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闲寻幽壑 巧遇肉芝  独劈华岩 惊逢巨蟒-正文-蜀山剑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十七回 闲寻幽壑 巧遇肉芝  独劈华岩 惊逢巨蟒

    金蝉继续说道:"接着一阵黄风过去,腥气扑鼻,从山石缝中现出一个女人脑袋,披散着一头黄发,只是看不见她的身子。我当时觉得很奇怪,可是我心中并不怎么害怕。她的身子好似夹在山石缝中,不能转动。她不住地朝我点头,意思大约是叫我把山石再炸碎一块,她便可以脱身出来。我正要照她的恳求去做时,她见我在那里寻思没有表示,好似等得有些不耐烦,脸上渐渐现出怒容,两只眼睛一闪一闪的,发出一种暗蓝的光,又朝着我呱呱的叫了两声,又尖又厉,非常怕人。同时一阵腥臭之气中人欲呕。我也渐渐觉出她的异样来。猛然想起在这深山穷谷人迹不到的所在,怎会藏身在这崖洞之中,莫非是妖怪吗?我后来越想越害怕,本想用金九将她打死,又恐怕她万一是人,为妖法所困,岂不误伤人命?一时拿不定主意。
    "正在委决不下,那东西忽然震怒,猛然使劲将身子向前一蹿,蹿出来有五六尺长,张开大口,那个意思好似要咬我一口。幸而我同她离的地位很远,又好似有什么东西将她困住,蹿出了几尺光景,便不能再往前进,所以我未遭她的毒手。这时我才看出那东西是人首蛇身,蹿出来的半截身体是扁的,并不像普通蛇那么圆。周身俱是蓝鳞,太阳光下,晶光耀目。我既然看出它是蛇妖,怎肯轻易放过,便将金丸放出,准备将它打死,以除后患。谁想金丸刚刚出手,便有一阵天崩地裂的声音,把我震晕在地。等我清醒过来,我已回到此地,母亲把我抱在怀中叫唤呢。想起适才事情,好似做梦一般,忙问母亲是怎么回事。母亲只叫我静养,不许说话,我才觉出浑身有些酸疼。过了几天,才得痊愈。后来我又问姊姊,姊姊才对我说起那日情形。
    "原来醉仙崖下,那个蛇身人首的妖怪,名叫美人蟒,其毒无比。想是当初为祸人间,才被有道力的仙人,将它封锁在那醉仙崖下,用了两道符篆镇住。那天被我追逐的小人小马,名叫肉芝。平常人若吃了,可以脱骨换胎,多活好几百年;有根行的人吃了,便可少费几百年修炼苦功。这种灵异的栖身之所,都是找那有猛兽毒虫所在,以防人类的侵袭。我当时不知道,执意要捉回来玩,才用金丸去轰打山石。不想无意中破了头一道的符篆,几乎把妖蛇放出,闯下大祸。幸而当时擒蛇的人早已防到此着,又用法术将它下半身禁锢,所以只能蹿出半截身子。后来我第二次要用金丸打时,那第二道符篆已发生功效,将面前一块山石倒了下来,依旧将它镇住。同时我已中了蛇毒,又受了极大震动,晕倒在地。
    "幸而母亲将我救了回来。据母亲推算,说是那蛇禁锢洞内,已经数百余年。它在内苦修,功行大长。那肉芝原是雌雄两个:雄的年代较久,业已变化成人;雌的只能变马。它也知道人若走到崖下,中了蛇毒,便要晕倒在地,所以择那崖前的小洞,作藏身之所。那日雄的肉芝骑了雌的出来游玩,被我追得慌不择地,逃近那蛇妖身旁。那蛇妖对这两个肉芝早已垂涎,只苦无有机会,如今送上门来的好东西,岂肯轻易放过?可怜那肉芝一时逃避不及。
    总算雄的跑得快,未遭毒手。雌的逃得稍慢,被那妖蛇一口吞了下去。它得此灵药,越发厉害。原来符篆两道又被我破掉一个,渐渐禁它不住,被它每日拼命挣扎,现在已将上半身钻出洞外。大约不久便要出来,为祸人间了。"
    孙南听了大惊道:"那蛇妖既然厉害,难道师伯那样大的神通,眼看它要出来为祸于世,近在本山,就不想法去消灭它,为世人除害吗?"金蝉笑道:"谁说我们肯轻易饶它呀?
