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 东吴临江宴刘备 樊口秉烛聚文武-卷五 群英会-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五 群英会
第十三回 东吴临江宴刘备 樊口秉烛聚文武
第十三回  东吴临江宴刘备  樊口秉烛聚文武
    却说周瑜在帐中盘算着害刘备的计策,传令手下相请公侯大夫。不一会,孙乾来到中军大帐,见面前此人这般的冠袍装束,心内便猜测到此人必是周瑜,所以踏上一步,一拱到底:“下官见都督。”
    “啊!先生少礼,旁侧请坐。”
    “都督在此哪有下官的座位?”
    “请不必客套了,请坐。”
    “下官放肆,告坐了。”
    孙乾与周瑜两人分宾主坐定,恰待叙谈,外面鲁肃进来。刚才鲁肃听说孙乾到此,他想,我前番去江夏吊丧,全靠他引领我去面见刘皇叔,他来到这里,我应该尽地主之谊,殷勤款待于他,所以他匆匆赶来大帐。只见他俩寒暄一番后各自归坐。正待说话,鲁肃就从旁边轻手轻脚走过,站在—旁听他们说话。
    孙乾见鲁肃进来,心里想,来得正好!我奉皇叔之命到此江东,就是为了引领孔明回转江夏郡,你是当事人,我正要寻你索回军师,免得夜长梦多。
    “啊!先生到此何事?”周瑜开口问道。
    “大都督,下官奉皇叔之命,前来犒赏三军,全两国之盟。些些薄礼,望请晒纳!”孙乾说罢,将一张礼单送上。
    周瑜接到手里向上面一看,暗暗好笑:穷刘备这些礼物真可谓“区区薄礼”了,叫我七万大军怎么个犒赏法。就是送给我周瑜一个人,我也未必会晒纳。所以他不以为然收过礼单。
    孙乾在旁看得清楚,见周瑜将礼单不屑一顾地放在台上,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心里想,你不要小看了这些礼物,我家皇叔为了它已经出了一身汗,就好象剥去了一层皮。孙乾又说:“大都督,下官一来犒赏三军,二来因营中军务繁琐,无人料理,如今奉皇叔之命,引领军师回营。”
    旁边的鲁肃听到这句说话,心里十分高兴。他想,还是让孔明早些回去吧,若再不回去,在此三江早晚要被周瑜害掉性命,就是我鲁肃也为此事到处奔波,劳神费力,几乎送掉半条命。孔明一走,我也太平些。所以在旁点头称是。
    周瑜听孙乾如此说法,他也在想,要把孔明带回江夏,没有这么便当。我处心积虑要杀他,至今未得到一点好处,相反处处暴露自己的用心。现在你们要想轻而易举地将他带回去,方方办不到,除非孔明脑袋落地,才让你们来收尸。活的孔明休想回转江夏!幸得我已想好计谋,与你周旋便了:“啊!先生,军师不在这里。”
    站在一旁的鲁肃想,你这个人就是不诚实,明明孔明在此三江,却说他不在。他有点按捺不住,要想插嘴,只见周瑜双眼对他一弹,吓得他有口难言,不敢声张。
    孙乾不知是计,还在继续打听孔明的下落:“请问都督,我家军师现在何处?”
    “现在南徐。”在镇江城里。
    孙乾听说孔明不在三江,而在南徐,他想,还是让我到镇江去一起,面晤军师,将皇叔的话告诉他。孙乾正要开口,此时周瑜又说:“来朝军师与我主吴侯同到此地三江。”
    孙乾想,军师明天就到这里,那末我也不必再去南徐,今宵在此江边营中住上一宿,等明日孔明来,我就同他一起离开江东。
    周瑜见孙乾不响,又说:“请先生今日回转江夏,来朝相倩尔主皇叔过江赴宴,与我家吴侯相见,约期出兵破曹。然后再把先生引领回去。”
    孙乾听他的话音,已知明日不可能将军师领回江夏,至少要到破曹之后。至于明日周瑜要请主人过江赴宴,这等大事,孙乾不放擅作主张。他是刘备的心腹大臣,跟随皇叔多年,忠心耿耿,历尽千辛万苦,深知人情世故。现在听得周瑜相请,又见他言语举止非同一般,明日过江是凶是吉,不能预卜,要回转江夏报告皇叔,与大家商议一下。军师不在身边,要谨小慎微。因此回答:“大都督,来朝我家皇叔来与不来,下官不能擅作主张。”
    “先生,皇叔来朝来与不来,请他今夜命人回复本督,瑜可早作准备,迎接皇叔!”
