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就漫谈集句-第七卷-冰心全集-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作品集 > 冰心全集 > 第七卷
急就漫谈集句
在五四运动以前,作为大学理预科的一个学生,我是专心致志地攻读数、理、化的功课的。但是我的好动的心情,常常使我的读书生活,钻出了理科的藩篱。我的小舅舅杨子玉先生给我买的清人诗词中有我偏爱的几本,如《龚定庵诗词集》、黄仲则的《两当轩集》和纳兰性德的《饮水》《侧帽》集;我尤其爱读龚定庵的诗词,他的七绝诗最多,光是“己亥杂诗”,就有三百多首,读的熟了多了,就能集成许多对联和七绝诗。这对于一个日夜翻读枯燥的理科课本的学生,是个绝好的换换脑筋的文字游戏。虽然诗中回肠荡气的词句,我当时并没有切身体会,但是连起来读,不但语气通顺,也还押韵合辙,有的句子,我认为就是天造地设的对联,如:
    更何方法遣今生
    又如:
    才人老去例逃禅
    后来又看到他的许多句子,像是百十块五彩斑斓的积木,随手拈来,都能盖成七宝玲珑的楼阁。如:其奈尊前百感何吟到恩仇心事涌侧身天地我蹉跎光影犹存急网罗江湖侠骨恐无多夕阳忽下中原去红豆年年逐逝波
    也有不颓丧的,如:大宙南东久寂寥且莫空山听雨去四厢花影怒于潮
    还有带些香奁意味的,如:红似相思绿似愁今日不挥闲涕泪一生孤注掷温柔还有一首是这样的,天将何福予峨眉他年金匮如搜采坐我三熏三沐之
    如果能把“我”字换成“汝”字,我就可以把这一首“集龚”赠给任一个我所欣佩的南方女作家,可惜原文是个“我”字,只好“束之高阁”了。
    要写的文字,又不知从何处写起。半夜醒来,却猛忆起少年时代的“集龚”,只记得这几首了,写出以博老读者一笑!一九八五年十月三十一日清晨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