    我因为这场大祸,是我闯出来的,好多次请母亲去除灭它。母亲总说,这里头有一段因果,非等一个人来相助不可。"孙南道:"照这样说来,那相助的人,一定是能力很大的了。"
    金蝉道:"这倒不一定。据母亲说,此人如今本事倒不甚大,不过应在他来之时,便是妖蛇大数已尽的时候。而且这人的生辰八字,是午年五月端午日午时生,在生克上,是那妖蛇的硬对头,所以等他来相助,比较容易一些。"孙南听了,恍然大悟,说道:"怪不得师伯要留我在此相助,我就是午年五月端午日午时生的呀。"金蝉闻言,大喜道:"我这就好放心了。不瞒你说,我为此事,非常着急。因为姊姊本事大,几次求她瞒着母亲帮我去捉妖除害,她总怕母亲知道怪她。昨天母亲走后,我又求她,她还是不肯去。我本打算找你帮忙,因为刚才我看你同那贼和尚打时,你的剑光并不怎么出奇。偏偏姊姊刚才又赌气走了,更无办法。想不到你就是我母亲所说的帮手。今日已晚,明日正午,我便同你去除妖如何?"孙南知道金蝉性情活泼,胆大包身。自己能力有限,虽然他母亲说除妖要应在自己身上,万一到时斗那妖不过,再要出点差错,这千斤重责,如何担法?欲待不答应,又恐金蝉笑他胆小。
    甚为两难。只得敷衍他道:"我虽然能力有限,极愿帮你的忙,前去除妖。不过师伯出门,师姐又不在洞中,我陪你去涉险,师伯回来怪罪于我,如何是好?莫如设法先将师姐寻回,三人同去,岂不尽美尽善吗?"
    金蝉闻言,好生不快道:"你们名为剑侠,作事一点不爽快,老是推三阻四。你想我头一次到醉仙崖,当时母亲就说它快要出世,到如今已经有两个月,说不定就在这一两天出世。我们老是迁延不决,养好贻患,将来一发,便不可收拾。古人说得好:'除恶务尽';'先下手的为强,后下手的遭殃。'我日前在黄山,见着朱梅姊姊,谈起此事,她倒很慷慨地答应帮我。也是怕她师父见怪,悄悄地将餐霞大师的法宝偷借我好几样。刚才同贼和尚动手,我因为恐怕像金丸一样,被那贼和尚弄坏,将来还的时候,对不起朱梅姊姊,舍不得拿出来用,如今听你说出生辰八字,我欢喜极了,实指望你同我一样心理,除害安良,免去后患。谁想你也和我姊姊一样,看不起我这个小孩子,不肯帮我的忙。你要知道,我人虽小,心却不小。你们都不肯帮我,难道我就不会一个人去?我明天豁出一条小命,与那妖蛇拼个你死我活。你胆小怕事,我就独自去,也不要紧。"说时,鼓着一张小嘴,好似连珠炮一般,说个不停。说完,绷着脸,怒容满面。孙南听了,知道这个小孩子说得出来,便做得出来。
    自己也是好胜的人,见金蝉说他胆小,越发不好意思。况且在人家这里作客,他是一个小孩子,如果让他前去闹出乱子,更觉难以为情。好在师父说自己生平尚无凶险,估量不妨事,莫如答应同他前去,到时见机行事,知难而退便了。当下便对金蝉道:"师弟不要生气,我是特为试试你有胆子没有,并不是不愿同你前去。原想等你姊姊回来同去,实力更充足一些;况且她的剑术精深,我更是万分佩服,如有她同行,便万无一失,比较妥当得多。既然你执意要去,我们就明日去吧。"金蝉闻言,便转怒为喜,说道:"我原说孙师兄是好人呢!