    周瑜嘴上讲迎接皇叔,其实心里早已安排好了计策,如果刘备不来,我的全盘计划落空。好得樊口山离此不远,只消从双方的巡哨小船上通个音信。想必孔明不在江夏,刘备无法识破我的圈套。再说,刘备要接孔明回去,肯定要来见一下孔明。他一来,我就将其杀死;他不来,我再想法杀孔明。总之,刘备、孔明两个人之间,总要杀掉一个,我才无后顾之忧。所以,今夜一定要刘备送个消息过来。
    孙乾想,今夜通消息是应该的,让我早点回去,早作准备。因此孙乾起身告辞:“都督,既然如此,下官告退了。”
    “请便!代送。”周瑜想,一则我的身价与他相差悬殊,不需我亲自送行;二则我若去送他,他可能要观看江东的沿江兵力布置,被他东张西望,倘然正巧孔明的 采诓 谋船驶过此地江面,被孙乾看见,肯定要与孔明相见,到那时,计谋戳穿,刘备就不会过江赴宴了。现在,命人代我相送,使得孙带有所不便,也就无这么多麻烦的事情了。所以吩咐“代送”。
    孙乾不以为意,拱别周瑜,踏出大帐,向江边行去。
    鲁肃见孙乾刚出大帐,实在忍不住气,要紧说:“大都督,军……”
    “恩?”周格对着他眉毛竖,眼睛弹,不许他说话。
    “啧啧啧!”鲁肃连忙缄口结舌,不敢出声。
    鲁肃要想说“军师现在三江口”,不等“师”字出口,已经被周瑜的喝声慑住。两人见孙乾走远,退入大帐。
    不一会,手下进帐报禀:“大都督,孙老已开船走了。”
    周瑜一边命手下退出,一边想,现在我可以将自己的意图与踱头讲了。因此说道:“子敬,来朝本督请刘备过江赴会,你可知晓用意否?”
    “下官不知。”鲁肃想,总归没有好念头。
    “实不相瞒,来朝刘备到此赴会,本督设下埋伏,将刘备杀死。诸葛亮一旦无主,定然归顺江东、即使他不投顺江东,本督也不足为惧。此乃一条‘倒树尽根’之计也。”
    鲁肃听完此计,浑身发抖。心里想,周瑜啊!你诡计多端,专要暗中伤人,非大丈夫所为。你杀不了诸葛亮倒也罢了,今日又要设宴害刘备。你倘然杀了诸葛亮,这事情已经大得不得了,刘、关、张、赵从此与江东刀兵不息,决不肯就此甘休。现在你又包藏祸心害刘备,他刘备与你是什么冤家,你竟要弄得他这样狼狈不堪?更有甚者,你将这刘备杀死,他的三个兄弟定要尽起江夏之兵杀来江东报仇,我等如何抵挡得住?倘然曹操得知,乘机进兵,我看江东危在旦夕,不日便亡。鲁肃想到这里,不敢再想下去了,他要想办法来劝劝周瑜,但一时又想不出好办法来,急得他搔头摸耳,一无主张。到底鲁肃学识渊深,被他急中生智想到了一个办法来。他想,要劝转周瑜的铁石心肠不是三言而语可以完结的,倒不如让我赶到孔明船上,关照他写一书信,叫刘备明日不要过江赴会。刘备接到孔明的书信,肯定不来江东了。这样,周瑜欲杀刘备就成了一句空话,江东、江夏都避免一场大祸。让我快些去放声风。鲁肃也不看看周瑜在动什么脑筋,上前告退:“大都督,下官告退了。”说罢,将红袍一拎,准备要走。
    周瑜何等精明,见鲁肃急着要走的神态,就知道他要去通风报信了。他想,鲁踱头啊,你这个人吃里爬外,外香骨里臭。我好不容易想出这条计来,又要被你败露了。现在只有把你牢牢地看住,否则事情要弄僵。周瑜立即大声喝道:“子敬,你与我住了!”
    “啧啧啧!”他听周瑜的口气不对头,晓得自己走得太快,周瑜动怒了。鲁肃立定,问道:“大都督怎样啊?”
    周瑜想,你不要装聋作哑。自从来了个孔明,你怎么也跟着他学,连我的话也不听了,总是拆我台脚。怎么样,你自己心里有数。今天不能和你客气了。所以对鲁肃说一声:“本督得罪了。”
    鲁肃一听,明白了。周瑜要对我无礼了,只怪自己做事太鲁莽,倘然再等会儿走,也没有这种事情了。
    “来啊!”周瑜喊道。
    “在!”走出几个小兵听候传令。
    “把鲁子敬看守在后营,茶饭自由;要是被他跑了,首级交令!”
    “是!”
    鲁肃想,好!报信不成要吃官司了。自出娘胎到令从未尝过吃官司的滋味,平时只有自己监禁别人,岂料今日却被人看管起来。尤其明天皇叔遭害,无人通报孔明。真乃急死人也!
    手下接令,走过来对鲁肃说:“鲁老,请你后营去吧!”
