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儿姑娘-小说-中国现代文学百家-冰心卷-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冬儿姑娘
“是呵,谢谢您,我喜,您也喜,大家同喜!太太,您比在北海养病, 我陪着您的时候,气色好多了,脸上也显着丰满!日子过的多么快,一转眼 又是一年了。提起我们的冬儿,可是有了主儿了,我们的姑爷在清华园当茶 役,这年下就要娶。姑爷岁数也不大,家里也没有什么人。可是您说的‘大 喜’,我也不为自己享福,看着她有了归着,心里就踏实了,也不枉我吃了 十五年的苦。
    “说起来真像故事上的话,您知道那年庆王爷出殡,……那是哪一 年?……我们冬儿她爸爸在海淀大街上看热闹,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就丢了。 那天我们两个人倒是拌过嘴,我还当是他赌气进城去了呢,也没找他。过了 一天,两天,三天,还不来,我才慌了,满处价问,满处价打听,也没个影 儿。也求过神,问过卜,后来一个算命的,算出说他是往西南方去了,有个 女人绊住他,也许过了年会回来的。我稍微放点心,我想,他又不是小孩子, 又是本地人,哪能说丢就丢了呢,没想到……如今已是十五年了!
    “那时候我们的冬儿才四岁。她是‘立冬’那天生的,我们就这么一个 孩子。她爸爸本来在内务府当差,什么杂事都能做,糊个棚呀干点什么的, 也都有碗饭吃。自从前清一没有了,我们就没了落儿了。我们十几年的夫妻, 没红过脸,到了那时实在穷了,才有时急得彼此抱怨几句,谁知道这就把他 逼走了呢?
    “我抱着冬儿哭了三整夜,我哥哥就来了,说:‘你跟我回去,我养活 着你。’太太,您知道,我哥哥家那些个孩子,再加上我,还带着冬儿,我 嫂子嘴里不说,心里还能喜欢么?我说:‘不用了,说不定你妹夫他什么时 候也许就回来,冬儿也不小了,我自己想想法子看。’我把他回走了。以后 您猜怎么着,您知道圆明园里那些大柱子,台阶儿的大汉白玉,那时都有米 铺里雇人来把它砸碎了,掺在米里,好添分量,多卖钱。我那时就天天坐在 那漫荒野地里砸石头。一边砸着石头,一边流眼泪。冬天的风一吹,眼泪都 冻在脸上了。回家去,冬儿自己爬在炕上玩,有时从炕上掉了下来,就躺在 地下哭。看见我,她哭,我也哭,我那时哪一天不是眼泪拌着饭吃的!
    “去年北海不是在‘霜降’那天下的雪么?我们冬儿给我送棉袄来了, 太太您记得?傻大黑粗的,眼梢有点往上吊着?这孩子可是利害,从小就是 大男孩似的,一直到大也没改。四五岁的时候,就满街上和人抓子儿,押摊, 耍钱,输了就打人,骂人,一街上的孩子都怕她!可是有一样,虽然蛮,她 还讲理。还有一样,也还孝顺,我说什么,她听什么,我呢,只有她一个, 也轻易不说她。
    “她常说:‘妈,我爸爸撇下咱们娘儿俩走了,你还想他呢?你就靠着 我得了。我卖鸡子,卖柿子,卖萝卜,养活着你,咱们娘儿俩厮守着,不比 有他的时候还强么?你一天里淌眼抹泪的,当的了什么呀?’真的,她从八 九岁就会卖鸡子,上清河贩鸡子去,来回十七八里地,挑着小挑子,跑的比 大人还快。她不打价,说多少钱就多少钱,人和她打价,她挑起挑儿来就走, 头也不回。可是价钱也公道,海淀这街上,谁不是买她的?还有一样,买了 别人的,她就不依,就骂。
    “不卖鸡子的时候,她就卖柿子,花生。说起来还有可笑的事呢,您知 道西苑常驻兵,这些小贩子就怕大兵,卖不到钱还不算,还常挨打受骂的。 她就不怕大兵,一早晨就挑着柿子什么的,一直往西苑去,坐在那操场边上, 专卖给大兵。一个大钱也没让那些大兵欠过。大兵凶,她更凶,凶的人家反 笑了,倒都让着她。等会儿她卖够了,说走就走,人家要买她也不给。那一 次不是大兵追上门来了?我在院子里洗衣裳,她前脚进门,后脚就有两个大 兵追着,吓得我们一跳,我们一院子里住着的人,都往屋里跑。大兵直笑直 嚷着说:‘冬儿姑娘,冬儿姑娘,再卖给我们两个柿子。’她回头把挑儿一 放,两只手往腰上一叉说:‘不卖给你,偏不卖给你,买东西就买东西,谁 和你们嘻皮笑脸的!你们趁早给我走!’我吓得直哆嗦!谁知道那两个大兵 倒笑着走了。您瞧这孩子的胆!
