会出现破绽。
    当时吴王十分高兴,称赞勾践是一个仁义之人。心里想,我一直把你君臣当作奴才,哪里知道你们还有这么一副心肠,为了我的病,竟肯尝粪断病,就是我手下的这班忠臣也不肯作此。因此,便命勾践离开原来居住的石屋,僦居民舍。并对他说,我的病如果在所说之期痊愈,一准放你们回归越国。果真到这日期,吴王恢复如初,心念其忠,命勾践香汤沐浴,改换衣冠,置酒相待,以客礼事之。
    却说吴王手下伍子胥见夫差对勾践如此宽厚,上前阻止说:“大王,你千万不能放越王君臣回去。越王入臣于吴,怨恨在心,其下尝大王之粪,实欲食大王之肉。”吴王对子胥说:“你是忠臣,可能尝得我的大粪?”子胥再谏:“大王若还执迷不悟,中其奸谋,祸不远矣。”子胥知不可谏,遂郁郁而退。
    过三天,吴王亲送越国君臣出城返国。不出子胥所料,勾践回到越国,食不加肉,衣不重彩,与民同甘共苦,捐梓楠,献美女,文种破吴施七计,结果越兵进攻姑苏城(吴国京城),驱兵直入,大获全胜。
    现在孙权听到孔明用勾践来比他,更其火冒天灵盖,实在忍不住气了,站起身先回答孔明说:“真是高论!”
    你这话虽好,可惜我听不进去。孙权说罢,向里面一走。文武见孙权不言而退,一齐拥向外面。到了大堂之外,张昭连忙叫住众大夫,说道:“大家慢走。孔明在迎宾馆把我们文人萝卜不当小菜,到了大堂上竟然对吴侯也来这么一套。我家主人就不给他面子。看来他必然羞赧,只得灰溜溜地走出来。等他出来,我们大家要羞辱他一番,大家集中到迎宾馆等候于他。”因此众文人都聚集在“迎宾馆”。武将们也听得大失所望,想不到孔明也会劝主投降。黄盖老将军说:我们也去官厅等待于他,看他还有脸见我等否?一下子弄得文官武将都成了孔明的冤家。
    这时,大堂上冷清清,静悄悄。鲁肃他被孔明气得纱帽歪,红袍扯,胡须乱飘。孔明啊!我对你讲曹兵五十万,你偏要一百五十万;我要你说大将少些、饭桶些;你却说大将二千员。而且把孙权比作尝粪的越王勾践,结果气跑了吴侯,弄得事情成僵局。你不是存心来与我们江东人作对吗?既然你不愿劝我主战曹,那你又何必要渡江到此枉费心机呢?你这样的说话,我们能得到你什么帮助呢?老实说,我们江东文有文材,武有武将,倘然要降,也不烦你来指点;如果要战,没有你诸葛亮,也不一定输于曹操。踱头想,不知现在孔明还在大堂否?不在大堂,定然回转临时军师府,待我赶到军师府,当面训责他一番,然后请他回转江夏郡算了,免得在此惹是生非,节外生枝。因此他站在大堂左首里,对上面一看,只见孔朗先生仍旧端坐在那里,闭目养神,好象刚才一样事情都没有发生。
    孔明不慌不忙,轻摇羽扇,若有所思。刚才一番话,已把孙权激怒,这是预料之中的,表面上已成僵局,但实际上这是一个好的开端,他不怒,我无法献计,而且要越怒越好。我然后再把他的火消下去。这样跌宕起伏的感情方才牢靠。这叫英雄不打不相识。不过怎样来扭转局势呢?见鲁肃还站在那里,心想,好了!解铃还须系铃人。事情原是你引出来的,今日此事,你来穿针引线。知道他的脾气很鲠,肯定要责问于我,不怕你不来与我答话。
    那末鲁肃啊!既然你认为孔明并非意料之中的人,就少与他多说多话算了,送他回江夏罢了。可他哪里肯呢!全然被孔明料煞。所说鲁肃是:“东吴十计”的书中之胆,没有了他,赤壁烧不成,孔明也不会渡江,一切事情都要弄僵。现在大夫见孔明还在大堂,心想,好极了!让我痛痛快快埋怨他一顿,然后打发他滚蛋。踱头的鲠脾气发足,将双袖捋一捋起,两只手捏成拳头,走到孔明面前,提高喉咙叫一声:“军师啊!”