    “啧啧啧!”鲁肃无可奈何,跟着手下到后帐之中。
    当然鲁肃吃官司,并非是犯了什么大罪,主要是不让他与孔明联络,在后营中吃、睡自由,侍奉周到,一切称心如意,就是身不由己。
    这时,营帐中的几个手下人来与鲁肃讲:“鲁老,请你千万不要走,你一走,我们的脑袋不保。”
    鲁肃对他们说:“我不来连累你们。不过,你们要与我去打听一下江夏刘备来朝是否来江东。”鲁肃想,我先不要急在前头,万一明天刘备不来,风波就平息了。
    过了一会,手下人报来:刘备明日来此江东。鲁肃顿足说:“完了!刘备肯定被杀,此番事情闹大了。”这一夜,鲁肃夜不能寐,坐卧不宁。
    周瑜送走鲁肃,松了一口气,等候江夏的音信。
    话分两头。孙乾坐船回转江夏。傍晚时分,船至皇叔的地界,早有三万弟兄扎下水、陆、粮大营三座,灯光明亮。孙乾靠岸停船,上岸来到陆营前,对门前的手下人说:“费心通报皇叔,下官回来了。”手下人进大营、入寝帐,见皇叔坐在那里,上前报禀:“报皇叔,孙先生回来了。”
    此时刘备心事重重,想着一别数天不见回音的军师,也惦念着今日去江东引领诸葛亮的孙乾。现在听得小兵报禀,立刻问道:“军师回来否?”
    “没有。”
    刘备最关心的就是孔明。听说孔明没有回来,一百个没有劲。只是冷冷地说道:“与我传见公侯。”
    须臾,孙乾进密帐:“下官见主公。”
    “孤命尔引领军师回来,怎样了?”
    “主公,周瑜言道,军师不在三江,现在南徐。来朝与孙权同到三江。周瑜明日请皇叔过江赴会。”
    “来朝请孤过江赴会?”
    “是啊!”
    皇叔想,我人虽穷,但毕竟是堂堂一家皇叔。他们不敢怠慢我。不过,过江赴会不是凭一句话可以决定的,必须同大家商议一下。因此先问孙乾道:“公侯,来朝过江赴会,尔看可要去否?”
    孙乾想,这是一桩大事情,不能由我一人轻率决定。尤其我看周瑜此人非是等闲之辈,怎料他没有陷害之心?因此孙乾谨慎地对刘备说:“主公过江与否,下官不能决断。不过周瑜讲,去与不去,今晚要命人去回复于他。以下官愚意,还请皇叔连夜坐帐,与众文武斟酌一番。”
    刘备采纳了孙乾的建议,立即传令升帐。顿时大帐之上灯火通明,文武齐集。刘备坐定,文武见过,—一两旁站立。
    “众位先生,列位将军,今日孤命公侯大夫过江犒赏周瑜三军,欲将军师领回营中。无奈周瑜请孤来如过江赴会,去与不去,孤不能决,众位可有高见。”
    刘备讲后,不见文武动静心里想,我手下文官只有四位,孙乾说过不能决断,其他三位不知怎样。
    刘备正想着,旁边踏出简雍、糜竺两位大夫,他们恭恭敬敬走到刘备面前把手一拱:“主公,某等看来,宴无好宴,会无好会,周瑜心胸狭窄,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这里鞭长莫及,难以救解。再说,军师早晚要回转江夏,主公忧亦无用。下官等看来,还是不去为妙。”他们的意思是,自古以来,赴宴往往打散场。周瑜出名是小乖人,人心难测。再说,军师到了江东,若然三心二意,即使你去了也无用。况且两国联兵,不到破曹之日,孙权如何肯放他回来。因此这种宴筵,你不必去理会。
    刘备听了,觉得颇有道理。心里想,人心隔肚皮,确实难以猜透周瑜安的是什么心。我倒并不想与他赴宴相会,老实说,人穷志不短。主要是放心不下诸葛亮,借此机会去会会他,一则看其可曾变心,二则叙叙阔别眷念之请。因此请两位大夫退下。
    正在此时,手下人报道:“子龙将军回来了。”赵子龙去江夏运粮,到樊口山时,天已黑了。他闻讯皇叔升帐,知道必有军情大事,否则可以等到天明升帐。所以命令小兵将粮草运往粮队,自己径到陆营前下马,手捧令箭,明人进帐禀报。
    “报禀皇叔,赵子龙将军交令。”手下人报过。
    “来!传话相请!”刘备边说请,边在想,此事不妨问问四弟子龙。
    外面赵云进来,到刘备面前,双手呈上令箭,说道:“主公在上,末将交令。”
    刘备把令箭收下,吩咐:“四弟罢了。”
    “请问主公,缘何升坐夜帐?”
    “四弟,周瑜邀愚兄来朝过江赴会,我不能决,特此聚众商议。”
    “文武意下如何?”
    “公侯难以决断,宪和、子仲言道:‘宴无好宴,会无好会’,四弟看来怎样?”
