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孔明装神降二将 赵云受命带千骑-卷十 孔明进川-评书三国-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评书三国 > 卷十 孔明进川
第十六回 孔明装神降二将 赵云受命带千骑
第十六回 孔明装神降二将 赵云受命带千骑
    孔明扎下营寨,立即升坐大帐。点卯毕,问两旁:“帐上众位,今日已是小除夕之期,然一江相阻,周群、邢环二将固守大营,难以突破。众位可有妙计过江?”问到两旁,眨眼看的多,扪心问的少,面面相觑,一无办法。邓铜最放心,因为他知道,在这个帐上,要是孔明也没有计策可施,那就不会有办法了。即使有办法,也轮不着问到他的头上。所以,非但不动脑筋,而且还在出坏点子给人家上当。他想,杨宏是个戆大,我一骗他就上当。就说道,黑脸杨宏,你有没有办法可想点出来?杨宏想,我的脑子和你差不多,我怎么想得出办法呢?就摇了摇头。邓铜又说,黑脸,军师用兵如神,羽扇一招,百万大军化为齑粉。此番过江,军师不用一将也能取胜,信否?杨宏初到军中,不知邓铜此言虚实,便说不信。邓铜说,军师早已胸有成竹,你可以一问。杨宏不相信孔明这样神,又不知道这是邓铜设下的圈套,就从一旁闪出,到孔明面前说道:“军师,沙场向以将士为先。如今大江阻隔,军师可否不用一将而过大江?”孔明早就看见邓铜在嬉皮笑脸地和杨宏说话,但不知他在说些什么,现在杨宏这么一讲,孔明知道杨宏中了邓铜的计,便淡淡一笑道:“帐上众位,今晚饱餐之后各归营头安歇,若有风吹草动切莫妄动,来朝大队渡江!”西川降将听到这番话大感疑惑:晚上叫我们不得妄动,明天反而还能过江,这不是军师已有妙策了吗?众人虽然不解其意,但也不敢多问,都按著孔明的吩咐,备归营头。初更时分,营前的巡哨见江面上有一样东西在漂浮,好象是一座宝塔,四周有灯,没有塔顶,隐约看到是个人的模样站在那里。巡哨单就听说涪江时有江神出现,心里有点害怕,不敢靠近细看,恐怕江神发怒。赶快回进大营,向众将描绘了一下江上的情形。众将都分散在各个营头里还没有入睡,听得这个奇怪的消息,都不大相信,想出营看看,又怕违了军师的命令。不出去者,又放心不下。众文武先君赶到大帐来见军师。可军师不在,大家都往高处走去,登高向江面上一着,果然和巡哨报来的一模一样。有人说,宰师说今晚有事,那必定是有的,不叫我们出营,谅必这事情与我们无关,我们还是各自回营吧。有的说,既然江面上发生了这件事情,不管有关无关,我们作为大将的,就应该看个究竟,别让周群和邢环钻了我们的空子。马谡在旁冷冷笑道,你们都不知道军师的脾气,他叫我们不能妄动,那一定是去干大事了,这会儿内帐中肯定没有人,不信你们可以去看看。大家都知道马谡在夔关夜闯乱石阵的事情,一听此言,都觉得十分有理。邓铜最起劲,自告奋勇地对大家说:“众位大夫、将军,邓铜前往内帐禀报军师,尔等在大帐等候便了。”有人劝邓铜不必去惊动军师了,反正宰师叫我们不得妄动,我们不可违令。也有人说这是军情大事,尽管我们违令,也应该以大局为重,还是去禀告一声的好。邓铜转身就往内帐而去。到帐外一看,两扇帐门关着,一盏帐灯悬在门上,灯下挂着一块虎头牌,上面写着“内帐重地,闲人莫入”。邓铜只当没看见,只管走上前去。两旁走出两个军士,伸手挡住。邓钢不加理睬,分开两人,一边上前敲门,一边呼道:“军师啊,非是我邓铜不遵将令,故闯禁地,实在是江上有一宝塔,此等军情大事不敢不报,特请军师当面示下!”说着,并不闻回音,就推开了门,里面漆黑一片。邓铜到了里面又说道:“军师,邓铜有事禀告。”