    孔明听见这声洪钟般的喊叫,睁开眼睛一看,鲁踱头面红耳赤,双眼圆睁,两个拳头已经伸到了自己的面前,大有泰山压顶之势。不过,孔明的涵养何等地好!不要说两个拳头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就是大刀架在颈项之上,他也面不改色。何况今天唱的戏是做功戏,你不理睬我,我还要找上门来。你鲁肃在火里,我孔明在水里,看你怎么说法。所以只是对着踱头冷冷发笑:“嘿——大夫怎样?”
    “下官与你横一个五十万,竖一个五十万;刚才五十万,现在又是五十万。你见了吴侯,为什么说曹兵共有一百五十万?又说大将二千员,恐吓我主吴侯,这倒还则罢了。什么越王,何谓尝粪,把吴侯如此肮脏,幸得吴侯宽宏大量,未曾把你责备。要是吴侯同你争论,叫下官这脸上怎能过得去?”
    要是单听鲁肃的一面之词,象打官司一样,全是他的理由。孔明是错上加错。可事情总是两方面的。孔明想,我反过来可以把你说得大错而特错:“你听了,一百五十万曹兵,亦非诸葛亮所讲。”
    “啊?”鲁肃想,你这个人不吃价了,自己刚才说过就要想赖,幸得堂上不是我一个人,大家有耳共闻。不是你讲的,难道是我讲的不成?“难道下官说的吗?”
    “本来是大夫所说的。”
    “啊呀,嚯——”你这个人知道立不住脚了,就含血喷人,狗急跳墙了,倒说全是我讲的,真是好心没有好报。“下官尚未开口。”
    “虽然未曾开口,那你手势比试过否?”
    鲁肃想,我为了指点于你,确是示意过的,这我不赖:“下官演的。”
    “好啊!在那边。”
    “五十万。”鲁肃很爽气。
    “在这边。”
    “又是五十万。”踱头不假思索回答道。
    “在后面呢?”
    “也是五十万。”
    “好啊!三五不是一百五十万吗?”
    “哦——嚯——”我以为你没有看见,故而我横一个手势,竖一个手势。不料你早已看在眼里,那你也该把头点点,我也可以放心。现在却变成话柄,抓在你的手里,一盆水全泼到了我的身上。幸得我只做了三次手势,要是做了三十个,你不知要说出多少来。好!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算我一时疏忽。
    “那末,二千员大将难道又是下官所说啊?”
    “本来是足下所说。大夫在旁对亮伸出两个指头,岂不是两千员!”
    “哦——呵—一”你这个人总归没有错。我两个“官驾”指头一指,提醒作不要多说,你却误认为是两千员了。好好!算我倒霉,这两桩我都认下了。
    “把吴侯比尝粪之越王,难道又是下官所为么?”
    鲁肃想,今天与你一桩一桩细算帐,谁功谁过弄个明白。这个手势我勿曾演过,而且也演不来。大堂之上,总究不是戏台,这个手势不知你从哪里看来,看你还有何词说?孔明想,只要你提出来,我总归应答如流。一个对一个,我还怕你?定要千方百计说得你相信。
    孔明便把话头一转,又到横里:“吴侯欺人太过。”
    鲁肃不觉好笑,明明扳不着我的错头,还要强辩。你把人家比成吃粪的人,别人不同你饶舌,反说欺侮了你。便说道:“吴侯尚未与你争执,缘何反说他欺你呢?”