    赵云一向无所畏惧,听说诸大夫胆小怕事,他说:“主公,来朝只管过江赴会。如若不去,贻笑于江东。主公若然胆怯,不妨待末将单枪匹马保护便了。”赵云态度明朗,要刘备过江。不去的话,肯定被江东人取笑刘备:请他吃酒都不敢。
    刘备想,子龙啊!你武艺超群,闻名天下。但过江赴会是真是假,我都不知道,单凭勇力恐难解决问题。如果说,周瑜确是一片诚意相请,大家客客气气饮酒说话,你不去也无关系;万一他有歹念,肯定预作埋伏。你子龙本领大,他们人多,十员、八员大将把你看住,我仍旧无人相救,同样有危险。虽说你长坂坡怀抱阿斗在百万曹营中左冲右突,杀遍重围,但阿斗只有虚龄三岁,勒甲绦中尚可安身。我刘备今年四十九岁,勒甲套中不能放。我们如何回转江夏?所以刘备狐疑不决,对子龙说:“四弟,请退过一旁,待愚兄再作思量。”
    赵云退下。刘备等待文武发表高见。
    突然,又有手下人跑进大帐:“报禀皇叔,军师求见。”
    大家听得军师回来了,如释重负,一个个都轻松活跃起来。都在想,为来为去就是为了军师,现在军师回来了,大家不必商量了。
    刘备听得手下报来,将信将疑。对孙乾看看:你不是说,军师明日同孙权共到三江口赴会,怎么他又提前回来了呢?
    孙乾知道主公在问我,他也在想,周瑜亲口对我说的话,我没有听错。大概我离开三江口之后周瑜已传讯给他,说我已奉皇叔之命到江东接取军师回营,料理军务。关照军师连夜回转樊口山,免得主公来回再来接他。因此军师提前回来了。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出别的道理来。
    刘备想,既然军师回转,不必在此商议,他在江东为破曹兵,运筹帷幄,日理万机,肯定疲乏得很。我等君臣相别已久,思念似渴,让我带文武亲自出接,以此告慰军师辛劳。刘备吩咐众文武:“啊!军师回来了。众位先生、列位将军,随孤亲自迎接我家军师。”
    “是啊!请请请!”众人跟了刘备一起出帐迎接军师。
    刘备边走边想:军师老规矩,头着纶巾,身披鹤氅,手执羽扇,飘飘然似神仙一般。不料走到营前一看,哪来什么军师,只见面前一人,浑身墨黑,乌油盔甲,豹头环眼,黑须随风飘扬。不是别人,却是三弟张飞。刘备见是阿憨,又好气又好笑。心想,早知是他,我也不出来接了。
    张飞见大哥刘备带领文武出来迎接,觉得很有趣,他对着大家哈哈大笑:“哈哈!大哥啊!兄弟有礼了。”他边笑边想,今日我占了大便宜,若然我家老师在此,这样的风头是出不着的。
    怎么阿憨会做军师的呢?原来,自从诸葛亮过江联兵去后,营中军务少人料理。张飞想,我家老师不在,看来只有我这个学生来代理了。前番大战长坡坡时,我曾代理三天,现在一客不烦二主,仍旧我来代理军师。所以,张飞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大哥刘备。刘备想,反正军师不在,军机大事大家商议,让你代理一阶段也没有问题。因此一口应承下来。张飞一直守在水营上,今日听到刘备升坐夜帐,他一面安顿好水营军务,命手下密切注意江面动静,一面自己赶到陆营前。手下见张飞匆匆赶来,知道他要见皇叔,转身向里欲去报信,不料已被张飞看见,忙叫他停住。手下问张飞可要进见,张飞想,数日来,军师一去江东,声息全无;大哥肯定十分思念。我若就报一声:“张飞求见”,大哥最多不过相请而已,不会有多大的客套。今日趁军师不在,我来与大哥开个玩笑,说“军师求见”,大哥必定以为军师回来,而率众出接,老张岂不威风!想到这里,张飞对手下说,快去禀报我家大哥,说军师求见。所以,引出了这一串笑声来。
    刘备见张飞这样高兴,心里想,你这个老阿憨真是个小人脾气,叫你做了几天代理军师,你不出风头心里放不下,今日有事在身,我也没有心思和你计较,让你占了这个便宜去吧。所以说一声:“我道是谁,原是三弟。愚兄有礼了。”
    “大哥,兄弟回礼不周。”
    “三弟请了!”
    “大哥先请!”
    文武一齐上前见过张飞,然后跟随刘备回进大帐。张飞因是军师身价,在中间座位上坐下,刘备在上首里坐定,文武归班两旁站立。
    “请问大哥,为何升坐夜帐目?”张飞问。
    “三弟,为了过江赴会,愚兄在此商议。”刘备将孙乾过江,周瑜设宴请我过江,从头至尾讲个一清二楚。
    “两旁意下如何?”
    “公侯说不去为妙,宪和、子仲言道:‘宴无好宴,会无好会’;子龙道及单枪匹马保护过江。三弟看来怎样?”