话未说完,只觉脚下踩着了一根绳索,绳索一动,从里面滑出一个庞然大物,借着帐外的灯光一看,却是一个木头人张着两手到了面前。暗想,不知军师又要和我开什么玩笑了,用这个木头人来吓我,想把我赶出内帐。也好,我就和你这个木头人来玩玩!正要用手去推,心想,慢着。这木头人比我高出一头,身体肯定密布机关。一碰它,我又要挨打了。想必头上没有什么机关吧!邓铜起右手在木头人的额角上打了一个暴栗,嘴里又骂道:“你这不是人的家伙,竟敢阻挡本将军,叫你尝尝我的厉害!”邓铜自作聪明,偏偏木头人身上并没有机关,而在额角上设下机关,一下子打去,木头人的左手一伸,对着邓铜的脸上就啪地打了一下。邓铜哪里还敢站在里面,拔脚就逃了出去。心想,我邓铜老是挨耳刮子,幸得自己躲得快,不然打掉了牙齿还只能往肚子里咽!一口气奔回大帐,只觉得脸上热辣辣地疼胀。杨宏见邓铜回来了,就问道:“邓将军,军师可在内帐?”邓铜想,我挨了打没地方出气,那就叫你也去试试。便笑着说:“杨宏啊,军师非但在,面且还在独自饮酒呢。见邓铜进帐,还让我陪他几杯。这酒真好,甜滋滋,香喷喷,我还是第一次吃到。你看,邓铜吃了几棒,就脸上发烧下。怕误了军事,就告辞回来了。”杨宏见邓铜的面颊上果然红彤彤,只当他贪饮了几杯。心想,他倒很会乐惠嘛,叫我们吃了晚饭睡觉,他倒独自饮酒。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也去尝尝!再说,邓铜去了有吃,我就没这个份?问道:“邓将军可曾禀告军情?”邓铜佯作惊状道:“啊呀,饮了几口酒,把大事忘了。让我再去跑一趟。”“邓将军,不必了,让杨宏去一遭吧!”说着转身出了大帐。杨宏被邓铜说得心醉神迷,只道内帐中真的有美酒佳酿等着自己,脚下生气,一溜烟到了内帐前。见帐门虚掩不辨真伪就跨了进去,黑暗中看到面前站着一个高大的木头人,心想,你也会仗倚欺人,邓铜可以进去,我怎么就要挡在外面?不分青红皂白,朝木头人的右额上打了一下,大骂道:“不知好歹的奴才,杨将军怕你不成!”话未完,右面结结实实挨了一下。杨宏捂着脸逃回了大帐,知道上了阿戆的当,抓住邓铜说:“你这家伙换了耳光还说吃老酒,看我不打你混蛋!”举手要打。大家这才明白邓铜在寻他的开心,忙劝开了。问道:你们都见到军师了么?两个人摇摇头。向宠说,我们不要在这里观望了,早点回去休息,明天还要过江赶路呢!大家齐声称善,只有两个阿戆,挨了耳光不肯收场,都在想,既然军师和我们打趣,那非得把事情弄个明白不可!两人—嘀咕:有了,我们马上击鼓。要是军师在内帐,听到鼓声一定会出来:两个人一个击鼓,一个到帐外点炮。众文武刚刚出了大帐不远,听得鼓声炮声齐鸣,料定这是两个阿戆不甘心,只得重新踅回大帐,分班站立,等候军师出帐。但也担心孔明上帐必定要责怪。孔明一生两次装神弄鬼。今天是第一次,以后出祁山,抢魏将司马懿的熟麦是第二次。孔明知道这些大将中有不少鲁莽的大将不肯相信,尤其是巡哨发觉了江中的怪事,必定要到内帐来禀报。有资格的大将到内帐前见了虎头牌就不会闯了,只有邓铜和杨宏武艺高,脾气大,敢闯内帐。所以在内帐口安装一个木头人,驱赶进帐的人。又关照两个小僮,万一有人起鼓鸣炮,就将另一个预先穿戴好衣冠的诸葛像推上大帐去应付一下。现在,果然有人击鼓,两小僮在内帐把诸葛像扶直,按动了行走机钮,一齐走了出去。一路上小童大声呼道:“军师出帐!”半夜三更击鼓升帐,意味着发生了重大的军机大事,现在只是因为两个阿戆赌气,并无什么军情,所以众文武都很惊慌,唯恐孔明怔罪。都在想,如今军师出帐,说明他一直在内帐。现在正是夜半时分,军师已入睡,我们把他叫出来,这不是寻他的开心么?