    “大夫听了,倘然要战,则三百万曹兵也要战;如若不战,十万曹兵都不战。何必问多少兵、多少将!问之不当。破曹兵之计,尽在本军师的腹中。”
    这一句话道出了孔明军师不与吴侯亮底的真谛。
    “军机要秘密,岂能大堂泄漏?何况你们文官主降,若内有奸细,被曹操知晓,反而将计就计,如之奈何?因此吴侯不问,亮当然亦不讲。”
    “要战,三百万要战;不打,十万也不打。何必问多少兵、多少将!问之不当。破曹兵之计,尽在他的腹中,又恐军机泄密。嗯呀……”鲁肃重复着孔明的说话,对其肚子看看,到底有什么计,我也不知道。吴侯不问,他也不讲。这个么……“哎——啊呀!”鲁肃把孔明的活从头至尾再回味一遍,感到孔明确是精明练达,谨小慎微,恐怕人多口杂,耽误大事。刚才吴侯一怒之下走入内堂,就是不愿降曹。不降曹,定然打,没有捷径可走。既然决意要打,何必问曹操兵将多寡。只管直截了当地向他求计。孔明之计,妙就妙在神鬼莫测,变化无穷。孙权既不请教,还要查三问四,那末孔明是要有气了。你问兵,一百五十万;间将,二千员。要打便打,不打便退堂,这是孔明的气话。既然主人错了,理当赔个不是。
    鲁肃自以为想通了,要紧陪笑说道:“好了!先生之言,下官明白,待我到里面去,说得吴侯前来向先生赔罪。”
    孔明立起身来,对鲁肃一和,说道:“亮告退了。”
    “先生哪里去啊?”鲁肃这下急了。
    “回转江夏郡去了。”
    孔明不搭架子,别人就不会信服他。他装得与你们江东人无话可说的样子,转身欲走。其实,即使用金镶大轿送他回去,他也不肯。鲁肃想,不好了,孔明要憋气走了。立即抢步上前拦住:“先生且息怒,待下官到里面去,把吴侯埋怨一番。”
    你鲁市要去埋怨绿眼睛,孙权真的要被气得发疯。鲁肃的意思是,主人错,我也要好好地说他几句,然后叫吴侯前来向孔明先生赔礼道歉。这样,或许能解一些先生心头之怨。要紧说:“请先生暂等片刻,下官去去就来。”
    “看在你的份上,暂坐片刻。”孔明故意这样说道。
    “好大的面子!”
    孔明坐在那里想,你的面孔比屁股还要大,江夏一走,把我诸葛亮请到江东;现在叫我略坐片刻,我又在此等候。不过我的情面不是好受的,是有代价的。
    此时鲁肃走了几步,心里还不大放心,唯恐孔明先生不辞而别。所以,又回过头来对孔明说:“军师,请吴侯来赔罪是小事,你若说曹兵一百五十万,恐怕吴侯要忧虑。”
    孔明说;“你去同吴侯说:莫说一百五十万,即使曹兵三百万,亮羽扇一招,尽  粉矣!”
    “啊!军师有如此之能,待下官前去告禀。”
    就这样,一个在堂上静静等候,一个去内室急急请命。鲁肃见孙权正坐定内堂,速速上前:“下官有礼了!”
    孙权见鲁肃跟进内堂,暗想,孔明也非盖世英才,活无几句,就要叫我降曹,视我江东为玩物。因此,还是气冲冲地对鲁肃说:“子敬,军师言之过分。”
    “下官把他埋怨了一番,他说吴侯欺人太甚。”
    孙权觉得奇怪,你诸葛亮目无江东,出言不逊,相反倒打一耙,说我孙权欺负了你,此话不知从何讲起?便问:“权尚未与他争执,何故反说我欺人呢?”
    鲁肃便把孔明的一番说活,从头至尾讲了一遍,直听得孙权频频点首称是,责怪自己患得患失,该问的不问。现在事情被我问僵,所以他心中有气。这是我的不是。所说孙权是英雄性格,只要讲明道理,他就心甘情愿向诸葛亮打招呼:“既然这样,权去赔罪作揖便了。”
    “军师怒气冲冲回转江夏郡去了。”鲁肃以话激他。
    “啊!”孙权果然被激急了。
    “看在下官份上,现在留住大堂。”鲁踱头他将孔明的话一字不漏全部说与孙权。
    孙权转念想道,既然被你留住在大堂之上,那就让我快些去见他,免得他等待不及,又说我怠慢于他,扬长而去。故而君臣两人一齐向大堂匆匆行来。鲁肃见孔明轻摇羽扇,闭目静坐,要紧上前招呼:“军师,我主吴侯前来赔罪。”
    孙权亦过来对孔明一拱到底:“权刚才冒昧军师,望勿见怪。有礼了。”
    孔明想,孙权确是个英雄汉,性格直爽,心地坦然,交朋友就是要交这样的人。事实上原是我触了他的霉头,叫他前来认错,我于心不安。所以诸葛亮立即起身迎接,回了一礼:“亮适才言语之中,少有检点,冒犯了吴侯。在此回礼了。”
    “军师请哪!”孙权见孔明并不计较前事,心情方始安定下来,相偕孔明入内堂商榷大事。
    “吴侯请!”