    “那一年她有十二三岁,张宗昌败下来了,他的兵就驻在海淀一带。这 张宗昌的兵可穷着呢,一个个要饭的似的,袜子鞋都不全,得着人家儿就拍 门进去,翻箱倒柜的,还管是住着就不走了。海淀这一带有点钱的都跑了, 大姑娘小媳妇儿的,也都走空了。我是又穷又老,也就没走,我哥哥说:‘冬 儿倒是往城里躲躲罢。’您猜她说什么,她说:‘大舅舅,您别怕,我妈不 走,我也不走,他们吃不了我,我还要吃他们呢!’可不是她还吃上大兵么? 她跟他们后头走队唱歌的,跟他们混得熟极了,她哪一天不吃着他们那大笼 屉里蒸的大窝窝头?
    “有一天也闯下祸——那年她是十六岁了,——有几个大兵从西直门往 西苑拉草料,她叫人家把草料卸在我们后院里,她答应晚上请人家喝酒。我 是一点也不知道,她在那天下午就躲开了。晚上那几个大兵来了,吓得我要 死!知道冬儿溜了,他们恨极了,拿着马鞭子在海淀街上找了她三天。后来 亏得那一营兵开走了,才算没有事。
    “冬儿是躲到她姨儿,我妹妹家去了。我的妹妹家住在蓝旗,有个菜园 子,也有几口猪,还开个小杂货铺。那次冬儿回来了,我就说:‘姑娘你岁 数也不小了,整天价和大兵捣乱,不但我担惊受怕,别人看着也不像一回事, 你说是不是?你倒是先住在你姨儿家去,给她帮帮忙,学点粗活,日后自然 都有用处……’她倒是不刁难,笑嘻嘻的就走了。
    “后来,我妹妹来说:‘冬儿倒是真能干,真有力气,浇菜,喂猪,天 天一清早上西直门取货,回来还来得及做饭。做事是又快又好,就是有一样, 脾气太大!稍微的说她一句,她就要回家。’真的,她在她姨儿家住不上半 年就回来过好几次,每次都是我劝着她走的。不过她不在家,我也有想她的 时候。那一回我们后院种的几棵老玉米,刚熟,就让人拔去了,我也没追究。 冬儿回来知道了,就不答应说:‘我不在家,你们就欺负我妈了!谁拔了我 的老玉米,快出来认了没事,不然,谁吃了谁嘴上长疔!’她坐在门槛上直 直骂了一下午,末后有个街坊老太太出来笑着认了,说:‘姑娘别骂了,是 我拔的,也是闹着玩。’这时冬儿倒也笑了说:‘您吃了就告诉我妈一声, 还能不让您吃吗?明人不做暗事,您这样叫我们小孩子瞧着也不好!’一边 说着,这才站起来,又往她姨儿家里跑。
    “我妹妹没有儿女。我妹夫就会耍钱,不做事。冬儿到他们家,也学会 了打牌,白天做活,晚上就打牌,也有一两块钱的输赢。她打牌是许赢不许 输,输了就骂。可是她打的还好,输的时候少,不然,我的这点儿亲戚,都 让她给骂断了!
    “在我妹妹家两年,我就把她叫回来了,那就是去年,我跟您到北海去, 叫她回来看家。我不在家,她也不做活,整天里自己做了饭吃了,就把门锁 上,出去打牌。我听见了,心里就不痛快。您从北海一回来,我就赶紧回家 去,说了她几次,勾起胃口疼来,就躺下了。我妹妹来了,给我请了个瞧香 的,来看了一次,她说是因为我那年为冬儿她爸爸许的愿,没有还,神仙就 罚我病了。冬儿在旁边听着,一声儿也没言语。谁知道她后脚就跟了香头去, 把人家家里神仙牌位一顿都砸了,一边还骂着说:‘还什么愿!我爸爸回来 了么?就还愿!我砸了他的牌位,他敢罚我病了,我才服!’大家死劝着, 她才一边骂着,走了回来。我妹妹和我知道了,又气,又害怕,又不敢去见 香头。谁知后来我倒也好了,她也没有什么。真是,‘神鬼怕恶人’……。
    “我哥哥来了,说:‘冬儿年纪也不小了,赶紧给她找个婆家罢,恶事 传千里,她的厉害名儿太出远了,将来没人敢要!’其实我也早留心了,不 过总是高不成低不就的。有个公公婆婆的,我又不敢答应,将来总是麻烦, 人家哪能象我似的,什么都让着她?那一次有人给提过亲,家里也没有大人, 孩子也好,就是时辰不对,说是犯克。那天我合婚去了,她也知道,我去了 回来,她正坐在家里等我,看见我就问:‘合了没有?’我说:‘合了,什 么都好,就是那头命硬,说是克丈母娘’,她就说:‘那可不能做!’一边 说着又拿起钱来,出去打牌去了。我又气,又心疼。这会儿的姑娘都脸大, 说话没羞没臊的!
    “这次总算停当了,我也是一块石头落了地!
    “谢谢您,您又给这许多钱,我先替冬儿谢谢您了!等办过了事,我再 带他们来磕头。……您自己也快好好的保养着,刚好别太劳动了,重复了可 不是玩的!我走了,您,再见。”
    1933,    11,    28 夜
    (原载小说集《冬儿姑娘》,    1935 年 5 月,北新书局)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