孔明走路一向三眼一板,这个木头人的步履也是慢吞吞,若不经心,文武看了孔明出来的步志,用不着再看面孔,就认为是孔明了,因此吓得文武都沉下了头,不敢正视。连坐在一旁的向宠也心头乱跳不停。他想,军师一向很看重我,今天这件事可就难变代了。被他说来,杨宏、邓铜呆头呆脑还情有可原,你是个有头脑的大将,怎么也跟着他们胡闹!因此向宠身体向外侧坐,低头不语。小僮跟着木像走到虎案旁,一个为木像撩衣,呼着“军师请坐!”一个乘机在木侏后腰上转动了一个机关,木像就坐了下来。再按动背上的机关,木缘竟然摇起羽扇来。看惯了的人,往往不加注意。毕竟是一军的主帅,谁还敢正视他。这木像的一举一动都和孔明平时的举止十分相似,谁能想到会是个木头人呢?帐上的人都诚惶诚恐,低头想道:军师正是好睡的时候,我们把他从梦中惊醒,这是万万不应该的。敞而帐上一片寂静。暂且搁下。再说孔明吃过晚饭以后,盼咐小僮几桩要做的事,就悄悄地带着一百个心腹出了侧营,登四轮车,手下推动。后面还跟着一辆大车,直往江边而击。到江边,下四轮车,命手下把大车上的木箱打开,搬出四块五尺来宽、长,二尺来厚的大木块,中间都有榫头,拼装成二丈见方的大平台,再搬出五层大小不等的宝塔,一层一层地搭在木台上,中间放一张小梯。这宝塔并没有顶,孔明除去头上的纶巾,散乱着发髻,手仗宝剑从底层钻了进击,上小梯至顶端,露出半个身子。再从木箱中取出二十个袋子,这袋子是用上好的丝线编结而成,里面是一层油布,密不透风,更不漏水,既坚韧柔滑,又不渗水。上面是一个袋口,二十个水军钻进口袋,把袋口的索子一抽,就象一个大气球,鼓鼓囊囊。一刀一枪是无法打沉的。诸事完毕,岸上的汉军抬着大平台和宝塔藏入江中,二十个弟兄下了水,措着木平台向江心踢蹬两腿,推向前去。岸上的弟兄收拾了羽扇和四轮车,还有大车木箱,隐蔽在一片树林中,等候孔明回来。宝塔平台到了江心停下。此时满天星斗,孔明点燃了塔角上的灯,命二十个水军分左右扶住平台。半夜三更,江心里忽然来了一座灯光摇曳,面目不清的宝塔,对江营头上的川军无不惊骇,忙去报知周群和邢环。周、邢二将引领一队水军,登舟划到江面。见塔顶上有一个人,披头散发,手执宝剑,不知是什么人,不敢贸然上前。二十只诸葛袋中的汉军见川军停了船,踢蹬着两腿从两边飘浮到小船后面,撞着船舷。周、邢二人见水中又忽然冒出无数黑乌乌、圆溜溜、不见头也不见尾的怪物,更为心疑,抽出钢刀,向水中乱劈乱砍。但钢刀一触到诸葛袋,就只听得一声“咕”,袋子就沉了下去,一会儿又冒了出来,仍然撞着小船周、邢二人知道这东西有来头,不敢再劈了,由它们撞着向宝塔浮去。约离平台二十步水面,诸葛袋就不撞了,回到了平台两旁,小船也停下了。周、邢二人定睛看去,塔顶上的人露出半个身子,双目黑白分明,三绺清须,脸如冠玉,手仗一柄明晃晃的宝剑,看起来人不象人,神不象神。虽然从来见过江神,但时有听闻,今日遇上,不知底细,心中十分惧怕。便拱手道:“塔上何方来人,小将周群拜见!”“邢环有礼!”孔明见他们这种神态,已有几分把握,开言道:“周、邢二将,本神乃涪江水神,奉天帝之诏,降临营前,晓喻各将:汉业复兴,刘备顺应天意民心,诸葛下川,替天行道。西蜀天数已尽,蜀将尚有前程,理应归降汉室。若是违背神言,震怒天庭,即日兴涨江水百丈,淹没营寨,本神特来指点。”二将只道真的是神灵降临,立即弃了手牢钢刀,双双跪下唯首道:“神灵之言,小将不敢违抗,当即立誓归汉!”孔明知道这种假老戏不能太长,否则要戳穿的。便说:“二将速速回营归降!”周群和邢环立即命弟兄返舟而去,到江边回头一看,江面上一片漆黑,神塔不知所向。上岸进营,传命归降。孔明见二将离去,命二十个军士推着平台回去,把塔上的灯火全都吹熄,到了江边上岸。树林中的弟兄推着大车和四轮车到岸边,捞起平台,一样一样拆下来,抹干放入木箱。二十个小兵也从袋中钻了出来。孔明理顺发髻,藏上纶巾,手执羽扇,见天色将晚,命二十个手下将大车和所有用具全都放到后营去,也不回营,就在树林中等候周群、邢环来降。周、邢二将回到营中,立即号令军士把川旗拔光,插满降旗,驾了无数船只往对岸而去。到江边,弃舟登陆。树林中蹿出—彪汉军,喝道:“来者何许样人?”“周群。”“邢环。”“莫非前来挑战?”周群忙说:“弟兄们,本将特来归降。”邢环道:“费心通禀军师,小将求见。”“二位将军,本军师在此等侯。”密林中转出一辆四轮车。二将一看,此人头戴纶巾,身穿鹤氅,神态丰姿,飘逸似神,料道就是大汉军师,齐到车前跪下道:“小将周群愿降!”“末将邢环投拜军师足下!”“二位将军缘何来降?”二人道“军师,昨晚江上水神显灵,命我等归降军师,复兴汉业。小将等不敢违拗天意,特来归顺,请军师收留!何劳军师远迎?”“亮夜得一兆,知二位将军今早定然来降,特地到此迎接。”周、邢二人想,本来我们也想不通,你是大汉的军师,怎么知道我们会来归降,却又一早在此等候,原来神是不但指点了我们,还告知了孔明,看来神道是有灵的。不过,孔明的声音怎么这样耳熟?孔明请他们起身,带了他们一起回营。到大帐下车,同入帐内。见满帐文武都象中闻的木头人一样,一动不动。不觉笑出了声:“嘿……”这班文武在帐上站了半夜,个个头昏脑胀,两眼不住合起,可又不敢睡着,只是朦朦胧胧。忽听得一声笑,大家只以为上边的在笑,心想,军师啊,不要折磨我们了,都是邓铜、杨宏不好,半夜三更击什么鼓呢,害得我们陪着他们受累。抬头见孔明似声轻摇羽扇,面无笑意。向宠偷偷地眄了一眼,看到了上面有“诸葛像”三个字,这才恍然大悟。心想:同木头人坐了半夜也没察觉出来,我们真的象个木头人了!那这笑声从何面来的呢?举目对帐口一看,方才清清楚楚看到了在微笑着走来的孔明,身旁还有二位大将。众人也都明白了。齐声唤道:“军师在上,我等拜见!”孔明命小僮撤走木头人,居中坐定。“众位将军,亮已取了涪江大营。”一个炸雷似的消息,震得满帐人都张嘴结舌,好象根本不可能。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孔明。孔明指着周、刑二将,对大家说:“这二位将军是谁?”西川降将都认识的,“哦,周将军!邢将军!”周群说:“昨晚江中神灵指点,我等已归降汉室,请众位多多包涵!”“不必过谦。皆听军师号令!”孔明禁不住又笑了:“嘿……”众人问:“军师缘何发笑?”“二位将军,昨晚江中水神便是本军师也!哈……”周、刑二人这才彻底明白过来。心想,虽然是中了他的计,但这种奇妙之计竟是这样出人意外,我们怎么敌得过他?!便又行礼道:“军师神算无人可敌,小将等倾心归顺!”孔明便请他们归班站立,并在点卯簿上添了两个人的名字。点卯毕,拔令在手:“子龙听令!”赵云雄赳赳从旁闪出:“将将在!”“将令一支,引领三千轻骑,从速渡江,限尔日中时分赶至涪关,不得误期!”“遵命!”今天已是大除夕了,刘备望眼欲穿,孔明心急如焚,无论如何要早到。过了江还要赶八十里路,所以一定要命最得力的心腹大将带领骑兵火速赶去会合刘备,好让刘备放下悬念之心。这种心情,别的大将是难以体会到的,只有刘备的四弟赵云才有这种切肤之感。赵云接令退出,飞马到江边,渡江而去。孔明立即传令起营拔寨,尽数渡江,往涪江营寨进发;大队重整旗鼓,浩浩荡荡向涪关而去。正是:车马掠地如归箭,旌旆蔽天似迅雷。欲知诸葛亮和刘备怎样会师,张飞水路上怎样进川,且看下册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