    “请了!”鲁肃见他们两人言归于好,如释重负,庆幸自已有了落场势。因而三人一起往内堂而去。
    外面这班文武都在等候孔明,要想羞辱他一番,赶他回江夏去。不料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又得讯吴侯把诸葛亮请进内堂去了,一个个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文人想,不知孔明又出了什么鬼花样,把吴侯迷惑了;武将认为,孔明军师到底本领非凡,吴侯无计可施,要败曹操,只有请教计策。文官武将各想各的,都在堂外听候消息。
    再说孙权、孔明、鲁肃三人移步到内堂摆酒坐定,要紧开口求计:“军师,此番同曹操交战,非刘皇叔相助不可。”
    孙权以为自己刚才言语相欺,现在先来说几句好活,拍拍刘备的马屁,也给你孔明一点面子。孔明多么 徵绻?巧!你说这句话,就知道孙权也会见风使舵,随机应变。不过没有刘皇叔,谁来收取这渔翁之利呢!
    “是啊!吴、刘两国联兵,共破曹操!”
    “何 位适 新败当阳,恐怕兵力不足。”
    “我主虽然当阳新柏,但有兵力四十万,大粮要运一昼时。”
    鲁肃在旁要紧插嘴道:“是啊!下官亲眼目睹。”
    鲁踱头对江夏的所见所闻,记忆犹新,一点不知其中之诈。不等孙权相问,要紧证实诸葛亮的话全是事实。
    鲁肃在旁的证实非常有力,顿释孙权对孔明此番江东之行之疑。心里转念道:对的,鲁子敬亲赴江夏郡吊丧,刘备的虚实他已探知。但是,尽管你主人兵精粮足,水陆四十万,加上我江东六十万,也只有一百万,我们两国联兵也难敌曹操。踱头心里如此想,嘴里脱口而出道:“怎奈曹操有雄兵一百五十万,这便如何是好?”
    鲁肃对孔明看看,我知道主人年轻胆小,你说话不小心,把曹兵的雄厚实力来吓唬他,现在我家主人就为这点心悸,不知你以何话相对。
    孔明见鲁肃射来的责备目光,泰然自若,不露声色。我刚才把一百五十万曹兵说得好比饿狼猛虎,貌似强大,现在我要将他们说得恰如土鸡瓦犬,不足为惧:“吴侯,我刚才曾说曹兵有一百五十万。虽说势大滔天,实则一无所用。”
    鲁肃听了不觉奇怪,毕竟是一百五十万人,如山如海。叫一声,天崩地摇;动一动,人如潮涌。怎么能说一无所用呢?
    “吴侯听了:亮说过,曹操出兵时有二十万青州兵。二十年前,这支军队转战沙场,久负盛名。事到如今,都老弱病残了。常言道:‘老古董,价昂贵。’此乃稀世之宝。然而军队却不是古董,正是老而无力。恰似入土之骨!因此这二十万兵是无用的了。”
    鲁肃听孔明说得有理,并不吱声。就算二十万兵无用,还有一百三十万劲旅,不知可有能耐。
    “曹操收袁绍降兵六十万。这六十万兵确是精锐之师,可惜都是陆军,不谙水性。江东有长江天堑,若要战之,需用水军,陆军不利水战。可见这六十万大军无半点之能,岂不是只能望洋兴叹?”
    鲁肃边听边算:一百三十万去掉六十万还剩下七十万,不知如何对付?
    “吴侯,亮说过曹操在下江南之前招兵四十万。你也明白,临阵招兵买马,怎能冲锋陷阵?!所谓招募来的新兵,都是未经沙场的老百姓,不善作战,要训练精锐,非是一日之功。况且曹操擅长陆战,教练必是陆军之常识。曹操新败我主于当阳,麾师南下,欲取江东之地,实是利令智昏。因而这四十万大兵,一个都不会打仗,所以也是无用的。”
    鲁肃想,七十万再减去四十万,还余下三十万。不知这三十万还有什么说法?
    “三十万确是刘表荆襄的水军,而且老大王待他们恩同骨肉。三十万弟兄都与刘表情深如海,可称是子弟兵。可是,曹操取荆襄之后,把刘表的妻子杀死在青州道上,三十万弟兄都敢怒不敢言,如何肯为曹操卖命拼死?虽则听其差遣,然内心不服,绝不会忠心曹操。遇到战事不利,他们必然一哄而散,各奔前程。因此,这三十万大军也是无用的。”
    鲁肃在旁暗暗称赞一声:好一个伶牙利齿!曹操的一百五十万人马被他这么一批,全部完完大结。这样说法,别说一百五十万,就是再多的敌人也不在话下。见孔明又在同孙权说话,他也不多言语,自管侧耳静听。
    “吴侯,兵多并非绝对好事,主要在于齐心而又精锐,大将虽多,也不稀奇,而是在于智勇谋略。古人云:‘兵在精而不在其多,将在谋而不在其勇。’现在江东有六十万人马,人人骁勇,个个无敌,都是以水战为先。以我看来东吴以一敌三,曹兵三无一用。与曹操战于长江,吴侯又何足惧哉!”
    孙权被诸葛亮这样一剖析,豁然贯通,胆子壮了。敌我力量的一对比,感到自己的实力不弱于曹操,相反要胜过曹操。因此便对孔明说道:“军师,尔之言然也。今日不及,来朝请军师到此大堂,权将六郡兵马之权交付于尔。日后破曹,权感激非浅。”
    孔明听到孙权十分相信自己,并且要授权于我,放心托胆指挥三军。老实说,我到江东的第一个目的就为了说服孙权战曹,借孙权的兵,灭曹操的人,建立皇叔的基业。只要我一旦操纵权柄,屯兵三江口,伺隙出击。若军情于我无利,就在三江口按兵不动。等到十一月二十,东风起,我便麾兵破曹。此番依天时相助,依长江天险,乃地理之优越,依江东主战的大将的情绪,这天、地、人三者俱全,破曹定矣。我家主人刘备,便可借此良机,猎取曹操的败军残伍,扶植自己的势力,进后向西川发展,便可定三分天下。
    其实,事态的发展并不完全是按诸葛亮的意愿和随意的选择所定。虽然孙权是江东一家之主,但遇到这样的军情大事,有关国家安危存亡的前途,他一个人是作不了主的。再说江东六郡能人名士辈出,最关键的人物还未出场,孔明要想在这些人中间获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确实要煞费一番苦心。当时孔明以为,人面对着肉面,孙权亲口应允将兵权交付与我,真是天赐良机,天随人愿,不使皇叔的基业半途而废。
    酒罢之后,诸葛亮告退。鲁肃送他回转军师府,准备明朝来见孙权。
    外面众文武都在等候消息,见鲁大夫陪同诸葛亮出大堂,知道事已谈妥,看来吴侯战意已决。文官们要紧进见孙权,打听孔明与主人谈些什么。孙权对他们说:“孔明劝我同曹操交战。”文人们说:“主人啊!我等食君之禄,绝不会让你上当。孔明是刘备手下的心腹大臣,举足轻重,岂肯为我江东出力!要是打了败仗,他只管远走高飞,回转江夏,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切损失都落在我们江东人的身上。吴侯啊!我等说降曹,是有道理的。曹操雄兵百万,又数战数捷,军心大振,锐不可当。我们江东虽则也有数十万兵马,然而少不胜多,寡不敌众,与其争锋,岂不是以卵击石,毁于一旦?到那时,弄得吴侯不可收场,再要具表投降,恐怕就没有现在这样便当了。还望吴侯明察。”文人们说了这些活,便都退了出来。武将们见文人退出,连忙进入内堂,也问孔明讲些什么。孙权回答说:“劝我战。”大将异口同声赞成:“吴侯,军师的说话完全正确,应该与曹操交兵。不知刚才文人前来又说些什么!”孙权说:”劝我投降。”武将们要紧说道:“主人,这班文人贪生怕死,千万不可轻信。”孙权对他们说:“请众将放心,我自有主见,容我再仔细思量。”随即请众将退出。武将缄默出堂。
    本来孙权被孔明说得胆壮意坚,欲与曹操长江一决。现在被文武进来这么一讲,心思又活了起来。所说孙权虽是一国之主,但由于他未经战事,经验少,胆子小,想想降也好,战也有理,何去何从一时捉摸不定,心绪不宁。由此茶饭不思,寝食不安。来朝使觉身体不爽,因此便不升堂。
    再说孔明回转府中,想起白天之事十分顺当,不须多费口舌,就达到预期目的,暗自庆幸。一宵已过,直抵来朝。诸葛亮将杂务料理停当,手执羽扇,缓步来到孙权后第,等候面授兵权。现在听得不升堂,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无奈,只得回去。
    孙权一连三天坐不安席,食不下咽,渐渐地又染起病来了。须知“东吴十计”中的大变化,就在孙权的毛病上。孙权一生病,便惊动了孙权的母亲吴国太。照理说一路诸侯的母亲是称不上国太的,就因为三国乱世年间,各国诸侯自称君王,所以一切袭用王家称谓,称孙权的母亲为国太。国太听说儿子孙权身染贵恙,要紧出来探视。
    原来,孙权是吴国太的姐姐所生,她们姐妹两人都嫁与孙坚的。国太姐姐生两个儿子,长的叫孙策孙伯符,次子便是孙权孙仲谋。国太自已生一个女儿,名则孙仁,称为王姑小姐,又称她是郡主小姐。戏台上称她叫孙尚香。今年一十七岁。到明年十八岁时,便是刘备过江相亲,嫁与刘皇叔。国太虽非孙权的亲母,可是待孙权如同骨肉,视为己生,就是孙权待国太也比待亲娘还孝。
    现在国太由丫环陪伴来到孙权寝室。孙权听说娘来,要紧从床上撑起身来招呼道:“母后来了。”说完,刚要坐起来,只觉一阵眩晕,又倒了下去。只见他气喘吁吁。
    恰巧此时国太跨进门来,见此景况,心中犯疑:几天不见,我儿怎么连坐都坐不起来了?要紧急步来到孙权的床边坐下。母子之间也无须客套了,尤其娘关心儿子,所以直截了当地问道:“儿啊!”
    “母后,孩儿有病在身,不能迎接母后,罪该万死!”
    “自己母子,何必客套。我儿病从何来?”你的病是饮食不当,还是冷暖不适所致?
    “说也惭愧,因曹孟德百万雄师屯扎赤壁,欲取江东之地。孩儿一时无法,为此积忧成病。”孙权直言不讳地说。
    国太听得儿子忧急成病,晓得儿子年轻胆怯,见曹兵势大滔天杀来江东,急出了毛病,真是可发一笑。老太太是个女中豪杰、巾帼须女,她跟了丈夫孙坚、大儿孙策,也是见多识广的人。因此开口问道:“那末你可曾与文武商议么?”
    “连日商议,计无所出。”
    “那文武见识如何?”
    “文官欲降,武将要战。”
    “那我儿意下如何呢?”
    “孩儿欲降,恐被曹操所杀;孩儿欲战,又恐失败。”
    国太想,你这毛病全是被自己逼出来的。难道生病就能生出办法来?便说道:“儿啊!那末尔兄小霸王临终的嘱托,尔还记得么?”
    孙权想,兄长孙策临终的话很多,不知母亲问的是哪一句话,倒要问个明白:“母后.孩儿一时想不起来了。”
    国太对他看看,叹了一口气:莫怪他要生病了,连这紧要的话也全不记在心上。好得我并不健忘,尚能记得这些话,让我来提醒一下他吧。因此说道:“儿啊!尔兄临终说道:‘内事不决问张昭,外事不定问周瑜。’你何不命人到鄱阳湖请周公瑾回来一问呢?”
    这几天来,被文官武将们搅得神思恍惚,再加上诸葛亮的到来,虽然他已决意要战,但心中总觉不踏实,把自己的军队交于别人指挥,总不是办法。因此把周瑜这样一个大人物疏了。好得国太及时提醒,使他恍然大悟,便扬声大笑:“啊嘿嘿哈哈!幸得母后提及,孩儿险些忘怀的了。”
    国太见孙权畅怀大笑,知道他患的不是什么大病,也不须求医服药,只要心里高兴,毛病就会好的。故而安慰了几句,便回进内室去了。真是心病还须心药医。
    孙权自从被娘亲这样一讲,心情宽畅,顿觉病体痊可,饭香梦甜,精神大好。到来朝,他起身就命人传鲁肃。鲁子敬这几天也是心神不定,在这节骨眼上主人病倒,大敌犯境,至今未成定论,急得他象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现在听得主人身体康复,传令召见,又不知有什么事情商议,故而他急急来到孙权府第,见过主人。孙权便对他说过:“子敬,你去办一角文书,去鄱阳湖相请公瑾回来。”
    鲁肃听说去请周瑜回来,情不自禁,哈哈大笑。想我们独自在这里降啊战的大做文章,如何决断却一筹莫展,竟然把周公瑾忘得一干二净。当今外患强敌,内存异论,应该及早把他请回来,定有良谋。公瑾与我乃是生死之交,情深义厚。曾记得当年周瑜数千人粮绝,来问我借粮。我在家乡时是一个员外,见他仪表不俗,风度偏偏,知他是个将材,因此慷慨接济,就对他说,要多少粮,任凭拿取。将几千石白米送与他。当时他正处于危难境地,若无我这些大粮救饥,恐怕周郎就有性命危险。后来他在孙权面前举荐我鲁肃,我便出来扶助江东。所以我与周瑜的交情非比一般。我自从到此东吴,周瑜他待我不薄,逢事总要先与我商量。就说平常见面吧,文武见了他都要行大礼,起码一拱到底,唯有我鲁肃见他可以随和一点,只要走到他面前,把手拱拱,叫一声“都督”,周瑜便用一个指头在鼻子底下一拭,回答一声“啊!子敬。”这样就算打过招呼了。我们两人意气相投,遂成至交。现在正是吴侯用人之际,让我赶快回去命人将他请来。因此辞别孙权,回到家中。好在他是执掌文书的,可以代表吴侯,十分便当。不消多时,一角文书已经写好,就命文人吕范去鄱阳湖走一趟。一面让吕范动身,一面自己回复孙权。诸事停当,鲁肃来见孔明。
    这几天孙权不升堂,孔明感到十分无聊,独自在书房中思量: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忽然病倒?恰恰又是在议定在交付兵权的时候,想必他又有反复。这便如何是好?现在听得鲁肃到来,忙说:“有请。”
    “军师,下官有礼。”
    “大夫,吴侯病体如何?”
    “吴侯已经恢复了。军师,你可知道我江东有个周瑜大都督的吗?”
    “亮久闻其名,他乃是吴中人材,听说一十三岁便披发为将。可是亮到了江东至今未见周郎,不知现在何处?”
    “军师,我家都督现在鄱阳湖。他自去年带兵前往操练,至今将达一年。吴侯命下官去请他回来,如今吕范业已前去。军师啊!我家都督掌握着江东六郡八十一州的大权。别人说降或说战,都不能决定。只要都督回来,他说降,吴侯必降,他说战,吴侯必战。事无巨细,一切都要听从他的说话。”
    诸葛亮听了鲁肃这番说话后,心中一顿。私下里想道:看来要叫江东人打曹操,孙权说了还不能算数。照鲁肃的说法,周瑜才是举足轻重的人物。我此番从江夏赶来江东的意图,就连这班文人都一目了然,因此要与我激烈争辩,何况周瑜文武兼备,乃是江东堂堂大都督。前番这班文人穷凶极恶地要与我舌战,是由于他们还没有驱逐我出境的权力,而且他们欲降曹这个致命弱点被我牢牢抓住,我才能将他们各个击破。可是这个周瑜就不同了,他手握重权,威势显赫,要我诸葛亮离开江东,只消他一句话。这倒实实在在是个大问题了。倘然在江东无我诸葛亮一席之地,那等于白跑一趟前功尽弃。看来也只有凭我这三寸不烂之舌,说得他留住我。只要他能留我在此,我就可以寻找机会,为主人争夺三分天下。听说已派吕范前去相请,不日便可到来。不过以我之见,周瑜肯定不见我的。相反,只要能见到周瑜我就有办法对付他。对。对于周瑜的情况,让我来问一问鲁肃。因此开口问道:“大夫。”
    “军师。”鲁肃道。
    “你与都督的关系怎样?”
    “先生,与我交友的日期还不长。不是我鲁肃夸口,大都督与我是胜过弟兄之情。”鲁肃面露得意之色,言简意明地将他与周瑜的关系数说了一遍。
    孔明也一本正经地在听他说话,感到鲁肃的话,我大有文章可做。可以利用他们的关系来解脱与周瑜不必要的纠纷。又问道:“大夫,可能待都督回来,烦你引领前去,见一见你家都督?”
    鲁肃满不在乎地说:“这请放心,乃小事而已。”他还以为见一见周瑜乃是区区小事,尤其你诸葛亮也是我鲁肃的朋友,他更应该见一见这位英才卓越的军师。不要说你提出要见他,就是不关照我也会领你去的,你们两人都是当世的能人,我都要交这朋友的。等都督一回来,我就领你去。到时你们两人一见面,我就说;“都督,这便是烧博望、新野,两把火破曹兵二十万的大汉军师诸葛先生。”一面我就把我们江东的小辈英雄、周大都督介绍给诸葛先生。一回生两回熟,只要大家一交谈,就会结成朋友。这不是十分便当的吗?”
    孔明哪里知道你鲁肃这样想法,听他说是小事,自己心里也在转念:恐怕小事不小,而是很大的大事。想鲁肃这个人真正敦厚诚实,总是往事情的好的方面想,一点没有察觉到见与不见的利害关系。现在你既然拍下胸脯,那就让你去试试。要是周瑜回来不见我的话,我再来寻你。还是要作好多种准备,凡事留有余地。此话暂且不提。
    话说吕范奉命到鄱阳湖送信,一路之上十分迅速,并无耽搁。是否此信定要送到鄱阳湖呢?倘然是的话,长途跋涉,来去时间长,等到周瑜回来,那曹操百万大军早已打过江东了,这还象《三国》中的小辈英雄?就象算盘珠,拨一拨,动一动。事实上,吕范走出不远,周瑜已经靠近南徐州了。
    周瑜年纪虽轻,见识不凡。他目光深远,早已料到曹操有如一日必要侵犯江东,吞并六郡八十一州。因此及早提备,从去年至今亲率水率七万(号称十万),日夜操练;在鄱阳湖秣马厉兵,把七万水军训练得个个精壮,人人勇猛,在水面上练得“窜、跳、蹦、纵、躲、避、偏、闪”样样皆能。真是水上飞,浪里钻,如掠平地。只因前不久,闻得曹操取荆襄,杀刘琮母子;又在长坂坡杀败刘备,一直在同刘氏弟兄打交道,争天下,战事不休。近又得息曹操舍穷兵不追回师直下江南,雄兵百万,战将千员,屯兵赤壁,虎视江东,大有鲸吞之势。纵观全局,曹操数年来屡战屡捷,灭袁绍,并刘表,胜刘备,势大滔天,不可一世。企图一举歼灭江东孙权,然后围剿刘备,以达到独霸天下的目的。幸得我有先见之明,不然等到曹操杀来,我再操练水军,恐为时已晚,措手不及。这老贼果真老奸巨猾,老谋深算!不过曹操啊!凭你刁猾,我周瑜早已胸有成竹,来日与你杀一个你死我活。但想到自己的主人胆略不大,老友鲁肃虽则为事谨慎,恐怕也难以独挡一面,还是让我早些回去,以安主人之心,以免发生意外。周瑜他哪里知道,意外之事早已发生,文武各执已见,吴侯优柔寡断,孔明不宣而至等等,他哪里料得到。因此,前几天就收拾一切,起程回归南徐。
    现在,江面之上大小战船首尾衔接,络绎不绝,排得象一字长蛇相仿。船上刀枪旗幡密布,吴兵个个身强力壮,全新的号衣颜色鲜明,背上各插一口钢刀寒光闪闪,威风凛凛,精神抖擞,站立在船头船艄上,一路之上锣声响亮。陆战前进击鼓,后退敲锣。水战是敲锣即为前进,故而锣声震天,“乓——”。最前排的大船上,一面猎猎作响的大旗,旗帜上写着:“江东六郡八十一州水陆大都督、理内外事”,中间一个大“周”宇,随风飘扬。
    船头上水手们依仗着都督的威势,耀武扬威,肆无忌惮:“呔!让路!小船让路!”一路上的小船,见此声势浩大,迅速向岸边靠拢回避,让战船过去。
    就在此时,迎面一只小船急驶而来。大船上的水兵们连声叫喊让路,不料这只小船非但不让,反而直向大船撞来,急的大船上的水兵连忙撑篙停船。
    不知前面来者何许样人,且听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