    张飞想,久闻周瑜心底狭窄,常有害人之心。今日相请大哥赴宴,不知其居心何在。但两国联兵,礼尚往来,乃是常有之事。不管他真心与否,却之不恭,大哥应去赴宴,而戒备之心不可无。去虽则要去,但身边定要有大将卫护。这样方保无虞。张飞对刘备说:“‘宴无好宴,会无好会’,颇有道理。大哥,可知‘鸿门宴’上先帝好险啊!”张飞想,两国互结盟好,这是一件大好事,但不可不防叵测之心。刘备的祖宗刘邦,被楚霸王项羽请去鸿门宴,结果楚霸王命项庄席间舞剑,意在刺杀刘邦,幸得樊哙保护,不然性命危险。现在周瑜好比项羽,大哥就象刘邦。要有樊哙这样的大将方可保护前去。
    刘备听了这一番话,频频点首,觉得很有道理。对张飞说:“今非昔比,三弟近来大有长进了。”
    张飞一点也不客气,说道:“老张粗中有细。”
    刘备见张飞在诸葛亮的影响下,逐渐精明能干起来,十分高兴。心里想,我要重兴汉室,必须有几个智勇双全、文武兼备的大将。今日张飞居然也能引经据典来开导我,看来汉事有望。刘备见了张飞,又想起了另一个黑脸周仓,好象刚才见到过他,怎么不见他开口。想他也是沙场之中屈指可数的上将,与二弟关云长朝暮相处,云长喜读《春秋》,定然对周仓有所启发。不知他有什么看法。让我来问他一声:“汉寿。”
    周仓听到皇叔叫他的名字,立即从旁闪出,答应一声:“皇爷,小人在!”
    刘备屯兵樊口山,命关云长率部下镇守粮营。今天,云长听得刘备升坐夜帐,不知何事,命周仓、关平先到大帐打听一下消息,如果军情紧急,关云长随后就到。
    “来朝过江赴会,意下如何?”刘备问。
    周仓想,我是一个粗鲁之人,要说叫我疆场杀敌、偷营劫寨实,我自有办法。现在叫我出谋划策,这倒难了。想我家主人君侯大智大勇,前番在曹操营中过五关、斩六将,来去无人抵敌,他肯定要叫皇叔去江东赴会。我若叫皇叔去江东又有什么好办法呢?周仓百思不得一解,只得笑着对刘备说:“皇爷来朝过江赴会,小人另有见识。”
    刘备听他说另有计策,心想,倒看不出,你竟也学得十分聪明了,倒要听一听:“周将军有何高见?”
    周仓说:“皇爷来朝过江赴会,依小人看来,去也好,不去也好。”心里想,叫我出点子是不行的,只好和你的调。说完,他退了下去。
    刘备听了,想道,原以为你有好主意,不把全是废话,等于没有说。一时大帐上鸦雀无声。
    就在此时,外面小兵报进大帐:“报禀皇权;粮营上关将军求见。”
    关云长在粮队上自从叫关于、周仓去探听消息后,不见他们回采,估计定有疑难之事。故而带了二十名家将,直往大营而来。不等刘备传令相请,他已经踏上大帐。见众文武都聚集在此,跨上来见刘备:“某见皇兄。”
    “二弟罢了。旁侧坐下。”
    张飞也起身见过了二哥云长。关将军就在张飞下首里坐定,开口问刘备:“请问皇兄,为何升坐夜帐?”
    “二弟,只因周瑜相请愚兄来朝过江赴会,故而在此大帐商议,尚无决断。二弟看来怎样?”
    “两旁如何?”
    “文人皆云‘宴无好宴,会无好会’;子龙道及‘单枪匹马保护’;三弟言道‘鸿门宴门宴上好险’;汉寿曰:‘去也好,不去也好。’愚兄不能决。”
    “这个……”云长手撩长项,一言不发。
    “怎样?”刘备催问道。
    关将军听到刘备连连追问,从座上直立起来。说一声:“待弟寝帐容想。”往寝帐而去。
    大帐上的人见关将军进寝帐,都在想;关将军真奇怪,他欢喜闷想。帐上又没有人来干扰你。可是等了好一会。不见云长出来。刘备想,二弟啊,你想不出办法来,我做兄长的不会逼煞你的,何苦躲到住帐中不露面。因此刘备传令相请二弟。手下请了一次,不见云长出来。刘备命手下再请,一连请了三次,云长还是没有出来。
    坐在正中的张飞见三情还未遭出二哥,心里想,我家二哥的架子比我家的军师还要大。大哥三顾茅庐请出先生,三请二哥却人影不见,可是二哥在和我们打趣?
    大家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只见寝帐门内走出一字长蛇二十名关西汉,个个身长九尺二三寸,头戴披肩巾,身穿箭衫,脚蹬薄底靴,腰悬单刀一口,雄赳赳、气昂昂,走到刘备面前,十左十右两边分开。这二十名家将都是关云长的心腹,他们始终不离云长,赤胆忠心。
    刘备不知云长要变什么戏法,心里想,家将一出场,二弟就亮相。不料等了片刻还不见云长走出寝帐,心中又犯起疑来。他问家将道:“我家二弟在里边干些什么?”
    这班家将们一动不动,人人眼观鼻,鼻观口,目不斜视,心无二想。
    刘备越看越觉糊涂,怎么个个都象木雕泥塑一般?再次问道:“家将们,我家二弟在里边何事啊?”
    等到刘备问完,这二十名家将中的十九个家将都一齐将目光射到其中一人身上。这样,更引起了大帐上所有的人好奇。只见此人伸手把头上的扎巾向上一推,额前路出两条卧蚕眉;又把两耳背后的钩子摘下,然后挑出胸前的须囊,解去囊套,飘出二尺多长的美髯,铺满胸膛,顿然变出一个关云长来。顷刻,大帐上一阵骚动。
    刘备看到关云长改扮成一个家将,一无破绽,竟使自己难以辨别,心里想;好巧妙啊!若不是二弟推开扎巾,解脱须囊,我如何认得出他是关云长?
    云长命家将们分左右站立,自己在原位上坐定,对刘备说:“大哥,适才问计于小弟,小弟一时无从对答。待小弟到寝帐之中仔细一想,觉得文武之言皆有道理。劝大哥不去者,唯恐周瑜心存不良,要将大哥为难;劝大哥去者,与军师三江相聚,慰大哥相思之情。小弟想,大哥升坐夜帐,必有去吴之意,并非贪饮丰盛佳肴,而是因军师去后消息全无。”
    刘备说:“唯二弟知我心耳。”
    云长又说:“大哥既然欲过江赴会,子龙之言不可不听:非要大将保护不可、周瑜年纪虽小,然诡计多端,况常有害人之心。小弟再三思量,保护大哥过江赴会,唯小弟最宜。小弟此去,一不骑赤兔马,二不提青龙刀。想周瑜如若没有圈套;必然早作准备,预备大哥带领大将保驾。我只是轻装扎束,暗中提防。这样,便出乎周瑜意料,使他无甚戒备。”
    刘备问:“何以见得?”
    云长说:“大哥,小弟此去理由有二:其一,手下二十名家将都是心腹,个个彪形大双,与我是关西同乡,面貌、身材相似。小弟只消把头上的  巾遮住蛾蚕眉,长髯用须囊套住,塞在胸前,露出三、四寸短须,与家将们一般无二。刚才小弟立于家将队列之中,将大哥和众文武试探,无一看破。以此小弟改扮家将,杂于队列中,跟随大哥去江东赴宴。其二,如果席间周瑜作难大哥,露出本相,与周瑜决不罢休。想小弟斩颜良、诛文丑,沙场之上小有威名,何惧江东鼠辈乎!料周瑜不敢轻举妄动,而以礼相待,送大哥回转江夏。不知大哥意下然否?”
    刘备听得关云长这一番话,暗暗称是。心想,此去江东,准 卜。二弟云长改扮家将,确是真假难辨,就是我们二十年弟兄也看不出来,何况周瑜与他素不相识,怎能知道其中底细。而且二弟武艺超群,智勇兼备,曹操以官禄美女相诱,也难以收买其心,奈何他不得。他去,我是最放心了。这真是一条万全之策。放而刘备把头一点,表示赞同。又对云长说道:“二弟,愚兄过江赴会,赖及贤弟改份家将,有损虎威。”刘备想,一家堂堂皇封君侯,为了自己兄长的安危,不耻下贱,甘当侍从,我做兄长的如何过意得去?
    云长说:“大哥!君有难,臣保驾,乃是小弟的职责,理所当称。何顾及小弟微末之誉?”
    坐在中间的张飞听到大哥、二哥的这番对话,早已念动真心。心里想,同是桃园结义弟兄,偏你二哥有此深情?我等三人有难同当,有福同享,大哥去江东,二哥扮家将,我就袖手旁观?所以他立即对刘备说:“大哥,小弟也要改扮家将,与二位兄长共去江东。”
    刘备想,这倒很好。我家弟兄三人共在江东,更是太平无事。所以对云长说;“二弟,三弟要去江东,你看可好?”
    云长要紧对刘备说:“大哥,三弟黑脸环眼实难遮掩,去则有妨。”心想,我与十九个关西汉都是重枣红脸,他是一张黑脸,倘然混杂在一起,定要被江东人看出破绽。尤其是他的一对环眼,上下眼皮向外翻出,甚是可怕。再说,他的面貌凶恶,脾气急躁,见周瑜略有不到之地肯定忍耐不住,我如何把握得住他。那时,被他发怒起来,岂不被江东人笑话?万万不可将他带去。
    刘备想,既然如此,也不必多此一举了。让三弟在此镇守大营责任也不轻。不过想到云长一下骑马,二不带刀,总觉得不保险。因此又问:“二弟,尔龙刀不带,龙马不骑,若周瑜无礼,如之奈何?”
    现在已商定过江赴会,但这随身武器倒成问题了。云长对挂在腰间的一口刀看看,心想,这种刀是不经大敌的,用什么家伙呢?云长低头沉思起来。
    站在一旁的赵云,听得关将军的一番话,暗暗称一声:想得周到。现在见刘备弟兄俩谈到武器时,不禁用手摸一摸腰间的“青釭”宝剑、心想,自从得了此剑,皇叔与我配上了剑匣,至今人不离剑,剑不离人,还未开过杀戒,倒不如借于云长随主过江保驾,显一显这口宝剑的锋刃,也不湮没了这口宝剑的良材。想到这里,他把宝剑拿在手中,对着云长说:“君侯,可要末将‘青釭’一用?”
    云长听见赵云的问话,对他手上的宝剑一看,顿时眼前生光。心里想,好极了!倘得这柄家伙伴驾,何愁小人暗算。云长双手接过宝剑,看之再三,十分喜悦。说一声“谢子龙”。然后命家将统统丢刀换剑,自已就将这口宝  悬挂腰间。果然是:威风凛凛人之杰,寒光闪闪剑中王。
    这里一切准备停当。云长又命周仓来朝改扮水手,保护船只,唯恐周瑜埋伏兵将,要把船只偷盗。最后,云长吩咐张飞,待我等过江之后,带兵三千,十几条战船在后接应,见我等船上红旗挥动,说明事情紧急,速速前来接应;若见白旗飘荡,表明一切顺利,太平无事,你便缓缓而行。张飞遵命,按计而行。
    这里樊口山水、陆、粮三座大营全由赵云镇守。
    诸事议定,已是下半夜了。刘备想,孙乾回来曾说,周瑜在三江口等候消息,要我连夜送信告知。所以,刘备就命一个弟兄立即报知周瑜:来朝践约。小兵送信不提。
    再说,三江口的周瑜吃过晚饭,坐在大帐中等候刘备的消息。直到下半夜,方才得讯刘备来朝过江赴会。他心中暗暗高兴:孔明未斩,先杀刘备,真是莫大之功。
    周瑜立即布置将令:甘宁、吕蒙各带刀斧手五百,埋伏在临江殿左右长窗之后,掷杯为号,从窗后杀出,将刘备活活砍死;徐盛、丁奉改扮手下人,见刘备到达三江口,将其船只偷盗而去,然后回复都督。太史慈带兵三千守在江边,若有大将随从,一律阻挡入内。
    将令发付完毕,周瑜方才松了一口气,但心中还在想:刘备此来,必有大将护卫。他弟兄三人中,关、张实是本领高强,江东恐无人能与他敌。我这般一安排,料他们无用武之地。再将船只偷盗,纵然杀不成刘备,也叫他们插翅难飞。如果刘备被杀,我再命大将把这些随从一网打尽、斩草除根。这叫做:硬功杀刘备,软功围随从。
    不消多时,天已放明。周瑜咐手下在三江口扎下一座彩牌楼。彩牌楼上一副对联,上一联:有始有终除凶去暴;下一联;同心同力灭曹兴汉。横批上“临江会”三字五光十色、闪闪发光。牌楼旁笙箫悠扬,锣鼓喧天,吹吹打打,热闹非凡。长江边人山人海,旗天旗地,蒸蒸腾腾,喜悦异常。好一派欢欣鼓舞的景象!
    今朝是十月二十九,江面上风平浪静,红日冉冉升起。周瑜一早来到江边,全身披挂,雉尾双飘。见一切就绪,他命手下人打起瞟远镜,向对江眺望,等候刘备到来。
    再说,此时樊口山江边一只一号大船已经起锚开航。船头船艄足有四、五十个众手站立,中间周仓,他头戴阔边遮阴草帽,身上短袄,外罩一套蓝布短衫裤子,腰里束一条青布腰带,足上穿一双草鞋,俨然是一个船家打扮。船中藏好一对锤头,以防不测。舱中,刘备龙冠龙眼,端坐中央。后面,二十名家将左右站立,轻装扎束。船头上一面大旗猎猎作响,迎风飘扬,上书“大汉皇叔、宜成亭侯、左将军、豫州牧”中间一个“刘”字。大船扯起三道大帆,缓缓向对江进发。
    舱中,云长从家将班中走出来与刘备并肩坐定。他一再关照自己的兄长,到了三江口,你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你千万不能朝后东张西望。倘然一时不见我,也不须紧张。第二,周瑜若有坏心,见我们这班家将在旁,感觉不便,定会设法差开,或者叫我去吃饭,或者请我们去歇息。在这个时光,你大哥无论如何不能答应,只是说我们这班家将酒足饭饱,不用客气。这样,我们就能和你贴身站立。望大哥切记切记!
    刘备一面应承,一面在想:虽说我等要防患于未然,但未必周瑜果有此心。我与周瑜往日无仇今日无怨,何必要将我陷害?想你二弟熟读《春秋》,也有点书生气。岂可照书而断?所以,刘备对云长的话只是将信将疑。
    两人说说讲讲,不觉太阳已经当顶。云长只觉得耳边有隐隐约约的隆隆炮声,他顿时从座位上抬身,走到家将班中排好。心里想,耳闻炮声,说明三江离此不远,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幸得云长做事谨慎,不然机关可能泄漏。原来,三江口的周瑜从红日初升到太阳当顶,他一直在江边观望。现在他又连连呼唤手下:“来啊!观看刘备的船只可曾来否?”