    我还有几句心腹话未对你说。你看我姊姊这个人怎么样?"孙南正要答言,忽然眼前一亮,灵云已站在面前,说道:"你这小东西,又要编排我些什么?"金蝉见姊姊回来,满心欢喜,便也就不往下深说了。
    原来灵云因常听父母说,自己尚要再堕尘劫,心中好生不痛快。偏偏孙南来时,又见母亲对他特别垂青,言语之中,很觉可疑,便疑心到昔日堕劫之言怕要应验。因为这百余年之功行,修来不易,便处处留神,竭力避免与孙南说话。在孙南方面,并无别念,只为敬重灵云的本领,所以时常诚心求教。灵云的母亲去时,又叫孙南跟灵云学《剑术篇》中剑法秘诀,灵云对母亲素来孝顺,从不违抗,心中虽然不愿,面子上只得照办。一个是志在请益,一个是先有成见。灵云为人和婉,又知道孙南正直光明,见他殷殷求教,怎肯以声音颜色拒人于千里之外。虽然知道自己也许误会了母亲的意思。自己素日本是落落大方,又加道行深厚,心如明镜,一尘不染。不知怎的,一见孙南,莫名其妙地起了一种特别感想,也不是爱,也不是恨,说不出所以然来。欲想不理人家吧,人家光明至诚,又别无错误;要理吧,无缘无故,又心中不安。实则并无缘故,自己偏偏要忸怩不安,有时自己都莫名其妙。适才金蝉当着飞娘,用言语讥讽,原是小孩的口没遮拦,随便说说,并无成见。不知为何,自己听了,简直羞得无地自容。忽然想起:"我何不借个因由,避往黄山,每日在暗中窥视金蝉动静,以免发生事端。"所以才故意同金蝉斗口,飞往黄山。
    刚刚起在半空,便遇餐霞大师问她何往。灵云脸色通红,也说不出所以然来。餐霞察言观色,即知深意。便道:"好孩子,你的心思我也知道,真可怜,和我当初入道情形简直一样。"灵云知道不能隐瞒,便跪请设法。餐霞大师道:"本山原有肉芝,可补你的功行。只要你能一尘不染,外魔来之,视如平常,便可不致堕劫,你怕它何来?"灵云又问肉芝怎样才能到手。餐霞大师道:"这要视你有无仙缘。明日正是妖蛇伏诛之日,肉芝到手,看你们三人的造化如何,不过目前尚谈不到。最可笑的是,你一意避免尘缘,而我那朱梅小妮子,偏偏要往情网内钻。日前乘我不注意,将我两件镇洞之宝,偷偷借与你的兄弟,你说有多么痴顽呢!"灵云听了,又忙替金蝉赔罪,为朱梅讲情。餐霞大师道:"这倒没什么,哪能怪他们两小孩子?不过金蝉不知用法,明日我还叫朱梅前来助你们成功便了。"灵云谢了又谢,不便再往黄山,辞别大师回洞,藏在暗处,打算再让金蝉着急一夜,一面偷听他和孙南说些什么。正听见金蝉用言语激动孙南,孙南居然中计,不禁暗笑。后来又听见金蝉又说到自己身上,恐他乱说,才现身出来拦阻。
    金蝉见姊姊回来,心中虽然高兴,脸上却不露风,反说道:"你不是走了吗,回来做甚?莫不是也要明天同去看我孙师兄大显神通,擒妖除害吗?"灵云笑了笑道:"没羞。勾引你朱梅姊姊,去偷你师伯的镇山之宝,害得人家为你受了许多苦楚。如今师伯大怒,说要将她逐出门墙。你好意思吗?"金蝉听罢,又羞又急,慌不择地跑将过来,拉着灵云的衣袖说道:"好姊姊,这是真的吗?梅姊她偷大师镇山之宝,借与我去除妖,原是一番义气,不想为我害她到这般地步,叫人怎生过意得去,好姊姊,你看在兄弟的面上,向大师去求一求情,想个什么法子救救她吧。"灵云见金蝉小脸急得通红,那样着急的样子,不由心中暗暗好笑。便益发哄他道:"你平日那样厉害,不听话,今天居然也有求我的时候。又不是我做的事,我管不着。大师那样喜欢你,你不会自己去求吗?"金蝉道:"好姊姊,你不要为难我了,我也够受的了。只要姊姊这次能帮我的忙,从今以后,无论姊姊说什么,做兄弟的再不敢不服从命令了。好姊姊,你就恕过兄弟这一回吧。"说时,两眼晕起红圈,几乎哭了出来。
