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中学生优秀作文选》序-第八卷-冰心全集-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作品集 > 冰心全集 > 第八卷
《中国高中学生优秀作文选》序
中国青年出版社《小说》编辑送来了几十份《中国高中学生优秀作文选》要我作序,还附来一本有萧乾同志作序的《美国中学生优秀作文选》来供我参考。
    这几十篇中国学生的优秀作文,后面都已有名人作家的评语,讲的都很透彻精辟,我就不必多赘了。先是参看了美国中学生的作文,我感到在中美两国中学生之间,因为文化传统,风俗习惯,以及教育的、政治的……种种的不同,他们对事物,人情等等的看法也因之而异。我近来的精力和时间仿佛越来越少了,我本想在匆匆地看过几十篇作文之后,挑较为突出的,来提一下。
    比如说写游记,这是老师常出的题目,也是学生爱写的文学。池艾君的《南山寺散记》就可算是一篇佳作。而陈丽璧的《荷兰行》就另具一格,她于荷兰花木的欣赏,那是在我意中的,但往下看去,她在繁华街市之中,注意到了“嬉皮士”,在人际关系之中,她又看到了“就是父母子女间也没有很深的感情”却“把狗当做‘特权阶层’来供养”,这一点我有过经历,深有同感。当然她也不忘在篇末提到两国人民的交谊,这是我们应当努力的人民外交。
    谈到人际关系,赵慧敏和王晓玲都在《我想把春天留住》的题目下,写了她们对于病残朋友的深情。黄朝辉的《被幽灵吞噬的人》写她的同学小梅子因为家里听信算命先生的话,说她母亲的病是她克的,因此她必须嫁给一个有残疾的人,她母亲的病才能痊愈。结果她却和母亲先后死了,是封建迷信“吞噬”了她。作者在篇末为千百个小梅子喊出一声“救救孩子”!
    尹明的《他这样地走了》这是一出“人伦之变”!“他”是一个“有无限的忍耐力”,要强的大学生,在后母的歧视之下,备受父亲的打骂,虽然“他”拚命地干家务,考上了大学,在每月的费用中还节省下钱来养家,而他自己却病了,死了!
    “同学们哭了,老师哭了,楼里的人都哭了”,而“他”的父母却把“他”的尸体捐献了,“于是他父母的大名在《人民日报》上占了一角位置,受到了表扬”。结尾写得很辛辣!
    孙梅的《母爱呵,你该失去吗?》讲的是一个“家庭分离”的故事。“我,一个普通的中学生,多想对世上的父母说一声:‘愿你们和睦,愿每一个家庭美满幸福,愿永恒的母爱、温暖孩子们的心!’”结尾这几句话说得多好,为着许许多多不幸的儿童,我也愿对现在的有些父母们,说“愿你们和睦”!
    张彤的《当金玲子泛黄时》也是一篇描写父母离异的小说。金玲子是象征亲子之爱的甘甜的果实,珊珊看见过“爸爸搂着妈妈的肩笑”,后来爸爸竟然走了,“卡车载走了家里一半的家具”!后来妈妈死了,爸爸竟然也来了“也还有几滴眼泪,并且带来了几个金玲子,但那都是塑料的,假的”!珊珊摘下一个“真”的金玲子,“含进一粒火红的果实甜甜的。
    过后,淡了,淡了,渐渐泛苦,尔后涩味爬上了舌尖”。作者写得隐晦而凄苦,我为这个失母女孩子悲哀!
    谢凌云的《书亭边》写一个考试不及格的姑娘,正在绝望苦恼之中,得到了一个病休在家的女大学生小玫的帮助,在夏天的闷热中,小玫以“她清晰的解题思路,像一把小巧的钥匙,慢慢启开了我思维王国的大门”。但小玫却在她“得了满分的数学测验卷”之前,“不在”了。这也是“人际关系”
    的好典型。小玫知道自己得了白血病,却仍对妈妈说:“妈,我现在必须抓紧时间,尽力给小云补课,帮助她鼓起生命的风帆。”使小云明白一个“弱者不应是我们八十年代的中国青年。我要奋起,我要……”她不再感到“精疲力尽”了,这是多强的兴奋剂呵!
    徐芙蓉的《假如我当妈妈》看了使我微笑。我有当妈妈的经验,我知道其中的甘苦。把孩子放在黑暗屋子睡觉,哭了,不理;走远路不背她抱她……等等,都是为了“要让她做一个坚强、勇敢的人。”等到孩子长大成人了,对他们的德、智、体、美的教育,更是要“以身作则”,还一定要做到“我们是母子,但也是朋友”。能够做到使子女对你无话不谈的时候,你这当妈妈的,就算尽到了责任!我希望还没有当妈妈的人们,都读读这篇《假如我当妈妈》!
    杨文冰的《夏天里的第一场雨》是写师生关系的。成绩差一些的学生往往很敏感,觉得老师对成绩好的同学特别照顾和关心。这使得他们产生一种自卑和“被人冷落的孤独感”,而雨中的“她”看见了老师把伞给了同学而头上只“蒙着一张塑料薄膜,右手中指上印着鲜红的墨水印”,她却心里一热,把手中的伞递给了老师。这孩子是自觉地克服自己的“小心眼”。我认为做老师的也应该自觉地常常特别关心和诱导成绩差一些的同学。
    褚文英的《私塾先生》讲的是他爷爷,被自己的子孙认为“没有真学问”“是骗人的”,他自己却很顽固而且拒受新事物,如不肯让孩子上学堂和戴花镜看书等等,但是最后还是被事实说服了。篇末的“这必然是一个不小的痛苦,然而,这不正是时代赋予每个人的必然吗?”是画龙点睛的句子。
    西早的《驼背的父亲》看了使我的眼睛湿润了!那么一个高小水平,而却当了二十六年的教师,做了十八年校长的老者,是那样地热爱孩子,把儿子辛苦担来的柴,给邻居几个孩子做陀螺。这使他的“稍有学识的中学生”的儿子恨他,瞧不起他,虽然他多次出席了县、地先进代表会。他是民办教师,要转正,可就在转正的通知来到的那一天,他却因为修补学校的屋顶,摔下来死了。他的大哥和二哥把他放进棺材里的时候,用力把他压到了棺底,压断了他的脊骨和身体,使驼了一辈子的背的他,终于挺直了。一直和他说不到一起,又瞧不起他的儿子,这时才“大声悲哭起来”留给做儿子的是“深深的忏悔和永远不可平复的痛苦”。我痛快地感到这儿子的痛苦是该受的!
    李晶的《猎猎》和李棣的《阿黄》都是写狗的,这和美国中学生特里·克拉克写的《我的狗》有很大的不同。特里注意描写的是他的狗的毛色、身材、动作、习惯,对于它受伤时的医治,对于它失伴时的同情,而我们中国的学生写得更多的是狗和主人之间的情感和它为主人们做了什么。比如猎猎拿脑袋去顶因为要抱它而站不起来的弟弟;给爷爷的客人叼烟袋和火柴;每天晚上送妈妈去上课;咬着小主人的裤角,拖着他去救一个在荒地上躺着的病妇;可惜的是它被一个卖狗肉的秃老头看上了,而终于不见了。阿黄是只会保护母鸡,使得黄鼠狼不敢来偷鸡,使得母亲能“每隔三日五日的”能以卖些鸡蛋给家里“换回油盐之类的小东西”,或给作者“买几支铅笔或几个本子”。阿黄的死,是因为县上有一个干部到他们村里蹲点,派饭到了作者的家,他母亲“东家借一瓢面,西家讨一勺儿油,还宰了一只大公鸡”,不料已拔光了毛的鸡,却被一只狗叼走了,他母亲却误信人言,以为是阿黄偷的,把它打得“奄奄一息”。但“阿黄不叫也不跑,老老实实地伏在地上”,当天夜里“鸡窝里传来了鸡的惨叫”,“十五只大母鸡被黄鼠狼咬死了”。第四天阿黄蹲在门口,又摇尾,又伸舌,母亲含泪端出一只煮好的鸡,给阿黄吃,阿黄却不张嘴,“把头歪向了一边”,“母亲泣不成声”,“阿黄终于吃一口,仅仅一口”“这天夜里,阿黄死了”。抄到这里我落下了眼泪,我一直喜爱忠实而友好的小动物!我不明白,为了一个县里下来蹲点的干部,为什么必需:借面,讨油,杀鸡备饭?蹲点干部为什么不能和人民同吃粗茶淡饭?阿黄死得太冤枉了!
    方洁的《我和书》是篇很好的作品,最后她总结了“自己的知识还很贫乏……所以我还要努力地去读书,读书,再读书”!但我注意的不是这些,而是在她出生不久,父母让她“抓周”,她没有去抓点心或玩具,却抓了“一套精美的《看图识字》”,这“抓周”是中国独有风俗,在孩子出生周岁的时候,在他面前放上一盘刀、尺、笔、书之类,来“预测一下”孩子的将来。这虽是一种迷信,却也是一种笑话。古人传记里和小说上往往有这种记载,《红楼梦》里的贾宝玉不是就抓些脂粉来玩吗?
    霍德馨的《秋日的芦苇荡》和傅辉《城里有这一条小巷》都是回忆童年和故乡之作,芦苇荡的作者想到的乡村,村外的河,河里的水鸟,和捉鸟的全叔,和怎样吃水鸟的蛋。傅辉讲的是回忆童年居住过的一条小巷里的赵家奶奶、黄爷爷、王叔叔、李家姐姐、宋家哥哥、张家阿姨、小朋友小翔。这叙述里,人物多于风景。十几年后他再回来,一切都变了,老的死了,青年有的就业了,有的成名了,有的结婚了,有的脾气和爱好也变了,“人情味浓得化不开的小巷”,如今也有了电视机、电风扇、洗衣机、电冰箱。“马路被拓宽了”,“大厦如林”,“城市换下了砖红色的外衣……”但是作者并没有慨叹,他是跟着时代走的。“小巷,我爱你,但我更希望你成为历史,更希望在你的原地上立起一座摩天大厦”。我想这是八十年代的青年共同愿望吧。
    杨波的《那年我九岁》这恐怕是美国中学生所不能理解的社会和政治背景!一个九岁的孩子,要强,好学,应该得到三好学生的奖状,虽然期末“以一致通过的票数,被选为三好学生”,终于因为他外祖父的政治问题,只得了一张和别人不同的、用墨笔写的而不是印的奖状,是老师们特为这个要强的孩子创造的!他说:“要不是后来粉碎了‘四人帮’,除去了唯成份论的观点,我还进不了重点中学,还没有机会坐在这里参加作文竞赛呢?”对“十年浩劫”记忆犹新的人,说“那发生在我九岁那年的事,我永远忘不了”的人,绝不止本文作者一个!
    华东的《信》也会是美国中学生所不能理解的。一个女学生得到男同学的一封询问一位老师名字的信,她竟然先不敢打开,又想应该交给班主任,又想退给那个男同学。是什么缘故使她这样恐慌呢?旧中国不是讲“男女大防”吗?“男女授受不亲”吗?班主任不是说过“高中了,男女生都应该自重一些”吗?把信交给了班主任,她不成了“新闻人物”了吗?她“陷入了沉思”,不写回信了,“轻轻地放下了手中的笔”。这篇写得很传神,但是我觉得八十年代了,男女同学通信,还有这些顾忌吗?
    高玲的《从挂帘子、安窗纱想起的》作者从挂帘子、安窗纱联想到目前的对外开放政策。从小事想到大道理,一种政策,必然有“利”“弊”两方面,执行者要好好掌握,“使我国的两个文明建设迅速地、健康地向前发展”。作者是个当编辑写评论的材料,我认为!
    陈志刚的《小谈“文凭热”》这篇文章可供一些单位选拔人材的领导们的参考。“对于文凭,有的热得发狂……甚至失去理智”“宁愿三年不上班(停薪留职)也要一张护身符——大学文凭”。一个学生到了“吃文凭”的地步,的确像作者所说的“荒唐”!作者“无意全盘否定文凭热”,但要用“能力热”来取代,我认为是有道理的。
    肖东的《我是青年》是值得现在的青年们去用心阅读的!
    现在的青年的确有这两种,一种是老老实实,规规矩矩,要努力冲过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几个考试难关,然后捧起一只铁饭碗,做一个平凡的公务员。一种是趋向另一个极端,据说有许多被称为“衙内”的,整天在他们的大院里吃吃喝喝,听歌跳舞,反正他们不愁将来没有吃饭的地方。难得的是像作者所称道“像当年的鲁迅、周恩来寻求‘救国之道’一样”去创造、去开拓,“那怕我们追求的理想在我们这一代完不成,我们也愿为后代作铺路石,我们的生命永远年轻,我永远是青年。”这是一篇正面说理的好文章。
    黄素美的《有情世界》讲的是家人骨肉间的爱,以及引用“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的俗语,仿佛有一些“置身于庞大复杂的”台湾的“社会”里的一种畏怯的表示。“给别人爱,别人才会对你产生情”,这话很天真,也有道理。
    我没有想到我竟然把这篇序写得这么长。因为在我阅读这些文章的时候,我的心情,忽然回到半个多世纪以前,我教大学一年级国文的时代。我对每一个“学生”,都有一种很深的情感,我不知不觉地看得很细,也批得很多。这篇序拿起笔来一直写下去,没有起稿,希望得到编辑的谅解!1987年5月25日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