    沿江站立的小兵从早晨到中午,一直用瞟远镜用望着江面,半天下来望眼欲穿,头颈发直,还是不见刘备到来。现在又被周瑜连声吆喝,大家举起瞟远镜向前面一看,清清楚楚,有一只一号大船向这里顺流而来。要紧跑到周瑜面前:“报大都督,刘备的船来了。请都督明察。”
    周瑜听说刘备已来,连忙又问:“可有保护的大将么?”
    小兵说:“没有。”
    原来,三国时代的水战中,要辨别对方有没有大将,有多少大将,只要看大船后面可有拖船。有一只拖船,就代表有一员大将,拖船越多,大将也越多。倘然大将都聚集在一只船上,那末只要看船上有多少旗。现在江东小兵既没有看见拖船,又未看到别的大旗,只有“刘”字旗在飘,故而可以肯定无大将保护。
    周瑜听得刘备无人护送过江,心里想道:“刘备啊,你竟胆大!到我这里来吃酒,叫你来则有路,去则无门。”他走到最前面举目向江面上一看,船已近了,只见一面大旗飘动,果真无一员大将!他双手撩着头上的一对雉尾,不禁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哼哼——”
    这时,江边炮声更响,吹打更急,三军们一片欢迎之声:“迎接皇叔啊!”“迎接刘皇叔啊!”“迎接——”。江边上欢声雷动。
    刘备的大船离三江口已近,水手便将大帆落下,让船顺水淌过来,准备停泊。现在水手见前面大概有二、三丈江滩,只能停船。船头上十几个水手七手八脚用竹篙抵住江滩,大船徐徐停稳。水手们回头对周仓看看,意思是:下来要抛锚、穿跳板,这要看你周将军的本领了。周仓走到船头,对甲板上坟墩大小的一只四爪铁锚看看,估计大锚足有五百余斤,三丈多长、酒杯口粗细的铁链盘在一旁,至少二百斤,整个锚、链要有七百多斤重。周仓此来,深知保船的重要,故而他想:万一周瑜命人来劫大船,我肩上的份量不轻。不妨让我先来显露一点本领给周瑜手下的大将看看,叫他们明白,要想盗船,先要盗人,我周仓也不是好惹的,看我怎样将大铁锚送上江岸!想到这里,周仓双手抓住铁锚脚,两臂一运功,顿时力涨千斤,口中高吼一声:“也—一”双手提起铁锚,高高举起。
    三江口的兵将见到这水手有如此大的膂力,惊叹不止,齐声喝彩:“好啊!大力士好啊!好——”
    好多东吴名将见此壮举,暗暗叫绝,自叹不如。有些大将见周仓举起大锚,不以为然。他们想,这又有什么了不起!船上人只有死力气,看你怎样放到岸上来。
    周仓听到岸上叫好,精神倍增。只见他两足一蹬,纵身一跳,大吼一声:“宛嘿——”身体腾空,举了铁锚,拖了铁链直蹿地蹿上了岸滩。顷刻间,江岸上的喝彩声此起彼落,响彻云霄。只见周仓双脚着地,两手一放,铁锚落地。一声巨响,震耳欲聋。锚爪深深扎入泥土之中。船上的水手忙将铁链盘紧,好似一条铁索长桥横跨江面,然后船上一平排放下三块跳板,穿到岸上。此时,周仓把一只脚搁在铁锚之上,双手抓着脸上的田螺须髯,弹出一对电光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大铁锚。心里想,要是无人来盗船,那末大家不伤和气,客来客去,我就扮水手而来,又扮水手而去。倘然有人敢盗船,必先起锚。要起锚,必先动我人,叫他们尝尝我周仓的两柄大锤的滋味。
    站在三江口的吴兵,见这个水手有如此大的本领,都感到惊奇不已,一个个把周仓和大锚团团围住,指手划脚,七嘴八舌。有的说:“这人是黑睑张飞。他在长坂桥一声吼叫,拒水断桥,喝退曹兵百万。今日他大声吼叫,力涨千斤,将这大铁锚轻轻举起,必定是他了。”还有的说:“张飞是马将,万万不会甘做水手。他乃是一个鲁莽的匹夫罢了。”众人议论纷纷,自然是众说纷纭。周仓听了一声不响,由他们去胡思乱想。
    这时,周瑜带领众将,都集中了目光,看着大船,等候刘备出舱下船。
    坐在舱中的刘备,听到外面连续不断的喧哗声,不知发生了什么大事情,忙吩咐出舱。手下连声高喊:“皇叔出舱!”“皇叔出舱哉!”
    周瑜听得叫刘备出舱,要紧迎接上前,进入临江殿。
    未知刘备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