    灵云知道金蝉性傲,见他这般景况,也就适可而止。便说道:"好弟弟,不要着急。你再不听话,做姊姊的能跟你一般见识吗?何况你的梅姊姊又是那么好的一个人呢。我对你直说了吧,适才你不听话,我本要躲开你,到峨眉暂住。刚刚起到半空中,便遇着大师排云驭气而来。说起这除妖之事,关于你梅姊姊的窃盗官司,大师还在装聋作哑。是我再三求情,大师不但不责罚朱梅,反叫她明日前来助你成功。又劝我不要和你小孩子一般见识,我才回来的。你听了该喜欢吧?"金蝉果然欢喜得口都合不上了,说道:"你真是我的好姊姊!这样一说,明天连你同梅姊,都要帮我擒妖,那是万无一失的事了。我修道还未成功,就替人间除了这般大害,怎不叫人欢喜呢!"灵云道:"你不要又发疯了。闻听母亲说,那妖蛇十分厉害,非同小可。如果是平常妖蛇,大师何必派朱梅来相助呢,你不要倚仗人多和有法宝。到了交战时,彼此不能相顾,吃了眼前亏,没处诉苦。"金蝉道:"姊姊说得是。将才我不是说过吗,反正我们都听你支配,你叫怎样就怎样如何?"灵云道:"只要你听话,事就好办了。如今你盗来的法宝,尚不知用法,只好等朱梅到来,再作商量。你何妨取出来,我们看看呢?"
    金蝉听了,忙往内洞取出餐霞大师镇洞之宝。这几样法宝,原是用一个尺许大的锦囊装好。等到金蝉倒将出来一看,里面有三寸直径的一粒大珠,黄光四射,耀眼欲花;其余尽是三尖两刃的小刀,共有一百零八把,长只五六寸,冷气森森,寒光射人。只是不知用法。灵云对金蝉道:"你看你够多荒唐,勾引良家女子做贼,偷来的东西连用法都不知道。你拿时也不问问怎样用吗?"金蝉带愧说道:"日前我到黄山,大师不在家中。我同梅姊在洞外玩了一阵,后来谈起妖蛇的事,我便说我没有帮手,又没有法宝,空自心有余而力不足。万一妖蛇逃去,为害人间,岂不是我的罪过?我说时,连连叹气。她便用言语来安慰我,她说极愿帮我的忙,只是大师教规极严,无故不许离开洞府。她胆子又小,不敢向大师去说。后来看我神气沮丧,她说大师有十二样镇洞之宝,大师平日轻易不带出门,又归她保管,可以偷偷借与我用。事成之后,悄悄送还;万一败露,再叫我请母亲、姊姊去向大师求情。我自然是满心欢喜,她便挑了这两样给我。又对我说,这刀名叫诛邪刀,共是一百零八把,能放能收。那珠名叫天黄正气珠。她没有说出怎样用法,偏偏大师回来。我连忙将二宝藏在身旁,上前参见。临别时,大师对我微微一笑,好似已知道我们私弊。我恐怕梅姊受累,便想向大师自首,又有点作贼心虚,没有那般勇气。又妄想大师或者尚未知道,存一种侥幸心理,想借此宝助我成功。等到回来,天天受良心制裁,几次想偷偷前去送还,老是没有机会。"
    灵云听了,正要答言,忽听洞外传进一种声音,非常凄厉,情知有异。连忙纵身出洞,往四下一看,只见星月皎洁,银河在天,适才那一种声音,夹着一阵极奇怪的笛声,由醉仙崖那边随风吹来。
图书分类: